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26伪装的玩偶展示
共30章,专题: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咦,怎么是你?”隔天,当谢心瑶和叶舞来到约好的展台时,却没有看见苏若瑶的身影,而是另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谢心瑶依稀记得这个人似乎叫作安然,和苏若瑶似乎是熟人,而且是关系不错的类型,代替苏若瑶来倒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只是如果谢心瑶没记错的话,这位安然的职业,似乎并不太适合出现在这里。

可能是通过谢心瑶的表情知道了她在想什么,那个叫安然——其实全名是陶安然的女子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工作是工作,业余是业余,我现在是下班时间,这里也不是什么违反乱纪的地方,就算我来负责展台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没错,陶安然今天是一副最标准的 OL 的装扮,米色的制服与短裙,哑光的肉色丝袜,黑色的尖头高跟鞋,挂在胸前的胸卡上面很清楚地告诉谢心瑶,今天这个展台的负责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换成别人,好比叶舞,虽然也是第一次看见陶安然,不过对于她是负责人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想法,可见过陶安然本业的谢心瑶可就不一样了,就算她本人这么说,不免还是有些顾虑。

“放心吧,这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没问题的。”倒是陶安然自己完全不慌,安慰了几次以后,谢心瑶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疑虑:“不过我没听苏小姐说她不来啊?小舞,她有和你联系过吗?”

“架不住临时有事嘛,你是不知道,她这个人有多跳脱,总是想到一出是一出,结果就把之前定下的事情给忘了,忘了也就忘了吧,偏偏每次都会在最后一刻突然想起来还有什么事没做,然后只能火急火燎地赶过去,我都不知道帮她擦了多少次屁股了,甚至有时候我澡都洗完了就等她了,结果突然和我说临时有事来不了了,害得我只能自己解决——啊,咳咳,总是就是这样,今天若瑶不在,我来替班,还好,她那堆东西我都清楚。”或许是谢心瑶的问题刺激到了陶安然,只见她咬着牙碎碎念了一番,却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听得两个懂行的女孩也都红了脸,对陶安然和苏若瑶之间的关系更有了几分猜测。

陶安然自己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这才慌忙止住了话头,把话题扯回到了正事上:“不过虽然她的那些奇奇怪怪的发明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让我做介绍实在是不太行,呃——我听若瑶说过,谢小姐你似乎很擅长这方面?”

“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听到这话,谢心瑶有些哭笑不得,她什么时候擅长这种事情了?不过马上她就被自己的好闺蜜“背刺”了一刀:“那当然,心瑶作报告的水平那可不一般,一直都是老师们的宠儿,你找她可找对了。”

“小舞——”谢心瑶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没办法,叶舞都这么说了,她要是再拒绝未免也太不给人面子,毕竟也是未来的合作方,谢心瑶只好安慰自己,这样可以在最前线获取苏若瑶设计的这些玩具和设施的第一手情报,总体来说也不亏,毕竟展台上摆着的东西里面有不少她都挺感兴趣的,比如那双将马蹄鞋与长筒网袜融为一体的长靴,从外表看就是一双造型有些特殊的鞋子,可谢心瑶不觉得普通的鞋子会摆到能设计出那种自行车的苏若瑶的展台上。

果不其然,很快,拿到陶安然提供的资料以后,谢心瑶就知道这双鞋子是干什么用的了,一方面,它的确可以单独穿着,也是一件有些特别很能吸引人眼球的情趣服装,但另一方面,它同时还是一个类似控制器的存在,能够控制就放在它旁边的那件在三点处安有特制跳蛋的皮革绳衣,简单来说,如果穿着这双鞋子走动起来,皮革绳衣就会硬化将上半身固定,同时跳蛋也会运作;反过来如果停下,固然绳衣就会恢复正常,但是鞋底就会针对脚心施以瘙痒以及细微的电流刺激,设计得虽然简单,却也有趣。

在将资料交给谢心瑶以后,陶安然就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了叶舞,并表示希望由她来担任这套玩具的模特,穿着它们不断地巡游整个会场展出,一下让叶舞愣在当场,却又不好回绝,毕竟刚才在她的努力下,谢心瑶也已经接下了帮忙介绍的工作,没有办法,在咬着嘴唇纠结了一阵过后,叶舞最终还是任命地叹了口气,两只手缓缓地伸向自己的衣领,却被谢心瑶一把拦住:“你要干嘛?”

