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女生在这恶魔与神明的夹缝中生存 第四章 被吸血排泄高潮萝莉
共9章,专题:变成女生在这恶魔与神明的夹缝中生存

双手抱膝蜷缩在洁白的床上看着面前那对猩红的眼瞳盯着自己,惊恐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库拉拉在这一瞬间已经将自己可能遭遇的事情脑补了一个遍。

看着那不断靠近的坏女人,库拉拉已经退无可退。

“你,你到底想要对库拉拉做什么?”

难道你也能和魅魔一样掏出一根大屌……

蜷缩着的娇躯挤压着小肚子让库拉拉有些难受。

可强烈的排泄感觉却被一个塞子给完全堵住,任凭怎么难受也无法将那些灌入肚子的液体排除。

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来自小肚子的咕噜噜声音以及小腹的淫文引发的身体燥热不断地袭击着库拉拉的意志力。

就算如此,面对着面前这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女人,库拉拉仍旧保持着作为人类最后的执拗!

你可以让我身体发情,我无法阻止你们这群坏人对我身体做的这些事情,但是想要我臣服,不可能!

“做什么啊,当然是吃掉小可爱啦。”

一手环胸将那对雪白的双峰托起,说话间梦梦娜的手臂就已经朝着库拉拉的小腿伸去。

“库拉拉不要……咿,放开库拉拉!”

话还没说完,随着小腿被轻轻一扯,蜷缩在床上的库拉拉的‘完美防御’瞬间就被击破。

白皙手掌纤细的玉指抓住库拉拉的脚踝宛如是一对脚铐,完全无法挣脱的库拉拉只能任凭对方将自己拉住而去。

“放开……呜呜,身体好热……”

赤红的淫文突然发出淡淡的红光,在库拉拉的雪白娇躯上显得格外耀眼。

燥热瞬间席卷整个身躯,让原本还有精力反抗的库拉拉瞬间沦陷。

子宫中居住的那个家伙在这个时候也是感受到来自淫文的力量,瞬间躁动了起来。

“库拉拉的肚子里面的东西……在动……你这个坏女人……”

话音刚落,库拉拉又是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

在这个梦梦娜的法术作用下,此时的库拉拉完全没法说谎,也没法说粗话。

“怎么样,想要高潮吗?”

闻言,库拉拉只是将自己的脑袋别过去,不想回答这种问题。

既然无法说谎,那就选择安静。

只是在下一刻,一只手掌便是抵住库拉拉的小腹,随后顺着柔软平台的腹部朝着下面滑动。

“呜……”

“明明都已经湿了,还这么嘴硬了。”

说着,梦梦娜在库拉拉的耳旁轻轻一吹。

微风拂过耳旁带起雪白的发梢,水灵的眼眸随着脸颊的逐渐红晕而微微颤动。

“哈……”

接着,又是一口热气哈出,热气落到库拉拉的脸颊上就像是一只野兽在打量着猎物一般。

一手在库拉拉的小腹周围来回窜动,一手压着库拉拉的身体将库拉拉压在床上。

梦梦娜将那对猩红的眸子悬于库拉拉的上方,戏谑着看着面前的这个娇小的女孩呼吸逐渐急促。

“库拉拉知道咱想要对你做什么吗?”

“库拉拉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管你对库拉拉做什么,库拉拉都不能反抗,所以库拉拉会生气。”

“诶,诚实还带着执拗的孩子还真是让人不忍心呢,让人不忍心把库拉拉玩坏!”

“坏女人!”

“咱就喜欢库拉拉这股坚强不屈的气质,咱很期待库拉拉以后哭着叫咱梦梦娜姐姐哦!”

说着,梦梦娜取出了一枚龙眼大小的绯红丹丸。

“坏女人你想要干嘛?”

