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六章 藏身于“天堂”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当莱狄李娅庆幸这次游行终于结束了时,一张小纸条适时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不错,来我这吧。”落款是克里图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竟然还能隔空传信。
于是,刚准备回家大吃一顿以庆祝的莱狄李娅只好又前往奥德里昂大街。
见到克里图特时,触手怪就看出他心情不错。老头难得没有摆出一副臭脸,而是脸上微微带着点笑。
看到莱狄李娅,他破天荒地夸奖道:“做得不错。虽然肯定有触手阁下的帮忙,但也是难能可贵了。”
这句话令莱狄李娅的表情一下子振奋了起来。她对克里图特这位所知浩渺如烟海却又过于严肃的老师是既尊敬又害怕,现在难得得到一句赞赏,自然有点飘飘然。
可克里图特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垮下了脸:“之后,关于废除税法的游行就都交给你了。”
“是。”虽然对这个差使感到很痛苦,但莱狄李娅还是简短有力地应了一声。
克里图特看出来她的不情愿,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问道:“你怎么看你今天的表现?”
“我觉得我对真正的演讲认识还是不够深。如果不是特雷迪乌斯,我可能已经搞砸了。”莱狄李娅老老实实地回答,“演讲完之后,我更是手足无措,因为我毫无这方面的经验,只能随波逐流,顺势而为。”
克里图特点了点头“不错。所以我才要你去领导这次行动。乌里留斯撤销税法是迟早的事,否则他回去迟早被人抓住这个把柄。这种看起来了不起实则没有难度的事,正适合给你练手。”随后他又问道:“对我给你的材料,你怎么看?”
“我觉得这份材料翔实全面,内容丰富…”莱狄李娅开始大吹特吹起来。
克里图特看起来却并不满意。莱狄李娅还没吹完,他便打断了她:“就这些?”
莱狄李娅想了想,又道:“我觉得一次成功的演讲少不了这些准备,它让我对演讲的认识又深了一点。”
“还有呢?”克里图特的语气已经有点不耐了。
莱狄李娅慌张了起来,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情急之下,她脱口而出:“我也感觉很疑惑,税法的条例看起来似乎并不至于让一座大银矿的收入比不上一座100优格的农庄。”
听到这话,克里图特反而满意地笑了:“不错,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有天赋一点。”
随后他说道:“这个比较,形式上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得到它的每一步都合乎规范。但是,一个个合乎规范的调查和推测,最后却能得出与事实相反的结果。”
“与事实相反?”莱狄李娅大吃一惊。
“不错。”克里图特点了点头,“莱希亚,你觉得一座大银矿的含银量应该有多少?”
“我听人说,一座富矿,至少能保证每一百磅(这里是罗马磅,大约362克)能炼出二十四枚第纳尔。”莱狄李娅这段时间没少和蒂耶尼鲁斯打交道,也算对这些事有点认知 。
“你也陷入了一个误区,一个豪留人特有的误区。莱希亚,大银矿可不一定就是富矿。”克里图特说道。
“——!”莱狄李娅瞪大了眼睛。克里图特说的不错,大银矿确实不一定是富矿,甚至这才是常态。但是豪留可是路穆首屈一指的银产地,这里不是规模又大含量又高的银矿,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银矿。这确实是一个豪留人才会有的奇怪误区。
“所以,虽然我们的用词无可指摘,但是人们已经自己在扭曲事实了。”克里图特的语气带了点嘲弄,“除此以外,我计算税收时,按的是乌里留斯的税法。他的税法愚蠢又复杂,要上缴的银锭竟然是根据产出的矿石量来计算的,这导致贫矿虽然能炼出的银比富矿少,却要上交和富矿一样的银锭,如此贫矿的收入就更低了。而现实中,那些税吏自己都嫌这套法子麻烦,所以依旧是看一个矿炼出了多少银,最后直接按产出的银锭来收税。”
莱狄李娅完全陷入了震惊中,触手怪在一旁却是暗暗点头。果然不能小瞧异世界人的智慧,这不是标准的政治文字游戏吗。
不过,这可能和路穆的政治体制有关系。路穆是贵族共和制,每四年路穆城内都会进行一次大选,选出两位执政官作为这个庞大国家的领袖。各地的总督也是在这个时间里任命的,所以路穆人通常看不起外地人。外地人接触不到这样充满荣誉和传统的政治,甚至都无法避免一位不受欢迎的人来做自己的总督。而路穆人,却可以决定自己的执政官。
当然,触手怪可不相信路穆的选举真就公平公开公正能让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克里图特看着震惊的莱狄李娅和一副预料之中模样的触手怪,暗暗点头,接着说道:“这只是最基本的技巧,莱希亚。要击败你的对手,打垮你的政敌,你就要学会怀疑他的例证,修饰自己的例证,让一切都最有利于你。”
触手怪暗自腹诽,她连最基本的演讲都半生不熟呢,你就教她这个?
