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暗恋之人的复制体后/第一章,舔食我精液的魅魔为我带来了暗恋人的身体?

第一章

 

一天夜晚,我让“美”坐在我的双膝上。——我感到她的苦涩。——我污辱了她。

《地狱一季》

 

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当初我是如何,在什么时候,甚至是具体在什么地点和她相遇的,而后又是如何鬼使神差般地,和她坐在同一个教室的屋檐下。以至于现在我只能追着这些无根的记忆幻想着,未来有朝一日和她交合的过程与结果。

若是回忆起她的名字,我更愿意将这三个普通的字词停留在脑海,不让凡尘玷污我这美好的祈愿。

楚翩若!楚翩若!

可我还是说了,毕竟光是这词语就足以引发我心中的悸动,连身下之物都莫名地探出了头颅,摩擦着布料颤抖不已。

我回忆着她的容颜,她美丽的身段、她甜蜜的嗓音,道着我的名字。而后,我打开了记录她容貌的设备,端摩揣摩着她的一切——尽管那照片早已被我烂熟于心底,我仍保持了最初的本心,隔着那玻璃板舔食那白洁纯净的肌肤,恬静美丽的天庭,还有眉眼上柔和的曲线。

倘若手机可以做到味觉的传递,我必然要欣喜若狂,不会在拘泥于手指残留的淡淡发梢滋味和被我小心保留起来的她的落发,而是能嗅着这浓密乌黑还带有稍稍卷曲的头发,再一次再一次地为我带来高潮的体验。

夜已经深了,窗帘因晚风拍打着墙壁,而我的屏幕仍然保持了光亮。

我看着屏幕中曾拍下的她的背影,想象着她或许会在上课的时候转过身,挑逗般地用那纤纤玉指勾住我的下巴,而后再来几分嘲弄般的笑?

不不不,若是这样仍然不能满足我的幻想。

我要想着,她在那个时候故意甩落一只用不着的铅笔,然后用脚尖抵住另一只脚上鞋子的后跟,再微微用力,让自己那穿戴着洁白袜子的小小脚掌露出来,蜷动脚趾勾引着我,可又故意用自己的背挡住,不让我能仔细地看见。

可那娇小的背影不能阻拦我的幻想,我依然看着,毕竟若隐若现更是能添上几分情趣。我侧着身体歪斜了头,直视她的脚趾微微移动,触碰到笔头,脚尖推动了铅笔,洁白的袜子却碰到了地面,就此沾染了几分灰尘。

然后是向上抬起的脚,被脚趾提着的鞋子。

对了,我还能想到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厌恶着污渍却因没有发怒而增上一点可爱。

那笔就滚落到我的身下,我要装作没有丝毫意识到的样子。

再然后,她就趁着老师还在黑板上书写板书的功夫,微微欠起身,推开自己身下的椅子蹲下,慢慢匍匐到我的身下,摸上那支笔接着把手搭上我的大腿。

她会再抬起头,或许还会因为桌子的高度磕碰到脑袋,因为吃痛娇声惊呼。但最后还是看着我了,会用那双灵动的眼睛直视着我,嘴边翘起一个狡诈又可爱的笑容,把持笔的左手放在我面前晃动,任由其再次甩落在地上发出足以吸引旁人的响声,接着丝毫不顾及周围人的奇怪目光,移动手指。直至摸到裤子的拉链,拽下,用那我不曾触碰过的纤细手指剥下我的内裤,让我早已梆硬但无从释放的性具弹出,在她的脸上拍出一点声响……

呵。

我却不敢造次了。

这般的幻想已成为了我用于自慰时果腹的食物,加之屏幕上的照片,我已经达到了幻想中的高潮,不止地撸动身下,直到再无精液从仍然挺立的性具中滴下。

我抽出三两纸巾,擦干净地上的液体。

“唉。”

我是想叹息,但不如意从来只放在心底,或许是无意的举动?倒也没在意。

窗帘被风吹得大开而来,透进一丝冷意。月色渗进屋内,一个成团的影子在我的面前晃荡。

“可真是浪费…呵呵。”

