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二卷 北伐倾岳 第十四章 战俘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行军路上,触手怪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第一骑兵中队的二十人竟然全不是路穆人,要不就是红发绿眸的凯德尔人,要不就是金发碧眼的海德曼人和瑞特人。
托里维辛的解释是,风骑士的许多技巧根本不是路穆人玩得起的,只有生活在马背上的游牧民族,才能驾驭住那些灵活多变的马上战术。
莱狄李娅也是这样,虽然伯罗尼撒人已经不再过游牧生活,但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游牧血统却不是那么容易被冲淡的。甚至因为高贵的出身和父亲的宠爱,她很小就能骑着马挎着弓跟在拉米达提六世身后狩猎,底子比大部分游牧民都好。
也只有这样坚实的基础,才能让她经过不到两个月的指导就成为一名风骑士。
特里同到塔盾要塞并不遥远,大概只有三百里(罗里,约合1.49公里)。急行军之下,大军只花了五天时间就到了狄德利河上的狄德利大桥,这是路穆设立笃里安行省后特地修建的,这座大桥在今天就起到了作用:如果不是它,第一军团至少要花两三天时间筹备渡河的船只。
莱狄李娅也知道这座大桥,只可惜她和触手怪渡河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具体的位置,更别说寻桥过河了。
过了狄德利河,军队的行进速度就慢了下来,这是为了让旅途劳顿的士兵和马匹有一个整顿喘息的机会。士兵们终于可以睡在扎好的营帐中,而不是在星夜下露宿了。
露宿在路穆是兵家大忌,有不止一本路穆兵书提到过:即便只留宿一夜也要扎营,否则就要冒被袭击的风险。但由于时间太紧,且围攻要塞的敌人肯定不会闲到跨过狄德利河劫掠,所以克里图特并没有死搬兵书。现在过了狄德利河,怎么说也得扎营了。
军士们伐空了附近几片小树林的木材,做过十几年宿营长的塔里曼图斯将自己的规划告诉老兵们,具有一定工程学经验的老兵们再指挥新兵营建工事。那位费舍尔宿营长也没闲着,他的土系魔法大放异彩,至少让扎营的工作量减少了一半。
这就是浮汞,其能力足以影响一军。
莱狄李娅即是女性,又是军事护民官,因此得以单独住一间帐篷。当然,法兰娜作为服侍她的奴隶,也和她住在一起。
关于女性参军,路穆是有讲究的。由于这个世界有超凡力量,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男女间的差距,因此路穆历来是有女性参军的。只是由于男女间的力量差距在一二阶依然非常明显,所以军队始终以男性为主导。
为了避免男女混编带来的种种不便,路穆法律要求,除非军团能组建出一个大队编制的女兵,或者让女兵担任百夫长及以上职位,否则不得征召女性入伍。若非莱狄李娅靠克里图特得了一个军事护民官的职务,仅凭风骑士身份恐怕也难以加入这次战争。
营帐里,法兰娜已经沉沉睡去,触手怪安静地躺在莱狄李娅的铺盖旁,封闭了自己的视觉,也准备入睡。
但这时,一声甜腻的呼唤传入他的灵魂:“特雷迪乌斯~”
他无奈地“睁开眼”,看到莱狄李娅正盯着他,眉目含春。
“你可别说是…法兰娜可就在旁边。”他瞟了一眼一旁睡得正香的法兰娜,用心链警告道。
“没关系的,动作小一点就好了。”莱狄李娅伸手抱住他,两眼放光。
这才隔了五天…触手怪有点无奈。他从来没谈过对象,也不知道莱狄李娅现在这状态正不正常。这算食髓知味?还是性瘾?亦或只是非常正常的性需求?
虽然莱狄李娅变成一个欲女似乎对他来说不算坏事,但是他内心还是不希望这样。
有点担心的他试探着问道:“要不咱们先克制一天?也不急于这一时嘛!”
