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28羞耻的散步夜行
共30章,专题: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哒、哒、哒……”在深夜的停车场中,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晰,在空旷的地下回响着,惹得谢心瑶忍不住回头调笑:“难怪文老师你敢玩得这么大,是看准了那些保安不会来打扰你对吧,真是的,这也太没有责任心了。”

只不过她的抱怨是不可能得到丝毫回应的,要问为什么,因为她说话的对象,那位深夜在成人展的会场中一边自慰一边拍摄视频的文冰月老师,现在根本没有说话的能力。

她的衣着打扮与在会场内时一般无二,仅仅只是将原本解开了的外套扣子又扣了回去,将她的上半身重新遮住,但是单看到她那从衣服的下摆伸出的一双套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就足以让人食指大动,更不要说她的双脚上还踩着那双随着她的步子不断发出清脆敲击声的亮面高跟鞋了,哪怕同为女性,在看到文冰月的时候,谢心瑶也不免有些心动。

然而,在那外套之下就又是另一幅光景了,拍摄视频时被文冰月亲手一样一样“安装”到自己身体各处的玩具没有一样是取下来的,尤其是那深入体内的假阳具和会振动的拉珠,更是被谢心瑶亲手推到了最深处,又用文冰月那条早已被自己的淫液浸透的内裤固定住,伴随着她每一次跨出步子,都会给她的双穴带来无比强烈的刺激,毕竟那串拉珠不仅个头大,还会振动,虽然这份振动本身对文冰月来说并不算什么,她玩过的比这串拉珠还要刺激许多的玩具也不在少数,但是她现在除了菊穴,小穴也被塞得满满当当,那根粗大的假阳具挤压了相当大的空间,让拉珠与菊穴接触得更加亲密,也让她对拉珠的振动感受得更加清晰了一些。

再加上走动的时候必不可免地会对两腿之间造成压迫,每当文冰月走出一步的时候,来自拉珠的振动都会几乎没有损耗地悉数传递给那根假阳具,再顺着假阳具流遍她的整个小穴,带来源源不绝却又显得很是柔和的快感。

放在平时,这种强度的快感只能算是文冰月的“前菜”,但是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大量的羞耻感作祟,每一波涌上的快感都让文冰月全身颤抖,她那微微透着粉色的皮肤彰显着她的情欲,哪怕时间场合不适宜,一阵一阵刺激着她的双穴的振动与快感也让她忍不住想要追求更强的快感——但这是不可能的。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插入外套口袋中的袖子是瘪的,只是伪装出了两只手插在口袋中的假象,事实上文冰月的双臂早已被反折到背后,用从她那个帆布包里找到的备用的红色棉绳结结实实地捆了一个后手观音的姿势。一段时间没接触绳子,谢心瑶倒是生疏了一些,不过有叶舞的帮忙,再加上文冰月很明显也擅长此道,柔韧性非常好,接触到绳子的时候下意识地就顺着两人摆出了姿势,所以整体还是很顺利的,只是苦了文冰月,不仅不能满足身体对快感的需求,还要被来自手臂与肩膀的些许痛苦持续折磨着,却又因为她很自然地对绳缚与拘束的痴迷,将痛苦转化为了更深一层的快感,反而让她胸中变得更加苦闷,此时又被谢心瑶调笑了一番,她被塞满的嘴里不由漏出了一点呻吟声。

是的,除了手被捆在了背后,文冰月的嘴也被加工了一下,如果此时有人恰好从这个地下停车场经过,借着灯光观察的话,想必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文冰月的嘴里此时正含着一个庞然大物,正是她没有完成的最后一个“任务”,那根要放进她的嘴里的振动棒。

这根振动棒本来是没有设计成给嘴用的,所以长度不短,就算谢心瑶已经尽量往文冰月的嘴里塞了,依然还有很长一段露在外面,所以谢心瑶用同样从帆布包里找到的胶带把这根振动棒缠在了文冰月的脸上,厚厚的黑色胶带几乎遮蔽了她的整个下半张脸,确保文冰月没办法主动把它吐出来。

