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行记(3)郡城篇 第一章 修女の进城方法
共3章,专题:大陆行记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从前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人人见了都爱她,尤其是她的祖母……”午后的暖阳洒入庭院中,将圣洁的光辉映照于这片土地。一群年幼的孩童正围绕着坐在中心的少女。她那白皙的雪肤与微光一同洁白无瑕,素以保守著称的修女服也不能遮蔽少女足以倾国的颜容。
根根秀发并未被头巾收纳,及臀长发只是自然的披下,如散落在身后的乌黑丝绸般轻柔顺滑。碧蓝的星眸平静的盯着眼前的故事书,仿佛从中窥见了无边沧海,并取得了一粟智慧的结晶。柔弱清冷的嗓音伴随着樱唇微动,悄然飘向每一个人的心中。少女优雅的坐在长椅上,圣洁的修女服难以遮掩的傲人身材竟让她的姿态多了一丝恰到好处的魅意,仿佛在引诱着四周的生灵。
这里的情况,自是要包括从一开始就已经偷偷窜到了她背后的,另外一位看上去更加成熟些的金发少女。
“羽泽~羽泽~小~羽~泽~”她的声音相当轻灵,仿佛攥着什么坏点子,等着椅子上的少女传来反应。
“她采集了很多,多到拿不动了,才想起祖母来,她走到路上,继续往祖母家走去。到了那里,门开着,她很奇怪。”也许是察觉到对方的心思,洛羽泽自然没有如她的愿。眼神微微移动,碧蓝的“海洋”中竟又多了一丝狡黠,她决定要给后面的家伙整点花活。
于是,故事似乎变味了。
““唉,祖母,你的耳朵为什么这样大!”
“为了我能够更好地听你说话呀。”
“唉,祖母,你的眼睛为什么这样大!”
“为了我能够更好地看你呀。”
“唉,祖母,你真的没有骗人吗!”
“为了……当然没有。”灰狼如此应答着。
‘骗人是要付出代价哒!’
‘当然……’灰狼下意识迎合到。”
“额……羽,羽泽?这个好像不在书……”少女暗戳戳提醒着编到兴头上的小修女。
“……于是,小女孩从衣服下掏出一把锋利的斧头,大叫道:‘你这鸟人!竟敢欺瞒洒家!’便高举铁斧,自脖颈将大灰狼……唔呜呜!”眼看洛羽泽就要讲出什么少儿不宜的结局,在她身后意识到不对劲的少女连忙一手捂住对方,直接把她架了起来。
“啊,是莉娜姐姐!”“唔,姐姐好~”“欸,接下来怎么了?”“灰狼后来怎么样啦……”“谁?”一时间,叽叽喳喳的声音从周围传来,问好的、问故事的、不明所以的……就像仲春时节的团雀,满是天真的自由色彩。
“额哈哈哈哈~你们羽泽姐姐昨天熬夜写故事没睡好,刚才看错行了,懂,懂吧?”从椅子后站起的少女那金色发丝近乎每一根都被规规矩矩的梳理好、盘好,哪怕是那些贵族小姐在发型上的整理也不过如此。常常如同剑芒般锐利坚定的银白明眸,此刻却多了一丝罕见的慌乱。雪白肌肤与一身黑色连衣裙相互映衬,使得有些羞红的脸颊更加明显。
倘若放在平常,她一定会好好的向孩子们糊弄,阿不,是解释。不过现在,她明显找洛羽泽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咳咳,总之,故事一会儿我给你们再讲,我去带她休息——”金发少女的声音在风中消散……
“唔唔,呜呜呜呜!”于是,修道院中出现了某女扛起了一只修女,并“畏罪潜逃”的身影。
(少女祈祷中)
洛羽泽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十七年有余了。万幸,她是作为女性从小到大又活了一遍,而不是像某些变身小说一样突然变化。十七年的新生活,消磨曾经还是男孩子时的习惯足足有余。
