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女生在这恶魔与神明的夹缝中生存 第六章 被改造成为极品名器的漏尿萝莉
共9章,专题:变成女生在这恶魔与神明的夹缝中生存

我是谁?

我在哪?

我为什么没法动?

我变成了一座雕像!

一座正在不断喷水的雕像!

视线被固定在一个位置,日出与日落判断周围的时间以及自己到底变成了雕像经过了多少时间。

被固定在一座喷泉的上方,库拉拉只知道时间好像已经过去了七天!

整整七天,膀胱中的那枚不断生产纯净水的小珠子依旧在不停地工作!

在这不断喷出各种水柱的底座之上,库拉拉就这样以尿尿的方式持续了七天的喷泉。

而在这期间,小腹之上的这枚淫文依旧敬业地工作着,这让库拉拉在变成雕像的这几天时间内痛苦无比!

变成石头的身体无法接受到来自外界的任何刺激,可是来自体内的那股躁动确实不断累积。

早在四天之前,库拉拉就忍不住了。

被淫文支配着,库拉拉只想要高潮,可是此时的自己的这具身体却无法得到任何一点刺激!

整整七天,库拉拉只觉得自己在不高潮,自己的脑袋就要出现问题了。

就像是瘾君子一样,此时的库拉拉为了得到日思夜想的高潮,可以接受任何的事情。

可奈何自己正在被惩罚着,淫文让身体想要高潮,石化让身体无法动弹。库拉拉只觉得只有那持之以恒的思想是自己的,其他的一切好像在此时变成了身外之物。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都变成了石头了,身体还在不断抱怨着想要高潮?

自己身上的这个淫文好恐怖……

咔嚓——

不知道过了多久,变成雕像的库拉拉突然觉得有一道微小的风顺着自己身上出现的一道裂缝钻了进来!

咔嚓——

紧接着,又是数道裂痕出现,石化要接触了。

石头逐渐转变回了肉体,而在肉体外面附着的那一层薄薄的石层在这个瞬间寸寸崩碎!

呼呼——

风在这个时拂过被石化了一周的库拉拉的娇躯。

许久没有被抚摸的身体突然感到了来自外界的风,早就被淫文支配的库拉拉好似在这个时候抓到了什么。

能通过这轻轻拂过娇躯的风来达到高潮!

不知道,为什么,这是库拉拉一瞬间的想法。

不能自慰,如果自己自慰的话,就不能高潮了!

此时的库拉拉思绪清晰到可怕,就连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在被淫文支配的情况下保持最后一丝理智!

呼呼——

微风拂过库拉拉的身躯,带起的发梢轻轻飘动划过了稚嫩的肌肤!

就像饥饿了许久的野兽在嗅到血腥的那一瞬间,被风轻轻拂过的感觉让库拉拉娇躯微微一颤!

“啊……”

“继续……不要停!”

猛地蹲下身子,库拉拉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依旧在持续着尿尿!

清澈的尿液依旧不停地从尿道里面喷射出来,而控制着尿道的括约肌好像失去了作用,库拉拉完全没法控制自己的排泄。

而那不断流出的尿液同样刺激着库拉拉被封印了一周的小穴!

“嗯啊啊啊……”

就像是积累了一周的进度条,一只被淫文束缚着的身体被折磨地一直保持着99%的阈值。

在刚刚接触石化的这一瞬间,被一股微风轻轻推了一下,库拉拉高潮来了!

“哈……哈……”

蹲伏在喷泉的石头底座上,库拉拉双手颤动地撑着地面,蹲着的身躯微微颤抖,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依旧在不断喷水的尿道。

“哈……这个东西停不下来的吗?讨厌,快停下来,这里好多人……”

这个时候,在刚才的余韵过后,库拉拉才意识到这个地方是教育营地中间的小广场。

而自己此时正站在小广场中间的那喷泉上面!

俏脸咻地一声就红成了一个苹果,看着周围许多人向着自己投来的视线,库拉拉怎么也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漏尿。

“啧啧,真没想到,库拉拉居然能够趁着这个时机让自己高潮,这可真是……涩情呢。”

听到从背后传来的声音,库拉拉猛地转过身去,看着那站在喷泉下的女人,库拉拉暗骂一声。

还不是因为你这坏女人在我身上放的这个淫文。

虽然这么想着,但库拉拉可不敢当着梦梦娜的面说出这种话来。

“梦梦娜姐姐……好久不见。”

“怎么感觉库拉拉说这话的时候很不情愿呢。”

“哪里,库拉拉怎么会不情愿呢。”

“哦吼……这样子啊,那看来只惩罚库拉拉一周有点太轻了呢,居然没有坏掉。”

恶魔,这人就是一个恶魔!

看着站在地面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梦梦娜,库拉拉此时缓到了极点。

这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坏女人来找我干嘛?

不过……

此时的库拉拉蹲在地上,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小穴,试图堵住不断漏尿的尿道,可是每当自己捂住的时候膀胱就瞬间涨得生疼。

疼痛又倒逼库拉拉只能松开堵住小穴的那只手。

尿尿,没法停止……

“那个,能不能请梦梦娜姐姐帮我关掉那个东西……”

“哦,关掉什么呢?”

