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22颠倒的感官剥夺
共30章,专题: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呜——”影之楼层,一只漆黑的“宠物犬”正艰难地在地上爬行着,明明在她附近看不到像是她主人的身影,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停下来关心她,最多就是有些人经过的时候会突然伸出手捏一把地上那穿着全包 K9 服的女孩的屁股,然后在女孩突然受惊的颤抖里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并且离去,只留下女孩继续一点点地往前挪着。

这又被“关”进全包 K9 服的自然是谢心瑶了,自从那天在图书馆被翁婧恬“捕获”以后,两人的地位就仿佛颠倒过来一般,谢心瑶几乎没有一天能得到充足的休息,一直在被翁婧恬施以各种最终都会导向连续而又无尽高潮的调教,可以说是真的痛并快乐着。

只是任何东西都存在过犹不及,当快感与高潮积累的太多,随之而来的也只有痛苦,谢心瑶就差不多到了这个地步,但不像同样被“调教”的林茜,要强的谢大小姐可不会哭喊着求饶,只会硬挺着,强迫自己继续去适应、融入那些快感里。

这一幕自然被翁婧恬看在眼里:“想不想让我把你放下来?”

原本的别墅,那叶舞曾经被吊在上面许久的拘束架,脸色潮红的谢心瑶抬起头,显得很淡定:“等开学了,你总得把我放下来吧?”

“那我也可以让你和茜茜一样啊。”

林茜在哭着求饶以后固然是得到了她想要的“自由”,不过代价也是惨重的,那套才刚脱下来的金属束具又尽数回到了她的身上,就连解锁的密码也从谢心瑶的指纹,变成了翁婧恬自己的乳头纹,让她的每一分快感都只能处在翁婧恬牢牢地掌控之中。

谢心瑶自然不愿意变成这样,她的话也让翁婧恬无言以对,毕竟她也不是真的想要绑架谢心瑶,也不可能真的对她做些什么,只能叹了口气:“你为什么就不肯从了我呢?”

“这还不是因为学姐你太‘残暴’了吗,茜茜都被你欺负成什么样了,而且明明学姐你才是我的性奴,哪有主人向奴隶臣服的?”

“我什么时候是你的性奴了?”翁婧恬有点哭笑不得。

“你亲口说的,我可是有录音的,你还想狡辩不成。”

“你现在这个状况,说这种话合适吗?”翁婧恬只是笑了笑,一只手轻轻爬上了谢心瑶或许是因为被捆了许久略显肿胀的胸部,就这么捏住了乳头,让它在自己的指尖不断变形,另一只手则是伸到了谢心瑶的身下,将那已经在她体内停留了好几天的振动棒重新打开。

“嗯~”轻轻的“啪嗒”声之后,就是谢心瑶抑制不住的鼻音,身体也控制不住地摇晃起来,带动那捆着她的手的铁链叮当作响。

看到她这副模样,翁婧恬却没有丝毫怜悯,反而继续在振动棒上拨弄着,让它发出的嗡嗡声越来越响,一直到谢心瑶再也坚持不住张大嘴喘息的时候,她却突然又把振动棒给关上了,微微眯起的凤目似笑非笑:“求我的话,我不是不能考虑让你去哦?”

“哈——哈——”喘了几口气,谢心瑶的脸上也又一次露出了有些妩媚的微笑:“你这手段用了也太多次了,还没我自己寸止来得有感觉呢。”

“唉——”听到这话,突然,翁婧恬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突然露出了一种疲惫的表情,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你有时候就是这么太无趣了一点,算了算了,我也不能真的一直把你关在这里吧,不如这样吧,心瑶,你再陪我玩个游戏,你赢了的话一切照旧,输了的话——输了的话就把茜茜赔给我怎么样?”

“茜茜?”谢心瑶一愣,随即忍不住咧开了嘴,“你把目标放到茜茜身上了?虽然她是很好欺负啦,不过不行,要是交到你手上那她就惨了,那看来这个游戏我是不能输了。”

“我哪有这么过分?”

“你自己没有发现吗,偶尔你会突然像是失去理智一样,那天晚上我和茜茜本来状态就不好,你做了什么来着?”

“……”面对谢心瑶的指控,翁婧恬似乎无言以对,不过谢心瑶也不是真的要指责翁婧恬什么,马上就安慰她:“不过放心啦,我们也不会真的怪你什么,只是想稍微提醒你一下,不过你这次又想到什么点子打算拿来欺负我了,总不能是要我像茜茜那样全裸散步吧?”

