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序章(无色色,但有一定内容,对剧情感兴趣可以看一下)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茂密的森林中,虎啸猿啼,荆棘遍布。黑黝黝的参天古木投下鬼影一般的树荫,背后不知潜藏着多少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
李维就是苏醒在这么一片他从未见过的虎狼之地中的。
“我这是…”他环顾四周,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不对。
“我的眼睛…?”他现在看到的景象绝不是一个人类的双眼能呈现出来的。而且,他所处的“高度”几乎是紧贴着地面的程度,就仿佛他现在正趴在地上一样。
“我…我变成了…”活动了一下身体,他终于明白了情况。
他变成了一只触手怪。
也许不能叫触手怪,毕竟比起某些作品里拥有无数粗壮触手的猛男触手怪来说,他现在就像个婴儿。也许说婴儿都是在抬举他。
现在的李维,就像是四根差不多长度的触手被粗暴地拼在了一起。如果他摊在地上的话,就是一个完美的“十”字型。
而且这四根触手差不多也就一米左右的长度,直径大概两三公分。如果把它们团成一团,只要一个脸盆就能容得下。这么点可怜的触手,加起来绝对不会超过五公斤。
光从体格上看,现在的李维就是一只弱鸡——他真的和一只鸡差不多重。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李维在心中大声哀嚎。
同时,鬼使神差一般,他伸出一条触手,调出了一个窗口。
触手怪
0级触手
力量6 敏捷9 韧性4 体质13 感知11 智力6 精神3 意志4 合计56
成长:+1体质+1自由属性每级
种族天赋:无
职业能力:无
习得技能:无
法术:无
这个窗口出现的同时,一小段信息突然在李维脑中闪过,让他一下子了解了这个窗口内的各项数据。
“所以…我现在不仅是一个0级纯新,而且还是套了滥弱模板那种?”回味了一下脑中的信息,他不禁苦笑起来。
李维脑中的信息告诉他,一个标准的0级人类,虽然没有任何特殊能力,但是基本的属性值应该是全部取10,共计80点。
而李维的属性,加起来一共才56点,只有一个普通人的70%。这基本意味着一个赤手空拳的普通人也能一个打他俩。而且,他最高的属性还是体质,这个属性在没有成型前对正面战斗能力的增益是最小的。它代表着身体的内循环能力,在战斗中主要体现为提高某些依赖身体器官达成的天赋威力(如龙息)以及回复能力。
而李维既没有能用到能力,体质也没高到能在短暂的战斗中看出效果的水平,这13点属性约等于没有。
更可怕的是,就算是普通的0阶职业也能有每级合计4点的成长,而他只有2点。
“这下好了,怕是就算真来了只鸡,我都打不过吧?”
新生的触手怪开始盘算起来——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脑中多出的信息,李维现在迅速地代入了身份,甚至他觉得李维这个曾经陪了他二十多年的名字都已经可有可无了,他只觉得自己是只触手怪。
按照脑中的信息,他变强主要依赖两个途径。
一是进食各种能提供能量的东西,并进一步将能量转化为经验值。考虑到触手怪目前孱弱的消化能力,这里的“各种东西”目前只包括蔬果肉类等常规食物。
二则是…吸取女性的体液,如同任何小黄书里的触手怪一样。这种方法会不断吸取被害人的力量,类似于汲取精气的魅魔。不过他只会一路把被害人吸到0级,不会像有些作品里的魅魔一样会把人吸成人干。这种方法比上一种高效的多,吸干一个人类女性的力量堪比吃掉几十只同级的野兽。但是,他既没有本事制服一个人类,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找不到一个女人。
于是,他开始研究如何打怪升级。而很快,他就发现了一点门道。
首先,身为一只触手怪,他的呼吸主要依赖皮肤。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主动吸气,但那属于备选方案,在皮肤过于干燥无法继续呼吸时才用得上。
而这片森林中的空气相当湿润,加上体表的粘液,他的皮肤很难干燥到那个地步。
这也就意味着,触手怪只要躺在那里,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动静。加之他独特的身体结构,就算走近了也很难发现这里躺着一只触手怪。
无声无息,难以察觉,这不去守株待兔简直太可惜了。
“不过,还是有个很可能的破绽啊。”触手怪喃喃自语。
这个破绽就是气味。
前世看过无数糟糕物的他,依稀记得触手怪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味道很大。
如果他继承了这个特点的话,别说抓东西吃了,不被闻着味儿赶来的各种野兽吃了都是万幸。
因为自己闻不出自己味道有多大是很正常的事,所以这一点无法他无法立即确认。
所以…
“去作死吧。”触手怪喃喃自语。
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他这么安慰自己。
战战兢兢地迈开自己的四条触手,触手怪走出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他提心吊胆地注意着周遭的动静,随时准备……抱头蹲防。
没办法,用触手爬得实在太慢了,遇到危险根本逃不掉。
“啾——”远处传来不知名野兽的哀鸣。
触手怪吓得赶紧缩成一团,过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开始打量四周。
“原来不在这附近…”他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随后开始思考自己现在这样在地面匍匐爬行是不是太不安全了。
是不是可以换一种行进方式…比如爬树?
