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十三章 柔锡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第二天,当莱狄李娅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床被子。她看着这床柔软的鹅绒被,不禁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她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只觉得神清气爽,全身充满了活力。这一定是昨天触手怪耗尽心力凝聚出的那颗果实的效果了。
她看向身边,触手怪正瘫成一团躺在那里,身体微微起伏,似乎还没睡醒。
她开口想要叫醒他,但又犹豫了,最终只是伸出一只玉手,轻轻抚摸着沉睡的触手怪。
他昨天那么累…就让他多睡一会吧。
她走下床,换上了自己最华丽的礼服。
这是一身由棉纱织成的鹅黄色希顿,它大胆地取消了传统希顿以系带固定肩部胸部的风格,以绑带作为衣领,减少了冗余的结构。这样莱狄李娅精致的锁骨就被遮挡在了衣物之下,让这身衣服少了几分诱惑,却又因简洁的造型多了几分庄严。胸腹间的系带突出了少女刚刚可盈一握的青涩酥胸,恰到好处地强调了她身为女性的柔美线条。下身几乎及地的裙裾贴合她的身材量身定做,如紧身裙一般的设计完美呈现出她那挺翘却又远比熟妇肥臀健美流畅的臀部曲线,遮盖在裙下的修长美腿也是曲线毕露,完美地诠释了路穆人最崇尚的形体美线条美。而层叠的褶皱令它更添飘逸雍容,同时也保证过于贴合身体的衣物不会限制莱狄李娅的行动。
希顿之外,是一件华美的“帕拉”披肩。莱狄李娅一向不喜欢在本就穿着繁琐的希顿外再披上更多乱七八糟的挂件,但是今天是她冲击三阶的日子,她不得不穿得隆重。这件帕拉并不像单纯的披肩一样直接披在双肩上,也不像传统帕拉那样仿照托加样式斜披于肩,而是用别针固定在双肩和腰上,用裙撑营造出行走时次第下沉的斜坡效果,长长地拖曳于地。轻纱般半透明的质地和及地的长摆让它像极了触手怪前世所见的英国式罗布,但鹅黄的色彩却更体现了少女的稚嫩,同时轻纱如梦似幻的光泽,别针与香肩和纤腰的若即若离更令莱狄李娅飘飘若仙,兼具庄严奢华与柔美。虽然年仅十五的少女尚未长成,但此时的她已堪称风华绝代。
莱狄李娅静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但很快就没有丝毫留恋地转过身,准备走出房间。也许是拥有的都不懂得珍惜,从小被所有人交口称赞的美貌她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反而是在伯罗尼撒永远也追求不到的沙场征伐,令她心生向往。
“莱狄李娅…?”正当她要走出房门时,一声虚弱的呼唤从背后传来。
莱狄李娅转过头——她现在这身衣服让她转身很不方便——却看到触手怪正挥舞着触手爬了起来。
“特雷迪乌斯!”她心疼地喊着,“你就好好睡吧,昨天你…”
“那可不行。”触手怪头一次强硬地拒绝了她,“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我怎能不亲眼见证?”
莱狄李娅费力地转过身,将他轻轻抱起:“可是,你…”
“反正我也不是自己走过去。”触手怪开了个玩笑,“你这身衣服这么多空间,有的是我能躲的地方。”
“它确实是太大了。”莱狄李娅抱怨道,“我都没法好好走路了!”
“但是它在你身上真的很美。”触手怪由衷地说道。虽然飘逸高雅的希顿长裙和雍容华美的英国式罗布放在一起让他有一种不伦不类的割裂感,但是莱狄李娅青涩而又修长的身形与高贵凛然的气质却将这两者完美融合在一起。真的是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真的吗?”莱狄李娅闻言,有点欣喜地左右看了看自己这身华丽的裙装。
“那当然,可惜你在拜师宴上没穿这身。”触手怪有点遗憾地说道。虽然当时只穿了一身较为简朴的礼服的莱狄李娅,就已经吸引了全场的目光了。
“老师都那么说过了,自然没有这个必要。”一提到拜师宴,莱狄李娅的秀眉就紧紧皱起。宴会当天对她而言真的是群魔乱舞,不知道多少狂蜂浪蝶疯了一样地绕着她打转,幸好克里图特事先的提醒让她没有盛装打扮,不然场面恐怕会更加失控。
“这次把法兰娜也带上吧?看着你晋升三阶,她会很高兴的。”触手怪建议道,“正好可以让她挎个包把我也带上?”