“穿这个不得先脱衣服啊?”

“那也不能在这脱啊,”谢心瑶翻了个白眼,“这是个正规的展会,你就堂而皇之地打算在公共场合脱光?那我估计明天的头条配的照片就是一个被警察带走的裸女了。”

“啊这——”叶舞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犯了什么错,登时红了脸,一旁的陶安然则是笑而不语地递上了一件肉色的连体衣,然后指了指不远处一排更衣室:“在那里。”

“谢谢。”接过连体衣,叶舞就匆忙地赶过去了,而谢心瑶则是继续与陶安然确认着流程:“今天的主打就是这个人偶吗?”

“这可不是人偶,这是智能女仆。”

“嗨,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叫她仿真苏若瑶小姐都没差,不过,这个人偶——不,这个智能女仆真的什么都可以做吗?”

“要不,你可以先试一下?”

两人所说的人偶就是立在展台另一侧的一个等身高的人形,即便谢心瑶知道这是一个主体是机械制的假人,还是会被那相当精致的面容所惊艳,四肢也因为覆盖了仿生皮肤的缘故,完全看不出是机械制,看上去就是一个以一个非常优雅的姿态并腿站立,两只手叠放在小腹前的迎宾员。

正是因为如此,谢心瑶对于这个人偶能够满足性方面的需求抱以了相当的疑问态度,因为在资料里清楚地写明,这款仿生的人偶可以近乎百分百地模拟和还原真正的人类女性的性器官。而陶安然让她试一下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走到人偶面前以后,她毫不客气地掀开了人偶身上的女仆裙,将它的下体展示给了谢心瑶看,一看之下,谢心瑶登时瞪大了眼睛,因为裙下被一条丁字裤覆盖的女性私处竟是真的与真正的性器近乎一模一样,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谢心瑶甚至连隆起的阴阜上的道道沟壑都看得清清楚楚。

就在她还在惊讶的当口,陶安然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拉到了人偶的面前,示意她伸出手指,还没反应过来的谢心瑶乖乖照做,将并拢的食指与中指小心翼翼地朝被陶安然拨开以后露出的穴口伸去,慢慢地探入其中,一种温暖且略带湿润的感觉立马覆盖了她的手指,甚至还能感受到内部在轻轻地蠕动着。

“唔——”就在谢心瑶的手指探入人偶的小穴里的同时,一个人慢慢地苏醒了过来,或许是刚醒的缘故,还有些意识不清的她一开始并没能搞清楚自己的状况,隐隐约约感觉自己的身下传来一种奇怪的触感,就好像是有人正在抠弄着自己的私处,而且似乎已经摸到了自己的G点——

等下!怎么会?她瞬间清醒了过来,一下张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黑暗,惊慌失措之下想要大声呼救,却发现自己的嘴也被彻底堵上,一根短短的却足够粗壮的柱状物填满了她的嘴巴,让她被迫张大着嘴,发出的些许呜呜声也被一层屏障给挡下,根本无法传递出去。

下一刻,她发现,不只是眼睛和嘴,就连她的身体似乎也被一种无形的存在给固定住,让她完全失去了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只能维持着当前的站姿,被动地感受着身下那随着抠弄愈发明显的快感。

“这是——那套‘人偶’?可是怎么会——安然!一定是她干的!”这个醒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临时有事无法来参战的苏若瑶,而实际上,她不仅来到了展会,而且当前所在的位置就在谢心瑶身边——没错,就是她正在“试用”的这个人偶里面。

事实上,这个人偶根本不是什么包含性爱功能的多功能仿真人偶,而是一套仿人偶的单体拘束装置,能够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包装成一个仿真的人偶的外形,又因为这套拘束装置的核心是一套轻型化的外骨骼装置,导致作为“人偶”内部填充物的那个人会完全处于他人的控制之下,当前的苏若瑶就是在陶安然的控制之下,只能维持着那个站立的姿势动弹不得。

