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五章 游行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这一天,触手怪和莱狄李娅做完,正准备欣赏大小姐毫无防备的睡颜时,系统突然弹出一条提示。
“莱狄李娅.爱丽哥特.伯罗尼撒已满足伴侣条件,解锁可查看信息:仁道点数,好感度。”
莱狄李娅.爱丽哥特.伯罗尼撒
10级预备骑士扈从 10级骑士扈从 8级准骑士
状态:无
仁道点数:(88+12)*1.35*2=270
好感度:90(信赖)
“完成成就:亲仁I:拥有一位伴侣,获得25成就点。”
伴侣…
触手怪念叨着这个词,有点出神。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又放到了别的东西上。
他发现莱狄李娅提供的仁道点数翻倍了,应该是成为伴侣的特殊效果。
这意味着,触手怪终于可以染指仁道第二层的天赋了。
他打开仁道菜单。
相敬:与伙伴或伴侣交媾时,伙伴或伴侣损失的力量-5%,自身获得的力量+10%
心链:可以与伙伴或伴侣心灵交流,且能感应到彼此的位置,每次限二人或以下,需要专注维持,最大范围120码,不需要目光触及。被连接的对象只可与技能拥有者交流
相知:解锁伙伴或伴侣可查看信息:技能
爱赐:“互益”技能强化,变为:每次与伙伴或伴侣交媾后,伙伴或伴侣的成长速度+12.5%,持续三天
同心:你可以将自己的属性转移给伙伴或伴侣,转移的单项属性不得超过自身单项属性的25%,合计属性不得超过自身全部属性的20%。
触手怪的点数只够点一个的,这让他选择困难了起来。
首先心链和相知可以暂时pass,这俩都属于锦上添花,不是还在大前期的他需要考虑的。
同心似乎可以考虑,但是他即便进阶到1阶,自身属性相对于已经快要2阶巅峰的莱狄李娅来说也有点过于少了,辅助性不是很强。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爱赐。
加完了仁道点数之后,他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已经足以升级,于是毫不犹豫升到了10级。
这下,他就到了0阶10级,可以进阶了。
打开自己的属性栏,现在他可以说和一个月前是两个样子了。
10级触手潜猎者
力量15 敏捷28(4属性点) 韧性8 体质15 感知30(4属性点) 智力16(8属性点) 精神10(4属性点) 意志6 合计128
种族天赋:微弱媚药分泌,血肉塑形
职业能力:无
习得技能:束缚粗通,变形粗通
法术:戏法:虚影术
除了等级的提升,他还又学会了个变形粗通,和一个最基础的魔法虚影术。
变形粗通的获得纯属意外。大概是因为每次和莱狄李娅做爱时他都把血肉塑形用到极致,玩得太花,所以做了几次之后就有了这个技能…效果其实一般,主要体现是他的血肉塑形速度更快也更灵活了。
至于虚影术,这还要归功于莱狄李娅的便宜老师克里图特。
身为路穆知名学者,和浮汞级大法师(这是触手怪和莱狄李娅在和他的闲聊中知道的),克里图特当然不会只愿意教莱狄李娅说路穆口音。魔法,修辞学,雄辩学,历史学和哲学,他都在课程里带了一点。莱狄李娅虽然对此不太擅长,但她本来也不算笨,面对困难更是有一股狠劲,因此竟然也勉强跟上了克里图特的进度。克里图特看起来还挺满意,便将课程继续了下去。不得不说这老头的水平是真的高,莱狄李娅学了好几年魔法才会了四个戏法,但克里图特用边角料时间教了一个月她就又学会了一个。
基本上每次上课,莱狄李娅都会把触手怪带过去,而克里图特也会利用莱狄李娅学习的间隙,和触手怪进行高强度的建政交流。当然,一开始话题是包含了哲学,历史学等多个方面的,但是克里图特很快就发现触手怪只有在聊政治的时候能给自己点启发,所以之后就只聊政治了。作为回报,他会教触手怪一点魔法。这也是触手怪为什么学会了一个小魔法,还把之后升级的自由属性点都给了智力和精神的原因。他之后就想做个魔法系的触手怪,毕竟在这种高魔异世界,魔法基本都是生产力的代表。