“为什么?你不躲在我的裙子里吗?”
“咳咳咳…不妥不妥。”虽然触手怪也很想光明正大地躲在莱狄李娅的裙下欣赏风光,但是理智还是让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那我也可以挎个包…”
“噗嗤。”触手怪被她逗笑了,“都穿成这样了,怎么能自己拿行李呢?肯定得让奴隶和仆人帮忙的。”
看着莱狄李娅一副猛然惊觉的样子,他又有点促狭地问道:“你是不是还打算穿着这身自己走到克里图特家啊?”
不出所料的,莱狄李娅露出了一副“你怎么知道”的震惊表情。
“哈哈哈…”她这幅呆萌的样子让触手怪彻底忍不住,用触手做出一个捧腹的动作,哈哈大笑起来。
“我,我只是没穿过这样的礼服…”莱狄李娅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行啦行啦。”触手怪也不再欺负她,“待会拜托克里图媞娅回克里图特那请一副轿辇来接你吧,我就和法兰娜在一块。”
“好。”
商量完毕,莱狄李娅捧着还不太走的动路的触手怪走出房间。
“哇!”他们刚走出去,屋外的克里图媞娅就眼前一亮,蹦到了莱狄李娅面前,“你真美,莱希亚!天哪,这身礼服在你身上可真漂亮!你就像参加忒提丝婚礼的维纳斯女神一样!”
“也没有那么…”莱狄李娅被她毫无保留的赞美说得羞赧低头。
“有的!”克里图媞娅很认真地说道,“就算之前跟爷爷到路穆,我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莱狄李娅被她说得更羞了,触手怪却感到很受用,比听到自己被夸还高兴。
克里图媞娅注意到了被莱狄李娅捧在手里,高兴得一扭一扭的触手怪,不由得坏笑着戳了戳他:“被大美女捧着的感觉怎么样呀,触、手、阁、下?”
“咳咳咳,这个嘛,你知道的,人类的美丑我并不在意…”触手怪急忙正襟危坐,胡说八道起来。这么说着的同时,他还用心合对莱狄李娅道:“我这都是哄她的,你可别当真啊。”
莱狄李娅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就你鬼心思多。”
“主人,克里图媞娅大人,早餐…”在一旁等候许久的法兰娜怯生生地出声。盛装打扮的莱狄李娅让她觉得有点陌生,那如在世女神般耀眼的美貌更是让她自惭形秽,心底的自卑和胆怯悄悄抬头。
莱狄李娅轻轻摸着她已经恢复了金黄的长发,柔声说道:“好的,我们这就来。”
用完餐后,触手怪开始接着莱狄李娅的口发号施令起来。于是克里图媞娅回到克里图特家喊轿子,法兰娜帮莱狄李娅整理了一下头发,又把通过血肉压缩减轻了一半体重的触手怪装进了包里。
不一会,一台八人抬着的金色轿辇便来到了家门口。如果不是这么大的轿子,还真不太好容下她那长长的裙摆。
两位女奴帮莱狄李娅抓好裙裾,小心翼翼地送她上轿,法兰娜则背着触手怪,亦步亦趋地跟着轿子。
因为莱狄李娅被轿子的帘幕遮住,一路上倒是没有行人驻足。轿辇是路穆常见的代步工具,很多富有的女性和自由民都会乘,并不如何稀奇。
来到克里图特宅,老头正抓着一柄权杖,严肃地站在大门前。轿子停在他旁边,莱狄李娅款款走下,身后跟着那两位为她提着裙摆的女奴。
一旁的触手怪暗暗点头,这排场,有欧洲贵族内味儿了。看来以后还是得多买点奴隶伺候莱狄李娅,至于钱的问题,只能祈祷这次战争能让他们赚个盆满钵满了。
“老师。”莱狄李娅来到克里图特面前,躬身行礼。
“起来吧,莱希亚。”克里图特伸手扶起她,“今天是个荣耀的日子,诸神都在注视着你。神庙的意思很明确,占卜的羊肠呈现吉兆。现在,随我来。”
他引着莱狄李娅走到宅内的一处祭台。这里本不允许奴隶和闲杂人等进入,连克里图媞娅都被拦在门外,但背着触手怪的法兰娜却是个例外。
