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九章 新的住客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另一边。
“莱希亚莱希亚,听说你有一只奇特的宠物,不仅外观奇诡,而且颇有智慧?”刚一离开曾祖的视线,克里图媞娅就暴露了本性。
“特雷迪乌斯才不是宠物,他是我的恩人和良师益友。”莱狄李娅对她的话感到很不高兴。
“诶呀,生气啦?”克里图媞娅弯下腰,侧过身,从下而上地看着莱狄李娅,“不好意思哦,我不是那个意思。他叫特雷迪乌斯吗?真是个好名字。”
“他喜欢别人叫他“触手”。”莱狄李娅强调道。
“可你不是叫他特雷迪乌斯吗?”克里图媞娅眨巴了两下眼睛。
“那不一样。”
克里图媞娅又眨了眨那双仿佛会说话的深黑眼眸,有点不太理解莱狄李娅的意思。
她当然不知道,这一人一怪间复杂又亲密的感情。
“那这位…触手,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克里图媞娅问道,“我从未听过有亚人以外的生物能在那么低的阶位学会与人交流。”
“特雷迪乌斯,他就像是双神赐予的奇迹。”莱狄李娅发自内心地说道,“他对很多东西都一无所知,却又拥有超乎常人的智慧和阅历。”
触手怪听到她这话大概会非常汗颜,他也不过是懂的比莱狄李娅略多而已,如此夸赞实在是谬赞了。
“哇哦…”克里图媞娅夸张地赞叹了一声,“真好啊,我也想要有个这么有意思的宠…朋友。”
随后她又大声抱怨起来:“你不知道,莱狄李娅,我家里实在太压抑了,兄弟姐妹们都不愿意和我一起玩。除了出去参加宴会,我都找不到人和我聊天。”
“为什么?他们不是你的血亲吗?”莱狄李娅奇道。在伯罗尼撒的时候,她可是一家人的掌上明珠,到哪都受欢迎,从没想过还能有这种烦恼。
“他们的天分都太差了,曾祖只能给他们安排一大——堆功课来勤能补拙。”克里图媞娅苦着脸说道,“所以他们都不喜欢我,也不愿意和我玩。”
“真是太不幸了。”莱狄李娅由衷地说道。她现在突然感觉自己很幸运,有一个爱自己的父亲和坦诚的家人。在不得不为家国作出牺牲时,事情突然又急转直下,获得了第二次生命,邂逅了触手怪。
“是呀。还好曾祖现在允许我和你一起学习了。”克里图媞娅笑嘻嘻地说,“你看起来会是个很好的朋友!”
莱狄李娅正想安慰她两句,但克里图媞娅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直勾勾地盯着莱狄李娅。
“…怎么了?”莱狄李娅被她瞅得发毛。
“莱希亚,你能不能帮我求求曾祖呀?”克里图媞娅眨眼暗示道。
“求什么?”莱狄李娅不明所以。
“曾祖可是希望我们以后成为亲密的合作伙伴哦!”克里图媞娅伸出一根手指头,“你看,还有什么比一起生活更能培养感情的呢!”
“啊?”莱狄李娅茫然了。
克里图媞娅抓住她的手,撒娇央求道:“莱~希~娅~求你啦!你不知道,曾祖可喜欢你了,你求他他一定会答应的,这可是合理要求!”
“可是…”一想到要去求克里图特,莱狄李娅就感觉心里有点发憷。而且就算克里图特真的很看重她,她也不想以此为筹码让尊敬的老师答应自己的请求。
“莱希亚!求你了!你也不想我回到那个死气沉沉的家吧!天啦,我每天回去都是看到板着脸的双亲,和总是对我冷眼相待的兄弟姐妹!”克里图媞娅又打起了感情牌。
“好,好吧…”莱狄李娅实在架不住她的反复央求。以前在伯罗尼撒王宫里时,她也一样经受不住自己弟弟妹妹们的撒娇。
不过,克里图媞娅好像年纪比她大来着……
“好诶!”克里图媞娅欢呼一声,拉着她的手快跑起来,“那快走吧,我带你看看房间!曾祖肯定要等急了!”