在众目睽睽下被人扛在肩上,以屁股面对着一群乖巧的孩子们的天真目光……这种情况,就算是曾经的那只咸鱼也会尴尬到抠出三室一厅,更何况她已经尝试着做了十几年的“淑女”。多次挣扎无果后,被紧紧捂住的樱唇发出了一声悲鸣,涨红双颊的洛羽泽干脆像个软体动物,彻底瘫在少女身上。
“嘭——”也许同是羞耻心作祟,身下的少女极速转到一旁的房间内。就这样,一位身材傲人的黑发小修女被另一位穿着黑裙的金发少女扛着扔到墙边,并且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压在身下。不知是使坏还是紧张,莉娜的玉腿直接隔开洛羽泽的双腿,几乎要贴到她的秘缝去。
“啊哈哈,那个,莉娜姐姐好久不见……?”洛羽泽再三告诫自己确实打不过对方的事实,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她的问候得来的是对方娇躯的进一步下压,精致的少女面容融合着清涩与魅欲,粉唇轻起发出了幽幽的质问:“好久不见,你这臭妹妹还知道咱俩好久没见了是吧?”莉娜笑着看向身下畏畏缩缩的小修女,两对白兔相互挤压,荡出诱人的波纹。
也不知是乳肉的挤压所造成的压迫,还是对方头顶上大大的粉色【莉娜(恋慕)】的字样所带来的威慑,洛羽泽现在感觉非常的不妙。
那个“光幕”,今后姑且叫她系统吧。她可以通过对方行径已经精神力变动推测出对方对洛羽泽的态度。并且在前不久的一次事故里,她确认自己成功掰弯了比自己大三岁,照顾了自己十几年,如同亲姐姐一般的莉娜。
【倾国倾城:对实力在四阶及以上,或具有一定政治身份的人(无论男女)初始好感度+20,好感度增加速度*5】
【百合:女性对你好感度提升速度*2】
【弱势:容易被具有强势性格的人推倒】
这是她很久以前就已经发现的被动技能,也是一个月前她惨遭亲姐姐撅的间接帮凶。鬼知道看上去相当和蔼可亲的莉娜指法居然那么好……
“呜!被撅的明明是我才对,嗯?等等,别过来……”洛羽泽想到胸前的蓓蕾被莉娜熟练地作弄时,自己那到现在也难以忘怀的骚气满满的淫叫,白皙的肌肤不由得沾染上了些许樱红,手脚并用的向后扒拉着。
“吼吼~”但她欲拒还迎的姿态迎来的是莉娜更加兴奋的喘气,略带湿热的幽香对着小修女铺面而来。“可我都忍了一个月,已经想通了。不管你是说我就是馋你身子,还是说女孩子之间是不可能的。我现在啊,现在就想好好的~把·你·吃·掉~”金发少女头上粉红的(恋慕)闪烁着,竟然渐渐有了向更为深邃的绯红转化的意味。
“噫!不行,最起码今天不行!”洛羽泽摇着脑袋,能拖一天是一天,她可不想再听到自己发出那种销魂的声音了。
“那,明天呢?”莉娜的声音渐渐放缓,似乎藏着什么额外的意味。
“明,明天……也不是不……”
“欸嘿♡~那就——陪我进城吧~”没等洛羽泽说完,莉娜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小修女的回话,她的语气间,好像多了一丝奸计得逞的意味。
“欸!”这句话倒是说懵了洛羽泽。
进城,自从十年前起,对于艾拉德王国的普通人而言,那便成为了男性才特有的权利。对于女性而言,只有奴隶才能作为私有物品进入城市。即使是城市工人的妻子也被要求不得随意出门。当然,贵族与魔法师这种尊贵人士、稀缺资源除外。
然而问题在于……
“莉娜姐姐,你知道我的情况…我还没去魔法师协会考级,怎么想都进不……呜唔。”被拉着站起身的洛羽泽还有点双腿发软,只好靠着墙小声的提醒,但话还没说到一般,就觉得脸颊被对方纤细的葱指夹了起来。
莉娜气鼓鼓的看着眼前小修女那湖水般的明眸逐渐冒出水光,堪称完美的面容被自己肆意的揉捏,晶莹的水滴从樱唇滑落。她红唇轻起说道:“是是是,十二岁就过了修女考核、十五岁就有了掌院资格、十六岁就成为四阶魔法师,院长害怕你被盯上就没让去登记的小·天·才~呐,满意了吗?”