“唔…”莱狄李娅蹙起了好看的眉头,“那…”她犹豫了一下,有点失落地把触手怪放了下来:“好吧,既然你不愿意…”
她这话让触手怪放下心来。他笑着用触手摸了摸莱狄李娅的脸,道:“开玩笑的啦,就今天吧。”
此言一出,莱狄李娅的眼底又闪现出光芒。她没有再说话,只是这样盯着触手怪。
这狼一样的眼神并没有让触手怪瑟缩,反而激起了他心底的欲望。他一边摸着莱狄李娅的小脸,一边低声说道:“你就俯卧着吧,这样动静最小。”
莱狄李娅乖巧地翻过身,俯卧在铺盖上,双手交叠着放在地上。
只可惜她的胸部还不够雄伟,营造不出触手怪前世所见色图那种乳房被挤床榻挤压的极致视觉享受。
触手怪轻抚着她的美背,笑着说道:“要是让大家知道他们敬爱的莱狄李娅护民官此时正在营帐里做这种事,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此言一出,他感到莱狄李娅的肌肉明显一僵,但又很快放松下来:“这并非军规所禁止的,他们无权干涉。”
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悦,但触手怪并没有听出来。
“啧。”他挠了挠头,暗道莱狄李娅真是不懂什么叫床第之言,什么叫情趣。
自讨没趣的他没再多说,而是一边将两条触手自两侧伸向莱狄李娅的双乳,一边将一条触手探向她的两腿间。
触手还没到位,莱狄李娅的身体就已经燥热起来,双腿也微微打开,迎合着触手。
透过她张开的双腿,触手怪依稀看到几条纤微的晶丝。他蠢蠢欲动地将触手向前一伸,抵在了那两腿间的神圣谷地上。
“嗯~”莱狄李娅喉间传来一声低沉又夹杂着渴望的呻吟。她微微抬起自己的翘臀,将那洁白柔嫩的唇瓣完全暴露在触手怪面前。
“这么想要么?”触手怪一边让触手磨蹭着她的阴唇,一边调笑道。
莱狄李娅回首瞪了他一眼,一双媚眼中娇柔无限。
触手怪抚摸着她的美背,那原本洁白的肌肤此时因情欲而微微泛起粉色,光滑柔嫩仿佛能滴出水来,粉腻酥融娇欲滴。
他只觉得此时自己全身全心都充斥着莱狄李娅。那娇柔又沉重的呼吸声占领了他的听觉,那犹如粉玉般的赤裸胴体占领了他的视觉,阴唇和肌肤的极致触感又占领了他的触觉。他忍受不住地加大了触手的力度,柔软的触手微微陷入莱狄李娅柔滑富有弹性的肌肤,仿佛想与她融为一体。
“呜~”抵在胯部的触手陷入了两瓣阴唇之间,这让莱狄李娅发出一声可爱的鼻音,呼吸也愈发粗重。
触手怪让触手抵住了她已经微微抬起的阴蒂,同时将整个身体依托在她的臀部和背部之间,一点点展开,想要尽可能地品尝她的每一寸肌肤。
仿佛感受到他的欲求,莱狄李娅的全身都缓慢地扭动起来,剐蹭着抚摸她的触手。
触手怪收回爱抚阴唇的触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脸,轻声道:“要进去了哦。”
此言一出,他立刻感觉到莱狄李娅的身体紧张了起来,那被蜜液打湿的秘部也含羞张开了小嘴,油亮的光泽让人迫不及待想入内一探究竟。
他毫不犹豫地将触手插入了这诱人的溪谷。
“——”莱狄李娅紧紧抱住身下的被褥,两只乳房也将逗弄着小樱桃的两条触手压在了身下。
少女弹性十足的乳肉重重压着触手怪的两条触手,已经立起的乳尖陷入他的肉里,香艳的触感仿佛让他的灵魂都受到了洗涤。
他操纵着被乳尖抵住的触手在乳肉的压迫下轻轻扭动,稚嫩的乳头立即不堪重负,被玩弄得东倒西歪。
与此同时,进入阴道的触手迅速生长出莱狄李娅最爱的粗糙表皮和不规则凸起,抵住子宫口扭动旋转。
剧烈的刺激让子宫口像个受到惊吓的小姑娘一样蜷缩起来,相应地,突如其来的巨大快感也让莱狄李娅猛地瞪大眼睛,弓起腰部。
“特雷迪乌斯,你怎么又玩那里!”她通红着脸用心链表示抗议。
