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虐白衣天使-第三章 十字架的磨练
共4章,专题:淫虐白衣天使

离上次被院长调教痛苦的回忆已经隔了好几天,但奈美心中的结还是一直放不开来,担心着这星期六院长叫她去休息室后可能会受到的耻辱。

(啊...好不想要去和那变态的院长见面哦...但我又一定要请他帮忙去向股东们谢绝升迁的推荐...唉∼)

(如...如果我接受升迁的调职,那就不用受他的控制了。)

虽然奈美之前选择了听从未婚夫的喜好,但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想要爱情跟事业一起兼顾。

(我是不是该尝试跟俊夫沟通看看呢?搞不好他这次也会答应呢?)

奈美的未婚夫-俊夫,一直很反对奈美在婚后还打算继续工作的念头。但经过奈美多次的说服,好不容易才同意让她保持心爱的工作,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到家庭。

眼看着明天就是跟院长约定好的星期六,奈美下定决心的拨了通电话给她的未婚夫。

「俊夫,你今晚有空吗?」

「我晚上已经有跟客户的应酬。怎麽妳有事吗?」

从电话筒的另一端传来俊夫疲惫的声音。爲了成绩的压力,俊夫最近几天都在忙着修改许多客户要求的程式。

「嗯...我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不过你没空的话就算了。」

奈美疼惜未婚夫的疲惫,体贴的说。

「没关系。我应酬完大约11点,我再接妳上山看夜景好吗?」

温柔的俊夫在平常的事上都很体贴包容奈美,除了之前坚持奈美婚后辞职之事例外。

「好,那我等你的电话啰。」

奈美挂下电话,开始思考晚上要如何向俊夫开口有关可以使她逃离院长魔掌的升迁之事。

到了半夜,俊夫接了奈美往山上的路开去。最近的早晚温差较大,一到晚上山上的浓雾就使可见度降低了许多。不过开在熟悉的路上,这些雾对俊夫来说感觉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所以奈美,妳今天急着找我是想要讨论什麽呢?」俊夫直接切入主题。

「嗯...其实...我想找你谈一下有关我工作的事。」

「妳决定结婚以后辞职了吗?」俊夫高兴的以爲奈美终于想通要接受他的要求。

「对不起...其实我今天要跟你讨论的是...有关我升迁的事...」

奈美有点心虚的提起,因爲她知道讨厌她在外工作的未婚夫绝对会听了不高兴。

「升迁?什麽升迁?」

「现在小儿科的护理主任在下个月就要被调到东京的医院去,所以医院的股东们指名我来替补这护理主任的缺额。」

奈美解释着,「我..我知道你一定会不高兴,可是你能不能考虑一下呢?」

带着些期待的眼神漂向她那心爱的未婚夫。

「主任!?妳明明知道我根本不喜欢妳在外面抛头露面的工作,妳竟然还想要升主任!」未婚夫激动的连声音都提高了些。

虽然很多事情他都顺着奈美,希望她高兴就好,但工作这件事是他唯一想要坚持的要求。自古以来,女人本来就应该待家里好好的让男人养,哪有在外面抛头露面的道理?

「俊夫,我会努力不让工作影响到家庭的。股东那边也一直在给压力,请你站在我的立场爲我想一想吧。」

知道未婚夫一定会反对的奈美垂死的说服着。

「妳的立场?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立场?」

平时温柔的未婚夫火气也终于上来了。

「从开始交往到订婚,妳明明一直都知道我不喜欢妳工作。 上次之所以答应妳婚后不辞职是我对妳的包容,不希望妳太失望,但妳现在竟然变本加厉的要求升迁!」

「不...不是的,升迁的事不是我要求的!」

奈美急忙的解释,可是她怎麽可能让未婚夫知道如果她拒绝升迁所要付出的代价呢?

「妳这样叫我的面子要放在哪里?让人家知道我的老婆竟然在外辛苦的作主任工作,好象我养不起妳一样。妳是不是要让我在别人面前挺不起头!?」

「不...不是的俊夫,求求你听我解释。」

从来没有看过未婚夫那麽生气的样子,奈美慌了起来。

「没有什麽好谈的了。在结婚跟升迁之中,妳只能选一个。」

充满怒气的未婚夫抛下了最后一句话让奈美去做选择。

「呜...」

被未婚夫少有的怒气吓到的奈美,掉下了慌张的泪水。表面上是无法在爱情与事业中选择,但只有奈美瞭解她的挣扎其实是怕被院长虐待。

(我...我该怎麽样让俊夫瞭解呢?我爱他∼可是如果要拒绝升迁的话,代价是我要再度出卖自己的肉体给那变态的院长啊...我该怎麽办?)

在两人争吵的时候,心思被转移的未婚夫没注意到在前方浓雾下有着一个弯曲的转弯处。在意外发生的前一刻才回神的他急忙的将方向盘打死,防止车子坠下山,但车子却无可倖免的擦撞上另一边的山壁。

在车子撞上山壁之前,虽然前一刻才跟奈美有所摩擦,但下意识未婚夫还是紧紧抱住了奈美,替她承受了所有的冲击。

(奈美,我一定会好好的疼惜保护妳的...)

在迎接黑暗来临的前一秒,未婚夫在心中再度对奈美说了一次他的诺言...

