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洁的好孩子想要了解更多

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

自由职业者,这其实是一个美化后的称呼。在旁人眼里,怕是会被看成无业游民的吧?

不过也无所谓,我能自食其力,获得足够生活的钱财,而不用向父母伸手讨要。

毕竟,成年以后再要生活费总让我有一种强烈的羞耻感,在能够自给自足后,我便再也没有向家里人开口过了。

我不擅长交际。和陌生人搭话,我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虽然知道社会上大多数人还是友善的,但那种未知带来的畏缩还是让我几乎断绝线下的交流。只有在网上,我才能放下面具,毫无顾忌的沟通、交流、诉说。

说了不少废话,嗯,那么现在还是赶快引入正题吧。

 

所以,我为什么要打下这些文字呢?

这一切需要从三年前说起。

我来到南方的一个小城中,长期租住逗留。房东是一户十分友善的人家,父亲面相威严,待人接物却又彬彬有礼,母亲温柔贤惠,说话总是细声细气的,烧得一手好菜。他们的孩子是一个刚刚十五岁的女孩,刚上高中,青春活力的样子让我有些怀念我自己的学生时代。

我在这个年龄段的时候在做些什么呢?捉弄认真学习的女同桌……哦,那没事了。

也难怪我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房东将阁楼的一间卧室,一间小书房,一间单独的卫生间租给了我。在得知我的学历后,委托我在闲暇时辅导他们女儿的功课。好不容易丢开课本的我当时有些犹豫,可听到可以减免房租,并且多做我一个人的饭时,我毫不犹豫的同意了。没办法,囊中羞涩啊(摊手)。

小铃看起来是个很乖的孩子。偶尔在她的父母繁忙时,我会帮忙接送小铃。从她的同学口中,可以得知在学校里小铃很用功读书,不早恋,不贪玩,回家后认真做作业,不找各种理由偷懒,按时作息,让我这个成年人相当自惭形愧,无论是我在她这个年龄的时候,哪怕是现在,我也从没如此自律过。

不能给大人丢脸啊!被这样一个小女孩完全比下来,是我不能接受的。小时候的我可是对成长十分向往,总是认为长大就是好的,虽然并不全是如此,但绝不能展现过于荒唐的一面。

我捡起高中的课本,咬牙复习,好在高中学习的知识几乎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只需要一点引子就能回想起来,不至于太过丢人。按时起睡,虽然长久混乱的作息让我几乎看不到早晨小铃上学的时候。坚持锻炼,我是吃不胖的体质,不过长久躺在床上对体能的影响出乎预料,前几次跑了几步就气喘吁吁,咬牙坚持才撑了下来。另外,我戒掉了所有的零食与游戏。

简直要命!

或者说,这把我从猝死的边缘拉回来也说不定?

我是把小铃当妹妹看的。

太幼小了,1米5不到的个子,穿着土气的校服,板着脸装作小大人的样子,有点想笑的可爱样子,是我理想中的那种妹妹类型呢。

不过,她……好像不是这样想的。

直到那天,我才惊觉这一点。

 

高考过后,小铃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恋家的小铃报名了本市的一所大学。她的父母很高兴,高兴到连夜外出旅游,临走时嘱托我照顾好小铃。

他们对我这么放心的么?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大男生啊!再说了,我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怎么能照顾小铃呢?我很纳闷。

在接过小铃的辅导任务后,我的闲暇时间迅速消失。没办法玩游戏,我只能在空闲时随意看些什么。

为了解决生理问题,我常在网上搜集小h文。这几乎是我空闲时间唯一能够支持的爱好了。再次重申,我是个正常的男生,需要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

偶尔我会买一些涩情的小玩具。每次取走快递的时候,我都会思考购买无用之物的意义,但下次在钱包恢复充裕时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我把这些玩具悄悄藏在床下的大行李箱内。并不隐蔽,好在楼上的卫生是我自己打扫,二位长辈尊重我的隐私从不上来,小铃忙于学业,无有暴露的风险。

这天我惯例坐在电脑前,对着空空荡荡的文档发呆,小铃独自一人坐在楼下摆弄新买的手机。

“咚咚咚……”

木质楼梯被踩动的声音传来,对此我无动于衷,深陷与拖延症的斗争中。

“吱呀。”

卧室的门被打开。

“哒,哒,哒。”

变得有些轻微的脚步声,偶尔停顿一下。

“呲……”

行李箱从床下拖出的声音。

“刺啦……”

拉链打开的声音。呃……等等!拉链被打开了?不要啊!我完美哥哥的形象!