而上半张脸谢心瑶也没有放过,一双厚厚的棉质长筒袜蒙住了文冰月的眼睛——放心,并不是叶舞今天穿的那双,同样也是文冰月自己带的,不得不说,她那个帆布包就像是一个百宝袋一样,里面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应有尽有,即便谢心瑶和叶舞什么都没有准备,都将文冰月打扮成了如今的模样。

而这也更加增添了文冰月心中的恐惧,手不能动、口不能言、目不能视,唯一能做的只有顺着颈间传来的牵引力往前走着,紧张地探听着四周,却只能听见自己每次脚步落下时鞋跟敲击地面的响声,以及走在前面正牵着她的两人的说话声——哦,还有嘴里那被开了最小档位的振动棒“嗡嗡”的工作声。

也不知道谢心瑶是怎么想的,竟然将文冰月含在嘴里的振动棒打开了,即便还有一截露在外面,这根振动棒还是紧紧地压住了文冰月的舌头,如今在抖动间,麻与痒的感觉不断自嘴中出现,影响着她的思绪,每每文冰月在考虑要不要以社死为代价求救的时候,都会被这种感觉打断思路,嘴中就这么被谢心瑶牵着,从与场馆联通的地下停车站来到了外界。

“呜呜——”早秋,虽然白天的暑气并未有任何减弱,但是晚上已经多了几分凉意,今天又有风,因为情欲而火热的皮肤陡然接触到顺着衣服流入内侧的冷风,文冰月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嘴里又是哼唧了几声,而她的小穴也在突然的刺激下收缩了几下,恍若将那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位置的假阳具又吞进去了一点,让她不由地又一抖,几点淫液忍不住漏了出来,顺着大腿滑落,又被吊带袜吸收,让袜子紧贴着皮肤,在冷风的吹拂下更是冰冷,反而进一步激起了文冰月体内的火热,牵着她走在前面的两人丝毫没有发现,文冰月被长筒袜蒙住的眼睛里多出了几分湿润的情欲。

“你不会想就这么牵着她回酒店吧?”完全没注意文冰月的两人同样在深夜的风中抖了两下,感叹了两句就连停车场都没人看守,这里的保安实在是太不敬业了。接着叶舞看向谢心瑶问道,而后又毫不意外地听到了她的回答:“当然啊,不然我带着她出来干嘛,把她绑在更衣室里玩具开到最大等第二天早上让别人发现她不是更有乐趣?”

听到谢心瑶这话,文冰月吓得差一点一个趔趄摔倒,即便什么都看不见,她还是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嘴里似乎是焦急地叫了几声,被捆在更衣室里,还要把玩具开到最大,等着其他人来发现她?

一想到被人发现时会是什么样的场景,文冰月一下慌乱起来,如果真的到那种时候,社死都不足以形容那样的场景了,她一定会被无数人围观,被玩具玩弄了一夜以后的淫态必然会被拍下来然后传遍网络的各个角落,即便只是在地下世界传播,她的家人不太能看到,但还是足够羞耻,羞耻到仅仅是想象,文冰月就感觉到一股暖流自小腹升起,裹着她的意识在身体里乱窜,竟然是又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

不过这次谢心瑶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文冰月的异状,还是突然发现手头传来一股抵抗的力量,回过头去,这才看到文冰月丝袜上的湿痕:“不会吧,文老师,什么都没做你就湿成这样?还是说你又高潮了?该不会你又在乱脑补什么了吧?”

文冰月慌忙摇头,只是她的这种紧张反而暴露了她的想法,惹得谢心瑶脸上笑容更是灿烂,手上反而多用了几分力:“就算高潮了也不行哦,说好的是陪我们散步的,站在这里算什么散步?”