只不过这套拘束装置并非只是单纯地控制着使用者的身体,它那对外所说的含性爱功能也并不是说说的而已,事实上,谢心瑶正用自己的手指抠弄的是真正的苏若瑶的前穴,只不过因为覆盖了一层非常特殊的材料,使得它的外观仿佛是以仿生材料制作出的假体而已,而这层材料是能够将触感完完整整地传递给真正的苏若瑶的小穴的,这才会让原本处在睡眠中的苏若瑶会在第一时间醒来。

“不、不要——啊♥轻一点——”在察觉到苏若瑶醒来的同时,那牢牢地锁住了她的头颅的头壳也开始工作起来,一个小小的电机迅速将装填在头壳后侧假发下的两个槽罐内的高浓度媚药与营养液泵入了她的嘴中,而且还是模拟的口交的场景,如果苏若瑶不能吮吸和舔舐嘴里的假阳具的话,这根假阳具就会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长,让她痛苦万分,而覆盖在眼前的微型投影仪与耳中的微型耳机也会同步开始播放各种混杂在一起的女性自慰、高潮的场景和呻吟声,刺激着她的感官,在身体被完全固定的情况下,又遭受到痛苦与兴奋的双重刺激,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忍受。

作为这套装置设计者的苏若瑶自然不会不知道,而且她也清楚陶安然喜欢做什么的坏事,比如偷偷修改一部分设置,导致她在感受到嘴里的假阳具开始膨胀的第一时间,立马就下意识地开始用力吮吸起来,舌头也一圈圈地扫着龟头的部分,按照她看过的口交方面的影片所展示的那样,用自己的舌尖去轻轻地“捅”着马眼,配合上通过吮吸模拟出的类似真空的状态,一下就让这个假阳具进入了状态,很快就“丢盔弃甲”,在轻轻地抖动间,将混合在一起的媚药与营养液一缕一缕地射入苏若瑶的嘴中——就连这个过程都是仿照的真正的男性射精设计的。

在感受到有东西射入自己的嘴里以后,苏若瑶不敢怠慢,马上将其吞咽下去,因为她知道,这个模拟口交的过程在被控制者关闭以前是没有止境的,她必须不断地给嘴里的假阳具口交,就算极端不情愿也只能将必然含有大量媚药的液体喝下,可如此高浓度的媚药一进入体内,几乎是立马就起了效果,苏若瑶能清楚地感觉到,来自小穴的快感变得清晰了许多,产生的速度也快了不少,仅仅是几下抠弄,她就能感受到自己湿了,爱液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涌出,透过覆盖在小穴内壁的那层材料,沾在了谢心瑶的手上:“咦,竟然连分泌爱液都能模拟吗?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就是商业机密了——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方面只有若瑶她自己清楚,不过,这个人偶很厉害吧?”

“的确厉害,不仅手感和真正的人类几乎一样,各方面的反应也很真实,苏小姐究竟是怎么做出这个东西来的?我都想买一件回去,用来展示店里的商品了。”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陶安然并没有封闭苏若瑶的听觉,通过头壳耳朵里的两个微型麦克风,两人的对话完完整整地传入了苏若瑶的耳中,也让她彻底弄明白了自己的状况:毫无疑问,她被陶安然装进了那套人偶拘束装置之中,并且带到了她原本要参加的那个成人用品展会上,就是不知道现在是在给谢心瑶推销还是什么的。

一想到这里,苏若瑶一下就紧张起来,她可是知道谢心瑶的背景的,就算陶安然定了个天价,谢心瑶也是完全买得起的,偏偏她的话里似乎就透露着这方面的意思,一想到自己未来可能会被永远关在这层她亲手研制的仿真皮肤下面,每天都被各种各样的玩具玩弄着双穴乃至三穴,以及同样只覆盖了一层材料,完全不影响触感的胸部,她竟是感觉小腹处涌起了阵阵火热,分泌出的爱液似乎也变得更多了,要不是谢心瑶的注意力恰好被另一个突然响起的声音给带走了,恐怕马上就会发现不对劲。

