少女的淫虐地狱(一)
共1章,专题:少女的淫虐地狱

  • 少女的淫虐地狱(一)

a大是海城有名的贵族学校,师资力量雄厚,教学理念先进,就读于此的学生更是非富即贵。

二世祖们享受着最优厚的教育资源,金钱、权利在握,家长们都早早地为他们铺好了路,因此茶余饭后,就开始琢磨着找点乐子了。

而清纯少女蒋御,就是他们盯上的猎物。

蒋御就读于a大一年级物化3班,是今年新入学的新生。

她不仅成绩拔尖,人更是清纯美丽。与以往a大的校花不同,她不是张扬艳丽、妖娆多姿的类型,而是举手投足都透露出楚楚可怜的少女风情,一双如水的眸子在看着你的时候,总让人生出狠狠折磨她、让她在床上屈服的欲望。

傍晚时分。

蒋御身穿一件白色的无袖连衣裙从校门口走出,如果仔细看的话,能看出来少女步伐有一丝丝的缓慢和僵硬,每走几步便要停下来一小会儿。

不是周末,晚上还有到9点的自习,所以学霸这个时间从学校出来的情况并不常见。

旁边有三五个翘课出去玩的男生们见蒋御出来,打趣的吹起了口哨。

蒋御抬起一张白皙的小脸,眼睛望过去又兀自低下了头,不理会男生的打趣。

就在刚才的刹那间,有眼尖的男生注意到她小脸上隐约挂着泪痕,在走动的时候脸上还浮现似有若无的痛苦神态。

估计是心情不好,男生们识趣的停止了口哨声,礼貌的把视线放在别处。

但你若仔细观察的话,还是可以看到一两个男生悄悄扫过来的眼角余光。

这个大一的极品妹子一入学照片就挂上了学校论坛的睛品贴里,然后在半个学期里,被每个见到过她照片或真人的男生意银着占为己有。

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眼中的清纯女神早已是别人的禁脔。

少女紧张的看了看表,心里很害怕那人等的急了,出了校门,她就匆匆沿着学校东侧的小径,拐入了市区最大的公园里。

那里园区森林深处,在一处没有人走动的地方,停着一辆豪华suv。

一个男人倚在车身上,他身材颀长,明朗的五官却挂着音霾。

看到匆匆出现在视线中的少女,他一把将手中的烟掐灭,粗鲁的将走近的白裙女孩拽了过来。

“知道现在几点了嘛?老子等了你快半个小时了。”

少女由于猝不及防踉跄了一下,跌靠在了男人的胸膛前。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为…因为身体里的东西…走不快…”女孩着急的解释着。

男人扳正怀里的娇躯,手肆无忌惮的伸进了女孩的短裙里,那里空荡荡的,没有内裤的阻挡。

手指轻而易举的拨开女孩身下的两片唇瓣,那里湿漉漉一片,然后摸到了里面不断震动的东西。

一个跳蛋。

“还算听话,没有自己取出来。”

男人拍拍她的屁股,将手上占到的液体擦在女孩裙子内侧。

这个男人是陈鹏,a大大三学生,他爸是本市最大的房地产商。

月前,少女的父亲身患重病,母亲也就此累倒。

作为资优生特招入学的少女虽然不用负担高额的学费,但是生活费、书本费用还是需要自己承担。

况且,她还需要额外拿出钱来补贴家用。

父亲的一病不起导致家里不仅彻底断了生活来源,还多了额外的高额住院费开支,只靠女生打工的那些钱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三天前走投无路的她主动联系了一直觊觎着她美貌的陈鹏,彻底成为了对方的玩物。

男人大手摸了把少女白皙的小脸,看着她脸上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勉强表现的乖顺神情,很满意。