“唔,晚移惹,慌过喏,摆拖(满意了,放过我,拜托)……”洛羽泽果断放弃了挣扎,无奈的回应着。
“好啦,姐姐我自有办法让咱俩一起进去。”莉娜摸了摸少女的小脑袋,转身挥手走了出去说着:“记得做一张“吸附”和一张“电击”的符文,明天城外‘秘密基地’见。”
“你要那个干……”洛羽泽苦笑着,她总觉得自己不该把那个符文做的太好,不然一定会出事。
“保密,不许偷工减料,不然明天有你这个臭妹妹受的!”门外传来莉娜补充的声音。
“姆……”
(少女折寿中)
有道是,一日之计在于晨。诺兰郡城边上不远的一个树洞内,传来少女如清铃般清脆的嗓音,以及她隔着老远也能感受到的幽怨。
“你的方法……就这???”洛羽泽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莉娜。
金黄的发丝就像绸缎一样,卷成一个个波浪垂在身后,点缀着许多华丽的晶石。银白的眼眸清澈灵动,似乎酝酿着什么坏点子。红唇此刻轻轻挑起,一副非常期待的样子。
与常在修道院里穿着的黑裙不同,尽管还是黑色风,但上面俨然多了许多精细的花纹刻印,蓝黑色的披肩披在香肩,遮盖住雪白的肌肤。丰满圆润的白兔此刻被贴合在身上的衣装固定,上半却将乳肉裸露出来,在衣服适当挤压下,挤压出一道诱人的乳沟。黑蓝相交的裙子层层叠叠,隐隐约约露出一双穿着黑色凉鞋的玉足。
此刻的莉娜真的就像一位贵族大小姐一般高贵典雅,散发着支配者的魅力。
莉娜一叉腰,回应到:“当然,只要做一天你莉娜姐姐的奴隶,小羽泽自然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城啦~”她从一旁早已打开的箱子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皮革袋子。“乖~我帮你戴上。”
气头上的小修女一手把逼近的皮革袋子挡住,美玉般洁白无瑕的面容此刻气鼓鼓的,生气的回应到:“不要,我才不想玩这种游戏!”
“呜呜呜~不试试吗?真的会很舒服哦~”莉娜不知怎么做到的,竟挤出来几滴眼泪,一双美目眼泪汪汪的望向洛羽泽。
“不要,我是有原则的。”少女一偏头,无视了这个经常欺负自己的屑姐姐。
“羽泽~”莉娜蹭上前,想要抱住闹别扭的小修女,却被对方纤细的藕臂死死挡住。“呜呜呜~你要对自己的亲姐姐用魔力吗~”
“唔,这,这种事情!你又没有相关的契约,很容易露馅的好吧。”洛羽泽双颊闪过一丝嫣红。
察觉到对方已然动心的莉娜不由得坏坏一笑,回应道:“安心,你看,这是专门制造的假契约!”莉娜眨眨眼,从乳沟中掏出来一张标准的奴隶契约。那上面的画像明显就是故意微微修改了一点的洛羽泽,但名字那一栏却写着:露依娜。“这可是我向克莉娅拜托半天,才让她‘借用’自己父亲的印章,承认了这张契约的合法性。”
“那么,小露依娜~陪陪我一起玩玩嘛——”莉娜眨了眨眼,补充着。
“咕——所以说,你就这么想让我和你进城吗?”洛羽泽靠在墙上,继续用双臂挡在身前阻隔住眼前两眼冒光的金发少女。“嗯,平民女性想进城的话,除非是作为个人财产,不然的话绝对是不容许的。呐~露依娜,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你就不想和我一起看看繁华的大城市吗~”莉娜又贴近了些,柔软温和的乳肉紧贴在双臂上,使得洛羽泽俏脸上又染上了些许粉红。
“咕呜呜呜!好,好吧!”好像下了非常大的决定,少女用力点了点头。
“好嘞,那我们先真的签一个为期一天的奴隶契约吧~”莉娜眨眨眼提议到。
“欸!”
“骗你哒,只不过是让你对自己下一个暗示魔咒来模拟奴隶契约的绝对服从罢了,欸嘿嘿♡~记得给我留一点魔力来操纵哦♡~”
“姆,过分!”洛羽泽转过头,但还是老实的将早已准备好的魔力储蓄罐递给了莉娜。
“欸嘿嘿~开始吧。”莉娜转过身,从身后取出一个大箱子。
“呼——启以梦幻之神明……”看着自己的屑姐姐一副兴奋的样子,少女不屑的念起魔咒,老老实实的对自己放了一发暗示魔咒。
作为千年难遇的天才,她自然很快就完成了对自己的约束。
“好了吗好了吗?”