一路上没有看到托里维辛,这让触手怪犯起了嘀咕。他怀疑这个好色的狂风骑士是不是老偷看莱狄李娅被克里图特发现了。毕竟约定好的晋升之日,他这个第二重要的武技老师都没请过来,要是没点理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不过没请来也挺好,虽然这段时间从没见过他对莱狄李娅动手动脚,但是触手怪对这个家伙的观感还是很差。
祭台上有一尊庄严的神像,那是瑞特人的神,元祖阿斯特拉,他象征风,狩猎和钢铁。据说奥德里昂攻下豪留时,克里图特家族的祖先斩下了这里最大部落的狂风旗,因此扬名立万,而这旗帜代表的阿斯特拉神像,也被他们搬进了家中,成为家神。这在路穆是很寻常的事,自信的路穆人从不在乎宗教问题,征服了新的民族,便将他们的神请进万神殿,这些神神像也成了征服者夸耀勇武的本钱,被请进家里代代供奉。
克里图特站在祭台上,这里已经摆满了献给神的贡品,台下则是晋升仪式必不可少的材料。他看着台下的莱狄李娅,开口说道:““剑的伟大在于奔放不羁”。莱希亚,你即将成为一位风骑士,你要时刻记得,剑赋予你不羁的灵魂,美德与学识却教会你如何自省与自制。你挥舞剑,不仅会带来荣耀与征服,还可能带来野蛮与毁灭。”
“学生谨记。”莱狄李娅深深地低下头。
“那么,在阿斯特拉与诸神的见证下!”克里图特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权杖。
祭台下的魔法物品都闪起了光。
这种仪式叫“神引仪式”,是路穆贵族最为推崇的晋升仪式。它的优点在于完全无副作用,并且引导式的刺激能将天赋的影响最大化,最适合那些前途无量的天才们。
如果此时有人能透过莱狄李娅华丽的希顿,看到她那洁白无瑕的胴体的话,就会发现,随着仪式的进行,她小腹上对应子宫的部位,竟然也隐隐闪着鬼魅般的暗红光芒。
莱狄李娅只觉得小腹流过一股暖流。这暖流自子宫流转至她的腰腹,让她感觉自己仿佛正被触手怪搂抱着,这温柔又熟悉的感觉让她既安心又舒适,全身渐渐放松,进入一种空明的状态。
这时,外部仪式材料散发的光芒笼罩了她,磅礴的神秘之力将她轻轻托起,恍若流质的蓝色光带在她身侧缓缓盘旋,似乎正在她耳边低声呢喃。莱狄李娅轻轻闭上眼睛,神色如同躺在羊水中的胎儿一般,静谧而且安详。
克里图特惊讶地看着被光芒包裹的莱狄李娅。身为浮汞的他能感觉到她的气势正在飞速蜕变,这是即将成功进阶的征兆。他还从未见过如此轻松的进阶,简单得像呼吸一样自然。
柔锡,浮汞,黄金,这每一次阶位提升都代表着生命层次的变化,也只有这三次进阶需要仪式进行辅助,因为整个进阶过程就相当于自发地脱胎换骨,仅凭自己成功的可能性只存在于理论中。
这样的过程,即便有仪式辅助,也应当是痛苦而困难的,但莱狄李娅显然打破了这个常识。
这就是天才吗?克里图特难以置信地在心中大喊。
而另一边,完全是门外汉的触手怪和法兰娜正淡定地吃着瓜。
主人看起来很幸福。这是法兰娜的想法。
看起来挺顺利的。这是触手怪的想法。
突然,莱狄李娅睁开了双眼。一阵微风自她身边吹起,那包围着她的神秘光芒猛地散开,失去支撑的她轻轻巧巧地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触手怪的耳边响起系统的提示。
“完成成就:攀枝者:拥有一位高你两阶且实力在3阶或以上的伙伴或伴侣,获得成就点数50”
“完成成就:牺牲者:为伙伴或伴侣的进阶损失至少10等级,获得成就点数10,解锁仁道天赋:反哺”
攀枝者…这算是官方嘲讽他吃软饭吗?触手怪在心里吐槽。
没有打开系统面板确认收获,他钻出法兰娜的包,看向莱狄李娅。
刚刚进阶的莱狄李娅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回首向他嫣然一笑。
这突然的袭击让他的小心脏猛地一缩。
法兰娜看着莱狄李娅和克里图特的表情,也知道这应该是成功了。她几乎要欢喜地跳起来,但是肃穆的克里图特让她只敢用旁人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念叨:“主人真厉害!”
