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21无声的图书管理
共30章,专题:少女的非正常日常

夏日的清晨,一切都令人神清气爽,谢心瑶站在阳台上,将穴内已经耗尽了电能的跳蛋取出,举到自己面前,伸出舌头,以一种极其诱惑的姿态把跳蛋给舔得干干净净,这才垂下手,看向了隔壁的阳台,不出所料地什么都没看见。

可谢心瑶反而露出了笑容,拿着跳蛋又伸了个懒腰,这才回房披上了一件睡衣,接着熟门熟路地来到林茜家门口,输入密码打开了她家的门。

进门以后,她直奔书房而去,果不其然,林茜正趴在桌前,呼吸均匀,只不过脸上一抹不太正常的潮红,以及那一身银光闪闪的金属拘束衣让整幅画面变得不正常起来。

嘴角轻轻勾起,谢心瑶轻轻拍了拍林茜:“茜茜,醒醒。”

抖了两下,林茜的手从紧贴着小穴的位置移开,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一眼就看到了谢心瑶,嘴一扁就要哭出声:“心瑶——我,我快受不了了,帮我解开吧,求求了。”

“放心吧,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又摸了摸林茜的头,谢心瑶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在林茜脖间的项圈上轻轻地按了一下,只听一声“滴”,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咔嚓”和金属落地的声音,原本紧紧锁在林茜身上的那些金属“零件”一瞬间纷纷弹开并落到了地上,露出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许久没见过阳光而有些泛白的皮肤。

虽然已经是暑假,但是清晨的气温依然不算太高,被封锁在金属下许久的皮肤骤然接触到空气,竟是让林茜打了个寒颤,身上立马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晶莹白皙的皮肤透出了一层淡粉色。

这也就算了,重点是谢心瑶一眼扫过去就看见林茜的下身泥泞一片,干透或是依然湿润的各种痕迹堆叠在一起,仿佛年轮一般,惹得谢心瑶忍不住就伸手往那一抹,手指上立马就沾上了些许黏液:“憋了这么久了吗?”

虽然只是轻轻地一抹,谢心瑶的手指却很精准地从林茜的阴蒂上划过,让她像是突然遭到电击一般又是一阵颤抖,一时没忍住,嘴里顿时漏出了一串细细的惊叫声,甚至一软靠在了谢心瑶的肩上:“心瑶,快住手——”

“嘿嘿,不欺负你了,”看到林茜的反应竟然如此剧烈,谢心瑶这回倒是真的立马收回了手,脸上露出了一些坏笑,“看起来是真的憋不住了,难怪睡梦里都在自慰。”

这下又弄了林茜一个大红脸,急得她连连辩解:“不,不是的,这只是——对,只是巧合,无意识的时候手正好垂下去而已。”

“是吗?”谢心瑶的脸上露出了坏笑,盯着林茜看,一直看得她自己满脸通红地扭过头去,才没有继续逗她,“好啦好啦,这次真的不欺负你了,快整理一下我们走吧。”

“走?去哪儿?”

看到林茜一脸迷茫,谢心瑶叹了口气:“林茜同学,你的脑子里是只剩下自慰和高潮了吗?今天我坐班,然后小舞有点事,所以我喊你帮忙,你忘了吗?”

谢心瑶这么一提醒,林茜这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她们学校的图书馆在假期是对公众开放的,甚至还可以办卡借书,因此需要管理人员,不出意外地这种任务肯定会落在各学生会头上,而今天恰好就是谢心瑶负责,只是叶舞今天恰好没空,所以谢心瑶只好叫上了林茜。

其实叶舞那边正在处理的事情本来也是谢心瑶的事情,也不知怎么的,就在唐沫沫离开以后,我们的谢大小姐突发奇想,想要自己也开一家女性专用的情趣用品店。

而她的行动力一向是拉满的,这个想法刚出现在脑海中几天,她就已经拟定好了一整个计划,充分利用了她学习到的专业课知识,以及从家里耳濡目染学习到的经验。

本来唯一的难点或许是说服她的家人,在叶舞看来,她很难想象谁会愿意自己的女儿去开一家贩售情趣用品的店。

可她还是小看了自己闺蜜的家人,谢心瑶只用了一个“提前实习融会贯通学习的知识顺便锻炼能力方便以后接班家里的生意”的理由,就轻而易举地说服了她的父母,还得到了一笔可观的投资,甚至谢心瑶的母亲过段时间还打算亲自回国帮自己的女儿处理一些开店的事宜,着实惊掉了一地眼球。

