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十八章 亚尔兰娜的动摇(上)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当触手怪和莱狄李娅交缠的肉体终于分开时,第二张卷轴的时效也差不多快到了。
“特雷迪乌斯…”莱狄李娅有些意犹未尽地靠在触手怪怀里,用自己柔滑的雪肤剐蹭着他,就像一只蹭着主人裤脚的小羊。
“别,别,莱狄李娅,我是真的…吃不下了。”触手怪举起触手投降。
三阶的力量对仅有一阶的他简直是浩如烟海,两发下来莱狄李娅跟个没事人一样,他却已经连着升了三级,濒临消化不良。
不过这样他也就到了1阶6级,拿到了血实之花的新法术肌体激活。这是一个2阶法术,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加目标肌肉的活力,算是一个比较实用的辅助类法术。
从这个法术也可以窥出血实之花这个职业的品质之高,虽然1阶和2阶间的差距并非天堑,但靠天生施法拿到跨阶位的法术,单这一点就能超越绝大部分职业。
莱狄李娅有点失望,但还是温柔地说道:“好,那就到这里。”
触手怪做出一个抚摸腹部的动作,再看看莱狄李娅欲求不满的小脸,不禁一阵苦笑。他想起了以前在某本小说里看到的被主角日晕的魅魔,感觉自己和这位有异曲同工之妙。
别人到异世界日天日地,他到了异世界被遇见的第一个妹子榨得生活不能自理…
他没有睡眠的需求,食欲又与性欲牢牢捆绑在一起,此时可以说已经暂时达到了大圆满,处于真正的贤者时间。这让他很快就想起了一件本来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的事,那就是对亚尔兰娜的调教。他刚和莱狄李娅确定关系,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再碰别的女人,可性却被系统和种族强加给了他超越人类伦理的意义。他与亚尔兰娜做爱说白了只是在进行训练和进食而已,但其他人可不会这么想。甚至他自己,也对这种事感到矛盾,因为他是人类魂穿来的触手怪,人类的常识伦理还根植于他的灵魂中。
莱狄李娅察觉了他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忧虑表情,便轻声问道:“怎么了,特雷迪乌斯?”
“我…”他想要如实回答,却又不想让这种事为莱狄李娅添堵,于是最后只是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没什么好说的。”
“是亚尔兰娜的事么?”
触手怪身体一僵。不过这确实没什么难猜的,现在他又有几件事需要烦神呢?
他只能叹着气道:“莱狄李娅,今天是非常特别的一天,我不想背叛你。”
莱狄李娅此时也已经从欢爱和情欲中恢复过来。她面色平静地看着触手怪,两腿并起斜坐于地,姿势端庄静美,加上那完美的身材和容貌,如同一尊大理石雕就的女神像。
“时间很紧了,是么?”她问道。
何止是很紧,触手怪心里至少已经定下了两个阶段的目标。第一个阶段是两天后,届时打退了韦德人的豪留第一军团一定会入驻塔盾要塞,要是在那之前不让亚尔兰娜足够顺从,克里图特说不定就会把她当作正常的囚犯集中看押。第二个阶段不太确定,但也用不了几天,那时候韦德人一定会开始缴纳赎金,他得让亚尔兰娜对他足够忠诚或者产生依赖,这样她才会愿意放弃被赎回。
他将这些想法如实告诉莱狄李娅,莱狄李娅对此只是微微一笑。
“那便去吧,特雷迪乌斯。我相信你,这不能叫背叛的。”她温和地笑着,“你为我的成长付出了那么多,我又怎能挡在你的路上?”