“库拉拉可不要嫌弃,这可是很珍贵的东西,能够让库拉拉的身体和心脏变得更加强大,还能够提升造血的速度。”

“造血……”

还不等库拉拉反应过来,两根手指便已经将库拉拉的口腔撬开。

随后那枚丹丸就被直接塞进了库拉拉的喉咙,顺着咽喉进入胃里。

“好了,接下来就该进入正餐环节了!”

被强喂丹丸,库拉拉刚反应过来便是看到了那对猩红的血色眼瞳正在盯着自己。

那是一对威严且不容置疑的深邃眼瞳,库拉拉只觉得自己无法与这对眼瞳平视,就宛如这是一对来时远古洪荒的恐怖邪兽!

瞬间安静的氛围让库拉拉在这个时候只能听到来自自己心脏的跳动声音。

被梦梦娜搂着小腰的库拉拉此时完全不敢动弹,就像是遇到猎手装死的小动物。

只能任凭那对血色眼眸在自己的娇躯之上扫视。

猩红的眼瞳能够轻松看穿库拉拉的娇嫩肌肤,看到那些藏在肌肤下方的血管。

这是血族的天生能力,能够轻松地看到那些动脉的血液。

红唇张开,一对尖锐的獠牙在这个时候露出。

库拉拉这个时候才知道梦梦娜口中说的正餐到底是什么!

“吸血鬼……”

只得留下这几个字,下一瞬,随着那对尖锐的獠牙扎入库拉拉的脖颈,麻痹瞬间席卷全身。

血液在这个时候迸发而出,随后被梦梦娜不断的吞入腹中。

一根不断扭动的舌头在脖颈上面不断扫动,随着那贴合在库拉拉脖颈上的唇齿不断吸吮,大量的血液正在从库拉拉的身体中流出。

而库拉拉在感觉到袭击之后下意识地想要将这个与自己贴在一起的家伙推开,但奈何自己的力量始终有限。

加上突如其来的麻痹效果,此时的库拉拉就连想要抬起自己的手臂都有些吃力!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液不断流失。

而淫文也在这个时候将库拉拉的身体推到了极限,无法动弹的手臂完全不能给发情的身体带来一丝的慰藉。

只能让双腿轻微的扭动来摩擦着抚慰不安的心灵。

“哈……哈……蛤……”

无法动弹的身体加上血液的快速流失只让库拉拉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得冰冷。

起伏的胸脯正在加大索取着空气来让自己不至于昏厥。

“哈……哈……蛤……”

燥热的下半身与冰冷的上半身在这个时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流逝的血液让库拉拉只觉得大脑昏沉沉的缺氧。

无助的瞳孔只能看着天花板。

“呜呜……”

突然的,梦梦娜的一只手掰开了库拉拉的小穴。

被淫文折磨的身体就像是久旱逢甘雨的土地,哪怕只有一滴水,都能让库拉拉产生巨大的反应。

“咿……呜,哈……咩……”

下身传来的快感最后抵达脑袋之后只能换来库拉拉的几声可爱的呜咽,此时虚弱的娇躯不足以支撑库拉拉发出尖锐的呻吟。

可是那伸入自己小穴的那两根手指传来的快感确实实打实的。

特别是小豆豆被触碰的瞬间,库拉拉只觉得自己距离高潮就只差临门一脚。

尽管此时身体正在经历着血液大量流失和被麻痹,但是库拉拉这个时候依旧不断让自己的大腿夹紧梦梦娜的皓婉。

库拉拉此时能做的事情就是大口吸气和吐息,诚实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只想要高潮。

无力的两条手臂只是瘫在床上,被玩弄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法动弹的人偶。

梦梦娜的獠牙像是铆钉一样依旧死死地扎入库拉拉的洁白脖颈。

此时安静的医务室内只有断断续续地传出娇弱少女的无力呻吟与喘息。

“哈…哈…哈…嗯,啊,哈…哈…”

“嗯♡嗯♡嗯♡嗯♡嗯♡……”

“哈…哈…嗯♡嗯♡……啊!!”