而在得到了家里的同意和帮助以后,谢心瑶马上开始了行动,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开店位置,又与和她“合作”过多次的欲望助手还有随身科技达成了一致,成为了他们的经销商之一。

但是呢,这两家主打的都是玩具,其中欲望助手从可以随身戴的小玩意到不便于移动的大型器械都有,而随身科技也是主打那些可以轻松穿戴在身上出门享受的小型玩具,服装这一块上都没怎么涉足。而立志于将自己的店打造成包罗万象的商店的谢心瑶自然需要找到另一家可以在这方面合作的品牌,可情趣服装这块上面谢心瑶接触得不多,只能让这方面经验更多甚至是半专业的叶舞出面了。

所以这几天叶舞甚至不在本市,而即将升入大四的翁婧恬也马上要从学院的学生会长升任校学生会长,最近为了两边交接任的事忙得晕头转向,今天其实本来是她的班,但她实在没空,于是这活就只能落到身为助理,并且马上要成为副会长的谢心瑶身上了。

只是还是有一件事林茜有点不明白,那就是明明九点才开馆,为什么这么早就要出门?

“这不是给你安排一些福利吗,看你憋了这么久了。”一边给林茜挑了一条很是朴素的白色连衣裙,谢心瑶一边回答着,更是让林茜摸不着头脑,只是隐隐地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嘛,很快你就知道了。”监督林茜不穿内衣就直接穿上裙子以后,谢心瑶转身回了自己家,很快推着那个熟悉的行李箱走了出来,进一步证实了林茜的猜测,让她更是不安:“心瑶,今天可是在图书馆——”

“放心,有我陪你,我肯定不会坑自己对吧。”

对此林茜表示万分怀疑,因为谢心瑶自己坑自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天性被动的她还是乖乖地跟着谢心瑶来到了还没开馆的图书馆。

看到到了以后立马麻利地打开行李箱设置起来的谢心瑶,林茜一下就明白了为什么她会这么早来了:单单看到摆在最上层的那两个形状奇特的东西,林茜就感觉自己的腿在颤抖——虽说除此以外还有一种别样的期待。

“这两个是茜茜你用的,这两个是我的——这个也是我的,这个是和茜茜那边配套的……”很快,谢心瑶似乎把东西都整理好了,指了指其中一张椅子:“那茜茜,前台这边就交给你了。”

“为什么是我——”顺嘴抱怨了一句,但是林茜的身体还是很听话地走到了椅子前面,刚准备坐下,就被谢心瑶叫住:“别急,没让你现在就坐下。”

说着,谢心瑶拿着几样东西走到那张平平无奇的木质靠背椅边上,轻轻将其放倒,然后把两个小小的圆形金属片贴在了椅子底部,这才起身,拍了拍林茜的屁股:“背对我弯下腰。”

林茜其实已经看见谢心瑶手里拿着什么了,说实话,那两个看上去外形都有些吓人的东西让她有些害怕,可大概是谢心瑶这段时间以来的“淫威”,让她还是乖乖地转过身去,弯下腰翘起屁股,甚至还很贴心地提起了裙摆。

谢心瑶先是拿起了那个看上去与一般的肛塞形状无二,但是明显大了一圈的东西,另一只手拿起像是装着润滑液的小瓶,将那大号的肛塞对准林茜的后庭,一边抵住菊穴口并缓缓发力往里推,一边将瓶子里的液体挤出,涂到肛塞上充当润滑。

即便如此,被如此大的异物入侵身体还是让林茜在吃痛之下不断吸气,上半身完全倒在了桌子上,如果不是谢心瑶及时放下瓶子扶住她的腰,恐怕她就要滑落到地上去了。

然而谢心瑶的另一只手可一点都不留情,手中的动作缓慢却坚定,一点一点地将肛塞最终推到了底,那一圈菊轮咬住了狭窄的颈部,看着微微一张一合的那一圈花瓣就能知道整个菊穴都在本能地蠕动着,想要将异物排出,可过大的尺寸让这个肛塞即便移动一点,都会带给林茜巨大的痛苦,菊穴也会因此本能地收缩,又把肛塞吸回去,导致她根本没法将其主动排出。

在谢心瑶的搀扶下直起身子,林茜一只手捂着肚子,脸上显得有点痛苦,可是她的身体就像是被另一个意识控制着一样,明明从后庭传来难以忍受的痛苦,她的小穴却像是刚从水中捞出的蚌壳一样,微微张开,往外吐着一串一串的泡泡,并且已然开始自发地将后庭的疼痛转化为了让身体兴奋起来的快感。

