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二章 渡河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重新感受了一下身体里蕴含的力量,触手怪又开始尝试新学会的血肉塑形。
他很快发现,这个技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好用。
本来他觉得,这个技能也就是伪装一下自己以加强潜伏效果,同时灵活调整身体尺寸方便做爱。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技能竟然还有别的妙用。
首先,这个技能能让他的触手伸长四分之一左右,整个过程非常短暂,完全可以让他的触手变成诡异的奇型兵器,虽然他的触手目前还没有任何杀伤力。而且,这个技能还能改变他触手的密度,甚至转移身体的质量。这可以让他将一部分质量转移到某条触手的末端,形成一个小肉锤。虽然这个小肉锤威力感人,但怎么说也算个攻击手段了。当然,既然能改变密度,自然也能压缩体积,不过只能让他的身体变成正常情况下80%左右的大小。除此之外,血肉塑形还能硬化他的身体,改变他身体的形状,因此他也能让自己的触手变为利刃,不过这威力和小肉锤一样感人。
这种发掘技能用法的乐趣就像是琢磨新买的玩具一样。触手怪不禁沉迷其中,竟然就这样一直玩到了第二天早上,同时感叹:这不比女人好玩?
好吧,现在他是充满色欲的触手怪,对事物的认知已经和人类有了一定偏差——尤其是色色方面——所以他还是觉得女人更有趣的。
“嗯…”正当触手怪浑然忘我时,莱狄李娅嘤咛一声,醒了过来。
触手怪急忙收敛起触手:“你醒啦?”
“我…”莱狄李娅似乎感觉有点不真实,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却发现自己现在是全裸的。她的脸一下子染上了红晕:“昨天…”
“是啊,托了你的福,我现在总算也像点样子了。”触手怪有点炫耀地挥舞着自己的触手。
莱狄李娅这才注意到外形天翻地覆的触手怪,心中的娇羞一下子被惊讶替代:“特雷迪乌斯,你进阶了?”
“还没有进阶,但是我掌握了新的力量。”触手怪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欺骗起了无知少女,“你的身体在昨天恰巧与我产生了共鸣,因此有了预想不到的收获。这种好事,可遇不可求。”
莱狄李娅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触手,感到不可思议:“真的变了好多…和昨天的完全不一样…”说到这里,她又想起了昨天的疯狂,脸变得更红了。
“是啊,这都多亏了你…”触手怪发自内心地说道。
“你救了我,这不算什么。”莱狄李娅摇了摇头,随后,又小声地唤道,“特雷迪乌斯…”
“嗯?”
“像那样的…”她咬着嘴唇,脸色通红,“以后…还会有吗?”
这娇羞求欢的样子差点将触手怪击沉。他忍不住轻轻抚摸起莱狄李娅的纤腰。莱狄李娅也配合地挺起腰,低低地呻吟起来 。
“当然,当然,但肯定不是现在。”触手怪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了冲动,“三天,至少等三天,这种事做太多了对身体不好。对了,莱狄李娅,你有感觉到疲劳,脱力,或者实力下降这样的情况吗?”问到这里,他的语气有点紧张。
“嗯…”莱狄李娅略略感受了一下,“是挺累的,感觉好像比昨天还累…”
触手怪心里一沉,看来昨天确实吸太多了:“…你看,这就是那种事的副作用,所以频率一定不能高。今天上路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累了就扎营,反正干粮还有许多,我们并不缺时间。”
他老妈子一样的嘱咐让莱狄李娅有点不耐:“我累了自然会休息。”
“那就行。”触手怪没发现她语气里的不对,继续说道,“你先穿上衣服吃一下早餐吧。对了,说起这个,你的衣服…”昨天莱狄李娅的衣服就脱在身旁,几乎被她的蜜液泡的湿透。虽然触手怪吸了不少,但他又不是烘干器,这导致现在衣服上还有着水渍。
莱狄李娅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大囧,但还是说道:“那个,没关系的…”说罢,她低声吟唱起来,随后衣服和铺盖上的水渍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消失。不仅如此,就连在洞穴里蹭到的灰尘,都没了踪迹。
“这,这…”触手怪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魔法,是贵族的必修课。”莱狄李娅说道。
“……”好吧,魔法世界就是牛逼。
接下来的两天,路程还算顺利。士兵们的帐篷质量好得惊人,即便直接露宿,莱狄李娅也没感到有多不习惯。
第三天,他们终于看到了一条宽阔的大河。
“那就是狄德利河吗?”触手怪有点惊叹,本以为这条无法直达路穆的河只是条无关紧要的小河,没想到竟如此壮观,难怪是能成为划分两个地区边界的地标。
莱狄李娅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赞叹,笑着说:“狄德利河只是一条中等河流罢了,据说横贯路穆的大河李茵瑞思河,浩浩汤汤,足以容纳路穆最大的战舰呢。”
触手怪有点难以置信,这狄德利河看起来比长江窄不了多少,竟然只是一条中等河流?看这气势,三五千吨的船怕是都能过,这已经是风帆战列舰的顶点了。而听莱狄李娅的口气,路穆最大的战船还过不去如此的大河?
