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女生在这恶魔与神明的夹缝中生存 第五章 石化的喷泉少女
共9章,专题:变成女生在这恶魔与神明的夹缝中生存

沿着一条笔直的走廊前进着,库拉拉与其他少女一起,被魅魔驱赶着朝着前方的那栋爬满藤蔓的建筑走去。

走廊的一边是一道铁网护栏,在护栏的另一边,站在数十名膀大腰圆面貌狰狞丑陋的非人生物。

库拉拉只是朝着那边看了一眼,便是立马将目光收回。

那些丑陋的非人生物有着类人的身躯,但是只有几人的脑袋长着人类的五官,更多的是像是用各种动物的头颅拼凑而成的生物。

那边好像是这座教育营地的外面?

他们在这里干嘛?

应该不止是在这里看着自己这群路过的女人吧。

贪婪的眼神,加上不断欢呼的猥琐声音,库拉拉很快才猜测出了这些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反正不是问路。

而在这条道路上,库拉拉以及一同前行的数人的肚子都是微微鼓起,有的更是能够看到肚中的那生物正在蠕动。

库拉拉双手无奈地轻轻按在自己的腹部,以及来到这里十几天了,自从被强制受孕之后肚子就一天天地变大。

直到现在,库拉拉也是明白现在要去做什么。

将肚子中的这个东西产出,然后继续受孕,不断重复,直到坏掉或者被某些人给带走弄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这个地方的所有少女的宿命。

这也是这段时间库拉拉在这死气沉沉的‘教育营地’里面与其他人聊天之后得知的。

此时与库拉拉并行的几人都是表情木呆,许多人都无数着一旁铁网上那些丑陋的生物,只是急促地迈着步子朝着前方走去。

“呜……”

在动!肚子里面的东西……

而且,淫文又好像开始了,好难受……

赤裸的脚丫踩在冰冷的石砖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湿润的小穴上流出的液体已经顺着大腿内侧抵达地砖。

库拉拉此时每迈出每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湿润的脚印。

就算隔着百米,库拉拉身上的淫荡味道都能被那铁网外的数人闻到。

库拉拉此时只觉得自己被无数个恶心的恶魔注视着,小手只能无助的在赤裸的娇躯上面来回晃动,试图将自己的敏感部位阻挡。

虽说在这的十几天早就已经习惯了佩戴项圈,但也就只有项圈。

“到了,进去后自己找一个无人的房间待着,没生产完就不允许出来。”

临近面前的这栋建筑,一旁的一个魅魔啪地抽动手中的皮鞭说道。

听到皮鞭划破空气的破空声,与库拉拉同行的不少人在这时而都产生了应急反应。

“是的,姐姐大人……”

“我们知道了。”

“……”

库拉拉这个时候一同回应了一句,随后便是跟随着周围的十几人走进了面前这栋让人感到背脊发凉的建筑。

复古的砖瓦,爬满的藤蔓说明了这是一个颇具历史感的建筑。

可是当库拉拉走进这栋建筑之时,一股刺鼻的怪异气味瞬间扑鼻而来。

“呕……”

闻到这个味道,库拉拉差点直接吐出来。

“这是什么味道……”

就像是一个饲养了数百头羊的羊圈堆积起来的那种浓烈的骚味,但这又不是那种夹杂着粪便的臭味,只是单纯的让人感到恶心。

可是在下一刻,但库拉拉吸入这股气味之后,浑身又是立马燥热起来。

可恶,怎么又是这种东西。

与此同时,周围的十几名女生也在这个时候按捺不住地自慰了起来。

啪——

“赶紧进去啊,在这里站着干什么?”