“嗯,来吧,只要不是很变态……欸欸!ji——呜呜呜呜!”
“禁止说话!禁止活动!嘿嘿♡~弄到这些东西可不容易呢,听话,让姐姐检查一下臭妹妹的发育~”
噗叽——
“呜呜呜呜♡~”
(少女装扮中)
郡城北门,两名士兵在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欸,你说咱这北门咋就没人走呢?”一位看起来刚调入不久的卫兵老老实实的站立在门前,向身边的老兵聊着。
“咱这边属于侧面小路,往北了就是兽潮的影响区,咋可能有……”那个老兵看样子也站着,但如果从侧身来看,他毫无疑问是斜靠在门前的,老摸鱼怪了。“有人,站好!”隐隐约约,他看见了从深林中走出的人型。
铃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声传来,一位穿着华丽的金发少女牵着身后被黑布遮盖起来的人缓步走来。老兵眼神微动,心里暗暗想着‘铃声…是从黑布里传来的?’
一阵香风暗暗传来,二人这才发现少女已经走到了身前。“小姐,您……”
卫兵打赌,自己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少女。
她那长长的金色发丝仿佛轻挂云端的黄金瀑布,好似正同朝阳争辉,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她的脸如白玉雕成般精美,散发着青年独有的清纯已变、魅惑未满的气质。令人目眩神怡的银白美目之中闪烁着星河般的清澈灵动。
丰满的完美身材,将身上华丽的长裙撑起,乳肉被衣装聚起,凝成一条诱人的乳沟。一条条黑蓝交错的长裙,暗示着里面有一对足以令人血脉喷张的匀称美腿。
少女笑着,红唇微微翘起,挺拔的鼻梁在阳光下棱角分明。她优雅的从手中取出一个项链,上面竟暗暗蕴含着青蓝的幽光。
老兵看着卫兵竟愣在那里,连忙压着他一同单膝跪地。“草民跪见诺兰小姐。”‘emmm……克莉娅上次送的项链…这么好用?’莉娜暗暗想着,脸上却波澜不惊,牵着身后的人准备走进去。
卫兵这次反应过来,没有注意到老兵惊惧的眼神,连忙站起说道:“小姐,您身后的那位不能…唔唔?”
“嗯?”莉娜挑了挑眉,盯着那位有些老实的卫兵。老兵连忙爬起来捂住了卫兵的嘴,压着他跪了下来。“啊,没,没什么,这孩子这两天刚来,不懂道……请您……原谅他些?”他断断续续的说着,好像眼前的人可以随时要了他们的命。
眼前少女的笑意居然又多了几分,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仿佛发现一个大好的机会。“明白了,你想看看?”她身后的黑布似乎在不停抖动,发出清脆的铃响。
“哦,不不不。伟大而正直的诺兰家怎会带来可疑人士,只是他昏了头……”
“呵,我可不是什么恶霸。看看就看看吧。”莉娜一伸手,将遮着的黑布挑到对方身后。
“唔呒呒~”好像是被莉娜的动作吓到,黑布下的少女颤抖着发出了婉转的悲鸣。但配合着淡淡的媚香传到在场的其他人耳中,却是堪称蚀骨浪吟,骚媚无比。常年厮混在外的老兵姑且压住了挺枪的冲动,但士兵却早已一柱擎天。
‘哼,臭妹妹,叫的这么骚!要好好教训一下才是,不然我今后走了,可不得招惹多少男人。’早就注意到面前两人小动作的莉娜,挑挑眉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这身材,真她妈完美。费劲的压下枪,抬起头来的老兵第一想法就是这般。什么脂凝暗香,什么软玉温香 ,那群学者用来评价西大陆第一美姬的词语放在这具雪脂玉体下,竟远远不足以概括。
