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猫被抓住后狠狠深入喉咙注入了(大悲)#第六章
共7章,专题:幼猫娘在废土不想被当成宠物性奴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狸诺感觉如同有一个人穿着皮鞋狠狠地踢着自己的脑子,剧烈的痛感让狸诺只能捂着脑袋在地上扭动。
“喵了个咪的这是什么副作用么,好痛好痛感觉脑袋要碎掉了……”
强撑着颅骨内部的痛感,狸诺借着刚刚恢复了一点的体力和机械外骨骼提供的扭矩抱着枪站了起来。
将电容充电的按钮打开,狸诺摇晃的走到了一旁瘫倒巨熊的旁边,将枪口抵在巨熊的脑袋上顺便借力撑住了自己的一部分重力,在枪械充满电后又一次扣动了扳机。
这一次的子弹几乎在瞬间就将已经龟裂的巨熊头盖骨洞穿,而连着装备加起来也才50接近60公斤的狸诺则被这股巨大的后坐力掀翻了过去。
摔倒在地上的狸诺这会是彻底失去了靠着意识撑住的最后一点动力,瘫软在了机械外骨骼的框架之中。
这下应该彻底死透了喵……
全身上下的酸胀和皮肤磨破的刺痛感随着全身应激状态的解除一点点传入狸诺的大脑,不过一种拼经全力战胜强敌的成就感也在此刻狸诺的心中流动。
“嗡——砰!”
今天的事似乎并没有结束。
电弧涌动的低沉声响和轰鸣声从不远处的街道对边传来,来自磐石的警报信号在半秒钟后就戛然而止了,而一股从那个方向的的危险气息也在此刻快速攀上狸诺疲惫的心头。
浑身放松且极度脱力的狸诺就算有着外骨骼的加持也难以在此刻做出反应,一双饱经风霜的军靴伴随着沉重的脚步猛的踏在了狸诺外骨骼的胸甲上。
“咳喝!”
巨大的力道虽然没有直接作用在狸诺的胸口上,但是狸诺刚刚缓过来的脑袋却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将原本就虚弱无比的猫猫头撞得又是一阵眩晕。
“比我预想得强上不少,不过还是差了点。”
并没有给狸诺多少反应的时间,她轻巧的身躯就被连着外骨骼一起提着翻了过来,拔掉了连接腰部电源的外骨骼动力中枢,男人踩在狸诺的后背上后用复合材料将狸诺的双手牢牢捆在了一起,。
狸诺反抗的最后一丝机会也彻底消失了。
“你他喵的寄吧是谁啊焯你麻了个币的傻逼啊焯你妈啊喵!!!”
并没有理会狸诺彻底破防后的嘴臭,踩在狸诺后背上的中年男性废土客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无针头注射器,拔开针头保护套后对着狸诺白嫩的脖颈深深摁了下去。
冰冷的药液随着纳米针头快速穿过皮下注入血管之中,随着时间将无力和昏迷一点点扩散进了狸诺的全身。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你留下的痕迹太多了,随便捡点毛发就能把这家伙半数熊仔的死绑定到你的气味上,可惜了你的一身好装备。”
并没有放松踩在狸诺背上的军靴,废土客默默在心中读着秒观察着四周。
会失去的会什么都会没有的,会什么都不剩的。
“磐石在废土见得也不多了,你这么新的型号还是用延迟emp手雷比较好,换块电路板还能卖一大笔钱”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废土客随手点起了一只自己包装的烟卷,丝毫不在意滚烫的烟灰随着微风飘在身下幼猫白皙的皮肤上。
要失去意识了,得,得留下点什么……
通过颅内的植入体连接穿在防护服内部的半液态连体衣,她开启那十余种功能中的隐蔽形态,而狸诺的最后一丝意识则在浑身的疼痛中被迫陷入了沉睡。
又一次睡去,睡在的地方是风化混凝土的颗粒之中,是在废土客沉重的脚下,是在孤寂的一片废墟之中。
而下一次醒来,下下一次醒来还能看见太阳的光辉吗?