当她们挑好房间回来时,克里图特刚好和触手怪聊完。
克里图特对她们点了点头。
“曾祖!”克里图媞娅有点紧张地喊了一声。
“嗯?”克里图特看向她。
“我,我即将和莱希亚同窗共学…”克里图媞娅突然就感觉不知道怎么说了。刚刚和莱狄李娅合计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理由非常充分,但现在真的面对起克里图特,她才发现自己想出来的理由多么苍白可笑。
“继续说。”克里图特的老脸古井不波。
“但是我和莱希亚觉得,每日半天的时间并不足以缔结同窗之谊。”克里图媞娅硬着头皮说着,“维西也曾让他的学生同吃同住不是么?所以他才有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
克里图特一眼就看穿了克里图媞娅的小心思。但他反而笑了:“还不错,佩佩娅,你现在开始会为自己的私欲找理由了。不过这个例子不是非常好,你要注意自己的积累,学会在恰当的时候用恰当的例子。”
维西可是路穆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独裁官,触手怪都听过此人的名字。他是第二共和国时代的人物(现在的路穆是第三共和国),趁着内乱带着自己的亲信纠集起了军队,屠杀了半个元老院,并将元老院的席位从三百个增加到六百个,填充了大量自己的党羽,强迫元老院任命自己为独裁官。尽管现在许多贵族都是受他余荫的,但是大家还是谈维西色变,因为这样残暴的独裁官无论怎样都是共和的敌人。大家都希望因这样的人披上紫袍,但真的走进元老院后,又开始真诚地希望不要再出第二个维西。
不过触手怪觉得,克里图媞娅能想出这样的典故已经挺不错了,毕竟路穆的基本思想就是不结党不同盟,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同吃同住以缔结凝聚力的,也就是破落户或者野心家了。想找到个体面又不触怒特选父亲们的例子,实属困难。
“是的,曾祖,我一定注意。”克里图媞娅涨红了脸低下头,知道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瞒不过曾祖。
“不过你说的确实有点道理。这里是豪留,没有人会在意你们,但到了路穆,这样的机会可就再没有了。”克里图特缓缓说道,“莱希亚也同意吧?”
“是的,老师。克里图媞娅是和我商量好的。”莱狄李娅连忙应道。
“那之后就住到莱希亚家去吧。”克里图特点了点头,“希望你们未来能同心同力,相亲相爱。”
听到这话,克里图媞娅差点跳了起来。但是显然,对克里图特的惧怕超越了她内心的恐惧,因此她很好地压抑住了自己的情感。
触手怪在一边看得嘴直抽抽。这时候莱狄李娅通过心合解释了克里图媞娅的情况,让他也对这缺爱的小姑娘有点同情。
但突然,他浑身哆嗦了一下。定睛一看,却发现是克里图媞娅已经开始“得陇望蜀”,偷偷地盯着他了。尽管触手怪的外观在路穆人看来绝对不算好看,但显然克里图媞娅更好奇这只奇奇怪怪的生物到底有多有趣。
“事情好像变得不太对…”他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事情都安排妥当,克里图特便打发奴隶去给克里图媞娅收拾行李,准备搬家。
克里图媞娅真不愧是天赋好到被亲人敌视的孩子,很得克里图特宠爱。奴隶收拾出的行李足够摆满卡布斯岩台那个小房子的半个房间,莱狄李娅只能让他们把一些不必要的东西放回去。
当这群抬着大包小包的奴隶走到卡布斯岩台时,差点没把赶来开门的法兰娜吓到。莱狄李娅出面和她解释了一番,她才松了口气。
这间房子只有主卧,佣人房和两间客房,佣人房出于莱狄李娅的个人需求不可能住人,一间客房是法兰娜的,所以克里图媞娅顺理成章地被安排在了最后一间客房里。
“莱希亚,你真奇怪。”刚走进新家,克里图媞娅就开始蹦蹦跳跳地评头论足,“这里明明有一间佣人房,为什么不让你的女奴住进去呢?这样对你对她都很方便。”
“这个…”莱狄李娅的脸微微一红,“法兰娜不是普通的奴隶。”
“嗯?你很看重她?”克里图媞娅还是很不解,“可是这样你就更应该让她睡在佣人房了。让奴隶睡在自己房间的旁边,是莫大的信任,没有比这更能激励一个忠奴的事了。”
“我希望她有一个更好的未来。”莱狄李娅义正词严地说道。
这算不算克里图特说的“为私欲找理由”啊,触手怪暗暗腹诽。
“哦?”听了这话,克里图媞娅的表情一下子促狭了起来,“怎么,你想等时候到了,给她自由,收她做养女啊?还是要收她做义妹?”