从戴着挂黑布帽子的头到洁白如雪的玉足,这个拥有傲人曲线的身段上,找不出那怕一丝破坏她完美的半点瑕疵,虽然紧紧绑住的皮革眼罩让他无法接触她的双眸,但光是在严密拘束下显露的独特美感,便可称得上完美。
躲在黑布里以至于几乎让人看不见的皮革单手套连接着肩带,汇集在锁骨前的圆环中。简直无法判别控制双臂的拘束到底严密到了何种程度,竟使她就像失去双臂的娃娃一般,被迫挺起胸脯、无力的微微扭动香肩。
一条条黑色束带压在吹弹可破的雪肤上,勾勒着更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少女腰肢柔软纤细,堪称盈盈一握,苗条的身段窈窕玲珑,在束带的交错纵横中,肉臀显得尤其挺翘浑圆,胸前的一对美乳巍然高耸,一对黑色乳夹紧紧咬住敏感的蓓蕾、清脆的铃声随着乳肉的轻轻颤动而回荡。
隐隐约约的,他发现竟有一对细线缠绕在夹子末端。顺着向上看去,女孩的下巴尖削,却有着柔美的弧度。点点樱唇,此刻却被黑色的带子强绑着含下一颗搂着空洞的红球,滴滴香津不受控制的从空洞中滑落,滴在嫩白乳肉上,散发着淫靡的媚香。她那一头柔顺亮滑的瀑布般的黑发随意撒下,似乎已经失去力气。绯红的脸颊与漆黑的眼罩上方,少女双眉修长如画,但却因痛苦紧紧的皱着。仔细看去,那丝线竟就源于红球与带子交接的圆环处!若非点点汗水将其浸湿,恐怕无人能知晓这少女还忍着这般痛苦。
那种因为严密拘束而无力、无助乃至绝望的娇柔美态,让她的魅力达到某种异样的极点,宛若大陆南方才能碰到的魅魔,带着一股令人眩目的淫靡。这等身材若是能在哪家场子里亮相,该不知令多少人魂牵梦萦。
不敢继续看下去,老兵低下头,嫩白的秀足被黑丝包裹,泛出诱人的肉色,此刻安静下来,又多了一份暗暗的幽香。他不由得被她的玉足吸引,却发现少女所站立的地面不知何时有了水渍。他鼓起胆将目光向上探去,一双美腿笔直修长,被套上了一层上层人才能穿得上的黑色丝袜,一条条水渍从大腿内侧涌出。隐隐约约的,少女股间似乎闪烁着灯光……
“哦?”也许是发现了老兵的目光,莉娜嫣然一笑,她似乎发现了“惩罚”洛羽泽的方法,悄悄的从之前留下的魔力储蓄罐中吸纳些魔力,对着少女暗暗传出。‘暗示,起——’还因得知自己正在被他人视奸而害羞的少女明显一滞。“你们,想看看她的裆下吗♡~”就像中了恶魔的蛊惑一般,两人竟下意识点了点头。
“哼——”莉娜冷哼一声在对面两人恐惧的表情中,伸手对着洛羽泽的美乳轻轻一拍,偷偷将魔力注入,激活了体内的暗示魔咒。伴着清脆的铃声,带着几分娇柔,妖媚淫叫声竟从口球突破而出。清冷却淫荡,这两个看样子八竿子打不着的形容词,此刻却从少女的呻吟中得到了完美的展现,说是销魂酥骨也不为过。卫兵只好有跪的深些,好遮掩住自己早已一柱擎天的下身。
“肉奴!蹲下!”莉娜一声娇喝,清脆的嗓音仿佛是不可逾越的天理。洛羽泽只好强忍着分开腿的冲动,老老实实的并腿蹲下,却又因为动作的幅度过大拉到了口球上的链子,发出了痛苦的呜咽。“蠢货,把腿张开!把你的骚穴给他们看看!”“唔呜呜~”被结结实实的刻印下暗示魔咒的洛羽泽,即使是强大的四阶魔法师,也完全无法抵挡莉娜的命令,抽泣着面对卫兵,张开了匀称的美腿,颤颤巍巍的将早就淫水泛滥的股间展示给对面。
咕咚——两人小心翼翼的咽下口水,不由自主地抬起头。
晶莹的水滴从臀尖滑落,勾勒着肉臀浑圆挺翘的曲线。在黑丝美腿根深处,居然难以找到一根毛发。
那诱人的丰满肉丘中,本应保护幽穴的粉嫩花瓣此刻却被一根狰狞的肉棒狠狠撑开、深深的被淫壶吞下,只能露出一个微微亮光的末端。若不是这个肉棒在不断的自动伸缩,他们甚至很难想象里面竟是满是疙瘩的巨大阳具。一粒一闪一闪冒着蓝光的球状物紧紧附着在花蒂上,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那抹绯红渐渐占满少女的肌肤,她低垂着脑袋,嘴里轻声呜咽,似乎在为自己淫荡的姿态祈祷。但很明显,也许她自己没有察觉,自己的声音此刻是如此妩媚,哪怕和淫荡的魅魔相比也不过伯仲间。她的呻吟只会让人更加兴奋,想要狠狠的蹂躏她。