“呜,果然有些站不稳。”吸引谢心瑶注意力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换好了衣服的叶舞,即便有连体衣打底,她还是羞得满面通红,两只手分别遮住了胸口与下体,摇摇晃晃的,就好像随时会倒下一般,只是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显得格外修长的套着网袜的双腿,以及被纵横交错的皮革装饰着的身体,都透露着一种非常诱人的气息,让谢心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连连点头:“不得不说,苏小姐的审美还是不错的,这身就算当作单纯的情趣服饰,更不要说还有一些特殊的功能了,我看看,是这个遥控器吧,按下这里就会启动——”

“咿呀!不要——”伴随着按钮的落下,叶舞登时发出了一声惊叫,接着就腿一软跪倒在地,挣扎着想要起身,却一连试了两次都没成功,可是她嘴里发出的也不是脚底被挠而导致的笑声,反而是完全压抑不住的喘息声,如果不是连体衣在私处的部位还有一层垫子,恐怕已经会出现深色的斑块了。

“这是怎么回啊——怎么会这样?”趴在地上的叶舞还在挣扎,却完全敌不过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波又一波快感,虽然并不是特别的明显,完全不如被玩具刺激敏感部位那么鲜明,却胜在绵延不绝,近乎没有尽头,也没有什么起伏,就这么不断地冲击着她的身体与头脑,一下就夺走了她的力气。

“咦,我刚才没说吗,如果只是让你感受到瘙痒的话,那这双鞋子也太无趣了一点,所以若瑶做了一些设计,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总之就是通过电流来刺激你的双腿,让你的腿变得更加敏感,同时还会产生一定程度的错觉,让你将麻痒等感觉误认为是性快感,所以实际上不管你是跑还是不跑,感受到的都是差不多的。”

“那为什么,还要……”叶舞已经快说不出话了,不过陶安然还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嘛,实际上这套东西就是为了让你感受到那种明明不是很强烈,却又无孔不入,反而让你完全无法忍受的快感的,这样的鞋子可以限制你的行动,就好像这样,让你根本起不了身,其实若瑶一开始是打算让我试穿这件东西,然后就把我放在展台的一角展示的,多亏了你们,总算不是我出丑了。”

“竟然是这样。”谢心瑶这时候也在手中的资料里翻到了仔细的介绍,同样惊叹不已,“苏小姐果然不是一般人。”

她之前和叶舞一样,一直以为会放电的只有靴子的鞋底部分,谁曾想这双靴子几乎从头到脚都是可导电的材质,而且电击强度也远比她们想象的要低,只是因为近乎遍布整条腿,在苏若瑶独特的强弱、流向、频率等算法的支持下,这才产生出了独特的效果,看着已经彻底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只能躺在地上呻吟着,两只手甚至已经在意识模糊中摸上了自己胸部的叶舞,谢心瑶忍不住抖了抖:“我们还是继续研究这个人偶吧,小舞——小舞就麻烦你安排人把她放到应该在的位置吧,我的建议是最好把她的嘴堵上,不然引来管理员就不好了。”

听到谢心瑶这么说,叶舞一下瞪大了眼睛,盯着谢心瑶,似是有些悲愤,因为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好闺蜜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可她又无力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工作人员走过来,架着她来到了展台一角一个之前她一直不知道做什么用的空底座上,让她躺在上面,然后又拿出了一个明显是和她身上的靴子还有皮革绳衣一个系列的,有着一双马耳作为装饰的马具口枷,相当粗暴地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就任由她在这个事实上比床还要宽的底座上,翻滚着、淫叫着。

这时已经开始有人进场了,就在入口附近的这个展台自然很快就吸引到了不少人的目光,加上叶舞那“不遗余力”的“招揽”,很快就有人被吸引了过来,而谢心瑶也很快进入了角色,很是正经地介绍起了叶舞身上的这套东西,还为了演示更多的功能,特意关闭了叶舞身上的装备,示意她站起来慢慢走动。