没错,谢心瑶所说的,让文冰月陪她们玩的游戏,就是让她在以当前模样和她们一起出去散步,对此文冰月自然是极力反对了,手被捆上也就算了,还要蒙眼堵嘴然后出门?然而谢心瑶很坏心眼地给她下了个套,先把她的手捆上了以后,才拿起了那根振动棒要往她的嘴里塞,偏偏项圈也已经提前被锁在了一旁的杆子上,让她根本无处可逃,挣扎了一番以后,她最终还是只能乖乖认输。

但是当她真的身处室外以后,不知为何,一种别样的兴奋感却莫名地从文冰月的心底出现,特别是她只能靠着听力判断所处的环境,更是有如催化剂,进一步放大了这种特殊的快感,而当她听到两人接下来的对话时,这份快感更是有如火山喷发一般,一下全都涌了上来:“你牵着她在路上走,我觉得没什么差吧,如果被路人看见,到时候那就是全网传播了,还有就是酒店的前台你要怎么对付过去?”

“得了吧,就那种不正经的酒店,有啥不好对付的,你别和我说你没发现啊,前台那几个姑娘办公的时候都是被锁在椅子上的,玩具的声音响得凑近一点就能听得清清楚楚,说起来,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做到被那样玩弄还能面不改色正常工作的。”

接受过那种不正经的“按摩”以后,谢心瑶如何猜不出这家酒店暗藏玄机,随便一看就能发现各种端倪,说实话,她是挺佩服这家酒店的老板的,要知道这家酒店可不止是做地下世界的生意啊,不然又怎么可能支撑得起这种商务、饮食、住宿、娱乐四合一的大型酒店呢,可他就敢这么堂而皇之地让前台的工作人员坐在安置了玩具的椅子上办公,莫非,这家酒店的幕后就是这座城市地下世界的管理人?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谢心瑶如今说这话主要是因为——“所以啊,你想,那些前台的人是这样,其他工作人员肯定也是同道中人了,就算在她们面前暴露自己是一个喜欢一次性给自己戴上一大堆玩具,甚至变态到嘴里塞的都不是口球而是振动棒的暴露狂变态,我觉得也不是什么问题吧,其实我还在考虑让她们一起参谋一下要怎么玩弄我们的文老师呢。”

听到这话,文冰月如遭雷击,当场呆住,被胶布和袜子蒙住的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再也不肯前进半步,连连摇头,同时发出了一阵阵呜咽的声音,似是在求饶。

只可惜,我们的谢大小姐一旦认真起来,没有任何人可以劝住她,感受到手上传来的微妙的抗拒之力,她回过身来,脸上挂着文冰月看不见,如果看见肯定会更加害怕的笑容:“奇怪,文老师你刚才拍福利视频的时候脸上可是一点都没遮,怎么现在脸基本都遮住了,反而不敢在其他人面前露出了?不过,你这反应是不是认真的啊,我看你下面湿得都快要成瀑布了。”

说着,谢心瑶轻轻地掀开了文冰月外套的下摆,露出了她那一片泥泞的下身,正如她所说,那片薄薄的蕾丝内裤早已到了极限,更多的爱液从内裤上滴落,因重力拉出了几根银丝,随时都有可能落在地上,而她微微颤抖的大腿也彰显着她在身下这几样玩具的刺激下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况中。偏偏谢心瑶只是嘴上调笑几句还不够,竟然还伸手摸向了绑在文冰月腰间的那个阴蒂按摩器的遥控器,在文冰月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把它一口气拉到了最大——

“呜呜呜?!”本就一直处在极端兴奋状态的阴蒂陡然间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力,登时让文冰月瞪大了眼睛,她根本没有坚持几秒钟,洪水般的快感就一泄而出,把她的心理和生理防线尽数击溃,脚下一软,一头栽倒在谢心瑶的怀中,全身抽搐不止,带动着胸前那两个铃铛叮铃作响,引起了那两个声控跳蛋的连锁反应,身下也有更多的蜜液流出,在水泥地上留下了一块深色的痕迹。