“啊♡……”

随着库拉拉的身体达到顶峰,当高潮降临之时,一道涓涓的细流从尿道流出。

被血族唾液麻痹的身体与高潮叠加使得库拉拉完全失去了对尿道的控制权。

被浸湿的床单一股淡淡的清香传出。

梦梦娜这个时候才结束了血液的进食。

在獠牙拔出之际,那根宛如尤物的红舌做着最后的打扫,来回扭动的舌尖最后清理着脖颈上残留的血迹。

“库拉拉的血液很甜哦,高潮就当作是给库拉拉的奖励。”

说着,梦梦娜松开了拖住库拉拉纤腰的手。

宛如是被渣男拾起的人偶,库拉拉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一头摊到船上。

将那沾着尿液的手指收到鼻腔前面嗅了嗅,梦梦娜看着库拉拉又是露出了一抹邪笑。

“库拉拉很有趣哦,今天咱很满意。”

而此时的库拉拉只想着睡觉。

完全不想理会这个把自己当作食物的血族。

逐渐的,库拉拉躺在床铺上闭上了双眸,昏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睁眼之时,库拉拉只看到了上方还是一样的白色天花板。

“我还在医务室?”

掀开单薄的被子,库拉拉看到了自己小腹上的那个红色的图案,随后又将手掌伸向了自己的脖子。

“伤口,不见了?”

难道伤口已经恢复了吗?

随后库拉拉才深吸了一口气,只是疑惑察觉不出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丝异样。

“难道那个坏女人给自己喂的那个红色的东西真的那么厉害……”

明明被吸走了那么多血液,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跟一个没事人一样。

耸了耸肩,库拉拉这才从床上下来。

看着纯白的床上一滩明显深色的污渍后脸颊升起一抹绯红。

想起来……自己那个时候好像尿床了……

但是……

怎么有股淡淡的香味……

看着床铺上的这滩污渍,在好奇心的催使下,库拉拉凑了上去。

琼鼻凑到那污渍上轻轻嗅了嗅,一个惊讶的声音脱口而出:

“好香!”

那些人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起来的话就帮我把床单换了,在一旁的柜子里面有干净的床单。”

突然的声音让注意力放在床单上的库拉拉一惊。

脸颊在这个时候红了一片,猛地转过身来,库拉拉这才看到雪莉还在不远处坐着。

“雪,雪莉医生……好,好的。”

更换好床单之后,库拉拉这才回到了雪莉的面前。

“这里的药拿去吧,吃完再来这里拿。”

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几个瓶子,库拉拉沉默了片刻,随后才说道:“库拉拉知道了。”

“那就走吧。”

看到雪莉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离开,库拉拉这才拿起这四个小瓶子离开了医务室。

只是微微隆起的小肚子走起路来实在让人感到别扭。

吱呀。

离开医务室,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之后,库拉拉才将手指伸向了自己的股间。

挠了挠,扣了扣,可是那么东西就像是镶嵌在自己的后庭上面一样,根本没法将这个肛塞拿出来。

就算是蹲下,就算是将腮帮子憋得鼓鼓的,库拉拉依旧没法将肛塞给排出。

捂着有些难受的小肚子,库拉拉委屈着说道:“库拉拉不想要这样子。”

“呜呜……别动了……”

坐在床铺上,感觉着来自子宫内的异动,一抹泪珠便是在库拉拉的眼角上面凝结。

而安静的宿舍就只有库拉拉一人独自惆怅。

片刻过后,库拉拉再次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

“得去吃饭了……”

 

 