从发呆中猛然惊醒,我用力推开座椅,慌忙站起身,冲出书房,来到卧室门口,绝望的停下脚步。

小铃兴致勃勃的翻弄着我买来的一对玩具。她在玩具堆里划拉着,时不时丢出粉红的跳蛋,尺寸巨大的假阳具,最后有些丧气的停下手头的动作。

一个按摩棒骨碌碌滚到我的脚下,此刻我想像这个按摩棒一样骨碌碌滚下楼梯。

“哎,被小易哥哥发现了啊,诶嘿~”忘记说了,我叫王易,不知为何小铃喜欢称呼我小易。

“你……”血液上涌,大脑发热,一片空白,我咕哝着几乎说不出话。

“抱歉弄乱哥哥的玩具啦~哥哥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喜欢玩小孩子的玩具,不知羞。”小铃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垂着头小心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反应,再度低下头,悄咪咪的试图离开卧室。

听到这,我恢复了冷静。呼,吓死我了,好在小铃还很纯洁,没有了解过这些东西,不然今天就要社死了。

不,不对,这孩子明明很乖的才对,为什么要上来翻我的东西?

惊觉后的我发觉小铃几乎要从我的身侧溜走,我顾不得许多,一手拦在门侧,另一只手按在小铃的肩膀上。

在我的手接触小铃的那一瞬间,小铃浑身一颤,像是要跳起来般,最后又强自抑制住。

发觉这一点,我心生疑虑。三年来身体上的接触虽然不多,也不是没有,简单按住肩膀却有如此大的反应,这小妮子一定有问题!

想到这,我放下心来,将她往我的房间里推入。小铃没有丝毫反抗,亦步亦趋跟着我。

我蹲下身,似笑非笑打量她披散直发下隐藏的脸。

“来,跟哥哥说说,为什么要悄悄进我的房间,还翻我的东西?”

小铃不说话。

我不着急,只是静静看着她。

良久以后,她红着脸,视线不再躲避着我,只是声音细如蚊呐:“我……我看,啊不,是同学,同学告诉我,男生会把一些涩涩的本子藏起来,我,我就很好奇,想……”

听到这,我惊出一身冷汗。皇叔我自然是有的,不过并不是以实体的形式存在,而是存在电脑的学习资料文件夹中,各种题材、类型,里面还有不少重口味的东西。这要是给她发现了,那还得了!

不对,小铃现在还没接触过,不知道我床底下的东西是什么,可网络这么发达,她迟早会知道。怎么办,怎么办,这种情况该向哪路大神咨询?

冰凉滑嫩的肌肤贴上我的脸颊,缕缕秀发擦过,朦胧的触感,少女好闻的体香,让我不由得停下纷乱的思绪,僵在原地。

小铃没有停下大胆的举动,双手环抱着我。她柔嫩的双唇在我的耳边轻声诉说:“我啊,真的好喜欢哥哥呢。哥哥这么温柔,对我这么好,可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抱抱我呢?

“哥哥甚至连碰都不想碰我。明明那些恋爱小说里,男生都是主动抱上来,亲下去的,可我等了三年,哥哥连一点这样做的意思都没有,我真的,真的真的很苦恼啊。

“是我不合哥哥的口味么?本来我是想看看哥哥喜欢什么样类型的女生的,可现在还是搞砸了啊……”

小铃的声音渐渐低落,听着她的话,我莫名的想到了一句话。

我把你当妹妹,你却想上我?!

“小铃……”不知道怎么开口,我有些干涩的呼喊小铃的名字。

少女伸出手指轻轻搭在我的嘴上,阻止我的话语。

她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我从未见过的笑意:“先别急着开口,再好好想想。明天,明天我再来问哥哥,问问哥哥你究竟喜不喜欢我,明天不答应,那我后天再来。后天之后还有的是时间。总之……

“我是不会放弃的哦!”

带着一缕香风,少女轻笑着跑下去,凌乱的脚步声彰显她心中也并不平静,这丝毫影响不了话语中坚定的决心。我呆立在原地,一片乱麻的不知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一整天,我都处于一个浑浑噩噩的状态。不清楚漫长的时间究竟是如何溜走,我和小铃都像是当做上午发生的事情不存在一样,只是尽力减少碰面的频率,即使不得不聚在一起,眼神也是躲躲闪闪,一天下来话没再多说两句。

‘什么嘛,小铃也没自己说的那么平静。也对,才刚高中毕业的小丫头,面皮怎么可能厚的起来。’

浑噩度过一天,我躺在床上,一手搭着额头,放纵自己的想法。

‘说起来,三年前小铃好像就是这个样子,小小的,很可爱的一只,三年来一点个子都没长啊……合法萝莉?