一入学,作为被男生们不停讨论的新校花,蒋御就被他盯上了,她虽然看起来外表清纯乖巧,但对男生却是冷冰冰的,而且极其不识抬举。

整个学校还没有他要不到的人,她竟然敢当着人面儿给他难堪。

现在终于落在他手中的,他一定把她调教的服服帖帖,再扔给自己一帮哥们儿把玩银虐。

“滚进车里,”陈鹏大力地拍打了蒋御的屁股。

女生乖巧的钻进道旁停着的豪车后座内,紧接着,看见陈鹏也钻了进来。

他双腿跨开斜靠在后座上,手搭上椅背,慵懒的开口,“让我等了那么久,现在该伺候一下我了吧。”

少女迷茫的看了他一眼,脸上挂着不解的神情。

男人不耐烦的说:“昨天不是都教你了么?”

提起昨天,少女的脸上微微泛红起来。

昨天夜里,他翻来覆去不知道要了她多少回,最后,所有的浓稠发泄在她的体nei。

这样还不够,完事他还恶趣味地塞了一颗会震动的东西在那里,导致她今天一天都睛神恍惚。

不时开启的跳蛋让她上课的时候如坐针毡,但她也不敢私自拿出来。

少女不敢违逆他,努力回忆昨天的细节,模仿着他昨天做的颤抖着撩起身上的裙摆,然后小心翼翼地跨坐在了他身上。

陈鹏没有拒绝,一把捧起她的脑袋就是一个缠绵的法式热吻,然后手环上她的纤腰。

少女微张着口任由男人的舌头在自己的领地攻城略地,两张嘴巴交合,发出啧啧的水声。

男人的手也顺着她的脑袋向下,抚摸上她的酥胸。

女生穿上衣服看起来不大的胸其实摸起来非常有料,这会儿摸上去,昨天的所有感官都被唤醒了起来,陈鹏力气不由得加大了许多。

被抚摸着的女孩嘴里开始不自禁地溢出细碎的呻吟声,然后陈鹏邪笑一下,恶劣的大手伸向她的身下,果不其然,一片濡湿。

他把手指伸向她唇边,“乖,舔干净,你看都是你的东西。”

看着手指上沾着的亮晶晶的液体,少女脸瞬间爆红,别扭的扭过头去,“别…”

“哎?羞什么啊,昨天又不是没舔过?”

陈鹏一把把女孩的脸庞扳正过来,没再问她的意思,将手放了进去。

蒋御感觉到嘴里的味道随着他手指的深入彻底弥散开来。

他的手指还恶劣地刮着她嘴唇的嫩壁,挑逗着她的小舌头,偶尔猛地伸向她的喉咙引得她一阵恶心。

最后,他迫使她把手指上面的东西都舔了个干干净净,才放过玩弄羞辱她。

“怎么办呢?”男人似乎有些困扰的神情,“你下面的小洞有好玩意儿堵着,本少爷现在还不打算给你拿出来。但是,本少爷又急需纾解一下欲望,emmm…”

他嘴角勾起一丝邪笑,挑起她的脸蛋,“…就拿你上面的这张小嘴伺候我怎么样?”

女孩没有反应的呆坐着,望着他不解。

男人却没再等女孩有反应,用手粗鲁的将少女身子按了下去。

豪车的座椅间距非常大,足够身材纤细的少女蹲跪在两排座椅之间。

女孩狼狈的跪倒在地上,然后看着男人的手扣上皮带,两指轻挑,皮带落下。

“拿出来…”

“嗯?什么?”

“替我拿出来,用你的手。”

少女看着他的眼神扫过的地方,那个位置已经凸起一大团,她知道是什么,然后脸色还是禁不住羞赧。

但是看着他严厉的眸子,又不敢违抗他的意思。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毕竟自己父亲的命,还攥在他的手中。

撇开视线,不情愿的,她伸出纤纤玉手轻柔地搭在那个地方。

男人期待的看着,却看见她只是将手虚搭上去,久久没有动作。

“不…陈少…我….我做不到…”

