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修女——在神谕下沦为黑狱人柱(下)
共4章,专题:修女小姐的肉体封印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另一边。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边的失重感将白荼子包裹,令她发出了凄惨的叫声。好在这一过程持续时间并不太长,十来秒后,白荼子便发现自己缓缓停了下来。睁开眼睛,白荼子来不及确认自己的状态,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了。
出现在少女面前的,正是画像中的那颗巨树。真正站在它面前,才发现这棵树远比画中表现的更为高大,白荼子就算把脑袋仰到最高都看不见它的树冠。在巨树的树干上,一个个枯瘦的人形遍布其上,由于距离极近,白荼子清楚地看到,这些人根本不是树干上长出来的,而是被活生生镶进树干里的。他们有男有女,但无一例外都呈交媾状,男性的阴茎被一根中空的藤蔓吞下,不停地榨取精液;女性则被数根藤蔓插进乳头和三穴,不停地榨取所有的体液。这些人都不知道被榨了多久,不少都已经状若骷髅,可巨树依旧毫不留情地榨取着他们的一切。
“这些人是教廷成立数千年来的罪人,他们无一不是身犯重罪,不为女神所容,于是被罚关入生命树,用自己的一切来为黑狱的运转提供能量。”
就在白荼子怔神时,一道清冷的女声从背后传来,她连忙转过身去,只见一个年纪看起来只比自己稍长的女孩从黑暗中“走”了过来。之所以是“走”,因为女孩的双腿压根没有触地,而是在为两根触手肉棒进行足交,取而代之的是数条不断蠕动的触手腕足。女孩的整个身体都坐在一摊难以名状的触手堆里,小穴,菊穴,双乳,无一不被触手所占据,就连双手都抓着两根触手肉棒,不停地撸动。好在似乎是考虑到要让女孩说话,触手“好心”地没有占据女孩的嘴巴,但是代价是女孩其他所有的部位都被挂上了浓厚的白浆。
“呜哇!等等,您是……铃音前辈?!”
白荼子先是被女孩这过于有冲击力的登场吓了一跳,可当她看清女孩的面容时,还是不免惊呼出声。原因无他,因为女孩这张脸在教廷太有名了。独自一人击退魔族三万大军,拯救教廷于水火的史上最强修女——铃音,可以说是几乎所有修女的偶像,白荼子的房间里都挂着几张铃音的宣传海报。可就是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修女,却如流星一般短暂,在人类与魔族的最后一场战役后,铃音修女就不知所踪。许多人包括白荼子在内都以为铃音战死了,纷纷为天才的陨落而叹惋,不料对方竟然出现在这里,还是以这般……不堪的姿态。
“哈?又是这样……你也是我的迷妹?要我给你签名吗?虽然我手头能当墨水的材料只有精液,但触触的精液很好吃的,在你前面几个进来的修女最后都忍不住把精液签名吃掉了。”
看着白荼子的表情,铃音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她松开右手的触手,在身上刮下一缕精液,上下打量着白荼子的身体,似乎在寻找一处可以签名的地方。
“不,不用了……”
白荼子嘴角抽了抽,虽然她知道黑狱修女的圣纹有改变食谱的效果,但自己的偶像变成这个样子,她不禁还是有些幻灭。
“不要就算了,触触的精液我也舍不得分给别人。好了快走吧,这地方怪晦气的。”
见白荼子不买账,铃音也不强求,指挥着身下的触手转身离开。白荼子一愣,连忙跟上。
“白荼子是吧,我听说过你。”
走在路上,铃音见气氛有些沉闷,便主动搭话。
“唉?前辈认识我?”
白荼子一惊,可随即想到在对方活跃的时候自己也只是一个还未从修女学校毕业的小修女而已,对方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这让她有些疑惑。
“你前面进来那几个和我说的,说你是封印修女里的劳模,整整半年没从肉棒上下来过,还说以你接客的频率进来也是迟早的事,结果昨天女神神谕下来的时候大家都在说你果然来了,一点都不惊讶。”
铃音说着,有些促狭地瞥了眼白荼子身上的穿环,和依旧不那么灵便的手脚,若有所指。
“劳模什么的……才不是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恶魔指名我的特别多,所以就……”
白荼子满脸通红,在自己尊敬的前辈面前被提起糗事,实在是令她有些难堪。
“这不是说明你活好嘛!”