莱狄李娅心不在焉点了点头。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有点不择手段的方式和她想象的政治有点不太一样。
看着她的样子,克里图特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加油吧,这将会是你的第一笔政治资本。”说罢,他又意味深长地看了触手怪一眼,道:“事成以后,我自有好事告诉你们。”
克里图特又说了点勉励的话,便送莱狄李娅和触手怪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莱狄李娅心情沉重,一言不发。
“怎么啦?”触手怪明知故问道。
“我感觉…一切和我曾经认为的不太一样。”莱狄李娅说道,“特雷迪乌斯,政治应该是充满荣耀的对吧,为什么我还要以欺骗的手段获得人民的信任?”
触手怪对此早有预料,于是说道:“莱狄李娅,正是因为它充满荣耀,所以才会掺杂欺骗和阴谋啊。”
“为什么?”莱狄李娅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越是荣耀的东西,人们就越想争取。”触手怪缓缓说道,“当这种渴望到了一定的程度,一定会有人想到用这种伎俩的。而当大家发现这种伎俩难以被发现且效果极佳时,它也就被固定下来了。”
“这样得到的荣耀也能叫荣耀吗?”莱狄李娅秀眉紧蹙。
“那你说说,你觉得路穆的历任执政官有几个因为玩文字游戏而变得不名誉的?”触手怪问道。
“……”莱狄李娅当然答不上来。
“你看,史家不觉得,时人不觉得,后人不觉得,那纠结这种事有什么意义?”
“可他们自己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
“但是不安又有什么用呢?你感到不安,不会有人在乎,因为这样你就击败不了那些心安理得蒙蔽公民的人,你就不会有地位,无法让别人注意到你。”
莱狄李娅又沉默了。
“莱狄李娅,说白了,这就像一把武器,敌人拿着刀刺向你,难道你要赤手空拳架住?”
“…你说得对。”莱狄李娅终于有点理解了。不昧良心,你就是永远的弱者,永远不配屹立于政坛。
触手怪见她已经开始逐渐走出思维的死胡同,心不由得松了下来。他出言安慰着莱狄李娅,心思却散了开来,开始思考克里图特之前那句话。
“事成以后,我自有好事告诉你们。”
这句话配合克里图特意味深长的眼神,让触手怪确信,这个好事应该是自己完全能推测出来的。这让他心痒难搔,总想把这件事想出来。
那,这会是什么事?
最容易想到的应该就是和废除税法相关的事,毕竟克里图特说的“事成”明显是指逼迫乌里留斯宣布废除税法。
但克里图特一个教书匠…额,应该说是学者兼法师,废除一个陋规和他有什么关系?
不对,好像有关系。
触手怪想起来之前蒂耶尼鲁斯提到的,克里图特正在染指宝石生意。税法里关于矿业的条例主要就是指向银矿和宝石的,难道说克里图特在打这个主意?
不错,真的很有可能。因为莱狄李娅今天演讲的材料里都说了,豪留的宝石价格已经因为这个不过脑子的法律涨到了畸形的地步,那照理来说,税法废除后,宝石价格应该会大幅度下跌才是。
如果能预料到这一点的话…触手怪的心里迅速浮现出一个词,“做空”。
老头是想做空宝石从中牟利?
