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菲的乳胶监狱 第二十八章:姐姐我啊,最喜欢你们变态的表情了
共25章,专题:王小菲的乳胶监狱

 

王小菲等人排队随着眼前的“老师”来到了自己的“教室”,长时间的改造让他们已经习惯了排好队列,安静的穿过一间间的监舍。就在他们赶路的时候,L23继续着自己的介绍。

“这个岛分是分许多层的,由于你们的身份限制,只有这一层和以上的两层是你们能够活动的空间,超出你们不该去的地方之后,你们的项圈会给你们提示,并且在边界处会有哨兵把守的。在这里,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也可以自由交谈,甚至可以交往男男、女女、男女的伴侣,但是任何的性高潮都是被禁止的,你们要是强行交合,只有无穷无尽的寸止等着你们。我想你们都知道,这里是一座岛屿,所以,如果你们真的跑到外面,要么葬身大海,要么被抓回来,关到地牢里,改造成厕奴或者摘除器官。所以,放弃你们的挣扎吧,好好学习。”

L23一边说,一边带领着王小菲他们来到一间面积不过百余平米的房间,里面有一些桌子,有一个电视机,还有一个讲台。看起来很接近正常的教室,只是整个教室只有一把椅子,并且在教室四周,整齐的摆放着一些看起来就不正常的器具,并且教室的背后,半面墙的展示柜,里面各种形状的男女生殖器的倒模以及各种SM相关和不相关的奇奇怪怪的道具,除此之外还有各种的拘束用具。

“这里就是你们的教室,”L23站在讲台上,环顾着下面一脸错愕的性奴们。“在这里你们要学习如何侍奉自己的主人,换句话说,这里是你们学习‘技能’的地方,在这个班级里,男奴和女奴各占一半,你们是被训练来服侍女性的,所以今后的功课将会以服侍女性为重点。当然,优秀的性奴是不止要学会一种技能的,你们之前所在的各个改造所,只能相当于自由世界里的初中,这里相当于一所高中,每年优秀的性奴会被送到专门的‘大学’里进行研究如何扩大性奴群体的极限的。首先,在这里,一旦我说上课,没有性奴是能够站在这里的,现在所有人,以标准跪姿跪在地上。”

L23看着台下的性奴们纷纷跪在地上,环视了一圈发现一个个的跪姿都挺标准,比当年自己所在的那个班级强上了不少,这让她不免有些不满,自己挨了那么多打,偷偷训练了那么久,才留在了这里,并且这还是自己‘在读’期间靠着‘夜间实训’积累下的好人气才得到的,现如今随便一个新畜的表现都不差的,一种危机感也让她油然而生,说不定自己也会被取代,说不定很快。

“骚货们,一个个的还可以,解下来我介绍一下你们的课程。”L23拿起了一个粉笔在身后的黑板上写了起来。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以后每天第一声铃声响起后,会有持续5分钟的全身电击,这是你们的起床铃,然后你们有20分钟解决你们的个人卫生问题,之后15分钟吃早饭,然后来这里上早课。课程每天分为四节,上下午各两节,每天上午是理论和实践课程,每周一次考试,下午是形体与技能课程,每天都会布置作业,第二天要检查。再此之后,晚饭结束后会对你们进行彻底的清洗,在此之后你们的讲话能力会被剥夺,相信你们的深喉能力已经比大部分性工作者还要强了,所以你们都会适应的。你们每学期都要学习一门特别的技能,你们男奴的培养方向是雌堕,女奴的培养方向是人偶,所以本学期的体能与技能课程格外重要。第一学期所有性奴的技能是舞蹈,每个人都要抽取一个自己的项目,今年一共有三个,分别是A钢管舞及凳子舞、B芭蕾舞、C阿拉伯及印度舞这三个选项。解下来开始抽签。”