极尽妩媚的女声传递到我的耳中,我回过头去看,看着一个曼妙的身影拉开半闭合的窗户从窗沿跳下,踩着几寸的高跟踱步那样地走进屋子。把错愕的我推在一旁,接着弯下腰一边朝我露着隐约可见阴唇的透肉蕾丝内裤,一边用手指剐蹭地面上还未被清理干净的精液。

“这样可不行。”

她的语气带着笑,转过身朝我张开嘴,展示了她口腔中的银色舌钉,又随着舌头舔舐嘴唇的动作,金属被渡上了一层糜烂的情色滋味。

她把手指放入嘴中,砸吧着、似乎是在细细品味。

啾噜啾啾啾……

她吮吸着沾上我的精液的手指,还不时地从嘴里发出娇喘声音,伴随着手指的抽出与送入,她的嘴角慢慢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细丝,对应着我尚未关闭的屏幕亮光,闪烁着晶莹的色泽。

同时她的眼中又透着几分酒红,再往下看,狭小的背心没能包裹住她硕大的乳房,露出了下半部的洁白浑圆物体,两粒小点在单薄的布料下凸了模样,而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后,她甚至把另一只手抚上了一边的胸脯,揉搓着自己的乳房,让这软肉在自己的手中变了形状。

“唔嗯…啾…呼啾……”

我又注意到她的小腹处好像还亮起了粉色的花纹,不知是伴随着她呼吸的频率还是手指抽送于嘴中的频率,亦或是她身后的粉色小尾巴的甩动着的频率,有些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你是……”

虽然仅只能看到侧脸,但我仍注意到那红酒色的眸子微动,瞥向了我。可我那半句话还没完全说出,就见她抽出了口中的手指,拨弄着胸前的肉粒,兴奋一样地低吟、背对着我匍匐下身子,舔舐着地上残存的精液,那硕大的乳房就这样摩擦着地面,口水痕迹还有一些精液就沾在了她白皙的乳房上。

肏我,肏我。

诱人的动作似乎在给我传达这个指令。

她伸着舌头舔舐着,说着不清不楚的淫语,舌钉剐蹭地面的声音被舌头口腔包裹住发着闷响。她前后摇摆着身子,让自己的身体各处沾染更多的奇怪水渍。

还有那阴唇,完全就是清晰可见地展示在我眼前。随着她身体的晃动,还有那极度透肉的蕾丝,两片软肉一张一合地吐着气,我好像还看到了晶莹的水花从中流出,慢慢沁润这诱人的布料。

眼前人身体散发着一股诱惑人的香甜味道,身下鼓涨得甚至有点发疼了。

诱人的色欲迷惑着我的心神,我竟尝试性地想要伸出手,想要触碰这看似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想要抚摸那白皙皮肤下可见的青色血管,甚至想要撕开那双黑色的长筒袜,然后去舔、去咬、去厮磨这双浑圆的大腿,这一切究竟是否像我想象那样的温润可人?可在这欲望升起的一瞬,却被一股莫名的情感按耐住。

良久,这人似乎是从陶醉的状态下回过了神,转过身跪坐在我的面前,用一种调笑的语气,“你居然…呵呵呵,真是个小绅士呢。”

说着,她朝我靠近,把手搭在我还没来得及穿上裤子的大腿上,“可你明明很喜欢这样,不是吗?”

幻想中的意境和现实重叠,愿望实现般的悸动感触动着我的心脏,一瞬,我竟感觉自己有些喘不上气,但仍克制了欲望以至于向后挪动了身体。

“好吧好吧,姐姐我可是魅魔啊,唉,真是丢人。”

她叹了气,说了丧气的话,但目光仍然是保持着诱惑的模样盯着我的下体,直到我感觉身下之物渐渐疲软下去,她才站起身。

“我走了,小绅士。”她抚过桌子,正对着我坐上窗沿,嘴唇开合,露出洁白的牙齿,“要不要、和我做一场交易?嗯呵呵……”

她的身体向后仰去,那酒红色的眸子和令人致幻的肉体就消失在月色下。

 

 

我错愕地打开灯,仔细地检查屋中的一切。方才所经历的一切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敢相信,但若是我的幻想达到了这种真实到极致的地步,为何我会在最后的时刻秉持了那莫名的清醒,也不愿意让自己在那般逼真的幻境中来一次肉体与肉体的交欢?

