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八章 克里图特的交易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就在莱狄李娅和触手怪气定神闲地坐等乌里留斯投降时,豪留总督大人正在自己的官邸里愤怒地咆哮。
“这些卑贱的移民和瑞特蛮子,他们怎么敢!”
乌里留斯感觉自己快要丧失理智了。过去的十天里,尽管他还没有正式宣布要废除税法,但是宝石的价格已经跌了将近半成。如果那群被一个不知道从哪来的瑞特小妞煽动起来的无知刁民继续他们野蛮的暴动,这个下跌速度只会越来越快。
与宝石价格喜人的跌势相比,他的出货大业就显得步履维艰了。几个他熟悉的商人收购了他存货的三成,之后就再也没人愿意买他的宝石了。谁都知道总督阁下囤了不计其数的民脂民膏,仓库里堆满了宝石和宝石原矿。那群天杀的奸商就像追逐着垂死野牛的秃鹰一样,都在等着宝石价格崩盘,好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肉。
偏偏,乌里留斯已经在豪留失尽了民心,这让他甚至不能找一个代理人偷偷出货,只能硬着头皮以总督府的名义和狡猾的豪留宝石商谈生意。
乌里留斯越想越气,他囤积的宝石哪怕以现在的价格出售,也足足价值1200个塔伦特。但是手握如此巨款,竟然被一群北方的野蛮人卡得卖不出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时,他的贴身奴隶突然战战兢兢地跑进来,说道:“主人,一位自称克里图特的人想要找您。”
“克里图特?”乌里留斯下意识就想要拒绝,此人可以算他在豪留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一。乌里留斯是贵族共和派,他是平民派;乌里留斯想在豪留欺负乡巴佬没见识,他偏偏进过元老院;乌里留斯痛恨让他觉得自己不学无术的人,他却正好是个在路穆都有名声的大学者。
总之,一提到克里图特,乌里留斯就会想到自己失败的人生。
但他转念一想,自己在豪留的日子好像也不能更坏了,只是见个讨厌的老头儿算什么呢?
于是他叹了口气,摆摆手:“让他进来吧。”
奴隶点了点头,不一会就把克里图特带了进来。
“您好,渊博的克里图图斯。”既然是接见客人,不管再怎么讨厌克里图特,乌里留斯也只能捏着鼻子摆出主人的架势。
“您好,尊贵的乌里留斯。”克里图特微微一笑。
“不知您来这里有何贵干?”
“哈哈,自然是有好事。”克里图特随意地找了张椅子坐下,“否则,我怎敢浪费总督大人珍贵的早晨?”
乌里留斯感觉他是在讽刺自己每个下午都要躲在总督府里当缩头乌龟。但他没有发作,因为克里图特说的好事一下子勾起了他的兴趣:“哦?这世上能打动我的好事可不多。”
“据我所知,豪留现在有一支商队正要前往李曼提斯。”克里图特缓缓地说道。
李曼提斯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超级大国,奉行绝对的中央集权,皇帝就是唯一真理。
“那又如何?”乌里留斯不以为然。路穆人重商逐利,每年前往各国的商队可谓多如牛毛。
“您要知道,李曼提斯的贵族们没法从他们悭吝的皇帝陛下手上拿到半点权柄,只能靠着自己的采邑花天酒地聊以自慰。所以但凡有点实力的商人,都更愿意卖给他们奢侈品。”
“哦?”虽然克里图特只是说了点在路穆人尽皆知的常识,但是乌里留斯还是被这番分析勾起了兴趣。毕竟宝石,那不就是奢侈品吗?