铃音用触手拍了拍白荼子的肩膀,留下一抹湿滑的印记。
“yee……话说前辈一直被草,肏着,不会不舒服吗?”
有些嫌弃地抹掉了身上的粘液,白荼子看着明明穴里都被肏出白浆面上却和没事人一样的铃音,不免有些惊奇。
“这,这是触触的恶趣味啦……她会在需要的时候把我的快感给暂时给封印起来,然后在没事的时候再一口气爆发……不得不说,相当的刺激。”
说起这个,饶是已经有些没脸没皮的铃音都有些窘迫,一想到自己又要在崇拜自己的后辈面前被玩出母猪阿黑颜高潮潮吹漏尿,铃音就感觉自己前途灰暗。
“明明音酱也很喜欢这种玩法,不是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触手里传来,紧接着铃音身下的触手便聚集起来,在一阵扭动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与铃音有九分相像的女孩子。
“抱歉,家妻献丑了,一会我会好好教训她的。”
名为触触的触手娘抱着铃音,满脸歉意地朝白荼子低头道。
“不不不,我这边不介意的……”
尽管知道对方不是那个自己憧憬的前辈,但是面对这张认真起来的脸白荼子还是难免有些慌张。
谈笑间,三人穿过一条宽广的石桥,周围的景色骤然一变,不再是冷峻漆黑的地底,而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地下“森林”。这片特殊的森林由菌菇构成,各式各样的菌菇填满了这方天地,有巨大的蘑菇直达天顶,扩散开的伞盖如荫;有的菌菇色泽鲜艳,宛如花朵;更有一些奇特的蘑菇,不时喷洒出一些粉色的孢子,把周围的空气染的一片氤氲。
“这是……”
白荼子愕然地看着这片蘑菇森林,她从未想象过传说中的黑狱会是这个样子。明明是关押重犯的地方,环境却如同人间仙境。
“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生命女神教会,不至于搞什么死牢啦,那会逼疯自己人的。至于被关押在这里的囚犯,待会你就知道了。”
铃音被触触抱着走上前,拍了拍一颗弯低着伞盖的蘑菇。在铃音的拍击之下,本该不能活动的蘑菇却像惊醒了一样抬起伞盖,露出了被隐藏在后面的翠绿色枢纽。
“抓紧我,不然一会儿你被抛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我可不负责任。”
铃音伸出一只手,白荼子犹豫了一样,强忍着恶心,抓牢了铃音那只沾满粘液的小手。铃音空余的那只手轻轻触碰枢纽,只见周围一阵天旋地转,待白荼子反应过来时,几人已经到达了另一个地方。
在到达这里的一瞬间,白荼子也不顾手上还沾着粘液,立刻捂紧了口鼻。原因无他,一进到这里,一股熟悉的,极为浓郁的男女交媾时的气味便扑鼻而来,呛得白荼子几乎无法呼吸。如果外面是蘑菇森林人间仙境的话,这里简直是菌毯虫巢,触手淫窝。这里的地面不再是石板,取而代之的是一层软软的粉色肉质层。四周的墙上镶嵌着一个个银白色的金属罐,围绕整个大厅一圈。每个金属罐前方,都有一根粗壮的阴茎伸出。而十余个衣着暴露甚至不着片缕的修女正在或用嘴,或用穴,与这些罐装肉棒交媾着,那股浓烈的荷尔蒙气息正是从此而来。
“阿拉阿拉,铃音回来了呀,这是带来了新姐妹吗?”
感知到铃音白荼子进来的动静,一个刚刚结束真空口交的修女直起身子,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上残余的精液,迈着风骚的步伐向两人走来。
“拉雅,在新人面前注意点形象行吗?”
铃音扶额,这帮只知道榨精的痴女,明知道有新人来了都不知道收敛点。
“形象?呵,在这黑狱里还想有什么形象?欲求不满的身体,食谱上只有精液,连魅魔都能吃饭呢!反正大家最后都要变成这样的,维持两天所谓的形象有何意义?”
拉雅翻了个白眼,对铃音的话极为不屑。
此时又有几名修女完成了这一轮的榨精,纷纷过来和白荼子打招呼。
“哟,劳模!你终于来了!快快快,这只我们专门给你留的,今天还没榨过!”