楚翩若。

屏幕早已在时间的流逝下熄灭,但在键盘与控制器的触动下亮起,那美丽人儿的面容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而后,尚有火星未熄灭的我的心中,重新燃起欲望。

可我却突然怎么也想不起她的一切,哪怕是吮吸她发丝的气味也是如此。

记忆还在那里,可记忆中的那一张张脸被涂抹上了黑色,无论是前桌那时候的回头还是楼梯口向下俯视的偷窥,怎样也好,我记得不得那个相貌。

头发的味道已经没有了意义,没有了记忆中的她,这似乎仅仅只是一种直立动物的毛发罢了,和我的头发又有何种区别?

我捶打桌面,终于,还是叹息出了声音。

滴答,滴答。

“下雨了?”

我自问,张望着四周,可窗外的月光依然皎洁,洁净的仿佛透不上一丁点的灰尘。

滴答,滴答。

我俯下身体,却看见原本漆黑的桌子有了被腐蚀的痕迹,塑料与铁成的器具融化变形,再汇聚到某个点一并滴落而下。成团的液体没有散开,倒像是孕育生命体那样的成型慢慢扩张。

“轰。”

我的电子设备没有了桌面的支撑摔落在地面上,屏幕直边角碎开,就连屏幕中的背影都就此分裂成几瓣的模样,再接着一并融化到那有些瘆人的黑色液体里。

这真是……奇迹!

我已经无暇顾及那么多了,什么心疼,全都去他妈的。

黑色液体的颜色变了,就连形体也变了。一个人形逐渐扭曲开来,节肢的手、节肢的腿,成型的双手,未成型的双腿脚趾,还有一张人脸的形状,分散开来的发丝。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对。

对!

楚翩若!

我的身体因为激动颤抖不已,甚至双膝一软跪倒在地面上,但没有让我感受到丝毫的疼痛。那仿佛阔别已久的面容此刻重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竟不知该用何种语言来表达自己此时的情感。

就像是思维蒙上了纱后,朦胧而又虚妄狂乱的胡思乱想成了真,在我面前放着太阳西升东落的荒谬事实,可眼前确实如此。

我看着面前的人儿重叠了我记忆中那似剪影般的黑影,温婉的眉眼,俊俏的鼻尖,微微朝上扬起的嘴角。她的身体却虚幻着,仅仅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大概,不能看清皮肤的洁白与否,细腻与否,更别提更加细致入微的肌肤纹理。

不过这也足够了。

我朝圣那般地捧起她的一缕发丝,放置鼻下努力地吸吮着其上的味道。

没错的,没错的,无论是洗发水的味道,还是头发本身的味道,不是一模一样,而是就是这个味道。

也许是我兴奋到了极点,还未撸动身下的性具,它就已经吐出了浑浊的乳白色液体,兀自颤抖着晃动,把不断涌出的精液甩至各处。而我就看着这一捧头发被沾染,又随着发丝的散开涂抹到各异的发丝上。

玷污,玷污!

她就像一个冻僵了的躯体,此时一丝不挂地躺在我的面前,可那起伏的胸脯还有鼻息告诉我这只是猜想而已。于是,我搭上了她的手腕,手指推着她的掌心,逐步逐步地掰开了这躯体的僵硬手指,然后举起让其抚摸我的脸。

初见是冰冷的,可在吸收了我脸部的热度后,玉石般的温润触感由此体现,并且不断延伸着——到我的嘴边。接下来,我不断告诫自己应该做一个绅士该做的样子,去温暖这身体。但我终于还是克制不住,含住这手指不断地舔舐,呵,简直是在学习那个魅魔的动作。也许不一样呢?

