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十七章 我爱你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触手怪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麻麻痒痒,有一种伤口结痂的感觉。
甚至比那还要难受,仿佛肌肉的每一条纤微都在蠕动着生长一样。
他想要爬起来,却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你参与击杀了一位强敌。根据参与度与相对难度,评价为:噩梦,奖励点数:20”
“完成成就:强敌_噩梦:获得一场评价为噩梦的战斗的胜利,获得成就点数200”
噩梦?触手怪愕然,他感觉这次战斗自己的参与度还不如之前和莱狄李娅对抗那个变态刺客,没想到评价竟然比那次还高出一档。
也是,那个刺客那时已经是强弩之末,而这次他们面对的可是全盛的影箭守宫。
看这个样子,那只大蜥蜴应该已经被莱狄李娅漂亮地解决了。
他看了看四周,果然发现自己正在营帐之内。莱狄李娅就在他身旁,睡得正酣。
他看着她略显苍白的脸色,和俏脸上疲惫的神情,心中莫名一痛。
他太痛恨现在这个孱弱的自己了,甚至豁出性命也只能以欺骗的手法耽误影箭守宫一两秒的时机。
之前他已经零零碎碎攒了95点成就点,现在加上这220,已经到了315
是时候再点一级进化了。
他先打开了自己的属性栏。
10级触手潜猎者 3级血实之蕾
力量12 敏捷16(4属性点) 韧性14 体质25 感知20(4属性点) 智力40(12属性点) 精神24(6属性点) 意志15 成长:+1.5智力,+1体质,+0.5精神,+2自由属性点
种族天赋:微弱媚药分泌,血肉塑形,血肉压缩,血实凝结,天生施法(血视,穿刺飞须,蔓生枝触)
职业特性:无
习得技能:束缚粗通,变形熟练,形体变化专精,天生施法粗通
法术:戏法:虚影术,火花术
怎么多了个天生施法粗通?他愣了。
仔细一想,大概是之前过载施法增加了一些熟练度吧。那时候脑子热热的,也没顾及可行性,现在想想真是捏了一把汗。
虽然他是天生施法,正常的施法时间也就一秒左右,但当时可是把时间压缩了好几倍,才勉强卡住了影箭守宫的反应时间,当时没被炸死只能说运气好。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看自己的伤口,上面已经被一层新生的血肉覆盖,内里虽然还露出了几道正在恢复的血管,但显然已无大碍。他又感受了一下,发现完全没有失血过多的眩晕感。
这倒是挺不错的,证明他就算爆掉一两条触手也不会面临流血过多的威胁。以后说不定可以学点过载施法的技巧,考虑将其作为常规爆种手段…
在脑子里YY了一会,他才打开成就面板,选择了进化。
一阵提示后,便是职业选择。
大概是现在的种族相对于一阶来说有点太高级了,即便他的变形技能升级了,又多了个天生施法粗通,但是选择还是很少,就几个肉盾泛型,还有一些看上去就挺一般的施法者泛型。
最后,触手怪选择了血实之蕾的进阶,血实之花。
之前的尝试已经证明了血实的强力,反正他到三阶以前肯定帮不上莱狄李娅什么大忙,不如先在这条进化路线上走走,有什么别的想法三阶了再说。
暖流流过,触手怪又打开了属性栏。
10级触手潜猎者 3级血实之花
力量12 敏捷16(4属性点) 韧性16 体质26 感知20(4属性点) 智力42(12属性点) 精神25(6属性点) 意志15 成长:+1.5智力,+1体质,+0.5精神,+0.5韧性,+2自由属性点
种族天赋:微效媚药分泌,血肉塑形,血肉压缩,血实生长,天生施法(血视,穿刺飞须,蔓生枝触)
职业特性:无
习得技能:束缚粗通,变形熟练,形体变化专精,天生施法粗通
法术:戏法:虚影术,火花术
没什么非常大的变化,属性提升也微乎其微。区别就在于微弱媚药分泌和血实凝结升级了,而且如果他升到1阶5级,可以多学会一个天生施法。
毕竟他之前的职业强度就已经不低了,现在已经到了边际效益递减的区间。
微效媚药分泌没什么好说的,效果比微弱媚药分泌好了不少,如果对普通女性使用,短时间就能见到效果。但对一二阶的女性,要是她们主动进行抵抗,这媚药可能得反复大剂量使用几个小时才能渐渐起效,和没有区别不大。
至于对莱狄李娅用的话,事先和她说好让她不抵抗媚药的药性,还真能起到助兴的作用,虽然效果会比普通女性差不少。