从她的表情里,触手怪莫名看出了一种正宫的余裕。
不,比那还余裕得多。那是女主人谈到奴隶甚至食材时的眼神。
他这才想起来,在路穆,男主人和女奴发生关系都不被视为通奸和出轨的,这只是正常地使用财产而已。没有人会指责他,家庭也不会因此而不睦。就如第一共和国时期的贤人们,赋闲在家的时候也没有少玩奴隶,但大家还是认为他们的道德毫无瑕疵。因此在这方面,莱狄李娅的接受能力说不定比他这个前地球人都强。
既然莱狄李娅已经表态,他的心理负担也小了很多。又聊了几句后,他便蹑手蹑脚地爬向了关押亚尔兰娜的营帐。
虽然他现在很饱,但是亚尔兰娜高潮提供的能量和莱狄李娅不是一个量级,还算勉强可以接受。
莱狄李娅没法做到他那样隐秘,只能坐在帐篷里等他回来。
触手怪觉得这样也好,虽然有点违背当初的承诺,但是有效规避了把好好一个女孩子养成窥淫癖的风险…
当他潜入时,亚尔兰娜已经睡着了。
她好歹也算是个贵族,虽然已经脱离了丈夫和父亲,但主母侍卫的身份也足以令她获得一定的优待,所以此时她没有受到任何束缚。
来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触手怪激发了藏在触手之间的卷轴。
卷轴被魔力撕裂,化作尘埃飞散。一个小小的绿色半球形屏障打开,覆盖住了营帐内的大部分区域。
触手怪没敢让它波及太大范围,这可能会惊动外面的卫兵。
“谁?”亚尔兰娜瞬间被魔法的波动惊醒,警惕地直起身环顾四周。
“这才一天时间,你就认不得我了?”触手怪淫笑着靠近她。
“你…是你!”亚尔兰娜惊呼一声,几乎是跳着从床上站了起来。
但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触手怪捏好的法术就已经放了出来。
是之前用来干扰影箭守宫的血肉法术,蔓生枝触。
“这是什么!”亚尔兰娜惊恐地后退,挥舞着双手想要驱赶这些触手。
虽然蔓生枝触面对影箭守宫时一碰就碎,但用在只有二阶职业还不怎么样的亚尔兰娜身上,就效果拔群了。
几条触手丝毫没有在乎她的感受,恶狠狠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和脚踝。
“救命!”亚尔兰娜哭叫了起来。昨天那种被捆绑着肏到虚脱,阴道都隐隐发痛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身上,让她从骨髓里生出一种恐惧。
蔓生枝触的持续时间只有几秒,触手怪不好浪费,一下子扑到了亚尔兰娜身上。不然,让她抓住机会跑出去,事情可就闹大了。
“你不要过来,救命,救命!”亚尔兰娜挣扎着大喊。
作为俘虏的她本来就只穿了一件束腰外衣,现在又拼命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抓住四肢的触手,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就这样在激烈的动作中若隐若现。那充满抗拒的表情和扭曲摆动的四肢更令触手怪产生了蠢蠢欲动的征服欲望,血液直往兴奋不已的六条触手上涌。一声声绝望的哭喊则进一步激发了他的兽欲,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以最野蛮最粗暴的方式摧残这位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少女。
他紧紧抓住了亚尔兰娜圆滑的大腿,狠狠吸住了她的股沟。
“啊啊啊!”亚尔兰娜尖叫着想要将他甩开。
触手怪翻开她的内裤,正想要做点简单的润滑,却惊讶地品尝到了蜜液的甘甜。
“这就湿了?看来你没有表面上那么害怕呀?”他有点失笑地道。
“不,这,这是…尿,是尿!”亚尔兰娜大喊着,声音因为恐惧和羞涩而失真。
“你真当我分不出来么?”触手怪一边说着,一边将触手捅入那已经微湿的秘洞。
马上蔓生枝触就要结束了,不管是插得亚尔兰娜爽到走不动还是痛到走不动,总之他得限制住她的行动。
“噫——”亚尔兰娜发出一声尖细的长吟,全身因为触手的插入而剧烈地颤抖,甚至连挣扎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这时候,蔓生枝触消失了。
“你,你快下来…啊!”重获自由的亚尔兰娜似乎并没有想到要逃出隔音屏障,反而将双手伸向两腿之间,拼命地拉扯触手怪。触手怪力量虽低,可却牢牢绑在她的大腿上,更有一条触手直通她体内,哪有那么好拉开?何况她此时慌张已极,找不到着力点,十分力用不出三分,更是徒劳无功。
触手怪只觉得亚尔兰娜的穴肉此时因为恐惧和挣扎而急剧收缩,就如同一个瑟缩在角落里的小女孩一样,只会蜷住身体瑟瑟发抖。穴内的褶皱也仿佛被触手磨平了一样卷曲着,触感虽然不如莱狄李娅的名器,却也别有一番风情,体验远超昨日。
他一边奋力抽插,一边笑道:“我看你是一点不怕嘛,怕了里面能夹那么紧?诶唷,这感觉真是舒服坏了,是不是熟悉了我的大触手,现在懂得享受了呀?”