听到一旁魅魔的催促,众人这才迈开步伐朝着前方走去。

库拉拉自顾自的走在,尽管惊恐,但是还是按捺不住好奇的目光在这个陌生的建筑立面四处扫荡。

与外面的砖瓦墙壁不同的是,这里面的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混乱邪恶。

赤裸的脚丫踩在遍布粘液的地板,暗红色的肉壁墙壁将这个建筑切割成了无数个小房间。

沿着进入这栋建筑的通道走去,两旁都是由肉壁隔出来的通道。

每个通道进去又好像有几个房间。

库拉拉不懂,但是在听到这栋建筑里面传出来的此起彼伏的少女的尖叫与呻吟,库拉拉也能判断得出那些进入这栋建筑的人都在做什么。

“前面有个魅魔……”看着前方站着的一个魅魔,库拉拉又是四处扫视一遍。

与自己一同进来的女人有些已经钻入了其他通道当中,库拉拉可不想去和前方那个魅魔碰面。

一手捂住微微发光的淫文,库拉拉扭头就走进了就近的一个通道。

肉色的墙壁有节奏的跳动,这种场面,尽管之前经过,但还是让人感到恶心。

就在库拉拉聚精会神的朝着前方走去的时候,身旁的肉壁之中突然窜出一条手臂粗细的触手。

触手唰的一声出现,紧接着围绕着库拉拉的纤腰轻轻围绕一圈。

“咿呀,这是什么!”见到这根触手突然地出现,库拉拉被吓了一跳。

不过在看到这根触手好像只是围绕着自己的,发情的身体让库拉拉见到这种条状的东西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心生邪念。

尽管知道这种东西邪恶并且淫秽,但是发情的库拉拉的理智也在被逐渐侵蚀。

特别是在进入到这个地方之后,这里的空气光是吸入就让库拉拉有种想要自慰的冲动。

手指轻触那被粘液附着的触手,库拉拉惊道:“好滑……呀!”

不过下一刻,那根围绕着库拉拉的触手突然收紧,随后用力拉扯,眨眼间便是将库拉拉拽入了肉壁当中。

刚刚反应过来的库拉拉眼前只是一黑,随后只觉得自己突然身陷肉壁当中。

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好像都是蠕动的墙壁,粘液顺着上方不断流下,将库拉拉整个人打湿。

“哈……哈……哈……”

狭小的空间,让库拉拉下一刻的挣扎,可自己就像是身陷一个生物的体内一样。

呼吸逐渐急促,这里面根本就没有能够给自己呼吸的空气。

“嘴巴……呜呜呜……”

紧接者,库拉拉只感觉到有一根东西撬开了自己的皓齿,钻进了自己的嘴中并且咽喉而去。

“呜呜呜……噗……”

让人感到恶心的液体被强行灌入自己的体内,瞬间就将这个胃袋装满,溢出的粘液从库拉拉那小巧的琼鼻上面喷出。

好恶心,这是什么东西,粘粘的……

但是,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受,好像能够呼吸了……

小手试图握住那根非法侵入自己嘴巴的东西,可是嘴巴却被一张像是口罩的触手肉片给完全封印。

就连库拉拉的鼻子也被一同给封堵。

“呜呜……”

惊恐地甩了甩脑袋,此时库拉拉的嘴巴被一根触手入侵,并且被封印的鼻子与嘴巴此时只能仰仗那根触手提供的呼吸。

或者可以说,是这根触手给与库拉拉呼吸的权利。

知道自己怎么动弹也无济于事的库拉拉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因为此时的自己已经被这肉壁给抬了起来,身体放平,双腿被强行打开。

一片肉片一样的触手此时正在自己身上蠕动,而自己那微微隆起的小腹好像正在和那片触手交流着什么。

“呜……”在动,肚子里面的那个东西在动。

可是,我现在好想要高潮,混蛋梦梦娜,这个可恶的淫文……

尽管如此,或许此时库拉拉唯一能够支配的就只是自己的那对灵动的双眸。

双手与双腿都被死死束缚,目光齐平看着那隆起的肚子,敏锐的感觉告诉着库拉拉那个东西此时正在自己肚子里面不断蠕动。

就在库拉拉以为肚子中的那个东西即将出来的时候,肚子里面的蠕动确实逐渐变缓。

随后库拉拉就这么被吊着,被吊在这不知名的肉壁当中。

双腿八字打开,整个人平躺,只有那张蠕动的触手肉片在自己的股间来回蠕动,刺激着库拉拉那根敏感的神经。

阴暗的肉壁当中,只有那微微发亮的淫文给库拉拉提供光源。

时间一定一滴流逝,库拉拉不知道自己被吊在这里多久。

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发情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境地。

“呜……呜呜呜……”

努力地流动着翘臀,库拉拉试图通过自己身体的扭动来让那张趴在自己小穴外的触手肉壁产生摩擦。

但尽管如此,这微乎其微的摩擦依旧没法让库拉拉达到高潮。

相反,断断续续地刺激之后,库拉拉变得更加急躁了。

“呜呜……”

嘴巴被堵住,无法说话,可是就算说话了,这触手估计也是听不懂。

“呜……”