次日。

今天是来到教育营地的第四天,库拉拉无聊得独自一人坐在屋外的长板凳上,托腮看着在广场上的那个喷泉。

无奈的叹息不断的发出,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又逐渐开始发热发情。

可是自己却无法通过自慰来让自己达到高潮。

这是库拉拉最为苦恼的一件事情。

广场上,几乎所有被囚禁在这个地方的女人都是赤身裸体,最少在这点上面看来,自己除了身上有个淫文就没有什么差别。

夜晚。

被淫文折磨了一天的库拉拉此时已经接近崩溃,瘫坐在地板上的库拉拉不断地用着手指扣着淫穴。

可是任凭自己怎么自慰,一个无形的阈值禁锢着库拉拉,不然库拉拉通过自己的手达到高潮。

而随着身体的不断发情,如果不高潮的话,库拉拉只觉得自己就快要坏掉了。

“坏女人,坏女人……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子……”

眼角含着泪光,库拉拉委屈地紧咬樱唇。

终于,按捺不住的库拉拉一个一个敲响了其他宿舍的房门。

逐渐消失的理智告诉自己,如果再不让自己的身体得到释放,脑袋真的可能会坏掉。

只是听到面前房屋内传来的两个男人的声音的时候库拉拉犹豫了。

这个地方为什么会给每个人配置一个独立的宿舍,库拉拉这两天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在这座建筑之外,时不时地会有男人进来。

而这个地方的宿舍房门是没法上锁的,也就是说,如果被给什么奇怪的生物给看上了,在这座教育营地中的少女们是没办法拒绝的。

只要不影响生育魔虫,其他事情好像都是被允许的。

咚咚咚。

握拳的拳头的库拉拉敲响了一个璐彩的房门,这是库拉拉在这个地方唯一聊过天的人。

理智逐渐消失,此时的库拉拉依旧顾得不到那么多。

听到没人开门,库拉拉直接推开了房门。

吱呀。

房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两名紫皮大汉正在对着璐彩的做着令人无法言语的事情。

大汉一左一右,一人捧着璐彩的脑袋,一人双手握住璐彩的纤腰。

可以看出来璐彩是抗拒的,可是面对着那体格相差巨大的两人,也只能被当作人偶一样任其摆布。

淫荡的氛围充斥着这件狭小的房间,啪啪的肉体碰撞与少女的呜咽不停地在库拉拉的耳边萦绕。

在身上淫文的加持下,引得库拉拉浑身饥渴!

“库拉拉……”

不行不行,我怎么可能……

可是,好像要高潮……

可是不行……

尽管此时最后一丝理智尚存,但是可以看得出来库拉拉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踉跄的走上前去,库拉拉主动迎合了上去。

只是其中一名壮汉发现库拉拉的后穴被肛塞塞住只有瞬间就失去了兴趣。

而另一名壮汉这个时候将他的巨根从璐彩的口中抽出,随后伸到了库拉拉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前这个娇小瘦弱的少女得意忘形地甩了甩那根腥臭的东西。

颤抖的身躯,微微呆滞的目光,最终库拉拉还是为了高潮张开了自己的樱唇。

与其等自己的理智耗尽,变成一个淫荡的人偶,那库拉拉宁愿保持最后的理智。

从两名壮汉的夹击中解放一边,璐彩也是明白了库拉拉的状况。

看着库拉拉小腹上面的粉色淫文,璐彩立马就明白库拉拉此时身体的困境。

“我来帮库拉拉吧。”

“嗯……呜……”

含着面前这个紫皮的恶魔那腥臭的巨根,库拉拉突然感觉到有一双小巧的手从自己的背后搂住自己的纤腰。

随后这一双手掌朝着自己的小腹游走。

最后抵达那个被封印的花瓣,玉指拨开湿润的肉瓣深入其中来回搅动,在这刹那间库拉拉之前自己无法捅破的那一层窗户纸瞬间破开。

被封印了许久的身躯瞬间迎来了梦寐以求的高潮。

抽动的娇躯畅快地释放着愉悦,尿液混合着爱液不受控制的喷射。

就连那居住在库拉拉子宫中的虫子这个时候也开始躁动起来。

库拉拉与璐彩两人的夜晚就这么过去了。

两名壮汉在释放性欲之后忍下了两名气喘吁吁的少女后便是扭头就走。

隔日,库拉拉在营地中的日常继续着。

 

 

来到教育营地的第五天。

库拉拉独自一人坐在营地外的广场上,与其待在沉闷的屋内,还不如在这外面还能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阳光洒落在自己的娇躯,这是在这黑暗的地方唯一能够给库拉拉的慰藉。

至少,阳光应该是正义的一方吧……

看着前方的巨大喷泉,库拉拉突然疑惑,喷泉上面的那个雕像,是不是和之前看到的不一样?

