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入爱欲的修女魅魔与被爱抚的她
共6章,专题:入夜的魅魔

“回到自己生前住的地方,倒还真的有意思,简直要笑死我。”林依长呼一口气,半发笑地看向身旁,“尼雅姐,你说是不是?”

放荡的肉体交欢已经过去了几日的时间,在确定了林依的精神状态后,修女带着她回到了原来的住所,不过只能尚且称之为住所而已。

警戒线早已被撤销,地面被清扫干净,太阳温柔地照耀着大地,好像所有人都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来都来了,上楼看看呗,我家…”林依半张口,整理了措辞,“啊、我住的地方是密码锁,密码我还是记得的。”

达利尼雅无言,看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她闭上眼睛摇了摇头,眉眼间是说不清的情绪。

“密码错误?”未等她跟上林依的步伐,对方稍有苦恼的小声自语就传到了她的耳中。她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密码正确所带来的开门声就回荡在空气里。

“……啊!尼雅姐,你这么快就跟上来了吗,进去吧,鞋不鞋无所谓的,就当是进了小偷让他们也恐慌一下吧。”

客厅的茶几移动了位置,不再需要小心地行走去避免身体的磕碰,虽然在这居住的人仅仅只有自己会做出那样的蠢笨事情。

抚过熟悉的墙壁贴纸,林依被引向屋内。床铺和桌子安然地摆放在原位,不过桌上被清理,早已没有那些纷杂的小巧物件。

不起眼的衣柜角落多出了几个不算破旧的纸箱子,揭开其上的胶带,自己喜爱的那些小玩意就摆放在里面。

被弟弟抢去的最喜欢的玩偶也在里面安静地呆着,塑料眼睛镀着一层厚厚的灰尘,稍微擦干净又透着光,好像可以看到自己的曾经。

微风透过纱窗吹动窗帘,布料的裙摆擦着墙壁,扰乱着这不安宁的平静。

“林依?”

心语没被道出口中,眼前人自顾自地做着动作,没有理睬她。

“……”

玩偶放回了纸箱子,纸板合上,贴封了胶带。

擦去了灰尘的塑料眼睛再次目睹黑暗,只有细小气孔透出的微弱光线在黪澹之中留作它唯一的慰藉。

林依慢慢站起身,双唇紧闭,嘴角微微颤抖着。余光瞥见桌角,手机的玻璃屏幕反射着日光,宣誓自己的存在。

她走到桌边,拿起手机,上锁的屏幕还有近乎满格的电量,就像是有专人给这几乎不会再拥抱主人的手机充电一样。

划开屏幕,她迫切而焦急地翻动,想要寻求自己心中的安慰,想要看到想要看到的消息。

连这被拉长了体感的时间都不算漫长。

然后她失了神,手臂无力地耷拉下来,全身像是抽去了所有的气力,跌坐在地面上。

手机脱离了人为的掌控,在空中划出几个并不漂亮的旋儿,摔落在地上自边缘碎裂开来。

“林依!”

达利尼雅的手指微动,几瞬的犹豫过后还是握紧了手掌。揭开伤口不一定代表着感染和消亡,人总会成长,让对方就此摆脱不如意的过去或许也是好事。

思索着,她红色的眸子里倒映出对方的模样,一如曾经的自己,体会着不知名的孤独和无力感。不过在此时,这无从定义的情绪被林依叨念成“想要被爱”的词语,在几日的安稳后重新侵扰着她的心神。

她松开了有些发青的指节,跪在了这“想要被爱”的人的身后,手掌自对方身体外侧环抱而住,把对方牢牢地拥在了怀里。就像自己曾经需要的那样,也像第一次见面那样。

“……”

林依的牙齿打着颤,想要说话又被几近抽咽的哽咽打断。她努力地挣扎着身体,想要借以摆脱身后人的环抱,但是太过温暖了,以至于她尚未从上一个漩涡中走出,就几近溺死于这温存之中。

炽热的心脏在贴合自己的后背跳动。

“如果愿意,请向我倾诉吧,林依。”

“都没人在乎我…”

“不是这样的。”

“你放开我!”