“这是没办法的事,莱狄李娅。”触手怪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以后那种需要子宫吸收的东西…恐怕不会少。”
“不…不会少…”莱狄李娅的脸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不是因为这太羞人,而是害怕自己以后真的变成会因为宫颈高潮的怪人。
“没关系的啦,桥到船头自然直…”触手怪出言安慰道。
莱狄李娅却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要是真的有了一个敏感的宫颈,再像那样生孩子…
“不,不行,谁要给他生..还生那么多…”她羞赧地扭动起自己的身体,低声地开口抱怨。
“你说什么?”只有20点感知的触手怪完全没听清她的话。
“我说不…啊~”莱狄李娅刚想拒绝,触手怪就坏心眼地活动起了触手。宫颈和阴道处澎湃的快感瞬间将她的话语冲得支离破碎,只余下喉间漏出的呻吟。
触手怪犹觉不足,在她耳边用邪恶的语气低声道:“再这么叫,法兰娜就听到了哦~”
看着莱狄李娅一瞬间凝固住的表情,他又添了一把火:“而且外面,还有巡营的士兵…”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莱狄李娅的阴道应激一般皱缩起来,上面的褶皱也不像之前一样恋恋不舍地包裹在触手周围,而是伴随着阴道的皱缩神展开,将自己的每一寸黏膜都暴露在了触手的刺激下。
这种超越以往的触感让触手怪如临仙境,甚至产生了一种要射精的错觉,尽管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这种功能。
差点升天的他低头看向莱狄李娅,却见她正拼命地咬着被褥,表情夹杂着害怕暴露的痛苦和被快感沃灌的愉悦,两种矛盾情感的冲击让她碧色的眼眸里泪水盈盈,看上去楚楚可怜。
这景象让他大为窘迫,不由得开始反省自己。他伸出触手抚摸着莱狄李娅的小脸,颇为抱歉地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想…”
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莱狄李娅刚刚还充盈着泪水的眼睛下一刻就露出了凶光。
即便在床上,她也不是待宰的羔羊。
发现大事不妙的触手怪刚想讨饶,就感到一阵剧烈的撕扯,随后天旋地转。
如果此时有一个旁观者的话,就能看到,莱狄李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一把从背上扯下,随后便翻过身,将他摁在地上,跨坐在他身上。
她全身依然带着潮红,晶莹剔透的肌肤上出了一层薄薄的香汗,胸前的一对白兔因为刚刚的动作上下起伏。她完全湿透的下体此时仍旧洪水泛滥,有着她最喜欢形状的触手被突然拔出,这种刺激令她的阴道又分泌了一股蜜液,它们粘连在被拔出的触手上,在空气中拉出了一道淫靡的丝线。
“你你你要做什么?”突如其来的惊变让触手怪大骇,躺在床上瑟瑟发抖,像极了要被硬上弓的小娘子。
要知道,他可是个只有一阶的辅助型小法师,而莱狄李娅可是已经三阶的近战型选手,用起强来他可能连壮汉面前的小娘子都不如。
“还不是你太不老实!”莱狄李娅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微微站起身,抓住那条长出了凸起的触手,将其对准自己的阴唇。
“等等…”触手怪终于明白了她要做什么,“这样动作太大了,法兰娜真会醒的!”