我操控着这指尖在我舌尖划过,直到舌的中心,再让它在这里画出一个心形的样子。我又卷曲舌头,包裹住这柔软的指头,慢慢地品尝每一寸肌肤的纹理。这太美好了,根本就没法止住身体的动作。

时间在走动,月色也萎靡了。

白皙的手指被吸吮过后,透过一丝丝红色。在满足了身上精神的享受之后,身下自然也要相应地品尝到她的滋味——两次射精过后的性具还保持着挺立的状态。

手指仍是冰冷的,在我将她抚摸上我的性具后,不禁打了个深深的寒颤。

不断泌出的前列腺液体还有尚未被擦除的精液沾染上了这手指,顺滑和粘稠的体感并织,前一刻扯动我的皮肤又在下一刻顺滑了这块皮肉,疼痛和舒顺交感,还有视觉上的体验,不断提高我的心跳,让我喘息。

我抽动腰部和腿部,肏弄这已经被我掰成形状的手指肉便器,一点热度又从手指的缝隙渗入,交错了冰凉和温热,时刻刺激我的性具。

嘟咻嘟咻咻……

射精的感觉如期而至,我低头去看,那精液覆盖了这手指,粘稠不已的液体正不断的从指缝之间滴下,在地板上发出闷响。

 

 

我长呼了一口气,闭着眼睛细细地回忆着方才的一切。

太过于梦幻的滋味总给我一种感觉,自己是在做一个尤其清醒的梦,而不知何时这个梦会醒来。虽然在这不知是梦与否的地方还有痛感的并织,但我又如何确定一个清醒梦之中不会有痛感呢?

腰部有点发酸,我睁开眼睛。

那躯体还停留在那里,不过宛如石油状的液体不再继续延伸,几乎全部转换成为了肉体的肤色,而双腿之下像是被截了肢,不过用与生俱来的断肢来形容好像更为恰当,但残缺仍不能抵消她的美丽,反倒为其添上了一分残缺的美感,突然就有点理解断臂的维纳斯为何如此出名了。

啊?

我继续欣赏着这美丽,狠狠地扫视、要把她记入心中。不过视线很快就汇聚在了一点之上。

在双腿未能完全成型之前,两腿之间的私处竟然长成了模样,一条细细的肉缝在那里安静地放置着,我微微抬上眼,又能看见肉缝上方被剃掉了毛,长着几缕稀稀疏疏的毛茬,私处的肌肤像是被牛乳浸泡,透着光顺滑不已。

我把她的腿分开——仅剩大腿的肢体简直轻到不行,稍作用力就能看到两腿之间的光景。然后我又仔细地端摩着这少女私密部位的一切——两片嫩肉饱满紧实地挤在一起,徒留一条方才就察觉的浅浅缝隙。像是紧闭着的门,却从这其中的门缝之间流淌出一股我从没尝过的甜腥气味,不断勾引着我,只消手指的分弄,就能看清门扉之下的一切。

于是我做了这样的动作,不过不是用我自己的手。

她有些僵硬的手指被我当做了分弄小穴的器具,食指与中指按在嫩肉之上自缝隙中分开,更加粉嫩的软肉和肉缝之间的褶皱展示在我面前。甚至还能清晰的看到几丝淫水从肉壁上流下,倒映着灯光闪着淫靡的色彩。

我的喉咙有些发干,但不想起身喝水去错过这仿佛稍纵即逝的美丽,于是把嘴对准了小穴的开口,用自己有些粗糙的舌头去舔舐这温热与柔软的伊甸园。

甜腻与腥香霸道地冲进我的脑中,要比勾芡的浓汁更加浑厚,要比芥末更加让人泪水横流。

我小心翼翼地舔着,生怕吵醒这几乎不会醒来的人儿。又在某一刻几乎要放弃理智,要将舌头探入更深的地方,要用牙齿去品尝更多她的味道。

今晚的鸡儿放不了假了,不过看来它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已经身披着亵汁昂起坚挺的头颅。

对不住了。

我低叹地起身,抓住了她尚未成型的双腿,把性具顶在了这尚且还被手指分开的缝隙上。

我学着曾看过的视频里的模样,不断的用性具蹭弄着她的花穴,让系带的褶子顶撞在那颗小小的阴蒂之上。又不断地蹭弄下,两股不同的亵汁汇集在了一起,起着润滑,每一下的摩擦都是叠上了上一刻“润”的滋味。