进阶成功的莱狄李娅并没有马上拜谢师恩,而是微低螓首,低声吟唱起来。
随后,在克里图特不可思议的眼神中,一把气流凝聚成的剑出现在她的手中。
“明流之刃…”克里图特倒抽着凉气,念出了这个魔法的名字。
这是一个二阶魔法,属于风骑士独有的“风骑术”中的一种。这个法术并不算难,在风骑术中的地位也不高,但莱狄李娅能一突破就领悟它,却代表了她绝世的天赋。
看着一直古井不波的克里图特破了功,触手怪不由得幸灾乐祸起来,同时感到无比自豪:看,这就是莱狄李娅!
另一边,克里图特迅速平复了心情,开口问道:“莱希亚,你是几月出生的?”
“十一月。”
“也就是说,还有三个月你才满16岁。”克里图特缓缓说道。
现在才是八月中旬。
柔锡,许多路穆贵族而立之年才能达到的成就,莱狄李娅十五岁就达到了。
“柔锡,是所有路穆人追寻光荣的起点, 是一切真正的开始。恭喜你,莱希亚,虽然你才十五岁,但在元老院和人民的眼里,你已经与服役十年的光荣公民无异。”克里图特微笑着祝贺道,“你现在离那些服役十六年,正式踏上仕途的政治家相比,也只差几次辉煌的战功。”
“这都仰赖老师的栽培。”莱狄李娅由衷地说道。
“客套话不必多说。”克里图特摆了摆手,随后低声吟唱起咒语。一道深蓝色的光圈在空中打开一个缺口,一个小盒落在了他的手上。
他打开小盒,里面是个银色的胸章。
莱狄李娅立即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不用克里图特提醒,她便半跪了下来。
克里图特对自己学生的机灵感到满意。他端着胸章走到莱狄李娅面色,高声说道:“莱希亚,我现在以乌里留斯总司令官首席副将的名义,任命你为豪留第一军团次席军事护民官兼第一骑兵队队员,愿马尔斯的战矛永远指引你,荣耀归于元老院和人民!”
莱狄李娅接下克里图特手中的胸章,同样高喊:“荣耀归于元老院和人民!”
最近恶补过路穆军团知识的触手怪知道,一个军团七千二百人,其中最高的就是军团长。军团长披红色披风,平日里也可能会穿黄铜胸甲之类或古朴或华丽的盔甲彰显身份。至于战争中,他们反而不太在乎自己的着装,因为军团鹰旗时刻跟在军团长身边,配合红色的战袍,辨识度极高。
军团长之下是宿营长,这也是非贵族能达到的最高军衔。他要负责物资分配,安营扎寨等工作,军团长无法履行职能时还要肩负指挥权。宿营长也会披红色披风,同时由于没有鹰旗陪伴,他们往往还会带上路穆军官那标志性的高缨战盔。
而首席军事护民官位列军团长和宿营长之间,有监督一切的权力,甚至可以左右军团长的决策。然而,由于军事护民官往往是给人混资历的职位,因此很多时候首席军事护民官都形同虚设。
次席军事护民官就更惨了,一个军团能有五位次席军事护民官,他们的理论地位比宿营长还要低。
也因为军事护民官这微妙的地位,他们在战场上往往只戴有灰色盔缨的头盔,也并不穿披风,因为士兵们并不需要辨识他们,穿太醒目只会增加自己的伤亡率。莱狄李娅的情况还更特殊一点,她是一位风骑士,被编入了豪留第一军团第一骑兵队,这个编队全部由风骑士组成,是一定会经常执行重要任务冲锋在第一线的。为了保证自己包括队友的安全,她必须穿得更加低调,因此连盔缨都不能要,只能用银章意思一下了。
“你要记住,上了战场,一切以自身安全为第一要素。”给莱狄李娅授了军衔,克里图特就开始谈起场外的事,“你和那些卖命的士兵不一样,你还有广阔的未来要去争取。”
莱狄李娅犹豫了一下,还是应道:“是!”