“你不许说话!”莱狄李娅赌气地说道。她小心翼翼地坐下,让身下的触手一点点靠近自己被蜜液泡得湿透的阴部。
触手怪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反抗。只听“噗叽”一声,熟悉的极致触感透过触手直抵他的灵魂。
“嗯~”莱狄李娅轻轻地娇吟一声,开始笨拙地扭动起自己的腰臀。
触手怪呆呆地看着这一切,他以前也很喜欢女上位,不过他只是很喜欢看女主努力扭腰索取快感的样子和她们像小孩子得到新玩具一样的享受表情,而不是被“身娇体柔”的美少女压在身下榨取的感觉。
可他却分明感觉到,莱狄李娅的阴道此时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亢奋,那千层万叠的褶皱此时正如无数双柔嫩的小手般在他的触手上来回抚摸,肉壁则柔情无限地依偎着它,将这温润潮湿的香艳触感放大到极致。两瓣蜜桃般的翘臀由于体重的压迫,紧紧地贴住了他的身体,莱狄李娅身体的来回扭动将它们令人神魂颠倒的弹性完完全全地传递到被压迫的触手上。那绝非丰腴肉臀能给予的感觉,娇柔少女的柔滑和健美骑士的紧致在这完美的翘臀上达成了和谐统一,每一次扭动都能让触手怪如临天国。
“嗯~嗯~”莱狄李娅的动作愈发熟练,她以一种鸭子坐般的姿势坐在触手怪身上,纤腰如水蛇般前后扭动,让腔内的触手能刺激到自己体内的每一寸角落。蜜液自她的阴部汩汩流出,顺着结合部的触手流淌到触手怪身上。
触手怪感觉她似乎比平常做爱时还要兴奋。
看着仿佛忘了情一般扭动着身体的莱狄李娅,他情不自禁地伸出自己的触手,搂住了她的腰肢。
“啊~”突然的抚摸让莱狄李娅的动作微微一滞,麻痒的感觉和阴道内的快感交织在一起,竟然令她原本就因为兴奋而收缩的阴道又是一缩。
触手怪知道她已经到了临界点,于是将触手向内一顶。
“哈啊~”高潮令莱狄李娅忍不住张开樱唇,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蜜液如洪水般自她体内泄出,上半身也因高潮的快感而瘫软下来,缓缓地趴伏在了触手怪的身上。
触手怪一边享受着莱狄李娅痉挛的阴道带来的柔软按摩,一边用其他五条触手将她温柔地抱在怀里,轻轻地道:“对不起,刚刚是我太自私,完全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刚刚莱狄李娅的激烈反应实实在在吓了他一跳,也让他陷入了深深的反思。地球那种…更正,是各种糟糕物中撩拨女主羞耻心的玩法已经深入了他的潜意识,让他根本没有在意莱狄李娅能不能接受。
说得严重点,就是完全没想过要体谅她。
莱狄李娅轻轻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软软地靠在了他的怀里。她明了抿嘴唇,神色复杂地看着触手怪,问道:“你…你那时候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触手怪心知凭自己12点的孱弱力量,莱狄李娅想挣脱是根本拦不住的,她现在愿意躺在他怀里,就代表事情大有可为。
于是他老老实实地说道“我那时候就是头脑一热,突然想看看你羞耻的时候里面会有什么变化…”见莱狄李娅露出了一副“我常因不够变态感到和你格格不入”的震惊表情,他又急忙补充道:“我真的就是一时糊涂,话根本就没有过脑子,以后保证不会再犯了。”
