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24轮转的淫色骑行
共30章,专题: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不论何时何地什么人,在精神紧张的情况下突然听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都会吓一跳,谢心瑶也不例外,即便这个声音听上去软软糯糯的,在温柔里带着一丝亲切。

而且别忘了,谢心瑶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身上戴着一套有些复杂的体液自循环设备,并不会随着有人而停止运作,当前也还有乳汁进到她的嘴里,被这么一吓,谢心瑶的心跳都漏了一拍,加上胸前与阴蒂的刺激,一时间竟然让她到达了一个小小的高潮,身子晃了两下,有些惊慌地扭过头,看到了站在她身边的一个年轻女人。

她的年纪看上去和谢心瑶相仿,就连身高也和谢心瑶差不多,此时正平视着她,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不过她和谢心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首先相比谢心瑶,她的脸上明显能看出一抹谢心瑶所不具备的风霜与成熟;其次是着装打扮,或许是来源于家教,或许是少女的一丝矜持,也或许是为了遮蔽身上的各种道具,谢心瑶大部分时候穿的都是长裙,今天也不例外,而这个喊出了谢心瑶名字的女孩穿的却是无比大胆的背心和热裤,细长却又有着足够的肌肉,看着非常协调,没有丝毫瘦弱感的四肢全都暴露在外,全部套着薄薄的丝质长袜与手套,脚下还踩着一双高跟凉鞋,无比吸引眼球。

而最两人区别明显的一点则是来自于胸前,相比有着超出年龄的夺目双峰的谢心瑶,这个喊出她名字的女孩就完全不同了,她的胸前简直可以用一马平川来形容,或许板上钉钉这个词就是为了她而创造的,总之如果有人很随意地扫过一眼,甚至可能会将前胸和后背弄反,极为残念。

这样的不同寻常自然会迅速吸引到谢心瑶的目光,而看到她的目光投向自己的胸前,女孩的脸色似乎一下变了,仔细观察或许能发现,她的眼中有着像是火焰一样的东西在闪烁,脸上却还维持着笑容:“请问,是谢心瑶小姐吗?是叶舞小姐委托我来接你的。”

听到了叶舞的名字,谢心瑶倒是想起来了,因为她的确收到了叶舞的消息,说她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会拜托别人来车站接她,此时想起来这件事以后,谢心瑶倒是冷静下来了,连忙“呜呜”叫了两声,接着连忙又开始吸起了自己的乳汁。

听到谢心瑶没有回答,而只是哼唧了两声,女孩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恍然,凑近了一些,仔细观察了一下,果不其然发现了她想要看见的东西,趁着谢心瑶没反应过来,一只手闪电般地伸出,将脸上的口罩拨开了一些,露出了勒在她脸颊上的皮带:“果然是这样,看来你真的是谢小妹妹了,不过你的胆子是真大啊,居然敢带着口塞坐火车,就不怕路上出点什么意外吗?”

不过她也知道谢心瑶回答不了,所以说完以后就准备把手指放下,冷不防突然看见了一些奇怪的东西,手上的动作一下顿住了,接着反而又把口罩勾起了一些,再看了看口罩下的情况,这才确认刚才并不是自己眼花,而是真的有一根细管从谢心瑶戴着的口塞底部一路延伸到了衣服下面,管子里面还有些泛黄的液体在流动。

她也不是不懂行的人,在看到这些东西的第一时间已经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不过为了进一步确认,她还是立马一把扯着谢心瑶的手,把她拉进了转角处的厕所里,可怜谢心瑶现在满肚子的尿,却被迫被人拉着大步地走着,双腿扯动的第一时间她就因为剧烈的痛苦脸色一下变得苍白。

雪上加霜的是,因为刚才在惊吓中一时间忘了继续喝乳汁,重新积累了一些的尿液再度被送进谢心瑶的菊穴之中,将她的后庭更是搅和得一团乱,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完全是被那个叫住她的女孩拖着进的厕所,也不知道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回身锁上门,女孩这回毫不客气地掀开了谢心瑶的口罩和衣服,看清楚了那套榨乳器的全貌,此时的容器里已经积累了又有大半的乳汁,随着谢心瑶胸口的欺负晃悠着,看得女孩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有一团火缓缓升起。

