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原创小说

2014 篇文章

羊羔公司
“您好,主管欢迎您来到羊羔(Lamb corporation)公司,我的名字叫做暮了。” 一位穿着白色衬衫与黑色西裤的长发女士向您说道。 “你已经不认得我了吗?” “相信您现在已经忘了许多事情那么,首先由我来带领您参观下我们的公司。” “能得到您的认可我十分开心,在进来的过程中,我们将边走边聊带您大致的了解下,我们的公司。” “羊羔公司作为一家能源…
寄住与代价
相同世界观的独立故事,与主线无关 文内包含很简单的密码,可以试一试 第一节 期遇 从已经适应了的充斥着冷气的火车站里回到本该是的酷暑中,反而有一种不真实感,竟没有察觉到背景音从嘈杂的人声转换到了聒噪的蝉鸣——也许都是问候、攀谈或者一些叫骂?总之都是完全听不清楚听不明白的,就像想到这里我也已经忘了冷热骤然交替的不适;好像是热风一吹就带走了全部的干爽?…
梦筠的肉便器日常
梦筠一名不太普通的jk,平日里开朗大方,阳光向上,学习成绩优异,可以说是许多男性心中的完美女性,但对于梦筠来说,这些都不重要,在她的生命里,作爱远比生活来的有趣,重要。 今天是周五,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梦筠脱下内衣,将乳头上的乳钉更换为小铃铛,梦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乳头上戴着小铃铛,阴蒂上戴着阴环,每一次微小的动作都会给私密的地方带来强烈的刺激。小…
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内心-15
“分都要扣完了!”   早上起来去看林心怡的时候,她已经醒了,听到我开门的声音立刻“呜呜呜”地叫了起来,我慢慢地解开了她脑后的搭扣,把含在她嘴里的阳具口球一点点拿出来,小小的阳具慢慢地从林心怡的娇嫩的口中显现,拉出一条条银色的白丝,还带出了林心怡粉嫩的小舌头,林心怡吐着小舌头,轻轻地娇喘着。 我打开了林心怡的笼子,解开了她的束缚。一夜的固…
混世魔主 第三章
第三章 莫道处理完现场,把王爷叫到跟前问清如月身世,才知道如月原名王如月,是大臣王世贤的女儿。王世贤性子耿直,在皇帝远征南疆之前一夜上书七封劝止,气坏了皇帝,被贬官罚禄。之后果然大败,皇帝回来把怒火全撒在这个忠臣身上,流放边关。可怜王世贤忠君爱国,死于流放途中,妻女被人欺骗卖进青楼。 又问了些问题,得知靖南王与合欢宗一直有勾结,合欢宗用美人换得庇护…
一觉醒来变得奇奇怪怪:结束了!
几日过去,这些日子我和她都在苦苦忍耐着,终于是在一天的早上当我起床上厕所的时候那卫生巾上干干净净的,我才意识到生理期终于是熬过去了。 其实除了第一天,之后几日她时不时就给我递来热水帮我揉着肚子也没有那般的难受,不过这点只是指的小腹的疼痛,我的性欲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终于结束了。 那样的话,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这几天大概也不会穿了,想必她得知了这个消息…
混世魔主
第一章 阳春三月,莺歌燕舞,正是春意盎然的时节。一匹骏马飞驰在花丛草地之间,马背上是位剑眉星目,身材壮实的少年,仪表堂堂,生的一副好皮囊,眉目却隐含三分邪气,怕是日后是个板上钉钉的衣冠禽兽。 这少年便是莫道,这次是奉命从玄天宗下山游历,顺路回家中看看。 刚到城中不久,忽然听到外面一片喧哗。原来是两位美貌女子被一群泼皮无赖围住骚扰。这些个无赖看样子在…
汨罗的调教纪实(二)
  是夜宁静,明月高悬,月光皎洁而冷冽,如同冬日的流水。月之河水漫过古堡,漫过庭前的古树,漫过大门前清澈的小溪。 小溪,同月色一样冷冽,繁星在其中涌动着,溪水因为月色的光顾变得波光粼粼。 “真是,好月亮啊” 悦耳的声音自深邃的树影中来,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少女缓缓走出,双手上下交叠 双眼微闭,玉唇轻启,吐出一个无声的字—— 瞬间,死一般的寂…
被玩弄的我逃不出姐姐的手掌心 第三章 主动上门接受调教!
大量的液体与张凯悦止不住地颤栗让张凯悦把床上搞得一团糟,即便如此,韩林璇也没有嫌弃张凯悦,而是悄悄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掉,随后躺到张凯悦的身边。 “今天的小悦悦表现很不错,作为奖励,咱们一起午睡吧~” 说罢,韩林璇便把贞操带的震动调整到最小,这种程度的震动尽管让张凯悦心里毛毛的,但却还处于可以忍受的地步,因此张凯悦的身体也逐渐平静了下来,一方面是张凯…
淫梦小店(3)
3月21日 小雨 筮月很喜欢小雨,雨天的睡眠质量总是很高,不过更重要的是这种天气几乎不会有客人到来,毕竟相信没有什么人会。。。 “筮月小姐在吗?我又来啦!” 一名头戴耳机穿着短款T恤的白毛短发少女推门而入。少女套着jk外套搭着百褶裙。 “筮月小姐我已经等不及了!”白毛少女选择了一个沙发坐好,一脸乖乖的等待睡觉。 筮月现在很烦,本来今天可以没有工作的…
被玩弄的我逃不出姐姐的手掌心 第二章 高潮寸止之下认主
果然,在韩林璇的一番折腾下,张凯悦的拘束完全变了个样子。 首先是头上多了一对粉白的装饰用猫耳,这对猫耳的存在让张凯悦看起来更加可爱了。张凯悦原本就有的口球韩林璇并没有摘下,反而还在口球外面加了个超级可爱的猫猫口罩,好在眼罩是韩林璇摘下了,据说摘下眼罩是为了让张凯悦看清自己羞耻的模样,这让张凯悦一度怀疑还不如不摘。 张凯悦自缚用的绳子也基本被韩林璇拆…
一觉醒来变得奇奇怪怪:寸止是什么?
昨夜想着想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不过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她还没有醒。 睡得真香啊,嘴角都流口水了,不过比起这个我看了看床上和自己的内裤,因为有些担心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流出来,还好是我多虑了。 不记得去解决自己的事情,我靠在了还在熟睡的她身上,至于原因嘛,是她那顶起被子的胯下。 平躺着上身子那个地方却和胸部一样有些突起看起来很是奇怪。 她睡觉会脱下裙…
淫梦小店(2)
鸠甫看着眼前的店门消失,又看了一眼手机上00:01的时间,她不知道这究竟是她去到了小店中做梦还是刚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此时此刻,小店内筮月睁开了眼睛。起身,伸个懒腰,躬身重新开摆,工作十分钟休息十小时怎么想这样才健康吧~ “哈喽,小筮月!” 一名短发少女出现在筮月的身后。短发少女穿着白色西装戴着一枚镶嵌着蓝色宝石的项链。 “滚!”筮月面向柜台抬起…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