************

救唿车将奈美及未婚夫送到了她工作的医院。比起推进手术房全身是血的未婚夫,受到保护的奈美除了惊吓以外就只有点皮外伤。

(呜∼∼都...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让俊夫生气,他就一定不会发生意外了...)奈美流着泪自责的想着。

在熬过漫长的数小时后,帮俊夫动手术的富田医师疲惫的走了出来。

「奈美,我们已经尽力了,请妳要有心理准备。」和奈美同属外科的富田医师和她已经同事多年,一直很欣赏奈美认真工作态度的他不忍的向她说明。

「妳未婚夫的脑部受到了极大伤害,我们好不容易才使受伤的部位止血,不过有许多细小的破裂血管我实在没办法修补。讲起来惭愧,但我的技术实在无法修好他所有受创的部位。」

「富田医师,求求你!你一直以来都那麽的照顾我,求求你帮我救救俊夫!」

听到坏消息差点晕倒的奈美靠着最后一丝希望哀求着。

「奈美,我很抱歉...我实在没有办法。」

富田医师无奈的说,但数秒后像是突然想到什麽般建议着,「不过,院长他脑科的经验及手术技术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可是他已经收刀多年,不知道他答不答应帮妳未婚夫动手术。」

原来院长在多年升迁以前,曾经是知名的脑科权威。在他高超的手术刀下曾成功动过无数个高难度的脑部手术,使他在国际上也是极受尊敬的医师。

(院...院长!?我...)原本是因爲不想请院长帮忙才会和未婚夫起争执的奈美,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要请求院长救她未婚夫一命。

这时俊夫的父母亲终于赶到了医院,一见到奈美就开始骂。

「妳这个扫把星!我就知道妳不应该跟俊夫订婚,如果不是带妳出去,俊夫就不会遇到意外了!」

奈美跟俊夫要结婚的事一直没有受到男方家庭的祝福。从小就在高级社会中成长的俊夫,照理说应该要跟能与他匹配的千金小姐结婚的。没想到俊夫爲了和奈美结婚而第一次反抗了父母的决定,使他父母对奈美非常的反感。

「对..对不起...呜∼」

这次的意外的确有部分是因爲她而引起的,导致奈美更加的自责无法反驳未来岳父母的责駡。

天色虽还黑暗,但接到富田医师的电话后就赶到医院的院长这时来到了奈美跟俊夫父母的面前。

「院...院长...求求你救救我未婚夫!」

已经没有别的选择的奈美把最后希望放在院长身上,希望院长愿意重拾手术刀爲俊夫开刀。

在俊夫父母面前有着和蔼笑容的院长,听到了奈美的哀求时,在金框眼镜后的双眼快速的闪过一丝与外表不搭称的邪恶光芒。

「嗯...让我想想...妳未婚夫的手术非常棘手,我不确定成功的机会能多大。」

院长面露难色的说着,「奈美,请你跟我到办公室来,我需要跟你讨论一下手术相关的技术要求。」

「我们可不可以也一起去?」俊夫的父母心急的问到。

「因爲手术技术种种过于专业,我和有护理经验的奈美讨论会比较恰当。」

院长礼貌的拒绝,「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让你儿子恢復健康的。」

「那...那就拜託院长了。」

俊夫的父母亲狠狠的瞪了奈美一眼,随即谦卑的向院长鞠躬。

进到了院长室后,院长随即露出了之前隐藏的猥亵笑容。看着奈美的淫乱眼神像是奈美已经是他的囊中物一般。

「呵呵...我是可以救妳的未婚夫...不过,这次妳打算要付出什麽代价呢...呵呵...」

院长用变态的眼神将狼狈的奈美从头到尾看了一眼,眼光在她高挺的双乳及丰满的臀部上还多停留了点时间。

(呜∼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拜託院长...俊夫...我该怎麽办?)

奈美强忍着院长羞辱的目光,内心挣扎着。

(俊夫他..是爲了保护我才受伤的...我...)

「我...随便院长你要我做什麽都可以...求求你救救他吧!」奈美抛开羞耻感的哀求着。

「既然妳这麽有诚意,我就好好的考虑看看。毕竟以一个医生的立场来看,助人爲快乐之本嘛...」院长虚僞的笑着。

「不过,这个手术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我还是要要求一定的回报。」邪恶的笑容下,院长从口中说出残忍的条件。

「如果手术成功了,我要妳和未婚夫解除婚约,来当我的专属性奴,直到我厌倦妳爲止。」

原来之前院长还是顾忌到奈美那有钱的未婚夫,而不敢要求她当自己的长期奴隶,现在终于逮到了机会将奈美完全的收纳于自己的淫威下。

「和俊夫解除婚约!?不...我不要!」

听到院长残忍条件的奈美无法接受的拼命摇头,「我爱他啊...我怎麽可以离开他...!?」

想着想着,奈美着急的眼泪更是一串串的流落下来。佈满双颊的泪水显得皮肤更加滑嫩,朦胧的泪眼更是散发出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那妳不管未婚夫的死活啰?原来妳也没想象中的爱他嘛。」

(俊...俊夫...如果不是因爲跟我吵架...如果不是因爲要保护我...你也不会受伤...都是我的错...呜∼)

「如果妳答应我的条件,至少妳那未婚夫可以健健康康的活下去。妳真的要那麽自私的见死不救吗?」更加自私的院长冷冷的说着。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使罪恶感更加鞭策着奈美,让她失去了冷静思考看清事实的能力。

(我爱你啊...俊夫...我该怎麽办?我...)