“咦?”这时,她突然又看见了什么不太寻常的东西,那是几根往谢心瑶的下半身延伸过去的电线,不由让她有些好奇,趁着谢心瑶还有些意识模糊,伸手一把扯下了她的裙子。

身子骤然全都暴露在空气之中,一点凉意倒是让谢心瑶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吓得当即就想尖叫,却被口塞尽数堵在了嘴里,慌忙一把推开了身前的女孩,夺门而逃,可第一步就因为身下剧烈的疼痛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可她丝毫顾不上这些,哪怕扶着墙也挣扎着往外跑去,可还是没跑几步就不得不再度停下脚步——她竟然在这个时候高潮了。

这回的高潮可能是谢心瑶有史以来最痛苦的一次了,不仅仅肉体上的快感没有多少,大部分还被绞痛覆盖,心理上的惊恐也屏蔽了相当程度的高潮的愉悦,然而身体的反应是不会骗人的,高潮带来了些许肌肉痉挛让她跨不出脚步,只能伸手扶着墙,拼命地用鼻子呼吸着那一点空气,就像是砧板上的鱼。

没错,还真是像一条任人宰割的鱼,好不容易挨到了高潮结束,总算能勉强控制身体了,谢心瑶刚想继续刚才的逃命之旅,就感觉到有个人从背后抱住了她,两只手迅速攀上了她的双峰,轻轻解开榨乳器,然后握住那两团软肉用力地一捏——

“咿咿咿呜呜呜呜哦——”顿时,谢心瑶的嘴里发出了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叫声,两道细细的乳汁伴随着身后之人手上的动作喷射而出,就连意识似乎都伴随着这两道水流一同离开了身体。

事实上,谢心瑶吃的这种短效催乳剂就是用在翁婧恬身上那种的简化版,所以整体效果自然类似,虽然没有接受过其他的调教和改造,但是就在喷乳的那一刻,名为高潮的快感还是迅速填补了谢心瑶的意识暂时离开身体带来的空缺,可以说,在这一刻,她就是一个只知道高潮的人偶,在身后之人的玩弄下一次又一次地达到了巅峰。

趁着谢心瑶还没回过神来,女孩放开了她,看了看四周,一把把她拉进其中一个隔间,并把她一把推到了墙上。意识不清全身无力的谢心瑶只是被动地倒在了墙边,侧着头,一边的脸颊贴着墙壁,两只手无力地扶着墙,实际上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屁股稍稍撅起,做出了一个有些性感且诱人的动作,惹得女孩更是食指大动,在自己的小挎包了翻了翻,最后掏出了一根粉色的振动棒。

如果这时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一定会跌破眼镜的,毕竟一个看上去挺可爱的女孩竟然从包里取出了这样一件性玩具出来,而且看她的表情很是淡然,明显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一只手拿着振动棒,她的另一只手掀起了谢心瑶的裙子,手顿时一抖,眼睛也瞪得更圆了一些,抬起头来,用一种惊讶、钦佩,又混杂了一丝欲望的目光看了眼谢心瑶:“原来是这套东西,我还是低估了你的胆量啊。”

这套体液自循环装置是欲望助手的主打产品之一,非常受欢迎,女孩——她的名字叫苏若瑶——当然也认识,也曾经升起过想购买的兴趣来,只不过最后还是搁浅了,谁让她身上的某个部位实在是挂不住榨乳用的吸盘呢。

但是她还是知道这套设备是怎么用的,如今认出来以后,又注意到谢心瑶微微隆起的小腹,顿时了然,眼珠一转,突然就有了点子,将振动棒叼在嘴里,然后麻利地帮谢心瑶卸下来那条金属贞操带,将其中剩余的爱液全都倒在振动棒上面以后,像是拿着一把宝剑一样,一下就捅进了谢心瑶的前穴之中。

“咕,呃啊啊啊——”随着振动棒突入体内,谢心瑶顿时发出了些许惨叫,听上去还有些婉转,似乎还夹杂了其它不一样的感觉,本就无力的身子更是迅速朝地面滑落,很快她的姿势就变成了双手垫在身下,屁股却高高抬起的样子,随着苏若瑶手中的振动棒每次的进出而不断呻吟着。

以所谓的“九浅一深”的频率玩弄了一番谢心瑶以后,苏若瑶看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手指轻轻一拨,将振动棒开启,同时用力将振动棒推到了底,接着,另一只早就握着肛塞底座的手在苏若瑶朝后跳的时候同时发力,毫不怜惜地一把就将整根肛塞拔了出来,一个有些幽深的“洞穴”顿时出现在谢心瑶挺翘的臀部中央。