“倒,倒也没想那么多…”莱狄李娅有点尴尬地笑了。
“你可千万别认她做养女哦。我不知道瑞特人是怎么做的,在路穆这,你要是认了她做养女,等你嫁人以后,她可就完全归你的丈夫管了。对子女的监护上,法律总是偏向男人的。”克里图媞娅提醒道。
“嫁人…”莱狄李娅有点不以为然。
“你可别觉得这事很远哦,你又漂亮,天赋也高,还有爷爷做后台,不管是豪留,还是以后去路穆,追求者都会一抓一大把的。”克里图媞娅以为她只是对结婚没什么概念,便出言警醒她一番。
结婚么…触手怪听到这无比现实的话题,也不由得出了神。
莱狄李娅以后会结婚么?如果她结婚了,自己和她还算什么呢?
触手怪倒也不是没有幻想过有朝一日抱美人归,可那实在太难了。他不是人,这点就让他落后于任何人了,就算莱狄李娅愿意,路穆的法律也不会允许。虽说这种奴隶制时代,法律在权力面前如同一张废纸,可他一个连公民权都不配拿到的异类又如何获得权力呢?想靠力量无视法律,那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莱狄李娅等不起的。虽然这一切只要离开路穆就可以解决,但莱狄李娅会愿意么?她愿意放弃伯罗尼撒公主的身份出来闯荡,不就是出于对路穆的向往和对荣耀的渴望么?
灰暗的未来让触手怪黯然神伤起来。他默默地缩到一边,发起了呆。
“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我是要追求光荣的,不可能早早被婚姻束缚。”莱狄李娅的态度倒是很明确。
“也是哦。你很快就能到达柔锡,又是骑士,衰老会慢很多。天哪,十五岁的柔锡,真的太疯狂了”克里图媞娅有点艳羡地说道,“我就不一样啦,我到柔锡至少要十八岁了。在那之前,祖父就会让我嫁人吧。”
“我看未必,否则老师就不会让你和我一起学习雄辩了。”从小向往独立自主的莱狄李娅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既然学习了这些,就肯定要从政,如果要从政,那结婚绝不会早。阿比西娅不就是三十岁才步入婚姻,三十五岁才生子吗?”
阿比西娅是路穆历史上著名的女将军,第三共和国六百年历史上唯一一位以女儿身获得大凯旋式荣耀的传奇人物,被誉为“黑孔雀”。这可是极高的荣誉,因为孔雀是路穆母神朱诺的象征,这是觉得她有侍奉主神的资格。她的经历也被认为是女性从政的教科书模板,被许多有志向的女性效仿。
“希望如此吧。”克里图媞娅苦笑道。在父权至上的路穆,如果克里图特真要她嫁人,她是根本没办法反抗的。
想到这里,她也低下了头,心里五味陈杂。
不得不说婚姻真的是个沉重的话题,这里能聊婚姻的一共就三个,几句话工夫就自闭了俩。
莱狄李娅不知所措地看着突然抑郁起来的克里图媞娅,当她想向触手怪求助时,却发现触手怪也缩在墙角,不知道在想什么。
“主人…午饭做好了。”这时,法兰娜突然走了过来,小声说道。
这话在莱狄李娅听来宛如天籁。她急忙招呼克里图媞娅:“吃饭吧,克里图媞娅!”
“嗯,好的。”克里图媞娅点了点头,又叹气道:“哎,影子都还没有的事,先当它不存在吧。”
“先当它不存在吧…”触手怪深吸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他发现自己连装鸵鸟都做不到,一意识到莱狄李娅未来可能会嫁做人妇,他内心就有一股阴霾挥之不去,如鲠在喉,如芒在背。他这时候才知道莱狄李娅对自己有多么重要,那不仅是恩人,是盟友,还有更刻骨铭心更无法割舍的情绪在里面。
这让他心里燃起了一把火。
既然无法逃避问题,那就正面击溃它!
无论如何,要努力,要变强,要当之无愧地站在莱狄李娅身边。
他可是穿越者,是系统加身的男人(怪),怎会连自己最重视的人都无法守护?