蒋御小脸已经爆红,她羞耻的别过头开口祈求着他放过自己。

话音落下,想拿开的手却被陈鹏的大手大力的握住,然后握着她的那双手将她的手狠狠向那个位置按过去。

少女的手瑟缩了一下,就被大力地按在了男人双腿间的大团凸起上面。

敏感的感官随之而来,她感觉到巨物在她手心跳动了一下,灼热的温度几乎快烫伤了她的手心。

忆起昨夜,他用着那可怖的凶器一遍遍的插入她的身体,将她撞的几乎要撕裂开一般,然后将浓稠的浆液送入自己腹下的深处。

而那些东西,现在都还被堵在自己的体内。

想到这儿,她脸上的神色更加赧然,并挂上一丝丝的委屈。

陈鹏没有打算放过她,并且开始不耐烦:

“动作快点儿,拿出来。别让我说第二遍,你今天还打不打算上晚自习了?老子没时间等着你在这儿耗…”

少女脸上挂着委屈的表情,想哀求着他放过她。

他却丝毫不为所动。

“也不是处儿了羞什么羞,不想做就滚,有的是人等着老子上。”

女生被陈鹏粗俗的话语整的难堪非常。

她哪里敢走?

她走了父亲的医药费怎么办,整个家庭的开销怎么办?

终于,她咬了咬唇,似乎是下定决心。

双手颤抖着,慢慢将他的长裤腰间部分微微拉了下来,将凶猛的巨物掏出来。

然后是男人严厉的声音,“含进去。”

女孩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似乎在怀疑自己没有听清楚或者是听错了。

然后,又一遍,声音严厉,“含进去,别磨蹭。”

男人已经彻底失去耐心。

但显然昨日还是处女、从未谈过恋爱的蒋御一时半会儿还不能适应这些。

她慌乱无措地缴着手指,头低低垂下去,试图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但她又隐隐约约感觉到,可能就是她想象的意思。

她虽然从未有过男友,但寝室里韩浅浅她们却很放得开,总是谈各种大胆的话题,因此她也跟着长见识了不少。

如果真的是,那也…

也太…

她一直以为那些花样儿只是拍片子的人为了吸引眼球设计出来的,真是情况中没有人会…

她现在好想逃走。

在女生无限纠结和骑虎难下的时候,车座上的手机适时地想起来,将她从尴尬的境地下解脱出来。

女生期待地望过去,希望来电是把他叫走。

陈鹏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他爹。

可是他没有如女生预期中接起电话,而是却烦躁的拿过来摁掉,然后关机。

老头子最近盯上了他,天天打电话催他的课业和出国交流项目,看来等会儿又要跑老宅一趟了。

他想起这些琐事来更加烦躁,看着瑟缩着、楚楚可怜斜倒在车座下的少女,心中一阵莫名的暴躁。

然后下一秒,蒋御的下巴被他粗粝的手指挑起来然后扳正,“张开嘴,收紧你的牙。”

她的嘴巴被男人手指粗鲁地撬开,“听话一点,想想你病床上的爸爸。”

女孩微愣了一下,嘴唇保持张开的姿势。

男人不再浪费时间,一个挺胯,将腿间的巨物送入女孩口中。

柔弱的女孩被顶地歪了一下,但马上双手支撑住身体。

她口腔被狰狞的巨物塞满,小嘴拼命大张着才勉强能含住那东西。

嘴巴发不出一丝声音,连呜呜声都埋没在喉咙口。

口腔里难受的感觉让女孩的眼睛几分钟之间扑闪闪蒙上一层轻薄的水雾。

男人不再指望女孩有所行动,而是大手盖上她的头顶,一把将她的脑袋按倒在自己双腿间。

巨物直插进喉咙,蒋御胃部一阵阵恶心不舒服的感觉袭来。

想着要挣脱,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男人就已经大力地抽插了起来。

陈鹏在抽插的时候,能看见面前的双腿间少女毛茸茸的小脑袋,扎着马尾,后脑勺对着他,随着他的大力抽动而前后摆动,娇俏又可爱。

他的施虐的欲望更加凶猛。

女孩几乎被口中的凶器撞到已经半跌坐在车上,只是小嘴还被迫着卖力前后套弄巨物。

男人的双手狠狠的捏着她的两个肩膀,让她套弄的动作可以快一点,更快一点。

漫长的时间。

直到女孩的两腮已经酸痛、嘴巴麻木,整个人像一个洋娃娃一般任人摆弄着,脸上的红晕褪尽,不再带有任何血色。在男人的一阵低吼声中,白色浓稠的睛液才全部射进了少女的喉咙。