触手怪没想到克里图特这么个生活在奴隶制社会的老头子竟然能有这么多花花肠子,不由得感叹异世界人的智慧果然不容小觑。更让他痛心疾首的是,身为一个不知道听过多少金融术语的现代人,他竟然一点没从税法风波里嗅到丝毫的商机,简直是穿越者失格。
这让他不由得暗自警惕,告诉自己,以后遇到事一定要多看多想,尤其是莱狄李娅到了路穆以后,那时候遇到的各个都是在政坛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精,可别因为一时不察而满盘皆输。
很快,触手怪和莱狄李娅就回到了在卡布斯岩台的家。在家里,法兰娜已经准备好了三份晚餐。
他们感动之余,也告诉法兰娜,触手怪是不用专门吃饭的,以后还是准备两人份的就足够了。
不过,说是两人份,但莱狄李娅一个人能顶十个法兰娜。
用完晚餐,莱狄李娅就回到卧室准备睡觉了。今天她可谓身心俱疲,激愤的暴民令她如履薄冰,身体和精神时刻处于紧绷状态,这可比练剑累人多了。
她刚刚躺下,触手怪便爬上了她的腿。
“嗯?”莱狄李娅直起身,轻轻抱着触手怪 ,“特雷迪乌斯,今天不行的。三天还没有到吧?而且我实在是太累了…”
“不是这样的。”触手怪不疾不徐地说道,“你想啊,老是把我放在包里,你演讲的时候背着个包也不好看吧?而且在老军营示威的时候,那群家伙可好几次差点把我顶出来了。”
莱狄李娅点了点头。她还记得有一个人挤到了藏在挎包里的触手怪之后还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大概是好奇这包里怎么软趴趴的,当时吓了她一身冷汗。
“所以,我有一计…”触手怪缓缓说出了一个埋藏在他心里一个多月的计划。
莱狄李娅听完,立即满脸通红,拼命地摇头:“那种事…不行不行!怎么可以…”
“你想啊,这么做不仅隐蔽性更高,更安全,而且还能屏蔽许多侦测类魔法,岂不是一举多得?”触手怪用充满诱惑力的语气说道。
“……”莱狄李娅放下他,抱起身后的枕头,红着脸思考起来。
触手怪紧张兮兮地看着她。
过了良久,她才小声说道:“好,但是,你,你不准使坏哦。”
“那当然!”触手怪大喜,忙不迭地答应。
莱狄李娅慢吞吞地开始脱衣服,触手怪按捺住猴急的心情,静静地看着。
当莱狄李娅雪白的胴体完全暴露出来后,他便迫不及待地扒在了她的大腿上,笑着说:“其实没必要脱光的…”
但说是这么说,他的触手还是毫不客气地在莱狄李娅的娇躯上抚摸了起来。
“嗯…”莱狄李娅配合地呻吟了起来。
触手怪熟练地挑逗着她的身体,同时将一条触手轻轻按在她的阴唇上,感受蜜汁外溢的速度。
莱狄李娅今天非常疲惫,毫无做爱的心情,所以进入状态的速度非常慢。
触手怪只好翻开她的大阴唇,开始玩弄敏感的小阴唇和阴蒂。
“呼…呼…”关键部位受到挑逗,莱狄李娅的呼吸迅速急促了起来。蜜汁开始顺着阴道口外溢,让她的股间充满了淫荡的水渍。
触手怪今天有比做爱更大的伟业要完成,于是也没有再在前戏上墨迹,当即将触手插入。
因为莱狄李娅的下体才刚刚湿润,他没有像之前一样长驱直入,而是将触手缓缓插入。
“哦——”莱狄李娅随着触手的逐渐伸入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这种缓慢的插入让她很享受,配合身上触手的按摩,她觉得自己全身都放松了下来。这让她不禁觉得,要是接下来的几天都能让触手怪按摩一下的话,自己说不定还真能坚持下来。
触手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成了按摩师傅,还在认真地让莱狄李娅进入最佳状态。他催动血肉塑形,令插入莱狄李娅体内的触手尖端变得纤细,但表面却充满了粗糙的凸起。
经过这一个月的“摸索”,他知道莱狄李娅对这种形状毫无抵抗力。
变形后的触手立即在莱狄李娅的体内转动起来,令自己的凸起能够照顾到阴道内的每一条褶皱。
“啊,嗯——”阴道内的刺激让莱狄李娅的纤腰微微挺起,同时配合着触手的动作扭动了起来。触手怪也立刻感觉到她的阴道微微缩紧,整个地包在了自己的触手上。
趁着肉壁和触手紧紧贴合在一起的机会,他开始让触手缓缓抽动。
莱狄李娅只觉得自己体内的触手就像在前后画圈一样地在自己体内蠕动,阴道内的每一寸黏膜都在被全方位地刺激着。这温柔的摩擦并不像之前那样能带来潮涌般的快感,却让给她一种被人轻轻划过脊背的感觉,全身如坠云端,一股微弱的酥麻电流感四处流窜。
她情不自禁地放松了全身,闭上了双眼。
触手怪明显地感觉到莱狄李娅全身的肌肉都松弛了下来,就连紧紧吸住自己触手的肉壁都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他知道这是个好机会,于是瞬间将留在莱狄李娅体内的触手压缩,变细,并用血肉塑形使皮肤足够光滑。
紧接着,不待莱狄李娅反应过来,他便猛地刺向了那因为全身放松而防御略有松懈的宫颈。
莱狄李娅的身体尚未发育完全,宫颈也是娇小而紧实,但经过触手怪足足一个月的开发,已经有所松动。此时这道守护子宫的神圣关隘,便已经门户微敞,给了触手怪可乘之机。
没有学会血肉压缩之前,触手怪如果硬闯,势必会让莱狄李娅受伤。但这次,他可是今非昔比了!