文冰月是买过这类通过真空按摩阴蒂的玩具的,但是不同于其它的玩具,这种玩具她无论如何都适应不了,如果是自慰的话,最多坚持到二十秒她就一定会丢盔弃甲,而且是那种遍布全身的剧烈高潮,每次被她按在阴蒂上的玩具都会被她自己甩飞到房间的角落里去,有一次更是直接飞到了门口,恰好那个时候有别的老师来串门,差一点就让她出了丑。

所以这次也不例外,来自阴蒂的强烈快感让文冰月的大脑一片空白,而且这一款还能通过腰带等配件固定在身上,所以哪怕已经在刺激下达到了高潮,只要谢心瑶没有把它关闭,它就依然会忠实地工作着,给她带来无与伦比的快感,前一轮的高潮还没有结束,大量新的快感就已经堆积在了身体里,就在文冰月还在高潮后的余韵中喘粗气的时候,这部分的快感就再度爆发,又一次把她推向了高潮的顶峰,而且或许是因为堆积的快感比第一次高潮还要多的缘故,这一回她得到的高潮也更加强烈,持续的时间更是不减反增。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更重要的是,在连续的高潮下,文冰月嘴里哼唧的声音反而是慢慢地婉转悠扬起来,从一开始还带有惊讶,到后来已经完全沉溺于其中,膝盖微微内翻,夹紧了大腿不住地磨蹭着,要不是两只手被捆在背后,她一定早就两只手分别抓住前后穴里的假阳具和拉珠开始疯狂的抽插自己了。

看着她的样子,谢心瑶朝叶舞摊了摊手:“你看,我就说吧,我们的文老师怎么可能真的害怕被人看到?你看她有在意过自己在室外吗,如果没嘴里这东西,就算保安再怎么不负责任,今天值夜班的那几个肯定也早就被她的淫叫声吸引过来了吧?到那时候恐怕她就惨喽。这么说她还得谢谢我们呢。”

这话让叶舞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拜托,要是没有你,她怎么可能落到如今这个状况?拍完视频肯定就整理好装作无事发生离开了好吧。”

“那可不一定,她都敢直接拍那样的视频了,你敢说她没有露出过?再不济维持打扮,把玩具都留在身上,回到住的地方甚至是明天早上再取出来我觉得都是可能的——诶,我想到了个好地方诶,不回酒店了,去那里吧。”

谢心瑶突然有了新想法,只是苦了文冰月,因为谢心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把她的阴蒂按摩器关上,而是就这么把她扶起来,然后继续牵着她往前走去。虽然在连续高潮中,文冰月逐渐熟悉了这种其实本来就不陌生的感觉,慢慢地找回了一些意识,但是要她在阴蒂被持续不断强烈刺激的情况下走路,对她来说依然是个巨大的挑战,特别是她脚上踩着的还是高跟鞋,几乎没有一步她是能稳稳地一下站定的,整个人摇摇晃晃,脚下踩着小碎步,几乎是用挪的往前去的——你问她什么不反抗?目不能视口不能言手不能动,她怎么敢反抗?何况,谢心瑶说的也不是完全错,在心底,她真的还藏着一份隐约的期待,似乎对于这种不受控制,随时可能暴露的情景十分兴奋。

在源源不断的快感的影响下,虽然文冰月勉强还能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却早已无暇顾及四周,耳朵里听见的仿佛只剩下了自己因快感的发出的细碎呻吟声,火热的皮肤接触到了发凉的空气,换来的也只有一种能与快感相混合的深入骨髓的微微刺痛感,比之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淫液终于彻底突破了内裤的阻碍,有些沾在了丝袜上,有些则是落到了地上,像是散发着异香,反而更加刺激得文冰月的大脑一片混沌,小嘴甚至开始无意识地吮吸起了嘴里的振动棒,被紧紧压住的舌头也在努力的拨弄着,想要“服务”振动棒的顶端,从鼻子里喷出的那饱含火热情欲的气流更是让走在前面的两人多次回头:“这么享受的么?”