这时,奈美的脑海里又想起了未婚夫常对她说的一句话:

『奈美,我一定会疼惜保护妳的...』

想起说着这句话散发着温柔表情的未婚夫,奈美止住了不停的眼泪。

(俊夫,一直以来你都那麽保护爱护着我,现在换我来保护你了。)

(即使没办法和你度过下半生的日子,但只要能知道你还健康的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我就满足了...)

下定决心的奈美,拭去了眼泪将目光对上了金框眼镜下邪恶的光芒。

「院长,我接受你的条件。我愿意用我的自由来换许俊夫的性命。」

「好。妳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院长像是早就料到奈美会答应一般,嘴角微笑的说着。

「不过在我动手术之前,总要跟妳要点订金吧。」世界上果然没有那麽简单的交易,「把妳的内裤跟胸罩脱下来交给我。」

「什...什麽!?」

还穿着昨天下班来不及换下的护士服的奈美,由于白色制服的质料十分单薄,平时都只敢在白衣下穿淡色系的内衣遮住隐密的部位。

「赶快脱。妳动作越慢,时间拖着越久,我就越没有把握手术会成功哦。」

威严的低沈声音毫不留情的催促着。

(呜...好丢脸...)担心未婚夫的奈美强忍着羞耻,快速的将白衣下成套的粉红色蕾丝胸罩及内裤脱了下来,交给院长。

「嗯...还温温的。」

变态的院长将奈美的小内裤贴在脸上,鼻子还凑上去闻了一下,「奈美小姐妳好象上完厕所都没擦干净哦,内裤上还有点尿骚味呢!」

「别再说了...求你赶快进手术室吧...」

「呵呵...妳的未婚夫如果知道帮他动手术的医师,口袋里竟然有自己美丽未婚妻的内衣,不知道会怎麽样哦?」

带着邪恶笑容的院长将奈美的内衣塞进了手术服的口袋。

「我现在就去帮妳无缘的未婚夫动手术,妳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

在手术房外面与俊夫父母等待消息的奈美,感到每分每秒都像度日如年般的难熬。

因爲内衣被院长拿走,单薄的白衣下隐约的看的见奈美双峰顶端略带粉色的乳头,而鼠奚处毛髮的顔色也隐隐约约的透露出来。

(好奇怪...下面凉凉的感觉...)

因爲坐在椅上而稍微卷起的裙子,使没有内裤保护的屁股有部分直接接触到了冰凉的铁椅。

奈美彽着头,虽然秀长的乌黑秀髮遮住了乳头的位置,但下体透出的发色使她感到不安,双手紧紧的压着下体的位置,怕被人发现白衣下的暴露秘密。

(呜...俊夫正在手术室里面努力着,而我竟然没穿内衣的与他父母坐在外面...好丢脸...)被羞耻感笼罩的奈美难过的眼框又红了起来。

「奈美姐!」

同事兼好友的藤香早上来上班时就听到了奈美出车祸的消息,关心的跑到手术室前寻找奈美。

「我听说妳未婚夫的事了。奈美姐妳一定要坚强,我相信有妳的爱,俊夫一定可以撑下去的。」

以爲奈美红着眼框是因爲担心心爱的未婚夫,藤香安慰着她。

「奈美姐妳有什麽地方受伤了吗?怎麽一直按着下腹呢」

担心奈美有受伤的藤香,发现她不自然的紧紧用手掌按在下体的位置。

「嗯...我...只是肚子有点不舒服,可能昨晚吃坏了吧。俊夫保护了我,所以我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

怕被藤香发现白衣下赤裸秘密的奈美,心急的只能掰了个没有说服力的理由。想到俊夫是爲了保护她而受伤,她的眼框又再度泛红了起来。

「妳别太自责了,这并不是妳的错啊。」

藤香没有怀疑奈美的理由,关心的安慰着,「我就在外科的护理站,妳有任何需要帮忙的事就来找我吧。」

过了漫长的四个半小时,院长终于从手术室出来了。

「院长,我儿子他还好吧!?」 俊夫的父母忧心的问着。

「手术非常的成功。不过由于失血过多及脑部血管有受到伤害,要等他清醒之后才能实际评估受到损害的程度。」

「谢...谢谢院长!」俊夫的父母及奈美听到好消息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他还在昏迷状态,不过你们可以进去看他了。」院长对俊夫的父母说,随即转向脸上泪液才干的奈美。

「妳跟我到办公室一趟,我要交代一下妳未婚夫復原要注意的事项。」

「一定要现在吗?我可不可以先去看看俊夫?」

担心未婚夫的奈美,心急的想要陪伴在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度过充满痛楚的时刻。

「妳认爲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空间吗?我美丽的小性奴。」院长表面上带着斯文的笑容,在奈美耳边轻声的说着。

(呜...俊夫...我已经不能属于你了...呜...)

「赶快跟我上楼吧。妳乖乖听话的话,我可以考虑等会儿让妳下来看看他。」

说完,院长就转身向五楼办公室的方向走去。跟着院长背后离去的奈美,心中对于未来的命运感到无比的不安。

***
***
***

又再度进入了院长室旁边黑暗的休息室,这次奈美的心境跟以往有所不同。

(啊...我完了...以后就要永远当院长的奴隶...唉...)