这女人,明明知道还要我自己说出来。

“关掉……关掉我肚子里面的那个不断冒水的珠子……”

“那个啊,不行!”

“诶!”

难道要我一只喷水漏尿吗?不要啊,这样我以后怕不是只能一直蹲在厕所里面。

见到库拉拉为难的表情,梦梦娜笑道:“以后每次生产完,自己过来找我!”

找梦梦娜……

一定没有好事情,可是不能拒绝这个女人啊,不然到时候怕不是要受到更大的惩罚……

低着头,库拉拉无奈道:“嗯,库拉拉知道了……”

“很好。”话音落下,梦梦娜抬手手臂,随后库拉拉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着从喷泉底座上面飘了起来。

随后落到了梦梦娜的面前。

“那现在就去吧。”

“诶!现在?就不能让库拉拉休息一下吗……”两根纤细的腿不断地摩擦着,而从自己尿道里面源源不断流出的液体早就浸湿了库拉拉大腿的内侧。

“是的,现在!至于休息嘛,姐姐那里有一张很大的床哦!”

“可是,在这之前,能不能把库拉拉肚子里面那个不断冒水的珠子拿出来,库拉拉好难受……”

可库拉拉的话还没说完,梦梦娜一手托着库拉拉突然朝着天空飞去。

被带着飞到控制,这吓得库拉拉一个机灵,漏尿的速度更快了。

被带着直接从教育营地飞出去,此时的库拉拉活脱脱就像是一个喷水的花洒。

而被带到了空中,库拉拉这时才看到了自己所在的这个地方的大致地貌。

这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小镇,周围的一条大道上还有一条延伸到实现尽头的军队在朝着另一个方向进发!

这个军队,是去进攻人类的吗?

看着军队当中当着无数的各种张牙舞爪的怪物,库拉拉此时可谓是五味杂陈,那些怪兽,难道就只这座教育营地的少女们被强行怀孕上的那些吗?

不过很快的,库拉拉就被梦梦娜带出了教育营地,带到了一座雄伟的庄园样式的建筑。

高耸的围墙之内种植了一片库拉拉不懂的植物,而在围墙的中间,一座庄园屹立其中。

“这是?”

“以后每次生产完,就来这里找我,我会给库拉拉通行证,以后就能走出教育营地。”

“呜,库拉拉知道了。”

这女人到底要干嘛?

胆战心惊地落到了庄园之内,让库拉拉感到惊讶的是,这里居然有两个一头银发的穿着女仆装的女孩早就等候在庄园内。

“小姐,您回来了!”

“小安,小西,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

“那个,梦梦娜姐姐,我这样子进入会弄脏屋子的。”

只见梦梦娜要将自己带进屋内,库拉拉双腿磨蹭着站在地上低头说道。

刚一落地,库拉拉就看到自己的脚下已经被浸透,仅仅只是站了一小会儿,地上就出现了一滩水渍。

而那两名银发的女仆就这么站在原地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不断漏尿的白发少女。

“没事的,等会儿会有人收拾的。”

示意着,梦梦娜走进了庄园内。

只是库拉拉依旧站在原地,看着梦梦娜说道:“那个,梦梦娜姐姐只是关掉一小会儿的话……也就不用麻烦这两个姐姐等会打扫地板……”

好像觉得库拉拉说得有理,只见梦梦娜抬起白皙的手臂轻轻一挥,库拉拉膀胱内的那枚不断冒水的珠子终于停止工作了。

呼——

很快的,库拉拉就感觉到了膀胱内的液体被排空了。

终于停止了……

感觉到了不再漏尿,库拉拉终于松了一口气。

啪嗒,啪嗒,库拉拉刚想踩着湿润的脚丫走进庄园,一旁的一个银发女仆立马就叫住了库拉拉。

“既然库拉拉小姐已经不再漏尿了,那我们帮你清洗脚丫子再进去吧。”

漏尿……

为什么这话从别人嘴里面说出来让人感觉那么地羞涩……

羞红着脸蛋,库拉拉微微点头道:“嗯……”

“等会到楼上找我。”而梦梦娜只是留下一句话,随后便是转身走进屋内。

不一会儿,一名女仆就端来了一盆温水放在安娜的面前。

坐在一张小凳子上,这还是库拉拉第一次被人伺候着洗脚。

而这也是库拉拉第一次以这种视角看着自己的那一对小巧的脚丫子。

小小的,白白的,看上去娇贵娇贵的,就像是一个从未见过世面被娇生惯养的公主所拥有的脚丫子一样。

毕竟自己是被用一种药剂直接从一个大男子被变成的这幅模样……

库拉拉完全能够想象到,着自己这对小脚要是磕碰到了,绝对立马血流不止。

不有一想到自己身体的那强悍的恢复能力,库拉拉又是释然。

“好了,库拉拉小姐站起身来,我们来帮库拉拉小姐擦拭身子。”

站起身来,库拉拉第一天体验到了被人服侍原来是这么快乐的一件事情。

被人服侍,就算自己作为糙汉子的时候也从来没体验过的事情,居然在变成小女生之后体会到了。

尽管接下来可能在库拉拉身上发生一些不妙的事情,但完全不妨碍此时库拉拉的享受。

只见一名女仆手中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轻轻地在库拉拉的娇躯之上擦拭着。

就像是在对待一件珍贵的脆弱的珍贵器物一样,毛巾轻轻地在自己的身上滑动。

将之前从尿道里面流出的水渍擦拭干净,将自己的那对刚刚浸湿的小脚擦洗干净。

“库拉拉小姐,请进!”