不过触手怪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所在的这片森林看起来像是温带落叶阔叶林,树与树的间隔并不小,就算他能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那动静也足以让周围所有的掠食者注意到他了。
或者…钻地?
触手怪很快也放弃了这个点子。他的身体并不适合挖洞,而且泥土会蹭掉他体表的粘液,加剧他的能量消耗。可能他没挖出去几米,就已经因为粘液过度分泌活活饿死,甚至于直接窒息而死了。
路都被封死,最终他还是回到原点:慢慢向前爬。
顺着之前听到声音的方向,触手怪一点点挪动着。
很快,他就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声音很微小,听起来…就像是咀嚼一样。
继续向前走,声音越来越清晰。咀嚼的声音中夹杂着清脆的骨头碎裂声,折磨着触手怪的神经。
“要不咱还是别去了吧…”触手怪吓得肝胆欲裂。
然而,他的动作却是一点没停。就像个考试在即还在紧张地玩手机的大学生一样。
突然,声音的正主出现在了触手怪视野里。
那是一匹巨狼,体长看起来绝对超过了两米,一身漆黑的皮毛油光水滑。毛皮之下筋肉虬结,体格看上去比地球上的野狼粗壮许多。
一句话,这家伙绝对比触手怪知道的那些狼强出几个档次。
看着这只危险的巨兽,触手怪终于停下了脚步。他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如果他还有大脑的话。此时他连后悔的心情都没有了,恐惧已经填满了他的每一寸思维。
大快朵颐一番后,巨狼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危险,这才快步离开。
留下依然还在石化状态的触手怪在原地发呆。
过了良久,触手怪才缓缓回过神。一股虚脱感涌上他的全身,让他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它…没有发现我。”他喃喃自语,语气里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安抚着尚被恐惧盘踞着的内心。
突然,他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意义。
“它没有发现我!”
也就是说,如今的触手怪身上真的没有异味。至少,隔着十米左右的距离,刚刚那头巨狼是嗅不到他的——如果它不是懒得理触手怪的话。
这可是大喜事,说明守株待兔也许真的可行。
当然,在开始捕猎大业之前,触手怪还有事要做。
他将目光投向被巨狼吃剩的残骸。这玩意可还剩不少肉呢。
“也许食腐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他美滋滋的想。
两个月后。
在费尽浑身解数绞死了一只不慎被逮到的兔子后,触手怪听到一声悦耳的提示。
“完成成就:猎人I:猎捕50只0阶生物,获得成就点数10”
“解锁功能:成就”
与此同时,一股信息灌入他的思想,让他瞬间明白了成就系统的使用方法。
区别于只能堆等级的能量(这系统甚至都不显示经验值的),成就点数可以在成就商店购买各种永久性增益,天赋技能,额外属性点等。
当然,成就商店里最便宜的东西也要10点数。
考虑到目前已经升了两级的自己依然弱到只能逮兔子杀鸡,触手怪毫不犹豫地把刚到手还没热乎的成就点数花了出去。
目前他有几个选择。
第一个是买属性,可以一口气获得20点自由属性点或者根据职业获得共计25点属性。
第二是买技能,虽然不像买属性的提升那么直接,但是能丰富作战手段。
第三就是…升级职业。升级职业能提高几点基础属性,并且增加每级1点的成长属性。触手怪现在才2级,选这个属性加不了几点。不过升级职业胜在能提高成长性,这样以后进阶了也能选到更好的职业。
至于永久性增益,天赋这样一听就异常高贵的东西,10点成就点连闻一下味儿都不配。
思考了一下,触手怪最终还是选择贪一波,升级一下职业。
虽然升级职业能加的属性就算以10级算都比不上买属性,但是他现在的模板实在太滥弱了,再不考虑提高成长性,以后就算能苟到后期也是个等级虚高的废柴。身为心比天高的穿越者,触手怪觉得那还不如直接去死。
更何况,这两个月下来,他发现只要自己隐藏得够好,普通的掠食者根本发现不了他。就算发现了,往往也会忌惮于他陌生的外观,不愿意出手。
这种心态触手怪大概能懂,前世的地球也是一样,本土物种遇到陌生的入侵物种,往往会因为对其不够熟悉而不敢捕食。
总的来说,只要不作死靠近喘口气就能吹死他的敌人,基本他的安全是没有问题了。因此,也完全没有必要急于求成去买属性。
“是否确定升级职业?”