这份快感更是被谢心瑶手里拿着的另一样东西进一步引燃,毫无疑问,与刚刚塞进她后庭的肛塞大小相仿的这东西肯定只能塞进她的前穴,只是它的形状同样非常特别。

与林茜见过的用过的振动棒或者振动棒都不一样,谢心瑶手里的这个东西就是一个纯粹的圆锥形,甚至还不像肛塞一样有个颈部,林茜很艰难才发现了一圈分割底座与本体的细缝,

更特别的是,她在这个圆锥形上面看到了许多的凹槽,像是螺纹一般,一路从间断通往根部,让整个东西看上去就像是钻头一样,显得非常狰狞,在看到谢心瑶把它递往自己身下的时候,林茜本能地往后一跳,惹得谢心瑶的嘴角又露出了一丝笑容:“你还想逃哪里去?”

说着,她一把抓住林茜,把她拖回自己面前,二话不说掀起她的裙子,把手里的东西粗暴地塞进了林茜的穴中。

不过放心,只是看上去粗暴而已,事实上谢心瑶手上很有数,而且林茜的小穴早就被她的淫水浸湿,这个圆锥被送进去的时候根本没有遇到一丝阻碍,很快就只剩下了最后一点底座露在外面。

接着,谢心瑶把一个林茜看不懂的书包放到地上,又在她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抽出了一根细管,接到了肛塞侧面。

“好了,”谢心瑶直起身拍了拍手,“你可以坐到椅子上了。”

看到谢心瑶这样就完事了,林茜反而有些疑惑,这肛塞接上书包做什么?还有就是小穴里的这东西,从重量上感受这应该是个振动棒,可这么光滑,螺旋花纹也是凹陷下去的,又要怎么冲击自己的小穴呢,难道是另有机关吗?

不过,就算知道有机关,林茜也只能乖乖受着,按照谢心瑶的要求坐下。然而,下一刻她就像是被烫到了屁股一样,捂着屁股跳了起来:“呀啊?”

刚一起身,她就又一个踉跄,重新重重地落回了椅子上,嘴里蹦出了一连串的尖叫:“怎、怎么会动、起来了——快停——怎么不会停?!”

林茜慌忙就想把那肛塞拔出来,却根本做不到,只能不断地起身坐下起身坐下,嘴里的喘息越发响亮:“心瑶,关掉——呜呜呜,快关掉,太难受了。”

“这我可做不到,”谢心瑶却非常无情地摇头,“这东西一旦启动了,就只能等它没电了才会自动复位,没有任何中途停止的方法。”

“呜——哈啊,可是我这样——根本不可能——呜啊——帮你、帮你守着前台啊。”

林茜又换了个姿势,一只手捂着屁股,一只手捂着肚子,仿佛听到了在她屁股离开椅子时,肛塞弹开的四片“花瓣”搅动着通过“花蕊”流入菊穴内的灌肠液发出的声音。

当她坐回椅子上时,花瓣倒是停止了旋转,变成了花蕊开始动作,顶部的电极发出一阵一阵细微的电流,通过灌肠液尽数窜到了菊穴的内壁上,让肌肉产生真正本能的抽搐,压在了花瓣上面,带来了另一种痛苦的感受。

“呜,关不掉——那,那总有办法——呃啊,停下来吧——”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林茜就觉得自己到了极限,流淌进来的灌肠液很快就填满了她的后庭,带给她一种恍如爆炸一般的感受,接着,不知是什么原因,伴随着书包内轻轻的一声“滴”,那些灌肠液竟然被一口气全都吸了出去。

“不、不要,要去——咿呀!”林茜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灌肠液的突然消失让她本能地扭了扭屁股,又一次离开了椅子,使得花瓣再度启动,这回,失去了灌肠液的缓冲,旋转的花瓣直接刺激起了林茜柔嫩且敏感的菊穴内壁,因为之前的电击本就处在兴奋中的菊穴一下再也抵挡不住这样的攻击,竟然让林茜就这么高潮了。

这回林茜落回椅子上以后就再没力气站起身了,不仅仅是因为被高潮夺去了力气,也是因为她发现了另一件让她有些惊恐的事情,那就是前穴里那根造型独特的振动棒上那些螺旋花纹的作用。

因为这根振动棒表面很光滑,每次林茜起身坐下间它都会往外滑,让她不得不用那只捂着肚子的手去推,这一推却让她摸了一手的水,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淫液竟然全都顺着那些螺纹淌了出来,椅子上现在已经是狼藉一片,留下了一滩水渍,虽说在场只有她自己和谢心瑶两个人,可林茜还是吓得连忙坐好,用裙子遮住了椅子上的情况。