想要高潮,想要高潮,想要高潮……

发情的娇躯,起伏地胸脯,扭动地翘臀,可怜的呜吟。

库拉拉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要这么摇尾乞怜地向一个触手祈求高潮。

可是让人无奈的是,对方好像对自己这幅贫瘠的浑身不怎么感兴趣。

“呜呜呜……”

可怜的呜咽着,尽可能地在这狭窄的空间内晃动自己的娇躯,可就算如此,一切终是徒劳。

被束缚的双臂,被禁锢的双腿,此时唯一能够给库拉拉提供刺激的那就只剩下在子宫中蠕动的那个东西。

蠕动的肉壁,粘液溜到库拉拉的身上后又顺着那垂落的白发滴落。

时间知道又过去了多久,淫文散发出的淡淡余光将此时依旧起伏的胸脯照耀,一对挺翘的乳鸽在这星辰的余光中有节奏的起伏。

此时的库拉拉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坏掉了。

偌大的脑袋里面就好在只能装下高潮两个字一样。

就连一根深入自己咽喉的触手库拉拉都想着能不能给自己愉悦。

此时就连那个霸占子宫的邪恶东西,在理智消失的库拉拉眼中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因为这是此时唯一能够给库拉拉提供快感的东西,尽管这还不足以让库拉拉达到高潮。

“呜呜呜!!”

突然地,子宫中的剧烈蠕动让昏昏欲睡的库拉拉瞬间精神了起来。

终于!

终于要动了吗,库拉拉想要高潮,能给库拉拉高潮吗?

“呜呜!!!”

打开了!

子宫被打开了!

尽管视线看不到,但是此时敏感的身体已经让库拉拉达到了一个合一的境界,这个时候的库拉拉就算是有一根发丝落到自己身上的任何角落,库拉拉都能敏锐的感觉出来。

“呜呜!”出来了,那个东西从子宫进入到小穴腔内!

早已湿润的小穴就像是铺好地毯的宫殿,等待着那迟到的贵宾的出现。

此时的库拉拉早已经将心中那些咒骂的念头抛弃,这个时候的库拉拉只祈求那个能够让自己得到释放的高潮。

如果不是自己被束缚,库拉拉难以想象自己在这种极端的想法之下会做出什么恐怖的冲动。

恐怕就算是之前在铁网外的那几个膀大腰圆的丑陋恶魔自己都会抬起翘臀来乞求对方赐予高潮吧。

自慰无法高潮,每天发情,多么邪恶的人才会将这两个诅咒释放到自己的身上。

出来了出来了!

“呜呜……”

有一个好像披着鳞片的膈人东西从自己的子宫里面出来了!

早已经湿润的小穴与发情到极致的身体让库拉拉那被撑开的腔内敏感到了极致。

疼痛与快感在这个时候同时朝着库拉拉袭来。

被打开的纤细双腿此时下意识的试图夹紧,可在几根触手的束缚下也只能尽可能让膝盖尽可能的靠近。

可双腿的膝盖越是靠近,就越是挤压着腹部与小穴,这让一只渴望高潮的库拉拉越是感受到了那饥渴难耐的刺激。

越是刺激,库拉拉就越是让自己的双腿夹紧,这样来让自己的身体尽可能地接受到刺激。

视线透过起伏的那一对雪白乳鸽,穿过平躺的胸膛,落到了那隆起的小腹,透过夹紧的双腿的空隙看到了自己那可爱的骆驼指那勃起的阴蒂。

此时那个在自己小穴内的东西依旧在朝着外面排出,而仅仅只是通过摩擦这个东西,库拉拉就觉得自己的脑袋舒服到了极致。

就像是品尝到禁果的童女,此时的库拉拉不断地扭动着自己的娇躯。

要出来了,要高潮了!

随着那个东西逐渐的排出,库拉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口正在逐渐地撑开。

虽然看不到,但是库拉拉只觉得那个东西可比自己那握紧的拳头还要在粗大几分。

“呜呜呜……”

“呜呜……”

胸膛的起伏逐渐剧烈,就在那东西抵达库拉拉的小穴口,之时,库拉拉终于高潮了。

“呜……”

“库呜呜呜呜……”