“怎么会呢,身上空空如也不是你的风格啊,放心吧,我给你准备了好东西。”翁婧恬神秘地笑了。

确实是好东西,只不过谢心瑶看到的时候脸上稍显意外:“怎么是这个?”

她的话语里还有着一丝怀念,当初她正是被困在这个里面,被翁婧恬放了出来,才有了那次连她自己至今都觉得很刺激的露出游戏,也正是那天,让她认识了林茜,让她多了两个可以一起玩耍的同伴——没错,翁婧恬取来的正是那套全包 k9 服。

这套 K9 服谢心瑶毫无疑问就是谢心瑶的那套,只不过许久没穿过的她突然再度看到这套 K9 服,意外地发现它似乎有了变化。

整体上说这套衣服的变化其实并不大,毕竟也是高科技的产物,里面有许多传感器和机关,不能随意改动,所以变化主要是在头部,首先是嘴部的假阳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口枷,可以将牙齿和嘴唇全部固定,只留下无处安放的舌头。

自然的,因为变成了口枷,头套在嘴部开了个洞,于是多了个塞子,拔出来的话就能看见里面的人的嘴,这个时候对她的嘴做任何的事情,那人都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

除此以外,原本头套上眼罩的位置也开了洞,虽然有重新单独制作眼罩,但是翁婧恬并没有把它拿过来,而是带来了另一个有些奇妙的东西,也是让谢心瑶最疑惑的:“ VR ?你怎么还用上这个了?”

“哼哼,你可不要小看它,这个游戏的核心可就在这个 VR 眼镜上面了,不过具体是怎么回事让我先卖个关子,到了地方再告诉你。”

说着,翁婧恬就把谢心瑶放了下来,然后直接抓住四肢无力的她,开始把乳胶衣往她身上套,吓得谢心瑶连连挣扎:“等、等一下,你要做什么?”

“帮你啊穿衣服啊,不然呢——哦,不用怕,游戏地点在影之楼层,我还不至于做那种事,而且你也看到了,这件乳胶衣的眼睛是露在外面的,你能看得见。”

即便翁婧恬这么说,谢心瑶还是将信将疑,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要做这个游戏,谢心瑶也不会反悔,最后还是乖乖地放松身体,任由翁婧恬帮她再次穿上了乳胶衣。

不得不说,有人帮忙穿这套衣服方便了许多,三下五除二的功夫,一只全新的黑色美女犬就出现在了地下室中,有些局促不安地“趴”在翁婧恬的脚边。

倒不是谢心瑶突然怕了,而是因为视角的突然改变让她很是不习惯,以往玩 K9 她都是全包的,哪像这次,竟然能从这么低的一个角度仰望正常站立的人类,让她忍不住升起了一种错觉,那就是她真的很渺小,而站在她身边的则是一个巨人,这种巨大的落差感让谢心瑶恍惚间真的觉得自己是一只宠物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而且虽然眼部暂时露在外面,可是以她的齿模特制的口枷严丝合缝地扣住了她的牙齿,让谢心瑶只能保持着嘴部以圆形张开的样子,因为塞子塞着的缘故,很快她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嘴里口水慢慢地汇集成了一个小水洼,而且耳朵也还是在乳胶衣的严密覆盖下,增加的一副耳塞弥补了眼部挖去一块带来的可能的声音泄露问题,让她的耳中还是一边空白,只能勉强听到一点点自己呼吸的声音。

在那以后,翁婧恬倒没有直接把 VR 戴到谢心瑶的脸上,而是把它和那个机器人一起收入了盒子里,然后拿起手机轻轻一按,随着她手指的动作,谢心瑶猛地一抖,接着就像当年的叶舞一样,跳起了“踢踏舞”,在原地不住地挣扎起来,从塞子下面似乎隐隐地有“呜呜”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翁婧恬将乳胶衣内部的玩具全部暂时换成了手动控制,并且一口气开到了最大,那两根像是桩一样的振动棒再度一下一下地将振动敲入谢心瑶的体内深处,加上胸前的按摩器也在高速运转剐蹭着那两团软肉,本就在翁婧恬这些天的玩弄下体力有些不支,一直靠意志力支撑的谢心瑶哪还承受得住,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被砸上了高潮,又重重地摔了回去,瞬间就眼冒金星,四肢发软,只能不断地挣扎,像是想要摆脱快感一般。