“噗嗤。”看着他这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莱狄李娅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捧起触手怪,将他抱在怀里,柔声道:“好啦,我没有再生气了。但是,以后不许这样了哦。”
刚刚的她,与其说是害怕,倒不如说是无法接受。尽管已经熟悉了性爱并乐此不疲,但她依然觉得这是件神圣而且私密的事。这种情况下提到法兰娜还算情有可原,再扯到那些粗鄙的大头兵就过分了。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触手怪忙不迭地保证。
莱狄李娅微微一笑。她轻轻用力,将触手怪彻底搂入自己怀中。熟悉的温度和触感令她感到安心和温暖,困意一点点涌上心头。
“诶诶诶你等一下啊!”触手怪见她的眼皮开始打架,急忙推了她一把,“先把衣服穿上,不然明天…”
“明天?”莱狄李娅有些不解,随后突然明白了触手怪的意思。她红着脸,偷偷瞟了一眼正在一旁熟睡的法兰娜。
“行了,快穿上吧…”触手怪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条触手伸长,想要够到一旁的衣物。
但莱狄李娅却突然发力,紧紧将他抱住。
“我不管。”她像一只锁定猎物的母狼一样盯着触手怪,娇蛮地说道,“我不要其他人打搅我们的时间。”
帐篷外,百无聊赖的巡逻兵静静地坐在营地栅栏旁,看着地上的两只云雀发呆。
它们相互偎依,睡得正甜。
跨过狄德利河的第三天,大军已经到达了塔盾要塞所依托的笃里安山脉。
这座山脉几乎横跨整个笃里安行省,也是笃里安行省名字的由来。
接下来,军团全员将带足五天的补给,抛弃辎重,越过笃里安山脉从背后夹击韦德人的军队。这是克里图特和塔拉曼图斯共同制定的战术,类似于背水一战,要不冲散韦德人进入塔盾要塞获得补给,要不四散奔逃,带着微不足道的补给等着饿死。
他们敢这么做的底气,在于第一骑兵中队的二十位风骑士。面对这些柔锡都当个宝的韦德土包子,风骑士中队属于降维打击,哪怕第一骑兵中队的规模只有正常风骑士中队的三分之一也是如此。
而现在,被两位指挥官寄予厚望的第一骑兵中队,正骑着马在凹凸不平的山地间缓步前行。
队伍的最前方,乌里留斯正持弓教导莱狄李娅。
风骑士主要依赖的风骑术有三种,分别是一进阶就能学会,可以加快坐骑速度的“风之驰骋”,增加箭矢威力与命中率的“苍息铁镞”,和侦察用的“流风簇丝”。莱狄李娅作为老带新里的那个新,侦察这种技术活可以先放在一边,但是苍息铁镞却必须得学,这个魔法可是风骑士引以为傲的追击能力的重要保障。
“再试一次,莱希亚!”托里维辛鼓励道,“你已经很接近成功了!”
莱狄李娅低声吟唱着苍息铁镞的咒语,一道清风开始在她的箭袋旁盘旋。
在触手怪和托里维辛期待的眼神中,这道清风缓缓融入了她箭袋内的箭矢,让每支箭周围都盘绕着一层若隐若现的气流。
“好极了!”托里维辛喜上眉梢。他举起自己手里的反曲弓,抓起一支同样被气流包裹的箭矢,微一瞄准,“嗖”的一声,箭矢飞出。
“试试吧,有苍息的箭和普通的箭可不一样!就射旁边的那片叶子!”
触手怪有点迷糊,什么的旁边?他就看到一支箭飞了出去啊?
“什么叶子?”他用心链询问莱狄李娅。
“就是托里维辛老师刚刚射穿的那片。”
“啥?我什么都没看到。”
“哦…”莱狄李娅明白了触手怪的疑惑,“就在三百尺外,特雷迪乌斯你可能看不清。”
触手怪看着自己只有20点的感知,委屈地揣起了手手。
莱狄李娅拈弓搭箭,也射出一箭。
触手怪还是什么都没看清。
却听托里维辛说道:“你看,是不是和普通的箭不同?再多试试,箭矢我们有的是!”