之后在听到其中一名女仆推开门扉这么说道之后,库拉拉才是真正地走进这栋建筑里面。

刚走进屋内,库拉拉就被这里面的辉煌景象给惊到了。

引入眼帘的就是悬挂在大堂的正中央,在楼梯的正上方的那幅银发女人的绝美画像。

这是梦梦娜?好像又不像。

仅仅只是画像,这幅画中的女人的气质就比库拉拉高了一个档次!

这个女人是谁?

算了,管她是谁呢,能和坏女人长着一样银色头发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人。

反正在这魔界里面的所有人都是坏人就对了!

赤裸的脚丫踏着毛绒的地毯,这让这半个月以来一直走在坚硬地砖的库拉拉体验到了什么叫做舒服!

空旷的屋内两侧墙壁悬挂着数不清的各种珍贵铁器玉器,不过库拉拉只是好奇的瞥过一眼,然后便是认准了楼梯走了过去。

反正这些东西再怎么看也不会是自己的,况且自己就算现在拥有那些珍贵的玉器也没有任何用处,还不如一片面包。

哒哒哒,赤裸的脚丫踩着木质的楼梯,库拉拉走到了二楼。

“去哪里找梦梦娜姐姐?”

库拉拉再一次被这栋建筑的巨大给惊到了,刚走到二楼,面前便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走廊,走廊的两侧还有十几个门扉……

这,我怎么去找梦梦娜?

要不然,我还是回去吧?

呃,我要怎么回去?

好像,我除了去找梦梦娜,这个吸血的女人估计就是要吸自己的血,所以才把自己给带过来的。

不然库拉拉是在也想不到梦梦娜带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

只能让自己给她吸血,然后才能回去吗?

“库拉拉小姐,小姐在走廊的尽头的那个房间里面。”

突然地,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女仆的声音。

“嗯,哦,知道了,谢谢。”

知道了目的,库拉拉这才朝着前方迈出了自己的腿。

“走廊的尽头……”嘀咕着,库拉拉很快就走到了女仆描述的那个房间的外面。

咚咚咚!

轻轻地敲响门扉,库拉拉恭敬的站在外面等候着梦梦娜的回应。

吸血嘛,希望能够尽快结束,自己刚刚从石化变回来,现在有点累,真的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进来吧。”

听到从屋内传来的声音,库拉拉顿了顿,随后伸手推门进入。

“梦梦娜姐姐,库拉拉,进来了。”

而刚走进屋内,映入眼帘的确实让库拉拉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画面。

扑通扑通的小心脏就好像知道了库拉拉今天即将遭受的遭遇提前预热!

这是什么神器的布置?

这难道是这个女人平日生活的房间?

面前的这个房间,被鲜明地分为了两个部分,一边的墙壁是好似地砖牢房的风格,墙壁上悬挂着各种铁铐铁链性玩具。

各种粗细不一样的男性棒棒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摆放在墙壁上的货架上面。

而那墙壁上可不止摆放着性玩具,还有更多装着在各种瓶瓶罐罐里面的诡异生物,有在蠕动的触手,有各种款式的手铐,口塞,肛塞……

琳琅满目如果不是库拉拉知道这是在一座庄园内部,库拉拉甚至以为自己这是走近了一家商店。

而在地上,还摆放着各种款式的……刑具?

原谅库拉拉不懂这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以自己单纯的阅历来看,自己曾经在人类的地牢里面看过这种惩罚犯人的刑具。

而且这里面摆放着的刑具还不止一套,有带着各种扣具的孕妇椅,有带着各种扣具的铁椅子,还有各种小铁笼,情趣吊具……

这只是这个房间的一半,而另一半却是正常的少女卧房的风格,毛绒地毯,一张宽大的床铺,一张做大的办公桌。

而此时,库拉拉就坐在办公桌上面不知道在做什么。

说实在的,库拉拉有点犯怂了,可当想要后退的时候却想到梦梦娜对自己做的一切。

淫文,改造自己的思想,让自己无法再说出自己原本的名字。

这个恶毒的吸血鬼!在心中暗骂一声,随后库拉拉这才走进房间当中。

水晶的吊灯将房间内的一切照得通透,可这一边是温馨的卧房一边是渗人的各种情趣道具属实是让安娜有些心惊胆战。

“梦梦娜姐姐?”

走到房间中那张硕大的床铺旁,安娜看着远处坐在办公桌上面不知道在忙活些什么的梦梦娜吱了一声。

“我现在正好有点事情,库拉拉可以在这里面随意看看,如果觉得累了,也可以在床上躺一下,等会哦。”

“诶?”