‘所以,她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像我这样差劲的人也会有人喜欢的么?到底要不要接受呢?

‘等等,王易,你在想些什么啊!小铃还只是个孩……等等,小铃好像已经成年了吧?是哦,高考出分当天就是她十八岁的生日来着,幸好成绩还算可以,作为生日礼物还挺够格。

‘不对不对,你可是把小铃当成妹妹来看的啊!可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真的没有一点其它的想法么?

‘外表太幼了!合法萝莉?那不是更好么?’

脑袋里好像有两个人格分裂开来,天使人格看上去像是在劝阻,提出的理由却被小恶魔笑嘻嘻的一一化解。我渐渐有些分不清自以为是的亲情与喜爱的区别了。

‘不管了!’

我叹了口气,长期坚持的良好习惯让我陷入深沉的睡眠,即使遇到这般突变也无法阻止我美美睡上一觉。

‘反正,明日自有其解决的办法。’

 

胸口有些沉。

鬼压身?

我迷迷糊糊的醒来。

清晨的起床永远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温暖的被窝会封印智商,引诱懒惰的滋生,每次我都会磨蹭好一段时间才会不情不愿的爬出去。

呼吸……跟不上了……

我尝试翻身。

奇怪,为什么翻不动?

睁开眼睛,正对上一对好奇的双眼。略蜷曲的睫毛,黑白分明的瞳孔,直直看着我,双手环抱在微隆的胸前,嘴角弯着一缕坏笑。

啊,妹妹真棒!

我不由得发出这样变态的感叹。

小铃忽然双手前伸,近乎是拍在我的肩上,将我从睡后的迷蒙中打出。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她慢慢凑近,粉红色的诱人双唇再度贴在我的耳边,微微吐出的热气,加上特殊的时间点,我被迫举旗投降。嗯,是被迫的。

下一刻,她口中的话语让我再度惊出一身冷汗。

“哥哥藏起来的玩具,可真是不一般呢,嗯哼?”

糟糕!这色妮子不讲武德!

“当时还没想到,可等我回去以后就觉得不对劲,既然是玩具,为什么哥哥要藏起来从不让我看见呢?”

小铃坏笑着捏着跳蛋的遥控器,轻轻甩动,跳蛋转起让我心凉的弧度。

“所以,哥哥很想看小铃用这些东西么?”

另一只手从我的肩膀上抬起,捏住调皮的跳蛋,拉直中间的连接线,拿住跳蛋的手落在胸前,划出一条完美的中轴线,悄悄向下方进发。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打量着小铃现在的装束。

小铃虽然个头并不高,秀发却堪称黑长直,分成两股落到两侧,根部扎起。双马尾,awsl!

她穿着全套的水手服,那是我一次剁手后的战利品,当初不知为何,鬼使神差按照小铃的尺寸下的单,等到货后虽然很心虚,但还是留下来,放在行李箱的底部,还用不透明的塑料袋包起来,这次居然被小铃翻了出来。我斜斜看向一旁,果不其然,箱子已经被从床下拖出,翻得七零八乱的道具散落在地上。

水手服上半身的布料是透明的,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可爱的少女风抹胸,上身的衣物很是节约布料,将小铃纤细的腰部完全暴露出来。

下身的超短格子裙完全无法阻碍细腻的触感,少女的纤手探入其中,畏缩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继续,松紧带发出一声轻响,粉红的跳蛋完全落入衣物当中。

小铃没有忘记直抵大腿根部的白色过膝袜,原本鸭子坐在我的胸前,此刻红着脸,闭上眼睛,两手前探,小屁股滑到我的肚子上,险险触及擎天一柱的地方才停下。

她微皱着眉头,似是有些好奇,却也没回头,摆出一副小狗的模样四肢着地,慢慢伏下身子。

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我咬牙下定决心,以此生怕再难企及的速度推开小铃,再捡起一边的手铐脚铐,四只银环两两连接的同时,连接线的中间由一条略长的细铁链连接。我匆忙将小铃拷住,小铃除了最开始象征性挣扎了一下,接下来十分配合戴上了这套拘束具。

“咔哒。”最后一声上锁的声音响起,我这才放下心,挑出钥匙握在手心,急匆匆逃出卧室,只留下小铃带着哭腔,气急败坏的喊声。

“王易!你TM是不是男人!给我回来!”

