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R-18

50 篇文章

淫神洞窟 V0.5
卷首语 请移步系列中本文的最新版本,以获得更完整的内容。 这是一篇轻重口的设定文,内容全部原创,也就没有直接复制粘贴别人的内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或者没准别人是看了我的东西呢(妄想) 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主要是我发现目前市面上大部分的触手类作品都是以剧情吸引人,而且讲来讲去无非就那么几种,虽然画风、文笔各有不同,但新鲜感也仅限于一开始时。而且其…
攻略少女从入门到精通 (I) 雨夜~援交对象竟然是小萝莉?
窗外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孤单一人的少女抱着膝坐在床上,神情有些焦虑不安,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少女的手机上发来了一条通知,听到提示音的那一刻,少女像触电一般抓过手机,上面写着:家 访客。 少女很快便从床上起来,在镜子面前照了照,拉了拉裙摆,理了理头发,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看样子,这位不是个一般的访客呢... [第一人称] “您好,我是雪松,请问是…
灵界那点事
(第一次试试水)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日常故事,第一次尝试写作,也是想慢慢积累文采,希望在岁月里不是匆匆而逝,而是留下一丝滑痕————缘璃 始————初冬 “雪,洁白,纯洁,无暇,落在地面上,蜕变化水,作为溶剂融入各种溶质离子,从此浑浊不清。恰似我们生而单纯,为名为生活难以自清” 少女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小巧玲珑的身躯折射出雪影,反称在及腰的如雪的三千…
归来的舞衣11(表)
不知过了多久,地下艾因索尔城的地下水流中有一个人形物体被狠狠地冲出了水面。“哗啦~~!!”这是舞衣被地下暗流强大的冲击力带到了一处地底溶洞,而被紧紧束缚住的舞衣只能以极其狼狈的姿态,翻滚到了水流一旁的干岸上。   “唔呜~~~.......”舞衣此刻的感觉只能用天旋地转来形容,加之被身上的拘束具牢牢地束缚着,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有不停的在地上…
魅魔与女仆 第一章 魅魔和女仆的快乐早晨
天朗气清,风和日丽,现在是早晨时分,阳光照射在万罗城的大地上,清晨的露水渐渐蒸发,空中弥漫着植物的气息,早晨新鲜的空气沁人心脾。人们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生活,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商贩已经摆好了小摊子在叫卖,搬运工推着载着沉重货物的小推车,饭店职工嘴上啃着煮熟的番薯匆忙地赶路,木匠和铁匠敲敲打打,商会的会计拨打算盘,诊所的医生给患病的人开药,母亲拿着藤鞭抽…
救世者的悲鸣后传:当少女成为了与神等同的传说,与人类摒弃神明的日子
此时此刻的硝子只是平静地落到了地上,轻轻提了提自己的鞋跟,穿着帆布鞋的少女以一种近似于轻松的穿着创造了一个炼狱,不难想象再过上个几周,尸体的臭味就会让天空的飞鸟都被臭得坠向地面, 硝子双手插进口袋,慢慢地走回自己的书斋——她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她这么慢慢地走着,那耀眼的白发开始慢慢褪为黑色,眼睛中充盈着的金色光芒也慢慢变回了平日里的黑色,她从大衣的口袋里找到了眼镜,用随身携带的眼镜布擦了一下,然后重新戴上。视野中的世界从清晰到模糊再到清晰,而又因为少女的泪水而模糊,就像是蹩脚的照片被制作成幻灯片循环播放。
巨大娘败北凌辱——救世者的悲鸣
全然没有了往日那般优雅和文静的硝子产生了对自己迄今为止人生的怀疑:她到底保护了些什么?她那么拼命地为了人类和怪兽战斗,承受着不该被这个年龄段少女承受的孤独和压力,顶着无尽的疲惫和那些随时会造访地球的敌人战斗到底是为了什么?硝子的心被击碎了,她完全放弃了思考,被落井下石的少女此时只是用哭泣和惨叫表达着疼痛,却完全不再挣扎,以至于当男人撕开硝子裤袜的裆部,拨开内裤之后把肮脏的肉棒插进去时,硝子也只是让惨叫声变得更高亢而已
幸福的精灵一家,嗯!
摘要:秉持着这样的想法,索伦就像把玩着什么玩具似的让那两颗乳头在他的指间不停地变换着指向,每一次稍加力道的揉捏都会让少女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呼,索伦被自己妻子这幅可爱的样子给逗笑了,但是也没有忘记温柔的提醒:“注意声音,别让孩子们听见了。”   无名之城的城门口人声鼎沸,每当冒险者参与大型任务凯旋归来,居民们就会自觉的夹道欢迎,一来二去这就…
碧蓝航线——被触手怪丸吞至体内以触手玩弄的伊吹与能代
触手暂时偃旗息鼓,当能代的四肢又一次被放开的时候,能代的脚步已经非常虚浮,她踉跄了几步,鞋子里的精液便又一次被挤出鞋外,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这声音让能代只是听一听就觉得又反胃又脸红心跳。触手带来的致命快感仍然残留在股间,小腹里一阵瘙痒的感觉,屈辱让能代更加想要逃生并向这只海魔复仇,但是她已经不剩任何力气了,触手也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原神——关于穿越而来的胡桃和氪金过多的少女一起被讨债者凌辱的故事
而事实证明,见惯了生离死别,对于生死已经处之泰然的胡桃在这一刻还是迟疑了,她本可以弃我于不顾继续挥舞她那根长柄武器将所有人全部打翻再把我身后这个光头干掉的,可她没有,她只是看着我,看着我,我们对视过无数次,只有这一次,我才真正地意识到胡桃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少女,并且真实地活在另外一个我以为只是游戏的世界里。
烛耀,薇薇安娜和临光酒后贴贴的故事
“烛骑士认输!胜者是年轻的传奇,耀骑士!” 随着主持人的浮夸的呼喊,薇薇安娜看着被斩断的蜡烛,叹了口气。 ‘果然,蜡烛还是夺不了太阳的光芒吗?’ “精彩的胜利,玛嘉烈。” 薇薇安娜看着前方不远处气喘吁吁的耀骑士——玛嘉烈·临光,伸出了右手。 “你也是。” 临光将剑枪插在地上,握住了薇薇安娜的手。观众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随即而至,耀眼的光芒将四周照耀得…
碧蓝航线——渣女指挥官的三人轮舞曲,初幕(下)
摘要:“因为是女孩子所以就不行吗?因为是光辉所以就不行吗?因为我是兵器所以就不行吗?因为不能给你性的快乐所以就不行吗?我爱你!深月!我那么的爱你,你却不知道,你却不知道....”光辉用让我心碎的哭腔对我诉说着,用让我的心房都颤抖的声音击穿了我的所有防备——   “轰——”   长门刚刚所说的烟火大会恰巧在这个时候开始,我眼睛的余…
碧蓝航线——渣女指挥官的三人轮舞曲,初幕(上)
摘要:“大家都爱着指挥官,大家都依赖着指挥官,大家都把指挥官当成最亲密的家人,大家都在害怕指挥官会在某个晚上乘上离开港区的汽车之后再也不回来,大家都害怕指挥官突然抛下一切走向自己的生活...”光辉趴在我的肩膀上,泪水依旧没有止歇,将我的肩部尽数打湿:“对不起指挥官...我这么说很任性吧...明明长门大人和女王大人都说过你需要拥向属于自己的生活,可是…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