听起来好像莱狄李娅射空了。
但她看不出一点气馁的样子,而是又射出一箭。
“不错。”托里维辛颔首,看来这箭中了,“你学得很快。”
“托里维辛老师,我们什么时候能去会会那群韦德人?”学会了新魔法的莱狄李娅跃跃欲试。自从知道对面的敌人不是伯罗尼撒和锡诺普后,她的好战心理便完全激发了出来。
“快了。”托里维辛脸上洋溢着风骑士特有的自信,“一场战争的开端,永远是风骑士打出来的。”
他说的一点没错,第二天早上,传令兵就来下达了首席副将阁下的命令。
他要第一骑兵中队立即越过笃里安山脉,骚扰韦德人的后方。
这属于是风骑士的老本行之一,破坏补给线。
不过,这次的任务要求尽量留俘虏,尤其是贵族和女性俘虏。
据说是因为司令官和首席副将都感到这次战争十分蹊跷,所以需要抓俘虏问询。
这其中,女性俘虏尤其重要,因为据皮里盖乌斯最新传来的消息,这次对方的军队中诡异地出现了一支由女性组成的队伍,似乎地位极高。
这引起了克里图特的警觉,他不仅觉得这支队伍应该是某个敌方首脑的亲信,而且还怀疑组织这支军队的人就是皮里盖乌斯接连失利的幕后黑手。
本来这是个很简单的任务,因为北尼德鲁尔斯的这些林地瑞特,根本没有后方的概念,后勤全靠抢。因此袭击他们的补给线,其实就是狙杀那些四处抢掠的散兵。这种小规模遭遇追逐战,可是风骑士最拿手的。
但要抓战俘的话,事情就麻烦了起来。
托里维辛思虑了一会,还是让第一骑兵中队分四路出发。
五位风骑士,足以歼灭数十位蛮族骑兵,而这基本也是劫掠村庄的蛮族小队能有的最大规模。
莱狄李娅作为新人兼托里维辛的学生,自然而然地被分配到了托里维辛的小队里。
这支小队的另外三人,两个是海德曼人,是一对兄弟,分别叫台伯和台比斯,另外还有个瑞特人,叫做易北。
易北是个和蔼的中年人,大概也是整个中队里除了托里维辛外对莱狄李娅最和气的。
台伯和台比斯则都是二十五岁上下,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年纪轻轻就成为风骑士也让他们相当骄傲。
不得不说托里维辛选人还是非常有讲究的,易北不必多说,台伯兄弟这两个以天分自傲的年轻人,面对不到十六岁就成为风骑士的莱狄李娅,也完全失去了骄傲的资本,这让他们反而比那些老兵油子更老实。
凭借轻风马优秀的越野能力和耐力,五人一路上马不停蹄,到晌午就已经走出了茫茫群山。
易北看着前方一马平川的广阔平原,举起自己的剑,念念有词。
资深的风骑士通常都会把自己的剑改造成法器,因为他们施法已经非常熟练,对法器要求非常低。
肉眼难以察觉的气流在他身边聚起,又均匀地向四周散开。
这就是风骑士的招牌法术“流风簇丝”,它可以将附近的气流变成蛛网一般的细丝,将覆盖范围内任何的风吹草动报告给施法者。像易北这样的老牌风骑士,覆盖范围可以达到三里,也就是将近五公里。
易北对这一套已经熟稔于心,施法时他甚至都没有让马减速。
“怎么样?”托里维辛问道。
“东北方二里,至少三十个。”
“这群蛮子还挺着急。”托里维辛扁了扁嘴,“这里离要塞至少有十五里吧?”
“这样就不怕有援军了。”台伯露出了一个阴暗的笑。
沿东北没走多久,已经能看到隐隐的火光。
“上箭!”托里维辛喊道。这是让所有人提前上好苍息铁镞。
“往那里走!那里有人!”易北加持完箭矢,指着一个方向大喊。
“走!”托里维辛一勒缰绳,发出了命令。
一行人立即变向。
走出没多远,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便从不远处传来。触手怪定睛一看,却是几个蓬头垢面的人正疯了一样地狂奔,他们的身后是几个狞笑着的韦德骑兵。这几个家伙手持长柄战斧,像羊倌驱赶羊群一样跟在那群人后面。
“哈哈哈哈!”他们猖狂地笑着,觉得自己仿佛成了祖神缇比斯,正放牧诸神的羊群,俯首睥睨天下。
但一瞬之间,他们的笑容就凝固了。只听“嗤”的一声轻响,带头的人脑门上多了支裹着清风的箭。
箭射来的地方,莱狄李娅正咬牙切齿地捻着弓。
“莱希亚!”托里维辛大声呵斥,但也来不及再说别的,“放箭!”