至于血实生长,倒是有了不小的变化。首先,凝聚血实需要花费的等级减半,虽然最高还是只能凝聚出之前那样的血实精华,但是现在只要5级就可以做到。
另一个变化就比较厉害了,现在他可以凝聚两种类型的血实,分别是丰饶血实和强权血实。丰饶血实和之前的血实差不多,提供的经验会略微多一点;而强权血实则可以让以子宫吸收者获得一个永久的加持,这个加持可以被主动激活,令受加持者一段时间内子宫受到刺激,且发情。
触手怪看着这个全新的技能,表情古怪。
这…不就是为亚尔兰娜准备的么?
按照他的脑内模拟,本来只投入1级的控制型血实,效果很一般,即便用在二阶的女人身上,也属于完全可以忍耐的范畴,甚至都很难影响她们做些需要集中精神的工作。
但偏偏,亚尔兰娜的阴道敏感之极,在被强迫的情况下轻轻松松就能高潮。
一般人,触手怪投入5级都不一定能完全控制,但是亚尔兰娜,投入1级应该就能控制得很好。
只可惜,他不知道关押亚尔兰娜的营帐在哪里,知道了,也没把握在看守的卫兵不察觉的情况下给她种下血实。
也许这件事可以让莱狄李娅去问问克里图媞娅…他记得DND里沉默术也就是个二环,换算到这个世界,克里图媞娅应该差不多也能掌握。
不过要是没了声音,到底还是少很多调教的乐趣…但这也没有办法了。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盘根错节,时间很快来到了第二天。
就在触手怪胡思乱想的时候,莱狄李娅蓦地睁开了双眼。
看着进化之后大了一圈,伤势也完全恢复的触手怪,她如天空般澄澈的碧眸猛地瞪大,旋即又恢复平静。
“特雷迪乌斯…”她轻声呢喃着,将他抱入怀中。
“莱狄李娅…”触手怪抚摸着她雾金色的柔滑秀发,回应着她的呼唤,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昨夜的生死惊魂还历历在目,但他却说不出那种掏心窝的话,倾诉自己的心情。即便隐隐知道眼前的少女对自己的感情,男人的矜持和心底的自卑还是阻止着他。
“昨天,我…”莱狄李娅李娅看着他,欲言,却又止。她白皙如玉的面庞浮现出羞赧的神色,樱色的嘴唇抿起,澄澈如天空般的双眸蒙上了一层水雾。
虽然她羞于说出,触手怪却能感受到她心底的担忧和关切,那浓郁的感情仿佛能穿透躯壳一般,直击他的灵魂。
他情不自禁地将一条触手伸向莱狄李娅抿起的小嘴,感受着她的柔软和温度。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莱狄李娅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但目光随即又变得柔和。“你都在…想什么呀…”她低声抱怨着,随后却又满怀着少女的娇羞,将触手含进了嘴里。
“!”这是触手怪始料未及的,突然的袭击令他浑身一颤,“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慌慌张张地将触手伸了回去。
“噗嗤。”莱狄李娅忍不住笑了出来,觉得这样的他很可爱。
她的笑让触手怪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他环抱住她的脖颈,柔声道:“昨天…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莱狄李娅凝视着他,一双明眸微微颤动。她的藕臂微微加力,将触手怪锁在了怀里:“不,那是我的问题,是我执意要在夜里行军。我以后再也不那样冒失了,所以…”
她紧盯着触手怪,声音里带着一点哽咽 :“特雷迪乌斯,你也不要像昨天那样了,好么?我真的…好担心。”
触手怪躺在她的怀里,只觉得自己仿佛要融化。
“好。”他将这个字咬得很重很长,仿佛这是一生的承诺。
莱狄李娅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轻轻爱抚着他的身体。
触手怪的躯干立即被兴奋和麻痒占领,仿佛有人在耳边低语,轻咬耳垂,又在他的后脑柔和地爱抚一般。佳人浓郁的爱意仿佛要将他淹没,他胸中的欲望也如咆哮的野马,似乎随时都要挣脱缰绳。
莱狄李娅看他的眼神也愈发迷离,隐藏在担忧下的占有欲逐渐变成毫不掩饰的性欲。
触手怪情不自禁地搂住了她的纤腰,道:“莱狄李娅,我…”
“嗯?”莱狄李娅的声线已经柔媚了起来,“什么,特雷迪乌斯?”