(幸好俊夫没事了...能救他的话,我变成什麽样都无所谓...)

并不在乎奈美心情的院长,一进门后就下了第一个命令。

「把胸前的头髮移到背后,双手交叉着放在脑后。」

遮住胸口的头髮移开后,在白衣下粉红色的乳头看得更加清楚。敏感的乳间因直接与粗硬的制服布料摩擦多时,早已经挺立了起来。擡起放在脑后的双手更加突显了双乳的丰满。而少了手掌的遮掩,位于纤细的腰下方秘密处的阴影也隐约的从白衣透露出来。

(呵呵...这个美人儿从今以后就是我的了...)

院长满意的看着全身都散发出性感的奈美。象徵护士身分的白衣在院长的淫威下,早已失去了纯洁。

「过来到十字架前站好。」院长指着面对窗外的高大木制十字架。

奈美第一次进来休息室时就注意到和这个充满刑具的房间不搭掉的地方。当初还以爲院长是教徒,所以才会在房间做了一个比人还高的十字架。

(这...到底是要做什麽呢?)

不知道院长到底有什麽企图的奈美,不安的走了过去。

在十字架前站定后,院长把奈美白皙的双腿称开,将她细小的脚踝分别固定在左右两边地上的铁环里。扣好后还拿出两个小型的U型锁,将接扣处锁紧。

左右边的两个铁环大约分隔了三公尺的距离,奈美修长的双腿向外撑到了极限,才刚好扣进了铁环里。像是在半噼腿的奈美,大腿内部的肌肉被迫紧绷了起来,小巧的脚掌也只能用力的抓着地上保持平衡。

这时院长将两片复健室常见到的电疗贴片,从胸口的开口进去贴上奈美的高峰上。贴片是刚好盖住粉红色乳晕的大小,紧紧贴服在她细嫩的肌肤上。

(这...这是...)

奈美不安的看着院长每一个动作。才刚答应成院长永久性奴的她,咬着牙强忍着毁约的念头。

院长接着拿出了一条普通的麻绳,熟练的手法绕过丰满乳房的上下方。绳子最后穿过双乳中间,固定在脖子后方。被麻绳挤压的双乳显得更加挺立,麻绳在白衣外使奈美的纯洁形象添加了不少淫乱感。

「看起来好象很辛苦呢。」院长看着奈美努力保持平衡的狼狈样,邪恶的嘲笑着,「我就好心让妳轻松一点吧。」

说完,院长又从墙上拿下数条不同长短的铁链,来到了奈美面前。

第一条长铁链将奈美的腰部紧紧的固定在十字架的主干上,第二条短铁链则是捆绕着奈美纤细的双腕,将手绕过十字架固定于背的下方。手腕固定的位置,大约是奈美挺胸后长髮的尾端所能接触到的高度。将腰部及手腕固定好后,院长像之前一样拿出多个U型锁固定住了铁链的尾端。

完成了捆绑,从远方看来,奈美跟十字架的合体有如“木”字一样的形状。然而不知院长的意图爲何,奈美只有腰部以下被固定在十字架上。

满意的看着奈美不安的神情,院长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走向十字架面对的百叶窗前,一口气将遮盖房里淫乱景象的窗帘给拉了上来。

「不...不要!!」

面对着窗户被淫虐的捆绑在十字架上的奈美,看到院长的举动心急的叫了出来。

(怎...怎麽可以!?)

没有窗帘遮掩的窗户,原来竟然面对着医院后方的公衆小花园。虽然今天是星期六比较少人走动,但有心的人只要往上一看,就能看见奈美在五楼休息室里的淫荡模样。

「不要...你答应过我不在公衆...」奈美急的快哭出来的作垂死的挣扎。

「没有在公衆啊,妳现在可是在我的私人休息室呢。」

院长残忍的笑着,不告诉奈美其实窗户的玻璃早有经过特别处里,是从外面看不进来的单向材质。

(好...好丢脸...)奈美不知如何反驳院长的狡猾,心急的怕自己的淫乱样会被外人看到。

「不过如果妳真的会害羞的话,我就好心帮一下妳吧。」

院长虚僞的笑着,随即从墙上拿下了一个黑色皮制头套。黑色的头套照在奈美的头上,皮革密合的贴上她的肌肤,只留下两个洞让峭立鼻子唿吸及小巧的嘴巴露出。在额头的位置,还有着一个银色的铁环,不知道是做什麽用途。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妳看,这样子不就看不到了吗?」

说完,院长又拿出了个U型锁将头后方的接隔处给锁住。双眼被头套盖住的奈美瞬间陷入了黑暗,看不见周围的恐惧让她感到更加的不安。

「我...我不是要这样...呜∼」

在头套下的奈美终于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泪。潮湿的泪水使得皮革粘在细嫩的肌肤上,无法透气的感觉让她感到更加的不舒服。