这可真是,让库拉拉感到惊讶。

居然能让自己在这里面随便逛逛!

“库拉拉知道了。”说着,库拉拉转身看向了那摆放着各种情趣道具的货架。

咽了一口唾沫,库拉拉阻止了想要去寻宝的好奇心。

那种东西,自己怎么可能会感兴趣!

……

对,我不感兴趣!

这么想着的库拉拉又转过身来,这次是看向了面前摆放着的这张看上去舒服至极的大床。

砰,砰!

轻轻在床铺上拍打了两下,冰丝的触感,柔软到令人感到不可置信的被子。

看着这张大床,库拉拉心动了。

“梦梦娜姐姐,库拉拉真的能够在这张床上躺一会吗?”

“可以哦。”

真的可以!

只是,库拉拉按捺住了想要一个飞扑上床的念头。

毕竟这是梦梦娜的床……

小心翼翼的爬上床铺,拉开那张柔软的粉白被子,库拉拉欣喜地钻了进去。

好柔软,冰凉凉的被子!

不过这被子好大,有点重,但是躺在这张床上真的很舒服!

这与自己在教育营地当中的那张木床完全就是云泥之别!

“以后,我也能拥有这样一张舒服的床吗?”钻到床铺里面,库拉拉小声地嘀咕着。

不对,不对,我可是要为人类复仇……

复仇吗?

自己变成这副模样,怎么还在想着这种问题,那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参与的事情了,想着还是想着怎么离开这个地方,怎么活下去吧……

或许是太久没好好休息过了,刚钻进被窝的库拉拉还没来得及感受这柔软的床铺,很快地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库拉拉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变成了女生,被一群恶魔凌辱了,还被强迫受孕。

原来是假的?

不对,那是真的……

……

但是,躺在这里真的好舒服,不想起床了。

可是当库拉拉听到梦梦娜的瞬间的那一刻,库拉拉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醒啦,看来库拉拉睡得很舒服呢,还舒服到了尿床了。”

“梦梦娜姐姐……诶!?尿床?”闻言,库拉拉猛地掀起身上这张厚重的被褥,当库拉拉看到自己身下那团明显色泽不一样的色块的时候,库拉拉惊了。

“库拉拉,库拉拉没有,不是的,库拉拉不是故意的……”看到这个场面,库拉拉直接语无伦次了起来。

为什么……

对了,自己的尿道好像在变成雕像的时候被玩坏了……

“对,对不起……”

迅速的从床上下来,库拉拉低着脑袋完全不敢看面前的梦梦娜。

“知道自己做错事了?”

闻言,库拉拉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去到一边去,自己挑选一件玩具吧。”

诶!

自己挑选,库拉拉看向一旁摆放着的那堆自己完全就不认识的东西陷入了沉思。

“梦梦娜姐姐不是要吸库拉拉的血吗?”

“当然要吸血,但是吃饭嘛,总归还是得有点情调的,要不然总觉得自己是在啃一个肉块一样无趣!”

说着,梦梦娜走到了库拉拉的面前,一手撩起库拉拉的下颚,强行将库拉拉的视线对准梦梦娜的那对猩红的双眸。

就好似一对镶嵌一张由整块璞玉雕琢出来的脸颊上的红宝石,在与这对猩红的眸子对视的瞬间,库拉拉只觉得自己看到的是一只穷凶极恶的远古凶兽!

情调……

就不能直接啃我脖子就完了吗。

“毕竟咱们血族可以一两月吃一顿饭,所以吃饭的时候点两根蜡烛提升一下氛围也是可以被理解的吧。”

这蜡烛的蜡怕不是要滴到自己身体上面……

只是,你着这个提升情调的方法未免也太奇怪了吧,这女人的XP系统怕不是有什么大问题。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不过库拉拉也不可能反抗梦梦娜,库拉拉只知道,这个女人说什么自己最好照做。

“库拉拉知道了。”

朝着房间的另一半走去,库拉拉看着那摆放着一张椅子和桌子陷入了沉思。

椅子中间是镂空的,而在椅子的下面,还有一根和自己手臂有得一比的黑色棍子,而那张床铺的周围也是带着各种的束缚枷锁。

这些是人玩的吗?

自己选择,这我怎么可能选择得了……

“随便选吧,反正以后库拉拉会经常来的,这里的所有东西迟早都会体验一遍的。”

“……”

恶魔,我要收回之前睡觉的时候对你的感谢!

既然这样……

库拉拉也不想继续朝着里面走去了,这个房间很大,里面的东西更是让人眼花缭乱。

所幸,库拉拉就直接选择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件东西。

也是自己觉得能够接受的,不太粗鲁的东西。

一个圆形,树立着的铁环,铁环的四个方向各有一个好似用来束缚四肢的枷锁。

比起那个带着一根棍子的椅子,库拉拉觉得这个东西怎么也比那些东西好。

尽管库拉拉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只能通过这些物品的外观来判断用途。

“选择这个吗?”