触手怪看着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爱你”三个字已经到了嘴边,可他此时却如前世自己痛恨的那些优柔寡断的男主一样,在关键时刻退缩了。
也许人真的会活成自己讨厌的模样。
莱狄李娅的脸颊再次靠近,几乎贴住了他的身体,樱色的嘴唇里吐出灼热的呼吸:“怎么了,特雷迪乌斯?”
在愈发暧昧的气氛中,触手怪愈发躁动,也愈发犹豫。
他从没有这么痛恨自己过。
你在犹豫什么呢?他质问自己。
你这样犹犹豫豫的家伙,她会喜欢么?他嘲笑自己。
这个念头让他的内心一阵刺痛,心底的自卑被狠狠搅动了一下。
想到这里,他猛地收紧触手,将莱狄李娅的樱唇按在了身上。
他发动血肉塑形笨拙地模拟出一张嘴,以生涩到令人哑然失笑的动作吮吸着那花朵一般的唇瓣。
“我爱你。”触手怪认真地说道,“你是此世我唯一珍重的人,无论什么人,什么事,都动摇不了这份感情。”
话一出口,他就想给自己两巴掌,这什么硬邦邦的表白啊,土味情话不都比这好么?
可莱狄李娅那因惊讶而瞪大的美目里,却分明闪烁着喜悦。
她缓缓闭上眼睛,享受着和触手怪的亲吻。
透过心链,甜蜜的话语回响在触手怪心间。
“我也…是呢。”
声音很近,仿佛贴着他的心。
触手怪只觉得浑身都松懈了下来。他软绵绵地趴在莱狄李娅怀里,仿佛要融化在温柔乡之中。
是因为表白成功的如释重负?还是因为那如和风般包裹的温柔?他不知道。
他只希望时间就此停滞。
但恼人的起床号打断了他们的缠绵。
“时间…到了呢。”莱狄李娅似乎有点遗憾地松开了手。
她已经换上了一身全新的内衣和皮甲,昨夜她便是和甲而睡的。
触手怪落在地上,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
但下一秒他就摆出了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主人…?”法兰娜揉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
看着莱狄李娅和触手怪,她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早安,主人,触手主人。”
“早上好,法兰娜。”莱狄李娅笑着点了点头。
法兰娜看着她格外灿烂的笑容,有点疑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有点失礼,她急匆匆地站起了身,开始穿衣服。
这中间,她又偷偷瞄了一眼莱狄李娅。
总感觉…今天的主人,和往常有点不一样呢…
触手怪注意到了她偷偷摸摸的小眼神,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小说里都是先表白,本垒之后容光焕发…他们倒好,是先本垒,表白之后依然容光焕发。
还好他的表情除了莱狄李娅谁也读不懂,不然被人看出端倪就麻烦了。
趁着这个间隙,触手怪问道:“莱狄李娅,你知道有什么阶位低又能隔绝声音的魔法么?”
“隔音屏障?”莱狄李娅想了想,道:“类似的魔法有很多,不过我一下子只能想到这个。”
“它是什么效果?”