“现在,他们需要一批压箱底的货物,豪留的宝石显然是很好的选择。但是现在您的税法正在风口浪尖上,每个人都在待价而沽,没人愿意卖出自己手里的货物,更何况现在宝石的价格极端虚高,这支商队显然也不愿意以这个价位买入。”克里图特不疾不徐地说着,听得乌里留斯咽起了唾沫。
“所以,你愿意帮我介绍他们?”乌里留斯有点急迫地问道。
“不错,如果您愿意相信我,他们愿意以现市价八成的价格收购您所有的宝石。”
“好。”乌里留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虽然克里图特这一句话就砍掉了五分之一的价格,但是哪怕这个价位也比他刚到任时要高,他依然觉得这很赚。但哪怕他只是个不成器的纨绔,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于是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也没什么特别的,我正考虑重归路穆从政,所以要出售在豪留的田产。”克里图特递上一份清单,“其实如果愿意慢慢等的话,我倒是也能把它们都卖个好价钱,只是我没有这个耐心了。”
“你要回路穆?”乌里留斯问道。他知道这是句废话,克里图特虽然进过元老院,但因为很快就被排挤出路穆,所以直到现在也只是富裕公民的身份。
毕竟,元老在普通人看来是站在路穆政治顶端的牌面职位,但在真正的贵族眼里也不过如此。元老院经过几次扩容,现在足足有1200个席位,光是每四年一届的选举中,就会有数十位贵族或平民因为担任财务官,市政官或保民官等公职而披上紫袍,更别提执政官任命的亲信,监察官提拔的新人了。
乌里留斯倒是对克里图特的话没什么疑虑。他知道克里图特是平民派的,受排挤也是因为那届执政官是贵族共和派。而现在四年一届的大选在即,平民派大佬特雷萨呼声正高,确实是克里图特重归政坛的最好时机。
“不错,豪留不过一洼之地,路穆才是真正的江河大洋。”克里图特说道。
本地人的恭维让乌里留斯很是受用。他大致浏览了一下克里图特的清单,发现这上面囊括了特里同附近上万优格(1优格=1/4公顷)的土地,其中大部分是牧场和橡树林,有少量谷物农庄。
“你要多少?”他问道。
“六百塔伦特。”
“六百!”乌里留斯差点跳起来,“你把我的宝石全卖了也就这么多!”
“我亲爱的乌里留斯,这可是上百个农庄。”克里图特摆出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你的宝石可是伸伸手就要来的,我给你的却是实打实的农庄,没有加半点溢价。”
“伸伸手就要来的?为了这次上任,我花了三百塔伦特贿赂元老院,还带了五百个私兵,每年支付的军饷就要六十个塔伦特,那群比猪还懒的税吏也整天盯着我讨薪!”乌里留斯差点跳起来。
其实税吏的钱应该是共和国支付,只是乌里留斯已经把总督府的金库当成了自己的,所以税吏的薪水自然算是他在交了。
“我还是那句话,这可是一万多优格的土地,你不管是出租还是倒卖亦或者自己经营,它们都是笔不菲的财富。”克里图特一边鼓吹这这批农庄是多么超值,一边祭出自己暗藏的绝招,“而且,我听说你一直为你大儿子的强势而感到忧虑,害怕他威胁到你小儿子的遗产继承权,何不用这上万优格的土地将他紧紧捆住呢?”
乌里留斯闻言立即有点心动。全路穆的人都知道他为大儿子的过度强势而苦恼,担心自己死后大儿子会威胁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在外省置办产业,让大儿子来经营,确实是一个办法。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六百塔伦特还是太贵了。”
“那看在荣耀的乌里留斯的份上,五百塔伦特。”
“成交。”
克里图特非常克制地没有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而是面色如常地继续说道:“除此以外,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什么?”乌里留斯皱起了眉头。在他看来花五百塔伦特买下农庄已经算自己给了大面子了,这个老头还敢再要?
“放心,和钱没有关系。”克里图特双手下压,示意乌里留斯不要紧张,“我听说您的副官,托里维辛,是一位优秀的狂风骑士。”
“嗯,怎么了?”乌里留斯眉毛一掀。
狂风骑士,是一个特殊的骑士进阶,属于赤铜级。这个职业来源于西方蛮族的轻骑兵,在路穆征服了西方后便被整合成了风骑士一支。这个职业比身为贵族标配的骑士更加综合和强大,哪怕在路穆也不是每个贵族家族都养得起的。
“我只是想麻烦他教导一位不成器的后辈。当然,钱还是会照付的,每天的早上八点到十一点,一天一百个第纳尔,如何?”