“我早就说了,她就是这种人,你居然觉得一个敢露脸拍视频的福利姬会害怕露出,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好吧,确实是我考虑的太少了,说起来,应该给她换上那双马蹄靴的,文老师这个腿型穿上那个肯定会很好看吧。”

“啧啧,没想到小舞你也够坏的啊,她都这样了你还要她穿那个,是生怕她得到的刺激不够多吗?而且穿了那个我还怎么把她锁到墙边去?”

两人聊着聊着,话题就突然变得不对劲了,特别是谢心瑶最后的那句话,一下让文冰月又是一个激灵,可是不等她有什么反应,谢心瑶的声音就突然在的耳边响起,吓了她一跳:“嘿嘿,文老师,要不要猜一猜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放心啦,园区很大的,我们还没有出去呢,不过,前面那个岗亭里的保安有没有看见你我就不知道了。”

“唔唔唔——”文冰月扭动了几下身子,似乎是想要回答什么,而她的心里此时更是在疯狂吐槽,现在她这样子,肯定不会希望被任何人看见啊!谢心瑶当然不会知道她内心的戏,短暂的停顿以后,又到了她的另一只耳朵边,甚至文冰月能清晰地感受到谢心瑶故意吐出的同样带着热量的吐息,缠绕在她的耳朵上,酥酥痒痒的,似乎还想顺着耳朵往里钻,让她脸上的潮红更深了一分,下意识地就想去掏耳朵,却又被绳子扯着只感受到了一阵疼痛,整个人也差点因此又失去平衡,要不是谢心瑶的手一直放在她的腰上。

但是文冰月宁可谢心瑶不要碰自己,虽说谢心瑶的手只是轻轻地搭在她的腰上,那一点点轻柔的触感算不得什么,可偏偏腰部正是文冰月的敏感点,加上她现在深陷于情欲之中,这种稍微带来了一点点痒痒的感觉的触摸不知道被放大了多少倍,惹得文冰月只能不断地扭动身子,就像是想要把这种感觉甩脱,可是换来的只有胸前与身下几样玩具在她动弹时带来的更多的快感,再加上耳边的气息,文冰月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又一次要融化在高潮中了——直到一声清脆的铁链声把她再次惊醒。

准确来说,让她清醒过来的是突然停下的振动棒和阴蒂按摩器,骤然失去了绝大部分的刺激,好似从山巅坠落到谷底,文冰月被长筒袜遮住的眼睛又一次睁开,其中似乎透露着疑惑。再然后,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内裤被扒了下来,然后从自己的菊穴中传来一股拉扯的感觉,瞬间让那几颗拉珠跳动得更加欢快,只是下一刻,随着谢心瑶非常用力地一拔,整串拉珠瞬间全部被她扯了出来,眨眼之间扩张收缩了好几次的菊穴根本抵挡不住这种刺激,爆炸般的快感顿时让文冰月扬起了头,一时间似乎都忘记了呼吸,这短暂的窒息更是放大了来自菊穴的快感涌流,让她在抽搐与翻白眼间,获得了今晚迄今为止最为强烈、最为悠长的一个高潮,那种感觉还未散去,只听到“哗啦”一声,再无法脱力的文冰月夹住,又失去了内裤固定的假阳具竟然就这么被她的淫水推了出来,落在了地上,而终于找到了宣泄口的淫液真的像谢心瑶说的那样,像是瀑布一般往地面落去,其中还混杂着同样再也锁不住的膀胱里的尿液,一下就把她脚下的地面弄得一片狼藉,要不是项圈被谢心瑶锁在了一个比较高的位置,恐怕文冰月现在已经要在自己的体液里泡澡了。

看着文冰月的高潮终于结束,整个人慢慢地平静下来以后,谢心瑶又很是贴心地把其它几样玩具也取了下来,被蹂躏了很久的阴蒂总算得到了解放,只是看到那肿胀的外表和鲜红的颜色,谢心瑶和叶舞都明白,想要恢复恐怕需要几天的时间。同理是文冰月的乳头,被乳夹箍住的乳头即便获得了自由,同样也高高挺立的,稍微拿手指碰一碰都能惹得文冰月又是一阵呻吟——当然,这次的呻吟声清晰可闻,因为她嘴里的振动棒也被取了出来。

嘴巴被解放的文冰月根本顾不上说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其中还夹杂着些许似乎还未被从身体中排出的情欲,一直到感受到有手似乎又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她这才吓得一抖:“谢、谢同学?应该、应该够了吧?”