(俊夫...我该怎麽办...)心底的不安加上努力保持平衡的折磨,使奈美的心忍不住的向心爱的未婚夫求救。

这时,看不见院长动作的奈美又再次听见了铁链摩擦的声音,这次还加上了容器碰撞的声响。

(又...院长又要做什麽了?)看不见的奈美,听觉变的特别敏锐。强烈的不安在此刻已经慢慢转换成了恐惧。

原来院长从角落拿来了一个中型水桶放到奈美面前,还拿了几袋冰块倒入了水桶里面。 冰块将水桶几乎填满,溶化掉后至少会成爲4公升的水。

接下来院长又拿来了一条长铁链,先是穿过头套在奈美额头位置的铁环,然后另一端再套过了水桶两旁的环洞。将铁链拉紧锁住后,水桶大约在奈美下体的高度。加满冰块的水桶至少有4公斤,重量迫使只有在额头有着力点的奈美上半身向前倾,以减轻水桶的地心引力。但无论奈美如何往前,铁链的长度还是无法使水桶放回地上。

「呜...」奈美后颈不常用的肌肉此时被迫用着力,支撑着连接在额头的重量。

院长此时拿出了两根细长的透明水管。第一根水管一端放进水桶里,而另一头则是接进了奈美小巧的嘴巴中,用胶带固定着。而第二根水管的一头还是一样接到水桶里,但另一端却是对准奈美的尿道口,用透气胶布在下体固定着。

(爲...爲什麽...院长在对我做什麽?)看不见院长动作的奈美感到非常不安。

「我现在会在妳身上放四把钥匙,这四把钥匙能帮妳从十字架上解脱。」院长边将钥匙放在奈美身上不同的部位,边说明着。

「第一把钥匙就在妳的发尾,可以解开固定妳手腕上的锁。」院长将一把小钥匙用橡皮筋绑在乌黑秀髮的发尾,「妳要想办法减轻水桶的重量,挺直上半身,手才可能构到发尾寻找钥匙哦。」

「当妳手上的锁被解开后,第二把钥匙就在妳右边的脚踝上。」院长把钥匙轻轻插入固定右脚踝的铁环中,「它可以解开妳腰上的铁链。」

“第三把钥匙可以解开你双脚的铁环,”小巧的钥匙被院长丢进水桶里,穿过冰块间的空隙掉到了桶底,“你要想办法解决掉桶里的冰块,才有办法找到钥匙。”

“而第四把钥匙可以解开连着水桶的铁鍊。”院长将钥匙较细的半边插入了奈美因大腿内侧用力而连带紧缩的菊花,“用力夹住,如果掉下来的话你可能就找不到啰。”

“啊!”

金属钥匙的插入给奈美的菊花带来一股冰凉的感觉,忍不住收缩的肛门,却被细长钥匙上凹凸不平的齿痕而折磨着。

(可..可是我的头套也被锁住...哪把钥匙可以开呢?)对黑暗感到恐惧的奈美,其实最希望解开的是紧贴在头部的皮革头套。

“当你四个锁都解开后,能解开头套的钥匙就被我藏在这房间的某个地方,你要自己摸索找出来。”“呜~呜~”被迫插入水管且被胶带固定住的小嘴,传出无效的抗议声音。

“啊...差点忘记了,”院长突然邪恶的笑了一笑,随即从抽屉取出了一个造型特殊的假阳具,“怕你在解锁的时候会太无聊,我还帮你准备了些娱乐呢。”

这个假阳具上面是模仿秃鹰的造型,顶端是鸟嘴微微向下勾着,而在离根部约5公分的上方,有着一块微微突起的圆圈,像是秃鹰没有毛发的头部般平滑。

但最特别的地方是跟假阳具根部所连接的两撮羽毛,向外展的短羽毛就像秃鹰雄伟翅膀的缩小版一样。

“这阳具的名字叫做“美式雄鹰”,是从国外进口的哦。”将假阳具缓慢的插入奈美的肉洞中,院长说明着,“这可是现在销售的最好的型号呢。在网上都要排队才买得到,你看我对你多好。今天就让它陪你一起展翅高飞吧!”

(呜...好奇怪的感觉...)深深插入的假阳具,虽然直径没有很粗,但却十分细长。顶端微勾的鹰嘴,刚好触碰到奈美的子宫口,造成了刺激。

(呜...顶...顶到了...)“我动了一个早上的手术,现在要躺下来休息一下。等我醒来的时候,你最好就已经解开所有的锁,否则要我出面的话,代价可是会更高的哦。”

凌晨就起床帮俊夫动手术的院长,略带疲惫的说着。

在上床前,院长还不忘开启了乳晕上电疗贴片的电源,跟假阳具的开关。

(啊...呜...)电源一打开,微微的电流立刻通过贴片进入乳头,带给奈美从未体验过的刺痛快感。

假阳具开始转动后,微勾的鹰头旋转的刺激着她的子宫口。塬本不知道作用微凸起来的秃鹰头,随着旋转持续的划到奈美阴道上方的G点。

而最让奈美感到刺激的,却是阳具根部所连接的两撮羽毛。这两撮羽毛的长度与硬度都不相同。 上方的柔软短羽毛不断有规率的挑逗还在包皮下的敏感阴核,而下方的羽毛却较长而且较硬,长度刚好划过会阴处触碰到插着钥匙的肛门,略硬的羽毛带给菊花无比的刺激。

而受到羽毛拨弄的菊花,忍不住的收缩抗拒挑逗的快感。但随着每一次的收缩,金属钥匙上凹凸的齿痕却更加折磨着肛门内的嫩肉。

(呜...好难过...我快受不了了...)全身敏感处都被刺激到的奈美,在抗拒快感的同时,还需努力的用尽脚拇指的力量抓牢地板。双腿被撑到极限的她,大腿内部的肌肉已经因用力过度而开始微微的抽筋。而被水桶重量向前拉的上半身,也渐渐的感到疲惫。