“我是没问题的,但最终决定权在托里维辛。”见克里图特只是找个老师,乌里留斯的神情一下子缓和了许多。
“我会说服他的。”克里图特站起来,伸出自己的右手,“感谢您的慷慨和仁慈,乌里留斯总督阁下。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乌里留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克里图特的手:“合作愉快。”
当从总督府离开时,克里图特的一张老脸都笑成了菊花。乌里留斯的脓包超乎了他的想象,他觉得特地扯了个把宝石卖给外地商队的谎简直是多此一举。他是打算把乌里留斯的宝石卖给本地人的,以他的人脉这并非难事。但这么做显然会让宝石价格一蹶不振,乌里留斯毕竟还要在豪留做两年总督,谁知道他会不会觉得这会让自己少捞一笔。
至于那些农庄,都是克里图特和莱狄李娅说过的,用一半宝石一半第纳尔的价格买来的次品农庄,土地贫瘠而且地处偏僻,克里图特实际上只花了三百塔伦特就把它们买了下来,这还不算做空宝石带来的价格减成。也只有乌里留斯这样的纯纨绔会上当了。
不过克里图特听说乌里留斯家族足足有上万塔伦特的财产,被骗这点还真算不了什么。
一个集市日之后,被围攻了半个多月的乌里留斯终于走出了他的官邸,当场宣布,乌里留斯税法是他犯下的一个不成熟的错误,如今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纠正这个错误,还豪留安宁。
此言一出,游行的人群立马沸腾了。他们把莱狄李娅高高举起,抛到空中,盛赞这位高贵的瑞特少女是女神狄安娜的使者,给豪留带来了光辉和公正。
尽管心知这是注定获得的胜利,但是莱狄李娅还是难掩兴奋,回家前买了一大堆食材,甚至买了瓶价值10第纳尔的葡萄酒,准备回家庆祝。
当触手怪看到她提溜着两个大袋子还有一瓶酒回家时,不由得浑身一哆嗦。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把到了嘴边的那句“花了多少钱?”咽了下去,转而问道:“事成了?”
“成功了!”莱狄李娅喜气洋洋地说道。
“主人好厉害!”法兰娜瞪着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看着莱狄李娅,脸上满是崇拜。
“其实也没有那么…”小姑娘不加丝毫掩饰的崇拜让莱狄李娅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毕竟这只是连小胜也算不上的牛刀小试罢了。
“但确实值得庆祝。”触手怪说道,“法兰娜,去加几个菜吧,正好莱狄李娅买回来不少好东西,我来教你点新花样。”
“是!”跟着触手怪学了大半个月,法兰娜现在很清楚,这位触手老师可是个“厨艺高手”。
结果,就在触手怪带着法兰娜张罗了一大桌菜之后,莱狄李娅突然收到了克里图特用魔法送来的信。
信上肯定了莱狄李娅这半个月的努力,但是也毫不客气地指出这还远远不够。他让莱狄李娅明天起每天早上八点就去他那里报到,以后的课程将变成全天。
尽管这封信主要是告诉莱狄李娅课业恢复,但也如一盆冷水,让莱狄李娅和触手怪都冷静了下来。本来欢乐丰盛的晚宴也冷了场,让忙活了半天法兰娜委屈得瘪起了小嘴。
晚上。
“特雷迪乌斯,你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见老师?”莱狄李娅赤裸着躺在床上,侧过头看着触手怪,问道。
她现在已经习惯了每三天裸睡一次,因为每次和触手怪做完爱她都会疲惫地直接睡去。
触手怪听得出来,她有点没做好准备再见克里图特。毕竟已经半个月没见过了。更何况,克里图特虽然在信里对莱狄李娅表示了肯定,但指出她不足的时候也是相当严厉的。
感觉就像在说:“不让你拉出来遛遛我都不知道你这么菜!明天开始过来补习!”
“行吧,我和你一块去。”他有点无奈地答道。
“太好了!”莱狄李娅喜形于色,但随即脸就变红,小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去?”
“…你这是上瘾了啊。”触手怪听出来了,她这是在问自己要躲在什么里面去见克里图特。
“什么上瘾!只是为了安全而已!”莱狄李娅红着脸争辩道。
“可别怪我提醒你啊,要是以后变得一摸到最里面就高潮什么的…”触手怪斜睨着她。
“才,才不会那样…”莱狄李娅一边嘴硬,一边害怕地抱起了枕头。
“呵呵。”
“那,那…”莱狄李娅的脸更红了,“正常…可以吗?”
这幅既娇媚又羞涩的样子实在让触手怪欲罢不能。他忍不住张开了自己的六条触手,扑到了莱狄李娅赤裸的娇躯上:“当然可以!”
“等等,我还没…哈啊…”莱狄李娅本来想摆一下姿势,但迫不及待的触手怪已经开始抚摸她的身体。
“也是,是我急了。”触手怪听了这句话,越发的蠢蠢欲动,“不如,让我从背后来?”