达利尼雅松开了手臂,不过仍然保持着跪姿没有站起。她看着林依保持了挣扎的惯性冲倒在地板上,然后站起身踢开脚边的手机,转身向自己摆开手臂想要说些什么。但仅仅只是张口,泪水已经沾满了脸庞,棕褐色的眸子里是各色情绪的滋味。

“我在乎你。”

“我……”

“我爱你。”

某一刻,林依再度失了神。

面前人的面容很平静,那双眼睛也是,就像初见时的波澜不惊。

我爱你。

她死死地盯着她的唇,等待着后续的话语,可良久都没有预想中的回应。

这三个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音节在她的脑海中回荡。漫长等待的思考中,她仍不愿相信自己会听到这样的词语,甚至顺着那直视自己的目光看向身后,妄图寻找一个不会存在的人影。

原来是对我说啊。

“你爱我?你说你爱我,对吧?”

林依突然跪在地上,用扑的方式把达利尼雅推倒在地上,拉住她的手放到身下,用隔着衣服的私处磨蹭她曲起的指节。

没有爱液滋润的端点干涸不已,软嫩的阴蒂被粗糙的内裤布料磨蹭着,根本换不来一丝令人愉悦的感觉,徒留疼痛感弥漫在心底的伤疤之上。

“那就来爱我吧,性爱也是爱啊,快把手指伸进去,让我高潮,让我快乐,就像我们前几天做的那样,对吧?”

“不对。”达利尼雅抽回手指,摇了摇头,“性不是爱。”

“哈哈哈……”

一瞬,这目光消退至冷淡。林依骑在她的身上,直起身子仰起头,不让更多的眼泪流下来。

“不过。”

修女解开胸前的纽扣,手指搭上衣领半拉下服装,柔软的乳房随着呼吸的起伏被半拉的布料勒出几分形状。随着布料的逐渐下移,白皙的肩膀也暴露在空气里,恰如冬日的白雪,不过此刻尚有温度。

她卸了半边衣服,裸着半身支撑起身体,伸手拉过林依的脑袋,再一起躺回到地板上。

“如果你也爱我。”

达利尼雅像哄婴儿睡觉那样,温柔地拍打身上人的后脑勺和背部,歪斜了自己的头,让对方侧向自己裸露的肩膀,“请用疼痛来让我记住你的爱。”

被泪水沁凉的唇吻在肌肤上,有点冷、有点湿润,随后是微微露出的尖牙,轻轻剐蹭了几下后,埋入到这皮肉之下。

尖锐的疼痛感让她皱起了眉头,但很快舒展开——爱意浅显又温柔,刺痛过后是温润的舌头在痛感的周围盘桓、安抚。

林依抬起头,目视着眼前人的红色眸子,其内倒映出自己。

“我感觉到了……”

达利尼雅又一次把对方揽入怀中,摩擦她的脸蛋,然后相吻。

柔软的触感又一次从嘴唇弥漫开来,接着是泪水渗入口腔的苦涩滋味,尤为软和的舌头。

舌尖相抵,近乎是黏腻地缠绵在一起,早餐时残留的淡淡奶香味道、林依自己的味道,哦对了,还有齿上点点的血腥滋味,一同在口腔里逸散开来,呼吸之间尽是双方的轻浅气息。

林依不知自己的哭泣不知止了与否,她紧闭着眼睛,低垂颤抖的睫毛在身下人的脸上扫了又扫,额外给自己带来几分眼睛上的瘙痒感。

轻轻地挣扎,移到脖颈上的手掌很快的就松开了。

交错的呼吸在二人的脸庞拂着。

“你看啊,你给我留下的印记,我属于你了。”眼睛微眯,绽放出勾人的色彩。

“真是的……”