一声令下,四箭齐飞。
几个韦德骑兵前一刻还在享受生杀予夺的快感,下一刻就沦为了刀殂下的鱼肉。箭矢入肉的轻响接连响起,他们几乎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纷纷落下了马。
韦德人不善锻冶,骑兵的披甲率比路穆的步兵都低,面对风骑士经过魔法加持的特制箭矢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敌人毙命,托里维辛的脸色却一点没有变好看。他厉声喝道:“莱希亚!为什么擅自射击!”
看着气得五官都要团在一起的托里维辛,莱狄李娅的眼里满是不解。
“长官,他们在行恶!”她仿佛陈述真理一般认真地说道。
“战场上没有恶,莱希亚,只有敌人和蠢货。”托里维辛冷冷的说道,“而刚才,你就是那个邪恶的蠢货。如果换成一个骑兵大队在那里,我们全都得死,因为你的冒失。”
“可是,长官…”莱狄李娅试图分辩。
“够了,以后不许贸然行动,这是命令!不要让我见到下次!”托里维辛打断了她。
莱狄李娅不再说话。
看着她委屈的样子,触手怪用心链劝道:“好啦,别生气了。他说的也没错,令行禁止是无论如何都要的。就像你射箭,要是左手擅自拉开弓弦,你也会很困扰吧?”
莱狄李娅抿了抿嘴唇,神色复杂。
这应该是有在反省吧?触手怪看着她的脸,有点犹豫要不要再说点什么。
“继续前进!”托里维辛的命令打断了他的思绪。
莱狄李娅没有丝毫犹豫地跟了上去。
看起来大概是没问题。触手怪心想。
不远处就是一个小村庄,浓厚的烟雾从那里冲天而起,远远就能看见。
“台伯,台比斯,你们去西面包抄,其他人随我来。”托里维辛迅速下达了命令。
包抄…触手怪抽动了一下他并不存在的嘴角。仅有五人的风骑士包抄超过三十位韦德骑兵,这听起来颇有一种“你们五个被我包围了”的风格。
台伯和台比斯刚走,突然就有几个韦德骑兵从浓雾中略过。
“放箭!”托里维辛毫不犹豫地下令。
三支羽箭飞出,立时便有一个韦德人中箭落马。其他人这才发现了正疾驰而来的三人,大叫转过方向,要替同伴报仇。他们若直接逃跑,莱狄李娅三人还可能追赶不及,现在这么一冲,正如往枪口上撞。托里维辛和易北的箭术早已出神入化,顷刻间连出数箭,将几个韦德骑兵统统毙于马下。
他们杀得虽快,但动静还是吸引到了村中的韦德人。马蹄声和喝骂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不知多少人在朝这里奔来。
托里维辛从箭袋里抽出五支箭,笑着对莱狄李娅道:“待会你可看仔细了,这是高原狼的看家本事。”
莱狄李娅这还是第一次上战场,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托里维辛这么一说,她也只是点点头,抓着弓,不发一言。
触手怪却是大奇,一口气捻这么多箭做什么?难道是多重箭?