只能说,不愧是魔幻世界,科技树歪的离谱。
不过显然这个世界的造桥技术还不足以在狄德利河这样宽度的河流上架桥,所以触手怪和莱狄李娅只能灰溜溜地去看看周围有没有渡船。
一番搜寻之下,还真发现了个小渔村。村外渔船泛泊,耕牛犁地,看起来甚是平和。
走近了,便看到有农民正在拿着镰刀抢收小麦。
看着那些外表和自己仿佛两个物种的老农,莱狄李娅脸上满是惊奇,不由得通过心合询问:“特雷迪乌斯,那群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的皮肤干枯得像老树皮,脸又都是通红的颜色?我的祖父去世前,也不似他们那般。”
您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啊,大小姐。
触手怪无奈地给她解释了一下风吹日晒对人的皮肤伤害有多大,顺便提了一提劳动人民的疾苦。
“不止是皮肤,你仔细看看他们的躯干和四肢。他们劳动的强度决不下于你平日的训练,他们收获的小麦可以养活十个精壮的男子。但结果是,体力的消耗没有换来健壮的身体,反而令他们形容枯槁;小麦的收割没有换来富足的生活,反而令他们面黄肌瘦。”
“为什么?”莱狄李娅这时也看清了,那些农民笼罩在束腰外衣下的躯体确实消瘦,“他们不是每年都在收获小麦吗?”
“莱狄李娅,他们田里的小麦,许多都并不是自己的。路穆在对他们课税,商人也在想各种办法压低小麦的价格,并用各种商品榨走他们用存粮换来的第纳尔。如果在更繁华的地区,这些贫穷的农民只能种地主的地,不仅要被商人敲诈,还要支付地主的佃租,过得可能比这里更加贫苦。”
听到这里,莱狄李娅沉默了。
她本来以为,伯罗尼撒王宫中的佣人和奴隶,就已经是民间疾苦的极致了。
触手怪也没有继续说话,不过他并不是在感慨底层的疾苦,而是在思考从这个小渔村套出点什么情报。虽然这个地处偏僻本身也远离路穆腹地的小地方可能与路穆大相径庭,但是多问点也没什么错,这种情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派上用场。
想了一会,他便开始怂恿莱狄李娅去找农民们打听一些杂七杂八的情报。莱狄李娅还处于多愁善感的状态中,也想好好了解一下这些农民的生活,便走了上去。
打听到的情报和触手怪想的差不多,这个村子基本还处于小农经济,一个家庭一年的开支可能也就一两个第纳尔,主要用于向来往的商队购买衣物,农具等。这里的鱼难以保存而且不值钱,没有商人愿意收购,唯一能卖得出去的就是小麦。商人的收购价低得令人吃惊,一莫迪恩斯小麦只有4阿司。莫迪恩斯莱狄李娅是知道的,体积一莫迪恩斯的量桶差不多能装下两只触手怪,一莫迪恩斯的小麦怎么说六七公斤是得有的。阿司这种莱狄李娅从来没见过的小额货币,和第纳尔的兑率是一比十六,也就是说在这里一第纳尔可以买二三十公斤的小麦。
可惜莱狄李娅从未关心过小麦的价格,现在没有对比。
在正值农忙的老农因为莱狄李娅层出不穷的问题——虽然实际上是触手怪想问的——变得不耐烦之前,触手怪及时让莱狄李娅告辞离开了。
他们正准备去村里找个渔民送他们一程,却听见岸边传来一阵嘈杂声。跑去一看,却发现一个衣冠楚楚的人正指挥着手下用量桶称量,还有许多农民围在一旁。一问才知道,原来有一艘商船到了。
触手怪急忙让莱狄李娅迎上去。跟着一个商人可以提前掌握大量情报,这可比一个渔民靠谱多了。当然船费可能会贵一点,不过他也无所谓。
莱狄李娅的包里现在有1000欧鲁姆和等量的第纳尔,这笔巨款足以让她在路穆挥霍两三年。坐商船搭个顺风车,那点钱只能算毛毛雨。
“先生,您好。”莱狄李娅走到那个衣冠楚楚,看起来像是商人的人身边。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插队,不然算错了亏得是你们自己的钱!”商人不耐烦地呵斥,但当他瞄到莱狄李娅时,脸色瞬间变得恭谨了起来,“…诶呀,这位小姐,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呢?普利根的蒂耶尼鲁斯愿意为您效劳。”