“是!”
“升级开始。”
系统的提示音刚落,触手怪就感到一股强大的暖流流遍了他的全身。这感觉温暖而且舒爽,令他很是受用。
“这就是变强的甜美感受吗…”
暖流很快就消失了,触手怪不由得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他现在的体型已经长大了不少,如果说之前只能塞满一个脸盆的话,那现在至少能再多塞四分之一个。
“真爽啊…看来得想办法多攒点成就点多升级几次。”他一边感叹着,一边打开自己的属性栏。
触手怪
2级搜寻触手
力量7 敏捷16(4属性点) 韧性6 体质17 感知13 智力6 精神4 意志5 合计72
种族天赋:微弱媚药分泌
职业能力:无
习得技能:无
法术:无
连成长带基础,一共提高了足足12点属性。还加了一个微弱媚药分泌的能力,可以说提升极大。
不过,这个微弱媚药分泌,按触手怪的理解,仅仅只能助兴,指望这玩意把人搞恶堕,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以效果论,这东西属于是街头小贩都不愿意收,因为效果实在太弱了,卖给人可能会被当成骗子。
但是,不管怎么说,12点属性对之前只有60属性点的触手怪来说都是巨大提升,已经足够开香槟庆祝了。
整理好自己澎湃激动的心情,触手怪嗷的一声扑到之前勒死的兔子身上,开始享用美餐。
具体过程实在太过黄暴,就不过多赘述了。提示:触手怪依靠的是体外消化,但是他分泌的消化液酸性很弱,只能消化肉,无法消化毛皮。现在林子里还有许多空有骨骼皮毛,里面却被吃空了的兔子尸骸。
享用完美餐,触手怪开始饱暖思淫欲。
他现在虽然力量只有7,但是一个正常的村姑力量大概也就10点左右。考虑到触手怪特殊的身体结构,他无需像人类男性一样完全控制住受害者才能做爱做的事。如果他能找到一个手无寸铁的落单女性,那按照他自己的估计,是大概率可以成功的。
而经过这两个月的生活,他已经实在憋不住了。女性体液对触手怪来说是大补的佳品,美味而且营养丰富。他现在就像一个两个月不沾荤腥的人类,迫切需要什么东西来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
基于以上两个原因,他决定,是时候四处找找人类聚落了。
嗯,其实是因为实力够了才这么决定的,才不是为了开荤呢。
触手怪选择的方向是他这两个月探索下来所总结出的最优解。这个方向似乎强大的野兽更少,因此更安全,也更有可能有人类。
由于多了两点力量,触手怪赶路的速度比两个月前快了许多。
几次修改方向之后,他隐隐约约感觉,周围的野兽似乎越来越少了。按他的推测,这应该是越来越靠近人类聚落的体现。
这一天,触手怪一边在林间走着,一边感觉到不对劲。
四下里安静的令人发慌。不要说鸦雀无声,就连昆虫的嘶鸣都没有。若不是偶尔传来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他几乎要怀疑自己的听觉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他疑惑不已。
抱着这种疑惑,他又走了几步,随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什么东西能连附近的虫蚁都清得干干净净?
他不知道什么实力能做到这件事,但他知道这种东西他一定惹不起。
于是,他收住自己的脚步,转身就跑。
然而,还不待他迈出步子,一柄飞刀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了过来!