随着因为灌入了大量爱液而变得相当粗且长的肛塞被这么毫不留情地拔出,谢心瑶的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似乎想要放声惨叫,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踮起的两只脚一下子绷得笔直,紧接着就像是失去了全身的骨头了一样,整个人直接瘫软在了马桶上。

下一刻,从合不拢的后庭中,一道水柱喷射而出,力量十足,撞在厕所的门上,竟然是铿锵作响。而随着用来灌肠的尿液奔涌而出,谢心瑶恍惚之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独特快感迅速涌上,包裹住了她那还散发着剧烈疼痛的菊穴,明明冲击感十足,却又有一种包容感一般的轻柔。

这份快感并非是从某个点迸发而出,更像是从整个后庭渗透出来的一样,积少成多,最终汇聚成一道洪流,与刚才的被动喷乳差不多,随着意识逐渐在这个过程中暂时被抛离身体,快感填上了这部分,而这回几乎遍布整个下腹部的快感更是让谢心瑶的身体本能地收缩起来,特别是她的前穴,更是紧紧吸住了那根振动棒。

别忘了,振动棒可是被苏若瑶打开了的,这么一吸,让柔嫩的肉壁尽数吸附在振动棒上面,瞬间就让振动棒的感受也变得无比清晰,而这从正儿八经的性器官传出的快感与来自后庭的快感迅速交融,而后螺旋上升,并与还未彻底消散的来自胸前的快感融合,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看见谢心瑶翻着白眼,彻底趴着不动了。

“唔——咳、咳咳,嗯——这、这里是哪里?”

“车站哦。”

听见这个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声音,谢心瑶顿时惊醒,一骨碌爬起身,又马上皱着眉头捂着自己的屁股蹲了下去,额头渗出了几滴汗珠:“你,你、你到底是谁?”

这时,谢心瑶才突然发现,自己身上那套体液循环的装置全都不见了,虽说嘴巴、胸前还有菊穴都还有着一阵阵的疼痛,可是这种被解放的轻松感还是让谢心瑶想要有些不合时宜地长叹一口气。

“刚才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苏若瑶,嗯,是叶舞小姐委托我来接您的,因为她那边暂时还脱不开身,”说着,苏若瑶从口袋里取出了名片,递给了谢心瑶,“其实就是我想和您谈一谈,有关与您的合作事宜。”

接过名片,谢心瑶低头看了眼,眉毛轻轻地一挑:“ 90lab ?这个名字我好像看见过啊——不过,你和客户谈合作是一上来先凌辱一顿客户的吗?这不太像是做生意的态度吧?”

“啊哈哈哈,真是对不起,突然有点没克制住,实在是您太可爱了,让人很想欺负一番,”苏若瑶连连赔笑,同时引导着谢心瑶离开了这个小小的休息室,“ 90lab 是我自己建立的工作室,虽然产品不多,但是每一样都是我自己倾注了心血设计的,之前是挂靠在欲望助手下面作为一个子品牌的,不过,毕竟是国外的公司,还是有诸多不便,所以就像和您谈一谈,能否借用您的商店,让我也能推广我设计的东西。”

“呃,我只是一个小店啦,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诶,等一等,你怎么知道我要开店的?”

“啊哈哈,我和俱乐部那边有些联系,偶然间听说了这件事,你看,你是个刚起步的小商店,我也是个小工作室,我们正好能够互相帮助。”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能挂在欲望助手下面的工作室真的会是小工作室吗,谢心瑶暗暗吐槽了一句,不过怎么说呢,合作方多一些对她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如果眼前这人说的是真的,那她应该还有一些人脉,或许对未来还有些帮助。

只是对于这个一见面就把自己玩弄了一通的人,谢心瑶还是抱持了一定的怀疑,加上她至今没见到叶舞,所以她最后只是稍微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当然可以考虑,不过还得好好谈一下,你应该不会想就在车站谈生意吧?”

“那当然不会,”苏若瑶连连摆手,“我们先去下榻的酒店吧,叶舞小姐应该在那等您,而且路上正好我可以介绍第一款我的得意之作。”

“?”这话倒是让谢心瑶听不懂了,路上还能介绍东西的,难道她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取出什么玩具来?不至于这么恐怖分子吧?