不过,克里图特最近似乎变得繁忙了起来,也不再能每天教莱狄李娅了。下个集市日开始,课程就会变成每个集市日五天,也就是八天里有五天。据蒂耶尼鲁斯所说,现在克里图特扩大了招生规模,平均每天要面对几十个学生,并且他似乎还有染指宝石生意的意图,正在积极派人和特里同的各路商人磋商。
触手怪细想感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一开始选克里图特也是因为他缺钱。其实照他这个挣法,一天下来也就两三千第纳尔的样子,参考莱狄李娅的父亲拉米达提六世数百塔伦特的财富,这收入算不上很夸张。
整理好心情,触手怪开始进阶。这就是有系统金手指的好处,普通人到了这个阶段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调整状态才能进入一阶,而他直接靠系统就可以了。
这一次的选择非常之多,足足有二三十种,分成了两大类。一类是职业,走的是人类的职业进阶道路。另一种是种族,走的是幻兽的种族进化道路。不过按照系统的解释,他现在才要一阶,还远没到要选边站的地步,所以看效果来就行。
于是,他迅速挑出了在他看来最合适的几个进阶。
“潜伏触手猎人,主属性:敏捷,感知,职业特性:避役之皮,束缚适应,前置条件:变形粗通,束缚粗通”
“血实之蕾,主属性:智力,体质,种族天赋:血实凝结,血肉压缩,天生施法,前置条件:任意戏法,变形粗通”
“触手强缚者,主属性:力量,韧性,职业特性:束缚适应,弱效野兽之力,前置条件:束缚粗通”
潜伏触手猎人是他目前职业触手潜猎者的纯上位,特性避役之皮可以让他的皮肤具有变色能力。血实之蕾是一个辅助型法系生物,天赋血肉压缩可以让他藏得更隐蔽,血实凝结则可以自降一级产生有提高实力作用的道具血实。触手强缚者属于强抢民女类型,同时也皮糙肉厚。
思虑再三后,触手怪还是选择了血实之蕾。进入1阶以后,他的实力提升速度会大大变慢,可能得要四五个月才有机会到达2阶。因此不如选个辅助类型的,让莱狄李娅快点到3阶。
而且,血肉压缩这个天赋,似乎能满足他的某个邪恶想法…
“是否确定进行进阶?”
“是”
“进阶开始。”
久违的暖流传遍全身,触手怪的身体开始飞速变化。
他的身体从原本的深灰变成了黑红,同时原本紧实光滑的触手也变得蓬松柔软。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朵黑红的花。
两条全新的触手长了出来,触手中心的原本基本只起连接作用的“主体”也开始膨大,并长出了如花蒂和花蕊的组织。
进阶完毕,他看了看自己的属性栏。
10级触手潜猎者 0级血实之蕾
力量12 敏捷16(4属性点) 韧性15 体质22 感知20(4属性点) 智力32(8属性点) 精神21(4属性点) 意志15 合计145
种族天赋:微弱媚药分泌,血肉塑形,血肉压缩,血实凝结,天生施法(血视)
职业特性:无
习得技能:束缚粗通,变形粗通
法术:戏法:虚影术
触手怪试了试,发现血肉压缩的效果是压缩体积的同时质量也压缩,大概能让他缩小一半,非常朴实无华。而他现在虽然加了两条触手,但是体重并没到以前的两倍,配合血肉塑形,他能把自己压得比以前还小一些。
血实凝结用不了,至于血视,是个戏法级别的鸡肋魔法,效果就是让受到影响的人眼睛像蒙了一层血一样,一定程度上干扰他们的视力。
不过他知道,随着他等级的提升,之后还会学到几个法术。
因为这次新增的能力不像血肉塑形那样灵活多功能,所以触手怪很快就无聊了起来,进阶的喜悦也淡了。
第二天很快到来。
当莱狄李娅醒来时,她第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床上,简直像变了一只触的触手怪。
“特雷迪乌斯,你…”她惊讶地说,“你又找回失去的力量了?”