“!”来不及思考这飞刀从何而来,触手怪迅速用他高达14点的敏捷做出了反应,向旁边一闪。
然而已经太迟了,飞刀一下子扎中了一条触手的根部。
一股剧痛传来,随之是更加致命的麻痒。
“有毒?”触手怪悚然,急忙壮士断腕,舍弃了这条触手。这种自割能力他一直没用过,现在在本能的驱使下直接用了出来。
幸好他避开了最要害的中心位置,不然现在怕是已经无药可救了。
断开触手以后,他没有再做任何其他动作,而是直接就地一躺,开始装死。
这可以说是他这两个月来养成的本能了,这里的生物除非饿急了否则根本不愿意吃这从没见过的怪家伙,面对装死的触手怪往往都是嗅一嗅就走了。
“怎么回事?”突然,某个地方传来一个声音。
“有东西,已经处理了。”另一个声音应道。
随后,周围再次归入沉寂。
触手怪躺在地上不敢动弹,同时在心中狂骂自己,发现异常立马溜号不就完事了吗?干嘛还要脚贱多走几步?
这下可好,他现在身负重伤,而且还没法去捕猎恢复,只能在这和攻击他的神秘人干耗着。幸好他出来之前囤积了不少能量,还能耗一点时间。
接下来的等待漫长而又令人窒息。
经过了两个月守株待兔的日子,触手怪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很习惯等待了。
现在他才明白,那是因为自己的等待充满期待。
明确地知道自己是要等一只兔子,和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直等到饿死,这根本是两个级别的等待。
他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只知道太阳渐渐落山,黑夜随之降临,而他储备的能量正为了疗伤而迅速见底。
死亡的压力很快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不真实又令人抓狂。明明四下里什么都没有,甚至安静的针落可闻,可是你却知道,就在那仿佛什么都没有的虚空中,藏着一个随手就能取你性命的恐怖威胁。
触手怪感觉自己要撑不住了。他想蹦起来大喊大叫,想要挥舞起触手肆意扭动。什么都好,他只想结束这没有尽头的等待,只想打破这仿佛永恒的寂静。但理性告诉他,如果这么做,一定会死,于是他只能强行克制住自己。
一片寂静中,黑夜迎来了终结,太阳重新挂上天幕。然而,等待,还在继续。
触手怪已经快要疯了。他想起了前世看过的描写狙击手对狙的小说。他感觉自己现在就是这样。区别在于小说里的狙击手经过严格的训练且是百里挑一的精英,而他只是个从未面对过死亡的弱小可怜的触手怪。甚至于,哪怕是狙击手也有盼头,有击败敌人的渴望支撑着他们的信念。而触手怪的等待,只是在等一群自己看不到的敌人离开。他不知道那群人在哪里,也不知道什么迹象表明他们离开了,只是在一味的等待。
就在触手怪开始意识模糊的时候,突然,他听到了几句话。
“目标发现。”
“好,出发。记住,尸体也是目标。”
这两句平淡简短的话在触手怪听来简直就是天籁。但他还是不敢起身,于是只能开始思考这两句话的意义,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目标,证明他们是带着任务来到这里的。”
“尸体也是目标?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是死灵法师,需要收集尸体作为材料?但是死灵法师需要像这样在荒郊野岭等上一整天只为了几具尸体吗?”
“唔,说不定是被死灵法师雇佣的杀手,他看上了某个具有特异体质的人,而这个人的尸体对一个死灵法师弥足珍贵?”
触手怪觉得自己的逻辑非常自洽,不由得对自己犀利的推理感到洋洋自得。
随后,他又考虑了一个问题。
要不要跟上去呢?
向往作死的本性开始蠢蠢欲动,几秒之后,丝毫没有吸取教训的触手怪就做出了决断:
去!