“啊——”子宫被入侵让莱狄李娅的身体一下子绷紧了,宫颈也迅速收缩,想要挡住入侵的异物。但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触手怪的触手不仅光滑而且纤细,表面还布满了她粘稠滑腻的蜜液,可谓是滑上加滑,收缩的宫颈根本夹不住这样滑溜的触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触手怪一点点钻入莱狄李娅的子宫。
这时候,触手怪分泌的媚药也起到了作用。原本即便做到这样,莱狄李娅应该还是会感到有些痛苦,但是这些媚药虽然催情效果约等于无,却有比较可观的镇痛效果,尤其对神经密布的阴道子宫,更是效果拔群。
触手怪还是有点害怕莱狄李娅感到不适,宫颈外的触手他不敢扭动,这可能波及到宫颈,让莱狄李娅更加难受。于是,他缓缓挥动起进入子宫的触手来,让快感分散莱狄李娅的注意。
子宫内的刺激让莱狄李娅的阴道进一步收缩,她也因为这种新奇的感觉一下子弓起了腰,双手紧紧抓住了床单,下体也再也忍受不住,蜜液的分泌超过了触手的吸收能力,汩汩流出。
触手怪看着莱狄李娅的股间。此时那两瓣阴唇正紧紧夹着埋入阴道的触手,同时伴随着阴道的收缩翕动着,每一次翕动都会带出触手来不及吸收的蜜液。阴唇内侧的嫩肉被蜜液打湿,诱人的粉色又被涂上了一层厚厚的油光,犹如一朵盛开的淫靡之花。
触手怪再也忍耐不住,直接将身体埋在莱狄李娅的股间,紧紧吸住了这两瓣调皮的嫩肉,贪婪地吸吮着溢出的蜜液。同时,吸在莱狄李娅阴唇上的身体变成了血肉中转器,将血肉塑形转移的质量源源不断送入莱狄李娅的体内。
“啊——哦——”莱狄李娅的呻吟声变得前所未有的高亢。她从来没觉得性行为可以如此令人疯狂,子宫内壁被挑逗和阴唇被吸吮的快感让她如临仙境,可宫颈处强烈的异物感和扩张感又让这快感显得如此虚幻和不真实。
十五岁的子宫根本没有多少容量,很快莱狄李娅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深处被填的满满的。但那些讨厌的触手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即便已经填满了子宫,依旧不安分地扭动着,用自己粗糙的表皮摩擦着子宫的内壁。不知盘了多少圈的触手因为体积的压迫而被紧紧地和子宫壁压在一起,这样的刺激比起之前又强了数倍。
“啊,哈,啊——”即便被触手怪耕耘了一个月,莱狄李娅还是几乎被这超越人类的快感夺走理智。她捂着自己的小腹,销魂地呻吟着,丝毫不在意会不会被法兰娜听到。
触手怪也觉得似乎做得有点过火了,于是立即放慢了自己的动作,专心将身体挤入莱狄李娅体内。
“啊,肚子里,满满的…”莱狄李娅觉得自己已经被塞满的小腹正一点点被撑开。
触手怪最后的身体都已经提前塑形成了细小的光滑触手。他已经等不及将全部身体钻入莱狄李娅的体内了,温湿的子宫壁对他现在的触手怪身体来说简直是完美的温床,身为人类时买过的无数床垫和被褥都比不上这里的舒适。于是,他迫不及待地让最后留在莱狄李娅体外的触手都钻入了她已经洪水泛滥的阴道里,提前住进了“新家”。
“哈,呼,呼…”莱狄李娅浑身香汗淋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此时触手怪的“搬家工程”已经接近尾声,停止了刺激她的阴唇和子宫,这让她总算能喘两口气了。
她看着自己只是微微隆起的小腹,无法想象那么大一只触手怪竟然真的全都钻进了这里面。
触手怪最终留了一小截触手在她的阴道里,这是为了让宫颈一直保持半打开的状态,这样他就不需要再做一堆前戏才能离开莱狄李娅的身体了。
“特雷迪乌斯。”她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轻声呼唤,“你在里面吗?”