她的动作被谢心瑶看在眼里:“别藏了,早就看见了,毕竟这根棒子的特色之一就是可以把蜜液快速排出,不过等会了人来了以后你可得藏藏好哦,要不然被人发现你的椅子上和裙子上湿了一片可就不好了。”

说着,谢心瑶走回到了她自己的位置上,从行李箱里取出了另外几样东西,把其中固定着两根振动棒的一个马鞍形底座通过胶水安装在了椅子上,又在林茜好奇的目光里把两个奇怪的中间镶嵌着玻璃的方盒子装在了两把扫码的枪上,这才掀开自己的裙子,露出了同样已是湿漉漉一片的小穴,将前后双穴对准了那两根振动棒,缓缓坐下。

“唔——好像还是有点大。”脸上同样露出了一些疼痛的扭曲,谢心瑶咬着下唇,双手撑着桌子,轻轻地喘着气,此时两根振动棒已经被吞没了差不多一半。

经过了短暂的调整,谢心瑶的眼中出现一抹果决,接着只见她腰一沉,用力往下一坐,瞬间就把剩下的一半振动棒尽数吞没:“咕啊♥”

包裹在白丝中从凉鞋前端伸出的十根脚趾此时全都绷得笔直,上半身也在吃痛下往后仰去,可谢心瑶的声音里却并不能听出太多的痛苦,反而充斥着一种愉悦,嘴中吐出了一团仿佛包裹着香甜气息的空气,让她忍不住想要瘫倒在椅子上。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只不过她还有事情要做,所以在熟悉了体内的那两根振动棒以后,她捡起了之前放在桌上的几把定时锁和细铁链,其中两把锁通过两根铁链将她的双腿锁在了椅腿上,另外铁链则是分别绕过了她身上这条裙子的几个绳扣,让她必须紧紧地贴着椅背,被简单但牢固地锁定在了椅子上,只有等到今天闭馆解锁才能脱身。

这时,一旁的林茜突然又发出了一声惊呼,因为她感受到略带温热的液体此时又一次冲进了她的后庭之中——灌肠又开始了。

“又开始了——咿——”突如其来的第二次灌肠让林茜又一次离开了椅子,激活了花瓣,结果刚一起身,她就想起了椅子上的情况,立马坐了回去,一起一落之间,就连灌肠液似乎都跟着上下晃了几下。

“没办法,包就这么大,灌肠液就这么点,只能重复利用了,反正你最近后边也洗得很干净——对了对了,刚才忘记和你说了,你的这个肛塞一共有三个模式,还记得我贴在椅子下边的那两个东西吗?那其实是两个信号发送器,分别对应灌肠和电击,肛塞底部中间有个接收器,会根据二者之间的距离调整强度,如果你被灌肠灌得受不了就可以往电击的发信器方向移动,反之亦然。

“当然咯,如果你不管是电击还是灌肠都承受不住了,就可以选择离开椅子,这样二者都会停止,开启肛塞的‘搅拌’功能,不过根据我的测试,你应该撑不住多久。”

“要我自己控制吗,”林茜总算明白了谢心瑶想做什么,“你又是从哪买来的?”

“这可不是买的,是我设计的。”谢心瑶笑眯眯地回答了一句,这时,其他的工作人员也先后来了,即便是谢心瑶也一下有点紧张起来:“时间差不多了,要好好表现哦,可别被人发现了。”

本来林茜还想问振动棒是怎么回事的,可一看这情景,看到谢心瑶“投入”到了工作中去,一下也不好多问,只能闭上嘴咬着牙,默默承受着肛塞对自己的调教。

“早啊,心瑶你怎么来得这么早?”

“睡不着,干脆早点来,把这整理一下。”明明是坐在两根振动棒上面,可谢心瑶神色自若,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根本没人想得到她现在已经被锁在椅子上了。

但是林茜可就惨了,自从第一次坐下以后,肛塞就没有一刻是停下的,让她的淫液不断从振动棒中流出,这会儿她的裙子就已经湿了一片,看上去她的行动是自由的,事实上要兼顾遮掩裙子和椅子,还得承受灌肠和电击,让她反而苦不堪言。