“嘿嘿,其实这次是进阶了。”触手怪笑了笑。
莱狄李娅抱起了已经能有十几公斤重的触手怪,笑着评价道:“手感倒是好了许多。”,随后她又捏了捏触手怪终于可以不再被称为“触手连接处”的身体部分:“也好抱了。”
“这样你高潮的时候就不用再抱着枕头了。”触手怪揶揄道,随后被红着脸的莱狄李娅用足以捏碎石块的力气掐了一下。
“嗷!”触手怪发出杀猪般的叫声,“你轻点,我可比不上你们骑士。”
“哼!”莱狄李娅把他放到一边,“那么今天,你打算让法兰娜见见你吗?”
这个问题不是第一次提了,莱狄李娅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隔三差五就会问触手怪一句。当时触手怪一是觉得法兰娜和莱狄李娅还不够熟悉,可能会不听莱狄李娅的话暴露他的存在;二是害怕自己那副样子吓到法兰娜,毕竟那时候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被砍了头的章鱼,见惯了珍禽异兽的莱狄李娅见怪不怪,但是普通人还是会感觉有点恶心的。
触手怪想了想,首先,他觉得法兰娜简直已经把莱狄李娅当成母亲和主人的结合体来看了,可以说极尽依恋和爱戴,仿佛要把当奴隶的这几年失去的母爱全部补回来一样,信任上完全不存在问题;其次,虽然他现在的样子某种意义上比之前还丑,但是在血肉塑型的帮助下,他稍作修改就能真的像一朵会走的花一样,还是挺符合人类审美的。
综上,他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何况法兰娜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自己一直避而不见也不是个事。
“行吧,我觉得也是时候了。”
“真的吗?那我们马上出去见她?”此言一出,莱狄李娅立马喜笑颜开。
“你先把衣服穿上吧。”事到临头,触手怪又有点犹豫。毕竟对法兰娜来说,他就像是凭空跳出来的一样,他有点担心小姑娘接受不了自己。
“我这就去。”莱狄李娅对触手怪愿意见法兰娜由衷地感到高兴,都没有对触手怪的调笑感到害羞。
很快,按照商量好的,莱狄李娅先走了出去。
“主人,早上好。”正在打扫大厅的法兰娜见到莱狄李娅,立马小步跑来,向她行礼。
“早上好,法兰娜。”莱狄李娅笑着应道。
好吃好喝养了一个月,法兰娜现在已经不似一开始那般骨瘦如柴,皮肤和头发也渐渐恢复了光泽。虽然她身形依旧消瘦,皮肤也还由于长期的风吹日晒而泛黄泛黑,但谁也不能否认她确实称得上可爱动人。
莱狄李娅继续说道:“法兰娜,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
“是,主人。”法兰娜立即做出了一幅静待倾听的乖巧样子。
“我要给你介绍一个人。”莱狄李娅严肃地说,“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敬他爱他,如同对我一样,听到了吗?”
“是,我一定照做。”她严肃的态度让法兰娜也紧张了起来。
莱狄李娅的脸色缓和了一点。她招呼道:“出来吧,别让法兰娜等太久。”
触手怪慢吞吞地爬了出来。
法兰娜瞪大了眼睛。她紧紧盯着眼前这只像一朵大红花一般的古怪生物,嘴巴微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用害怕,把我当成一朵会说话的花就行了。”触手怪自嘲地安慰她。
法兰娜没想到他竟然还会说话,又被吓了一跳。她这才明白为什么主人要自己“如同对我一样”敬爱一朵奇奇怪怪的大红花。
她急忙行了一个算不上标准的礼,道:“您好,敬爱的…”随后她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怎么称呼触手怪。
“你叫他触手就可以了。”莱狄李娅温和地提醒道。
“敬爱的触手主人,我绝无害怕和不敬之意。我定会如侍奉主人一样全心全意侍奉您。”法兰娜宣誓道。
她依然称莱狄李娅为“主人”,却称呼触手怪的名字,这让莱狄李娅很是不高兴,因为这明显把她和触手怪分了个高下。触手怪却感到无可厚非,说道:“你心里还觉得莱狄李娅才是你真正的主人,我不过是个外人,是么?”还不待惊慌失措的法兰娜出言解释,他便继续说:“这很好,证明你不是个喜欢见风使舵,忘恩负义的人。我于你确实是外人,因为你今天才见到我。你要记住你现在对莱狄李娅的这份心情,无论何种场合,都不会有人指责你的这份朴实的忠诚。”