谢心瑶突然有种离开的冲动,她可不想陪着这人一起被人当成疯子,不过还不等她彻底下定决心,苏若瑶就停下了脚步,然后指了指某个停车场一角被厚厚的布盖着的一堆东西:“这就是了,要试用一下吗?”

“试用?”谢心瑶一瞪眼,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脸上露出了警惕,“这是什么东西?”

“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是我的一款得意之作。”说着,苏若瑶掀开了布,看到下面盖着的东西的真容,谢心瑶咽了口口水,接着突然想到了什么,非常紧张地朝四周看了看,走上前了几步,将那个有些狰狞恐怖的坐垫挡在了自己身后,朝苏若瑶投去了询问的眼神:“这就是你说的得意之作?”

“是啊,性爱自行车,这里面的结构可是花费了我不少精力去构思设计呢,保证你能满意。”

“什么叫我能满意——等一等,难道说你想?”谢心瑶还是很聪明的,一下就猜到了苏若瑶想要做什么,果不其然,只见苏若瑶点了点头,接着从停在一旁的车子里取出一件长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又把手伸到自己胯下,拉开了热裤的拉链,让她早已有些湿润的双穴暴露在外,接着毫不犹豫地对准了她所说的“性爱自行车”坐垫上那三根粗细不一的狰狞恐怖的柱状物,腰猛地一沉,在一阵压抑的喘息中,将那三根东西全部吞没。

“哈、哈,不管试几次总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呢,”苏若瑶的脸上又挤出了些许笑容,“正如你所见,我刚才塞入体内的这三根振动棒是可伸缩的,并且毫无疑问会与踏板和链条联动,随着骑行操弄着三穴,以此来获得快感。”

“除此以外还有这个,”说着,苏若瑶又从坐垫的底下扯出两根细线,从衣服的内测拉到了胸口的位置,将那两个乳夹对准了自己的乳头,轻轻拧紧了螺丝,在轻轻地吸气声中继续给谢心瑶介绍着,“这两根线与发电机相连,骑行的时候就会放电刺激乳头,而且两侧是相互独立的,在发电机上我也特意增加了随机的阻尼,使得电流会出现断续和强度上的变化,比起持续的电击反而更能激发起人体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的理念吗?”本来听到只是很单纯地通过机械控制棒子上下运动,以及将转动转化为电击,谢心瑶还稍微有点失望,感觉这玩意除了做成自行车的样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现在听苏若瑶这么一说,她倒是来了兴趣,一只手摩挲着坐垫上的庞然大物,脸上露出了些许思索的表情。

苏若瑶自然是趁热打铁,继续蛊惑着眼前这位有可能合作的“老板”:“所以,你不要亲自试一下吗,反正从这到酒店也不是很远,骑车反而比开车要方便。”

“什么,你要骑这个去酒店?”听到苏若瑶这么说,谢心瑶一下就犹豫了,这可是骑着这样一辆性爱自行车上路诶,和单纯地看,或者是一台放置在家中的健身单车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谢心瑶的羞耻心在这一刻莫名地竟然又回来了。

但是看了眼已经坐在她那辆自行车上的苏若瑶,谢心瑶又有些犹豫,毕竟是有可能合作的对象,就这么把她甩在这有些不太礼貌,而且——想到这的时候,谢心瑶又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自己都没注意到当她盯着自行车的坐垫看的时候,竟然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些许紧张又期待的表情。

对自己这种莫名升起的期待之感,谢心瑶还是有着自我认知的,毕竟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私处又有些湿了,明明已经流了很多,蜜液却还是没有干涸的迹象,将她刚换上的新裤袜又打湿了一片。

而且从她的心底似乎也有一个声音在催促着她骑跨上去,有如恶魔之语,让谢心瑶更是纠结,套着肉色丝袜的双脚脚跟不住地磨蹭着对方,然后突然抬起头来:“为什么有三根棒子?”

苏若瑶没想到谢心瑶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第一时间竟然也是愣了一下,眨巴了几下眼睛,这才开口解释:“呃,因为下边有三穴啊……”

听到这话,谢心瑶一下就明白了,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摸了摸鼻子,面上露出了些许难色:“呃,那,能不能拆掉一根?”

“拆掉一根?”苏若瑶又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可是,你不都用上导尿管了?”