这半个月下来,莱狄李娅已经知道了什么是背后位。她急忙摇头,道:“不行,那个…太羞耻了。”
“可不可以嘛?”触手怪继续对莱狄李娅上下其手,两条触手已经在挑逗那对葡萄般的粉色乳头,其他的则分别抚摸着她的柔软纤细的腰肢,和挺翘富有弹性的臀部。
“哈啊,就算,啊…”莱狄李娅被他挑逗的情欲勃发,喘息不已,“就算,你这样…”
“这样什么?”触手怪继续欺负着她的乳头,抚摸臀部的一条触手,则偷偷伸向了更下方那已经湿润的秘密花园。
“哦——”莱狄李娅低低呻吟一声,眉目中的春意越发浓郁,“总之,我,啊~不会答应。”
触手怪玩弄乳头的两条触手盘在了莱狄李娅的乳房上,卷起了两颗小樱桃,轻轻地玩弄着。伸入腹股沟的触手,则开始在大阴唇外来回摩擦。
“啊,哦…”触手怪对敏感部位变本加厉的入侵让莱狄李娅有点招架不住,她不由得紧紧抱住了触手怪,娇声呻吟。
“莱狄李娅~”触手怪可怜兮兮地唤道。
莱狄李娅将他的身体捧在手里,娇滴滴地说道:“特雷迪乌斯,你,哦~你真坏,就知道这样,啊~欺负我。”
“这不正是你喜欢的么?”触手怪一边无辜地说着,一边摊开了自己的触手,尽情享受着莱狄李娅温润如玉的胴体带来的极致触感。
“哦,啊,你先让我,哈啊~翻个身。”莱狄李娅把触手怪挽在怀里,一边娇喘一边说道。
“你同意了?”触手怪大喜,让动作慢了下来。
莱狄李娅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翻过身,以跪姿趴在了床上。
触手怪挥动触手,缓缓爬向莱狄李娅的臀部。
“嗯~”触手的蠕动刺激着莱狄李娅的皮肤,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触手怪将自己的身体固定在了莱狄李娅高高抬起的翘臀上,伸出一条触手轻轻划过她的背脊。他最近发现,莱狄李娅的胸部似乎并不如想象的敏感,反而背脊,腰侧这样的地方更能给她刺激。
莱狄李娅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背脊上湿滑冰凉的触手,搭配温柔细腻的抚摸,令她感觉仿佛有电流通过全身,这感觉与性爱迥然不同,却又与其紧密相连,酥麻的快感和掺杂的淫欲使她的下体传来一阵灼热麻痒的感觉。
“特雷迪乌斯…”她有点失神地呼唤着触手怪,渴求着更进一步。
她只是感觉浴火缠身,触手怪却看得真切。此时莱狄李娅白玉般的娇躯已经染上了一层桃红,下体渗出的蜜液涂满了她的股间,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两瓣本应该拱卫阴道口的大阴唇此时已经饥渴难耐地张开,内里流出的粘稠蜜汁在阴唇内层叠的粉色嫩肉间拉出了一条条淫荡的晶丝,小阴唇和阴道口更是缓缓地蠕动着,仿佛在招呼他快点进来。
触手怪只觉得热血直冲脑门,几乎要丢掉理智直接遵从兽欲开始狂暴轰入。但他还是勉强坚持了过来,没有急吼吼地直入主题,而是一边分出两条触手揉捏莱狄李娅蜜桃般的甜臀,一边小心翼翼地将一条触手探向她大开的阴唇,在阴道口内外轻轻地揉弄。
“哼…嗯…”快感令莱狄李娅发出了低低的呻吟,但只是挑逗阴道口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还是令她欲求不满。毕竟触手怪刚刚为了让她换背后位,可是狠狠玩弄了她一番,其实现在前戏早已做足了。她不由得咬住了嘴唇,回头幽怨地看了触手怪一眼。
看着她那充满欲望,可有带着清纯和稚嫩的小脸,触手怪忍不住在心里咽了口唾沫。他也没想到,才开发了两个月,莱狄李娅就从当初那个节操满满的小骑士进化成榨汁姬了。
“那我进来了啊。”他出声提醒。话音刚落,他就感觉莱狄李娅的身体微微绷紧,就连张开的大阴唇都微微闭合,似乎对即将到来的插入严阵以待。
他有点好笑地看着浑身紧张起来的莱狄李娅,一边轻轻搂住她的纤腰,一边将触手挺进了她的体内。
“哦——”莱狄李娅微微后仰,发出一声悠长的娇吟。
触手怪刚一把触手伸进去,就感觉里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而阴道内千层万叠的褶皱刚一感受到这熟悉的插入感,就迫不及待地吸了上来,将插入的触手紧紧包住,好像生怕它抽出去一样。
触手怪使出自己的惯用伎俩,顶着包裹来的肉壁,让触手迅速膨大,同时长出粗糙的凸起。
“呀,啊~”莱狄李娅立即扭动起自己的臀部,呻吟起来。她最受不了这种异物感急剧增加,同时阴道壁被不规则凸起顶起的感觉了。
触手怪只觉得四周的肉壁不甘示弱地加力挤压着自己膨胀的触手,他甚至能看到,就连莱狄李娅那被触手顶开的大阴唇都合了起来,“恶狠狠”的夹住了结合部的触手,像一只吸着主人手指的猫一样。
超凶!