润滑大概是够了吧?我也没有做爱的经历,凭着天然的感觉,慢慢地把龟头送入被打开了小口的小穴之中。当龟头被埋入肉缝时,我感觉性具的疼痛感涌上了心头——润滑完全不够。再去看身下人的眉眼,竟也发现它因疼痛感而微微皱起。

不过兴奋感远大于疼痛,我压制住了这感觉,想要将身体更探入几分,奈何不算湿润的甬道容纳不了这过分的粗糙,仅仅只能让我在每次的抽送之间再送入稍深几毫的距离。

但怜香惜玉也有个耐性,在磨蹭了好久后,小穴仅仅只吞下我的龟头大小,还有大半仍在体外挺立着,若是它能言语,我想大概是要挨骂。

我用了几分力气。

性具就这样笔挺地插入到楚翩若的身体之中,大概是撕裂了其内的皮肉,那眉眼皱的更深,面部也因此扭曲。但就是这样的痛苦表情却更大的激发了我的欲望和兴奋,我迫不及待地抽出在她身体里的性具,看到处子之血沾染在上面。

无所谓了,反正是梦。

我的心底已经完全确定这场景的真实性,索性抛开了所有怜惜对方的想法,既然梦境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那么我为什么不索性让这清醒梦做的更为刺激一点呢?于是我手持着性具,再一次把龟头对准了小穴,推动了自己的腰身。

这紧紧的压迫感舒服到无可比拟,每一次的插入甚至花上几分力气,但在抽出之时却能感受到肉壁贴合着性具的形状死死地咬着,吸附着其上皮肤的每一寸脉络。

随着动作的进行,乳白色的液体黏腻着鲜红的处子之血在洞口堆积,慢慢朝着下方滴落,又随着身体的撞击,被挤压着溅在白皙的皮肤上,狰狞而又淫荡。而这一下下的动作都顶撞着对方的身体,空气自肺部排出通过喉咙,压迫着声带,发着黏黏糊糊的呻吟。

“嗯…嗯…嗯…嗯……”

她的身体被肏得晃动着,我好想看到她摇摆的乳房啊!可那身体还是虚幻着,只有其形,未能见深浅。我看到几滴泪水从她的紧闭的眼中滑落,是因为疼痛的条件反射?那也无所谓,这是我的梦。

我把身体顶入到最深,肆意发泄着临近射精前的欲求。

啾噜啾噜噜噜噜噜噜……

达到了临界点的性具喷出浓厚的精液,一并灌入了小穴之中。我甚至感觉到身下的躯体微微颤抖,像是为了迎合我那样的微微挺起腰身。

随着最后一滴精液从我的马眼中流出,我才彻底的把性具从小穴里拔出,看着被填满的缝隙里慢慢流出浊白色的精液,再淌过菊穴,被有些开合的菊穴吃入,我才安心地坐在地板上喘着气。

可这样不舒服。

于是我又拉过她的大腿,把头枕在上面。伴随着香甜的体味,或许这才是夜晚的结束语。

 

 

我侧看着窗台,月亮已近乎落下。

就此过去一个通宵的夜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这做爱比我想象中更加的耗费体力,加上连续射精的身体更是让我感到疲倦不堪。

我看到窗台浮起一双红色的眼睛,眉眼微眯,似乎是在玩味地看着我躺倒了的模样。

“……代价……”

我看到她的嘴唇微启,似乎在说什么话语。可喧闹的耳鸣声逐渐吞没她的语句,在最后,我也仅仅只透过她的唇齿觉察到这二字的含义。

在梦境中入睡吗?没有尝试过,但我乐意尝试,只要我这爱慕之人能够陪伴着我,不管是翌日的光明也好,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也罢,我都无所谓。

是的,我都无所谓。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李虎
    Windows Chrome
    1周前
    2023-1-23 14:38:45

    牛逼666,有楚翩若动漫照片更好了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