(不行...我一定要赶快解开锁,才能脱离现在的困境...)从方间中央的床上传来院长有规率的唿声,证明他已经陷入了熟睡的状态。想要赶快趁院长睡觉的时候找回自由的奈美,在抗拒快感及挑战身体极限的同时,努力想着脱逃的办法。

(过重的水桶使我的上半身挺不起来。可是要拿到在发尾的第一把钥匙,我一定要挺起背,手才碰的到头发。)奈美开始动起脑筋。

(我如果能把水桶的重量变轻,脖子就可以支撑着使背能够挺起,拿到第一把钥匙。)于是,奈美透过院长连接在她嘴里的水管,开始努力的喝入水桶内已经溶化的冰水,希望减轻重量。无奈的是,无论奈美如何拼命的喝,冰块溶化的速度却远比喝下去的速度慢。

(啊...赶快溶化吧...拜託...)时间过了一个小时,奈美即使持续的喝着溶化的冰水,但减轻的重量却大约只有四分之一。

(呜...俊夫...我好难过哦...嗯...)因一直喝着冰水的塬故,奈美的身体感到寒冷的想发抖。 然而在她乳头、肉洞、阴核、及肛门上的刺激却一直都没有停止。在寒冷水温与灼热快感的煎熬下,奈美突然开始感到膀胱散发出想要释放的讯息。

(不...不行...我好不容易才喝下那些水...我不行尿出来..)注意力受到膀胱膨胀的影响,而且怕会尿出来的塬因,奈美喝水的速度开始减慢了。然而,由于冰水渐渐累积在水桶中,下降的温度使得泡在冰水中的冰块溶化的速度也同样开始减慢。

(好...好重...不行...我还是要赶快喝...)被尿意围绕的奈美,垂死的想要赶快将水桶的重量减轻,好拿到第一把钥匙。随着尿意的增加,她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开乳头和下体的快感,及双腿用力过度的抽筋。

又过了30分钟,好不容易喝完约半桶水的奈美,终于忍不住直逼的尿意。

(我不行了...已经忍不住了...啊...)霹雳趴啦的水声传入了奈美的耳里,金黄色的尿液随着接在尿道口上的水管狂喷进含有冰块的水桶中。灼热的圣水剎那间快速的溶化了许多的冰块。

(呜...好不容易才喝下去了半桶水...)感到水桶中的重量又重新增加了许多,奈美难过的哭泣着。

(怎...怎么办?难道我要把我自己的尿给喝下去吗?)被溶化的冰块稀释了奈美的尿液,在水桶里呈现闪亮的淡黄色。

(好难过...我快不行了...)实在忍受不了全身上下各种刺激与痛楚,奈美没有别的选择的再度挑战喝下了尿液与冰水的综合液。

(咸咸的...好噁心...我竟然在喝自己的尿...)由于温热的尿水加速了冰块的溶化,这次奈美只花了30分钟就喝掉了约8成的水。

(嗯...)因支撑水桶重量多时而早已疲惫的后颈,这时终于有足够力量来抬起已变轻的水桶,使上半身能够靠紧十字架站直。好不容易挺直了背,被固定在十字架上的手终于能触碰到乌黑秀发的发尾。

凭着记忆,奈美很快的就找了被院长绑在头发上的第一把钥匙。在摸索解开手腕上的锁的同时,心中松了一小口气的奈美,注意力又回到了不断在刺激全身敏感处的玩具上。

(啊...我怎么会有快感...嗯...舒...舒服...)不断被电流袭击的乳头已经挺立的充血了起来,使被麻绳綑绑的双乳添加了无比的淫荡感。从肉洞源源不断流出来的甜美蜜汁,也弄湿了连接在假阳具上下方的羽毛。

(呜~快...转快一点...)快达到高潮的奈美下意识的扭动着屁股,但被紧绑在十字架上的腰部却不允许任何幅度过大的动作。

担心自己淫荡的样子会被窗外的人看到,奈美的心跳越来越快,但羞耻感也使快感越来越清晰。

(啊~~)经过将近2小时的刺激,奈美达到了第一个小型的高潮。

(呜...我竟然...)奈美回神后羞愧的想着。

(俊夫还在昏迷不醒,而我竟然在窗前被綑绑成这样还达到了高潮...俊夫...我对不起你...)解开了手腕的锁,双手重拾自由的奈美开始弯下腰,想要搆到放在右脚踝的钥匙。

(呜...)但绑在腰上的铁鍊限制了奈美的动作,努力下腰的奈美,无法在双脚撑开的情况下保持平衡的拿到钥匙。奈美不纯熟的动作,加上被铁鍊綑绑的身体,有种淫乱的狼狈感。

(加油...我一定可以的...)经过多次的努力,奈美终于拿到了在右脚踝的钥匙,解开了腰上的铁鍊。

身体离开十字架的奈美,马上换了下一个目标,双手伸向了折磨她多时的水桶,想要找出在桶底能解开脚环的钥匙。 因双腿被迫分开多时,大腿内侧及脚底的肌肉都已经抗议似的不停抽筋,让奈美感到无比的难受。