莱狄李娅脸色不愉,没有应他。
“好啦,别耍小脾气了,先和他自我介绍一下吧。”触手怪急忙提醒。同时他也注意到,这位蒂耶尼鲁斯说话的口音与莱狄李娅完全不同。莱狄李娅的口音其实和这个小渔村的老农有点像。结合两者的身份,这位蒂耶尼鲁斯说的说不定就是正统的路穆方言,而莱狄李娅说的则是北尼德鲁尔斯方言,也难怪人家听到莱狄李娅的话时会不耐烦,也许说这种方言的人都会被当作乡巴佬。
这么一看,也许到了豪留还不能急着去路穆,得先给莱狄李娅找个语言学老师,学出一口正宗的路穆话再去路穆。不然,要是被本地人当成乡巴佬,许多事都会变得难办起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比较麻烦。蒂耶尼鲁斯和他的仆人都是黑发黑瞳,而莱狄李娅的头发却是雾金色,眼睛也是碧绿色的。这显然是民族差异,也是可能导致歧视的地方。
“…您好,我叫莱狄…”莱狄李娅不情愿地自我介绍起来,但她刚要说出自己的名字,触手怪就急忙提醒:“别说真名!当心被你父亲找到!”
莱狄李娅急忙改口:“莱希亚,您可以叫我莱希亚。”
“哦,原来是莱希亚小姐!”蒂耶尼鲁斯热情地行了个礼,“如果有能帮到您的地方,那将是我的荣幸!”
莱狄李娅矜持地点了点头:“我想要去特里同。”特里同,也就是豪留行省的首府。
“原来如此,那不知道,您看不看得上我这鄙陋的小船呢?”蒂耶尼鲁斯问道。他的话姿态很低,不过眼里看不出谄媚,也许是已经习惯了这种说话风格。
“当…”“问他一下价格。”触手怪提醒莱狄李娅,成功让她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进去。
“当然,不过我想先问问价格?”
“哦哦,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这怎么好谈钱呢?当然,如果您有需求的话,我们可以给您提供一日三餐,都是船上最好的,只要12阿司一天。”
“答应他,顺便找他换点阿司。别太多,25第纳尔就好。”
“您真是太慷慨了,那接下来的几天就麻烦您了。”莱狄李娅微笑着同意了这个价码,随后迅速掏出一个小钱袋,“除此以外,能否和您兑换一点阿司呢?我愿意用第纳尔交换。”她迅速点出25第纳尔,摆在了蒂耶尼鲁斯面前。
“哦,当然可以!”蒂耶尼鲁斯迅速接过这25第纳尔,“请您稍等一下,我这就上船给您拿来。”说罢,他亲自跑回了船上。
“…是个干大事的人。”触手怪吐槽。
“我只是觉得他谄媚得令人讨厌。”莱狄李娅在心合中说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之后,蒂耶尼鲁斯从船上带下来一个人替他监督称量,自己则将阿司带了过来,并带着莱狄李娅上船。
他尽量给莱狄李娅安排了除了船长室最好的房间,不过他这本来就是艘货船,居住空间就货舱和甲板间的一点点空间,可以说是狭窄逼仄之极,通风也不好。莱狄李娅实在受不了这种环境,便又要摆脸色。
“行了,船员房间都是这样的,船舱空间可是很珍贵的。路穆的军队肯定也少不了坐船吧?你想跟着他们追寻荣誉,适应这种生活是少不了的。”触手怪劝阻道。
用荣誉来劝莱狄李娅,总是非常好使的。她总算是摆出了一副不那么僵硬的表情。
“诶呀,真是不好意思,小船鄙陋,招待不周。”蒂耶尼鲁斯笑着说。
“问一问他的口音是哪里的。”触手怪提醒莱狄李娅。
“哪里,主人的热情就是最好的招待。”莱狄李娅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蒂耶尼鲁斯先生的口音和北尼德鲁尔斯这里很不一样呢。”
“哈哈,确实是这样。”蒂耶尼鲁斯显得有些得意,“我这是地道的路穆口音,当初学这个可是费了不少事。”
“那可真是了不起呢。我也有意学习路穆方言,不知可否寻求您的帮助?”