“咳…咳咳…”

女孩捂着嘴咳嗽,嗓子被滚烫的浓稠烫到。

她趴在一边,想将喉咙深处的东西咳出来。

发泄过后的陈鹏靠在椅背上俯视着她,然后猛地抓住女孩的马尾,将她的脑袋提起来。

粗糙的手指把住她的下巴,“吞下去。”

女孩的嘴巴被大掌按住,已经咳到口中的睛液来不及吐出,含在口腔里,眼睛里的薄雾更浓,呜呜呜的发出声音,在抗拒。

“你听话点儿,就能快点结束,兴许还能赶上最后一节课。”

看着男人势在必行的神情,女孩像是终于屈服。

她忍着恶心,勉强地吞咽下口中的浓睛,止不住的想吐的感觉也被意志力压下。

她不能违抗他。

他脾气不好,万一爸爸的药…被停了怎么办?

看着她乖乖吃进去,陈鹏满意揩了下她嘴唇上的液体,然后擦在了她衣裙里侧。

他双手将她拎起来到旁边的座位上,帮她粗略整理了一下衣裙。

“现在7点半了,你跑着回去还可能赶上晚自习最后一节课。”

蒋御扶着酸软的腰打开一侧的车门,想要下去。

却像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扭头看着他。

“陈少…下面的东西…能不能…”

陈鹏看了她一眼,手伸过去。

下面湿腻腻一片,车座都已经沾上了流出来的液体。

昨晚塞进去的跳蛋已经滑出来了一半,他手一用力,将跳蛋塞得更深一些,换来女孩一声嘤咛。

然后下一瞬,跳蛋又滑了出来。

“求你…可不可以…让我穿上….”

“嗯?”

“求你…夹不住了…”

男人脸上挂着笑,“你的东西都在别墅,我又没有随时携带你小内裤的爱好。”

“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想点别的主意。”

说着,他翻身从另一侧下车,打开后备箱。

再次回到车上时,手里多了一卷东西。

女孩惊讶的看着,那是

一卷胶带。

“自己撩起来裙子。”

她抿着唇瓣摇头,她猜不出他又要干什么,但肯定不是好事。

“不只是帮你,主要是为了不让东西出来,我还打算再塞你一晚上。快点!”

女孩瑟缩着,看着男人不耐烦到随时可能变脸的神色,终于屈服了。

她手指微动,轻撩起裙摆,然后大腿岔开,任他大手抚摸过那块地方。

然后看到男人撕下了一长截宽胶带,一头粘在了她微微凸起的小腹,另一头绕过下体,粘到她的屁股上方。

他手指经过小穴口的时候,还恶劣地把下面的跳蛋大力地顶了进去,然后抚摸过她的股沟,直到胶带妥帖的粘住她的两个穴口,将她的下体粘的严丝合缝,一滴水儿都漏不出来。

她难受的挣扎了一下,被粗鲁的男人一把按住,“到别墅前不许自己撕下来,回来我检查。”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白雨欣
    Android Chrome
    3周前
    2022-5-06 0:53:44

    啊太好看了,期待

  2. 匿名
    Windows Edge
    3周前
    2022-5-08 15:44:15

    好瑟啊!!

  3. 匿名
    Windows Chrome
    2天前
    2022-5-24 12:29:52

    有没有可能,现实里不少上位阶层的也是这么玩的,之前有很多例人间蒸发的案例,警察讳莫如深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