“你,你胡说,怎么,可能,哦~”亚尔兰娜红着脸想要分辩,却因为触手的抽插,话语间夹杂着苦闷的喘息,最后更是因为直抵宫颈的大力抽插被强行打断。
触手怪感到她撕扯自己的力量似乎略有弱化,便分出了一点注意改变触手的形状。
上一次他玩弄得比较“随意”,用的是莱狄李娅最爱的不规则凸起型,这一次他要精耕细作,研究一下亚尔兰娜最爱的形状。
“你,你在,干什么,噫——”亚尔兰娜清楚地感觉到体内的异物在以飞快的速度变化着形态,这让她身体不受控制地兴奋起来的同时,又惊惧万分,不知道这只淫邪的恶魔要在自己的体内做什么邪恶的实验。
“没什么啦,无非就是研究一下你喜欢的形状。”触手怪以一种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我可是很会体贴人的哦~”
“你,你就是个,淫,淫,啊!”亚尔兰娜义愤填膺地想要斥责他的厚颜无耻,却又被找到机会顶住了花心,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
“淫什么呀?”触手怪一边将两条触手放到她的腰腹之间抚摸,一边慢悠悠地问道。
“淫,淫,哼啊!”亚尔兰娜挣扎着想要说出来,一时间连拉扯触手怪都忘了,但怒骂的话语还是被阴道内肆虐的触手插了个粉碎。
触手怪感到她花径内已经明显湿润了起来,周围的褶皱渐渐抬头,阴道也因为快感诚实地开始蠕动。这让他越发放心,语气转而变得严肃:“说不出来?那换一个问题,你应该叫我什么?”
“你,你休想!”亚尔兰娜立即意识到了他的意思,不禁回想起了昨天自己对着这只怪物大喊主上自称奴隶的情景,全身都因为羞耻而颤抖起来。
“才过了一天,就连主上大人都不认识了呀?”触手怪一边调戏,一边又加了两条触手,享受亚尔兰娜滑腻的腰肢。
虽然她的肌肤不如久居宫廷的莱狄李娅光滑,但也已经相当润泽。
“混蛋!”亚尔兰娜怒斥着,挣扎着想要走向帐篷外。
她终于反应过来了。
触手怪怎会给她这个机会,当即变换着触手的形状,加力抽插,同时两条触手攀上了她高耸的乳峰,肆意揉捏起来。
不得不说,这对雄伟的乳房大概是她唯一能胜过莱狄李娅的地方。
“啊,哈,啊…”亚尔兰娜几乎说不出话来,喉间只能漏出阵阵娇喘。股间激烈的抽插和缠在大腿上的触手令她步履维艰,只能以奇妙的内八姿势艰难地向前挪移。
“咿——”她还没迈出两步,就突然一个激灵,双手捂住了小腹。清澈的水流越过触手怪封堵阴部的身体激射出来,那两条努力前行的长腿也一下子没了力气,软绵绵地屈倒,让她跪坐在了地上。
她这反应让触手怪吓了一跳,刚刚只是普通的抽插而已,也没有感受到征兆性的阴道收缩,怎么突然就高潮了?
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莫非是调整出了她喜欢的形状?