“触手,你不来吃饭吗?”克里图媞娅的招呼声打断了触手怪的思绪。
“特雷迪乌斯他…不吃人类的食物的。”莱狄李娅红着脸说道。
“莱希亚,我发现你说话好爱脸红哦,你其实是很害羞的类型吗?”克里图媞娅奇道。
“…也许是吧。”
是你不经意踩到羞耻点啦。触手怪偷笑了起来。
莱狄李娅注意到了他正躲在一旁偷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触手怪感觉很委屈:我连脸都没有,你怎么看出来的?
下午,二女准备一起出门逛逛。触手怪寻思自己以后也得和克里图媞娅多接触,便也跟了过去。虽然真实动机是害怕家里的钱包在他不知情的时候大破。
“莱希亚,这次就我来付钱吧?我听曾祖说你刚到豪留还有些拮据?”临出发时,克里图媞娅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向莱狄李娅问道。
触手怪简直如闻天籁,当即就要假惺惺地客套几句。
“不必麻烦了,我们还是略有点积蓄的。”但莱狄李娅的话却让他差点没背过气去。
“真的吗?”克里图媞娅眨了眨眼睛,“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哟。”
“确实,孩子还小,开玩笑的,您可千万别当真!”触手怪急忙说道。
“没关系的,我们支撑得住。”莱狄李娅却固执己见。
“噗嗤。”看着他们的样子,克里图媞娅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啦好啦,你也别推辞了,就我来买单吧。”
莱狄李娅有点不悦地看了触手怪一眼,她是真的很不希望让第一次见面的人为自己买单。
“莱狄李娅,你可别忘了托里维辛的收费!”触手怪大声道。
“…嗯。”莱狄李娅这才想起托里维辛三小时一百第纳尔的天价课时费,不由得低下了头。
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现在也开始慢慢向生活低头。
“其实在路穆,负债还是挺常见的。”克里图媞娅替莱狄李娅解起了围,“我随曾祖去路穆的时候,经常见到有人负债几百塔伦特也要维持奢华的生活。”
“为什么?”莱狄李娅震惊了,“他们不怕破产吗?”
“我怎么知道,我才十六岁。”克里图媞娅翻了个白眼,“但是,就算不负债,他们的生活恐怕也会和破产差不了多少吧。”
在路穆,是严禁奴役公民的,所以贵族就算破产也只是过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而已。
“如果他们只是为了维持生活的话,我觉得这只是虚荣和愚蠢。”触手怪评价道,“但是想要东山再起,这确实是必不可少的投资。如果你连往日的生活都维持不了,还有谁有信心帮你?”
“对对对,就是那样!”克里图媞娅大喜,“看不出来嘛,虽然你长得怪怪的,但是真挺聪明的!”
“但是这有个前提,就是有人在看你!”触手怪气呼呼地说道,“我们现在在豪留,没有任何政治需求,也没有人在意我们是富是贵。这样的奢侈就像在荒郊开屏的孔雀,有什么意义?”
“好了,特雷迪乌斯。”莱狄李娅摸了摸触手怪的头,低声劝道。
触手怪也没有再说。这些话其实是说给莱狄李娅听的,至于克里图媞娅,反正她花的也不是他(或者说莱狄李娅)的钱。
克里图媞娅倒是不以为忤,反而笑着说道:“你真的很厉害耶,为什么一只非人可以说话这么一套一套的?”
“特雷迪乌斯可不止能言善辩,他还具有许多常人没有的智慧。”莱狄李娅有点骄傲地说道。
克里图媞娅很有兴趣地把玩起触手怪的两条触手,问道:“莱希亚明天就要全天去我曾祖那上课啦,你会和她一起去吗?”
“不会吧?”触手怪思考了一下,“我不希望我随便暴露在任何人面前,托里维辛也是一样。”
“那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一起玩咯?”克里图媞娅眼睛放光。
“玩?”触手怪对这个词感到哭笑不得。
“就是玩嘛!听曾祖说,你还会学魔法?”
“确实…不过这两个月我也就学会了一个虚影术…”
“很厉害了,你可是没学过基础课的!”克里图媞娅很夸张地点着头,“我们一起玩儿魔法吧!可好玩儿了!”
“倒是也可以…”触手怪有点心动。克里图特虽然会教他魔法,但那是夹杂在莱狄李娅一堆杂七杂八的课业中间的,不可能系统性地给他科普基础知识。
克里图媞娅还想说些什么,莱狄李娅却拎起了装触手怪的包,板着脸道:“已经很晚了,该走了吧!”