可怜的呜咽在这个时候都变得欢脱了起来,被封印的嘴巴此时也只能通过距离波动的胸膛来表示自己的痉挛。

扭动的翘臀带着纤细的玉腿此时就好像是人生足矣一样,失去了腰部的提力,瞬间就蔫了。

一道琼浆在这个时候从尿道之上迸射而出,洒落道前面的肉壁。

而那只蜷缩着的虫子随着库拉拉的高潮也被一同排了出去。

得到了期待的高潮,库拉拉的双目逐渐合闭,此时她已经不想要去思考任何东西,只想要好好品尝这高潮过后的余韵。

就连那只被自己排出去的东西库拉拉此时都失去了兴趣,饶是在一旁吱吱的胡乱叫唤,库里也不想去理会。

“咳咳……”

连接着自己喉咙的触手在这个是退出,库拉拉咳了几声,黏着的液体此时顺着樱唇流淌而出。

而那些束缚着库拉拉身体的触手也在这个时候将库拉拉松绑。

但是此时的库拉拉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安静的闭上双眼。

“醒醒,醒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库拉拉只觉得有人在轻轻推动自己的身体。

“醒醒,要开来这里了,不然等会魅魔姐姐过来你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听到惩罚两字,库拉拉立马就清醒了过来。

睁开眸子,库拉拉这才发现自己还躺在之前进入的那两侧都是肉壁的通道当中。

眼前是一个拥有者丰满身段的女子,也是一样赤裸着身体佩戴者一个项圈。

“呜,咳咳……谢谢姐姐……”

疲惫的用着双手将自己的身体撑起,库拉拉勉强的站起身来。

“你没事吧,我看你好像很虚弱的样子。”

“库拉拉……库拉拉没事。”

“你……”女子看着库拉拉的这幅可怜的模样,想要说些什么,可在看到库拉拉肚子上的淫文之后又欲言又止。

“我们赶紧走吧。”

“嗯……”

站起身来,库拉拉跟随着这个女人朝着外面走去。

四处依旧是那种肉壁,也是有着触手不断从肉壁当中伸出。

外面此时也有新的一批女人走进这栋建筑,而这里面也有不少人朝着另一个出口走去。

“出口和入口不一样吗……”

自言自语地嘀咕着,库拉拉迈着疲惫的身体朝着前方走去。

好像回到自己的宿舍中谁一觉啊,此时的库拉拉什么事情都不想去理会,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可当走到出口的时候,看着面前的两条通道,库拉拉愣住了。

“通往受孕大厅……”

是的,面前出口的两条通道,一条是通往受孕大厅,另一条好像是回到库拉拉宿舍的那栋建筑。

可是,为什么刚才那个叫醒自己的姐姐要朝着受孕大厅走去?

看出了库拉拉的疑惑,女人只是怜悯地看了一眼库拉拉说道:“都一样,反正一天内必须再次受孕。”

“可是,不是还有一天吗?”

女人摇了摇头,道:“身体中没有这个,那些恶魔可就不会顾虑。”

说完,女人转身朝着受孕大厅走去。

只留库拉拉一人独自在原地。

那铁网外的那群丑陋的家伙……

原来是这样子,他们是在这外面伺机等待吗,如果有人不去受孕大厅的话……

可是……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可是,库拉拉不想马上又去怀上触手……

低头看着自己那还有点疼痛的肚子,小穴的外阴上面的痛感到现在都清晰无比。

原来给休息一天就是让那些恶魔玩弄的一天吗。

可是,库拉拉这个时候真的很想回到宿舍睡觉……

万一外面没有恶魔呢?

看着前方那扇紧闭的大门,库拉拉沉思了片刻后决定了,想去看一眼另一条道路的外面是什么。

如果外面真的那里有那么多恶魔,自己再掉头去受孕大厅也行。

这个时候的库拉拉已经不是那个理智吞噬的淫荡少女,让自己在保留理智的情况下去服侍那些外面丑陋的东西,这是库拉拉怎么也不可能愿意的。

唯唯诺诺地靠近出口的那扇大门。

吱呀,轻轻推开,门扉传出一声清响。

随后,引入库拉拉眼帘的却是一个体格壮硕的大汉的身影,大汉好似在大门旁边守候了许久,就等有人推开门扉的下一刻。

见状,就在库拉拉想要将身缩回去之时,一只大手便是轻易的将库拉拉的给拉扯了出去。

“呜哇……”

被猛地给拉了出去,库拉拉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而见到外面这几个表情淫荡的男人的下一刻,库拉拉暗叫一声不妙。

完蛋了!