别忘了,动起来的时候上半身的绳衣是会硬化固定住上半身的,加上无跟的马蹄构造,叶舞根本走不快不说,就连平衡都很难保持,才绕着展台走了半圈,就一个趔趄朝侧面倒下,虽然在这一刻重新自由的双手让她免于摔伤,但是重新运作起来的靴子也让她再度坠入刚才那种痛苦与愉悦并重的状态之中。+

听着外面发生的动静,即便自己当前的状态也不对劲,苏若瑶还是升起了一阵自豪感,毕竟这是她设计出来的东西,起到了这么好的效果,让不少人都升起了兴趣,就是对她最高的赞赏。

别看她设计出来的东西千奇百怪各不相同,不过其实都有一个比较统一的核心思路,那就是看似拥有选择,实际上根本无法挣脱,最终都会陷入一个设计之初就早已预订好的状态之中,比如那自行车最狂暴的状态,比如叶舞当前的状态,又比如苏若瑶自己现在这无法动弹的模样——即便陶安然开放了权限让她能自由行动,也是无法从这套装置中脱身的。

就在苏若瑶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的耳边突然又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这个又是什么?”

“啊,这个是我们这次参展的主打产品,只不过介绍起来稍有些复杂,所以我们等一会儿会专门安排一场展示,如果您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参加。”

听到“展示”,苏若瑶顿时急了,以她对陶安然的了解,这场展示她一定是早就设计好了全部的流程,甚至包括什么时候该做些什么都做足了准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让谢心瑶来负责介绍,但这问题更大,因为谢心瑶肯定不知道这人偶里面是她,也就不会存在手下留情了。

可不知怎的,明明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惊慌,明明很担心陶安然会对自己做些什么,可在内心深处,苏若瑶却又升起了一阵期待,就连身体似乎都在渴望陶安然和谢心瑶对她做些什么,她自己都没注意,随着这种心情的出现,她才刚干涸的穴内竟是缓缓地又有蜜液流淌而出,顺着大腿根慢慢地滑落,带来了一丝丝的瘙痒之感,再加上从刚才开始就没停过的媚药与营养液的喂食,更是进一步激起了她的欲望,全身上下逐渐火热起来,就连呼吸都变得粗重了几分。

就在这种有些诡异的状态之中,就在苏若瑶的不安与期待之中,那场谢心瑶口中的专场展示会终于开始了:“感谢各位客人来参加这场展示会,相信大家都看过之前给各位的资料,对于这个包含性功能在内的多功能仿真人偶我也就不多加赘述,毕竟干巴巴的语言也很难让人理解,所以我们就直接进入正题,由我一边为您演示功能,一边进行仔细地介绍。”

听到这话,苏若瑶一下就明白了陶安然要对自己做什么了,这套拘束装置有三个模式,一个是完全不会限制自己的行动,相反,身上的外骨骼还能提供一定的力量加持的自由模式——虽说这个模式下使用者还是不可能将这套装置拆下;一个是她刚才经历的,完全限制她所有行为的放置模式,这种模式一般是用来惩罚使用者的;最后一个就是谢心瑶等会儿要展示的了,也就是控制模式,在这个模式下,其他人可以通过一个配套的软件来控制外骨骼,强制使用者做出任何的行为与动作。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就听到谢心瑶继续讲解着:“作为一款仿生的人偶,贴近真实是我们最主要的追求之一,如今市面上的所谓的仿生人偶之类的大都动作太僵硬了,但是我们 90lab 不一样,这款人偶经过我们的精心研究,还与相关的企业有着比较深入的合作,在肢体动作的自然度方面是那些产品完全无法比拟的,就比如这样——举起双手。”

虽然机械的声音还是不能完全被掩盖,但是这套的确是苏若瑶精心设计的外骨骼的本就没有多少的声音,动作也十分顺滑,所以影响并不大,至少在场的人似乎并没有谁在意这点。所有人都能看见,在谢心瑶的命令下达以后,她身侧的人偶就缓缓地举起了双手,一直到双臂直直地朝天才停下,整个过程正如她所说的那样,与真正的人类举手的动作一般无二,也几乎看不出停顿。