林依报以回吻,同样温柔地点过她的舌尖,一如窗外的风擦过二人的身体。又勾缠住对方的舌头,沉沦于这越发深入的接吻之中。

吻的持续让含糊的口水声回荡在房间里,就连断断续续的喘息声都显得尤为淫乱。可这温存愈发浓郁,足以溺死爱意迸发的两个人。

被亲吻、被搂住腰肢。

摩擦着的大腿、蜷缩着的脚趾。

还有,那顽皮的心形尾巴悄无声息地缠上了某人的手腕,贴合着肌肤亲吻着迎合自己的跳动脉搏。

“林依……”

晶莹的细丝自二人唇瓣分开之际绵延而出,又被修女说话的气息惊得破裂开身体,炸出几滴细碎的水花。

“我湿了。”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修女的面色仅有些红润,但被白发遮挡的小巧耳垂却早已被赤红占据,她不自觉地扭动腰肢,寻着令自己欢愉的端点。

“能请你…爱我吗?”

猎人和猎物互换了位置,林依拨开浓密的银发咬住了那秀气的耳尖,用牙齿摩过,湿热的舌头卷着耳垂不断吮吸,换来几声若有若无的喘声。

但这世上从没绝对可言,多久后这小巧人儿又会跌回猎物的身份,被采撷呢?

呵,谁知道呢。

半遮掩的衬衣早已被揭开,手掌伸入贴贴的两具躯体之间,肆意地揉捻着有些被压迫着的软肉,又抚上端点,食指和中指把玩这有温度的小巧葡萄,自周围拨动,用身体掩饰这不可见的情色动作。

似是腻了,林依放开了被润湿了的红肿耳垂,身体向下退着,舔吻对方的美丽锁骨,在留下一个浅薄的唇印后又后退至对方胸前,用纤细的手指自对方微凹的腰线轻轻拂上,捻着胸前的皮肉厮磨着。

“嗯…林依……”

爱抚的快感涌入心间,达利尼雅念叨着林依的名字,不过语调早已破碎,汇成了情感的表达,爱欲充填了她的胸膛,裹挟着空气扯动她的声带,道出几声淫靡的娇喘声音。

身体软绵绵的,眼睛也好像要睁不开,像是困乏倒毫无睡意。

尾巴好暖,又、湿漉漉的,啊,这是舌头……

林依把尾巴含入口内,用牙齿和舌尖细细品尝身下人的味道,似要从这物体中品出一丝甜味,但无论怎样吮吸和牙齿的磨蹭,都只能换来对方身体的轻微颤抖。最后也只能不舍地吐出这玩具,再用它在达利尼雅的小腹上摩擦,留下几道不可名状的痕迹。

手指下移,解开了裤子的纽扣,两腿的交缝处不知何时已染上了点点水渍。再抓住裤子的两端拉下,内裤更是像达利尼雅所说的那样湿润不已,在此时又如催情剂一般散发着淫靡的味道,侵着林依的神志,她难以抑制地低头吻下。

啾噜、咕咻啾噜噜……

唇舌包裹住湿漉漉的花唇,深深浅浅地舔舐着,偶尔又蹭入被挤弄开的缝隙里,用略粗糙的味蕾品尝软嫩肉珠的滋味,只是这泉眼不会干涸,越是挑逗就越是有不断的蜜汁从缝隙里挤出,越是舔舐就越是能感受到她腰肢的颤栗。

林依伏在她的两腿之间深深地啜饮着。少女的喉结微动,含糊不清的吞咽声让本就被爱欲填充满的房间增上了不一样的感觉。

随着快感的叠加,滑腻的液体顺着林依的嘴角渗下,打湿了她早已散开的发丝。

不过她毫不在意,更是将手指抚上了修女的阴蒂,而后,舌尖和指尖的交错变成了密集的欢愉,有如潮水般涌入脊背,让达利尼雅情不自禁地挺起腰身,而这动作又促使了另一不同快感的来临——纤细的手指愈发猛烈地碰在了阴蒂上,让这本就因充血而硬挺起的小小肉粒更加的颤抖起来。