他都这么说了,莱狄李娅也不好再发作,只好道:“法兰娜,特雷迪乌斯的智慧不逊于任何一位智者,即便现在有了克里图特老师,他也依旧是引导我前进的明灯。你万不可因为他的外貌而藐视他,他的躯壳之下是一个高贵的意识。”
法兰娜连连点头,表示触手怪就是她的第二个主人,自己绝不会有半点怠慢和忤逆。
此事就此完结。法兰娜随后端上早餐,请两位主人用餐。莱狄李娅还是对法兰娜的冷漠感到有点生气,她觉得法兰娜只是出于自己的命令才不得不认可触手怪。触手怪在心合内劝她说:“你不用生法兰娜的气,谁能一下子将被自己视为母亲的人和一个刚见面的陌生人等同呢?如果她能做到,我才会感到不安和心寒。她现在也不过才九岁,不懂得什么是知识和智慧。我相信你在这个年纪,一定也不会因为一句空泛的称赞就对某个人肃然起敬的。”
莱狄李娅本来也非常喜欢和信任法兰娜,触手怪这么一说,她便也笑了起来,不再生气。
吃完早餐,莱狄李娅便去练剑了。为了能在路穆搏得功名,她一直非常努力。
下午,便是克里图特的课。克里图特对触手怪的变化并没有感到惊讶,进阶带来的外貌改变对幻兽来说非常常见,作为一位博学的大法师兼学者,这种事他早已见怪不怪。
今天的课即将结束时,克里图特突然说道:“你现在的语音和语调已经改得不错,修辞上也有了点基础,是时候去练一练了。”还不待莱狄李娅和触手怪反应过来,他便递出了一张纸,道:“明天,去凯旋广场。那里有许多人等待你释放他们的愤怒。”莱狄李娅和触手怪一看,只见纸条上是一连串法律条文和相应的解释,随后还有一些补充的材料。
一人一怪看得晕头转向。莱狄李娅不得不问道:“老师,这是什么?”
克里图特哂笑道:“有人总觉得当总督就是为了刮地皮的,甚至还想靠立法来强调这种事的合法性,那我们自然得站出来打他的脸。”
触手怪也逐渐看明白了,这上面的法律条文规定了若干的苛捐杂税,而且内容纷杂繁复,有的要用原矿交,有的要用打磨过的宝石或者熔炼过的金属交,有的则直接要求上交金银。至于条文对这些税的去向更是讲得天花乱坠,哪怕是稍微云过一点法律的触手怪看得也是头皮发麻。但后面的解释说得很清楚,这些税很多都流到了总督的腰包里,尤其是成品宝石和熔炼过的银锭。附带的材料则是一些对比,用来说明现在豪留的矿业已经被打压到了什么地步。
“这是…”
“《乌里留斯税法》中的其中一些。”克里图特答道。乌里留斯,就是现任豪留总督的家名。
“他这么做,元老院不会管么?”触手怪有点难以置信。盘剥百姓也就算了,还特地将税款复杂化,在他看来简直匪夷所思,说不定这里多花的管理成本都比乌里留斯抽到的税都多。
“路穆现在自顾不暇,他当然有恃无恐。何况他给元老院的孝敬一分不少,自然不会有人说什么。最重要的一点,他是个自作聪明的蠢货,他敢做,并不完全代表元老院不敢管。”克里图特冷笑道。
好吧,触手怪觉得他说的对极了,尤其是最后一点。
“元老院不在我们这边,那就算煽动起了民众又有什么用呢?”对路穆政治体系略有了解的莱狄李娅有点困惑。
“莱希亚,这里可是路穆的行省,我们的国家属于元老院和人民。特里同有大量富有的归化异族,还有世代拥有公民权的军人后裔。如果他们联名到路穆起诉乌里留斯,他不但会破产,还要面临身败名裂,再无前途的风险。”
触手怪默默地听着这个曾说过“贱民什么都不懂”的老狐狸大谈“国家属于元老院和人民”,暗暗思索。他知道这种事绝不会单单是打个官司这么简单,总督刮地皮这种事司空见惯,如果不在场外使点手段,豪留人一定会败诉的。
“但,老师,无论是法律,政治,还是修辞和雄辩,我学得都不够到家。”莱狄李娅心里非常没底。
“这事已经快到水到渠成的地步了,只需要你推一把。”克里图特的语气不容置疑,“如果这事办不成的话,以后你也不用来这里上课了。”
“——”莱狄李娅有点窒息。
“想要在路穆站住脚跟,能说会道是少不了的。”看到莱狄李娅的反应,克里图特态度缓和了点,“选举时你要煽动民众,立法时你要舌战群儒,战斗时你要鼓舞士气,诉讼时你要说服法官。任何一条路,都需要你的口才。”
莱狄李娅点了点头,好像理解了克里图特的意思。
但是触手怪不理解。她还是个孩子啊,而且才杂七杂八学了一个月,怎么就要去做政治演讲了呢?这么大的事,是说水到渠成就能水到渠成的吗?