“还是、还是有差别的,棒子在尿道里面抽插什么的……”即便是谢心瑶,这时候也不免声音越来越轻,微微侧过头去,似是有些害羞,这也让苏若瑶有些意外,上上下下又扫视了一边谢心瑶,最后才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啦,如果不能根据用户的需求任意调整那也太蠢了。你只要握住它,稍微用点力就能拧开了,很简单的。”

的确很简单,所以没多久以后,路上的人们就看见两个正在骑行的美少女,只不过让他们都有些好奇的是,为什么她们两个的脸看上去都红红的?

谢心瑶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后悔骑上这辆自行车了,就连和苏若瑶说话的都不敢,生怕一张嘴就因为分散注意力而无法再压抑住嘴里的喘息,如果能透过衣服看到她的裙下,更是能够发现,有两根狰狞巨物正随着她踩动踏板而不断地在她的前后双穴中进出,上面随机排布的凸起在进出之间不断地将白沫挤压出来,带起了“咕啾咕啾”的声音,整个大腿内侧早已是一片狼藉,隐约似乎还能闻到一股少女的香味。

“竟然是、这样的——设计,哈啊,要、要不行了♥”离开停车场还没有多远,谢心瑶就觉得自己眼前的景物都蒙上了一层白色,不得不靠边停下,一只手捂着嘴巴,另一只手扶着自行车,两条腿笔直,近乎要抽筋的地步,拼命地想要控制着自己的下身不要彻底失控,只不过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用。

前方不远处,苏若瑶也没有比谢心瑶的状态好到哪去,虽说年长几岁经验更丰富的她耐力也更强一些,但是别忘了,她遭受的可是三穴责,身体接收到的刺激也更强一些。

再加上这几根棒子上还有个小机关,那就是它们是分别安装在三个直径不同的齿轮盘上的,换言之,它们做活塞运动周期是不同的,而且也没有倍数的关系,或许某个时间段里当前穴的棒子正在往深处去的时候,后庭的棒子恰好拔出,可是过了会儿,就会变成二者同时进入身体,将叠加的快感送往身体的每一处了。

除了活塞运动,谢心瑶还发现了一个之前苏若瑶没有说的功能,那就是这几根棒子除了会跟随自行车链条的转动上下移动以外,还会转动,让那些不规则的凸起不断地刮过她双穴的内壁,那稍有些硬的材质更是让谢心瑶有着鲜明的感受,每当双穴之间恰好有两个凸起同时划过的时候,都会让她有种被压扁的感觉,而更为强烈的快感就会在被压扁的部分恢复原状时跟随而来,不断撞击着她的意识。

再加上胸口的电击也是时断时续完全抓不住规律,每次谢心瑶以为自己已经要习惯传来的快感的时候,都会立刻被打脸,身体也在这种毫无规律可言的刺激中迅速起了感觉,蜜液源源不断地流淌着,又在抽插之间变成了白色的泡沫,看上去更添几分淫靡的色彩。

注意到谢心瑶停下,苏若瑶一边强忍着同样想要呻吟的冲动,一边双脚轻蹬地面慢慢往回退,脚下刚一发力,她的脸色就又是一白,虽说往回退链条并不会动,可是她这么做却会让身体往下沉一些,而当前她体内的三根棒子都在比较深处的位置,尤其是尿道里的那根,她再这么往下一压,后果显而易见,突如其来更加强烈的一阵痛苦让苏若瑶本能地收紧了大腿,却也让她被棒子堵住的蜜液流淌得更加多。

“咳、咳,你没事吧?”好不容易退回到谢心瑶身边,苏若瑶努力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张口。

稍稍缓了口气的谢心瑶这时也好些了,虽然手还没放下,好歹能朝着苏若瑶摇摇头,表示自己还行。

看到她的状态尚可,苏若瑶点了点头,又努力咽了口口水:“那样的话,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如果停留时间太长的话——呜哦?!”话说到一半,苏若瑶突然全身一抖,眼睛瞪得滚圆,顾不上继续说话,手忙脚乱地踩上踏板,即使歪歪扭扭的也拼尽全力朝前骑去,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从车上摔下。

看到她的模样,谢心瑶有些奇怪,刚想问是怎么回事,下一刻,她就做出了与苏若瑶相同的反应,上半身猛地挺直,嘴唇合拢间差一点就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即便如此,压抑不住的声音依然从她的鼻子以及嘴唇的缝隙间不断漏出,听上去似乎包含着许多的——愉悦?