 

“冷静,冷静,每逢大事必静气……”水龙头哗啦啦的响着,掬起冰凉的水泼在脸上,我胡乱念叨着自己都不清楚的话语。

拿起牙刷,哆哆嗦嗦插进嘴里,又想起还没涂上牙膏,手一抖牙刷直接掉在地上。

勉强洗漱个囫囵,小天使和小恶魔已经吵翻了天。

“负责,必须要负责!小铃这么喜欢你,都洗白白送上门来了,还在犹豫什么!”

“合法萝莉!绑起来,玩弄到她哭唧唧……嘿嘿,嘿……”

善与恶难得的统一了阵线。

小铃不依不饶,依旧中气十足在那儿叫骂个不停,隔着几道墙壁也能模糊听见。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犹豫些什么?’

我下定了决心。

停顿在房门前,深吸口气,确认自己不会露怯后,我走了进去。

 

躺在床上,小铃侧过身子,背对门,听见我进来了也没转身,赌气般哼了一声,蠕动着离得更远了些。我心中暗叹一声,先前骂的挺欢,现在真见着了反倒不出声,看来是真气着了。

上前几步,我同样爬上床,一把抱住小铃。

小铃面上晕着一抹酥红,我捏着她的脸蛋,强行扳正她可爱的小脸,看着她可爱的模样,不由得有些痴了。

“混蛋哥哥跑的还挺快,不是亲情么?只是把我当成妹妹?把人家弄成现在这副样子,都要嫁不出去了。”见我半晌没说话,只是一直看着她,小铃似是有些惊慌,被我捏住脸移不开视线,张口强自说着狡辩的话。

“所以……小铃真的有那么喜欢哥哥么?”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我依旧有些不敢确定,缓缓开口再次确认。

“那……那是当然了!哥哥你怎么还不相信!还想再把小铃一个人扔下来么!”小铃顿时炸了毛,试图张牙舞爪的向我招呼,可惜双手双脚被锁在身后,只是发出锁链碰撞的清脆响声。

我咽了口唾沫,喉咙不自然动了动,再也摁耐不住心中燃烧的欲望。

小铃显然发现了我的异样,笑嘻嘻蹭上前,挣脱我变得有些无力的双手,贴在我的胸膛:“小铃已经成年了哦,是一只很可爱的合法萝莉,哥哥有这么多玩具,一定很懂吧,要不要教小铃一些涩涩的事情呢?”

‘得意的样子,有些欠……调教?’

想到这,我一把掀开小铃,她在床上滚了几圈,摆出一个四角朝天的姿势,衣衫已经有些凌乱,我轻轻抚摸她柔软的翘臀,感受着在触碰后骤然紧绷的肌肉,柔腻与紧致并存的手感让我迷醉,这是我一个人无法感受的绝妙体验。

‘已经回不去了。’

我确认了这一点。

“那,哥哥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是大人应该做的事情,好么?”

“好,好啊!没问题啊!”

小铃的声音微微颤抖,肯定我的动作。

我向上褪开小铃的超短水手服,还有遮住微隆双峰的抹胸,将小铃抱起放在腿上,小铃瞪着那双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我,带着些许对未知的恐惧,对新领域的期待,对上视线后紧张的闭上眼,任人施为。

我的双手攀上无人造访的小山丘,小心翼翼揉捏着。少女的肌肤十分柔嫩,细腻的触感传递到脑海,刺激荷尔蒙的大量分泌。空气仿佛在升温,感受着从未体验过的感觉,我的呼吸渐渐沉重。

鸽乳顶端的两点颤巍巍抬起头,在我的挑逗下充血变为诱人的深红色。见此心生一念,我双指捏住约莫有黄豆大小的乳头,轻轻用力摩擦。小铃再也抑制不住,发出一声可爱的嘤咛声。

“不,不要,不要玩那里啦~小铃的身体,变得好奇怪嗯呐~”

“那哥哥就停下来了哦?”

“别,继续,小铃,小铃还可以忍受啊~”

小铃扭动起青涩的身子,像是要逃离我的双手,可惜如此微弱的挣扎完全没有缓解的作用,反倒更能挑起情欲。

我松开一只手,拿起一对乳头夹,住时机夹在小铃调皮的乳头上。

“呜!!!”

小铃身体骤然一僵,来自身体最敏感的点位的强大刺激让她的神经几乎过载,从未有过的感受占据了她的思维,一声惊叫后发出满足的叹息。

“这个叫做乳头夹,是用来对付不听话的孩子的哦?小铃的小奶头可真是淫荡呢,稍微刺激下就立起来了,必须要好好惩罚惩罚~”

“哎?小铃明明是个乖孩子才对?”

“不否认自己淫荡么?”