不过很快的,库拉拉的思绪便是被自己身体内部传来的异样给拉扯了过去。

子宫中的那个邪恶的虫子最近变得越来越活跃。

短短几天,总有种膨胀了一倍的感觉。

甚至库拉拉还感觉到这个虫子好像能够从子宫内钻出来。

尽管很恶心,但是库拉拉也只能尽可能地不去思考,毕竟自己无能为力。

而另一边。

在小腹里面,之前灌肠的液体正在不断地刺激着自己的肠道。

库拉拉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液体好像变成了像是果冻一样的固体。

因为库拉拉在行走的时候总是能够牵扯到肚子里面的那些东西一同动弹……

可尽管顶着巨大的排泄欲望,那枚塞在后庭的肛塞也就坚挺地堵住,不管自己想尽什么办法,也是完全没法将肛塞拿掉。

而让库拉拉感到害怕的是,自己的身体最近的变化变得越来越明显。

灌肠的液体使得自己的小肚子一只保持着一个略高自己体温的温度。

而从雪莉那里拿到的药丸在吃下去之后,库拉拉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得敏感!

而且这个变化还是肉眼可见的。

特别是当微风拂过自己的娇躯,那种感觉格外地明显。

 

 

第六天!

今天库拉拉又按照规定吃下了雪莉要求的药丸。

尽管宿舍内没有镜子,但是库拉拉的手指轻触自己的脸蛋之后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肌肤正在发生的变化。

变得更加粉嫩滑嫩,尽管从一开始自己的皮肤就很是白皙怜人,但是手指在轻轻触碰到自己的皮肤之后的那种敏锐的触感正在变得愈加地清晰和敏感。

特别是当库拉拉触碰到自己胸脯那微微隆起的娇小乳鸽的时候。

粉嫩的乳头就像是被电击一样,瞬间就让库拉拉差点站立不住。

而今天,小腹中的那只邪恶的虫子依旧在变大成长。

今天的淫文又是让库拉拉的身体不断发情,还好库拉拉又是找到了璐彩帮助自己卸去浴火,帮助自己抵达高潮。

而在库拉拉看来,今天的璐彩好像变得有点奇怪,好像很喜欢凑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嗅自己的味道。

 

 

第七天。

今天库拉拉得去找雪莉医生了,小肚子里面的灌肠液体已经完全变得果冻一样的固体,而且还能明显地感觉到膨胀了一圈。

撑得库拉拉的小肚子微微隆起。

搭配上那微微发亮的淫文,让人不由得怜悯这个被从内外蹂躏不断发情的可怜少女。

咚咚咚,再次来到医务室,库拉拉敲响了医务室的门扉。

“进来。”

听到雪莉的声音,库拉拉这才推门进入。

“雪,雪莉医生。”

“你是啊,药有吃吗?”

看着脸色微红,双腿夹紧微微扭动娇躯的库拉拉,雪莉也是明白了此时库拉拉的状态。

“吃,吃了。”

“过来,到我身边。”

“嗯。”

走到雪莉的身旁,随即库拉拉只看到雪莉的手指朝着库拉拉的小腹戳了上去。

“呜……”

涨涨的小肚子被这么一戳,库拉拉立马就有了反应。

想要退缩,可又怕惹到雪莉不开心。

“看来药剂的反应很完全。”

说着,雪莉露出了满意的微笑,随后才是将目光移到了库拉拉的那一对小巧的乳鸽。

敏感的娇躯使得库拉拉的乳头一直保持挺立。

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遭遇什么的库拉拉只得乖乖地站在原地。

随后,库拉拉只见到雪莉伸出手掌,朝着库拉拉的乳鸽握了过来。

雪莉的手掌并不是很大,但是捧住库拉拉那娇小的乳房完全足够。

“咦呜……”

“很敏感吗?”