然而据触手怪这一个月的观察,克里图特应该是个很有原则的人。照理来说,他这么笃定地把任务派给莱狄李娅,就代表他能肯定,这个任务对莱狄李娅至多只是有点挑战性。
难道说他一直在暗中观察总督府前游行的人群?还是他恰巧通过什么推断出了目前的情势?触手怪感觉这两个解释都有点说不太通,但是又确实不明白克里图特哪里来的自信。也许这就是浮汞级大法师吧。
最终,触手怪什么也没推测出来,只能无奈地和莱狄李娅前往凯旋广场。
凯旋广场是特里同重要的集市和集会地,此时也是人来人往。虽然不常来这里,但是触手怪还是有所发现:这里相比一个月以前似乎人变得更多了,气氛也更加凝重。而且平时这里只有一些还算有点闲钱的小市民,或者富人的家奴在逛来逛去,今天却多了许多穿金戴银的富人。如果克里图特所说的“水到渠成”是指这个,那这些人可能正是气愤的矿主和富商。
这让他暗暗点头,看起来老头说的没错,特里同的气氛是开始不对了。
他鼓励已经紧张得口干舌燥的莱狄李娅道:“莱狄李娅,”
“嗯,我…尽量试试。”莱狄李娅艰难地挤出了一个笑容。
她找到一个演讲用的小高台,站了上去。路穆人最喜欢政治演讲了,所以他们修建广场,哪怕是行省的广场时,也会建许多高台方便演讲。
她刚一站上去,广场上的目光便一道道聚集在了她身上。集市上的人们纷纷感叹这位金发碧眼的北林少女竟如此美丽,同时也翘首以盼,想看看这位相貌和气质俱是不凡的小姐到底有何高论。
莱狄李娅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放心吧,我会在后面提醒你的。”触手怪安慰道。
“嗯。”莱狄李娅点了点头,似乎是在回应触手怪,又似乎是在给自己信心。她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说道:
“诸位,想必大家对《乌里留斯税法》都有所耳闻。这是我们亲爱的总督阁下定下的法律,美其名曰改革税法,实则巧立名目,用繁杂的收税方式中饱私囊!”
她开始回忆克里图特给她的小纸条,列数税法中的种种不合理之处。
触手怪急忙提醒道:“你这些话是说给不懂法律的平民听的,但是我们要争取的是那些奴隶主和商人。他们看得懂这些,你说的对他们不过是陈词滥调而已。”
作为一个深谙载舟覆舟之道的现代人,说出这种话让触手怪感到很痛心。但是没有办法,现在他所处的就是属于奴隶主和贵族的国家,他只能遵守游戏规则。
莱狄李娅倒是没那么多想法,听到触手怪的提醒,她立刻开始变奏。
她开始拿小纸条里的数据作对比。在路穆周边的一座100优格(约25公顷)的农庄,只需要十几个奴隶就能打理好,盈利却堪比常年需要几十个奴隶的大银矿。即便是邻省塔比达尼亚的一座贫矿,其利润也并不比豪留的富矿差多少。
她又指出,乌里留斯对矿业的盘剥不仅在中饱私囊,复杂的收税方式还令矿主们雪上加霜。尤其是收取银锭和宝石的做法,相当于让矿主们为他支付加工费,让他把钱揣进兜里。
这种盘剥也间接地影响到了商人和工匠的盈利,豪留身为宝石原产地,这里的宝石原矿和成品宝石价格一年间竟然涨得比邻省塔比达尼亚还要高,大批大批的银匠和宝石工匠面临着破产的危险。
不得不说,克里图特准备的材料可谓丰富多元,翔实具体。即便是菜鸟演讲家莱狄李娅,说起来也显得口若悬河,头头是道。
听了她的分析,不仅是富有的矿主和商人,连底下摆摊的小摊主,恰巧路过的市民,都义愤填膺起来。
底下有人喊起来:“乌里留斯滚回路穆!”