“嗯。”

“库拉拉真是一个涩情的小萝莉,既然这样,那行吧,自己站上去,然后双手张开。”

库拉拉照做,很快的,铁环的上面的两个手铐便是束缚住了库拉拉的两边的皓婉。

只是这是皮的手铐,尽管被束缚地很近,但并不会让库拉拉感到勒得手腕疼。

不过很快的,事情就超出了库拉拉的预想。

原本在库拉拉的设想中,双手被束缚,紧接着应该就是双脚了。

可是梦梦娜根本就不会按照那些朴素的剧本进行。

“好了,接下来库拉拉就不用说话了,眼睛给你遮上,用身体去感受!”

“诶?”

双眼被黑布遮蔽,紧接着一颗圆形的镂空的口塞直接入住库拉拉的嘴中。

视线被剥夺,生物的本来让库拉拉的身躯对周围的一切的感知提升了一个档次。而那塞入口中的口塞更是让库拉拉连唾液也无法进行控制。

“呜呜!”

紧接着,库拉拉只觉得自己的双乳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捏住了。

“咱很好奇,库拉拉现在能不能榨出乳汁?试试看?库拉拉可要加油哦。”

“呜呜……”

有两个什么东西,将自己的乳头含住了,而且还在吮吸……

乳头不行,这里很敏感的……

“呜呜……”

可是,梦梦娜怎么会理会库拉拉可怜又无助的呜咽呢。

“哦,对了,忘记让库拉拉的淫文开始工作了,这可不行,身体要开始发情才行哦。”

对于视线被封印的库拉拉,梦梦娜的这些话既是解说,又是给库拉拉的想象力提供颜料,好让库拉拉在自己的脑袋里面自己描绘出自己此时的遭遇。

这女人到底有多熟练,为什么这么轻车熟路。

可是此时,库拉拉早就成为了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被吊起来,需要踮起脚尖的双脚才能触及地面,仅仅只是这一项就已经让库拉拉有些精力憔悴了。

一想到还有不知道多少道具要安装到自己身上,库拉拉此时就只有绝望。

手掌在无助的库拉拉娇躯之上来回游动,梦梦娜还将脑袋凑到了库拉拉的耳旁,轻声说道:“接下来,库拉拉觉得还会发生什么呢?淫文发动了,自己是不是想要高潮呢?”

紧接着,库拉拉只觉得自己的一条腿被人给抬了起来。

诶!不是要束缚我脚吗?

不要抬起我的腿,这样子我只有一条腿支撑着地面……

然后,库拉拉就变成了一条腿踮起脚丫子撑在地面,一条腿被抬起束缚的姿势。

“好了,接下来是肛钩,库拉拉的小屁股要翘起来了!”

“呜呜……”

进来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库拉拉只觉得那个东西进入到自己后庭之后,自己的身躯被拉扯着吊了起来。

而自己的那只自称在地面的腿终于也是不能在支撑身体。

“呜……”

痛!

自己的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那个肛钩上面,自己的小菊花要支撑自己身体的重量,这怎么可能……

好痛……

快停下……

只是奋力扭动身躯的库拉拉在梦梦娜的眼中确实一种欣赏!

“啊拉,屁股很痛吗?也是,身体的重量都撑在小屁股上面,现在已经发情了吧,想要高潮吗?”

“额呜呜……”

“不说吗?那是不想要高潮吗了!”

“呜呜……”

“这样子啊,那等库拉拉什么时候说要高潮,咱在给库拉拉高潮般!”

“呜呜!”

这个坏女人,明明把自己的嘴巴塞住,不然自己说话还这样故意挑逗自己。

可是当库拉拉扭动身体的时候,那个勾住自己屁股的肛钩立马就让自己难受无比。

“高潮当然不会那么轻松就给库拉拉的,但是玩具还是要继续安装呢。哦,对了库拉拉看不到,那咱就告诉库拉拉这个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根长得像是触手的振动棒,等会儿就把这个塞进库拉拉的小穴里面,库拉拉一定会很喜欢吧。”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痛!别这样粗鲁……

塞进来了,这个东西在自己腔内蠕动……

还在震动!一边蠕动一边震动……好难受,好像要高潮……

坏女人不给自己高潮,身体又被封印了。

不能高潮……

好难受……

好热,好像要高潮……

“呜……”

“别急别急,咱知道库拉拉很喜欢,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哦。”

这是在干什么?

用绳子绑住自己的身体?

视线被封印,但是此时的库拉拉只感觉到梦梦娜正在用绳子对自己做什么!

“咱要把库拉拉绑在这个铁圈里面,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把库拉拉禁锢起来,让库拉拉一点的没法动弹!并且让库拉拉在这里面不断发出可爱的声音!”

很快的,库拉拉就感觉到到了梦梦娜这话的意思。

一根绳子穿过了自己的身躯,将自己给牢牢束缚,此时的库拉拉只觉得自己穿上了一件由一根绳子编织的衣服。

这是,龟甲缚!

一条腿被吊起,被牢牢的固定,而另一条腿却是只能无助的在空中摇晃,此时整个身体的重量依旧压制那根将自己吊起来的肛钩上面。

“呜……”这是,灌肠!