莱狄李娅很耐心地解释了一番,虽然这个世界关于声音的术语粗糙而且混乱,但是触手怪仔细推敲后还是总结了出了点东西。
隔音屏障,二阶魔法,类似于一个对声音特化的护盾。好听点说,它可以隔绝大部分声音,甚至具备一定的防护能力;难听点说,这就是个照顾二阶法师的粗糙法术,差不多就是把护盾魔法小改了一下,所以才会浪费一部分魔力在防护上。
对于能量过大的声音,和特殊波形的声音,隔音屏障都无法隔绝,甚至有可能被直接冲碎,因此在面对阶位较高的生物时它极端不可靠。同时,它的持续时间只有一小时,至少对调教来说不是很宽裕的时间。
“你要用它…对付亚尔兰娜,是么?”莱狄李娅隐隐猜到了触手怪的意图。
“不错,也许你对此没有概念,但是亚尔兰娜绝对是绝无仅有的…奴隶备选。”触手怪郑重的说道,“她的身体敏感到不正常,这意味着她极容易受我的手段影响,沉浸在性爱之中,而这个世上,除我以外应该不会有人能给予她更强的刺激了,这就让她只能依赖于我。”
说完这些后,他又做出一个皱眉的表情,分析道:“事实上,我总觉得她有点不太对劲…虽然我见过的女人不多,但她的敏感度真的有点超乎常识了。她的阴户使用度也有点高,却并没有生过孩子的迹象,考虑到她的年龄,我觉得这不是一个丈夫…或者至少不是一个正常的丈夫能做到的。”
“你觉得她之前就已经受过…调教了吗?”莱狄李娅有点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错。”触手怪大喇喇地说道。他对调教别人用过的东西倒是没什么感觉,本来他就没什么处女情结,何况这还是不投入感情的调教。要是亚尔兰娜真是被人调教成现在这样的,对他而言就是别人把号等级练高了送他手上,除了更顺手没有别的感觉。
按照触手怪这段时间的观察,路穆的情趣用品行业应该是几乎没有任何发展,至少他从未观察到有类似的商店,甚至文学作品里也难寻踪迹。这倒也合理,毕竟路穆人作风开放,又没有宫女这种只能靠道具排遣寂寞的群体,基本没有性玩具成长的土壤。在这个背景下,触手怪灵活多变的触手对那些只能靠自己本事的男人简直就是降维打击。就如他之前所说,沦陷在快感中的猎物,他有绝对的自信不会被别人抢走。
当然,前提是不会有魔法之类的东西掺和进来。但,路穆连情趣用品都看不到有市场,应该不会发明什么情趣魔法…吧?
“这种魔法卷轴克里图媞娅那里应该会有,她现在负责军团的魔法消耗品。”莱狄李娅思考了一下,道,“行军的时候我去问问她。”
反正第一骑兵中队应该要到今天下午或者明天早上才能回来,她在路上算是比较自由。
触手怪明显感到她心情好了很多,不然涉及到亚尔兰娜的事,她应该还会小纠结一会。
行军路上,莱狄李娅找到克里图媞娅,不出意外地要到了隔音屏障卷轴。大概是怕到口的模特飞了,克里图媞娅给她塞了一大把卷轴,怕是够用半个月了。
由于地形等影响,军队行进地很慢,克里图特的计划是再走三天两夜,在最后一天的晌午时分偷袭韦德人的侧翼。
触手怪对此表示很赞,这样他就有两个晚上的时间调教亚尔兰娜了。
晚上。
确定法兰娜已经睡着,莱狄李娅急不可耐地卸下了衣甲。
早上被起床号打断的缠绵没有扫去她的兴致,反而令情爱经过一天的发酵愈发浓烈。
眼疾手快的触手怪赶在这匹小母狼有动作之前,撕开了一张隔音屏障卷轴。
几乎在隔音屏障的淡绿色光芒闪现的一瞬间,他就被莱狄李娅扑倒了。