莱狄李娅没有在乎这阵喧哗,想要继续说下去,触手怪却提醒她:“顺着他们的话来讲。”
于是莱狄李娅立马改口道:“不错,我们要让乌里留斯灰头土脸地回到路穆!但是他的离开会让已生效的法律消失吗?不会!所以我们要让他明白豪留人的厉害,让他乖乖地自己废除乌里留斯税法!”
底下一位衣着体面的人突然插嘴道:“不错,如果他不答应,我们就到路穆法院起诉他,让他数倍数十倍地赔偿我们的损失!”
这句话一下子戳中了台下所有人的兴奋点。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有的说要砸了老军营(总督府的所在),让乌里留斯晓得轻重;有的说要让乌里留斯在法院上声名扫地,倾家荡产;有的说要打跑所有来收税的总督私兵,告诉路穆人豪留人可不是好惹的。
看着台下群情沸腾的场面,莱狄李娅有点不知所措。触手怪告诉她:“你的演讲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现在,告诉他们该怎么做。”
于是莱狄李娅便大声说道,我们应该把力量集中起来,到老军营去,让乌里留斯知道自己做得有多错!不仅是我们自己,一切能发动起来的人,我们都要发动!
人群乱哄哄地应了一声,随后场面变得更为混乱了。有的人呼喊自己的亲友,有的人聚拢自己的家奴,有的人直接拽上周围的人就走。
“我应该带着他们走吗?”莱狄李娅在心合中问道。
“那当然,你现在可是游行的发起者,不仅要带着他们,还要喊口号,提诉求。”触手怪一边说着,一边憋着笑,他真的很少看到莱狄李娅这样手足无措过。
莱狄李娅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引导一场游行,但是为了不被克莱门特逐出师门,也只能拼了。
她自暴自弃一般地伸出一只手,高呼:“让我们到老军营去!”
“到老军营去!”人群也振声高呼,足足上百人追随她的脚步一路向前。
路上,躁动的人群和响亮的口号让许多路人驻足,更多人加入了队伍,一场百人的游行迅速发展成了数百人规模。随着人数的增多,众人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游行似乎有向暴动发展的趋势。
“他们为什么如此疯狂?”莱狄李娅难以置信地问触手怪。尤其是她还能看到许多看起来并不富裕的平民加入了其中,而在触手怪的理论里,这些人几乎不会受到矿业税的影响。
“你注意到了吗?刚刚是有人在四处撒钱的,肯定有不少人是他们拉的。”触手怪说道,“而且成规模的游行本身就极具煽动性,很多人可能觉得你的议题和自己有点利益相关就加入了。”
“为什么?一点钱和一点模棱两可利益就能让他们这样?”莱狄李娅感觉难以利益。
“也许这就是克里图特看不起平民的原因。目光短浅,见利忘义,不辨是非,极易被煽动。”触手怪一边说着,一边叹了口气,深深意识到“开启民智”是多么重要,像这样的愚民,一不注意就会成为野心家的工具。
莱狄李娅这下也明白了什么叫做易被煽动的民众,这些在共和制光辉下生长的老百姓简直一点就炸。尽管他们不懂什么是政治,甚至大字都识不了几个,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政治的热衷。
她一点也不想带着这些可能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人去总督府门前示威,这有悖她的良心。可是,木已成舟,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凯旋广场到老军营的路上可以说是治安的重点针对对象,但是人群竟然丝毫没有受到阻拦。触手怪注意到,治安队基本看到游行队伍都是绕着走,总督私兵看起来倒是有意阻止,但是当他们靠近游行队伍后,却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知趣地退下了。
这让触手怪暗暗嘀咕,看来这事不是水到渠成那么简单啊。
队伍很快就到了老军营,总督府门口一下子人声鼎沸。站岗的士兵们不敢动手,只能把人拦在外面,守住最后一道防线,也算不失职了。
他们束手束脚,游行的人群就来了劲。“废除税法”“乌里留斯滚出豪留”的口号,隔着几条街都能听到。
“我该怎么办?”莱狄李娅看着已经开始“全自动示威”的人们,感到了深深的无力。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煽动无知群众的阴谋家,心里充满了内疚。
“不怎么办,煽动他们,直到乌里留斯屈服。”触手怪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办,难不成一直这样耗下去?不过现在离晚饭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乌里留斯要不就做缩头乌龟颜面扫地,要不就站出来说点什么,照理说哪个都是赚的。
令人庆幸的是,乌里留斯比所有人想象的都更沉不住气。当一个总督幕僚警告失败后,他便怒不可遏地带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了出来。
“统统给我滚出去,这里是总督府,不是给你们撒野的地方!”他顶着沸腾的声浪,愤怒地咆哮。
看着这个恼羞成怒的家伙,触手怪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就总督是怎么选出来的?这啥公关水平啊?