接连不断的快感灌入修女的身体,她的呼吸越发的粗重,手指拽住了散开衣服的一角,拼命地去消化这无尽的快感,可小巧的尾巴又有主见的打算。它再度缠上林依的手腕,就像热恋中的少女会给爱人戴上发圈一般,不过在此时像是要阻挡情欲的绵延,使着微不足道的气力,拉拽着可以轻松挣脱它的手。

林依看了看手腕,又看了看早已泥泞不堪的两瓣唇肉,突然大受启发。

尾部的软肉取代了舌头的位置,摩擦着凸起的花珠,再接着用手指掰开两片肉瓣,露出其内的粉嫩柔软。

心形的小尾巴被林依把持着向下移动,触碰了几丝温暖的褶皱后,埋入了小穴之中,就像塞入小玩具那样,不过源于自身的玩具更能携来不同的快感。

“哈啊、哈啊、嗯啊啊啊……不要这样…咿……”

恍惚的意识里,达利尼雅的脸涨得通红不自觉地出声,眼角也流出几滴泪水沾住了她的银发。

“你爱我。”

林依用拇指抚过她的长发,看着这张写满了爱欲的脸颊。

“嗯…我爱你……哈啊啊啊……”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林依抽动左手,被两瓣唇肉吮吸的粉色小爱心就从这之间出来了,尚且还有一点还在她的身体里存留着。

仿佛有一种奇怪的空虚感在身体里蔓延,但随着林依手掌的摆动,那抹空虚感又瞬间被填满。此时的她已经分不清到底该回应哪边的快感了,究竟是被身体夹住的尾巴还是被自己尾巴所侵犯的私处。

大腿被刺激得止不住的颤抖乱晃,又被半脱的裤子限制住,只能紧紧地绷着腿上的肌肉,在迷乱的欢愉中抵达顶峰,近乎是失控地泄了身体。

高潮的蜜汁裹着小巧的尾巴一起冲出体外,连带流入了林依的掌心,顺着手腕粘稠地流淌下来,以至于润湿了淡色的衣袖,在其上润出了一幅尚有深浅的色气画卷。

纤细的手指捻了捻指尖的液体,有些粘稠的丝线随着手指的开合,彰显了别样的韵味。

“说爱我。”

林依松开了手中的尾巴,任由其瘫软地垂落在地上。转头又用手上抚上达利尼雅的面颊,轻吹着她的耳朵,呼出有些发烫的气息。

“唔、嗯嗯……”

被爱欲侵入脑髓的修女涣散了意识,在理智回拢之际,她迷迷糊糊地想要答复这陈述语句的答案,可对方的手指摩着自己的唇抵开了自己的牙齿,探入了口腔之中,再简单的话语也变成了无尽的呜咽声,不清不楚得从牙缝里溜出。

“快说吧。”

膝盖顶在了两腿之间,慢慢在腿心的部位晕开一片水渍,被润滑了的布料磨蹭着名为阴蒂的粉色软肉。高潮过后的身体显的更加敏感,而这快感的来临又让她战栗不已,不经意间咬住了口中的手指,在上面留下了一圈浅浅的牙印。

“看,你也给我留下印记了。”

些许的疼痛感却让林依兴奋起来,她微微伸出手指欣赏上面的印记,而后又继续深入直到触碰到舌头,再然后,食指与中指撬开牙齿的间隙,就这样捏着粉嫩的小舌头把它拉出口腔。

“唔啊、唔……”