“哦,当然可以,这是我的荣幸。豪留有不少这样的语言教师,而我恰巧认识他们中最可靠的那几个。”听到这话,蒂耶尼鲁斯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
触手怪知道,这就是他大献殷勤的目的。莱狄李娅初来乍到,有的是东西需要他打理,这可比一点船费值钱多了。不过,他图莱狄李娅的钱,触手怪却图他的情报,很难说得清谁是螳螂谁是黄雀。
接下来,莱狄李娅在触手怪的指示下问东问西。蒂耶尼鲁斯是有问必答,但是他说话的语气比较夸张,触手怪不确定有哪些话是完全能接受的,哪些话是掺有水分的。
按蒂耶尼鲁斯的说法,豪留行省,尤其是豪留的首府特里同,是路穆北部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如果不是豪留地势崎岖,山峦密布,这里可能会是路穆的北方经济中心。当然,山区也给豪留带来了数之不尽的铁矿和贵金属矿藏,尤其是银矿,全国闻名。豪留的繁荣也是令尼德鲁尔斯被分为南北的原因之一,因为现在南尼德鲁尔斯森林已经被一座座的城市和农庄分割开来,“森林”之名已经名不副实。早在上百年以前,豪留的当地人就已经不再说尼德鲁尔斯森林,而是对各地区的小片森林单独取名了。
零星的森林和蜿蜒的山峦给土匪和蛮族提供了滋生的温床。也正因如此,在狄德利河北岸可以看到一座座渔村,在南岸却看不到。蒂耶尼鲁斯极力推荐他们成为狩猎山贼和蛮族的冒险家,他称这也是大量受到匪患滋扰的商人和富户常用的选择,因为面对这些神出鬼没的家伙,几个精锐要比千万大军管用得多。
待莱狄李娅问完想问的,蒂耶尼鲁斯就非常识趣地离开了。
“特雷迪乌斯,你怎么看?”莱狄李娅问道。触手怪知道,她是在问山贼的事。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我们肯定会在特里同逗留一段时间,生财之道是必要的。”触手怪分析道,“不过还是先安顿下来再说吧。除了语言教师,我看可能还得给你安排一个剑术教师,而一个三阶的剑术教师不是蒂耶尼鲁斯这种小商人安排得了的。就算能安排,那个老师水平一定也不怎么样。”
“为什么?他看起来很富有。”莱狄李娅奇道。
“大商人是不会浪费时间来到这种小渔村收购小麦的。他会来这里,就证明他还没有多少财富,连这点蝇头小利都要亲自来争取。”
“原来如此…”莱狄李娅恍然大悟,“你真的很奇特,特雷迪乌斯。你不知道九大神,不知道路穆,却懂得这么多事,拥有如此多的智慧。”
触手怪听莱狄李娅说过九大神,那是替造物主代行造物职责的九位神祇,也是众神的顶点。莱狄李娅提到过的双神就是他们中的两个,因创造了灵魂,使人类和精灵等智慧生物行走于大地而被诸国广泛信仰。
“哈哈,希望如此。”面对这个问题,他只能随口敷衍一下。
接下来的时间漫长而且无聊。晚餐也是索然无味,但是分量很足。有一大块浇满了酱汁的羊排,一大碗加了无花果,蜂蜜和葡萄干的小麦粥和四块面包。样式很“简朴”,不过这总比干面饼和肉干好多了,几天的苦日子让莱狄李娅暂时学会了知足。但小麦粥她实在是吃不惯,北尼德鲁尔斯并不产无花果和葡萄干这样甜腻的水果,她更习惯吃加盐的肉粥。于是这一大碗粥都便宜了触手怪。
看得出来蒂耶尼鲁斯并没有在伙食费上坑他们,莱狄李娅的伙食档次比水手高不少,量也是普通水手的三倍,12阿司真的不算贵。
傍晚,夕阳将落,莱狄李娅百无聊赖地看着舷窗外千篇一律的景色,无精打采。不得不说,不愧是二阶都已经走了一大半的准骑士,这身体素质真的过硬,在这种小船上都丝毫不晕船。
“特雷迪乌斯。”她突然用心合喊道。
“怎么了?”