(呜...好冰...)无奈水桶里还剩下约两成的水。含着冰块的水温度极低,奈美纤细的手无法抗拒寒冷,没找多久就被迫离开了水桶。

(唉...还是要把水桶里剩下的水给喝完...)已经喝了数公升的水,奈美虽饱但还是强迫自己把剩下的冰水给喝下肚。

从空水桶中拿到了钥匙的奈美,随即解开了两边脚踝的束缚,使身体恢复了自由。

(还有要解开额头上的锁,才能把水桶移除...)这个钥匙被院长塞进了奈美可怜的肛门里。颤抖的手指伸向了还在微微抽动的肛门,靠着露出的头慢慢的抽出了钥匙。

(嗯...嗯...啊~~)随着金属钥匙的抽出,凹凸的齿痕刮着敏感的肛内肌。下意识的收缩牵连到了旁边的阴道,缩紧的阴道被突起的秃鹰头给刺激到,快感从下体传到了全身。

(啊...我又要洩了...啊~~)钥匙从菊花离去的那一剎那,阴道内微勾的鹰头因收缩更加刺激到敏感的子宫口,奈美达到了第二次的高潮。

(唿...唿...唿...)这次的高潮似乎来的比上次激烈。

奈美用力的唿吸想要吸入更多氧气,但紧紧綑绑在胸前的麻绳却限制了肺部的弹性空间。

(呜~俊夫...我真的对不起你...我是个淫荡的女人...不配被你如此的爱护...)拿出肛门内的钥匙,奈美将额头上连接着水桶的锁给解了开来。微微的便臭味还从钥匙上传来,使她感到更加的羞耻。

全身都恢复自由的奈美,将折磨她多时的假阳具拿了出来。甜美的蜜汁随着假阳具从花穴内漏了出来。而刺激乳头的电疗贴片因为在被麻绳綑绑的衣服下,无法搆到后背解开麻绳的奈美只好放弃,继续抵抗从高峰传来的刺痛快感。

虽然身体恢复了自由,但奈美的双眼还是处于黑暗的不安中。院长将头套的钥匙藏在房间的某个角落,虽然休息室没有很大,但对眼睛看不见的奈美来说,无理头的摸索可能永远都寻找不到。

(俊夫...我该怎么办...)心急的奈美在心中唿喊着未婚夫的名字,希望他能帮忙她脱离痛苦的现境。

盲目的摸黑在房间寻找了十几分钟,找遍全房却没有收穫的奈美开始动脑,推理着院长有可能会将钥匙藏在的地方。

(奸诈的院长会不会把钥匙藏在自己的身上呢?嗯..一定是这样子的。)平着记忆及院长的打唿声,奈美爬上了在休息室中央的大床,来到了院长的身边。

(钥匙到底会在哪里呢...?)奈美纤细的手伸向了院长的胸前,有规率的唿声证明了他还在熟睡,使奈美的胆子大了起来。

(嗯...没有在上衣的口袋...到底在哪里呢?)看不见的奈美盲目的摸索着,手移到了院长的腰部。

(也没有在西装裤的口袋里...)奈美的双手顺势往下,来到了院长的大腿。

(也没有藏在裤管里...怎么会...)轻巧的手摸到了院长的脚部,为了要找钥匙的奈美慢慢的脱下院长的袜子,一股汗臭的味道随即传进了她的鼻子里。

(呜...好臭哦...院长一定都没有洗脚...)虽然受不了臭味,但急迫的奈美将白嫩的手伸向院长充满污垢的脚,开始摸索寻找最后一个钥匙的踪迹。

(没有在脚指缝里...没有...全部都没有...怎么办...)这时院长的唿声中断了一下,翻了个侧身后,平稳的唿吸声又再次传进奈美的耳中。 摸遍院长身上可以藏匿钥匙的地方,找不到的奈美开始心急了起来。担心院长就快醒来的她,绞尽脑汁的想还没有找过的地方。

(不...不会吧...应该不会在那吧!?)忽然想起院长身上,还有一个没有摸索的部位。

没有别的选择的奈美将小手伸向了院长的裤裆,想要检查看钥匙有没有被藏在内裤的禁地里。

(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俊夫...我该怎么办才好?)解开了西装裤的拉鍊,奈美的手伸进了院长的内裤里,开始寻找着钥匙的踪迹。

(没有在屁股这里...没有粘在肉棒上...)将院长下体几乎摸遍的奈美,还不死心的继续找着。

(到底在哪里呢...?)(啊!!找到了!!)在院长下体被粗刺毛发包围的睪丸旁,奈美摸到了和温柔肌肤触感不同的金属钥匙。

(终于找到了!我终于可以解开头套了...)已经被头套折磨多个小时,因潮湿泪水使得皮革更加的沾粘脸颊上,奈美白嫩的肌肤已传来无法透气的不适感。而失去视觉的奈美,在陌生的休息室内感到无比的不安与恐惧。

将钥匙从院长的内裤里拿了出来,奈美用着还略带余温的钥匙解开了头套上的最后一个锁。

(能重见光明的感觉真好...我做到了...俊夫...)经过了无比煎熬才重得光明及自由的奈美,好不容易才适应周围的光线,然而第一个眼看见的却是院长淫乱的眼神及笑容。

“小美人儿,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脱我的衣服啦。难道我专门买给你的假阳具还不够满足你的需要吗?”