克里图媞娅抓着的两条触手一下子滑出了手心。她轻轻搓了搓手,笑道:“莱狄李娅你可真是心急。那我们就走吧!你肯定不知道特里同藏着多少好店!”
“生气啦?”触手怪躺在包里,用心合揶揄道。
“哼!”莱狄李娅气鼓鼓地哼了一声。
克里图媞娅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虽然莱狄李娅这一哼也是用的心合,但是鼓起的双腮却是瞒不住人的。
“我和她不可能有什么的,你没看出克里图媞娅的态度么?那就像顽童看到了个年龄相仿的小孩一样。”触手怪赶紧撇清关系,“而且,我们才见面一天,能有什么发展?”
“但是你和我见的第一天…”他这么一说,莱狄李娅的语气反而更危险了。
触手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第一天就直接和莱狄李娅本垒了么。
“这个,你听我说啊…”他连忙又开始扯起别的来哄莱狄李娅。
看着莫名打翻了醋坛子的莱狄李娅,触手怪心里突然泛起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会不会…当路穆和我只能选其一时,她还是会选择我?
但他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算莱狄李娅愿意,那又怎么样呢?难道他就愿意让莱狄李娅为了他放弃自己的梦想么?
在一切由克里图媞娅买单的前提下,这次逛街购物可谓是宾主尽欢。当然,最欢的肯定是触手怪。
尤其是他最后发现这一趟的账单足足有八百第纳尔以后,更是高呼老子英明。
莱狄李娅也感觉开了眼界。以前她只知道买些小吃食,好看的小装饰和衣服。而这次,克里图媞娅还带她看了各种魔法玩具,化妆品,以及她从没见过的奢侈衣物等。这让曾以为伯罗尼撒已经足够文明开化(以林地瑞特来说,确实,许多林地瑞特人还在过着游牧部落的生活)的莱狄李娅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大国气象。而特里同不过是路穆北方的一座大城市而已,身为九神赐福之地的路穆又会有多繁华呢?
她想象不出来。
回到家后,“忙活”了一天的二女开始享用今天的晚餐。路穆人的饮食习惯和触手怪所在的现代地球不一样,在这里穷人往往一天只有两餐,富人虽然有三餐,但是往往午饭吃的也是相当简洁,不如早餐和晚餐。于是,中午没被看出有多能吃的克里图媞娅,晚上却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虽然食量比不上身为骑士的莱狄李娅,但她的饭量也比得上四个法兰娜。幸好她们购物时买了不少精致的小吃食,不然晚餐肯定是不够吃的。
“需不需要我帮法兰娜找个厨艺教师?”酒足饭饱后,克里图媞娅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
“厨艺教师吗…其实我更希望给她找个礼仪教师,然后再买一个奴隶干杂活…”莱狄李娅思考了一下,说道。
“礼仪教师…”克里图媞娅挑了挑眉毛,“这样的奴隶可是很贵重的,曾祖不一定愿意出借呀。”
法兰娜见话题到了自己身上,不由得缩了缩自己瘦小的身体。她其实宁愿让触手怪一直教她,因为她真的很怕生。相比之下,相处了快一个月,还与莱狄李娅关系极近的触手怪更让她信任。
“没事的,法兰娜。”莱狄李娅注意到了她,便轻轻抚摸起她的小脑袋来,“只是找一个老师每天花点时间学习而已,没有人会伤害你的。”
“你对她可真好。”克里图媞娅捂着嘴轻笑道,“不过,莱希亚,你可别对每个奴隶都这样哦。大部分奴隶都不会像法兰娜这么乖的,你对他们好,他们只会得寸进尺。”
“我会注意的。”蒂耶尼鲁斯曾经也说过类似的话,这让莱狄李娅有点不高兴。
克里图媞娅笑了笑,反而觉得这样天真的莱狄李娅有点可爱。
晚上。
莱狄李娅今天早早地就回了房间。触手怪倒也感觉没什么,毕竟明天开始就要接受武技老师的训练了,养精蓄锐是必须的。
为了避免让克里图媞娅怀疑什么,他一直等到克里图媞娅和法兰娜都睡下,才来到莱狄李娅的卧室。
其实他感觉自己的这种担心多少有点神经质了,有谁会觉得溜进主人卧室的猫猫和主人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嗯,虽然这个猫猫会说话。
一进房间,触手怪就感到了窒息。
只见莱狄李娅正俯卧在床上,头侧向右边。一床鹅绒薄被盖在她的身上,将腰部以下遮挡在了触手怪的视线之外。而在那之上,她光洁的美背完全没有任何遮挡,裸露出大片大片洁白的肌肤。那肌肤如圭如璧,竟似自己在闪着微光。触手怪忍不住看了看窗外,只见一轮圆月正高挂空中,向大地挥洒着绸缎般的月光。都说月光皎洁,但和屋内佳人一比,却又黯然失色了。
触手怪在心里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开始努力地胡思乱想,以打消心头的邪念。
这个睡姿应该很不健康才对吧?她真美。有时间得好好和她说说…她真美。不过地球的那一套还适用于即将到达柔锡的莱狄李娅吗?她真美…
不行,根本忍不住!