其实前台的工作并不多,而且谢心瑶让她负责的主要是书籍报刊的借出与还入工作,说直白点就是扫描条形码并录入数据,工作量并不大。

但这并不代表她就跟轻松了,几乎是无时无刻的电击让她的后庭没有一刻安生,又因为灌肠液将其稀释,导致刺激近乎是全方位的,加之电流强度不算太高,带来的主要是让人难以忍受的酥麻感,于是林茜调整了一点坐姿,让自己的屁股努力靠近启动电击的那个发信器,因为灌肠液的量并不大,足以忍受。

但是很快林茜就发现自己的选择有问题,灌肠液的量固然不会对她造成太大的困扰,努力保持屁股不离开椅子也不会开启最恐怖的搅拌,可是每次灌肠液被全部抽回去的时候,那种瞬间产生的空虚和失落感,以及大量的灌肠液剐蹭肉壁时的感觉,都会给林茜带来一阵难以言喻的快感,虽说不像第一次直接把她推上高潮,但也很接近了。

可是这样反而让她更加痛苦,别忘了在今天之前她经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禁欲,身体早已十分敏感,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她有感觉了呢。

可是不能一次性冲上高潮,两次灌肠液被抽出之间的间隔又比较久,欲望被一次又一次压下招致的必然是更强的反弹,逐渐被内心深处的渴望所支配的林茜最终选择了——抬起屁股。

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人注意到自己以后,林茜把上半身往前压在桌面上,用手撑着身体,腰轻轻上抬。

伴随着感受不到任意一个信号,肛塞一抖,四片花瓣迅速开始了搅动,刮擦着肉壁,让林茜忍不住跟着扭起了腰,几缕鼻音漏出,红润的小嘴也微微张开,伸出舌头轻轻舔着自己的嘴唇。

其实四片花瓣是很光滑的,但是打开以后紧紧地贴着肉壁,带来的感觉与灌肠液被抽出时一样,甚至当有灌肠液的时候,二者相互作用,林茜只觉得自己的灵魂简直都要被抽出去了,根本没过多久,她的腿就开始发颤,手上也逐渐失去了力气,大有往地上滑落的趋势。

“你好,我要借书。”

突然,林茜听到有人对她说话,第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还是一直注意着这里问题的谢心瑶喊了声她的名字才把她拉回现实。

一抬头突然看见面前有人,林茜瞬间愣住,接着猛地坐下,努力让自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是,是要借书吗,请把要借的书给我,还有您的卡。”

虽然这人发觉了刚才林茜的不对劲,但是他并没有往那个方向想,此时听到林茜的话,把手中的书递了出去。他和林茜都没注意到的是,因为角度现在才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书的谢心瑶在这时候竟然抖了抖,放在桌上的手也不自觉地握拳。

“滴——”比以往都更加清脆的一声提示音在图书馆中回荡,那是林茜扫描了条形码登记好了信息:“请收好,最多可借阅 30 天,请在到期前主动归还。”

紧接着,在那人离开以后,林茜立马扭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也就是谢心瑶的方向,只看到她背挺得笔直,整个人好似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可仔细看去又会发现她的全身都在小范围内高速颤抖,紧咬着牙关,似乎在尽力避免自己叫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林茜有些好奇,不过看谢心瑶的样子,像是振动棒启动了,可是怎么启动的呢?

联想到刚才的那一声提示音,以及谢心瑶之前安装在扫码枪上的奇怪方框,林茜似乎猜到了答案:“该不会,和条形码?”

谢心瑶没有回答,因为此时她的前穴里,那根振动棒正以极快的速度旋转,振动棒上那些小小的凸起正一遍遍地摩擦着小穴内部,迅速给谢心瑶带来了高涨的快感,因为来得过快而且过于强烈,这才让她一时间甚至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似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林茜拿起了放在桌上还没有送回原位的一本书,翻到了背面。

“不要——”看到林茜手里那本书,谢心瑶一下慌了,甚至一时间都顾不上图书馆的规定叫出了声,却还是慢了一步,看着林茜将扫码枪扫过那本原版英文小说,只得立马重新闭上嘴,动作太大以至于差点咬到了舌头。

就在她合上嘴唇的那一刻,又是清晰响亮的“滴”从她的身下传出,谢心瑶随之又一次晃了晃身子,却因为几把锁的关系没有摔倒,可这反而加重了她的痛苦,因为她的前穴内,振动棒此时换了个模式,从疯狂旋转变成了节奏极快又幅度巨大的前后晃动,每一下都撑得她的小穴严重变形。

虽说节奏很快,可因为幅度很大,所以每一下依然显得势大力沉,谢心瑶仿佛听得见来自于自己体内的“咚咚”声,很快她就有些承受不住,拼命地想要逃离,却因为被锁着根本不可能做到,只能继续以靠着椅背的姿势将振动棒的全部威力照单接收。

