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教廷修女——在神谕下沦为黑狱人柱(上)
共4章,专题:修女小姐的肉体封印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白荼子,遵照女神的神谕,你将要前往黑狱,去封印里面最为罪大恶极的魔王。”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身着红衣的主教双手捧着一张散发着金光的卷轴,大声朗读着。在他身前,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小修女听见他说的话,抬起头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女神不可能做出这样的神谕!我不信……呀!”
小修女——白荼子挣扎着站起身来,想要抢夺主教手上的神谕卷轴。可她只是刚站起来,看似完好的手脚便像面条一样无力地软了下去。失去支撑的少女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向下栽倒。
“唉……不要再挣扎了,神谕真的是这样的,你是我的教女,我没必要骗你。”
主教接住了即将跌倒的少女,将她扶回轮椅,并将手上的神谕卷轴展现给她看。白荼子瞪大了眼睛,一字一句地阅读着卷轴上的文字。半晌,少女无力地靠在轮椅的椅背上,两眼无光。
“我为教廷立过功,我为女神出过力,连我的处女都献给了肮脏的魔族,为什么最后我会落到这个下场?”
白荼子看着自己的教父轻声诘问,声音仿若泣血。
“孩子,你也不用这么悲观,女神大人也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的身体现在都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你还指望自己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吗?”
主教摇了摇头,轻轻摸了摸白荼子的脑袋。可就是这么一下在正常不过的爱抚,白荼子竟然浑身一颤,双腿间的修女群濡湿了一块深深的颜色。
“呜❤️……好吧,我遵从女神的旨意……”
在高潮的余韵下,白荼子放弃了挣扎。作为封印修女,她早就预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她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豁达。
“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见少女接旨,主教没再给白荼子缓冲的时间,亲自推起少女的轮椅,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间不对外开放的秘密房间。
“教父,这里是?”
白荼子用带着好奇与畏惧的目光打量着这间房间。这间屋子里陈设异常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一个火盆,桌子上还摆着一些瓶瓶罐罐和几个皮包。
主教点燃火盆,对白荼子命令道:“现在,把你的衣服全都脱了。”
“为什么!”
白荼子捏紧了修女服的衣襟,满脸铁青。作为封印修女,她难免会接触到一些不应该接触的糟糕物,其中不乏神父和修女通奸的恶劣幻想。在这些东西的熏陶下,白荼子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的教父要在自己进入黑狱前用她来打一炮。
“这是成为黑狱修女必须要经过的仪式,每一位黑狱修女都要放弃自己在世上的身份,余生只为成为封印魔物的‘道具’。现在,我们必须烧掉所有代表着你身为人的东西。”
可事情并没有朝着白荼子的幻想发展,只见主教从怀里取出一份身份档案,上面赫然写着白荼子的名字。这是教廷修女一人只有一份的身份档案,经过女神的祝福,是修女身为人的证明。主教将它翻开,细细抚摸过上面自己曾经亲手书写的文字,确认没有遗漏后,直接将其扔进火中。经过神力祝福的纸张在圣火的灼烧下连烟灰都没能留下,顷刻间化作虚无。
白荼子眼睁睁地看着象征自己的档案被烧掉,泪水顿时弥漫了她的双眼。她知道,从这一刻起,自己就不再是一个人了,自己所有的权利都要被尽数剥夺,余生只能在黑狱里度过。
“你还在等什么?快点把衣服脱了扔进火里,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做。”
见白荼子默不作声,主教不满地催促道。
“是……”
白荼子颤抖着抬起双手,解开了修女服的纽扣。教廷的修女服并不繁琐,甚至意外地好脱,只要解开几颗纽扣,看似包裹严实的修女服顿时就会变成一张散开的布料。修女服滑下,露出了少女如瓷器般洁白的肌肤,和小腹处神圣又淫靡的圣纹。顶着主教灼热的目光,白荼子将自己的修女服叠起。她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触碰这件衣服了,所有她叠的很认真,一丝不苟。做完这些,白荼子从轮椅上跪倒在地,用自己不听使唤的双腿艰难地挪向火盆,将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向里投去。在衣服被火焰吞噬的那一刻,少女的两行泪珠随之而落,一同被无情的烈焰焚尽,没有一丝声息。从这一刻起,作为教廷修女的白荼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名为白荼子的封印道具。
并没有理会白荼子的感伤,主教径直将白荼子抱起,摆在了桌上,好似在摆放一块砧板上的肉块。默念几句女神的箴言,澎湃的圣力化作禁锢,将白荼子的四肢和躯干牢牢固定在桌子上,主教开始摆弄桌面上的瓶瓶罐罐。听着玻璃瓶相互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白荼子不由得因未知的恐惧而微微发抖。
“现在,我要来为你纹上圣纹。黑狱修女不是一般的封印修女那样软弱的存在,自然所有的圣纹都要以最严苛的方式纹上。可能这个过程会有些痛,但是对你现在这具淫乱的身体来说,应该是快乐吧?”