他试探着还原触手的形状,果然,亚尔兰娜的呻吟声越发高亢起来,高潮后持续不断的刺激也令她的身体越发敏感,蜜液不受控制地外流,连阴唇都张了开来,欢快地迎接着抽插的触手。
触手怪一边为找到合适的形状而窃喜,一边又感到迷惑,因为这个形状毫无特别之处,大概就是粗糙度和粗壮度特化的男人阴茎。
他不禁想到了早晨和莱狄李娅进行的推测,难道说这个形状就是亚尔兰娜那位前夫的形状?那是个又粗又大还有粗糙外皮的男人,他用自己得天独厚的阳物和绝佳的性能力将她硬生生肏成了现在这样?
总感觉有点假,那样的话亚尔兰娜真的还愿意冒着得罪父亲的风险离开这位器大活好的前夫么?
这个想法刚浮现,触手怪就摇了摇头。
不,不能因为自己是个靠色欲吃饭的触手怪就把性欲想得太重。
不过,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就很有意思了,由此就可以推出是另一个人让亚尔兰娜喜欢上了这种形状。从之前拷问出的信息看,他很可能就是她嘴里的第二个性对象。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触手怪开始羞辱亚尔兰娜。
“真是个骚货,随便插了两下就连路都走不动了!骚货,快说说,你应该喊我什么?”
“你,你先不要,啊,再插了~”亚尔兰娜哀求道,身体在快感的轰炸下无意识地一抽一抽。她昨天刚刚被触手怪狠插了一通,今天阴道都还有点疲惫,现在又在高潮后立马被给予强烈刺激,身体根本吃不消。
“你好好听话,我就停下。”触手怪笑眯眯地说道,“先说说,你应该叫我什么呀?”
“主…上。”亚尔兰娜的声音听起来咬牙切齿。
“那你是我的什么?”
“…”亚尔兰娜死死地咬住了牙。
触手怪遗憾地摇了摇头:“主上都已经喊了,现在放弃不是功亏一篑么?”
说罢,他用力一挺,触手又顶到了亚尔兰娜那饱经磨难的宫颈。
“啊——”亚尔兰娜弓起了腰,一股蜜液激射而出,落到触手怪身上,转眼便消失不见。
这一顶下去,触手怪就觉得四周的肉壁飞快地聚拢,团团包裹在触手上,那些褶皱不安地蠕动,就像无数只小手在给触手瘙痒一般,让他感受到一种微弱的酥麻感。
“怎么样呀,说不说?”触手怪略微放慢了抽插的速度,话语里又带上了点笑意。
“哈,哈…”趁着这个间隙,亚尔兰娜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气,“是,是…奴隶…”
奴隶这个单词她说得又轻又快,几乎听不清楚。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触手怪做出了一个侧耳倾听的动作,同时加快了触手抽插的速度。
“啊,不,要…”亚尔兰娜的声音又哀婉了起来,“奴隶!我是您的奴隶!”
“唉,何必呢。”触手怪假惺惺地哀叹起来,“真可惜,本来打算让你喊完这两句就停手的,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得加问题了。”
“怎么,这样…”亚尔兰娜的眼神绝望了起来,原本绷紧的身体在这一刻稍稍放弃了挣扎,无意识地伴随着触手的抽动微微起伏。
触手怪让抚摸着她背脊的触手上移,捧住了她白嫩的脸蛋。
模仿着看过影视作品里恶魔的语气,他轻声问道:“你这幅骚样子,是不是你前夫折腾出来的呀?”
“不是,哦~”亚尔兰娜完全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意义,随意地给出了答案。
触手怪的语气越发险恶:“哦?那看来,就是你的第二个性对象做的咯?”