“啊,在的——”触手怪懒洋洋地回答道。身居温柔之乡,他只感觉浑身都没了力气,恨不得就这样在这温湿的子宫里躺平,再也不出来。
“你,你之后可不许使坏哦。”莱狄李娅红着脸说道。通过体内的异物感,她可以想象,一旦触手怪动起来,那她的整个子宫和阴道都会受到刺激,届时的破坏力将是灾难性的。
“一定一定。”触手怪忙不迭地答应。他可太舍不得这个“新家”了,万一莱狄李娅以后不让他进了,那他简直都要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了。
莱狄李娅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感受着体内的异物随着子宫一点一点地晃动,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新奇,有趣,且……充满诱惑。她不禁开始想象,如果触手怪真的在里面动了起来…只是这么想着,她就有点湿了,脸也重新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
她放在小腹上的手不由得开始用力,轻轻地按压起来。
外部轻微的晃动和挤压让触手怪舒服得忘乎所以,他觉得四周温润的肉壁仿佛在从四面八方对他进行着按摩,极致的触感和轻柔的动作令他忍不住开始“手舞足蹈”。
“哈啊…”莱狄李娅立即有了反应。她捂住自己的小腹,红着脸嗔道:“特雷迪乌斯!”
“对,对不起,但你刚刚这个…实在太舒服了。”触手怪立马老实了下来,委委屈屈地认错。
莱狄李娅的脸又红了一点。她当然知道这是自己的错。不愿在这种事上认错的她赌气地躺在了床上,有点霸道地说道:“我要睡觉了,你不许动了!”
“好好好…”触手怪能说什么呢,只能唯唯诺诺。
莱狄李娅很快就睡着了。触手怪顶不住子宫内的温暖,不一会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
当莱狄李娅走出卧室时,法兰娜明显地感觉到了主人的不对。
“主人,您…没事吗?”她立刻跑到了莱狄李娅身边,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什么事都没有。”莱狄李娅脸色微红,笑着摇了摇头。
“这样吗…”法兰娜还是有点担忧,但是她知道,主人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不该管了,“那,我为您准备好了早餐。”
“嗯,好的,我马上就去。”莱狄李娅轻轻摸了摸法兰娜的头,“法兰娜真棒呢。”
被主人摸头+夸奖的法兰娜一下子忘记了刚刚的担忧,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好啦,快去端早餐吧,我很期待呢。”莱狄李娅放下了手。
“是,我马上就去!”法兰娜元气满满地说道。
看着蹦蹦跳跳跑进厨房的小姑娘,触手怪感慨地叹了口气:“真好啊,不是么?”
“一点也不好,法兰娜都差点发现了!”莱狄李娅摸着自己的肚子,恶狠狠地对藏在里面的触手怪道。
“这不能怪我…”触手怪也很委屈。理论上来说,触手怪藏在莱狄李娅体内,只要他不乱动刺激莱狄李娅的子宫和阴道,外人就看不出莱狄李娅有问题。甚至由于人体对魔法的屏蔽作用,普通的侦测魔法都发现不了莱狄李娅体内藏着个东西。
是的,这个世界的魔法是可以被屏蔽的。触手怪针对此事详细问过克里图特,毕竟第一次来见他被一眼看穿的经历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克里图特为此大略给他讲了一下魔法的一些特性,其中有一部分总结下来就是:生物体是九神的最高杰作,也是这世上真正最神秘莫测的东西。绝大部分魔法都无法直接以活物为目标,比如火球无法在人体内生成,转移物体也无法将物体瞬移到生物体内。侦测魔法也不例外,只有五阶以上的侦测魔法可以绕过生物体的干扰。而这种魔法繁琐而且浪费魔力,净金级强者也不愿意在日常生活中用它。通俗易懂的说,这么做就如同你给自己的谷歌账号设置了一个128位带字符数字大小写的密码还取消了自动登录一样,理论上说这可行,也确实令你的账号非常安全,但是没有人愿意这样折磨自己。
所以,除非遇上传奇法师,否则触手怪的“搬家”计划,令莱狄李娅社死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
然而凡事总有意外,今天早上一起床,莱狄李娅就发现,藏在阴道内的那截触手会让她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正被抽插,因此走路时总是夹紧了腿,看上去扭扭捏捏,又像是哪里受了伤一样。
但这时候让触手怪离开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就算不用做刺激子宫口的前戏,变成细条的触手怪想完全钻出来也要几分钟的时间。宫颈被刺激那么久,莱狄李娅的娇喘肯定会被在外面干活的法兰娜听到。