但是很快的,快感就渐渐压过了痛苦,自小腹升起的微暖之感流淌至四肢,又入侵了谢心瑶的大脑,很快就让她和林茜一样,陷入了迷离之中。

林茜猜的没错,谢心瑶体内的振动棒正是与装在扫码枪上的那两个镜头联动的,每当扫过条形码的时候,微型电脑会立刻将条形码对应的书本的信息调出,并根据这本书的页码换成出一个振动棒的功率,同时会将振动棒的模式重新随机一次,刚才那个人借的书是一本因为开数比较大导致页码相对较厚的习题集,本就让谢心瑶有点顶不住了,林茜又换成了一本更厚一些英文小说,就更让谢心瑶欲仙欲死了。

不过相比林茜,经验更多的谢心瑶还是保有了一分清醒,毕竟她还有服务台的工作要做,但是好死不死,就在她即将要高潮的时候,有个人来到了她的面前:“你好,我要还书。”

“什、什么——”谢心瑶拼命压抑着嘴里的浪叫,“还书,也在,那边,呃——”颤颤巍巍地抬起了手,谢心瑶指了指林茜的方向,一直到那个人转身走去,因紧张而绷直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低下头去,捂住自己的嘴,也迎来了自己今天第一次的高潮。

高潮过后,谢心瑶一边轻轻地喘着气,一边扭过头去,想看看那人想还什么书,一看之下顿时松了口气,因为她看到那个人的手里只是几本杂志。

借出要扫码,归还自然也要,而借出的扫码枪对应的是前穴的振动棒,那后庭毫无疑问就对应归还的那把。此时前穴的振动棒依然还在快速敲打着谢心瑶的小穴内壁,如果后庭也被高强度的攻击,那可就真的有点生不如死了,杂志的话至少还能让她喘一口气。

接连的几声提示音中,谢心瑶感受到菊穴内的振动棒也启动了,并在切换了几次模式以后,停留在了一个一圈大一圈小的画圈运动中,速度并不是很快,倒是没有进一步激起谢心瑶的欲望,只是顶部轻轻磨蹭的时候有点痒,就像是林茜菊穴里那个肛塞最慢速的时候一样。

可是这时候林茜却遇到了麻烦,因为刚才重重坐下的时候她有点歪,到了一个电击和灌肠都比较强的位置,特别是灌肠,没多久就又是两轮灌肠结束,而这时,即便迟钝如林茜也发觉了不对,因为她发现电击似乎在逐渐变强,一开始只是让她感到一些刺麻和酥痒,可现在竟然变成了刺痛,还在发烫。

可是她饥渴的身体貌似反而更喜欢这样的感觉,随着电流一点点加强,流出的蜜液也越来越多,很快整个椅子上就都湿透了,而小穴里那根粗粗的东西依旧一动不动,逐渐让林茜有些不满足起来,在不自觉中,她的手伸到了裙下,握住了底座,带动着那根形状特别的振动棒在自己的小穴里一进一出,带出了更多的蜜液,溅到裙子上,也让她和谢心瑶一样因快感开始摇晃起身体。

在此过程中,她的身体不可避免地又会离开椅子,让林茜发现,不止是电击,花瓣旋转的速度也变快了,可是她反而喜欢上了这种被花瓣在菊穴深处翻江倒海的感觉,配合上手上的动作,很快她就觉得脑子里像是有什么要冲出来——

可就在这时,又有人的声音在她面前响起,让她回过神来,连忙伸手要去接书,可是从裙下收回手后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自己的蜜液,脸一下变得通红,忙抽回手在裙子上擦了擦,同时伸出另一只手接过了书,将其放到桌上,而在裙子上擦干的那只手则是若无其事地拿起扫码枪,轻轻地扫过条形码。

这回依然是有人还书,依然是页码不多的书,只是让谢心瑶后庭内的振动棒换成了蠕动模式,却并不能改变谢心瑶的困境——是的,谢心瑶也遇到了麻烦,一开始她觉得后庭的振动棒柔和一点还能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机会,可实际感受以后她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激烈敲打着前穴的与蠕动按摩着后庭的振动棒带来的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却起到了 1 + 1 > 2 的效果,那种让谢心瑶甚至感觉到有些舒服的温柔刺激反而成了快感的放大器,仿佛在她眼前展开了一幅画卷,一副将炸弹丢入火山口引发岩浆剧烈翻滚喷射的景象。

