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 四 转
抱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小狗坐在地上,哭的时候还不忘记遮住身体,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话说回来哭的也太久了吧,本来还是啜泣,结果越哭越大声了,哭到我听过的摇篮曲都快唱完了,我偷看了一下怀里的小哭包,眼泪已经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   “ 唉...不哭不哭,不哭哦 ” 男生的体温确实比女生高好多,就算胸前的衣服哭湿了,我也能感觉到小狗的…
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20激烈的高潮竞技
影之楼层,好久没来的谢心瑶和叶舞闲逛着,想看看最近又出了什么新的东西,有没有什么比较有意思的可以买回去试一试,此时两人手中已经拎着几个购物袋了。 不过有些不寻常的是,这回的谢心瑶的另一侧也有一人跟着,一个脸红得要冒火的美少女,看上去穿着一身普通的衬衫与短裙的制服,但是衬衫的扣子一个都没有扣上,能够清楚得看见她身上的拘束衣。短裙其实也很不普通,短得几…
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内心-11
“观看演出可是要收门票费哦!”   徐佳玥一个人走在路上,穿着一件连体的超短裙,只不过下身一件安全裤还是让那些试图一窥她裙底的男生铩羽而归。打开信件箱,果然又收到了不少的情书。不过徐佳玥毫不在意,随手将这些情书扔到了旁边的废纸楼里。在学校里,徐佳玥一直是高傲的代名词,不过她自然有这样的资本,相比于别的女孩,1米7的身高,一双美腿的诱人线条…
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19累加的电击轮盘
时间流逝,很快又是一年毕业季,对于当前是大一的谢心瑶来说,这个词也不是完全和她没有关系,因为她的大学每年在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个开放日的活动,带着想要报考他们学校的学弟妹们参观校园,而这个任务通常会落到校和各学院学生会的头上。 本来呢这种事情应该是由会长出面的,然而翁婧恬前几天被谢心瑶玩得太惨,事后又因为工作的缘故没注意休养,结果着了凉发起了高烧,这几…
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18空虚的媚药刺激
叶舞怎么都没想到,谢心瑶掀开桌布以后居然会露出林茜的脸来,因为她和阳台正好成对角,一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被捆在这里太久出现幻觉了,只是再怎么出现幻觉也不应该看到林茜才对啊。 就在叶舞怀疑的时候,谢心瑶缓缓蹲下了身子:“茜茜,快醒醒。” 原本的林茜双眼无神,微张着嘴,只能从脸上的潮红和时不时露出的些许痴笑才能看出她还是有意识的,可当她听到谢心瑶的声音以…
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17满溢的工作汇报
叶舞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依然被安置在那个架子上,吓得她差点又晕过去,要不是在即将闭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一眼看到了自己被绳子缠满的身体,更加强烈的惊恐和疑惑反而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这才发现,头套被卸除了,固定脖子的拘束架也被拆下了,而且她也不是在什么展览厅里,而是——一间办公室? 这反而更让叶舞摸不着头脑了,自己怎么被弄到这里来了?虽说发…
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内心-10
“要让你的好闺蜜先高潮哦!” 和陆小菲的交流让两个女孩子对于自己的遭遇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不过是真是假也难以判断,但是眼下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贞操带还是紧紧地贴合在两个女孩的私处,按摩棒也挤满了两个女孩子的蜜穴。而且下午的课两人并不在一起,这也意味着每个小女孩不得不独自承担可能突如其来的高潮和寸止。更何况,随着时间慢慢地流逝,那条如同咒语一样…
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16固定的衣装展览
叶舞最近的日子又有些艰难,毕竟她又一次把谢心瑶坑了,而且这次情况还更加危急,要不是谢心瑶真的运气很好,怕是会出大事。 所以这次谢心瑶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叶舞怎么劝怎么道歉都没有用,无奈之下她只好使出了最后的杀器:“那,我让你调教一次总行了吧?” “切,我对调教你又没兴趣。”谢心瑶撇了撇嘴,转了转身子,继续背对着叶舞。 “那你要怎么样嘛。” “嗯——其…
在遍地都是伪娘的世界只有我才是真男人
第64章 今日份的社团活动 春天的脚步已经渐渐走远,初夏燥热的气息将世界包围。 下午三时47分,被阳光与徐徐微风包裹着的天台上。 提着裙摆的烧气少女,以及有些懵的少年,构成了一幅画。 “抱歉,我拒绝。” 从少年的嘴里吐出了有些冷酷的话语,原本以为是个纯情少女,结果是个烧火,不过这样也好,夏川凉就不用再顾及她的感受了。 “拒绝了嘛,能说一下原因吗?”…
霓辰_缇娜篇_第一章
自小开始,我就自知自己的不同。 我比身边的孩子都要强...那仿佛是诅咒一般侵蚀我的成长,让生活变得一团糟。 我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任意对自己父母撒娇--甚至都没有见过母亲一眼。 那与生俱来的身体能力令我注定不能像其他女孩那样抱着人偶入睡,谈论衣服以及喜欢的男孩子的话题。与之相反,我一直在训练中成长。 我并不对这样的生活感到不满,至少...我很敬仰我的…
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15隐蔽的漫展取材
新学期伊始,学业暂时还不繁重,并且随着天气转暖,各种活动也陆续开始举办,这天,叶舞就缠着谢心瑶趁着周末陪她去 G 市的一个漫展。 “漫展?你怎么突然想到去漫展了,还要特意去 G 市的,等一个我们这边举办的不好吗?” 问这话的时候,谢心瑶正两只手分别拿着一根振动棒,跪坐在叶舞背后,在叶舞的双穴进进出出,仿佛人形炮机一般——问就是今天叶舞是谢心瑶的性奴…
被高潮禁止和强制绝顶的修女魅魔
滴答,滴答。 浴室的水汽汇结成了水滴,从天花板落下。声音又从不太严实的门缝中渗出,打扰了林依梦中的清闲。 她困乏地翻了个身,喃喃地说着不清的呓语。 紧闭的双眼中感受到了光线的刺激,太阳已经升起。 好漂亮。 她眯开朦胧的睡眼,感受着视线由模糊变为清晰的过程。她看到一团黑影汇聚成身形,而这人就侧坐在她身边,似乎是在为她遮挡初生的光线。 她的睫毛微微地透…
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14逆转的宠物牵引
谢心瑶家,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谢心瑶长长地呻吟了一声,倒在沙发上:“得救了,多亏了她,不然就死定了。” 请对门的女孩帮自己解开手铐以后,谢心瑶又花了不少功夫,这才把身上其它所有的东西都卸下,接着她只觉得全身都在发出抗议,再也不想动弹了 直到最后翁婧恬还要坑自己一把,谢心瑶表示今天的仇加在一起,她全都记下了,不过记下仇以后,她就暂时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