“!”亚尔兰娜这才惊觉,澄澈的大眼惊骇的看向触手怪,眼睑上下跳动,也不知道是因为被快感侵袭,还是由于内心的波澜。
她表情惊骇,身体更是动摇,阴道又再次紧缩起来,连肉壁上的褶皱都被压平,严丝合缝地贴紧了里面的触手。这突如其来的舒适感让触手怪差点叫出来。一种征服女人的成就感也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他相信阴道的反应一定不会说谎,也就是说自己确实戳中了亚尔兰娜埋藏在心底的秘密。
“诶呀,说中了?”他抚摸亚尔兰娜脸蛋的触手向前一进,几乎占据了她的半边脸蛋。
“不,没…”亚尔兰娜的眼角一下子蓄满了泪水,眼里充满了惊恐。
触手怪大奇,之前她也是抵死不愿意说出第二个对象的身份,现在猝不及防下被提到那个神秘人又是如此表情,那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即便好奇,他也知道强扭的瓜可能被扭坏,于是只是道:“说出来,或者再接受一次惩罚,你选吧。”
亚尔兰娜哀求地看着他,见他丝毫不为所动,眼神反复变换,最终没有说话,只是默默闭上了眼睛。
触手怪嘿嘿一笑,突然停止了抽插。
“嗯?”已经在激烈的快感中有点神志模糊的亚尔兰娜迷迷糊糊地看着触手怪,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带着疑惑的鼻音。她体内柔软的穴肉欲求不满地缠绕住里面的触手,分泌的蜜液不减反增。
触手怪想要拔出自己的触手,但阴道缠绵的力量大的可怕,他微一用劲,竟然完全拔不出来,反而令亚尔兰娜紧缩的阴道被带得一动,让她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
他不得不让触手略微缩小,这才从过于热情的阴道里挣脱出来。
即便如此,触手离开阴道时,依然因为过于紧密的接触,发出了“啵”的一声淫音。
亚尔兰娜怅然若失地看着他,即便给予她过度刺激的罪恶触手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她也丝毫没有要起身逃出营帐的意思。她的思想已经被突然断开的性爱占据,脑子里只剩下眼前那条可以给予她无上快感的触手。
“怎么这幅表情呀,你不是想让我拔出来吗?”触手怪坏笑起来。
虽然亚尔兰娜的反应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激烈…好吧,关于高潮寸止这块,他确实还需要勤加练习。
“我,我…”亚尔兰娜嗫嚅着想要分辨,但那因饥渴而翕动的阴唇和汩汩流出的蜜液却出卖了她。她意乱情迷地看着触手怪,脸上带着迟疑和迷茫,还有隐藏在那之下的无尽欲望。
触手怪轻轻将触手抵在她的阴唇上,以足以令人发狂的缓慢速度研磨着饥渴的阴唇。亚尔兰娜终于抵挡不住欲望,一边为每一个微小的刺激发出夸张的大声娇吟,一边晃动着自己的阴部,试图用自己的下体捕捉折磨她的触手。
触手怪灵巧地调整着触手的位置和角度,亚尔兰娜因快感和欲望而钝化的神经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只能徒劳地扭动呻吟。
触手怪将一条触手盘上她的后脑,以诱惑的语气说道:“想要,就把欲望喊出来吧。”
亚尔兰娜迷茫地看着她,但渴求快感的大脑在这种事上转的格外快,她迅速反应过来,娇吟着哀求道:“主上,求求你…插进…奴隶里面吧…”
“这点程度就够了?”触手怪似笑非笑地说道,“诚意不够呀。”
“哦,啊~”亚尔兰娜被欲望折磨得几乎疯狂,已经完全丧失理智的她自暴自弃地大喊道:“主上,求求您将您的肉棒赏赐给您卑贱的奴隶,插进我淫荡的穴内吧!”
她这熟练的喊话让触手怪一愣,他本来以为亚尔兰娜要被他吊着引导好几次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没想到她竟然张口就来。这算是天赋异禀吗?
既然她说出来了,触手怪也不食言,触手一捅,直没入根。
“哦——”亚尔兰娜仰着腰,竟然就这样迎来了一次小高潮。
触手怪插入以后,没有继续抽插,而是在她耳边淫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呀?”
“好,好舒服…”亚尔兰娜梦呓般呢喃着,“还想要…”
触手怪又拍了拍她的背脊,道:“还想要,就说说,你的小骚穴现在是什么感觉呀?”