无奈之下,莱狄李娅只能相信自己身为准骑士的身体协调能力,祈祷能用一上午的时间克服身体的本能了。
对此,触手怪大呼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自己只看到了躲在子宫里的好处,却没有预料到它的不便与副作用。
哼,才不是太想钻进来所以根本没去想呢。
用完早餐,莱狄李娅难得地没有去练剑,而是和法兰娜打了声招呼,出门逛街了。
名为逛街,其实是熟悉下体时刻有异物的感觉。
为了遮挡自己夹紧的双腿,莱狄李娅不得不穿上那件她并不怎么喜欢的希顿礼服。这件礼服穿着之繁琐令人发指,理论上应该是要在贴身奴隶的帮忙下才能穿的。更糟糕的是,股间的触手让莱狄李娅转身都有点不方便,更增加了更衣的难度。
花了半个多小时,她才洗漱更衣完毕,迈着宛如走钢丝一样的小碎步,踏上了特里同的街道。幸好她对化妆不感兴趣,否则这一套忙下来,可能都要日上三竿了。
路穆的贵族无一例外都是大农场主,有的还是战争贩子,奴隶商人或者工坊主,基本人人都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发达的商品经济和贵族的穷奢极侈大大促进了这里的化妆品行业发展。这里不仅有涂面的白粉,点唇的朱砂,还有以各种花卉甚至魔药制成的用途各异的香水,以炼金配方调出的润肤露和洁面乳,颜色光彩绚丽的眼影,等等等等。触手怪不太懂化妆品,但他感觉路穆的化妆品品种之丰富,怕是已经不下于地球了。
不过伯罗尼撒落后的化妆品产业和莱狄李娅天生的绝美容貌让她即便不打扮容貌也远超宫廷中绝大部分女性,加上她是一向以建功立业为目标,不爱红妆爱武装,对化妆品更是不感冒了。
也幸好她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不然这个月怕是又要多一笔上千第纳尔的花销。
即便是素面朝天,一身盛装的莱狄李娅依然称得上是国色天香,在街上引得路人频频回头,甚至让她都有点不自在起来。
但很快,她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因为她看到了一家装潢颇是华丽的服装店。
“莱狄李娅,我们现在可是只剩八千第纳尔了,你可要三思而行啊。”触手怪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穿便服去演讲太过轻佻,这身礼服又更适合宴会而非公众场合,我自然得置办几套合适的衣服。”莱狄李娅义正词严。
“…也是。”触手怪想想也有道理。他上大学的时候完全不考虑社交都要两套衣服一洗一换呢,何况莱狄李娅现在要上课,要演讲,要练剑,之后可能还有各种社交应酬,只准备五套衣服实在是太少了。
结果,莱狄李娅一下子就买了四套,两套看起来比较男性化,融合了托加(男性贵族服饰)的风格,适合在公众场合穿;两套比较朴实,既不是短摆也没有过多的装饰,适合上课的时候穿。
200第纳尔就这么没了。
触手怪眼睁睁看着莱狄李娅将两百枚银闪闪的第纳尔交到店里的奴隶手上,感觉心都要碎了。
之后,莱狄李娅又买了些小玩意和吃食准备带给法兰娜,又花了一小笔钱。
就在她准备继续在凯旋广场繁华的商业街逛一圈时,触手怪终于忍无可忍,在她的子宫里动了一下。
“唔——”走在大街上的莱狄李娅突然神色一变,捂住了自己的小腹。
旁边的行人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她急忙装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向前走去。
“特雷迪乌斯,你在干什么!”暗地里,她却通过心合又羞又恼地质问触手怪。
“该回家了,你再这样买下去,要不了多久咱们就要喝西北风了!”触手怪抗议道。
莱狄李娅咬了咬嘴唇,心知触手怪说的不假。于是,尽管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她也只好回到家里,准备起下午的演讲来。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Windows Edge
    4周前
    2023-1-06 20:09:14

    太戳xp了

  2. hhd415
    hhd415
    iPad Chrome
    3周前
    2023-1-08 12:18:04

    触手+纯爱+异世界,满足了所有的幻想了可谓是

    • 匿名
      Android Chrome
      6天前
      2023-1-26 0:06:49

      喜欢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