“距离上一次…已经三天了吧?”
触手怪感到莫名其妙,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她指的好像是上次做爱的时间。
“你不会想在船上做吧?这里虽然离水手房间比较远,但是木头的隔音效果可不好。”
莱狄李娅轻咬着嘴唇;“我会忍住声音的。”
触手怪明白她这也是无聊疯了,毕竟她是客人,不需要也不可能愿意像那些水手一样有一堆活要做。而这可是货船,没有多余的生活区和客人陪她一起打发时间。
“行吧,这次我也克制一点。”触手怪其实也是蠢蠢欲动。身为触手怪,他对做爱的渴望远超普通人类,这其中又掺杂着缺少力量的焦虑。
莱狄李娅抱起了触手怪的一条触手,开心地笑了。
她的皮甲早在进入舱室后就已经卸下,现在穿着的正是之前那身半礼服半便服性质的白色套装。经过几天在森林中的磨难,这套衣服已经有了几道划痕。
她迅速褪下了自己的衣服,躺在了床上,胸部高挺,两腿微张,脸上带着娇羞和欲望,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莱狄李娅,你最好把腿弯曲起来,再张开一点。”触手怪说道。
“是…是这样吗?”虽然是第二次了,又是自己提出来的,但是要摆出这样的姿势,莱狄李娅还是有点害羞。她有点笨拙地挪动着腿,摆出了一个不太标准的M字开腿。
这羞赧而青涩,同时又充满色情的样子几乎要摧毁触手怪的理智。不过他还是强压住内心的欲火,轻轻摩挲着莱狄李娅的腰间,小腹和大腿。
“嗯…”莱狄李娅压抑着自己的呻吟,只是发出些许喘息声。
触手怪爱不释手地摆弄着眼前这具洁白的胴体,同时分出一条触手,蜻蜓点水般在那股间的缝隙划过。
“啊…”莱狄李娅忍不住叫了一声。
“什么嘛,都已经湿了。”他用心合调笑道。
“不是,这是…是你搞错了!”莱狄李娅不知所措地强词夺理道。
“哦?那让我们看看是不是真的搞错了。”触手怪一边说着,一边将划过的触手伸了回来,用尖端爱抚着莱狄李娅的两瓣阴唇。
“啊!就是…嗯…搞错了。”阴唇传来的刺激让莱狄李娅低声地娇喘起来,身体微微颤抖,下体也开始洪水泛滥。但,伯罗尼撒的子孙绝不屈服!