趴在地上,库拉拉看着这个地方可不止自己一个女生。

在这不大的大门玄关处,数名壮汉阻拦在这里,而在附近的墙壁上还横七竖八地躺着书名气喘吁吁的可怜女子。

空气中弥漫着恶臭的精液让库拉拉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这可比那些触手分泌的粘液还要恶心。

此时库拉拉试图逃跑,可还不等库拉拉站起身来,一只大手抓着库拉拉的一条大腿白丝轻松的将库拉拉给提了起来。

一只脚踝被抓住,库拉拉的另一条大腿此时在空中胡乱的踢动。

“好小一只,这该不会一下就给玩坏了吧。”

肥大的脸庞,丑陋的两枚獠牙从裂开的口中露出,男子将库拉拉提起,另一只突然猛地捏住库拉拉的纤腰。

腹部被突然捏住,这让库拉拉疼痛地反抗起来。

“你想要干嘛,放开库拉拉……库拉拉不能这样子,那个东西不行,进不去的。”

手臂努力的想要将那只钳住自己纤腰的手掌掰开,可两人的体格差距是如此的巨大,任凭库拉拉使出浑身力量,也没法掰动对方的一根手指。

仅仅只是用一只手掌,面前这个肥大的男子就能够轻松将库拉拉的腰部握紧。

那就更别提男子胯下那根堪比库拉拉小腿粗的阴茎了。

尽管此时库拉拉努力地劝说对方,但是面前这个家伙好像不打算停下自己的动作。

库拉拉此时只觉得自己就像只人偶一样被握住,然后一点点的朝着那根巨屌移动。

“不要…不要这样子对库拉拉,库拉拉只想回去睡觉……”

“睡觉,睡觉好啊,等俺忙完了,就可以睡觉了。”迟钝的声音,肥大的恶魔一字一顿地说着。

此时的库拉拉只觉得自己被放到了一根发烫的柱子之上。

身躯被随意的抓住,一根渗人的东西抵住自己娇小的阴户。

饶是库拉拉不断的拍打,可面前这个肥大的家伙就只是聚精会神地将库拉拉的小穴对准它那根比库拉拉手臂还要粗的阴茎。

呜,要进来了……不要……

好烫!

那个东西,抵住了库拉拉的小穴……

要进来了!

不要……这怎么可能进得来,会裂开的……

双目缓缓闭合,库拉拉此时已经不敢向下看去,只得无助地等待面前这个禽兽即将的发泄。

而就在恶魔即将开始之际,远处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这只恶魔的动作。

“停下,这个女生不能这样玩,坏掉的话可是会让人头疼的。”

诶!

是谁?

听到声音,库拉拉这才重新张开眸子,看着不远处的那名魅魔陷入了沉思。

这个魅魔,好像就是自己变成女生的第一天强暴自己的那人。

为什么救我……算了,反正这个也不是什么好人,自己在这种地方也不存在救和不救,反正也就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的事情。

不过那只肥大的大汉在听到魅魔的命令之后确实格外地听话。

很快的,大汉就将库拉拉给放了下来。

只是那无趣的脸庞厌恶的看了一眼远处的那名魅魔之后又是愤愤转头离去。

看着这一幕,库拉拉心中思索着,这个地方的魅魔的层级应该比那些丑陋的恶魔要高吧。

“你,过来。”

闻言,库拉拉也不敢怠慢,在听到魅魔的命令之后立马就死朝着那边走去。

“魅魔姐姐,谢谢你救库拉拉。”

“我只是接到了医生的命令,带你去接受惩罚。”

“惩罚,为,为什么……”

“这我可不管,反正我只是负责带你去接受惩罚。”

“可是,库拉拉后面也有按照要求吃药,库拉拉只是两天没吃药而已……”一对小巧的手掌缩在胸口,库拉拉试图解释,可是面前这个魅魔好像对库拉拉的说辞完全不感兴趣。

还不等库拉拉说完,魅魔便是转身离去。

“跟我走。”

见状,库拉拉微微一怔,随后也只得无奈跟随。

于面前的魅魔保持着一个距离,库拉拉跟随着来到了一个小房间当中。

房间虽然不大,但是墙壁上挂着的那琳琅满目的各种器械看的库拉拉心中不停发毛。

生锈的各种铁器,挂在墙壁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渗人响声。

蜡烛在墙壁上呼呼的发出微弱的荧光,昏暗的这个房间里面就只有位于房间中介的那个血色的六芒星法阵最为显眼。

“魅魔姐姐,库,库拉拉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

不过面对着库拉拉的询问,魅魔依旧自顾自的朝着前方走去。

“过来。”

听到魅魔的话语,库拉拉继续跟随。

突然,魅魔走到了一张复古的桌子前,伸手不知道从上面拿起了什么东西。

转身,魅魔看着库拉拉说道:“伸出手掌。”

库拉拉照做,小手唯唯诺诺地朝着前方伸出。

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库拉拉此时脑袋闪过万千思绪。

不管怎么说,这个地方的惩罚,绝对不是打手掌心这么简单的事情。

“知道这是什么吗?”