无论是情感的依偎还是肉体的屈服,修女已经说不清话了。

她睁开红色的眸子,看着林依张开的嘴,还有其内散发着粉色光芒的舌尖,和自己的舌头触碰在一起,一股异常瘙痒的感觉从舌尖一直蔓延到心底,就像是被催情了一般。

颈部又再度被吻上,莫名的快感却被放大了体感,顺着动脉的血液冲上头顶再反馈给身体,她摇摆着腰肢,用私处磨蹭着林依被润湿的大腿,深陷情欲的深渊不愿自拔。

潮热的呼吸熨烫着脖颈,对方好像爱恋上了这个部分。舔啊舔啊,又兀自用鼻尖划过被沁润的这块肌肤,吸气吞着空气里逸散的味道。

林依用身体抚慰着她的情欲,用大腿顶着她的腿心,上下磨蹭、挤压湿滑的小穴,又在阴蒂的凸起部分格外的停留,唸出一阵慵懒又绵长的娇喘。

“唔啊啊……不、不……”

林依难得地应允了对方的请求,可膝盖仅后退了一指的距离,呜咽的口中就发表了不同的观点,两腿想要夹住却又被林依挡在中间。快感就这样断在了咫尺的位置,花唇之中的蜜汁过分的渗出,滴出了一滩淫荡的小池塘。

于是,这前后不一的矛盾要求再次被林依应允。她握着沁出汗水的胸乳,自顾自地揉捏,又换过了另一条腿摆放至腿心肏弄。

干燥的布料甫一触碰花心,就得来一阵颤栗的抖动。尤为粗糙的疼痛感莫名变成了快感,刺激着达利尼雅的心神,她妄图张开嘴大口呼气,可没等她做出稍大的动作,口腔就被霸占,尚留同样剧烈的鼻息拂着自己的脸。

视线慢慢变得有点模糊了。

林依的舌头、乳头上的感觉,还有被沁润干燥的布料一次次地蹂躏着肿胀发红的阴蒂,惹的小穴的两片软肉不自觉地收缩着,以至于前一次高潮的余韵还没结束,就被第二次的刺激推上顶端。

“哈啊、哈啊哈、嗯啊啊啊……”

林依松开了身下人的唇舌,看着她紧锁着的眉头、面色潮红地半张着的嘴。无声的娇喘在她地挤弄下溢出喉间,给入秋的季节添了一分春色。

自己可以被称之为“人”吗?

旧日的疑惑涌上心头,她微睁着眼,颈后被垫上了柔软的枕头。

那双棕褐色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模样,那润湿的唇在亲吻自己的脸颊。

被咬出牙印的手指抚摸着背上的伤口,亲吻似的贴合在一起。

大概是可以的。

 

 

“回去吧。”

“嗯。”

手机被贴上了新的一层膜,摆放回桌角的位置。林依恢复了房间的摆设,捋平了枕头的褶皱放回原位。

再三的思索过后,她还是拆封了箱子。

午间的太阳浓郁郁的,竟叫人有些发热。

“这样好吗。”

达利尼雅看着林依,金色的阳光照着她微微侧向窗户的脸,也照着她手中的玩偶。

“这样就好。”

少女回应着,她微笑着。

“要不要牵我的手。”

“好啊。”

临行前,林依拉住达利尼雅的手,微微踮起脚在她美丽恬静的天庭上落下一个吻。

这吻代表了什么?

不用多言,也无需多言。

 

 

若生命长久,则欲望漫无边际;

时间苦楚都太过丰富。

夕阳、夜晚,情欲与十字架;

苦楚在增盈。

一次缠绵、一次轻语、一次栖息;

扩张了欲望的底线。

而渴望爱,弥漫在欲望的底线之上。

如果“我爱你”。

请让白雪立于理石雕像的肩头,凭着近在咫尺的温度,融化在棕褐色的注视之下。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B- H-
    B- H-
    Windows Chrome
    3周前
    2023-1-10 21:41:57

    天呐,多么细腻的文笔!

  2. 匿名
    Windows Chrome
    3周前
    2023-1-11 9:47:37

    修女的温柔想让人溺死在里面,甜啊~~~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