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有原因的。从刚刚的对话可以判断出,对方是一群执行任务的佣兵或者杀手,具有极高的组织度,且至少有三个人。既然他们是为死灵法师这种天怒人怨的东西办事,那就算没有犯法也胜似犯法,所以他们一定不敢逗留太久,也一定不敢带走太多东西。
这样一来触手怪浑水摸鱼的空间就很大了。不要多,哪怕只有一具残缺不全的一二阶人类尸体,那也顶得上几十只兔子了,说不定能让他原地升到三级。或者,想得再多一点,万一能摸到点魔法物品之类的,这波可就赚大发了。
嗯嗯,所以是冲着高风险高收益才去的,才不是为了满足自己该死的好奇心。
于是,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只剩下三条触手的触手怪迅速向前走去。
他很快发现了几组浅浅的脚印。这些脚印浅到几乎看不出来,他是靠着触手怪敏锐的触觉和几乎贴近地面的视野才发现的。
顺着这组脚印,他逐渐听到了阵阵喊杀声。
这喊杀声不似之前那组人那么嘶哑,应该是被袭击的人发出的。
继续向前走,四周的树木肉眼可见地变得稀疏,最后,竟然出现了一条还算宽敞的路,大概能有前世的二车道那么宽。
而在这条路上,两群人正厮杀着。
一方有四人,蒙面戴兜帽,一副标准的暗杀者模样,应该就是触手怪之前在森林里遇到的那群。
另一方人数众多,大概能有十几人,个个披坚执锐,看样子是一群士兵。他们围成了一圈,拼命地守着一辆马车。
四个杀手都已经到了可以当面潜行的水平,依靠着自己神出鬼没的特性轮流从各个角度出手,试探着防御圈。但是士兵们守得固若金汤,让他们屡次无功而返。不过杀手们毫不在意,犹如四台精密的机械一般保持着攻击频率,逼得士兵们不得不时刻保持紧张。几轮下来,已经有士兵有了疲态。
这一下,连门外汉的触手怪都看出了门道:这群杀手吃准了士兵们不敢让他们靠近马车,于是肆无忌惮地用这种方式消耗士兵们的体力和精力。偏偏士兵们拿他们没什么办法,即便是队伍中两个一看就实力超群的士兵,也根本无法在保持防御圈的同时摸到这群滑不留手的家伙。
见势不妙,一个领头的士兵迅速捏碎了个什么东西。随后他大喊道:“上!有事儿算我的!”
这群士兵显然是精锐中的精锐,听到头领的命令后不疑有他,纷纷冲上前去和杀手混战了起来。
尽管知道有问题,杀手们依然分出了一个人去袭击马车。但,不出所料的,他刚一接近马车,就被一种奇异的波动逼得现了形,人更是没法再往前半步。捏碎物品的士兵迅速冲上前缠住了他,不给他再接近马车的机会。
战斗瞬间从消耗试探进入了短兵相接,士兵一方人数更多,但是似乎只有领头的和另一位士兵可以和杀手打平,其他的都得几个人才能缠住一个。触手怪推测,两位更强的士兵和四位杀手应该都是3阶或者以上的水平,而其他普通士兵应该都是2阶。
很快,第一个牺牲品就出现了,是一个普通士兵。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
可战局并没有急转直下。杀手毕竟是杀手,这种白刃战是他们所不擅长的。尽管实力碾压,但是连触手怪都看得出来,他们的体力正在迅速下降。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
最终,只有一个人站到了最后,是一个杀手。
他飞快地冲向马车。守护着马车的立场其实并不强,只是起阻碍作用。他重重地砍了几刀后,力场便破开了。
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背后,一团可疑的肉块正静悄悄地匍匐而来。
虽然看不到这个杀手的面相,但是触手怪很清楚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无论是他粗重的喘气声,还是身上几刀触目惊心的伤口,都表明,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两败俱伤,这简直是最美妙的结局。
他不懂为什么这些刺客明明被防住了也要和那群士兵硬拼,这显然不是杀手该做的事。不过,不管原因如何,这显然是件好事。这不仅落下了满地的尸体,甚至还给了他更大的欲望。
他想要偷袭这个杀手。
既然系统会给成就,那想都不要想,挑战强敌系列成就是一定会有的。如果他以0阶之身击杀一个打底三阶的强敌,那会奖励多少成就点数?
他不知道,但是这种事,想想就令触兴奋。
于是,体内的作死之血又躁动起来,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迈出了自己仅剩的三条触手,准备在这个杀手全神贯注处理马车的时候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杀手破开了力场,随后便举起自己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了出去。
几乎同时,一把长剑从马车中刺出,挡住了这一刺。
“嘿嘿。”杀手阴森的笑了起来,“不愧是伯罗尼撒的千金,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手段…”
不待话说完,他抬起手腕,触手怪都没看清他的动作,那装饰奢华的马车便已被劈成两半。
间不容缓之际,一个身影从马车中夺门跳出。
“没用的。”杀手毫不在意地甩了甩自己的匕首,“再怎么有天赋,你也不过是个黯铁,你以为你逃得出我的掌心么?”