“这可不是贪生怕死,莱希亚。”克里图特瞥了她一眼,“贪生只是为了活下去,惜命却是为了迎接更伟大的死亡。”
“是!”这次莱狄李娅的回答就铿锵有力多了。
“原本如此喜事,应当好好为你摆宴庆祝。可惜,国难当头,只能姑且送件礼物祝贺了。”克里图特叹着气摇了摇头。
“老师,我不用…”莱狄李娅可从来没想过要从老师那收礼物,急忙想要拒绝。
“够了。”克里图特不耐地摆了摆手,“这也是为你的安全和我的名誉考虑。要是我的徒弟第一次上战场就死了,路穆那群家伙还不知道要怎样编排我。”
“……是。”他把话说的这么功利,莱狄李娅反而能接受了。
克里图特拿出一枚镶嵌紫色宝石的银色戒指,递给莱狄李娅。
“它叫撼魂,每天可以发出三次灵魂震荡,和一次强效魔法盾。”
灵魂震荡,三阶法术,可以直接震撼敌人的精神,对于战职和野兽尤其有效。
强效魔法盾,四阶法术,可以塑造一个强力的魔法屏障,阻挡绝大部分攻击。
“谢老师厚赐。”莱狄李娅恭敬地道。
克里图特点了点头:“时间紧迫,你快去换上军装。今天军队就要启程。”
“是,老师。”
“上了战场后,记得叫我长官或者首席副将。”克里图特提醒道。
“是,长官。”莱狄李娅应了一声后,又有点担忧地问道:“老师,那法兰娜…”
“让她一起跟去吧。”克里图特早就考虑好了这个问题,“你已经是军事护民官,必须有人服侍。”
“让她跟去?”莱狄李娅吃了一惊,本能地不能接受。
“不管你对她的未来如何安排,在成为你奴隶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打上了你的烙印。你是要在战场上博得功名的,那她要跟上你的脚步,就无论如何也要适应战争。”克里图特冷静地解释道。
此话绝非虚言。在路穆,奴隶即便被释放为自由民,也是原主人名下的庇护民,原主人则是他们的庇主,有权对他们提各种要求,包括剥夺他们的财产。法律规定之外,刚刚被释放的奴隶在社会层面也几乎是一张白纸,他们必须依靠庇主的人脉才能获得稳定的工作,这让被释奴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完全依赖于主人。
“是,学生明白。”莱狄李娅低下头,表示理解。
法兰娜在一旁听着,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甚至有点小开心。在她看来,能一直跟着主人就最好了。
一切安排妥当,莱狄李娅便迫不及待地让之前给她提裙子的那两个女奴为她更衣,在她眼里这身衣服简直和刑具差不多。
她从更衣室走出来时,已经穿上了一身利落的皮甲,佩上了军事护民官银章,腰间插着一把装饰用的佩剑。待她到克里图特的马厩乘上了马,更是显得英气勃发。
她骑的是一种专供风骑士的矮种马,也叫轻风马。虽然说是矮种马,但其实轻风马的肩高也普遍能有十四掌,可以与许多普通军马比肩。成年的轻风马都能有一阶的实力,如果愿意投入资源,可以一路晋升到三阶。这种马的速度和负重能力并不如高头大马,但是变向爆发力强,耐力好,非常灵活,适应崎岖地形,正好适用于讲究骑射和灵活机动的风骑士。
另一边,克里图特也已经准备停当。他带的人并不多,只有克里图媞娅和几个随行奴隶。
看得出来,他家族的后辈怕是只有克里图媞娅一个能令他满意,值得来这场战争中分一杯羹。
莱狄李娅本来是想和法兰娜共乘一马的,但是一来主人和奴隶共乘不太合适,二来几个随行奴隶让整支队伍的速度只能保持在步行水平,让她也没什么理由带上法兰娜,只能让法兰娜也随队步行。
至于触手怪,为了减轻法兰娜的负担,他选择附身在莱狄李娅的佩剑上。
路上,他好奇地看着莱狄李娅的胸章,这枚纯银制成的胸章上刻着一只振翅的云雀,云雀身周是豪留第一军团的路穆语缩写,底下还写着:军事护民官 莱希亚。
“这胸章做功很不错啊。”他赞叹道,同时又有点疑惑,“为什么刻的是云雀?”
豪留第一军团的军旗是一块巨石上站着一只山羊,融合了乌里留斯和克里图特两个家族的风格。莱狄李娅是这个军团的护民官,照理说胸章上也应该刻着军旗的徽记才是。
莱狄李娅看着这只云雀,却想到了自己那天的梦。梦里的她不就是化作一只云雀,飞到了水草丰美的草原上么?