“嗯……是的。”羞红着脸,库拉拉低着脑袋回答道。

“很优秀哦。”说着,雪莉的手掌轻轻捏紧。

柔软的乳鸽就像是一对挺立在少女胸脯上面的两团雪白果冻,挺起的乳头就是那嵌入果冻的两枚樱桃。

就在雪莉轻轻握紧的瞬间,一声可爱的呜咽不受控制地从少女的唇中溜出。

“啊啊,不要……”

只是,面对着库拉拉的可怜哀求,雪莉依旧捏着库拉拉的乳鸽有节奏地挤压着。

“呜……”

“呜呜嗯……”

伴随着有节奏地挤压,就是库拉拉有节奏的可爱娇吟。

不一会儿,一缕乳白的甘露从库拉拉的乳头中被挤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库拉拉心中一声卧槽响起。

我有乳汁?

这怎么可能,这副积贫积弱的小巧身躯,怎么可能被挤出乳汁!

在这瞬间库拉拉也是懂了。

雪莉拿给自己药丸可不止一种!

“咦呜呜,不要…用嘴……”

见到库拉拉的乳沟流出的乳白液体,只见雪莉松手,随后展开红唇含住那颗粉红的樱桃。

被吮吸的果冻乳鸽,被坚硬的皓齿轻轻挤压的乳头,这是库拉拉从未体验过的全新感觉。

敏感的娇躯就像触电一般,从自己的那枚被吮吸的乳头上面传遍全身。

就在电流传遍全身之际,就在身体开始兴奋之时,雪莉停止了继续吮吸。

看到自己的乳头被释放,库拉拉顿时心中五味杂陈,逐渐兴奋的娇躯使得库拉拉想要得到更多来自他人的抚摸。

可打心底里却是厌恶这种事情。

“怎么了,库拉拉难道另一边也要。”

“才不是,库拉拉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事情!”

“啧啧,梦梦娜不在这里,不然一定再给库拉拉来一个诚实孩子不能说谎的魔法。”

“……”

“好了转过身去,小屁股撅起来吧。”

“嗯……”

按照雪莉的说法,库拉拉转过身去,娇躯前倾,娇臀抬起朝着雪莉。

背对着雪莉,库拉拉顿时只觉得有一股风在吹打着自己的屁股。

在视线看不到的地方,其他的感官总能顺序地补充上去,就例如现在雪莉掰开自己的臀瓣的时候格外地敏感。

啵!

“诶!”

只是让库拉拉没想到的是,雪莉居然就这么直接地将那枚塞在自己体内三天的塞子给拔了出来。

一声如同开红酒一样的清脆的声响打了库拉拉一个措手不及。

“憋住,不要弄脏我这里,去那边。”

不过好在,就在肛塞拔出去的瞬间,库拉拉的后庭瞬间合拢,完全没有被蹂躏了三天的松弛模样,依旧是一个健康紧致的粉红菊穴。

“很可爱的呢,果然刚刚重组的肉体就是好,从来没有排泄过的肉体,肛门就像是婴儿一样粉嫩。甚至还很敏感……”

听到雪莉的这种评价,库拉拉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谁喜欢被人强行变成女人……

为了不让自己泄出,此时的库拉拉双腿夹紧,迈开步子踉跄地朝着雪莉指定的方向走去。

一步,一步,一边艰难地顶住来自肚子的压力,另一边尽可能的朝着前方走去。

“是这个吗。”