“比较简单的指令都是预设在软件中的,只要念出相对应的指令就能激活,不过复杂的动作也能完成,只不过需要改为遥控模式,或者客人您自己进行动作编制,就比如这样——”说着,投影在屏幕上的软件界面切换成了一个人体的三维图案,与人偶一样,也是举起双手的姿势。

接着,谢心瑶拖动着人形图案的右手,将其一直拖到了人形的胸前,而真正的人偶的右手也在同步移动,轻轻地按在了胸口。然后谢心瑶又拖动起了人形图案的左腿,让整个图案变成了右腿单腿站立,而左腿则是 90 度抬起的模样,人偶依然照做,而且仍旧能非常稳定地站立在那。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基本上不管您如何遥控,只要不是超出真正人类极限的动作,它都可以做到,”一边说着,谢心瑶一边又点按了一个按钮,然后又选中了右手,拖动着它在胸口附近移动起来,“就连抓握这类稍微复杂一点的动作,它也是可以完成的。”

手既然在胸口,那抓握肯定不会是别的东西,是人偶那滚圆挺拔的双乳,几乎就在手捏住乳球的同时,头壳下的苏若瑶就瞪大了眼睛,一声含混不清的叫声自嘴角漏出,同时漏出的还有一丝液体,让她一时间竟是忘记了继续吮吸嘴里的阳具:“不、怎么会——”

苏若瑶是贫乳,而且是不能更平的类型,人偶那比平均水平还要大一些的双乳当然不可能是真的了,只是不知陶安然做了什么,在手部感受到捏住了一个颇有弹性的东西的同时,苏若瑶真正的胸口竟是也感受到了一阵被按摩的触感。

虽然平得非常残念,但是并不代表苏若瑶就没有发育,恰恰相反,表面积更小,神经却没有丝毫减少,加上苏若瑶为了自己的这个部位曾经费了许多心思,导致她的胸部实际上是非常敏感的,平时在与陶安然的玩耍中,每次只要被进攻胸部,她都会在瞬间丢盔弃甲,只能任由陶安然对她上下其手,为所欲为。

所以如今在感受到不知从何而来的按摩以后,之前积累的种种快感一下就被点燃,一眨眼的功夫,苏若瑶的皮肤就变成了微微的粉红色,瞳孔中的焦距也有些涣散,没过多久,她就没什么力气再去考虑陶安然究竟做了些什么了,因为她的大脑已经迅速被快感淹没,并且很快就往那个临界点进发,一如她平时每次一样:“啊♥再来一点,快一点——要去——咿咿咿啊啊啊啊啊!”

几乎就在她马上要攀上顶峰的瞬间,苏若瑶突然睁开了眼睛,嘴里发出了含混不清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听见的惨叫,与此同时,从她身体的各处,无数的电流涌现而出,而且强度颇大,一下就带来了巨大的痛苦,硬生生地打断了即将到来的高潮,待电击结束,刚才的欲望早已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苏若瑶的喘息——哦,还有开始播放的黄色影像。

被电击的痛苦打散了注意力的苏若瑶第一时间似乎没能回过神来,在注意到眼前的影像和耳边的声音以后,她本能地就被吸引住了,开始“欣赏起”陶安然故意设置的,苏若瑶自己的种种录像,很快就配合着还没有停下的揉胸的动作,再度激起了苏若瑶的快感,比刚才还要快地涌上,不多时就又一次接近了那个极限。

或许是因为被播放的影像夺走了注意力的缘故,苏若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嘴里的情况,而这样只会导致眼前的影像和耳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很快就彻底掩盖过了外界的声音,所以她完全没注意到,此时的谢心瑶已经停止了让人偶揉胸的操作,转而是掀开了人偶的裙子:“接下来就是各位客人感兴趣的重头戏了,正如各位所见,这个部分是我们最精心设计的,就连生理反应都坐到了尽量还原,你们看,刚才我操纵着人偶按摩了一番自己的胸部,带来的快感就让人偶产生了生理反应。”

事实上,说这话的时候,谢心瑶的心里很是惊讶,只是揉了几下胸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这个出水量,如果是她自己的话,大概需要经过好几次的高潮,而且还得是针对阴蒂与双穴的刺激所获取的高潮才行,不过她转念一想,或许是陶安然事先设置成了这种程度的出水量呢,而且说不定就有人喜欢这种类型的。