触手怪一脸无语地看着他,这家伙之前不是高冷得很么,怎么现在逼逼赖赖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的等待和惨烈的战斗让他压力过大了,现在急于找一个宣泄口。
“斗篷会的鬣狗,懦夫才屈服于你们!”尘土中的身影冷声骂道,声音清脆婉转,听起来竟是个年轻女孩。
“您大可以愤怒,大可以辱骂我。”杀手舔了舔自己沾血的匕首,“只是希望接下来,您的嘴还可以这么硬。”
这时,纷扬的尘土终于散去,触手怪终于看清了那个身影。
那是个面容稚气未脱的女孩,一头金发此时已被箍起,精致的面庞上满是愤怒和仇恨。她内里似乎穿着一套华丽的衣衫,但是此时已经被一套做工精致的皮甲覆盖。这套皮甲颇为合身,虽然略略掩盖了她的身材,但也看得出,以她的年纪来说,她的身材已是颇为傲人。
听了杀手的话,她冷哼了一声:“伯罗尼撒的子孙,可不只是会动嘴!”说罢,挺剑便刺。
杀手若无其事地举起自己的匕首,举重若轻地挡下了这狠辣的一剑。
“叮叮叮”,转眼之间,两人便已过数招,触手怪看不清他们的招式,但也觉得刺客似乎有所保留。这让他有点搞不明白,看样子这女孩显然是杀手们的目标之一,结合之前“尸体也是目标”的说法,这个女孩显然也是要杀掉的。为什么他还要手下留情?不过眼前的场景也令他流了一把冷汗,这刺客剩余的实力显然也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要是刚刚真动手了,只怕是凶多吉少。
女孩显然也意识到了杀手的保留,怒喝道:“为什么不杀了我?皮里盖乌斯肯定不想看到我活着到达利齐特吧?”
“嘿嘿,没想到您死到临头也想套出点消息呢。可惜,会里的铁律,哪怕是死人也不能知道任何关于雇主的消息。”杀手摇了摇头。
“你以为不说就有用吗!”女孩冷笑一声,挺剑一刺,杀手竟是躲闪不及,被她在腰间划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果然,他早就已经体力不支了。刚刚说那么多废话,应该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恢复体力。”触手怪暗暗想着,内心又躁动了起来。
可另一边,杀手却是怪笑一声,一脚将女孩踹开。随后,他不给女孩丝毫的反应时间,举起匕首就捅了过去。女孩吓得花容失色,急忙抬起长剑,却没想到杀手这一下只是虚招,刚一刺出就收了回来,反倒是伸出另一只手,汇聚起一道道粘稠又令人不适的黑影。女孩由于刚刚被踹开时选择举剑格挡,此时重心不稳,几乎摔倒,根本没有余力打断他。黑影迅速凝实起来,杀手嘿嘿一笑,轻轻挥手,它便向女孩飞去,将她牢牢束缚住。
触手怪注意到,即便阴影已经飞出,依旧有一团淡淡的灰雾缠绕在杀手的手上。他大概猜出,这应该是一个要持续施法的技能。
女孩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她怒不可遏地看向杀手:“你这个阴险的懦夫!”
“这当然是为了让您死得不是那么快。否则,您以为您还能活着么?”杀手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女孩,在她身边缓缓蹲下,“上次的目标,坚持了一千一百三十九刀才昏过去,不知道拉米达提最疼爱的女儿,能坚持多少刀?”
“你,你在说什么……”女孩听不懂他的话,但却被他阴恻恻的语气吓得有点害怕。
“嘿嘿……”杀手神秘的笑了笑,举起自己的匕首,准备告诉女孩她即将迎来的命运。
但,他没有看到的是,一旁的尸体堆里,一团触手已经悄悄逼近到了离他不过两米的距离。
阅本经历丰富的触手怪看得出来,这个杀手应该就是那种闷骚型选手,执行任务的时候一丝不苟,但是一旦胜利在望,立马就露了原形。他接下来应该是要好好把这位女孩折磨一顿来放松一下,目前正准备让她害怕起来,享受猎物因恐惧而扭曲的表情。
这种时候,正是他最全神贯注的时候!
触手怪迅速绷紧了全身的肌肉,然后,纵身一跃!
这杀手不愧是至少3阶的精英,触手怪才刚跃起,他就有了反应。可惜,他刚要开始享受,注意力几乎完全集中在女孩身上,反应还是慢了一拍。触手怪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脑袋,并且伸出触手狠狠拍了一下他缠着阴影的手。
“什!”杀手的施法一下子被打断了,猝不及防之下,他下意识举起匕首,想要先解决抱脸虫一样扒在自己脸上的触手怪。
这个下意识的反应要了他的命。他的匕首还没碰到触手怪,一把长剑便穿透了他的心脏。刚刚女孩可是举着剑被绑住的。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