只见魅魔从一个小盒子中取出了一枚指甲盖大小,直径不过一厘米的小珠子放到了库拉拉的掌心当中。

看着这枚轻盈的有点发凉的小珠子,库拉拉疑惑的问道:“魅魔姐姐,这是库拉拉的惩罚吗?”

见到库拉拉的提问,魅魔只是露出了近乎于变态的宠溺微笑。

手掌划过库拉拉粉嫩的脸颊,撩起那雪白的发梢后又从库拉拉的唇瓣旁划过。

一脸病娇般的欣喜看着面前这个娇小的库拉拉宛如就像是在看一件艺术品一般。

“啊,等会一定会很可爱吧,这么可爱的脸蛋,这是让人按捺不住想要一点!一点!一点,的搞坏你!”

令人毛骨悚然的发言,魅魔那扬起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这个身高只到她胸口的还不到一米五的小个子。

而此时的库拉拉只敢呆呆地站在原地。

不管此时这个魅魔的发音有多么的糟糕,库拉拉这个话也不敢挪动一分一毫。

这人好恐怖,好危险!

库拉拉完全能够想象,这种人你要是在她面前做出一丁点不如她心意的事情都会引发及其糟糕的后果。

“你叫库拉拉是吧,知道这个是什么吗?”魅魔指着库拉拉手中的这枚小珠子问道。

强忍着心中的惊恐,库拉拉努力的挤出一抹微笑,为的只是让这个魅魔不要突然发怒,然后又做出强暴自己的事情。

“库拉拉不知道呢,魅魔姐姐能够告诉库拉拉这是什么东西吗?”

“啊!真是一个乖孩子,这还是水源珠,能够通过魔力的操控来产生饮用水。”

说着魅魔伸出手掌悬浮于库拉拉的小手上方。

随后库理智觉得手中的这枚小珠子微微一沉,随后清澈透明的水就这么从这枚小珠子上面流出。

“好多水,魅魔姐姐给库拉拉这枚珠子打算做什么呢?”

“来,过来这里。”

魅魔将库拉拉手中的这枚不断外溢清水的珠子关闭,随后拉着库拉拉朝着房间当中那个血色的六芒星阵法走去。

走到六芒星的中间,魅魔突然咧嘴一笑,道:“把这枚珠子塞到膀胱里面去!”

“诶!?”

惊恐的脸庞,呆滞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依旧微笑的魅魔,此时的库拉拉心中发毛到了极点。

把这个放进自己尿尿的地方。

那岂不是说……

“可是,这样子……”

可是魅魔好像不打算让库拉拉说话,见到库拉拉犹豫,刚才那病娇的微笑瞬间收敛,转而变成了有些癫狂的笑容。

“库拉拉要自己塞,还是让姐姐我来帮你塞进去呢?”

库拉拉小心脏咯噔一下,看着这个强势的魅魔也只能认怂。

“库拉拉自己塞……”

低着脑袋看着手中的这枚蓝色的小珠子,库拉拉知道,如果自己不把这枚珠子塞入自己的膀胱里面的话,等待自己的只会是更加粗暴地塞入。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自己来做。

至少,自己知道自己身体的痛楚,最少还能把握一个度,不至于让自己那么疼痛。

蹲下身子,库拉拉一只手的两指捏着那枚小珠子,另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小穴口。

而面前的魅魔也在这个时候蹲下身子,双手抱膝饶有兴趣地看着正在自慰的库拉拉一脸的欣喜。

这个魅魔真是个变态……不对,这里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不再理会魅魔的注视,库拉拉开始按照要求将小珠子塞入自己的膀胱。