面对这样不听话的孩子,当然是…
正面击溃!
他立即开始抽动触手,前后抽插起来。莱狄李娅瞬间感觉自己的体内被搅得乱七八糟,层叠的褶皱因为吸得太紧,被不断进出的触手带得一会向外倾斜,一会向内倒伏。褶皱被这样毫无怜悯地蹂躏的同时,每条褶皱间的低谷也被触手的凸起摩擦刺激。这种全方位的刺激瞬间令她敏感的阴道溃不成军,蜜液像洪水一般涌出。原本紧闭的阴唇还想守住最后一道防线,但是阴道失守,它又怎可能独善其身?触手的每一次插入,两瓣阴唇便会不堪重负地张开,外溢的蜜液冲过柔软的嫩肉发出“噗啾噗啾”的水声。
“啊,啊,啊…”莱狄李娅伴随着触手的抽插忘情地叫着,原本俯下的上半身不知何时已经立起,纤腰带动着翘臀配合着触手的进出扭动,让原本就紧紧套在触手上的阴道犹如一条吞下了猎物后不断扭动身体的水蛇一般。触手怪只觉得四周的肉壁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不仅贪婪地吸附在自己的触手上,还得寸进尺地围绕着触手和上面的凸起蠕动位移,让阴道内的每一寸黏膜都能得到刺激。
感觉到火候差不多了,触手怪猛地向莱狄李娅的最深处一挺。
“啊——”莱狄李娅挺直了纤腰,身体剧烈地抖动,下体也终于溃堤,蜜液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
触手怪停止了抽插,静静享受着高潮阴道的抽搐痉挛。痉挛的阴道加上狂涌的蜜液,这感觉比他上辈子用过的振动飞机杯还好,还有触手怪独特的触觉加持,极致的舒爽让他简直想放开自己的理智。他甚至觉得,说不定自己已经对这种感觉成瘾了,这种感觉已经超越了他上辈子对快感的理解。而此时不仅是他的触觉,他的视觉也遭受着挑战。此时莱狄李娅的阴唇正无力地翕动着,高潮产生的蜜液通过它一阵一阵地喷出。看着这两瓣被触手蛮横地分开,却又夹着触手一开一合,喷吐着淫秽液体的蚌肉,触手怪简直想将身体整个贴在莱狄李娅的股间,一口咬住这两块淫肉。
“呼…呼…”正当触手怪享受着抽搐的阴道,欣赏着翕动的阴唇时,莱狄李娅终于从高潮的快感中摆脱出来。她俯下身子,双手撑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触手怪缓缓抽出自己的触手,爱怜的抚摸着她香汗淋漓的小脸,道:“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去上学呢。”
“嗯。”莱狄李娅点了点头。她翻过身,抓住触手怪,就这样把他抱在怀里,蜷缩起来。
“我要睡了哦,你可不许乱动。”她笑着说。
“好啦,不会的,你就睡吧。”
“嗯。”
第二天。
莱狄李娅早早来到了克里图特宅。当然,这次她带了个挎包,里面装着触手怪。
克里图特坐在主座上,显然是感应到了触手怪的存在,对着包的方向点了点头。
触手怪刚想和他打个招呼,却看克里图特比了个“等等”的手势。
他正疑惑间,克里图特开口说道:“莱希亚,这半个月下来,我对你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也许你对抽象的雄辩和哲学概念难以理解,但你却有一种将一切融入实践的才能。这让我对你有了新的期待。”
“感谢老师的认可。”听到克里图特的夸奖,莱狄李娅喜形于色。
“哼,别高兴地太早。”克里图特冷哼一声,““光荣之路”最低的要求就是四阶,你连门槛的边缘都没摸到。而且,乌里留斯都能把现在的你玩弄于鼓掌。”
“是,学生不敢骄傲。”莱狄李娅委屈地低下头挨训。
“你知道就好。”克里图特摆了摆手,“行了,言归正传吧。今天还没有到正式学习的时候,喊你过来,是让你认识两个人。”
说罢,他挥了挥手:“都出来吧。”
两个人从会客厅的侧门走了进来。
这是看起来完全不搭调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穿着半身胸甲,身披红色披风的中年男人。他有着一头红色的短发,黄绿色的眼眸,看起来是路穆西方的凯德尔人。此人的眼神如鹰隼般犀利,脸型棱角分明,身体虽不筋肉虬结,但那流线型的肌肉充满了爆发力,犹如一支时刻搭在线上的箭。