亚尔兰娜的脸色略微纠结了一下,随即那点小小的坚持就被对体内触手的巨大渴望击碎了。
“我的…”
“谁的?”触手怪提高了声音。
“您奴隶的小骚穴里…被塞得满满地,触手好大,好烫,像要烧起来一样~阴道被大大地,撑起来,又麻,又痒…哦,已经,只想要了~”亚尔兰娜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媚声说着普通妇人想都不敢想的淫语。
触手怪挠了挠头,对她的顺从有点不适应。他只能道:“真是个填不满的小骚货!下贱的淫荡奴隶!”接着便大力抽插起来。
“哦,哦,主人的触手肉棒…好厉害…小奴隶要被…肏翻了…”亚尔兰娜完全享受起触手怪的“服务”来,腰臀配合着触手的抽插水蛇般妖娆地扭动,一双堪称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起伏上下跳动,穴内奔涌的蜜液被触手“噗叽噗叽”地插出,场面要有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她的淫言浪语和风骚姿势令触手怪不禁有点心动。比起床榻上无限娇羞,言语上也放不开的莱狄李娅,亚尔兰娜确实有着独特的韵味。
但说白了,这也只是身为玩具和奴隶的魅力而已,就算立即失去她,触手怪也不会有多少失落的感觉。
正当他尽情享受亚尔兰娜带来的触觉听觉视觉三重淫荡盛宴时,系统的提示适时传来。
“受迫者亚尔兰娜.普里维斯.埃特纳的臣服等级已提升到2级。”
“亚尔兰娜.普里维斯.埃特纳已满足奴隶条件,解锁可查看信息:臣服度”
触手怪抽动了一下他并不存在的嘴角,这升的是否有点快?
不过也罢,亚尔兰娜越顺从,接下来的行动就越方便…
他狞笑着伸出一条触手,在亚尔兰娜看不到的角落,凝聚出一颗一级的强权血实.
不知道是因为技能的进化,还是消耗等级的降低,这次触手怪凝结血实的动静非常小。
亚尔兰娜此时已经完全沉迷于触手的全方位阴道摩擦中,这种刺激是任何男根任何性技巧都无法达到的。对触手怪的小动作,她没有丝毫的察觉。
触手怪感受着女体的悸动,突然用力一挺,将亚尔兰娜送上了高潮。
“哦——”至高的快感令亚尔兰娜的腰向后弓到极限,宛如一张拉满的弓臂。
蜜液如井喷一般从她体内涌出,甚至溅到了一尺外的地面上。
真壮观啊…触手怪在心里感叹,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虽然以征服难度来说亚尔兰娜有点太好征服了,但这毕竟是他第一次体验征服女人的快感。
莱狄李娅不算,他们是相亲相爱,与征服无关。
没有打算放过激烈绝顶中的亚尔兰娜,他一边加大力度抚摸她的身体,一边让阴道内的触手轻轻在里面搅动。
“啊——”高潮后敏感无比的胴体因为这温柔的刺激而剧烈地颤抖起来,那几乎已到达极限的纤腰以要折断背脊的气势继续后仰,阴道和子宫口也不安分地蠕动起来,刚刚井喷过的蜜汁又开始潺潺流淌。
触手怪将血实吞入身体,利用血肉塑形制造出一个空腔,直接将血实送入了在阴道内翻云覆雨的触手内。
这枚血实比当初的血实精华小了一圈,他进化后对身体的掌控能力也进一步增强,所以可以采取更有效的方式输送血实了。
搅动着阴道的触手微微膨胀,在内部张开了一道窄窄的通道。血肉通道的内壁上下起伏,来回蠕动,快速地将血实输送到最深处。
“啊,主上,好厉害,您奴隶的里面,在被填得满满地撑起啊啊啊啊啊——”触手的膨大和起伏让亚尔兰娜翻起了白眼,香舌吐出,甜唾滴滴洒落。
虽然对她并没有什么感觉,但触手怪不得不承认,这幅淫靡浪景,他大概永远不会在和莱狄李娅的欢爱中见到。
血实钻出了触手的末端,触手毫不留情地向前一顶,将它的前端送入了因为过激的刺激而微微张开的子宫口。
“噫…嗬嗬嗬…”亚尔兰娜的眼睛几乎完全泛白,叫床声也变成了意义不明的嘶吼。在这超出承受能力的快感下,她原本紧绷颤抖的身体突然瘫软放松,宫颈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无力地承受着血实的进入,在触手的顶撞下被强迫着一点点扩大。