“够?”谢心瑶依然笑眯眯的,“文老师你在说什么呢,这才哪到哪呢,美好的夜生活,我们的游戏现在才真正开始呢。”说完,不等文冰月再开口,她就把文冰月的外套一拨,让它脱离了她的身体,落在了地上那摊她的淫水与尿液的混合物中。

骤然暴露在秋夜的寒风中,让文冰月又打了个冷战,但她现在可顾不上这个:“你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谢心瑶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个小巧的跳蛋,往文冰月的身下递去,感受到有东西突然贴住了自己的穴口,文冰月差点一下跳了起来,想都不想就一脚蹬了出去,幸亏谢心瑶反应比较快。

这让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只是一个普通的跳蛋而已,比起你刚才玩的那些根本就是小儿科,至于有这么大反应么?看来,还得让你再站得高一些。”

说着,在文冰月的不明就里中,她重新站起身,又解开了连接着项圈的链子,把它往上抬去,逼迫着文冰月抬头——不,抬头都不够,她还得踮起脚才行。本来就穿的高跟鞋,如今还要踮脚,文冰月别提有多难受了,但是,谢心瑶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她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以这种仰着头踮着脚的姿势被再次锁在了那里,这回,她的双腿也没办法反抗谢心瑶了,只能任凭她分开自己的腿,把那个跳蛋塞进了自己不知是不是因为失去了假阳具而有些空虚的小穴里。

“嘿嘿嘿,所以文老师你是那种口嫌体正直的类型么,明明你的小穴都快把我的手指吸进去了,你居然还要反抗?”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触感,谢心瑶又调笑了文冰月几句,还故意屈起手指抠弄了几下,在文冰月又一次忍不住漏出的呻吟中抽出手指,在她的身上蹭了几下把手指擦干净,又把跳蛋的遥控器塞进了她的丝袜里:“小舞,我们亲爱的文老师的工作证呢?”

“在她的包里啊,你要这个做什么?”

“再给我一张纸——谢啦,我想想写点什么,嗯,有了!‘ 20 元一次,半小时内可任意玩弄’,好了,嘿嘿,这里的围栏可是栅栏式的,你说如果有人恰好经过看到了你,会发生什么呢?”

还是不等文冰月回答,当然这回她也无暇回答,因为她的大脑似乎已经在刚才那段话巨大的冲击下宕机了,直到谢心瑶把跳蛋开到了一档才惊醒过来:“一开始先给你开到一档吧,一点刺激都不给你也太残忍了,那我们就回去休息啦,明天见文老师。”

“别——”文冰月惊叫出声,可是迅速远离的脚步声告诉她,两人真的离开了,这一刻,巨大的绝望之情油然而生,让她只觉得一切都完蛋了,身上只穿着情趣内衣,还被捆得像个粽子,脸上也十分色情地被长筒袜蒙住了眼睛,腿上更是插着一个跳蛋的遥控器,却因为被项圈上的锁链锁住,只能勉强地踮着脚站在那里无处可逃,一旦真的有人经过,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如果与遇到一个变态点的人,自己恐怕会被他带走,从此沦为他的性奴吧?