蹲下身子,库拉拉一手拨开自己那两瓣阴唇,另一手伸出一根食指,在自己的内阴的肉壁上面来回摸索着。

很快的,库拉拉的手指就摸到了自己那个用于尿尿的小洞洞。

这是在小雪上方一点的小洞,作用是尿尿,当然今天过后或许就可能不止是用来尿尿了。

深吸一口气,库拉拉无奈的在心中长叹一声。

锁定了自己的尿道,接下来库拉拉就是要将这枚小珠子给塞进去。

脸色微红,蹲下甚至的库拉拉腰板挺直,尽管自己看不到,但是两只小手依旧不停的在自己的阴唇外围捣鼓着。

一手掰开唇瓣,另一手将小珠子抵住尿道口。

女孩子的尿道比较短,一般也就只有四五厘米,而作为小女生的库拉拉尿道甚至更短。

但是库拉拉再将这枚珠子塞进去之后又遇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手指根本没办法伸进去,所以也就不存在用自己的手指将这枚珠子给塞进去这么一说。

此时小珠子正卡在库拉拉的尿道口上。

有点疼,可是现在怎么才能把这个东西给塞进去。

或者说,这东西真的能够塞进去吗?

库拉拉也就只知道这个洞是用来尿尿的,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构造……

“怎么了?塞不进去?”

库拉拉羞涩的点了点头,娇羞的脸庞低垂着脑袋完全不敢正视面前的魅魔。

在别人面前自慰,尽管库拉拉依旧经历了许多,但还是觉得羞涩无比。

“那就让我来帮你吧。”

“诶,等下……”

还不等库拉拉拒绝,魅魔的手掌就已经抵达了库拉拉的裆部。

手掌拖着库拉拉的阴唇,随后往上托起。

库拉拉只觉得已有个温暖的手掌拖着自己的裆部,将自己整个人给拖了起来。

紧接着,那枚卡在尿道口的小珠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猛地一推,呲溜一声就钻进库拉拉的膀胱当中。

“呜……痛!”

小珠子猛地钻进膀胱,这让库拉拉顿感不适又感到怪异无比。

只觉得有一颗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小肚子里面来回乱窜。

“进去了?”

“嗯,进去了……”

“那就来试试看!”

库拉拉一惊,真的要这样子,这样子怎么能行,真的会坏掉的!

只见魅魔竖起两根手指在半空中划出一个圆,随后库拉拉只觉得有一股冰凉的液体凭空出现在自己的膀胱当中。

“呜呜,停下,快停下魅魔姐姐,满,满了,肚子满了!”

眼泪一瞬间就被挤了出来,膀胱本来就不大,怎么可能容纳得了源源不断的水源。

库拉拉捂住小腹,尿意一瞬间就攀到了顶峰。

可是魅魔好像不打算停止那枚不断流水的珠子。

“魅魔姐姐,求求你,停下,肚子,肚子好痛!肚子好涨,满了……”

此时的库拉拉两根玉腿铆足了劲地夹紧,试图保持淑女最后的矜持。

可是很快的,库拉拉就知道了,这根本是不肯憋住的。

或者说,魅魔压根就不是打算让自己憋住,她就是想要看自己在她面前漏尿。

“呜呜……痛……流出来了。”

娟娟的溪流从夹紧的双腿内侧流出,随后又很快地顺着两条细腿流到了地上。

可就算如此,膀胱中的那枚小珠子依旧不停的工作着。

甚至,库拉拉在漏尿之后膀胱中的液体依旧不见少。

见势不妙,库拉拉突然猛地蹲下身子,库拉拉只知道蹲下身子容易排尿。

哗啦啦……

就在库拉拉蹲下身子的瞬间,一道清澈的液体猛地从尿道口射出。

那是只有在憋尿憋得很久之后才可能形成的水柱。

此时的库拉拉也不管这个地方是做什么的,反正就是一手捂住小腹,蹲下来尽情地排泄尿液。

时间一定一滴地过去,让库拉拉感到心惊的是,那枚小珠子好像还没有停止工作。

“没有我的允许,水源珠在魔力耗尽之前是不会停止的哦。”

“呜呜,库拉拉知错了,库拉拉以后再也不犯错了,求求魅魔姐姐快停下。”

“你在说什么,惩罚还没开始呢。”

“诶!?”

惩罚……还没开始?

那我经历的是什么?

“好了走到法阵的中心,站起来!”

“可是,库拉拉肚子……”

“我叫你站起来没听到吗?”

听到魅魔的怒斥,库拉拉不敢怠慢,站起身子。

可此时尿道依旧在喷射着清澈的液体。

库拉拉可是站起身来又觉得难受又半蹲下来,可在看到魅魔那阴沉的脸上之后又惊恐地将自己的身躯站直。

“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吗?”