塬来从奈美上床时就清醒的院长,一直装睡享受着奈美粉嫩小手在身上的触感。 被解开的裤裆下,那暗红色的巨棒早已硬的挺了起来,还有些闪亮的透明液体从马眼流了出来。

“不是的,我只是要找钥匙而已。”像是秘密被发现般的奈美脸红的解释着。

“你就别害羞了,你有需要的话就直说啊。我心地那么善良,一定会让你感到满足的。”

看着奈美因汗水而微湿的白色制服,院长用眼神奸淫着她。

(呜...真的不是...俊夫...我没有那么淫荡...)奈美难过的在心中向未婚夫解释。但是亲手将院长的裤子解开及摸遍他全身的奈美,辩解的心声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嗬嗬...你都已经那么湿了...是不是想要温热的巨棒插入啊?”

院长充满毛发的手指伸进了奈美的肉洞里抽插着,因假阳具的刺激而早已不断流出的蜜汁,随着抽插发出了趴滋趴滋的水声。

“啊...嗯~~”

才刚达到两次高潮的奈美,肉洞习惯性的缠住了院长的手指,随着抽插的动作而不停收缩着。

“你还真是骚啊...你未婚夫看过你这么淫荡的样子吗?”

院长边持续着抽插的动作,边兴赏着奈美因肉欲而开始堕落的神情。

(俊夫...我是被逼的...啊....)不愿意承认的奈美在心中反驳着。

“我看差不多可以插进去让你飞上天了吧。”

将佈满爱液的手指抽出了花穴,兴奋的院长握着因刚起床而充满精力的肉棒,来到了奈美的肉洞口。

“不...不行!!”

虽被院长调教了多次,但从来都没有做到最后的关头。对奈美来说,神圣的肉洞是未婚夫的专有权。

(俊夫...救救我啊~)院长早已充血的龟头在花瓣处摩擦了几下,随即挤入了奈美那已氾滥的温热肉洞里。

“啊~你的小穴真是紧啊...吸的我好舒服...你的未婚夫还真是幸福啊...”享受的院长边说还边持续的抽插着。

(俊夫..我再也配不上你了..我的肉洞已经被院长给弄脏..呜..)连最后的防线都被突破的奈美,难过的落下了美丽的眼泪。

“嗯...嗯...呜~”

院长从背后插入,一次比一次深的刺向奈美的深处。两人私处拍打的声音,不断的从她的耳中传入,加深了羞辱感。院长下体粗硬的毛发,随着每一次的抽插,都刺激到奈美充血的敏感阴核。

(啊...怎么会...)对快感并不陌生的奈美,再度感到无比的舒服感从下体传开。

(我可能真的是个淫荡的贱人...俊夫...我对不起你...)“嗯...啊~”

院长突然用力一顶,刺激到了奈美的G点,泳拥而出的甜美蜜汁从两人的交叉处溢了出来。

“我的小性奴,屁股扭大力一点。”

拍打着奈美丰满的双臀,院长残忍的命令着。

(好...好舒服...)渐渐被快感征服的奈美,下意识的开始扭动白皙的屁股,贪心的期待更多的快感。

“嗬嗬...你未婚夫有看过你这么淫荡的样子吗?”

“求求你...别...别说了...”

(俊夫...你忘了我吧...我已经不再是你所爱的奈美了...)“告诉我你舒不舒服啊?”院长带着淫乱的笑容问着。

“我...我不知道...嗯...”

被羞耻的快感包围着,奈美的头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清晰。

“不知道的话我就当你是不舒服哦,既然这样我就停止吧。”

残忍的院长说着就把沾满奈美爱液的肉棒给拔了出来。

快到高潮的身体被突然中断,奈美心急的哭了出来。

“拜託..呜..你插的我好舒服哦..求你再插进来..求求你...”

被欲望控制的奈美,扭动着高挺的双臀,求着院长再次填满她空虚的肉洞。

(我...我竟然变成这样...啊~)再度将巨大的肉棒插入了奈美的体内,院长突然加快了节奏,快速的进行活塞动作。

“嗯...呜...啊...”

院长一次次深入的动作都顶到了阴道深处,而每次抽出的动作则是强烈到差点捲出内部敏感的肌肉。在快速又扎实的抽插下,过多的快感使奈美徘徊在高潮的边缘。

(不...不行...我...我要洩了~~)“嗯...啊~~~~”

随着院长最后的一顶,奈美飞上了快乐的顶峰。阴道忍不住的快速收缩,带给在穴内的肉棒最甜美的刺激。

“我也要射了...你好好的接受我的种子吧~”

浓稠的白色精液随着阴道的收缩进入到子宫的深处。滚烫的喷射让在高潮中的奈美不住的打了个颤抖。

“从今天起,你人生中的主人就是我了。”未软下的分身还留在体内,院长残忍的提醒着奈美。

“如果你乖乖的听话让我高兴,我会让你的日子好过一点的。”

(俊夫...再见了...)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奈美留下了闪亮的泪水在心中向心爱的未婚夫告别。

(我已经是院长的人...不再属于你了...呜...我爱你啊~)白皙的双臀被院长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肛门下意识的收缩了起来。

“好了,别再赖床了。”院长看着奈美难过的眼泪,残酷的催促着,“赶快起来穿好衣服,下去看看你那无缘的未婚夫吧。”

(但只要能知道你还健康的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我就满足了...)拭去泪水的奈美调整好心情,将衣服整理整齐,带着满身疲惫离开了淫乱的休息室。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