果然,乌里留斯的怒吼不但没有把沸腾的民怨压下去,反而让下面的骂声更加起劲。示威的民众抓起自己手边任何能丢出去的东西扔向乌里留斯,要不是他身边护卫的法师及时展开了魔法盾,堂堂豪留总督阁下可能就要变成人形垃圾桶了。
“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当自己在路穆吗?”乌里留斯气得七窍生烟,破口大骂。
“不错,这里可不是你的老巢,容不得你胡作非为!”莱狄李娅看着这个丑角一样的总督,火气一下子涌了上来,心里的愧疚也没了,直接开怼,“收起你愚蠢的税法,回路穆去!”
“哦?”乌里留斯眉毛一掀,“我倒要看看谁能让我回路穆!”
“你不回去,我们就让元老院送你回去!”莱狄李娅毫不退让。
加入游行的富人们也七嘴八舌地给乌里留斯施压。有人说,他在路穆认识厉害的雄辩家,为好几个行省打赢过官司;有人说,他的朋友现在在路穆做裁判官,在法庭上有的是影响力;还有人说豪留又不是没有出过新贵,元老院里自然有人帮我们说话。
听着这些话,乌里留斯的脸憋成了猪肝色。他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自作聪明,玩一些几百年前就被淘汰了的手段。结果现在,现成的把柄落到了所有人收拾,搞得他处处受制,要不撤销法律成为全路穆的笑柄,要不等着在法庭上被人抓着那套破绽百出的税法起诉。
但总督大人立法菜,嘴巴又不菜。他咆哮道:“你们这群没眼力的东西,也懂法律?路穆街上随便拉个小孩子都比你们博学!通通都给我滚,法律合不合理我自有公断!”说罢,便头也不回地逃回了总督府。
人群哄然大笑起来,对这种懦夫行为感到不齿。平日里肃静平和的老军营一下子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嘲笑,挖苦和辱骂一直持续到夕阳西下,示威的人群自认大获全胜,便纷纷簇拥在莱狄李娅旁边,大声欢呼。
莱狄李娅本以为自己要解脱了,没想要又来了这么一出,只好强颜欢笑道:“诸位,我们胜利了!”
她本想继续说下去,但是此言一出人群便欢声雷动,让她不得不停下来。
等欢呼声过去,她才继续说道:“但是,卑鄙的乌里留斯还没有正式同意废除税法,我们的斗争还将继续!”
人群中响起一阵赞同声,随后便有人建议,以后每天下午都来,不让乌里留斯低头不罢休!
听到这句话莱狄李娅简直都要晕过去了。这才第一天她就已经累得要死了,再来几次不得出人命?
可为了老师的任务,她只能勉强打起精神,以一副激情澎湃的样子回答,没错,乌里留斯不废除税法,我们的示威就不会结束!
人群又闹了一会,才渐渐散去。期间好几个衣着考究的人都来邀请莱狄李娅去他们家参加晚宴,不过都被她谢绝了。她还得去克里图特家汇报战果呢。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