触手怪发动血肉塑形,在触手的末端分出两条小触手,一边在莱狄李娅的阴唇上来回抚摸,一边寻找着她的阴蒂。
莱狄李娅轻轻咬住了嘴唇,显然现在的快感已经快让她叫出来了。
“怎么样?我搞没搞错?”见状,触手怪又开始调戏她。
“哈啊…就是…啊…没…咿…”莱狄李娅正要反驳,却突然被触手怪抓住了小豆豆,不由得低声呻吟起来,“嗯呜…没有…”
“好好好。”触手怪也不再逗她。他将爱抚莱狄李娅纤腰的触手上移,直接开始攻击她的乳头,同时在阴部的触手一边玩弄着逐渐勃起的阴蒂,一边微微探入穴口,就像一根手指一样在里面抠弄起来。
“哈啊…同时…嗯。”莱狄李娅正想尽情享受快感,却突然想起应该忍住声音,急忙又闭上了嘴,紧咬住嘴唇。这努力的样子使她的脸愈发嫣红,更添娇艳。
触手怪伸出最后一条触手,用血肉塑形将其拉长变细,缠在了莱狄李娅的阴蒂上,紧接着原本逗弄阴蒂的触手向内一挺,攻入了少女的体内。
“——”莱狄李娅拼命地忍耐着,腰部都忍不住弓起,胯间的蜜液却再也忍不住,“噗啾”一声飞溅出来。
触手怪同时掌握着她的双乳,阴蒂和阴道,四管齐下。莱狄李娅几乎招架不住,急忙拿起了背后的枕头,紧紧咬住。
“这还只是开始呢。”触手怪笑着说道。他握住阴蒂的触手微微加力,同时尖端伸出,轻轻抚弄起阴蒂头来。
“嗯…嗯——”莱狄李娅的腰再次弓起,同时因为胯间的刺激下意识夹紧了双腿,牢牢夹住了两条入侵的触手。但由于触手的特殊,夹紧的双腿不但没能阻止触手怪,反而让他的兴致进一步高涨。他再一次催动血肉塑形,让自己在莱狄李娅体内的触手长出了一个个粗糙而且不规则的小疙瘩。他扭动起自己的触手,用这一个个小疙瘩挑逗起阴道里层层叠叠的褶皱来。
莱狄李娅紧紧地抱着枕头,紧咬牙关,但是呻吟声却已然抑制不住。她的下体也因为快感而不安分地扭动起来。此时的她,原本如白玉般的娇躯已经遍布潮红,上半身被触手占领,两腿蜷起,牢牢夹紧,臀部和腰部则屈从于快感来回扭动着。阴道紧紧吸住了玩弄着自己的入侵者,一时间竟让触手的扭动都变得困难起来,但阴道壁的触感也越发真切。
几乎一半的触手被莱狄李娅的大腿和阴道包裹着,触手怪感觉自己如临天堂。他忘乎所以地用血肉塑形将抚摸胸部的两条触手的质量转移到插在阴道里的触手上,感觉就像自己在一点点往那蕴藏无尽温柔的深穴内钻去一样。
“呼,嗯,呼…”莱狄李娅的呼吸越发急促,喉咙间的呻吟也大了起来。她感觉自己体内横冲直撞的触手竟然在一点点涨大,同时变得越发坚硬,粗糙,让原本就洪水泛滥的阴道越发不堪重负,开始伴随着触手的扭动发出“滋滋”的水声,溅出的蜜液连阴道口的两条触手都挡不住,阴道内触手的每一次扭动,都会带出一小股蜜液,溅在莱狄李娅的两腿间和床上。
触手怪感受到自己触手周围的阴道已经开始微微颤动,便也不再保留,四条触手分别加力,阴道中的触手更是一下子顶到了宫颈。
“————”莱狄李娅的腰整个挺起,嘴却还在咬着枕头,将高潮的呻吟声整个咽了回去。但上面的嘴堵住了,下面的嘴却决了堤,一大摊蜜液如天女散花般喷出。
触手怪静静地看着高潮地莱狄李娅,悄悄收回了缠在她阴蒂和乳头上的触手,但插在她阴道里的触手却是赖着不走。这里温暖,紧致,柔软,潮湿,简直是人间天堂。触手怪现在非常理解各类作品里的奇怪生物为什么都喜欢往女人阴部钻,这触感,可真是神仙也不换啊。
“呼……呼……”莱狄李娅抱着枕头小声喘着气。她低声抱怨:“特雷迪乌斯,你明明一点也没有克制!”