在血实被送入的那一刻,她迎来了一次绝顶之上的绝顶,蜜液如奔涌的玉柱般喷出,几乎沾湿了整个营帐,让这里到处都弥漫着香腥的雌臭。
“受迫者亚尔兰娜.普里维斯.埃特纳的臣服等级已提升到3级。”
“亚尔兰娜.普里维斯.埃特纳已满足奴隶条件,解锁可查看信息:霸道点数,臣服度”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亚尔兰娜.普里维斯.埃特纳
等级10瑞特牧民 等级10瑞特贵族战士 等级5瑞特贵族骑手
臣服等级:3(奴隶)
霸道点数:59*1.2=70
臣服度:64

系统的信息告诉他,受迫者和奴隶提供的基础霸道点数由其实力决定,不会低于其成为奴隶时的数值。实力成长后她们提供的霸道点数也会增多,但是这时候掉级就会影响到霸道点数了。举个例子,亚尔兰娜现在是2阶5级,相比最开始已经掉了1级,但她提供的基础霸道点数依然是59。如果她升到7级,这个数值会增加到63,但要是掉回6级的话,点数也会相应跌回59。
至于后面的乘算系数,只与臣服等级有关,1-5级分别对应1,1.1,1.2,1.3,1.5。
臣服等级则只与臣服度有关,需要达到的下限为臣服等级*20。
按照系统给的解释,臣服等级3代表亚尔兰娜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奴隶身份,对很多命令都不会感到反感。但她仍然有自己的坚持,比如不愿出卖主母。同时虽然她可能对摆脱奴役已经没了什么念想,但是如果真的把一个极好的机会摆在她面前,她仍然会选择逃离。
但总的来说,只要有一点宽松的管理,就能让她老老实实地待着。
一点点消化着脑内的信息,触手怪不禁感叹:不愧是系统,光是这个臣服度显示,就能让他省不知道多少心。
奴隶已经可以和伙伴或伴侣一样,接受他通过职业系统创造的职业了。于是他趁着亚尔兰娜喘息的时间,又打开了职业系统。
亚尔兰娜的三个职业已经被扫描进了系统,但奴隶毕竟不同于伴侣,因此这三个职业现在只能改不能用。
职业的修改有三种方式,分别是精进,优化和赐予。精进是在本身的基础上直接进行调整,优化则是和其他职业间取长补短,赐予则是将触手怪的职业中蕴含的特质掺入。
赐予需要触手怪自行利用职业特性做好前置准备,因此这个方式是免费的,其他两种方法都要消耗一种叫做“经验”的资源进行灌顶。
触手怪已经接触过这种资源,那就是他之前消耗了10个等级制作出的血实精华。而仁道第三层,也有将伙伴或伴侣提供的能量以较低效率转化成经验的天赋。
总的来说,这里的经验比他提升等级需要的能量精贵很多,获取途径需要一点点摸索,转化效率还低。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赐予。反正他也不指望亚尔兰娜做什么绝世强者,不如用职业将她和自己紧紧捆绑,再顺路做一点优化。
但事实让他大失所望,他现在阶位太低,即便是瑞特贵族骑兵这种平凡无奇的二阶职业,他也无权进行赐予,只能赐予0阶的瑞特牧民和1阶的瑞特贵族战士。
他利用血实生长这个特性将这两个职业进行了加强,最后得到了两个全新的职业:0阶的血缚下奴,和1阶的血拥奴兵。
这两个职业的属性都比它们的前身好看一点,前置要求就是拥有强权血实赋予的弱效血实之拥。血缚下奴多出了一个特性血实之缚,属于纯粹的DEBUFF,效果就是能让触手怪激活后赋予她们的子宫极强的情欲和刺激,效果比花费5级制作出的强权血实精华效果还好,基本可以让她们动弹不得,只能站在原地发情。而血拥奴兵的血缚特性则进化为了血拥,虽然控制效果没有增强,但是却赋予了她们释放穿刺飞须的能力。
最后,这两个职业还有一个新特性微弱奴役亲和,可以增加5%的实力恢复速度。
总的来说,都是些毛毛腿加强,而且比较倾向于被控制和被采补,比起触手怪这次进化差了一个档次。不过他现在阶位还低,能加强瑞特贵族系列这种已经略超及格线的职业已经不错了。
顺便一提,以骑士这种经典的精英职业作比较的话,瑞特牧民的初始属性是80点,预备骑士扈从是85;瑞特贵族战士是121,骑士扈从是131。而血缚下奴和血拥奴兵,则分别是82和125。