可翁婧恬当然不会放过她,或者说,其实对她来说,这个游戏从这一刻就已经开始了,所以她只是毫无怜悯地拍了拍谢心瑶的屁股:“去门口等我,我先去开车,然后我们就去商场吧。”

说完,她竟然真的就这么丢下了还在逐渐毕竟下一次高潮的谢心瑶径直离开了地下室,让谢心瑶没想到的是,在翁婧恬离开以后,原本就已经很疯狂的振动棒竟然放起电来!这可是当初没有的功能啊,而且电流的强度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变得越来越强,直到与振动平分秋色,刺激得谢心瑶动弹不得为止,让她哪里还有力气移动,只能倒在原地,一遍又一遍地发出痛苦交织欢愉的呻吟。

一直到翁婧恬重新回到地下室,电击这才消失,再加上被翁婧恬主动关小的振动棒,谢心瑶这才恢复了意识,拼尽全力地大口呼吸着,想尽办法想要重新“站”起来,却好几次刚爬起来一点就重新摔到了地上。

“唉,你以为我让你跟上只是说说的吗,你看你不听话吃到苦头了吧?”其实翁婧恬也知道谢心瑶根本听不见,可她还是这么“数落”了一番,只是她嘴角的笑意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因为这其实是她故意的,电击的强度会根据项圈上的接收器与手机之间的距离而定,而她刚才甚至离开了别墅,当然会把谢心瑶电得很惨。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不过她也知道这只是一点开胃菜,所以也明白什么叫适可而止,戏耍了一番谢心瑶以后她就关掉了所有玩具节省电力,抱起谢心瑶,趁着没人看见,把她放进了停在别墅门口的后备箱里,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影之楼层入口前的停车场,这才把恢复了一些力气的谢心瑶放了出来:“虽然这里一般不会有人来,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快点爬哦,毕竟这里可不是影之楼层——说起来,我这么做其实违反了那条默认的规定吧?”

这句话谢心瑶当然也听不见,不过她也看得出自己在哪里,就算没有翁婧恬的话她也很慌,加上翁婧恬还在不断推着她让她爬快点,倒是让她知道该怎么做,一人一犬很快就顺着楼梯来到了影之楼层。

到了这里,谢心瑶终于能松了口气,但她才刚放松,耳中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一个趔趄差点又摔倒在地,还好翁婧恬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嗯咳——应该听得见吧,不要慌,你的这个耳塞其实是一副耳机,不过等我说完这些话我就会关掉了,所以你要听清楚我接下来要说的。”

说着,她停顿了一下,确认谢心瑶一挥那个平静下来了,这才继续说道:“接下来你就要在这里完成和你上次差不多的任务,不过有所不同。相信你也看到那个 VR 设备了,这次你的视觉是不会被封闭的,因为你能通过 VR 看到外界,只不过呢,与它相连的摄像头不在你的身上,而是在那个机器人身上,所以你可能需要习惯一下新的视角——顺带一提,玩具的距离判定和陀螺仪功能我没有修改,认证的方式我也没改,加油哦。”

说着,翁婧恬就准备把机器人往远处放去。

竟然给自己视野?谢心瑶有些惊讶,毕竟即便视角不同,能看见东西本身就是很大的优势,只要自己能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基本上就能很容易地找到机器人的位置了,翁婧恬怎么会这么好心?

但是,即便有很多问题,谢心瑶也没法问出口,更不要说翁婧恬真的在说完一遍以后就切断了耳机,同时把 VR 套在了她的头上,还未启动的设备一片漆黑,让她突然有点慌张。

不过还好,没过多久,谢心瑶的眼前就“啪”的一下亮起,一些熟悉又不熟悉的景色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说熟悉,是因为这些景物仔细辨认她都有印象,而说不熟悉是因为镜头里都是贴着地面的景色,以及来往的人的脚,根本没有多少有用的线索,她这才明白,为什么翁婧恬会让自己能看见东西了。

“呜呜呜(这种景物有什么用啊?)——唔?”谢心瑶懵了,下意识地抱怨起来,但是才喊了几声,她的音调就骤然产生了变化,因为振动棒和按摩器再一次启动,功率还不低,一下就让谢心瑶再度忍不住发起抖来。