“也许是个好兆头。”她低声说,“不过我更喜欢雄鹰。”
“雄鹰?代表路穆吗?”触手怪问道。路穆的象征就是鹰,正式军团的军旗就叫鹰旗,因为上面统一都老鹰图案为主体,加上代表该军团功勋的图样作为补充。
“不是。”莱狄李娅摇了摇头,“代表的是达苏郎。”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达苏郎和雄鹰还有这种渊源。”触手怪道。
“达苏郎神,传说他征服了天空,创造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天空城。伯罗尼撒是我的先祖,而他又是达苏郎神的孙子。”
“原来如此。”触手怪早就知道伯罗尼撒奉达苏郎为先祖,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段故事。
谈笑之间,一行人到达了位于特里同北端的新军营。
这里此时已经是人声鼎沸。克里图特超额完成了要求,募集到了足足一万五千人,一个满编军团外带七千多人的辅兵,除此以外还有数千随军奴。
这些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各地的民兵自卫团,猎人等有一定经验的民间战斗力,豪留山峦密布,蛮族山匪横行,因此这些民间团体在纪律和实力上还是比较靠谱的。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少量的安置老兵,血气方刚的公民青年(也就是殖民者后裔),最后才是少数用于凑数的征召自由民。
乌里留斯费了很大力气才搞来了能武装这些人的装甲,这些甲包括了锁子甲,皮甲,札甲,半身胸甲,环片甲甚至加厚棉甲,堪称路穆盔甲博物馆。即便如此还是得需要一部分人自备装备,这使得这支队伍的着装乱上加乱。不幸中的万幸是,至少军官们都穿戴的齐整又体面,这能让他们在战争中充分发挥自己的职能。
在让莱狄李娅去第一骑兵队认识自己的战友之前,克里图特先带她认识了一下这次北征的高层。
首先当然是总司令官,乌里留斯阁下。
接下来就是首席副将兼财务官,克里图特。
至于第一军团军团长和宿营长,都是乌里留斯的保镖,实力都是浮汞级。其中军团长叫塔里曼图斯,是一位看上去很和气的老人。他本来是第二军团“安塔尼亚”的宿营长,退役后便打算在乌里留斯这领一份薪水养老,没想到这次又要重操旧业。而宿营长叫费舍尔,来自尼尔德鲁斯东方的海德曼尼亚,是一位防护系法师,精通防护类和部分土系魔法,宿营长之职可谓实至名归。之前莱狄李娅游行时,帮乌里留斯挡住游行者丢来污物的,就是这位浮汞级大法师。
其实乌里留斯还有一位净金级的超级保镖,和另一位浮汞级保镖。但是这两位一个觉得这仗掉价,一个觉得参与战争风险太大,都只愿意继续做保镖。
至于莱狄李娅理论上的直系上司,第一军团的首席护民官阁下,是一位看上去很正直的中年人,叫雷必达,也是浮汞级。他的家族和克里图特一样,都是豪留望族。
虽然这配置比常驻军团落后了一个档次(常驻军团军团长一般为净金级),但是理论上不会比围攻塔盾要塞的部落民差,甚至可能更优。毕竟像伯罗尼撒和锡诺普那样十几万人口的大型定居部落,也不一定能凑出五位浮汞,遑论一堆小部落联合成的乌合之众了。
认识完几位高层,莱狄李娅便被带到了自己的队伍里。
由于时间有限,招募不到太多骑兵,因此第一军团的骑兵大队只有二百人。这二百人被分成四个骑兵中队,其中第一骑兵中队完全由风骑士组成,共二十人,除了莱狄李娅外都是乌里留斯带来豪留的私兵。二至四中队则都是普通的骑兵,各自六十人。第一骑兵中队又被分为四支小队,每队五人,其他中队则是十人为一小队。
第一骑兵中队的队长正是托里维辛。他热情地招呼莱狄李娅,将她介绍给队友,并对她进步的神速感到惊叹。而其他队员的神色则更加复杂,眼里一方面是对这位不到十六岁就成为风骑士的美貌少女的嫉妒和赞叹,另一方面是对年轻人和新兵蛋子的不信任。
由于时间实在紧迫,部队稍微进行了一下检阅便出发了。
行军路上,触手怪终于有时间看一看莱狄李娅进阶后的仁道点数了。
莱狄李娅.爱丽哥特.伯罗尼撒
10级预备骑士扈从 10级骑士扈从 10级准骑士 0级风骑士
状态:无
仁道点数:((100+18)*1.35+200)*2=718
好感度:94(信赖)