“这是……?”士兵有些看得痴了,竟呆呆的盯着已然成为一片泽国的淫阜。
“怎么样?看够了?”清冷的声音从卫兵头顶传来,二人一颤,有些后怕的看向莉娜。
但预想中的责罚并没有传来,反倒是得到了贵族少女的解释。“这是这几年在贵族中兴起的‘教导之棒’和‘淑女之卵’,你们没有见过很正常。”莉娜随手指着正在振动的棒状物和球状物。“本小姐给它附了魔,额外增加了吸附和电击的能力,比如……”她将手指隔空对着淑女之卵一指,两条符文就发出了幽幽的蓝光。
“呜噢噢噢哦哦——”洛羽泽浑身颤抖着,肉臀不可控制的颤动,雪白波浪在浑圆的臀肉上不断拍打。当初在做电击的符文时,她以为莉娜是担心有什么危险,所以威力上干脆是照着击杀的目的去刻录的。如今就算莉娜只用了一点点自己留给她的魔力,也足以让人疼到失禁。
然而
【痛感转化lv.1:因调教而产生的痛苦,一定程度上将转化为快感】
“唔呜呜噢噢♡~”少女奋力的摇着头,细线牵动乳夹,连带耸立的双峰一同摇摆。“呜!唔!”她猛地一仰头,竟然将乳头一同揪起。滋——,大股水流从媚肉喷射而出,淫水、尿水、汗水被吸附住的淫具挡住,飞溅到各处。最后却在两位士兵面前聚成了一洼浑水,隐隐散发着淫荡的光泽和诡异的媚香。即使这样,被魔咒控制的洛羽泽依旧以淫靡的姿势,颤抖着蹲踞在地上。
“现在,我们可以进了吗?”莉娜拍拍手,提醒着已经看呆的两人。
“当,当然,请,请——”卫兵们如梦初醒,连忙让开道路。
“露依娜,起来,走了。”莉娜对着浑圆的雪臀踢了一脚,解除了魔法控制。顺手拉起黑布,遮住洛羽泽此刻的痴态,牵着少女走入城门——
……
“!羽泽?醒醒,快醒……”
——————
“伊塔娜尔?醒醒啦!”金发少女挥手轻轻拍了一下身前又一次睡着的萝莉。
“唔!”蓝毛萝莉猛地一抬头,险些撞到少女刚刚伸出的手。“我这是……又睡着了?”
伊塔娜尔有些婴儿肥的脸庞上虽然满是疲惫,但是仍然能够看出她柔和美丽的模样。秋目宛如高悬于碧空之上的一轮新月,却如血般猩红。本应略显凶狠的目光充满了疲劳,微微带着月光般清雅而充满梦幻的淡光。她那胡乱盘在头上的海蓝头发杂乱无章,曲折柔和的线条却仍然透着一丝优雅别致。
她身上唯一还算整洁的,恐怕只有洁白的炼金术士长袍。以小萝莉的身姿穿着这件宽大的长袍,就像是偷穿自家大人的小孩一般。按道理说应该光鲜亮丽的服饰,却洗得发白,可见已经穿了许久。
伊塔娜尔看着金发少女关心自己的眼神,意识到自己怕是又问了一个傻问题。她摇了摇头说道:“抱歉,克莉娅。昨天急着研究一个新药剂的成功率……”
“那也不能压缩休息时间。”
“工作习惯,工作习惯嘛……”
“欸——”克莉娅叹了口气,询问到:“那亲爱的当代炼金术‘星光’之铭、千年难遇的炼金术天才——伊塔娜尔·克萨科阁下,寻求本小姐这个普通贵族的经济援助吗?”
“嗯,艾拉德这里我只认识你一个客人,拜托了。”知道对方有些生气的蓝毛萝莉摸了摸头,有些尴尬的回应到。
咚咚咚——咚咚咚——
“克莉娅!克莉娅!快开门!”
……这是一阵酷似拆门的敲门声。大概。
————————
小声bb:
随手更新,下次肯定更的更慢,所以,不用等更新(确信)
欢迎来裙 868371883可以聊天()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Android Chrome
    1周前
    2023-1-23 10:00:32

    好啊好 一直在等 加油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