走到一个木桶前,库拉拉指着这个在木头上面安放着坐便圈的奇怪组合问道。

“是的,赶紧吧,把那些东西排掉之后还有事情要做,不要磨蹭。”

“是……”

看着这个没有任何遮挡,只是放在医务室角落的木桶,库拉拉坐了上去。

双腿的膝盖依旧夹紧,双手放在膝盖上,此时的库拉拉就像一个被人视奸的羞涩少女。

“雪,雪莉医生,不要看库拉拉。”

“不行哦,我倒是很好奇这次灌肠药剂对身体的改造有多大,等下排泄的时候一定会很有趣吧。”

“呜……”

羞红着脸蛋,库拉拉低着脑袋不再与雪莉对视,专心地将肚子中那些凝固成为果冻的灌肠液排出。

“呼……”

深呼吸,库拉拉的小腹微微动力。

出来了!

来了!

变成少女之后的第一次排泄……

库拉拉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后庭正在慢慢打开。

来了!

来了!

呲溜……

“嗯……啊……”

只见一根粉红的半透明果冻一样的东西从里面钻了出来,两指粗细的东西显然是库拉拉后庭在不被主动撑开的极限。

让库拉拉感到意外的是,自己一直被封印的后庭居然能有这么敏感!

“啊啊……停不下来……”

“不要,库拉拉停不下来……像是触电一样……”

想要夹断,可是敏感的后庭只要稍微用力,像是触电一样的反噬瞬间就让库拉拉吃不消。

只能任凭肚子中的灌肠液不断的拍出。

“呜呜,雪莉医生帮帮库拉拉,库拉拉停不下来……”

双手撑在膝盖上,库拉拉此时只觉得浑身脱离。

而让库拉拉感到不妙的是,就在自己开始排泄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一同变得奇怪了起来。

好像……要高潮了……

呜,怎么可以,只是排泄就高潮。

库拉拉不认同,自己的身体怎么可能会这么淫荡……

可是,此时也不由得库拉拉自己了。

持续了一分钟的排泄依旧,完全就没有打算停止的样子。

真不知道那些灌入自己肚子中的东西膨胀之后到底变得多大。

“啊啊啊……”

终于,库拉拉不再忍耐,任凭自己的身体在排泄中抵达高潮。

伴随着抽搐的娇躯,肚子中的灌肠液也被逐渐排空。

空荡荡的肠道顿时有种令人羞涩的失落,好像找东西把肚子里给填满的念头在瞬间出现随后有被库拉拉给立马抛弃。

看着面前这个坐在木桶上面享受着高潮余韵的少女,雪莉突然笑谑着说道:“真是一个淫荡的小姑娘呢,只是排泄就能高潮,啧啧!”

“库拉拉,库拉拉才不是淫荡的女孩……”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库拉拉也还能低着脑袋不想承认刚才自己确实高潮了,而且还很舒服……

“好了,过来到这边躺着吧,在给你做灌肠。”

“诶!!还要继续……灌肠,不要,库拉拉不要灌肠……”

“库拉拉要么自己趴到床上,要么等待处罚之后被我绑起来,自己选择吧。”

看着自己无助的小手握拳,库拉拉说道:“……好吧,库拉拉听话。”

忍受着高潮后的虚弱与无力,库拉拉走到了那张摆放在医务室中的床上,最后就是往床上那么一趴。

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一样地趴在床上,就好像是在说你来吧,不要太过分就好。

“撅起屁股。”

“嗯……”

“双腿打开!”

“嗯……呜啊啊啊啊……”

就在库拉拉撅起屁股的时候,雪莉的一根手指便已经迫不及待地刺入库拉拉的后庭。

从未体验过的敏锐感觉差点就让库拉拉再次高潮。

趴在床上的库拉拉此时也只得无助地说道:“雪莉医生……不要在里面……这样子。”

只是,面对着库拉拉的哀求,雪莉动作依旧不停。

“很不错哦,粉粉嫩嫩的很可爱,完全没有充血的那种黑色,而且在排泄后立马就合闭了,又变得那么紧致,看来库拉拉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名器呢。”

说着,雪莉还饶有兴趣地弄完库拉拉的那粉嫩雪白的两瓣阴唇。

“果然重生的肉体就是纯净完美。”

出色的名器……

真是一群恶魔!