不一会儿,主教拿着配置好的药水走了过来,一同拿来的,还有一只令白荼子十分熟悉的口球。那是封印修女的制式口球,有着硕大的圆形口塞和粗大的假阳具塞头。主教捏开白荼子的嘴,不由分说地将口球塞了进去,以深喉的方式堵死了白荼子所有的话语与将会发出的呻吟声。
做完这些,主教打开桌面上的皮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支闪闪发亮的排针。这种宛如刑具一般的工具白荼子只见过一次,那是被所封印的恶魔带去奴隶市场的时候,在为奴隶刻印奴隶纹的纹身师手上见到的。这种工具能将特制的墨水刺入皮肤,形成永久的纹路。被刺青的奴隶大多都痛苦不堪,不停发出惨叫,属实是把白荼子下的够呛。而现在,那个被刺青的人变成了她自己,这让她抖得更厉害了。
“别动!”
主教一声呵斥,圣力禁锢的力量陡然增大,将白荼子所有的活动空间彻底锁死,连呼吸都变得费劲。
看着不再动弹的白荼子,主教将排针浸在药水里,片刻后拿出,排针已吸饱了药水。主教点点头,将饱含药水的排针轻轻抵在了白荼子的小腹上。那里是圣纹的正中心,也是子宫的所在之地。黑狱修女的圣纹功能需求和封印修女的圣纹不一样,原先的自然就不能再用了。但是封印修女的圣纹是女神的赐福,将其抹去不仅难度颇大,还是对女神的亵渎,于是教廷退而求其次,将圣纹作为基底,辅以更复杂的花纹,最终形成了黑狱修女的圣纹。但是作为代价,黑狱修女的圣纹面积变得特别巨大,基本覆盖了整个躯干和四肢,这也使得黑狱修女终生不再能以自己的肌肤示人。
主教虽然年事已高,头发花白,但是那双不满皱纹的手却异常平稳。白荼子只感觉自己的小腹传来微微的刺痛,远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疼。
“别看我现在贵为主教,但我年轻时其实做过一段时间的纹身师。”
似乎察觉到了白荼子的疑惑,主教一边用排针勾勒着纹路,一边回答道:“当年我不仅刺过奴隶,还因为技术精湛得以服务贵族,为不少寻求刺激的贵族子弟做过纹身,手法自然和一般的纹身师不一样。可惜后来魔族入侵,我的家乡被毁,我也响应女神的号召参加战斗,最后一步步做上主教……”
主教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年轻时的故事,但白荼子早已没有心思听了。随着纹身的进展,原本的刺痛在白荼子淫乱体制的影响下逐渐变为了挠心的快感。白荼子咬紧嘴唇,内心的信仰和少女的矜持让她不断抗拒着,但早已堕落于快感的身体却异常诚实,胸前的两粒蓓蕾昂然挺立,股间的花蜜早已泛滥成灾。若不是这严苛的口球堵死了她所有发声的可能,恐怕少女动情的呻吟就要飘满整间密室了。
“不必忍耐,这快感是女神的恩赐,让你能够战胜痛苦。”
见白荼子仍旧在抵抗快感,主教不由得放慢了速度,耐心地劝慰道。也不知是这刺痛转化来的快感太过难捱还是终于想通了,白荼子这次听从了主教的劝慰,放开了心房。刹那间,一直被压抑的快感如洪水一般冲垮了白荼子的意识。随着一股激流自小穴射出,少女竟是爽晕了过去。
许久之后,待白荼子悠悠醒转,主教已经将纹身的大部分工作完成,正在一旁休息。白荼子看向自己的身体,原本洁白无瑕的躯体布满了紫黑色的割线,这些割线密密麻麻地,从小腹一直延伸到四肢末端,隐隐约约勾勒出一个淫靡的纹路。
“你终于醒了,看来我们可以进入到下一步了。别担心,这一步不会痛,反而会让你感觉很舒服。”
见白荼子醒来,主教走了过来,招呼着白荼子躺回桌子上。
仍旧戴着口塞无法说话的白荼子只得点点头,乖乖躺回了桌子上。主教对白荼子的乖巧十分满意,他先是摸了摸白荼子的脑袋,随后伸出两只食指,分别点在了少女两个卵巢的部位。下一刻,澎湃的圣力从主教食指指尖涌出,一路顺着刺好的割线填充整个圣纹。奇怪的是,随着圣力的流淌,两侧的割线逐渐融化在圣力里,将原本白金色的圣力染成了妖冶的淡紫色。圣力流淌的很快,不一会儿便填充了白荼子身上所有的割线,一个淫靡的紫红色图案也被刻印在了少女的身上。这图案一半自子宫始,勾勒出了少女的整个子宫和阴道,在细节处纤毫毕现;而另一半则从少女胸前的两粒蓓蕾发源,如藤蔓般缠绕了白荼子小巧的胸部,一路绕向手臂,宛如一件情趣胸衣,将所有的目光都导向少女的胸前。
“太完美了,这是我完成的最伟大的作品!”