她四肢着地,双臂牢牢钉在触手怪两侧,跪伏的双腿微微叉开,暴露出肥美的阴唇,和被拱卫其间的粉嫩细缝。粉色的樱唇间,甜美又灼热的吐息扑面而来,天蓝色的美目闪烁着野狼一般的幽光。那对可盈一握的浑圆乳房随着她粗重的喘息前后摇晃,披散的雾金色长发沿两肩垂下,那柔顺光滑的质感即便在黑暗中也仿佛发着光。
被这样一只充满侵略性的雌兽压在身下,触手怪却没有丝毫惊慌,有的只是心中浓浓的爱意。
他将触手伸向莱狄李娅那吹弹欲破的嘴唇,但还来不及抚摸,就被她一口含住。
莱狄李娅吸吮着他的触手,香舌灵活地舔弄着触手的尖端。口腔内灼热的呼吸和黏膜与舌头的挑逗让他全身酥麻,幸福感和电流感同时涌过全身。
他忍不住伸出自己的触手,紧紧搂住莱狄李娅的纤腰,喃喃地道:“我爱你,莱狄李娅,能见到你是我在这个世界最大的幸运。”
莱狄李娅缓缓将口中的触手推出,眼里似有万种柔情。
她直起上半身,也伸出双手搂住了触手怪,轻声道:“我也是,特雷迪乌斯。你是双神赐下的奇迹,照亮了我的生命。”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娇声道:“只属于我的奇迹。”
那声音中的妩媚,仿佛能凝成粉色的液滴,浇灌在触手怪心上。眼神中的爱意,似乎能结成鲜红的心,点缀在笃里安山脉漆黑的夜空里。
这对异形却同心的恋人,就这样相拥在一起,再次激烈地热吻。
触手怪已经不想再思考了,这亲吻似乎蕴含着某种致命的魔力,正吸扯着他的灵魂。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做,只想这样享用莱狄李娅热烈的红唇,直到永远。
立志要让全路穆颤抖的异界来客,就这样被两个吻杀得缴械投降了。
当莱狄李娅终于松开了嘴唇时,触手怪已经飘飘欲仙,连后面该做什么都忘记了。
直到又一次被以骑乘位压住,他才如梦初醒。
看着莱狄李娅那副乐在其中的样子,他不禁想起某位哲人的话,女上位,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一次,要么无数次。
对莱狄李娅这样强势的姑娘,就更是如此了。
无师自通的金发少女熟练地以坐姿跨坐在触手怪身上,抓起一条触手,对准自己小山一样隆起的阴唇间那道细细的蜜裂,缓缓地坐下。
“哦,特雷迪乌斯…”感受着那条灼热的触手一点点分开自己柔嫩的花瓣,她不由得意乱情迷,开口呼唤触手怪的名字。
她在索求着他,渴望着他,不是为了快感,而是因为那是他。
当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触手怪几乎是本能地挽住了她的腰肢。
“需要我来吗?”他柔声问道。
现在的他,心里也只剩下了眼前的少女。他想给她一个完美的夜晚,以她最满意的方式赋予她最高的快感。
莱狄李娅抚摸着他的触手,轻声问道:“你不喜欢这样,是么,特雷迪乌斯?”
“不,我很喜欢。”触手怪笑着道。他可不像人类一样被压在身下就只能挺挺腰,即便是女上位他也有的是操作空间。而女上位以最极致的方式将莱狄李娅那神赐一般的紧致翘臀和他贴合在一起,可谓是纵享丝滑,他没理由不喜欢。硬要说有什么毛病的话,那就是他的小身板太脆了,即便是体重只有140磅(还是再标注一下,这里是罗马磅,大约330g)的莱狄李娅,压在他身上也有点吃不消。
“那…”莱狄李娅妖媚地一笑,“就按你喜欢的来吧!”