这么想着,文冰月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新的场景,自己一丝不挂戴着项圈,像是狗一样被锁在地上趴着,身上写满了不堪入目的字词,高高撅起的屁股里正被男人的阳具入侵着,但是在长久的调教下已经完全输给了欲望的身体却很自觉地迎合着身后自己的主人,嘴里不住地叫着,告诉主人自己的感受,而四周环绕着包括父母朋友同事在内的无数人,他们似乎在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只不过其中有些男人似乎也已经按捺不住,解开了裤子亮出了自己的肉棒,不住地撸动着。

这种绝望感不断膨胀,很快就占领了文冰月的全部身心,让她无暇思考其它的事情,或许是因为杂念都被排除了,文冰月发现身体上的感受竟是逐渐清晰起来,就连风拂过皮肤时的那种鸡皮疙瘩冒出来的感觉她都感受得清清楚楚,整个人也在这种情况下逐渐冷却下来。

可是她宁可这时候自己能够陷入快感与高潮之中,这样她就不用考虑等会儿遇到的危险了,而且身下的跳蛋也让她非常难受,谢心瑶说的并没有错,和她之前用的玩具比起来,这颗跳蛋朴素得不能更朴素,而且谢心瑶也只给她开了一档,那种或许只能称之为蠕动的振动不仅不能带来多少生理上的快感,反而还从心理上把文冰月撩拨了起来,如今的她只觉得有如百爪挠心一般痛苦,又开始努力夹紧大腿,想要给自己增添一些快感,却又无能为力。

过了会,她似乎又像是清醒过来一般,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发出声音,以防有人因听到声音而注意到她,可这个时候,来自身下的断断续续的点滴快感却又像是落在皮肤上的蚂蚁一般,虽然很轻微,却又非常鲜明,轻轻地、一下一下地刺激着她的大脑,让她痛苦万分。

不过不论是让跳蛋停下,还是让它开得更大一些,都需要遥控器,可它被插在文冰月的丝袜里,双臂被反绑的文冰月自己是没办法摸到它的,在欲望与清醒之间反复切换几次以后,文冰月似乎终于崩溃了,嘴里忍不住念叨了起来:“呜,快来人,求求你了——”

不知是不是听见了她的渴求,话音一落,文冰月竟然真的听到有脚步声逐渐靠近,从方向和距离来判断——似乎是谢心瑶所说的围栏的外侧?

瞬间,她又紧张起来,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想要藏起来,却忘了自己被高高吊起的现实,这一下只是让她痛得闷哼一声,让链子哗啦作响,在寂静的深夜,这点声音和放了个炮并无区别,文冰月清楚地听到,那脚步声一下就停了下来,登时吓得她大气都不敢出,身体却像是接收到了什么样,汗毛一下就竖了起来。

是了,谢心瑶说过,面前的围栏是栅栏,这么说来,自己现在肯定已经被发现了,只是那个人为什么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盯着自己看呢?

文冰月的确是深谙露出之道,但是她还从没有被人面对面这么盯着看过,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自己的身体上,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自己的每一寸皮肤似乎都被那个人看了个遍,让她羞红了脸,只是这一刻,她的心里却是在祈祷,如果看几眼就能满足的话,就算被看光了也无所谓,甚至于她还主动挺胸,似乎像是想让对方看得更清楚一样。

但是下一刻她就醒悟过来,自己这么多不等同于故意勾引对方来玩弄自己吗?吓得她马上又缩了缩身子,幸好,脚步声还是没有响起。

过了好一会儿,大概是看够了吧,沙沙的脚步声总算是再度响起,而且竟然是在逐渐远离,让文冰月松了口气,看来还是好人比较多,竟然真的只隔着围栏看了看就满足了。

然而,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发生呢,看到一个身材姣好,穿着暴露且色情的女人被锁在那里,又有几个人能真的不为所动呢,所以很快,文冰月就又听见了脚步声,这回就算她学乖了,屏住呼吸一动不动也没有用,反而让她把那脚步声听得更加清楚,每一步落下都像是踩在她的身上一样,直到在她的面前停止。

这一刻,万念俱灰的文冰月已经能听见对面的人的呼吸声了,只是他还是一言不发,但是皮肤上更加尖锐的那种感受让她明白,他肯定正在盯着自己看,过了会儿,微微的破风声中,文冰月感觉到自己胸前被谢心瑶挂上的胸牌被人拿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却让她稍微松了口气的女声响起:“半个小时 20 ?好便宜啊?不过我身上只有 100 的怎么办呢,两个半小时?”