怎么又整这个,有什么冰凉的液体进入到自己的肚子里面,从后面进入……

“嘿嘿,库拉拉的后穴可是被开发过了,虽然依旧很紧,但是里面应该是很敏感的吧。”

很快的,库拉拉就觉得自己的肚子有些涨涨的。

此时的库拉拉可谓糟糕到了极点。

发情的身体不断地索取着高潮,塞在小穴里面的那个东西已经钻入子宫,一边蠕动一边震动让库拉拉完全没法抵抗。

可是没有梦梦娜,库拉拉绝对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高潮。

就算是只差临门一脚,没有就是没有,就只能继续忍受着这种折磨。

膀胱中,那枚小珠子又在开始冒水,但是尿道好像被塞进了什么,让库拉拉只能以最低流量排泄……

憋尿的感觉,真是让人感到难受……

而在后庭中,一种不明的液体早就将小肚子填满,涨涨地,特别是在被用药物灌肠过了几次的肚子里面,更是弄得库拉拉无比难受。

高潮,想要高潮……

而乳头上面的那个小东西依旧在不停地挤压着自己那对微微隆起的乳鸽。

“好了,差不多了,感觉怎么样?”

“呜……”

“这样子啊,那咱又得去忙了,库拉拉就在这里吊几个小时吧,这就是库拉拉在咱床上尿床的惩罚!”

诶!

几个小时?

不行,这决定不行,自己会坏掉的。

不要!

“呜呜呜呜呜呜……”

可是,不管库拉拉怎么发出抗议的声音,梦梦娜在留下这句话之后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不要,我不要在这里吊几个小时,我现在就想要高潮。

好难受……

肚子好难受,小穴好难受,浑身上下都很难受。

拉着银丝的唾液不断地从镂空的口球上面流出,落到地面。

被吊在半空的库拉拉只得无助地轻微摇晃着自己的身躯。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每一秒对于库拉拉来说就像是一种煎熬。

这种在自己身上塞满道具又不让自己得到高潮的放置是何等痛苦!

简直恶魔。

几分钟过去了,库拉拉开始心灰意冷了起来。

真的要这样被吊着几个小时吗?

……

“锵锵!怎么样呢,这样被吊着感觉如何呢,是不是想要高潮呢?”

突然的,梦梦娜的声音在库拉拉的耳旁响起,紧接着一条手臂顺着小腹朝着库拉拉的小穴摸了下去。

梦梦娜突然从库拉拉的背后出现,一手揽住库拉拉的肩头,一手摸向了库拉拉的小穴将那个塞在小穴上面的振动棒又朝着更深处顶了顶!

“呜呜……”

想要,想要高潮。

不管此时唾液的分泌是多么有失淑女的风度,库拉拉疯狂地点头。

“这样子啊,那咱可以给库拉拉高潮哦,不过就在库拉拉高潮的瞬间,也就是咱吃饭的时候。在库拉拉高潮的时候吸血,一定别有一番风味吧。”

“……”

这就是这个吸血鬼说的氛围情调吗?

这可真是……够变态的,居然在别人高潮的时候吸血!

这个女人的XP系统绝对有问题!

只是,库拉拉也知道,自己没法阻止,既然没法阻止,那就享受吧!

紧接着,库拉拉的高潮开始了。

只见小腹上面的淫文微微发亮,这是梦梦娜解开库拉拉淫文枷锁的征兆。

就在枷锁被解开的瞬间,库拉拉高潮了。

而伴随着库拉拉高潮的抵达,一对獠牙同时地刺入了库拉拉的白皙脖颈。

一对獠牙准确地找到了脖颈下方的血管,刺破,血液瞬间迸射而出,随后被那张红唇尽数收入唇中。

一根强韧有力的嫩舌不断地在伤口附近徘徊游荡,将试图逃离的血液收刮干净!

作为一个血族,作为一个贵族,作为一个皇室,梦梦娜可是响应了光盘行动的号召,更是以身作则,不浪费一丁点的食物!

而本应该有力的高潮的库拉拉随着血液的流失逐渐变得虚弱了起来。

库拉拉再一次地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吸血鬼,库拉拉甚至觉得,如果不是梦梦娜想要留着自己每隔一段时间就吸自己一次血,甚至有可能一次就将自己给榨干!

“呜呜呜呜……”

虚弱的音节断断续续,颤抖的娇躯微微抽动。

尽管此时身体高潮依旧,但是这时的库拉拉依旧没有继续兴奋的气力。

血液流失让库拉拉变得虚弱。

尽管如此,但是高潮的愉悦还是让库拉拉心满意足。

最终,库拉拉又一次昏倒了过去。

……

……

……

等待再次睁开眸子的时候,库拉拉发现自己回到了教育营地的医务室当中。

虚弱的手臂撑起自己的身躯,库拉拉看着坐在办公桌旁的雪莉说道:“雪莉医生……”

“醒来了,那就开始吧!”

“开始?”

“灌肠!”

只见雪莉又将那个让库拉拉感到心惊胆战的粉红液体给取了出来。

又是这种液体,让自己的后庭变得敏感的东西……

“为什么雪莉不趁着自己睡着的时候灌肠……”

“那样多无趣,当然是要醒着的时候才好玩。”

“……”

“库拉拉什么时候回到这里的。”

“有几个小时了,好了,趴着,屁股翘起来!”