随后库拉拉便是看到了那桶熟悉的灌肠液,以及那个巨大的针筒。

不一会儿,在库拉拉的不断呻吟声中,雪莉再次完成了灌肠。

而这次的灌肠比起之前的那次还要更多。

最后,雪莉又拿了好一些药丸交给库拉拉。

看着手中的这些药丸,库拉拉可谓是一言难尽。

 

 

第十天。

库拉拉开始有些害怕继续吃药丸了。

自己已经能够在寝室自己挤出乳汁了,可是乳房却是不怎么见变大……

敏感的身体甚至让库拉拉不太敢自慰,尽管淫文让自己的身体不断发情。

小腹又是隆起了许多,子宫中的那个东西好在正在变得成熟,特别是最近库拉拉感觉到了那只邪恶的虫子好像还钻出了子宫在腔内徘徊。

甚至有时还会直接把库拉拉弄到高潮。

 

 

第十一天。

今天库拉拉又得去医务室。

还是一样排泄的库拉拉又高潮了。

之后又是灌肠与拿药。

 

 

第十三天。

库拉拉决定了,不能再吃药了。

因为今天坐在外面广场的时候,风吹过自己的身体差点就让身体高潮。

这样只,以后怎么办啊。

今天,库拉拉将药丸冲入了下水道。

不过今天库拉拉发现了,广场中的喷泉上面的那个少女雕像好像又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而相较于在这座教育营地的其他女人而言,那些从外面进来的男人恶魔好像有意绕开库拉拉。

或许是因为库拉拉身上带着淫文的缘故,不少准备拿库拉拉发泄的恶魔在看到库拉拉身上的淫文之后就主动开来。

最近,库拉拉也和璐彩的关系越走越近,最后也融入到了璐彩的朋友圈子里面。

让库拉拉感到意外的是,璐彩几人好像正在谋划要从这个地方逃跑。

虽然知道她们的计划,但是库拉拉并不打算揭露,因为库拉拉知道这里恶魔的手段,特别那个银发的恶魔操控人心的邪恶手段。

虽然库拉拉不打算跟随她们一起策划逃跑,但也不会揭露,只能默默祈祷她们能够逃跑成功。

或许库拉拉觉得自己应该和她们一起吧,可是库拉拉不能想象自己这幅弱小的身躯逃跑出去后能够怎么办。

而且还会不断发情,最少……得让身上的这个淫文去掉再说。

 

 

第十五天。

医务室内,雪莉看着库拉拉一脸严肃地说道:“你居然敢不吃药!”

“库拉拉……不能吃,再吃就会变得很奇怪……”

“我应该和库拉拉说过吧,在这里要么自己吃,要么在受到处罚之后自己吃。”

低着脑袋,库拉拉也不知道面前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没吃药的。

“行吧,过两天等你把肚子里面的魔虫生产掉,然后就过来这里接受处罚。”

“……”

————————————

PS:之前说的聊天小群想要聊天的可以进来,117456854。

对了,第七章提前写出来了,在图书馆内搜索就有了。或者在系列里面就能找到。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iPad Chrome
    1月前
    2022-4-23 10:10:35

    好耶,终于看到了,期待呢

  2. lust
    lust
    Macintosh Safari
    1月前
    2022-4-23 10:37:15

    好耶!

  3. 咸鱼萝莉
    咸鱼萝莉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2-4-24 14:39:41

    好棒,太色了

  4. 匿名
    Android Chrome
    3周前
    2022-5-02 14:35:42

    大佬,催更啊啊啊!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