似乎是贪恋触手怪身体的温度,她没有一上一下地让触手在自己体内抽插,而是尽情地摆动腰肢,让触手刺激阴道的每一个角落。柔嫩的阴唇和健美的桃臀紧紧贴在触手怪身上,伴随身体的扭动被挤压出不同的形状,尽善尽美地将每一寸的触感传递到他的皮肤上。
看着在自己身上纵情款扭着纤细腰肢的莱狄李娅,触手怪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他本以为感情到了,怎么都一样,但这次表白之后,做爱的感受确实得到了升华。这种彼此倾心,为对方的满足而满足的感觉,是以前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的。
他没有动被阴道吞入的触手,生怕打扰莱狄李娅享受女上位的乐趣。他将两条触手伸向她的腰侧,一条抚摸她的背脊,还有一条在她的小脸上四处寻找。
和莱狄李娅做了这么多次,他早就对她脸部以外的性感带了如指掌。
“哦,特雷迪乌斯,特雷迪乌斯…”快感,酥麻,酸痒,各种感觉流遍莱狄李娅全身,令她忘情地呼喊,纤腰的每一次扭动都伴随着浆汁溢出的淫荡水声。
“我的全身,都是你呢~”她以柔媚到令人骨酥的音调宣示着自己此时的欣喜,肌肤相亲带来幸福感与充实感,如春药一般燃烧着她的理智。她的叫声越发放浪,腰部的动作越发狂野,那令触手怪为之倾倒的名器阴部更是与触手抵死缠绵,蠕动的肉壁死死咬住膨大的触手,细密柔滑的褶皱将触手一层层锁住。如果说以前莱狄李娅的阴道像一位含羞的少女,睁大水汪汪的眼睛轻挽着情人的手臂,现在这里就像一位奔放的少妇,死死钳住了爱人的手。
阴道内的缠绵悱恻令触手怪神魂颠倒,他紧紧挽住莱狄李娅摇摆的纤腰,无意识地用触手抚摸着她的小腹,其余的触手全部收紧,陷入那凝脂般的肌肤之中,似乎要与她融为一体。
他们就像阿斯克勒庇俄斯杖上交缠的双蛇,相濡以沫,愿为彼此超越生死,即便被阿波罗的儿子缠上手杖,也要紧紧相缠,让坦诚的爱以最原始最亲密的接触铭刻在对方心头。
“呀,特雷迪乌斯,外面也这样的话…”小腹和阴道内外两层的刺激让莱狄李娅有点招架不住,娇喘着向触手怪求饶。
“怎么了?太激烈了吗?”触手怪关切地问道。
“我…哦,哦~”说话间,莱狄李娅就登上了快感的顶峰,赤裸的娇躯在快感的冲洗下愉悦地抽搐,阴道也在痉挛间喷出大股的蜜液。
触手怪立即停止了抽插,用触手缠遍了她的全身,如抚摸艺术品一般爱抚着她白瓷般的肌肤。
莱狄李娅只觉得仿佛有一股直通灵魂的电流自她周身流过,配合着高潮令她如坠云端。温暖的触手如同羊水一般包裹着她,在她最忘情的时候给予她最坚实的倚靠。这种酥麻,这种温柔,带来的快感甚至超过了高潮本身,令她达到了真正的至福。
“特雷迪乌斯,特雷迪乌斯…”她情不自禁地开始呼唤恋人的名字,仿佛他就是整个世界。
触手怪轻轻包裹抚摸着她香汗淋漓的娇躯,柔声应道:“我在哦,莱狄李娅,我在。”
几乎被快感剥夺了思维能力的莱狄李娅只是回了他一个眼神,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一双媚眼中柔情无限。
“哦~”高潮的最后,她发出一声销魂蚀骨的娇吟,身体无力地瘫下。
触手怪扶住她柔若无骨的胴体,轻拍她的香肩。
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的莱狄李娅将头埋在他怀里,幸福地眯起了眼。
触手怪也转过头,静静地凝视着她。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滞,空气间除了莱狄李娅的呼吸声,便只余蜜糖般粘稠又酥牙的静谧。
不知过了多久,莱狄李娅才轻启樱唇,打破了这份沉寂。
“特雷迪乌斯…”她轻唤,“你一直都会在,对吧?”