“怎么回事?机器人难道离这里很远吗?”出于对整套装备的了解,谢心瑶有了这么个猜测,同时,在身上玩具的催促下,她不得不迈开了腿,缓缓地朝前爬去。

这时她已经明白,自己又一次被翁婧恬给坑了,这种眼前的景物,说实话还不如没有,根本判断不了身处何方不说,很快谢心瑶还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就在她强忍着已经如潮水一般不断涌上的快感勉力往前爬的时候,还没爬出去多远,她就一头撞上了什么障碍物,身子一晃,好悬才没摔倒——实际上是因为有人扶住了她的身子。

就在谢心瑶疑惑翁婧恬为什么会这么好心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伸进了她大张着的嘴里。

“???”谢心瑶下意识地就想要挣扎,甩了甩头想要把侵入自己嘴中的异物甩出去,结果这一个甩头立马触动了陀螺仪,接着,细密却尖锐的滚烫电流,顿时开始在她的几处敏感区域流转,一下就让她因为惊慌发出的低沉呜呜声变得高亢起来,抽搐了两下,一下摔倒在地,嘴里仍旧断断续续地往外吐着呻吟,却因为伸进嘴里夹着她舌头的手指而变得含混不清。

“这是谁家的小狗啊?”调戏谢心瑶的当然不是翁婧恬,而是两个路过的姐姐,看到孤身的谢心瑶,很是好奇,毕竟正常人应该是牵着自家宠物的,怎么会让她自己在公共场所爬呢?

好奇过后就是一种兴趣,其中一人蹲下身子,仔细观察起谢心瑶来,而谢心瑶则是根本看不见她周边的情况,因为她眼前是机器人拍下的不知哪个角落的场景,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表现得如此惊慌。

偏偏那个小姐姐在看了会以后,一种恶作剧的冲动涌上心头,伸出了手指,探进了谢心瑶被口枷撑开的嘴里,好巧不巧,这个小姐姐的 XP 就是各种各样戴在脸上的东西,她身边的同伴此时就正戴着一个类似的口枷,还有一个鼻钩,将原本也是个美女的她的面部搞得一团乱。

“唔——咕噜咕噜——”谢心瑶本就止不住地淌着口水,如今又被人这么一搅弄,嘴里顿时发出了有些诱人的声音,混杂着她因为振动与电击而不断被推向高峰时发出的呻吟,竟是让那个小姐姐越发有些忍不住,捧起谢心瑶的头,像是想要亲上去,却被 VR 挡住,像是破了盆冷水一样,让她一下失去了兴趣:“可恶,怎么让她戴着这个呀。”

“因为她正在用这个玩游戏啊。”翁婧恬直到这时候才出现,那个姐姐竟然也认识她:“原来是你养的小狗吗?也是,把小妹妹带到公共场所欺负一向是你的兴趣,我说怎么脸上戴着这么个玩意——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你托我帮你编写程序的那个玩意吗,原来是用在这了啊?”

“知道就好,所以调戏可以,但不能影响到游戏本身。”面对她,翁婧恬倒是没什么表情,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那个姐姐倒也不生气,只是又在谢心瑶的嘴里抹了一把以后,这才起身带着自己身边的人走远。

“呜……”只是经过这一番插曲,又经历了两个小高潮的谢心瑶一时间没有力气起身,只能继续躺在那,无助地被体内的玩具调教着,不过尚且清醒的大脑还在思考,这电击究竟是哪来的。

“莫非是——”很快她就想到了答案,一个她上一回也没有启用的功能,那就当振动棒已经到了最大功率,却还有叠加后未执行的指令时,就会自动转为电击。

更让谢心瑶惊恐万分的是,每次她高潮的时候,颈间的项圈都会适时震动起来,告诉谢心瑶锁定的时间延长了:“居然连——这个都——不行,站、站不起来——”

一直到身体因为连续的高潮暂时有些麻木,谢心瑶这才喘着气重新站直了身体,但是没有停止的电击告诉她,机器人已经到了一个很远的位置,而眼前的景象——她已经彻底认不出眼前看到的是楼层的哪个角落了,能做的只有往前爬去,而后不断地撞到行人的脚或是墙壁、花坛之类的地方,时不时就会被经过的人像刚才一样调戏一番,而且因为各人的爱好不同,她被袭击的部位也是不同。