没错,就是愉悦,没多久的功夫,谢心瑶就一下冲上了高潮的山峰,被棒子撑开的小穴更是像发了洪水一般,将整个自行车的坐垫彻底打湿,还有不少水滴更是已经沿着大腿滑落,或许再在这里停留上一段时间,地上都能积起一个小水塘。

然而谢心瑶可一点都不享受,因为几乎就在她高潮的同时,下一波的快感再度涌入她的大脑,硬生生地将前一轮的快感挤了出去,让她一下又清醒过来。

可这样的清醒并不能维持多久,因为源源不绝的快感很快就又会将身体填满,将谢心瑶再次推上刚才经历过却没有彻底享受的状态,而后迅速又被从那个状态中打落,如此往复,一点一滴地剥夺着她的体力。

“不……要……救……”不知是不是求生欲的缘故,明明身体已经接近不受控制了,谢心瑶还是拼了命的踩上了自行车的踏板,想要往前进,可是她现在的状态又怎么可能还能继续骑行,没踩两下就全身发软,朝一侧倒下。

关键时刻,她突然感觉身下传来一股力量,把她稳稳地拖住,勉强睁眼一看,这才发现竟然是不知何时跑到她身边来的苏若瑶,脸上大概是有些羞愧的表情:“是不是太过火了啊?”

可惜,谢心瑶根本做不出回应,因为她实际上根本没动起来,所以身下那两根依然在全功率疯狂做功的振动棒自然也没有停下,无尽的高潮依然一遍又一遍地袭来,一直到苏若瑶关闭了电源的开关,她这才终于能够呼吸了:“咳、咳咳,咳,哈啊,刚才的——呼、呼,刚才的是什么?”

“啊,嗯,是一个类似惩罚的机制吧,如果你长时间停留在原地的话,就会启动备用的电源,让几根棒子全都进入最强的模式,毕竟其实这个自行车最早设计出来是作为调教工具的,本来是应该将手脚等部位铐在车上,逼迫骑行者一刻不停地骑车的。”

直到刚才突然想起来这件事,苏若瑶才发觉自己忘记告诉谢心瑶这件事了,所以现在脸上也挂着几分尴尬,要不然她也不会刚动起来取消了这个模式就立刻甩下自己的自行车跑过来接住谢心瑶了,那三根棒子现在露在外面不说,乳夹被扯落的时候更是在她胸前留下了两道伤痕,此时冷静下来以后,她一下子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痛。

不过呢,她也只是救了谢心瑶一下而已,马上她就又打开了电源,不过这次她倒是记得提醒了谢心瑶让她快点动起来。

“可恶——”或许是因为刚经历了一轮高潮,此时谢心瑶根本无力反抗苏若瑶,而且开关的位置是在本人够不着的地方,让她只能愤愤地瞪了一眼苏若瑶的背影,接着不得不重新蹬起车来。

“咿——”这不动不要紧,一动起来,谢心瑶又一个没忍住,轻轻地叫出声来,整个人又是一抖,差一点又摔了下去——即便速度慢了很多,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双穴依然敏感不已,即便是一点轻微的刺激都无比明显,仿佛随时都能把她送回到高潮之中。

苏若瑶的状态也没好多少,她才奋力把自己从车垫上“拔”出来,现在又得重新坐上去,而刚才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无数的凸起剐蹭着她,其实也让她在那一刻已经高潮过了,即便现在,她的大腿内侧还有没干透的蜜液在滑落,所以与谢心瑶一样,还很敏感的小穴又一次被几根棒子“折磨”,特别是当她也重新开始骑行以后,两条腿更是止不住地在抖,歪歪扭扭的,费了很大的功夫才稳住。

往后的一路上对谢心瑶来说可谓是折磨,留下了心理阴影的她可不敢再停下,只能一刻不停地踩着踏板,一旦恰好遇到红灯,她也只能顺着当前的信号灯前进,导致她实际上一直在绕着目的地前进,大大延长了她待在车上的时间。

这正是苏若瑶想要看见的,看着谢心瑶在两根一刻不停的棒子刺激下不断扭着腰和屁股,明明脸上已是潮红一片,每一次的呼吸都显得十分沉重,却还是得不断地压抑着自己,至于她的身下——即便是水做的人也终究是有极限的。

“咦,若瑶?又来健身了?”就在她们又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这回,就连苏若瑶都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看清和她搭话的人以后,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窘迫:“呃?安然,你,你怎么在这?”