“唔——嗯——不好,忍不住了♥”就在火山喷发的那一刻,谢心瑶也终于再也忍不住,低声呻吟了几声,再次低下头去,两只手垫着头,全身都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尤其是两条腿,如果不是因为被锁上,此时恐怕已经在空中乱蹬了。

好不容易又挨过了一阵高潮,谢心瑶喘着粗气抬起头,恰好看到又有人朝自己走了过来,连忙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别忘了,振动棒并不会因为谢心瑶高潮而改变,所以谢心瑶说每个字的时候都像是花费了全身的力气一样,送走了这个人以后,她简直就像是脱水的鱼一样,看得林茜都有些心疼,拿起了桌上另一本比较薄的书,却被谢心瑶阻止了:“不要,作弊就没意思了——”

“可是你——”

“放心吧,我还,呼,撑得住♥”听着谢心瑶那带着媚意的尾音,林茜又怎么会真的相信她没事,可是她都这么说了,林茜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放下手里的书。

不过运气终究是守恒的,今天借书的人还不少,又是几轮借阅的手续过后,最终,前穴的振动棒也在借出一本画册以后,来到了一个功率比较小而且比较普通的振动模式中,总算把谢心瑶从连续的高潮中解放出来。

不得不说,比起当初还在高中,比起刚入学的时候,谢心瑶现在“进步”了许多,明明连续高潮了好几轮,她竟然还能保持着足够的清醒,甚至在振动棒变慢以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一个 app ,轻轻一点。

“咿!”本就坐立不安的林茜根本没想到突然会发生这样的事,偏偏注意力全都在下身,突然开始像一个真正的钻头一样旋转的振动棒差一点就让她大叫,手上翻开的书也“啪”的一声落到地上,可林茜根本无暇去捡,前穴突然传出的一阵阵快感似乎填补了她身体缺失的那一部分,将她再次顶上巅峰,而且是不同于只靠着后庭的高潮,有前穴参与的高潮似乎更让她满足,禁欲了这么久的身体与灵魂在这一刻似乎都得到了升华。

可事情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呢,不等林茜的第一波高潮过去,接连几声一下比一声高的“嗡嗡”中,林茜再次弯下了腰,脸上因为高潮升起的媚态又被痛苦取代,让林茜朝着谢心瑶连连摆手求饶:“心瑶——停,啊啊♥”

才说了几个字,林茜就又一次攀上了顶峰,小穴里的水像是开了闸一样拼命往外泄洪,加之现在振动棒正在飞速旋转,沿着螺纹流出的淫液更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往外甩,要不是有裙子遮挡,她可能已经变成一个喷水的盆景了。

这种状态下,林茜几乎已经不能思考了,每次只有有人接近的时候,谢心瑶才会把振动棒关小,让她能正常工作,等人一走就又会开大,来来回回间,让她彻底忘记了自己的菊穴里还塞了东西,不知经历了多少遍的灌肠,又被电了多久,林茜只知道,每次振动棒旋转,同时花瓣也在转的时候,是最爽的一刻,她甚至升起了一种想法,想要把这种状态变成永远。

林茜是爽了,可谢心瑶又不爽了,两根振动棒都变成低功率以后,带来的快感完全不够现在抗性已经很足的谢心瑶消耗的,只能让她一点一滴地往欲求不满的深渊滑落,可且不说扫码枪在林茜手里,她刚刚才说了不能作弊,又怎么可能食言呢?

于是乎,今天剩下的日子,就在林茜被双穴贯穿或者谢心瑶被双穴贯穿中度过,总之,总有一个人会因为身体里的小东西狂猛地工作着而陷入接连不断的高潮中无法自拔,直到接近闭馆的时间,人渐渐变少以后,再也扛不住的林茜把椅子往后推了一些,整个人倒在桌子上,早就顾不得离开椅子会经受更强的刺激了,整个人近乎彻底失去了意识,就连其他人下班打招呼都没听见,剩余的那些扫码也是谢心瑶完成的。

相比林茜,谢心瑶的脸上同样有着媚意,只不过中间还混杂着些许的恼火与不满足,因为接连几个人借的竟然都是些过往的报刊杂志,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借出后直接去图书馆二楼的阅览室使用完当场归还的,也导致谢心瑶的双穴振动棒大部分时候都处在一个近乎休眠的状态里,根本无法满足她已经被彻底调动起来的欲望。

而且这种情况持续了还挺久,久到如果不是被锁在椅子上起不了身,谢心瑶甚至想要直接去厕所好好地用这两根振动棒把自己捅穿,就这样一直到了闭馆的时间,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直到几把定时锁纷纷发出了提示音,谢心瑶只觉得听到了最美妙的天籁之音一般,毫不犹豫站起了身。