看着如同重获新生的白荼子,主教激动得潸然泪下。在这淫纹的影响下,少女原本的清纯气质被彻底破坏了,举手投足间充满了魅惑与性暗示,比魔界的魅魔还要勾人(此时莉莉姆打了个喷嚏)。
“呜……咳咳,我怎么感觉……怪怪的。”
取掉口塞的白荼子干呕了一阵,恶心的感觉刚一退去,她便感受到了不对劲。自己的性欲变得更强了。白荼子对此无比确信。仅仅是与空气接触,白荼子都感到自己的小穴像是被不断爱抚一样,爱液更是泛滥成灾。更令她恐惧的是,将近一天没有进食,饥肠辘辘的她第一个想到的“食物”,竟然是男性的精液!而其他的美食,只是想一想,胃里就泛起了一股反胃的感觉,就好像是想起了一坨答辩。
“哦?发现了吗?没错,这就是黑狱修女圣纹的作用。你的身体已经被永久改造了,今后你的性欲将是常人的一百倍,而且你将不能再吃除了精液和尿液以外的东西,那会让你无比难受且消化不良。可以说,就算是魔界的魅魔在你面前都将宛如清纯的处子。”
主教说着,撩起自己的红袍,露出那根早已勃起的阴茎。白荼子看着眼前的肉棒,口水竟是不受控制地开始大量分泌,自嘴角哗啦啦地流下来。主教慢慢朝白荼子走来,每走一步,白荼子的眼珠便随着肉棒的晃动而转动,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肉棒,恨不得立刻上去将其整根含进嘴里,尽情舔舐上面的每一寸皮肤、筋络,狠狠地榨出美味的精液❤️~主教很快便走到了白荼子跟前,硕大的肉棒直接拍在她的脸上。白荼子双眼紧紧盯着肉棒,形成了痴傻的对直眼。她贪婪地嗅着肉棒的味道,一张樱唇缓缓张开,粉嫩的丁香小舌不住地探出,就要一尝肉棒的滋味。
“回神!”
主教一声怒喝,猛然将肉棒收走。白荼子还来不及感到可惜,来自主教爱的铁拳便砸在了她的头上。
“好痛!”
白荼子眼泪汪汪地捂着被打中的地方,羞得满脸通红。这一拳唤回了她的理智和羞耻心,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究竟干了什么荒唐的事。只差一点点她就要臣服在自己教父的肉棒之下,成为满脑子只剩交媾的雌畜便器。
“看来只是这么让你去封印魔王,你别说封印了,不当场雌伏就算成功。还好我早有准备,专门订做了维持你理智的道具。”
主教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首饰盒。他将其打开,里面是三枚挂着生命女神教徽的金色圆环。
“由于黑狱的规定,黑狱修女不能佩戴常规首饰,我只能将它们做成你唯一能佩戴的首饰形式——穿环。它们分别要穿刺在你的乳头和阴蒂上,只要你不摘下它们,你就绝对不会失去理智——当然你也摘不下来就是了。”
主教捻起其中一枚,放在白荼子的胸口比划。这穿环样式十分精美,要是做成耳环一定会受到修女们的追捧,可这样神圣的艺术品最后竟是要穿戴在少女最为隐私的部位,成为淫乱的装饰。
“这……我能不要嘛?”
看着眼前金光闪闪的穿环,白荼子不由得有些犯怵。要知道,现在她的身体可是无比敏感的,要是被打个洞,可不得疼死?