“咳咳,主要是这次我多了点特殊能力,所以可能有点没把握好……”触手怪有点尴尬。
莱狄李娅微微一笑,侧过身,抱住了他:“那我现在要睡觉了,这次你一定要克制住,不许再动哦。”
被软玉温香抱在怀中,触手怪只感觉血直往脑门上窜,四条触手浮躁地动了起来。
“嗯啊……你看,你又……”莱狄李娅呻吟了起来。
触手怪这才想起来,他还有一条触手赖在莱狄李娅的阴道里呢。
他急忙抽出了自己的触手。
“嗯~”莱狄李娅又低吟了一声。
“好了,你好好睡吧,接下来的路还很长呢。”
“嗯……”莱狄李娅点了点头,抱着触手怪,逐渐进入了梦乡。
接下来的几天,莱狄李娅恨不得天天来一次。触手怪坚决不从,他可太怕莱狄李娅被自己吸得实力倒退了。好在蒂耶尼鲁斯看出了莱狄李娅的无所事事,提醒她,甲板上随时可以过去,那里有大片的开阔空间。于是,莱狄李娅发泄般地天天在甲板上练剑,总算不再提做爱这茬了。
四天以后,小船终于在狄德利河上走了个来回,来到了豪留行省北方的不利图尔。这期间触手怪又和莱狄李娅做了一次,总算成功升到了4级。而且按他的感觉,离5级也不远了。
在不利图尔,莱狄李娅听从蒂耶尼鲁斯的建议置办了一身行头。连莱狄李娅都不知道,路穆人竟然是不穿裤子的,因为裤子被视为蛮族的象征。无奈之下,她只能先花一个第纳尔买了一套“希顿”。这种充满古希腊风格的长袍就是一块特殊裁剪过的布,用各种繁复的手段折叠固定才能穿上,穿好以后有点像电影里充满褶皱的女神长裙。
莱狄李娅受不了这种拖拖拉拉的长袍,最后让裁缝把下摆裁断,只留到膝盖。她的理由是,这样不方便,也不适合骑马。
其实希顿往往还会与一种叫帕拉的披风搭配着穿,但是莱狄李娅连原版希顿都嫌累赘,更别提带个外挂了。
他们在不利图尔逗留了一天,等待蒂耶尼鲁斯抛售这几天低价收来的小麦。触手怪估计他船上的麦子能有三四千莫迪恩斯,以每莫迪恩斯2阿司的利润算,这笔差不多能赚个小几百第纳尔。而据蒂耶尼鲁斯所说,他跑这趟来回足足花了半个月。半个月就能有四五百第纳尔入账,听起来他收入还挺高的。但现在可是五月末,是一年一度的小麦收割季。他实际上的收入能有三四千第纳尔一年就不错了。
考虑到他的年龄,他拥有的财富可能也就几万个第纳尔。触手怪不知道这个世界各类突破3阶才要用到的魔法材料是什么价格,无从推断蒂耶尼鲁斯能否接触到三阶的人。但莱狄李娅却提到了一点信息,让他心里大概有了个数。
在路穆,进入骑士阶层的标准是拥有20万第纳尔的财产。
什么叫骑士?以触手怪的理解,骑士就是高级的募兵来源。
在地球,出身富户的人享受着良好的饮食,优越的教育,精良的装备,战斗力自然远超普通士兵。但是在这个世界,情况又不太一样。超自然力量明确地将人的战斗力划分了三六九等,因此20万第纳尔很可能代表着某个在阶位体系上巨大的分水岭。
2阶的战斗力显然是不需要20万第纳尔作保障的,像蒂耶尼鲁斯的一个保镖,莱狄李娅就觉得他有2阶。而蒂耶尼鲁斯只是个落魄到要去偏僻渔村抢购小麦的小商人。
既然如此,答案呼之欲出:20万第纳尔应该是保证一个家族能稳定出产3阶强者的基本要求。
这个推测很快在莱狄李娅那里得到了肯定。想要保证进步,莱狄李娅现在的饭量已经是普通人的三倍,而如果她到达了二阶巅峰,也就是10级准骑士,那时候她基本的食量会是普通人的六倍以上,还要针对训练情况进行加餐,并且补充充足的二阶或者以上的幻兽肉。除了这些,还需要聘请教师,购买炼金药剂,准备辅助晋升的材料等。正常的期望下,一个2阶巅峰突破到3阶需要的时间是3年,还有失败的可能性。即便不算上占比不小的辅助材料和教师费用,光炼金药剂和食物,一年就需要至少五千第纳尔,三年就是一万五。想让这笔开销不至于伤筋动骨,20万第纳尔确实算基本要求。
而现在,莱狄李娅并没有强大的家族,也不像那些骑士家族的人一样有族内3阶以上的长辈免费教导。不过她也有一个优势,那就是她天赋异禀,很有希望在16岁之前到达2阶巅峰,突破需要的时间应该远小于三年。
不过这也让触手怪暗暗头疼。早知道,就多顺点钱出来了。当初因为害怕负重过重,也害怕莱狄李娅的父亲产生怀疑,他们只顺走了价值9000第纳尔的钱币。而据莱狄李娅说,她的嫁妆足足有20塔伦特。塔伦特是一种重量单位,但是在时代的发展中渐渐固定为了货币单位,变成了“一塔伦特白银”的意思。一塔伦特大概相当于6000第纳尔。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