或许是因为坐了一整天,谢心瑶的两条腿有些发软,第一次起身的时候根本使不上劲,刚站起来就又跌了回去,反而让两根振动棒在她身体里又搅弄了一番,一个没忍住,她发出了低低的一声“咕啊”,咳嗽了几声,又喘了几口气,这才排解了因为这一下带来了些许快感,再次起身。

这次她吸取了教训,起身的速度并不快,让两根振动棒一点点地离开自己的身体,很快她的身子底下就露出了半根振动棒的身影。

就在这时,谢心瑶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你、你好,现在还能办理借阅吗?”

声音响起,吓得谢心瑶差点魂飞魄散,想都不想往下重重一坐,差点因此尖叫出声,因为两根被重新吞入她体内的振动棒在这重重地一击下直接撞在了她的花心上,好似高压电流一般滚烫,直接击穿了她的全身与灵魂,让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呆在椅子上瞪着眼睛,好不容易呼吸才恢复,代替已经瘫软在椅子上的林茜回答了那个人:“您,您要借书吗?”

“呃,是的,我昨天借了本辞典,结果刚才用的时候才发现借错了,就来换了本——这本是我要还的,这本是重新借的,实在对不起麻烦您了,实在是只有你们这里才有这套辞典可以借。”

看着那人搬上桌子的两本书,谢心瑶刚刚回归的灵魂一下又被吓得离体而出,因为这是两本厚度堪称可怕的书,谢心瑶目测了一下每一本都有几千页那么多,要知道刚才仅仅是几百页的小说就已经让她欲仙欲死了,这几千页的辞典,还是一进一出——

谢心瑶拿起扫码枪的时候手就没稳过,可她既不能拒绝,又没有机会拆了镜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种明知道自己等会儿的下场是什么,却又不得不亲自把自己推入那种地狱的绝望之感,反而如同炸弹一样,在她的内心深处轰然引爆,借着刚才那道定在花心上升起的快感,化为了一道恶魔低语:“你不是一直想象着如果因为不受控制的过强刺激被人发现会怎么样吗?现在不就是个好机会,只要把他送走,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且几千页的强度,想想就刺激。”

这声音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等谢心瑶回过神的时候,手中的扫码枪已经对准了目标:“滴。”

“呃——啊♥️”

如预料中的狂轰滥炸自菊穴传来,让谢心瑶的动作不可避免地停顿,但她还是维持着表面的泰然自若,取过另一把枪。

一直到那个人离开图书馆,确认再也没有人了以后,谢心瑶这才突然一阵抽搐,紧接着身下传来哗哗的水声,和林茜一样,已经失去了挣扎的力气,全身的重量全都压在了马鞍与两根长棍上,意识在没有停歇的一轮轮高潮中彻底溶解。

一旁的林茜也没好到哪去,本来谢心瑶是打算让林茜帮最后那个人扫码的,可她在坐下的时候却不小心把手机碰翻在地,腹中一瞬间出现的疼痛让她暂时又弯不下腰,好死不死,被她无意中碰到的屏幕将林茜穴中的振动棒也开到了最大,让本就濒临崩溃的林茜在那一瞬间眼前一片雪白,再也不知道自己的身处何方是什么姿势正在做什么。

与谢心瑶被两根顶到深处的振动棒带来的仿佛内脏和灵魂都被捣烂的错觉不同,林茜只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搅拌成了一团,又被吸出了体外,只有本能让她在那个借辞海的人面前保持着正常。

而这层面具同样在那人离开以后彻底破碎,林茜重重地倒在地上,将管子上的磁吸式接口扯开,之前的想要把振动棒拔出来的想法早已消失殆尽,而一圈圈的螺旋花纹则是把她变成了喷泉:“心——瑶——救——咿啊啊啊♥️还——要♥️”

“我救不了你,”谢心瑶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她的最后一丝意识也在逐渐下落,眼前的景物正被一片漆黑取代,“好好——享受吧,啊♥️小穴,小穴要被捅烂了♥️反正我,我都,都设置了——十二点、点——哈啊,哈啊~断电,唔哦哦哦,这就——又要来了……了……”

再往后谢心瑶就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了,只在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什么:“哼哼,胆子还是这么大,在图书馆都敢这样,不过这下可就被我找到机会了,我可爱的学妹,我亲爱的,主♥️人♥️”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Windows Edge
    3周前
    2023-1-11 2:03:24

    学姐还没怎么被调教就又要上位了?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