沉默片刻,库拉拉照做了。

一想到之前不吃药就被变成雕像,变成喷泉,库拉拉打了一个寒颤。

很快地,灌肠结束了,肚子又是被灌得满满的……

涨涨得有点难受,但又觉得很舒服,正库拉拉感到害怕,自己到底会被这些人改造成什么样子……

哎……

“这次我给你开的药物就不要漏吃了,这是改造库拉拉身体的药物,这是提升库拉拉身体强韧的药物,这是让库拉拉变得香甜可口的药物……”

雪莉将几个小瓶子递给库拉拉,并且一边指着一边告诉库拉拉这些药物的作用,告诉库拉拉自己以后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可是雪莉医生,没有治疗我身体的药物吗?”

“治疗?治疗什么?”

“我……没法控制尿尿。”

“哦,这个啊,这个为什么要治疗,这样子挺好的。”

“……”这是一个医生说的话吗……

“不过你膀胱里面的那个东西要取出来的话倒是可以。”

“诶!可以吗?”

“当然,等需要的时候再塞进去就行了。”

“……嗷,疼……”

本来库拉拉还想说算了,就这样就行了,只是没想到雪莉这么直接将手中伸到自己的裆部,那枚在自己膀胱中的蓝色小珠子唰地一声就飞了出来。

只是引得库拉拉的尿道一阵疼痛。

“这个,给你。”

看到雪莉又朝着自己递来了一个小小的东西,库拉拉伸出了手臂将这个东西接住问道:“雪莉医生,这是什么?”

“能够重复使用的免除菌无菌尿道塞。”

“……”

怎么感觉这玩意还挺高级的……

可是,就不能给自己治疗好吗?连改造身体这种事情都能轻松做到,治疗失禁不是很轻松吗?

还要给自己尿道塞……

算了……

在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声,库拉拉告别了雪莉,离开了医务室。

还要去受孕大厅,接受受孕……

然后等下次生产完毕之后又得去找梦梦娜,让她吸血……

一想到梦梦娜房间里面的那些东西,库拉拉又是无奈的长叹一声出来。

而这个期间还得不停的接受雪莉的药物改造身体,接受灌肠,让自己的小穴和后庭变得更加敏感吗……

很快的,一个月过去了。

尽管在这里的日子很糟糕,但是作为梦梦娜提血姬的库拉拉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那就是在这座教育营地的少女们没法拒绝任何男人的要求。

这个地方是向外界开放的,而这里又是魔界行军的必经之路,所以这里经常会聚集大量的男人。

对于任何进入到教育营的魔界男子,这里的任何人都没有拒绝服侍的权利。

但是库拉拉不一样,此时库拉拉的屁股上面印着梦梦娜的印章……

虽然很羞涩,但是任何男人在看到库拉拉很是印着的这个东西之后立马就放弃了继续对库拉拉动手的念头。

除了库拉拉被淫文折磨到失去理智,不然库拉拉是不可能主动去找男人的。

时间一晃,两年过去了。

尽管过去两年,但是这个时候的库拉拉的娇躯依旧和当初一模一样。

一样的稚嫩脸庞,一样的一米五的个子,一样的披肩白发,一样的婴儿粉嫩般的肌肤。

就好像库拉拉的世界被禁锢了一般。

或许唯一的变化就是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了,更加娇嫩了,更加柔软了,叫声更加让那个人欲罢不能了!

经过了长时间的改造,库拉拉现在的身体会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这是一种让任何人闻到就会发情的体香。

尿道依旧没有修好,依旧必须依靠着尿道塞才能让自己不在别人面前失禁。

而经过了漫长的药物改造,此时的库拉拉的尿液也会夹杂着让人发情的成分,甚至在品尝的时候还会让人欲罢不能,想要将嘴巴怼在小穴外面不停地吮吸……

而此时的后穴依旧敏感到了库拉拉只要轻轻触碰,自己就会像是触电一样抽抽的境界。

尽管依旧不能通过自慰达到高潮。

而自己的那对乳鸽更是让库拉拉无奈,尽管自己的双乳看上去小小的,就像是两个小馒头,但是只要稍微用力一捏,就会有鲜甜的乳汁流出。

终于,库拉拉决定了。

要逃离这个地方!

绝对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

两年的时间,库拉拉早就和这里的其他正在策划越狱的女生达成了共识。

要么继续在这里为恶魔生育,然后在某个时间被带离这里,至于被带去哪里,库拉拉不知道,但是这里每隔一段就会消失几名女生这件事是真实的。

所以,要越狱!

而越狱的计划谋划了足足半年之久!