闻言,库拉拉羞涩地摇摇头。

“你不需要知道,站起身来,然后用一只手拨开自己的阴唇。肚子朝着前方倾斜,就像是男生在尿尿,为了不尿道鞋子朝着前方挺起肚子!”

见到库拉拉迟疑,魅魔突然怒喝一声,“赶紧的!”

库拉拉立马照做,腰部反弓,小腹朝着前方倾斜。随后伸出右手,用着拇指与食指将自己的两瓣阴唇拨开。

露出那颗正在喷射出液体的尿道口。

“很好,那么另一只手就放在胸膛上,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有教养的女孩,在无数人目光注视下站在尿尿。”

这是什么要求。

怎么这么离谱,这到底是要干嘛?

嗡——

就在库拉拉疑惑魅魔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地下的那个法阵突然被发动了。

很快的,库拉拉就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

“脚,动不了了?!”

我的脚……变成了石头!

惊恐的看着下方自己身体正在发生的变化,库拉拉难以置信自己的双足在这个时候变成了石头,而且变成石头的部位还在不断的攀爬。

“等下……魅魔姐姐……”

“这就是你的惩罚,你将会变成一座喷水的雕像,然后被放到广场中的喷泉上面,一边喷泉,一边被深深的淫文折磨无法高潮!”

嗡!

或许是听到无法高潮这个话,库拉拉身上的淫文在这个时候同时起了反应。

“呜,不行,不能这个样子,不然库拉拉高潮,库拉拉的脑袋会变得很奇怪的。”

魅魔的手掌拂过库拉拉的脸颊,带起的雪白的发梢的眼神逐渐变得宠溺并且欣喜若狂,就像是一座完美的艺术将出现。

“就是要让你无法高潮,让你在广场中放置一周,无法高潮,不断喷水,含苞待放的羞涩少女,在广场中尿尿的姿势,啊~~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

疯子,这人绝对是个疯子。

可是库拉拉现在怎么办?自己的膝盖已经开始石化了。

尿道依旧在喷出液体,淫文这个时候好像也起了反应,搞得库拉拉浑身饥渴无比。

“不要,库拉拉不想要变成一个不能高潮的石头。”

“没事的,不会变成石头的,你的所有感觉都会保留,只是在被石化之后没法动弹,只能默默忍受恶意。”

“怎么会这样。”

“放心吧,变成石头的库拉拉,也是很可爱的哦。”

“库拉拉才不想可爱……”

很快得,库拉拉的下半身完成了石化。

看着自己那拨开的阴唇,一个小口子不断地喷出水,库拉拉就是羞涩无比。

这就是库拉拉的惩罚吗。

好过分。

变成石头后被放到大庭广众之下不断的尿尿,而且还要忍受着淫文的催情而无法达到高潮。

这样想着,库拉拉浑身更是燥热几分。

过分!

……

终于,库拉拉整个身体就完成了石化。

双腿微微张开的内八,像是小男孩尿尿一样的反弓着娇躯,一只手臂轻轻地拨开那肉感十足的肉瓣将其中尿道展露出来。

一道清澈的水柱从尿道的小孔中不断地流出来。

而另一边,另一只小手无助地按在那起伏的胸脯之上,羞涩的脸庞微微露出的洁白皓齿展现出了少女那娇羞的模样。

羞涩的清纯,有是试图尝试从未尝试过的站着尿尿,青春的胆怯,好奇的尝试。

如果这不是由库拉拉变成的雕像,或许这会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但这并不是,在艺术品的背后,是库拉拉无助的呐喊,无法发声,无法行动一分一毫。

有的只是连绵不绝的尿尿,以及逐渐发热的身体感官。

就算变成雕像,所有的一起感觉依旧。

库拉拉只觉得自己被搬到了广场的那个喷泉上面。

自己独占一座喷泉,在这广场中变得了无数人的焦点,被人视奸,被人好奇地打量。

不管白天黑夜,不管烈日还是下雨,库拉拉只得站在这喷泉之上,一边尿尿,一边被禁止高潮痛苦地站立着。

——————————

PS:弄了个爱发电,觉得咱写得好的话就求个投喂吧,这里的催更咱是一定能够看到的。

https://afdian.net/@39kami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Ressentir
    Ressentir
    Android Chrome
    3周前
    2022-5-06 15:02:43

    终于更新辣!

  2. Carety
    Carety
    Android Chrome
    3周前
    2022-5-06 23:45:01

    更新了好耶!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