可惜,即便是简单地加了一层赐福,想要将亚尔兰娜的职业转化过来依然0阶到2阶的全套职业,以及一定量的经验值。所以他现在得尽快升到2阶,这才能给亚尔兰娜做“洗礼”。
加强亚尔兰娜的职业之余,触手怪还注意到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他自己的职业也可以加强。不过代价非常昂贵,要求也很高,必须要有足够分量的技能,支付100成就点或者巨量经验才能进行。
消耗反而是次要的,他现在才1阶,大不了再赖在莱狄李娅身上憋几颗血实精华刷经验,反正以现在的速度,十天左右他就能做出一颗血实精华。真正麻烦的是技能,按照系统的暗示,他现在至少得要两个新的熟练级技能,或者一个比熟练更高的精通级技能才有资格进化。要是日后进阶到了3阶,这个要求还会更高。
关闭了系统,触手怪看向一旁的亚尔兰娜,她已经不再像失了魂一样地抽搐,而是满脸迷醉地盯着他。
看到触手怪转过了身子,这神情又陡变成一个纠结着恐惧,痛恨,依赖和渴望的复杂表情。
触手怪笑着道:“我亲爱的小奴隶,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她死死盯着他,美丽的脸庞不住扭曲。
触手怪看着她这点碍于颜面的无谓坚持,也没有戳破,用分泌着媚药的触手轻轻在她的阴部划动了几下,涂满了粘稠的媚药。
“啊,哦~”亚尔兰娜立即诚实地抬起臀,扭起腰。
触手怪用力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淫笑道:“这样子还和我装呢?”
亚尔兰娜闷哼一声,闭上眼睛不说话。
触手怪指了指地上:“先把这弄干净吧。”
他本是想用命令的方式加深亚尔兰娜的奴性,却没想到她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竟然开始吟唱咒语。这段咒语虽然触手怪并不会,但却很熟悉,因为这正是莱狄李娅每次做爱后都会用来清扫战场的清洁术。
他不由得大奇,韦德人可不比伯罗尼撒人,同是瑞特人,后者信仰的是工匠之神达苏郎,又早早地路穆化了,对法师的敬意早已不比野蛮的同族。而韦德人不仅没有沐浴文明,甚至由于对缇比斯的信仰,生活比其他瑞特部落都要粗野,对魔法也更缺乏敬畏,几乎没人愿意学习法术。
生活在这样的部落里,亚尔兰娜怎么会清洁术?
他直接开口问道:“你是和谁学的魔法?”
“!”亚尔兰娜陡然惊觉,慌乱地解释道:“我,我,是部落里的…”
触手怪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也不知道她看不看得懂——说道:“你身上的秘密,还真是多得很呐。”
看着亚尔兰娜越发紧张的脸,他随口猜道:“是主母教的?还是你那第二任“丈夫”?”
亚尔兰娜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触手怪很满意这个变化,这姑娘真是一点藏不住秘密。
他颇为自负地道:“即便你不愿意说,迟早有一天我也会把你的秘密全挖出来。”
亚尔兰娜低着头沉默不语。
触手怪心知这需要一点时间让快感在她心底沉淀,今天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于是他撩起亚尔兰娜的下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道:“我要走了,你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亚尔兰娜抬起眼瞟着他,沉默了片刻,才艰难地说道:“主人再见…”
“嗯,不错,你会是一个好奴隶的。”触手怪摸了摸她的脸颊,满意地点了点头。
大功告成,他也不再磨叽,转头钻出了营帐。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