“别担心,你现在的身体会把所有的痛觉转换为快感,待会有得你爽的。”
似乎是看穿了白荼子的忧虑,主教笑着安慰道。可这样一来,却让白荼子感觉更加糟糕了。
“行,行吧,一会动作快一点。”
白荼子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躺回了桌子上,比起穿环,她还是更恐惧自己会在肉棒之下失去自我。
“放心,很快的。”
主教说着,将其中一只穿环掰开,露出了用于穿刺的尖端。考虑到没时间给白荼子慢慢更换穿环,这三只穿环直接设计成了穿刺佩戴一体的款式。为了防止白荼子乱动造成不必要的伤害,主教再度为她施加了禁锢。做好一切准备,主教捏住白荼子的一边乳头,尖端用力一穿而过。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身上最敏感的部位被刺穿,少女发出了凄惨的尖叫。可是在圣纹的作用下,这股痛觉被全数转换为快感,少女的尖叫不由得被染上了情欲的颤音,小穴也是猛的喷出了一股淫水,这一下竟是直接让白荼子达到了高潮。
没有给白荼子太多缓冲的时间,主教简单地治疗了一下白荼子的伤口让其止血并停止排异,便马不停蹄的开始如法炮制少女的另一边乳头。
“咕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少女再度发出了绝顶的尖叫,嫩白的脚趾向内紧扣,两条小腿颤抖不已。
“还有最后一个,再坚持一下。”
主教处理完少女胸前的伤口,拿起最后一枚穿环,用另一只手扒开了白荼子的粉鲍。尽管已经饱尝各路恶魔的肉棒,但在女神的加护下,白荼子的小穴依旧如同处子般粉嫩紧致,外观也是符合她年龄的一线天。主教找到阴蒂的所在,熟练地剥开阴蒂包皮,让这颗敏感的合欢豆裸露在空气中。
“等,等等,让我休息一下——齁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方才从高潮中缓过神来的白荼子刚想让主教等一会,阴蒂被刺穿的快感便接踵而至,将少女的话语彻底撕碎,只留下如天鹅决死一般的哀鸣。少女精致的脸蛋不住地扭曲,明亮的双眼大大翻白,形成了一个最最下贱的母猪阿黑颜。而白荼子的下身则是更加不堪,一股淡黄的水柱随着爱液一同喷涌而出,在地板上积成一摊小小的水洼——少女竟然在这股快感之下失禁漏了尿。
“呀嘞呀嘞……”
看着白荼子一副被玩坏的样子,主教无奈地摇了摇头,离开了密室,他还有最后一件礼物要交给白荼子。
主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书柜上摆放着的他与白荼子的合照挪了挪,从后面取出了一只木盒,盒盖上赫然描绘着黑狱的标志。主教将盒子抱在怀中,拿起那张合照,轻轻地抚摸。看着合照上年幼的白荼子那清纯而阳光的笑脸,主教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去,将是永别。
独自感伤了一会儿,主教带着盒子回到了密室。在穿环的作用下,白荼子已经醒了过来,正在摆弄自己身上新添的部件。纯金穿环加秘银教徽挂坠颇有分量,拉得白荼子的乳首微微下垂,身下的阴蒂更是在穿环的重量下被强制保持勃起,红肿的阴蒂暴露在白净的小穴外颇为显眼,就像是雪地里的红宝石。见主教回来,白荼子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毕竟方才的刺青和穿环实在是太过刺激,导致她有些PTSD。
“来,把这件衣服换上吧,这是我亲自为你准备的,独属于黑狱修女的礼装。每个黑狱修女在进去之前都会得到一件由教会或者是自己的亲朋好友赠送的礼装作为饯别,这也是你们今后能穿的唯一衣物。”
主教说着,将怀里的盒子递给白荼子。盒子很轻,除了盒子本身的重量之外几乎感受不到里面内容物的分量,轻轻摇动之下只能听到些许稀里哗啦的声音,这让白荼子心里有了一些不妙的预感。果不其然,将盒子打开后,里面的东西彻底震碎了白荼子的三观。里面与其说是衣服,倒不如说就是两团布条与链子的混合物,在穿上之前根本看不出形状。白荼子捏起其中一团将其抖开往身上比划了半天,才分辨出这是一件上装。这件“衣服”由一顶项圈和两个指环固定,中间以白色布条和金属环链接;正面由充满生命女神教会特色的金属图案拼接从项圈一路延伸到乳房之前,而用来遮盖胸部的,这仅仅只有两根三指宽,一掌长的布条,由两枚教徽坠着,堪堪遮盖住乳首,只要动一动布条就会滑开,使整个胸部一览无余。而且就算坐着不动让布条遮盖住胸部,由于布条的特殊质地,也无法遮盖住乳头的颜色,完全无法遮羞。