在这样的混乱之中,谢心瑶爬行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因为随着身体逐渐恢复知觉,玩具带来的感觉也慢慢重新抬头,直到让她不得不再次停下,嘴中发出呜咽,下身则是上下跳弹,不住地颤抖着,乳胶衣的内部早已是一片汪洋大海,蜜液甚至顺着流淌而下,全都积聚在了腹部,在谢心瑶的颤抖中抚摸着她的肚子,又额外带来了一种有些瘙痒的感觉,更是让她有种精神要崩溃的局面。

“哈、哈,茜茜好像就是陪学姐也玩了个游戏,然后就认输了的,难道说——”不知为何,这一次即便身体的刺激尤其激烈,谢心瑶的意识却一直维持着足够的清醒,还有空思考着问题。

就在这时,她的眼前突然一花,VR 里面的场景一下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应该是机器人突然急转弯造成的,偏偏就在这一花之中,谢心瑶似乎看见了什么——几条被黑色的乳胶和皮带紧紧束缚着的腿。

难道说?谢心瑶先是一惊,接着又一喜,这才发觉不知什么时候,身上的电击已经停了,就连振动棒的弱了许多。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她竟是往前一跃,而随着她这一动,眼前竟然又有一个黑色的东西一闪而过,只是马上,镜头又转动了方向,并且快速移动起来。

真的是自己!机器人就在附近!这一发现更是让谢心瑶精神了许多,迫不及待地转了个弯就想继续往前爬去,却发现怎么也看不见自己的身影了,就连振动棒也变强了一些,她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因为她的身影是从右侧出现的,所以刚才她往右转了转,可事实上,她的视角是机器人的视角,当她从右侧出现从左侧离开的时候,她自己应该做的是左转。

虽然谢心瑶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失误,可是在无法感知自己身处何方的情况下,她又怎么可能真的完成掉头呢,加上机器人自己也会移动,在几次转向以后,她就彻底失去了方向感,不管再怎么移动,都无法看见自己的身影,就连振动棒也跳动得越来越强。

“糟了——”感受到滚滚的热流不断涌上,谢心瑶明白自己的时间又不多了,不过她终究不是那种容易慌乱的类型,反而沉下心来,仔细辨别了一番,很快就按照最原始的设定,找到了那个让振动棒能减弱的方向,而后迅速往前赶去。

或许是她的运气不错,也可能是因为刚才机器人移动得不算远,总之,很快,她就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之中,这回她学乖了,先是停下思考了一下正确的方向,这才果断地转身,继续朝前爬去。

可是这次,随着谢心瑶的移动,机器人竟然还是不断变换方向,并且也在快速移动,明明自己的身子已经好几次出现在镜头之中,可她却怎么也追不上,只让她自己变得气喘吁吁,连带振动棒又强了一些,让身下的感觉更鲜明了一点。

“怎么会——”体力来到低谷,而振动棒反而变强,让谢心瑶的嘴里又抑制不住地漏出了呻吟声,“为什么这么快了还追不上——啊!”

她这才想起来,项圈上还挂着一个铃铛的,她刚才那么大幅度的动作,铃铛不可能不响,机器人不动起来才是怪事。

“呜,可是慢慢动的话——不行,又没力气了,哈、哈,今天怎么会这么——敏啊感♥”

说话间,谢心瑶就又迎来了一次高潮,项圈也很诚实地记录下了这次高潮,并把它转化为了锁定的时间,只是现在的谢心瑶已经顾不上这件事了,从之前的一连串镜头来看,她似乎是在影之楼层的主干道上,人流量不可谓不大,而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在这种人流涌动的地方,遇到“意外”的概率也会更大。

事实上,此时正有不少人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趣地看着谢心瑶,看着她逐渐摇晃起来的身子,一个个都露出了微笑。也有人注意到了那个机器人,很快就把谢心瑶和那个机器人联系在了一起,一种恶作剧的念头突然就出现在了她的心头,带着嘴角的一丝坏笑,她缓缓走近机器人,而在谢心瑶的视角里,她只能看见一双踩着高跟凉鞋的赤裸玉足慢慢接近,最终在自己面前站定,望着这双即便不合时宜,都让她忍不住升起惊艳之心的脚,谢心瑶却突然有了一种不怎么妙的预感。

下一刻,预感成真,因为她竟然看到自己的视角猛地拔高,先是一张精致的面容出现在眼前,嘴角噙着笑意,接着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只漆黑的全包母狗,趴在地上,正因为高潮后的余韵发抖,最重要的是,这只母狗的身影正在越变越小。