然后,文冰月就感觉到自己的丝袜被微微地扯开,一团东西被塞了进来,像是一张纸,而跳蛋的遥控器则是被拔了出去:“那么,现在开始,我就可以随便玩弄你两个半小时咯?那就先这样——”

“嗯♥”在文冰月的紧张中,跳蛋一下被拉到了最大,猝不及防下,文冰月一下叫出了声,还好,她马上就闭上了嘴,虽然嘴里还是有模模糊糊的呻吟,好歹是避免了自己的淫叫声再引来别的人,只是,这个拿着遥控器的女人似乎不是这么认为的,一把捏住了文冰月的脸颊,轻轻用力,就逼得她张开了嘴,一个冰冷的金属圆环落入她的嘴中:“这样才对嘛,怎么能把兴奋时的声音和口水全都憋在嘴里呢?那多无趣。”

被戴上了口枷,文冰月只能张大着嘴,正如女人说的那样,疯狂跳动的跳蛋很快让她重新进入了状态,混着快感的呻吟声不断从喉咙里漏出,被女人把玩着舌头而迅速分泌的口水也很快流淌而出,打湿了女人的手指,又落到她的胸口。至于女人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把遥控器插回去以后,也伸进了她的穴中,玩弄着跳蛋与她的小穴,手法十分熟练且精湛,没两下的功夫就找到了她的 G 点,并对其发动了冲锋,用手指轻轻按住,幅度非常夸张的揉搓起来。

“咿咿咕啊啊啊——”文冰月什么时候被如此激烈地对待过,还是在因为一档跳蛋的蠕动而欲求不满,变得十分敏感的时候,甚至女人还没活动开,她已经在抑制不住的淫叫声中喷出了一股淫液,整个人软软地往下垂落。

眼看她就要因为脖子里的项圈出现危险,女人连忙把她放了下来,刚一解开锁链,文冰月就跌落到了地上已经快干涸的淫水和尿液的混合物中,身子一挺一挺的,两条腿也不只是因为站了太久还是因为高潮,绷得笔直。

“呼呼,真是不错的反应呢,这就已经值回票价了,不过,我可是有两个半小时呢。”

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里,文冰月只觉得比之前还要难熬,女人不仅手法很好,而且就像是有备而来一样,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把她才空出来没多久的身体又填满了,光是小穴,除了跳蛋和谢心瑶故意留在地上的假阳具,就又被三根不同的振动棒玩弄了个遍,小穴里几乎每一寸嫩肉都被快感给填得满满当当,到最后,明明已经近乎脱力到要昏迷了,可是只要稍微碰一碰她的小穴内部,她就会立刻又达到一个小小的高潮。

文冰月完全没有注意到女人是什么停下的,只是在意识模糊间似乎听到她在和什么人说话:“好啦,你俩看够了吧?”

“嘿嘿,还真没看够,不得不说还是你会玩,实在是太劲爆了,要不和文老师商量一下,这几个小时就当作她这次视频的特典赠送吧?”

“那记得给我打个码,我还想保住工作。”

“只是说说啦,不过要是真的成了,我一定会记得的,那人我就带走啦。”

“呼,我今天也玩爽了,不过你要怎么把她带回去,她已经没办法自己走路了吧?”

“你以为我把她放在这特意回去是做什么的?你看这是什么?”

“嗯?咦,这不是——”

这就是文冰月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在那以后,她就彻底撑不住那股疲惫之感,陷入了沉睡之中。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塞_塞_塞克西
    Macintosh Safari
    1月前
    2023-1-01 12:27:58

    好耶😆,不要停止更新啊

  2. 匿名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3-1-01 21:02:13

    (,,•́ . •̀,,)

  3. 匿名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3-1-01 21:02:54

    是怎么登上的?
    (数据库链接错误)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