至于下半身的装束,则更加过分。整个下装全由一枚教徽形状的脐钉和一只纯金肛塞固定,中间连接着一些自欺欺人的环饰与布条。在正面一张半透明的布料自脐钉垂下,与阴蒂平齐。至于白荼子的整个背面,则完全裸露,只要聊开她披散的长发就能将少女美好的背部到脚跟都一览无余。更过分的是,两条金色的细链链接了白荼子的乳环和阴蒂环,在阴蒂环处再次分叉与脚踝上两个带着铃铛的脚链相接,只要少女走路步幅过大,细链就会扯东少女身上最为敏感的三点,带来疼痛和快感。由于这件衣服下装的特殊穿戴方式,白荼子又吃了好一番苦头,结果不仅该遮的不该遮的都没遮住,穿环还从三个增加到了四个,连路都没法好好走了。
“呜……好涨,好奇怪……”
这身衣服并不好穿,白荼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穿上。尤其是那个黄金肛塞,直径足有五厘米,外窄内宽,设计上就没考虑过拿出来。白荼子将它插在小穴里润滑了好半天,足足高潮了三次,才借着淫水的润滑将其塞进了屁股里。吞下肛塞后,白荼子的菊门自动收缩,将巨大的塞体完美隐藏在了里面,只剩一个小小的把柄露在外面,任谁看了都想象不到这样一个娇小的少女体内竟然隐藏着那般巨大的怪物。
穿戴完这套羞耻的衣服,白荼子试探着站了起来。身上这些新纹的圣纹并不是只有负面作用,它重整了少女的身体状态,让之前因为脱离四肢太久而陷入假性瘫痪的少女重新恢复了行动能力。她蹒跚着踏出一步,硕大的肛塞研磨着肛门里的软肉,本应无感的直肠却传来了揉搓阴蒂般的快感,脚上的链子也牵涉着少女的敏感点,令白荼子寸步难行。
“真棒。”
主教夸赞着,从兜里取出一方被折叠起来的修女头巾,披盖在白荼子头上。漆黑纯洁的头巾与白荼子身上白金色的淫秽装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却意外地体现出了一种倒错的美。
“走吧,是时候送你进去了。”
牵起白荼子的手,主教领着她离开了密室。一路上,白荼子有些瑟缩,虽然知道这条路上绝对不会出现外人,但以这般淫乱的姿态行走在外面还是有些过于刺激。清脆的铃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少女赤裸的双足轻扣着地面,虽然在圣纹的作用下少女的嫩足不会受伤和沾染灰尘,但是来自大理石地板的低温还是令白荼子敏感如性器的双足有些难以承受。两人就这么维持着较慢的速度走了许久,或许是因为不舍,主教也没有催促。但再长的路终有尽时,终于在拐过了不知多少个弯后,主教停了下来。这里已经是教廷的最深处,距离教皇的所在也只有几步之遥。这里就是一条状若平常的走廊,只是在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与教廷风格不太搭的挂画。画里描绘着一颗生长在地下的巨树,树干上竟然生长着一个个人类的躯干,他们都面色狰狞,仿佛在发出难以名状的哀嚎。主教在挂画上快速点了几下,下一刻,整幅挂画泛起了幽暗的水波。
“进去吧,这后面就是黑狱的所在。抱歉,我只能送你到这了。”
主教回过头,隔着头巾摸了摸白荼子的脑袋,紧接着抓起她的肩膀,把她往挂画里猛然一推。猝不及防之下,少女彻底失去平衡,一头栽进了挂画里,彻底消失不见。吞噬了白荼子之后,挂画上的水波缓缓消失,一切都变回原样,除了主教身边的那个少女。
“愿女神保佑你的灵魂,永别了,我的孩子。”
主教凝视着挂画,感受着指尖少女发顶残留的温度,怅然一叹,仿佛衰老了十岁。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Android Chrome
    1月前
    2023-1-01 7:03:48

    nb

  2. 白荼子
    白荼子 馆长
    Windows Chrome
    1月前
    2023-1-01 9:52:00

    又被搞了……

    • 匿名
      Android Chrome
      4周前
      2023-1-04 2:19:35

      哈哈哈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