几个和白荼子相识的修女热情地挽着白荼子的手臂,把她拉往其中一只罐子,害得白荼子扯到了身上的链子,险些栽倒在地。
磕磕绊绊地来到罐子前,白荼子在一众修女们鼓励的目光下,犹豫着握住了罐子伸出来的阴茎。巨大的肉棒白荼子的小手都无法完全握住,灼热的温度让白荼子险些以为自己的手要被烫伤。似乎是对白荼子的抚摸起了反应,肉棒抖了抖,流下一缕先走汁。随着这滴先走汁的冒出,白荼子清晰地听到周围传来一阵吸口水的声音。在这股荷尔蒙的刺激下,白荼子的身体也开始发热,她试探着伸出丁香小舌,轻轻将那滴先走汁舔进嘴里。
醇香,浓厚,热烈。
本该难以下咽的液体到了少女嘴里竟成了惊人的美味,仅仅是先走汁就像是高级餐厅的前菜一般令白荼子食指大动,晶莹的唾液止不住地分泌,瞬间浸润了整根肉棒。在白荼子看不到的地方,她全身的圣纹全数亮起,粉紫色的光芒照得白荼子宛如一个货真价实的魅魔。
但是白荼子已经无心注意这些了,食髓知味的她火力全开,将那些自己学到的侍奉技巧尽数用上,只为榨出更多的美味。被长期开发过的喉咙毫无阻碍地将整根肉棒含进嘴里,白荼子的喉咙被撑出肉棒的形状,但她毫不在意,甚至伸出舌头,开始抚慰皱缩的卵蛋。在少女的爱抚下,干瘪的卵袋逐渐被精液所充盈,变得足足有网球般硕大。看着已经装填完毕的“弹匣”,白荼子满意地退出深喉,用虎牙配合舌尖一路划过肉棒背面的筋带,最后吐出已经充血宛如红玉般的龟头。虽然暂时离开了肉棒,但这并不意味着结束,由于肉棒过于粗长,白荼子一边用手握住肉棒的竿部,上下撸动;另一边则张嘴含住整个龟头,用丁香小舌旋转着舔弄冠状沟。末了,白荼子还用舌尖挑开马眼,用嘴唇包住龟头,使出了真空吸吮。在这样的攻势下,肉棒顿时溃不成军,卵蛋和肉竿颤抖着即将喷射。白荼子见状,连忙掐住肉棒根部的输精管暂缓射精,再一次将整根肉棒深喉吞下。随着白荼子钳制的力道松开,粘稠如膏状的精液喷涌而出。硕大卵蛋里的精液分量十足,瞬间填满了白荼子的胃袋。白荼子预估着精液的量,慢慢控制肉棒外拔。最后,在肉棒退至口腔时,正好射尽最后一丝精液,在少女最后的真空吸吮下连尿道里的残精都被彻底吸干,萎靡地抽离了白荼子的口穴。
“姆~”
白荼子没有再理会被她吸干的肉棒,她咀嚼着嘴里的精液,品味着这对如今的她而言无上的美味,发出了满足的呻吟。片刻后,少女依依不舍地将嚼散了的精液咽下,摸了摸鼓胀的肚皮,打了个精液味的饱嗝。
“……”
周围一众围观修女目瞪口呆,她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新来的姐妹竟然这么生猛,仅凭口交就榨干了一位魔王一天的分量。要知道,换做她们,这跟肉棒足够她们中任何一个榨上一整天。
“不愧是劳模!轻易就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情!”