718,这下可是真起飞了。
触手怪直接点了第二层的两个效果。
相敬:与伙伴或伴侣交媾时,伙伴或伴侣损失的力量-5%,自身获得的力量+10%
心链:可以与伙伴或伴侣心灵交流,且能感应到彼此的位置,每次限二人或以下,需要专注维持,最大范围120码,不需要目光触及。被连接的对象只可与技能拥有者交流
点完以后,第三层天赋便开启了。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反哺:如果你的伙伴因你而获得永久性属性加成,则你获得其加成的一半。伴侣效果翻倍。
魂触:可以与伙伴心灵交流,且能感应到彼此的位置,每次限三人或以下,需要专注维持,最大范围300码,不需要目光触及。被连接的对象只可与技能拥有者交流。对于伴侣,这个效果的范围提升到1000码,且不占技能名额,不需要专注维持
和爱:与伙伴或伴侣交媾时,伙伴或伴侣损失的力量-5%,自身获得的力量+15%。获得的力量可以转化为经验值,转化率为30%(可关闭)
偎依:“爱赐”技能强化,变为:每次与伙伴或伴侣交媾后,伙伴或伴侣的成长速度+25%,持续五天
奉献:“同心”技能强化,变为:你可以将自己的属性转移给伙伴或伴侣,单项属性不得超过自身单项属性的35%,合计属性不得超过自身总属性的25%,且当给予的合计属性大于你合计属性的15%时,被给予的伙伴或伴侣的每项属性额外提升你对应属性的5%,持续时间一小时,冷却时间七天。
宁安:你对伙伴或伴侣造成的治疗效果增加+50%,且治疗类技能也能驱散她们受到的精神类异常状态。你可以通过触摸缓慢恢复伙伴或伴侣的体力和精神。

相比于第一和第二层,第三层可以选择的天赋达到了6个(虽然反哺是触发成就给的),价格也涨到了500。
触手怪现在只剩不到300仁道点数了,暂时想不了这个。
这时候,系统的提示声传来。
“解锁功能:职业”
“已扫描伴侣职业,相关职业已记录。”
一些关于新功能的信息传入触手怪脑中。
这个职业系统,主要的作用就是根据他进化出的能力和收集到的职业为伙伴、伴侣,或者经过系统承认的奴隶组合新职业。
职业的收集目前有两种方法,伴侣拥有的职业会直接全部收集,如果得到了相应职业的训练模板,也可以扫描一段时间来收集。实际的方法应该不止这两种,但显然触手怪还没解锁相应的功能。
因为莱狄李娅,系统里已经记录了预备骑士扈从,骑士扈从,准骑士和风骑士这四个职业。
触手怪想要捯饬一下风骑士,结果被系统提示该职业品质阶位太高无法组合。
把他给气的。
既然不能强化莱狄李娅现有的职业,他也懒得再多做研究,便把这个新功能放下了。
因为时间紧急,军队整饬了一番,便直接出发了。
当莱狄李娅意识到他们的行进方向是北方时,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她的心头。
她急忙开口问托里维辛:“托里维辛老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啊?大师没有和你说吗?”托里维辛有点吃惊地看着她,“我们是要去塔盾要塞,帮那的总督击退瑞特人。”
“瑞特人?是伯罗尼撒和锡诺普吗?”莱狄李娅心狂跳起来。
“不是,是几个韦德部落…你没事吧?”托里维辛看着她突然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感到有点诧异。
触手怪也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讨伐伯罗尼撒,不然他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没什么,只是…有点激动。”莱狄李娅心虚地掩饰着。
“哈哈,我第一次上战场也这样,激动地一晚上没睡着觉。”托里维辛笑着说。
“谢谢您。”对他的安慰,莱狄李娅礼貌地点了点头。
“马上就要上场啦,感觉怎么样?”触手怪用心链问道。他此时已经心潮澎湃,哪个男人不期待万马奔腾的沙场呢?
“战场…”莱狄李娅念叨着这个仿佛拥有魔力的词语,眼里充满向往。
晴朗的日光下,神骏的轻风马载着一身戎装的少女,坚定地迈向未来。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