想到这,她也就释然了,把这个问题迅速抛到了脑后,伸手取来了一根振动棒:“为了进一步让各位感受到人偶在这方面的真实性,接下来我会用这个振动棒来刺激人偶的私处,请各位看好它的反应。”

说着,她将振动棒伸到人偶的穴口,将那不知是如何调配,竟然与真正的蜜液一般无二的液体涂抹到振动棒顶端,旋转了半圈,确保了彻底的润滑以后,毫不留情地一捅到底,然后推开了振动棒的开关,阵阵“嗡嗡”声一下响起。

“唔哦——”振动棒进入小穴内的那一刻,本来因为揉胸停止而快感不足的苏若瑶又一次瞪大了眼睛,只不过这回她的眼中满是满足,在外骨骼允许的范围内扭动了两下身子,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是人偶对突然进入体内的振动棒产生了反应,一个个都露出了有些惊叹的目光,惊讶于人偶的真实性。

而在开关被推上以后,苏若瑶的颤抖更是明显,嘴里含混的呻吟声一声接一声,身下分泌的蜜液也比刚才更多了,谢心瑶仅仅带着振动棒抽插了几回,手就被彻底打湿。也不知是不是人偶这过于真实的反应也激起了谢心瑶心中那些许的S之魂,在下一次将振动棒抽出的时候,她将开关给关上了,又顿了一下,这才一边重新推上开关,一边重重地又把振动棒推到了最深处。

“咿咿,就是这样,好爽♥要,要来——不要呃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如刚才,上一秒,苏若瑶还在为在自己体内疯狂振动的振动棒高声淫叫着,下一刻,就尽数转变为了惨叫,又一次遍布全身的电流将她再度从天堂打落到地狱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自人偶的嘴巴部位,竟是传出了女性因为高潮而高声叫喊的声音,整个人偶也出现了一阵相当剧烈的颤抖,就好像在谢心瑶刚才的那一击下到达了高潮一样,让那些客人们更是啧啧称奇,唯有知晓一切的陶安然在一旁笑着,握着的掌心稍微用了点力,让她的裙下也传出了一阵机械的响声,如果有人能窥探她的裙底的话,就会发现她的裤袜也已被打湿了一片,而一个紧贴着穴口的跳蛋正在高速跳动着。

在那以后,谢心瑶又控制着人偶做了不少的演示,既有正常的动作,也有类似自慰之类的,让苏若瑶又不知多少次惨遭电击,被从高潮的边缘打落。

不过这也不是完全没好处,至少在多次的寸止过后,苏若瑶竟是逐渐地清醒过来了,至少重新找回了对外界的认知,只不过她可能宁可自己不要在这个时候清醒过来:“那,今天的展示基本就到此为止了,不过在最后我还有一件事要宣布,那就是这件试作品·若瑶01我们将会以抽奖的形式,送给在场的一位有缘的客人。”

“什——”这已经是苏若瑶今天不知道第几次惊恐地瞪眼了,但是这回她的恐慌情绪比以往任何一回都要强烈。拼了命地挣扎起来,可是却因为陶安然已经提前将她设置回了放置模式而动弹不得,只有一丝仔细观察下才能发现的微微颤抖,就算发现了也只会以为是内部机械运转时的正常抖动。

更过分的是,在谢心瑶宣布要拍卖以后,陶安然也走上前,拿起之前用过的振动棒:“这两样也是我们90lab的产品,将会一并附赠给最终获得她的客人,具体功能我们稍后会将说明书给您,您可以自行摸索,我想这样也会更加有趣。”

说完,她就又把振动棒插入了人偶的前后双穴之中,并且开启了开关:“那么,接下来就请有兴趣的客人来我这领取号牌吧。”

而这也是苏若瑶今天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在巨大的恐惧中,来自双穴的快感似乎也被放大了许多,即便身体的感受依然是被电击给强行压了下去,她的精神还是在一瞬间冲破了阻碍,让她陷入了黑暗之中。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