几个与白荼子熟识的修女忍不住鼓起掌来,这带动了周围众人,大家为了缓解尴尬,纷纷鼓起了掌。待白荼子从陶醉状态反应过来,就见到了一群人围着她鼓掌的诡异画面,弄得她一头雾水。
等到少女弄明白其中的原委,又是免不了一番打闹,最后还是外貌最为成熟的拉娜压住了场面,让大家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虽然大家除了色色之外没别的事可做)。之后,触触如约让白荼子看到了铃音被教训的样子。她在用触手对铃音一番爆肏之后陡然解开了铃音的快感封印,霎时间,整个大厅里回荡着“噫hihihihihi❤️❤️~~”“喔齁齁齁齁齁齁齁❤️❤️!!!”“要死啦❤️……被肏死惹……”之类不堪入耳的浪叫,实在没眼看的白荼子选择找个地方睡觉。没错,这间铺满肉质层的圆形大厅即是修女们的食堂,也是活动室和卧室,大家每天都在里面开淫趴,玩累了直接睡。软乎乎的肉质层胜过任何人造床垫,只要找到一块适合当枕头的凸起就能获得一晚精致的睡眠——如果不被别人的浪叫吵醒的话。
就这样,少女在黑狱的第一天就这么度过了。‘这样的生活,或许还不错。’白荼子这么想着,沉入了梦乡。
然而,命运仿佛是不愿意放过这位可怜的小修女。在白荼子到来的第二天,异变,发生了。
起初只是一处微小的罐体破裂,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直到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位于大厅最中央的罐体在一声所有人都无法忽视的巨响之后轰然破裂,无数条粗壮的触手飞射而出,在大厅里肆虐。几个反应迅速的修女当机立断激活了自己的礼装,保护住了其他罐体,避免了最坏事态的发生。然而,对于那个破封而出的存在,众人却拿它没有办法。
这个罐体里封印的,原本是一只血魔王,罐子也是按照血魔的规格制作的,根本没考虑过封印触手这种事。这血魔王也是个狼灭,为了骗过教廷和女神,竟然把自己的睾丸换成了两颗触手卵,并且以自身为祭品,用自己的血肉来培育触手魔,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在黑狱中破封而出,解救其他被困同胞,带领魔族卷土重来。好在,血魔王的计划没能完全达成,他在计划即将成功的时候遇到了白荼子这个变数,刚一来就把触手给榨干了。缺乏能量的触手卵开始失控地吞噬他的血肉,最终虽然成功破封而出,但是血魔王也被吸食殆尽。没有了血魔王,失去理智的触手自然没能完成自己的任务去破坏其他的罐子。
虽然其他罐子保住了,但是这不意味着情况不糟糕。本就再生能力极强的触手在获得了血魔的不死性之后已经变成了一种完全无法杀死的存在。铃音奋勇作战斩下了几根触手,但是被飞快地长回来了不说,落地的触手还能独活,几个修女不得不贡献出自己的屁穴对这几根触手进行永久封印。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我们要牺牲几位姐妹,用自己的身体对这只触手魔进行永久封印,就像铃音做的那样。”
拉雅召集起众人,开始商量对策。在场的不算铃音有30个人,除去用后穴封印了小触手的8个,还剩22个。考虑到还需要有人继续对罐装魔王进行榨精,最后去封印超大型触手魔的人数被确定为10人。而这次封印的重中之重,就是要有一个人独自去封印触手魔的主体,但是这就意味着那位修女将终生被粗大的触手贯穿下身的三穴,只留下进食用的嘴巴。而且这触手还不像是触触那样有智慧的存在,这位修女的下场只有成为触手魔的飞机杯一途。
“我去吧。”
这时候,白荼子站了出来,“我刚来就出了这种事,而且责任在我,我不能坐视不理。”
“你别逞英雄,这事和你没关系!”
铃音拉住白荼子,她不忍心看着自己这位笨蛋后辈就这么栽在这只触手身上。明明她才刚来黑狱,连其他的肉棒都还没品尝过呢!
“没事的,前辈,都一样。”
白荼子就这粘液的润滑挣脱了铃音的手,“在我来的时候,女神就有降下过神谕,要我来黑狱封印最凶最恶的魔王。而现在,我不得不去思考这首否是我此身仅有的机会。我不能退让,因为这是我的使命。”
铃音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触触用触手堵了回去。铃音叹了口气,她知道,她是没有办法劝动白荼子了。念及此,她报复性地咬了咬嘴里的触手,随即被触触肏出了阿黑颜。
站在巨大的触手前,白荼子看向四周,发现在前来封印触手的人里,拉雅和几个熟悉的修女赫然在列。
“后辈都顶上了,作为前辈我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拉雅朝白荼子眨了眨眼,而几个熟识的修女也对白荼子竖起了大拇指。
“大家……”
看着一同前来的众人,白荼子心里涌现出来一股暖流。不就是触手嘛!被插就被插,反正……还挺爽的……白荼子悄悄摩擦了几下大腿,果不其然股间早已洪水泛滥了。
怀着满腔悲壮的心情,众人走向了被压制住的触手。随着压制组的退场,触手魔的几只分支触手随本能朝众人抓来,其中一只赫然伸向了白荼子。
“怎么能让你得逞!”
拉雅一个箭步挡在白荼子面前,随即便被触手卷走。
“拉雅前辈!”