“呜呜(不要)!”谢心瑶急了,又一次猛地往前扑去,想要追上那个人,但是刚挪出去一点,伴随着又一声高昂的“尖叫”,她猛地翻倒在地,呻吟也变成了“呃啊”之类的惨叫,却又很快变成了似是沉溺于其中的“哦哦”声,从她的喉间发出,又从张大的嘴里飘散,四条腿在空中不住地挥舞着,像是在挣扎,而整个人的意识却早已飞至天外,毕竟,振动棒突然拉到最强,电击更是从无来到了安全极限,上一次遭受这种恐怖的刺激,谢心瑶可是当场失去意识的。

这次也差不多,她的整张脸都在强烈的刺激与快感下极度扭曲,VR 下的双眼已经快要看不见眼珠了,还蒙上了一层阴翳,不仅仅是淫液,就连尿也像是不要钱一般地喷涌而出,却被厚厚的乳胶阻挡在内,只能停留在衣服与身体的间隙之中。

看着突然像是很着急向前扑去,却又立刻栽倒在地,很滑稽地抽搐着的谢心瑶,似乎又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听到谢心瑶嘴里有些凄惨却又确实包含着高潮时的快感的叫声,这个看上去文学气息很浓的姐姐突然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快步朝着刚把机器人放下的那人走去:“她的状况好像不太对,还是不要随便乱动了吧?”

“放心吧,还在她的承受范围内,不然我也不会默许的。”这时,翁婧恬再次现身,望着远处的谢心瑶,嘴角也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不过现在这样差不多够了,暂时还是请你们不要再碰这个东西了,当然,如果想要欺负她的话完全随意。”

得到了“主人”的允许,有些人就更是不客气了,毕竟来到这里的人鱼龙混杂,S 也不在少数,看到如此“凄惨”的女孩,反而激发了她们的兴趣,虽然不能真的调教她,但是欺负两下总是没问题的,特别是当她们都猜到,那个机器人或许和乳胶衣下的玩具存在一定联系的时候。

于是乎,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对谢心瑶来说有如地狱一般恐怖,只要睁开眼,她就能远远地看见一只漆黑的母狗,在有如铁锤一般捣弄着双穴的振动棒,和在滚烫中带来强烈的痛苦却又会迅速被转化为快感的电流中,不断地打着滚,耳边仿佛响起了她的喊叫声:“哦啊啊啊!快停——呃♥快停下,求求——又要来了♥不,不要,不要来——咿呀啊啊啊!不要来了♥放我出去——我认输——我认输啊啊啊啊啊♥”

但是她能做的也只有无声的呐喊,因为机器人离她不知道有多远,而且很快,她脸上的VR设备更是被取下,接着,不等她看清周围是什么情况,那个配套的眼罩就盖在了她的脸上,颈间更是传来一股大力,迫使她不得不跟上,而那个方向——是远离机器人的方向。

谢心瑶这时又怎么可能还有力气爬行呢,跌跌撞撞的,不知道多少次摔倒在地,整个人在高潮中颤抖,感受着振动棒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自己的肚子,将一道又一道电流印在自己的身体上,就像是两根烙铁一样,却又不可思议地将一阵又一阵的的快感洪流注入她的身体,让她的双穴,她的身体,她的脑子,她的精神,她的一切都卷入一片混沌之中……

等谢心瑶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的视野竟然是恢复了,又回到了一开始的低矮,耳机里也适时响起了声音:“哼哼,终于醒了吗,小淫娃,看起来你很享受嘛,不过别忘了,我们的游戏还没结束呢,完成不了的话,你这次可真的要在这件衣服里面待到天荒地老了哦,毕竟我趁着你睡着,帮你好好地充满电了呢。”

“什——”谢心瑶瞪大了眼睛,充满了电?她的意思是——但是这一次,不等她彻底理解,突然重新启动的振动棒和电击就再一次夺去了她的意识,远比之前更快更强,让谢心瑶又一次栽倒在地,却又发现一股大力扯住了她的脖子,让她没有真的摔下去。

如果能看见自己的身体,她就能发现,自己其实已经被锁在了一个笼子里,即便她想动也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着自由移动的机器人正好经过她的面前,才能完成一次认证,虽然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此时的机器人正被放置在与她所在的街心公园位于影之楼层对角线另一头的相同公园中,换言之,她只能在这件乳胶制成的“监狱”中无限地高潮,直到翁婧恬把她放出来+……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