“哪个干部挡得住这样的诱惑…”意识到此情此景非人力所能抗的触手怪迅速摆正了姿态,一下子蹦到了莱狄李娅的床上。
“窣窣”,莱狄李娅身上的薄被被他轻轻一拉,露出了掩藏在下面的完美胴体。
被褥的消失让莱狄李娅的秀眉微微一蹙,修长的双腿轻轻缩了缩。
触手怪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触手搭在了莱狄李娅的大腿上。
“嗯…”莱狄李娅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低低地呻吟了一声。
触手怪将自己的身体挪动到她的大腿上,六条触手几乎覆盖了她两股和臀部的全部肌肤。
下半身被触手怪霸占,莱狄李娅非但没有露出什么不适的表情,反而因熟悉的柔软触感放松了自己缩起的双腿,表情也变得宁和了起来。这表情比起之前她躺在床上时更加静谧安详,好像盖在身上的触手,要比鹅绒被更加舒适一样。
她这幅完全不设防又下意识配合着触手的样子,让触手怪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几乎要被欲火烧毁。他本以为自己早已被莱狄李娅裸露的美背和香肩冲垮的理智已经碎的不能再碎了,现在才知道,兽血沸腾这话真不是个比喻。
他几乎不假思索地伸出了自己所有的触手,一条毫不犹豫地探向了莱狄李娅的股间,另外几条在她的大腿内侧和背部抚摸起来。
“哈啊——”触手的抚摸让沉睡的莱狄李娅一下子有了感觉。她舒服地伸直了双腿和纤腰,就像一位等待按摩的客人一样,享受着触手的每一下抚摸。
触手怪只觉得莱狄李娅的全身都在因舒适而放松瘫软下来,就连股间那守护少女神圣花园的花瓣,都软绵绵地耷拉着,微微敞开,露出了里面浅粉色的软肉,似乎迫不及待要被插入。它们就像一位慵懒横躺的少女,正一边舒展着四肢,一边妩媚地向触手怪微笑,招呼他快快过来。他又抬头看向莱狄李娅,却看到她正闭着眼甜甜地笑着,似乎正做着什么好梦。
谁能忍得住这样的诱惑呢?他毫不客气地将触手伸出,塞进了莱狄李娅的两瓣阴唇之间,快速地前后抽动,在大阴唇内侧的软肉和小阴唇间来回摩擦。
“哦——哈啊…”莱狄李娅立即喘息起来,俏脸也染上了不正常的红晕。那两瓣微敞的阴唇不闭反张,疯狂地渴求着触手的刺激。阴唇内的阴道口也娇羞地吐出了内里的蜜液,但来不及流出便被触手吸收。仿佛欲求不满一般,莱狄李娅轻轻翻过身,变成了左侧卧,同时弓起腰,缩起腿,突出了自己的臀部。她那双充满肉感的大腿紧紧夹住了股间的触手,将触手向阴唇内侧压去。触手一下子和她娇嫩的小阴唇做了一个亲密接触,并贴到了逐渐勃起的阴蒂上。“呼啊——咿,呀啊——”关键部位被突然抵住并摩擦,这样莱狄李娅感到越发的快乐,喘息声也变得娇媚起来。
触手怪缓缓移动着身体,转移到了莱狄李娅的腹部。两条触手毫不客气地盘绕在了那双初具规模的青涩嫩乳上,挑逗起上面的粉色樱桃。而刺激股间的触手则沿着小腹伸入腹股沟,越发卖力地前后抽送。
“哦,特雷迪乌斯…”莱狄李娅梦呓般呼唤着触手怪的名字,那轻柔又妩媚的声线几乎酥了触手怪半边身子。她伸出双手,抱住了触手怪的身体,微一用劲,就将他揽入了自己怀中。
触手怪能清楚地感受到莱狄李娅灼热的呼吸,起伏的胸膛,和柔软的娇躯。他情不自禁地也用自己的触手搂住了莱狄李娅的纤腰,同时微微加力,将埋在股间的触手送入了她的阴道中。
“咿呀…”伴随着莱狄李娅的一声娇吟,她那千层万叠的紧致阴道一下子紧紧包裹住了插入的触手。那双修长的美腿也紧紧夹住了触手,似乎生怕它离开。