将已经失去动力的小号k-2警用外骨骼从狸诺的身上扒下,废土客不由得想起之前无数次同样的场景。
“这些从繁荣纪元来的娇贵废物还真都是一个样的啊,他们以前到底是怎么生活的,一个个都傻的要死……”
不由得幻想了一下只在录像中看过的繁荣纪元场景,自打出生就在废土的他不由得带着仇恨扒干净了昏迷猫娘仅剩的衣物装备。
都是这些把福享尽的家伙干的,都不知道帮帮我们这些废土上的流民,都是该死有罪的坏东西。
难以名状的三观已经在30多年来的畸形社会环境中牢牢地刻在了每一个废土客的心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废土上的人们已经不将来自过去的繁荣纪元遗物当做宝贵的复苏希望对待了,而是一个个等待被发现的暴富金罐头。
血色的夕阳将最后的余晖洒在狸诺的猎狐电磁步枪上,如同一只血腥的巨眼趴在地平线上死死盯着发生在废土这一角的这一幕,默默看着那把保养精细的步枪被那双和废土一样脏乱的手拿起,在磨砂的枪身上留下了废土的黑色污垢。
随着哪只血红巨眼的下落,废土的这一角最终被无边无际的漆黑所笼罩。
……
“小,小鱼干……碎掉了喵……”
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大量的麻醉剂和透支的身体让狸诺这一觉睡的格外深沉和长久,直到她感觉一双粗糙的树皮在摩擦着自己娇嫩的乳头,狸诺这才逐渐从小鱼干的海洋中苏醒了过来。
“都快要被卖掉了还能睡得这么香,不愧是战前来的蠢猪,这种危机意识能干掉那头巨熊怕不是运气好过头了。”
全身得到充足休息的狸诺现在只有双腿和肺部膈肌还有着些许酸痛,之前痛的要死的脑袋此刻十分的清爽和舒适。
瞬间辨认出了这沙哑沉重的音色,刚刚开机的狸诺几乎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下意识就转过身子想躲开扶在自己酥胸前的粗糙双手。
可惜她的全身都被牢牢捆住并系在了椅子上,狸诺只能挣扎着感受敏感乳首被粗暴揉捏的疼痛感,嘴中也不知道时候被带上了一个有着孔洞可以通气的粉色口球,只能发出含糊其辞的混乱音节。
“倒是挺有活力嘛,不过你这不穿内衣就直接外衣的习惯也是真的奇怪,这个规模的奶子不怕战斗的时候甩的疼么”
看着狸诺因为自己手上动作而逐渐炸毛的耳朵和尾巴,中年废土客带着戏谑的表情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仅剩一个睾丸的下体,挺起了有着些许伤痕的腥臭肉棒。
“这么漂亮的骚货不用用也太可惜了,下面搞脏了不好卖出价钱,不过你这嘴巴倒是挺合我的胃口,给我好好接住吧呵呵。”
逐渐被性欲占据上风的废土客倒也没有忘记狸诺非常好的牙口,从一旁被生活用品铺满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个装在无菌包装里的一次性药剂管,拆开包装以后安装在了有些年代的无针注射器中,
那根巨大的肉棒在狸诺的视野中一跳一跳的,良好的视力让她可以看到那接近20厘米巨物上粗大的静脉和根部缝合连接的痕迹。
这特么被爆鸡以后自己又安了个其他生物的阴茎吗?!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啊
不由得感到一阵不存在器官的幻痛,看着那根非人肉棒逐渐靠近的狸诺不由得泛出一阵强烈的恶心和对即将发生事件的深深反胃。
忍不住当着对方的面干呕了起来,狸诺在短暂缓过来之余只感觉空气中的气氛逐渐变得不那么友好起来。
“能特么看吐,你这婊子是没被几把操过是么”
粗暴地将装好药液的注射器摁在了狸诺的脖子上,男人用铁钳一般的手指掐着她的下巴掰开了她的嘴,甩开注射器以后将扣在幼猫脑袋上的口球绑带一并扯了下来。
晶莹的唾液在唇齿和粉色口球之间拉出了一条银亮的细线,而被绑带压制已久的红肿皮肤也在此时显露了出来。
“我测你的……呃呃!”
压制在心底已久的发自内心的嘴臭还没有开始输出就已经被捏住了命运的舌头,男人粗糙的大手掰着狸诺软嫩的唇齿看向了那一片粉嫩后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随着注射药剂顺着血液的流动席卷全身,一股无力和虚弱逐渐让还在试图咬对方手的狸诺失去了身体大部分肌肉的力气,只能任由对方轻松地掰开下巴将那根腥臭的巨物凑近自己的嘴巴。
并有过多的言语,男人在狸诺逐渐失去反抗的动作以后就在狸诺几乎能化作实质的杀意下将肉棒塞进了对方的嘴中。
柔软湿糯的舌头首先包裹住了肉棒的前端,带着细微柔软倒刺的猫舌头随着肉棒的挺进一个个因为因为唾液的润滑紧密的贴合在了对方红彭彭的肉棒头部上。
腥臭的味道也顺着空气弥漫进狸诺灵敏的鼻腔之中。
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啊啊啊!