“执勤啊,不然我来晒太阳吗?”身穿着一身警服,被苏若瑶叫做安然的女孩不由乐了,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弯成了一道月牙,注意到了在前面不远处停下的谢心瑶,“还带着小姑娘一起锻炼呢?”

“啥锻炼啊,”苏若瑶哭笑不得,“有正事呢,先不和你聊了,回头再和你说。”

“诶,别急,我正好有事找你呢——”苏若瑶当然想逃,可是安然就好像看透她的内心一样,一下叫住了她,甚至谈的真的还是一些正事,只是她越说,苏若瑶就越坐立难安。

同样紧张得全身紧绷的还有谢心瑶,看到那个女警与苏若瑶认识,出于礼貌,她也不能自行离开,只能停在路边,听着安然说着,实际上全部的注意力全都在自己身下,总觉得下一刻这两根棒子就又会动起来。

在这种状态下,每一秒对谢心瑶来说都十分难熬,偏偏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她的身体反而逐渐又起了反应,少量的暖意自小腹深处扩散,很快便咬住了还在她体内的两根棒子的头,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她的下身时不时就会抽动几下,带动着双穴轻轻地在棒子上磨蹭着,轻微却确实存在的快感就在这过程中一点一点地汇集着。

终于,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成真了,被安然拖着说了很久的话,久到苏若瑶都因为紧张而开始有些不耐烦,打算强行中断话题的时候,一前一后的谢心瑶和苏若瑶几乎是同一时间挺直了腰,全身都在这一瞬间变得无比僵硬,而从两人的身下,则是又一次传来了清晰的机械声与水声,紧跟着响起的就是两人再也抑制不住的淫叫声:“咿呀——呃——啊啊啊♥”

其中谢心瑶的状况可能更差一些,因为她停下的时候,两根棒子都只有头部没入了她的身体,而现在在电机的带动下,二者几乎是同时重重地锤进了她的身体最深处,伴随着高速的旋转以及振动,瞬间就将之前积累起的些许快感给引爆了,等到两根棒子退出,第二次重重地撞进她的双穴之中的时候,谢心瑶能做的只剩下死命地无助自己的嘴巴,两条腿紧紧地夹住自行车,眼前在金星四射以后,顺便变成了一片漆黑。

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的谢心瑶,安然微微张大了嘴:“你去哪里祸害的小姑娘,这就晕了?我看你不是还行吗?”

“谁跟,你说——我,咕♥我还、还行——呃、行的?”苏若瑶其实也差不多到极限了,每个字都是从她紧闭的牙缝间蹦出来的,全身上下几乎每一块肌肉都在颤动,来自胸前的电击同样也让她眼冒金星,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继续被动承受着。

看到她的这幅样子,安然似乎一下就明白了,顿时露出了坏笑:“哼哼,开到最高档了啊?快求我,求我我就帮你关掉。”

“别——闹♥”

“嘶,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哦?”这时安然已经帮谢心瑶又关掉了她的开关,并将其实并没有彻底昏过去的谢心瑶叫醒,而后继续一脸戏谑地盯着苏若瑶看着,直到她终于在接连不断的高潮之中涕泗横流,不得不低下了她那骄傲的头颅:“求、求、求——哈啊、哈啊,求求,帮我——嗯♥帮、我,关掉——咕,啊啊啊啊啊♥”

短短的一句话,苏若瑶却怎么也念不完,所幸安然似乎也觉得已经戏耍够了,走到了苏若瑶身边,微微弯下了腰:“哼哼,最后不还是要求我?”

“你,等——不嗯嗯嗯嗯呃呃呃呃♥”苏若瑶的后半句话全都变成了安然手掌下模糊的吼叫声,身子比起刚才抽搐得更加厉害了,因为安然根本不是关上了电源,而是将电击也给打开了,现在除了最大功率的抽插、旋转以及振动,苏若瑶要承受的还加上了电击,她又怎么可能撑得住呢,在又一连串的高潮过后,就只能瘫软在安然怀中,只有眼底最深处还有着一丝几乎被快感尽数覆盖的哀求。

“呼呼,终于让我抓住你了吧?小妹妹,酒店的话前面那个路口右转,很快就能看见了,车子的话停在停车场角落里就行,记得遮一下,然后你去前台报这个人的名字就行了,她的话我过几天办正事的时候再还给你。”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