L23拿着手在PDA上点了几下,电视中便显示出了所有人的名字,是的,在这里是可以被叫名字的。王小菲不知道的是,除了极少的几个男奴保留了自己原本的名字之外,几乎所有男奴的名字都被进行了更改,以更加符合他们(或者她们)雌堕的形象。

“刘珈汐、张钰露、韩安妮…你们被分配到了A类,下午去隔壁的教室,里面的钢管挺显眼的。李思纯、马奶子,你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卢雯雯、王小菲…你们五个是B类,在钢管舞教室对面…”

就这样,王小菲就被莫名其妙的分配到了芭蕾舞课程。当他听到这一类的时候,他宁愿自己选到C类,因为C类不用像钢管舞那样子把自己吊在一根管子上去勾引人,而芭蕾更是噩梦,自己的体重再加上一身的拘束器具,全部的重量都会压在足尖的部位,而且据说压腿拉开柔韧性是最疼的,可是长期的管教让他不敢提出异议。直到后来,他才知道这里的芭蕾舞和其他的舞蹈类型相比才是最正常的一个。在分配好了技能班之后,L23又讲了一些在这里生活最基础的内容,比如如何吃饭,如何赚取积分点数,考试优异与落后的福利与代价之后,L23问道:“你们这里有人训练过如何当女仆型吗?”

王小菲想起来自己刚进入安德的日子,自己训练优异,被选成了囚犯长,自己得到了更严格的拘束,并且还和一个叫熙熙的女仆人偶有过“肌肤之亲”,并且自己被关了好几个月的紧闭,现在想起来那段日子就令人后怕。而且自己还升级为了二级囚犯,刑期被延长了5年。

就在王小菲胡思乱想的时候,L23清了清嗓子“咳咳,这里有小可爱不诚实啊?再给你最后5秒钟,不向主人诚实坦白的话,可是一行大罪呀。”L23颇有玩味地看着台下的乳胶性奴们。她的目光忽然和王小菲正对上了。

“报告教…老师,我啊不,贱奴被训练过一阵子,但没训练完。”王小菲只好挺起自己B-C大小的乳房,紧绷的乳胶衣勾勒出圆润的水滴状,乳头的位置有一个闪闪发亮的金属电磁锁牢牢锁住他的乳首,防止胡乱分泌的乳汁脏了这身价值不菲的“囚服”。

“好,你来做我的助教,并且代理班长。你的责任很重,在更高等级的性奴不在场的时候,你有责任管理好以你为首的这群性奴们。作为福利,你离岛前会以男性的身份得到一次性交与一次正常的高潮。”L23微笑着对王小菲说道,并且缓步下台,在她手里的PAD上输入着,“今后你的项圈就是红色的。”说罢,王小菲的项圈释放出了一阵电流,并且锁紧了一些。“紧了说明你脖子上的责任更重了,出了问题,你也要比这些性奴受到更重的责罚,做的好的话,你的奖励也会比其他性奴更高。”

王小菲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戴的项圈,他也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于是默默点头,接下了这个担子。L23看他没做什么表示,冷笑了一下,心想这个小性奴还挺有意思,怪不得让我多加留意,如果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的话,那就当自己给那些大人物试试水,考验一番,大不了就是挨一顿鞭子或者半年不能性高潮而已。在没什么心理负担之后,L23开始了正式的自我介绍。

“我的代号,L23,就在我的项圈以及后背上,但我更希望我的学生们叫我金纯雅金老师。”L23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与代号,并且花费了一些时间给他们讲述了一下在这个岛上代号的作用。总结来说,基本用不到,但是自己必须记住,因为不熟悉的人和性奴之间更多的还是叫代号,而大家的交流还是以自己的名字为主。