受到药物影响无法主动做出过多反应的舌头只能软趴趴的微微颤动,这反倒是更加激起了男人暴虐的兽欲,调整好角度以后将整根肉棒一起推进了狸诺的口腔。
温暖柔软的口腔组织将硕大的肉棒层层包裹起来,逐渐深入的巨大头部一点点进入咽喉深处,逐渐收缩的通道则更加紧密的裹住了深入的肉棒。
“呃咕……呜呜!”
将椅子上的猫娘脑袋托起以便更好进入,格外紧致热乎的食道剧烈刺激着男人巨大的肉棒,而此时狸诺只感觉到身体一阵窒息和咽喉被深入填满的强烈异物感。
会,会窒息的呜……
窒息的恐惧伴随着对方逐渐剧烈的抽插动作一点点填满狸诺的内心,口腔和喉咙中的软组织随着紧贴着的巨物的抽插被来回反复蹂躏挤压着。
被迫分泌出液体试图让抽插的动作变的更加顺滑舒适一些,但这无奈的妥协只能让感受到更多快感的男人动作更加剧烈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狂躁粗鲁。
抓着身下猫娘柔软顺滑的黑色齐肩短发作为着力点迎着自己的动作更加深入那紧致柔软的消化道,交接处格外紧致的柔软地带让男人越发欲罢不能起来。
窒息的恐惧占满了狸诺的内心,鼻腔的异味和软组织被来回折磨的疼痛被已经被被恐惧占满的大脑忽略掉了,名为死亡的感受在身体的每一处一点点扩散开来。
要死了……要死了呃呃
清澈眼泪随着逐渐上翻的瞳孔豆大豆大的流出,鼻涕和眼泪铺满了狸诺可爱的脸蛋上,而此刻的她距离死亡仅仅只是一小会时间的问题了。
快意逐渐达到了顶点,又一次划过交接住的紧致地带以后男人便抱着狸诺的脑袋狠狠插入了最深处的地方,滚烫的精液顺着快到尽头食道大股大股的泵出进狸诺空空如也的胃袋中。
“唔呃,咕噜……”
昏迷边缘的狸诺只能发出下意识的微小声响面对对方整彻底插入的剧烈刺激,原本可爱的脸蛋上一片苍白的沾着无力继续淌出的泪水,随着对方在最深处肉棒的挺懂微微抖动着。
“呼呃,嗯啊……”
射精的快感让男人不由得放松了拽着对方头发的动作,还在射出精液的肉棒则随着体位的改变滑出被堵死的柔软管道。
喷射而出的浓厚精液随着滑出洒在了口腔之中,最终随着狸诺脑袋无力地垂下顶在狸诺的鼻子旁边,带着浓厚腥味的浑浊液体大片糊在了狸诺满是泪痕和脸蛋和鼻腔之中,
“呕呃!咳咳唔呃!咳呕……”
随着堵塞喉腔异物的消失,昏迷边缘的猫娘则大口大口的呼吸以试图获取新鲜的空气,而充斥在口腔和咽喉的精液与唾液混合物则让她不受控制的剧烈干呕咳嗽起来。
胃袋中的精液裹挟着食道和咽喉中的精液唾液混合物一齐随着剧烈的呼吸被呛出口鼻,狸诺在好长一段的咳嗽和干呕后才勉强恢复了自己的正常呼吸。
而此时狸诺的状态已经可以用惨烈来形容了,苍白的脸庞上是泪痕和精液交融混合的一片狼藉,而一片空洞的眼睛也有一只被精液糊住了半边,怎么眨巴也难以看清外面的样子。
原本干净的腿间也因为窒息而失禁了,微黄的尿液顺着狸诺肉肉的大腿一路顺着皮肤流了下去,微微的尿骚味弥漫在混沌的空气中,和精液的浓腥味一起被狸诺微弱的呼吸所捕获。
大脑中只有劫后余生的深深麻木和空白,整个猫猫头似乎在此刻失去了自己的神志。
“小东西生命力还挺强,之前几个成年的都死了不少,你这家伙居然还没直接死掉。”
刚刚释放完的男人则是一阵清爽的擦拭着自己疲软的肉棒,将狸诺的脑袋摆正以免压迫呼吸以后便穿好了自己的裤子。
“清理清理完还得办正式哦”
这一切对于幼猫仅仅是一个开始,黄昏后的黑暗才将她裹挟了一小会。
未来会是什么样的?黑暗还将持续多久?她此刻没有精力去思考。

闲聊群1041340476,可能会收一些人设,欢淫交流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Android Chrome
    2周前
    2023-1-22 1:32:57

    新年快乐

  2. oooooaooooo
    oooooaooooo
    Android Chrome
    2周前
    2023-1-22 1:38:27

    无忧;新年快乐鸭!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