“不,不对,明明……”

趁着小铃迷糊着想要辩驳,我用一个小巧的塞口球堵住她已经失去逻辑的话语。

“撒谎可是不对的哦?这样的坏孩子,得要得到惩罚才对。”

“呜?呜呜呜呜?”

眼罩遮住小铃有些疑惑的双眼,我将小铃另一边的乳头同样夹上乳头夹,两个夹子中间连着一条细铁链,微垂下来牵拉着少女的贫瘠双乳。

有所准备的小铃没有第一次般失态,身体一震颤抖后再次发出满足的叹息。

我很满意小铃的反应,指尖在乳头的旁边打着转,小铃很不习惯这轻微的奇怪刺激,调皮扭动着小屁股。

手指顺着玲珑曲线下探,划过毫无赘肉的小蛮腰,在肚脐的位置打了个绊,之后抵达少女的神秘花园。

褪去内裤与短裙,小铃粉嫩的蜜穴完全暴露在我面前。

两瓣大阴唇已经微微松开,将粉嫩未经人事的小穴显露些许踪迹,稀疏的几根细毛凌乱分布,如此桃源美景让我再难自抑。

靠近少女晶莹泛着粉红的耳垂,我恶作剧的呼出一口热气,轻轻咬了咬之后才开口道:“跳蛋……可不是放进裙子里就可以了,它还得去到合适的地方再打开,就像这样~”

粉红的跳蛋被安放进入少女的小穴当中,没有深入太多便被一层薄膜阻隔,跳蛋没有继续深入,而是骤然震动起来。

“呜呜呜!!!呜啊!呜~”

小铃骤然浑身紧绷,随后身体发软瘫在我的怀里,跳蛋突然的震动带给她从未想过的刺激,练自慰的经验都没有,小铃显然无法忍受这般体验,想要挣扎的她不知为何失去了全身力气,只能浑身粉红脑袋上泛起热气,发出可爱的呻吟,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咕噫!呜呜呜呜呜!!!嗯啊~呼,呼,呼……”

我除去遮蔽视线的眼罩,解下小铃口中的塞口球,抱着她莫名产生一股冲动,吻了下去。小铃在这突然袭击之下惊讶的睁大双眼,随后生涩回应着我同样不熟练的索求,舌头你来我往,交换津液,发出噗呲噗呲的淫靡声响。

良久,几乎憋不住气的我率先败退,松开了小铃。

小铃此刻面上愈加红润,她垂着头可爱的小声喘息,恢复着高潮消耗的体力。

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小铃抬起头,水润的双眼看着我撒娇着说:“哥哥,把这些东西解开嘛!”

迷迷糊糊的我顺着小铃的意思解开她手脚上的铐子,小铃在那之后用力扒下我的裤子,我的小弟弟早已忍不住膨胀变大,在失去束缚后弹出挺立,打在小铃脸上。

“小铃……”

“这么久了,哥哥也该憋不住了吧?小铃已经很舒服了,该让哥哥满足了~”

小铃嘴上不服输,可动作上明显有些畏惧,面对自己不曾有过的巨大肉棒很是迟疑。

腾出先前被束缚的双手,生涩环抱我的小弟弟,小心的上下撸动。

少女柔嫩的纤手,仅仅只是触碰就让我几乎射了出来,我不敢有丝毫动作,集中精神感受下体传来的刺激。

龟头脱离包皮的包围,青筋环绕的模样让小铃有些好奇。小铃动作没有停歇,可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张开口,柔嫩的口腔包住硕大的龟头。

骤然传来的柔嫩触感让我再也忍受不住,阴茎一阵剧烈颤动射出大股大股的精液。按住小铃试图退开的脑袋,我将积累了二十多年的浓稠尽情射入小铃的嘴中。

小铃配合着握住我的小弟弟,大口大口吞咽着浓精,没有浪费丝毫,由于长时间的张开,嘴角滴落一丝晶莹的口涎。

几十秒后,我和小铃瘫坐在床上。轻轻抚摸小铃柔顺的长发,小铃配合着贴上来,时而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就像家养的小猫一样。我的思维有些发散,看着小铃混杂着疲惫与满足的笑颜,我的心中默默下定决心。

事已至此,便再无需顾虑过多,全心全意待小铃好便是了。

此时,小铃翻过身,咕哝着说着:“要一直待在我身边,教我更多哦……”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练笔作写完了呜呜呜……狗粮吃得好饱……为什么要自己虐待自己呢?呜呜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2-4-21 21:38:24

    针不戳

  2. jemsow
    Windows Edge
    1月前
    2022-4-24 12:22:27

    zbc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