本来库拉拉是不打算参与进来的,可是最近一段时间,梦梦娜对自己越来越暴力,现在的梦梦娜已经不满足吸血了。

每次还变着花样玩弄着库拉拉的身体。

特别是在经过长时间改造后,库拉拉早就没办法接受那种粗暴的玩弄。

如果再不想办法逃离这里,早晚有天自己会被玩坏,就像尿道一样。

而且,库拉拉的身体在变得更加敏感之后,每次受孕和生产所承受的痛苦也是翻倍,这也是为什么库拉拉下定决定一起越狱的原因。

很快地,时间来到了越狱的那个晚上。

然后,很快的,参与越狱的十几名少女刚一按照计划逃离教育营地,就被逮住了。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库拉拉独自一人被带到了一个漆黑的空旷房间当中,梦梦娜依旧是一脸和蔼的微笑地看着默不作声的库拉拉。

“你很勇哦,居然想到逃跑,咱倒是想问问,就算离开了这个地方,库拉拉知道这外面是什么吗?”

闻言,库拉拉默不作声地摇头。

“咱觉得,你是以为有咱罩着你,所以才用这种勇气吧。”

闻言,库拉拉继续低着脑袋。

“行吧,先给库拉拉一个惩罚,接下来的事情处罚再说。”

只见梦梦娜对着呆愣在原地的库拉拉抬起了臂膀,手掌摊开一股奇异的光芒突然浮现在手掌之上。

这是要对我做什么?

疑惑的看着面前梦梦娜的动作,库拉拉并没有任何地躲闪。

毕竟这些动作毫无用处,还会惹怒梦梦娜,虽然这个时候的梦梦娜看上去好像已经有点生气了。

嗡嗡——

随着空气中的嗡鸣之声想起,一道光束自下而上地将库拉拉的整个身躯笼罩。

不一会儿,光芒退去,法术结束了。

咦!没效果?

疑惑的抬起了自己的手臂,库拉拉眉梢微皱。

随后又看了看面前微笑着的梦梦娜,当库拉拉想要询问对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库拉拉突然一个趔趄朝着后方栽倒下去。

娇臀猛地落到冰凉的地板上,直叫库拉拉一阵生疼。

而这个时候,库拉拉也才知道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库拉拉的手臂想要撑住地板,将自己身体支撑起来。

可手掌却在接触到地砖的那一刻滑了开来。

“诶,库拉拉这是怎么了?”

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又疑惑的看向面前的梦梦娜,库拉拉心中产生了一个不妙的念头。

小脚蹬了蹬,还是一样,在接触到地砖的那一刻,脚底就像是抹了油一样滑开了。

没法站起来了?

这是库拉拉这一刻心中的念头。

“咯咯,现在好了吧,以后库拉拉就没办法抓住任何的东西,只要不穿袜子,不戴手套,库拉拉的双腿就没法站立,双手就没办法握紧任何东西!”

这样说着的梦梦娜还故意取出了一根棍子抵到了库拉拉的面前,示意库拉拉自己尝试。

缓缓地抬起手臂,就当库拉拉准备抓住这根棍子的时候,棍子就像是被抹了一层油一样呲溜一下从自己手上滑开。

此时的库拉拉才意识到了梦梦娜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库拉拉以后不能站起来,也没法比抓住东西?”

“是的哦,这既是咱给库拉拉的惩罚,这样子库拉拉也就没办法逃跑了,拥有双臂可却没法使用,拥有双腿,但却没法行走,就像一只可怜的娃娃一样。可爱美丽,又脆弱无助。”

所以库拉拉才行逃离这个女人……

怎么办……

难道自己真的不能动弹了。

又尝试了一下,果然,库拉拉依旧没法站起身来,双脚就像是抹了油一样根本没法支撑身体站起身来。

“行吧,库拉拉就呆在这里好好反省吧,过几天咱在和库拉拉说具体的惩罚方案!”

“诶,几天,不行的,梦梦娜姐姐,你是知道库拉拉的……几天,几天库拉拉会坏掉的……”

可是梦梦娜并没有理会库拉拉的哭喊,只是看着在地上挣扎的库拉拉离开了这间禁闭室,关上了门。

漆黑的房间内没有一丝的灯光。

库拉拉躺在地上像是一条毛毛虫一样地蠕动。

“既然没办法用手和脚,那库拉拉还可以用身体挪动……”

只是,在库拉拉历经千辛万苦抵达了门扉的时候,当库拉拉伸出手掌试图打开禁闭室的门的时候。

库拉拉这才意识到,梦梦娜对自己施展的这个法术到底有多么地恐怖。

没办法握紧门把手!

也就是说,只是简单地将门关上,就能够将自己囚禁在这里面!

医务室内。

离开了关押库拉拉的禁闭室,梦梦娜在医务室找到了雪莉。

“你真的打算提前?”

“毕竟这是早就计划好的,难得找到一只可口的小血包,培养了这么久要是就这么送给别人,咱会很难受的。”

“那行吧,那就提前开始计划。”

“嗯呢,到时候就让库拉拉在那边多待一阵子吧,等咱有空了,就去把她带回来!”

——————————

PS:觉得咱写得好的话就求个投喂吧,这里的催更咱是一定能够看到的。

https://afdian.net/@39kami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Android Chrome
    2周前
    2022-5-12 13:15:33

    甜起来了

  2. 匿名
    Android Chrome
    2周前
    2022-5-12 20:19:06

  3. Ressentir
    Ressentir
    Android Chrome
    2周前
    2022-5-13 10:37:20

    好耶!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