“会的。”触手怪用触手紧紧缠住她的一双柔荑,认真地凝视着她的眼眸,“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将陪伴你,直到死亡将你我分离。”
“死亡对这种时候有点太严肃了呢。”莱狄李娅轻笑着嗔怪道。
“那我们就是朱诺和朱庇特,天上的孔雀与公牛,永远相伴彼此,再也不分离。”
莱狄李娅澄澈的眸子颤动着,她觉得触手怪就像她夜空中的明月,无私地洒下皎洁的月光,她则是梦中那只穿越草原的云雀,尽情沐浴在月光里,让金色的翎羽镀上他的银白。
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撅起嘴唇,向触手怪索求,渴望着在全身都染上他的气息,铭刻他的印记。
触手怪轻轻挡住她烈焰般的红唇,轻声道:“隔音屏障要消失啦,而且明天还要行军呢。好好睡吧,恒久的爱又岂急于一时呢?”他虽然说得坦荡,声音却在颤抖,仿佛在被欲火拷问着。
莱狄李娅听着他的情话,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他这么会说话呢?不,他其实一直很会说话,只是在床上时,反而讷于言了。
她轻轻吻了吻他,娇声道:“过了明夜,就要住在塔盾要塞里了,之后肯定又是漫长的行军,一路要打到玫德李长城。那这个一时,要等待多久呢?”
触手怪蹙起他并不存在的眉头,也发愁起来。赶走韦德人,军团说不定还会乘胜追击,班师以后,怕是就要收拾行李,在路穆安顿下来。这一套忙完,至少也得两个月了吧?
刚刚告白就不得不在压抑之下克制两个月,想想可真是…
他刚刚要被说服,准备放下理性和克制,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莱狄李娅…”他有点无奈地道,“你还记得之前我说的吗?这种事会伤身体。”
看着莱狄李娅明显失望下去的神色,他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做爱本身会消耗体力…也是因为我。做爱会给我提供食物,也会让我获得力量。而力量的来源,就是你的身体。它就像一种仪式,将你的力量汲取到我身上。”
说完这些话,他便惴惴不安地观察着莱狄李娅的神色。
莱狄李娅眼里流露出一丝恍然:“原来如此…所以最开始和你做爱的时候,我会那么疲惫…”她又略略思考了一下,便娇笑着将脸靠近触手怪,用鼻尖抵住他的躯干:“特雷迪乌斯,你话没有说全,对不对?我分明记得,有了几次之后,我就没有那么累了。”
触手怪讶异于她的心细如发,可莱狄李娅是个正正经经的小迷糊,做事从来关注不到细节,怎么会突然这么敏锐?
他很快明白过来,她是在想办法为他开脱,心里已经有了个既定的答案,要做的只是寻找线索往上靠而已。
他有点感动地搂住莱狄李娅,解释道:“是的,因为你,我成长出了一些能力…它们可以减少你的消耗,还能一定程度上加快你成长的速度。”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但它们只能对你生效。”
莱狄李娅媚笑着,身体又贴近了一点,紧致而富有弹性的乳房抵住了触手怪,一双明眸仿佛会说话一般,温润的水色扣动着触手怪的心弦。
“既然这样…那,多做一两次也无所谓吧?”她将一侧脸颊贴住触手怪的身侧,耳语一般以诱惑的语气低声劝诱。
触手怪僵硬地站在原地,内里却已经兽血沸腾,心潮澎湃。他假惺惺地叹了口气,便伸出一条触手,默默捡起一张卷轴。
莱狄李娅的眼睛几乎是一瞬间放出了光,就像是盯紧了猎物的雌兽。
不待她将自己扑倒,触手怪已经熟练地攀上了她的美背。
“这次,让我在上面吧。”他在莱狄李娅耳边轻声道。
于是,在军事护民官营帐里,旖旎的春色再度绽放…

 

不好意思,最近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搬运了,P站目前已到42章,请大家移步P站支持作者吧()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