白荼子焦急地朝拉雅消失的方向看去,却被重重触手阻挡,不见人影。
“别停下!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不要停下来啊哦齁齁齁❤️!!!子,子宫❤️被撬开啦!”
片刻之后,拉雅艰难地从触手堆里爬了起来,朝白荼子挥手。此时她的圣纹已经产生变化,想来已经是成功永久封印了触手。虽然随后就被肏得浪叫连连,但那一刻拉雅的英姿还是刻在了白荼子心中。
在众人的掩护下,白荼子艰难地朝触手的本体冲去。这短短的十来米距离,在此时竟是如此漫长。几乎每走一步,就会有一名同伴被触手卷走。白荼子索性闭上眼睛,闷头往前冲。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周围已经空无一人,但她也成功到达了触手魔本体的所在。在触手的集合处,一张四肢残损的干瘪人皮赫然在目。那人皮还保留着身前狰狞的形态,似乎在述说着他的不甘。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女的靠近,触手的本体再也按捺不住,直接从人皮中破体而出。那是一只金黄色的眼球,它飞速窜向白荼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吸在了白荼子的胸口。
这是寄生型触手魔的习性,白荼子在修女学校里学过,如果要封印寄生型触手魔,那就要先放任对方寄生自己,随后诱导其插入小穴,尿道和屁穴,最好能通过圣纹的力量吸引触手魔其他的血肉形成一件触手服,以达到一人封印的效果。而现在以这触手魔的规模,这种方法显然已经不适用了,白荼子只好退而求其次,勾引触手魔的主触手插入自己的身体,和它完成共生。
“来吧,触手先生,我的小穴,在这里哦~”
白荼子索性躺在地上,用手掰开自己的小穴。铭刻圣纹后,修女的小穴对恶魔具有致命的吸引力,没有智慧的触手魔在看到眼前的雌性对自己发出邀请后,毫不犹豫地用自己最粗最长的主触手对着白荼子的小穴狂暴轰入。
“噗呕——”
这一下可把白荼子撞得不轻,她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要不是生命女神的圣纹在保护着她的身体,换做一般人这一下足以要了她们的小命。可饶是如此,这一下也险些把白荼子胃里的隔夜精给轰出来,布满圣纹的白皙腹部也凸起了一块巨大的形状,宛如一条生吞了大象的蟒蛇。强行咽下嘴里翻上来的精液,白荼子忍着被插入的酸胀和快感,拔出了自己的肛塞。触手也是相当上道,趁着后穴还没有合隆,立刻伸了进去,接替了肛塞的位置。没有了肛塞的固定,白荼子的衣服顿时散落开来,被触手扯得稀碎,只剩下项圈,穿环和脚链以及连接它们的金色细链还幸存。
“啊,我的衣服……”
看着被撕碎的布料和链条,白荼子有些心痛,虽然这些东西非但不能遮羞还会让她显得更加色情,但是这也是教父送给自己最后的礼物,结果不到一天就被弄坏了,这让她不禁感到惋惜。
然而似乎是感受到了白荼子的情绪,本应没有智慧的触手竟然变得有些瑟缩,随后只听噗地一声,白荼子小穴里的主触手像漏气了一样缩到了原本的三分之一大小,而四周被触手抛弃的生物质竟然在白荼子身上自发聚集起来,渐渐形成了一件泳衣的模样。虽然这件“泳衣”特意露出了白荼子的胸部和小穴等隐私部位,但它毫无疑问是触手对白荼子做出的补偿。
“真是的,你这样嗯❤️~让我怎么怪你嘛!”
感受着身上触手服包裹的触感,白荼子娇哼一声,启动了封印程序。在圣纹的力量下,白荼子胸口的眼睛彻底与白荼子融为一体,插在小穴和屁穴里的触手也被永远地留在了里面,至此,触手魔封印作战宣告成功。
这次封印有着意外之喜,那就是白荼子没有如想象一般被串在一根大触手上动弹不得,还意外地收获了一件触手服。虽然依旧沦为了穴里永远被插着肉棒的人柱,但是有那么多伙伴陪着,似乎……也不坏?不是吗?白荼子抚摸着肚子上肉棒形状的凸起,幸福地想着。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Android Chrome
    3周前
    2023-1-09 7:47:56

    大胆

  2. 匿名
    Android Chrome
    3周前
    2023-1-09 14:33:41

    重铸修女荣光,吾辈义不容辞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