在讲完基本内容之后,王小菲开始了今天的第一节课,每天上午第一节的理论课程。由于是纯理论,每个人还得到了一个专属的写字板,用来记载课程的讲义与笔记,并且大部分的理论课作业也在这个板子上完成。至于桌子?开什么玩笑?性奴欸!只有人类,自由的人类才配使用为人类开发的桌子,性奴能够使用的,只有一个矮矮的,由弯曲的支架与一个塑料板组成的“跪写台”供他们使用。顾名思义,跪在地上写字的台子,一整根包裹着合成橡胶与海绵的合成材料制成的棒子通过弯曲形成了可以立起来的支架,就像那些劣质办公椅一样的造型,只不过“椅面”的位置变成了一个更符合人体工学的斜面。上面有两个磁铁用来固定写字板和触控笔。

枯燥且变态的一节课很快就过去,课程中充斥着男女的性具与人体的欲望,这一个多小时里,金纯雅只是讲了一下什么叫“前戏”下节课是如何通过前戏把人撩拨到欲火焚身。在这里的一节课是两个小时。并且这些性奴终日不见阳光,没人知到这里的时间流速是多少,而金纯雅也不知道,甚至不会主动去想。王小菲感受到了脖子上的一阵酸痛,随之带来的就是双腿的酸痛和双脚的麻木。一般人连续一个姿势跪两个小时,并且脚上还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双脚想不麻都难。王小菲在带领着性奴们行了对主人的下属阶级的跪拜之礼之后,等着教室的金属门锁死后,缓缓抬起了自己的上身。四下环顾之后,确认教室里只有自己这群性奴了,于是长舒一口气,一只手揉着自己酸胀的小腹,由于早上喝了不少营养膏和营养液,自己的膀胱早就有了感觉,可之前的扩张并非白费,自从自己被突然取出膀胱里的填充并且押送到“转运箱”抽真空送到这里之后,自己的膀胱还是很能装的。另一只手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脚踝并且换成了一个较为舒展的坐姿坐在了地上,后庭里的肛塞被他的动作牵引,发出了阵阵震动与轻微放电,刺激着他的前列腺,可这种程度的刺激对于这里的性奴来说已经可以做到尽量无视了。四周的“同学”也纷纷或是起身或是把双腿向前坐在地上,开始舒缓活动自己的四肢。

“你…你好,我的编号是V010086,我叫李思纯,是男奴。”王小菲身后的一个小性奴跪在了他的身边,并且亲吻了王小菲向前伸出的高跟靴,在性奴的社交里,这是下位者向上位者表示出臣服与讨好的礼节。王小菲先是被他那移动客服的编号震惊了一下,然后快速回想了自己逐渐淡忘的(作者也忘了,翻了一下才想起来)编号,V010083,安德编号是00924。

“你好,我叫王小菲,也是男奴。”王小菲也收起自己酸胀的双腿,重新压迫着自己的膝盖,俯身亲吻了一下对方的贞操锁。这是上位者性奴对下位者性奴的还礼,代表着亲近与支配(也不知道能支配人家啥)。“你也是被分配到B类学习什么芭蕾的吧。”王小菲问道。

“是的,班长大人”移动男奴回应道。

“私下不用这样叫我,叫我小菲就好了。”王小菲起身换了个坐姿,也让李思纯换了个坐姿,两人开始了聊天。就这样,屋子里的声音越来越大,男男女女们凑在一起,都被改造的思想混沌,直面欲望。用安德组织某位爱抽烟的女性S领导的话来说:“一群性奴凑在一起,能不炸庙才怪。就这样方便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整间教室里瞬间传来了男女性奴的尖叫。她们的项圈与全身电击被开启了,甚至,包括了乳首和性具。

“啊,要到了。”“不行了,主人~”“给我,我要,我是母狗变态。”

而就在大部分性奴即将达到高潮时,所有的刺激停止了。不知何时进来的金纯雅拿着PAD,看着下面或是跪(腿麻了)或是坐(缓过来了)的肉畜痛苦又淫荡的表情,仿佛能够透过脸上的乳胶头套能够看到她们的表情一样。

想必都是高潮脸吧。

姐姐我啊,最喜欢你们变态的表情了!

PS:还有两章,咕咕。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