这时,托里维辛动了。
只见他手指连弹,那五支箭便如有丝线牵引一般,沿着几乎完全一致的轨道一一飞向弓弦。
他行云流水般拨动弓弦,动作便如竖琴手抚过琴弦一般流畅优美。
但竖琴手弹出的是华美的乐曲,他拨出的却是雷鸣般的震响。
这是一曲任何竖琴手都奏不出的死亡乐章。
五支箭如连珠一般飞出,又微妙地错开。
易北和莱狄李娅也窥见了敌人,两张弓几乎同时架起。
只听得几声惨叫和马嘶,不知多少人倒在了箭下。
此时触手怪才看清来人,一共五个,还有三匹空马。
他还没看清形势,对面就已经躺快了一半。
他正要感叹三阶与一阶的天渊之别,突然感到全身一热。
莱狄李娅激活了他的附魔。
尖锐的触须破空而出,对面的骑兵本以为这是齐射的空隙,猝不及防下躲闪不及,被硬生生轰下了马。
头着地,估计是没了。
托里维辛惊讶地看着莱狄李娅,想不到她第一次上战场,就能有如此见识,竟能抓住敌人的最松懈的时机见缝插针。
剩下的四人心里已经有了怯意,但马已前驰难以回首,只能硬着头皮射出一轮箭。
他们射箭的力道已是不弱,可与莱狄李娅三人迅若流星的飞矢比起来却是又绵又软。
托里维辛哈哈大笑,猛地伸手,便抓住了两根飞来的箭矢。
易北更是骚包,拉起空弓便是一下,弓弦震出的气流直接将飞向他的箭矢震偏。
莱狄李娅困惑地看着他们,不理解这种炫技到底有什么意义。
恰在此时,远处传来喊杀声,看来是台伯和台比斯与另一群人交上了手。
四人已经感受到了实力上碾压性的劣势,此时听见喊杀声,知道队友已被拖住,当下也不管调转马头有多费时间,没命地勒着缰绳想要逃跑。
“想跑?”托里维辛冷笑一声,同易北拍马遍上。
轻风马强大的爆发力在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转眼间便追上了刚刚调过马头的韦德骑兵。两把马刀交相辉映,顷刻便砍倒了三人。
剩下的一人看着这两个人屠一样的煞星,吓得面如土色,一动也不敢动。
触手怪这时才看出这人的特殊。这家伙竟然穿着一身精致的鳞甲,层叠的铁片在日光下闪着银光,煞是好看。他身下的马也披着一层锁甲,甲下还有华丽的马衣。
这一看就是个韦德贵族。
触手怪隐隐有点明白托里维辛和易北刚刚为什么要玩那种华而不实的表演了,他们是为了击垮敌人的信心,方便生擒俘虏。
“你,你们别,我,我父亲是…”年轻的贵族颤抖着想说什么,但恐惧令他张口结舌。
托里维辛掏出绳索,笑着道:“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保证你父亲要不了多久就又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大小伙子。”
那人张嘴还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老老实实地趴伏在马鞍上。
托里维辛将他牢牢绑在了马上。这也是无奈之举,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运力运送俘虏,只能用敌人的马了。
“你父亲是谁?”易北骑着马来到俘虏面前,居高临下地问道。
“他是底里维阿.钦科.塔卢斯,钦科部落的酋长!我是塔里德.钦科.塔卢斯,他的次子!”
“哦豁,塔卢斯啊。”易北眼睛一亮。
韦德人尊奉牧神缇比斯为先祖,他们认为缇比斯与草原和森林中的群兽交媾,生下的孩子中最聪明最像母亲的那五个,繁衍出了最早的韦德部落。他们分别代表马,牛,犬,羊,鹿,其中马地位最高,牛其次。鹿最低,因为鹿群不愿服从牧神的教化,独自躲进了森林。
塔卢斯,代表的就是牛,相当于氏族名。钦科则是部落名,因为韦德最早的五大部落早就一分再分,所以有了这个类似家族名的姓氏来区分部落。
不过与路穆人恰恰相反,拥有部落名的韦德人反而地位更低,因为他们是分家分出去的,面对本家天生矮一头。
“我父亲是塔卢斯五大族里最富有的人,保护我的安全,你们会得到一大笔赎金!”塔里德不遗余力地坑爹求活。
易北拍了拍他长满金色长发的脑袋,笑着说:“要是他能让我们满意的话。”
看在他这么识相的份上,两个老兵油子都默契地没有去抢他身上的金银首饰。
说话间,村庄另一边的喊杀声渐息,台伯和台比斯浑身浴血地冲了回来。他们身边还跟着一匹马,马上绑着一个看上去和莱狄李娅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女人。
“抓到大的了?”托里维辛又惊又喜。他没想到竟然一下就抓到了这次任务最重要的目标,要是能带回去,一向慷慨的乌里留斯肯定少不得一番赏赐。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