触手怪害怕把她惊醒,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触手变出诸多凸起,反而将其变得更加光滑纤细,并用尖端逐个挑逗起阴道内的褶皱来。
“哈,呼,啊…特雷迪乌斯,哈啊,不要玩那里…”莱狄李娅毫无意识地娇喘着,呼唤着触手怪的名字,紧紧地抱住了他。挑逗褶皱的快感并不强烈,但却新奇而且刺激。这让她的阴道蠕动起来,主动地磨蹭着腔内的触手,想让每一道褶皱都得到它的临幸。她也下意识地微微扭动起腰部,想要配合触手怪的挑逗,获得更多的快感。
触手怪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不由得停下了动作。紧接着,他就感到触手周围的肉壁突然开始收缩。他紧张地看向莱狄李娅,却发现她仍是一副熟睡的样子,只是小嘴微微瘪了下去,像是突然失去了玩具的小孩在生气。
他放下心来,让自己的触手划过阴道内的一道道褶皱,在这紧致而富有弹性的肉壁上划出了一圈圈令人血脉贲张的粉色涟漪。
“啊,哈,哈啊——”这样露骨的刺激和挑逗让莱狄李娅的呻吟声一下子变得高亢了起来。她的身体完全绷紧,并彻底地蜷缩起来,将触手怪牢牢地锁在了怀里,仿佛这是她因快感而瘫软的身体的唯一支点。她的阴道疯狂地缩紧,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包裹住触手怪纤细的触手,那层层叠叠的褶皱只能焦躁的随着肉壁上下蠕动,想要通过中间的触手汲取更多的快感。
触手怪意识到时机已到,于是瞬间让触手膨大,顶到了最深处。
“啊——”莱狄李娅被这一下带入了高潮。她的身体一下子紧绷了起来,被触手怪搂着的纤腰直直挺起,夹紧的修长美腿也立即伸直。
她的阴道剧烈地痉挛起来,阴唇包裹着结合部的触手,调皮地翕动着,喷出了大股大股的蜜液。
触手怪的动作停下了动作,只是静静地享受着被软玉温香包裹的快感,和柔滑肉壁全方位按摩的舒适。
看着满面春潮,却又完全不似在装睡的莱狄李娅,他有点不可思议地挠了挠头。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感觉可能已经涉及到先天问题了。
“看来以后有事还得靠我守夜……”他暗暗想着。
“哦——”终于,莱狄李娅的身体平息了下来。她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全身缓缓放松。红潮和媚态从她脸上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恬静的绝美睡颜。她的身体依然像一只过冬的松鼠一样蜷缩着,但却并不再那样紧紧地搂住触手怪,只是轻轻地环抱着。她的阴道也不再紧缩,放开了依然留在里面的触手。只是体内的异物感让她意犹未尽的阴道本能地缓缓蠕动,想要靠这不速之客再榨取出一点快感。
感受着莱狄李娅温暖的体温,兽欲得到发泄的触手怪也昏昏欲睡起来。他轻轻用触手抚摸了一下莱狄李娅的小脸,道了一声“晚安”,便沉沉睡去。

Tips:今天这章提到的维西原型是罗马独裁官苏拉,而阿比西娅纯属杜撰,在父权至上的罗马女人是不会有机会参军甚至成为英白拉多的
另外,关于这个世界的宗教,虽然双神创造了人类,但他们对被信仰并不感兴趣,因此往往是由他们创造或者提拔的神灵为人类所信仰。而路穆人信仰的神我就照搬现实中的罗马众神了(神职会有出入),熟悉的名字应该也能增加点可读性(大概)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