仅仅是看着他,触手怪就感到坐立不安
另一位则是一位看起来和莱狄李娅年龄相仿的少女。她和克里图特一样黑发黑眸,穿着一身如地球的宴会礼服般的希顿。充满褶皱的白色长袍紧紧贴合着她修长的美腿,腰间的束带衬托出她水蛇般的纤腰,上身则袒露着双肩和锁骨,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那双黑曜石般的黑色眸子滴溜溜地转动着,好奇的打量着莱狄李娅 。
“感觉不如莱狄李娅…容貌。”触手怪在心里锐评。
克里图特先指向男人,说道:“这位是托里维辛,“高原狼”军团第四骑兵大队前高阶百夫长,现在是乌里留斯总督阁下的保镖兼斗剑奴统领,职业是赤铜级狂风骑士。”
“您好,托里维辛先生。”莱狄李娅行了个礼。
托里维辛看着她,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他眼中依然透着丝丝的惊艳。
这让触手怪很是得意。现在见过的男人里,除了满脑子挣钱的蒂耶尼鲁斯和总是冷冰冰的克里图特,还没有人能免疫莱狄李娅的美貌呢。
“您好,莱希亚小姐。”托里维辛微笑着行了个礼,他虽然看上去充满铁血气息,但是竟然意外的友好,“我这几天总是听克里图特大师提到您,耳朵可都要起茧子了。今天真见到了,才明白,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托里维辛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担任你的武技教师。”克里图特接过话茬,“你已经离柔锡不远了,正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来帮你跨过这道坎。”
“感谢老师的提携。”莱狄李娅简直感动得要哭了。
触手怪也暗暗心惊,他总觉得克里图特对莱狄李娅的关心有点超乎常理,这安排的也太明白了。只是老头看起来也不是个好色的人,干嘛这么关心个无亲无故的小姑娘呢?
他想不通。
“我只是给你介绍而已。”克里图特不以为然,“费用需要你自己出,我已经和托里维辛谈好了,一天是一百第纳尔。”
触手怪听到这个数字,差点脑溢血。
现在克里图特的生意还没发分红,他和莱狄李娅可只剩下四百第纳尔了,上两三天课就得露宿街头了。
好在克里图特接下来的话还算人话:“我已经给你垫付了三千第纳尔,到时候从你的分红里扣就行。”
触手怪感觉自己的血压一下子降了下来。不过他还是难以平静,那可是一百第纳尔啊…只能说,果然知识是最昂贵的。
“感谢老师的关心。”毫无金钱概念的莱狄李娅完全没有触手怪过山车一般的心理历程,只是很平常地感谢了一下克里图特。
“今后就请多指教了,莱希亚小姐。”托里维辛说道,“我非常好奇,一位被大师屡次夸耀,不到十六岁就即将踏破三阶门槛的人,到底会有多让我惊喜。”
“我一定会努力的,托里维辛老师。”面对这位新老师,莱狄李娅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好,那么接下来,是她。”见两人打好了招呼,克里图特又开始介绍那位少女,“这是我的曾孙女,佩佩娅.克里图媞娅。你叫她克里图媞娅就行。”
触手怪知道,这是个正宗的路穆名字。第一个是个人名,第二个是氏族名。而男子的名字往往以us结尾,女子则以a或ia结尾。所以克里图特其实应该被称为克里图图斯才对,只是他几乎是克里图特家族的化身,克里图特家族也没什么嫁与贵族的女子,因此往往人们直呼他的氏名。
一些祖上立下过赫赫功勋的,还会有第三个名字,家族名。在路穆,“三个名字”就是对老牌贵族的代称。乌里留斯就是这样,他的全名是提里安托斯.阿尔特留斯.乌里留斯。乌里尔,在路穆语中,便是“山岳”的意思,这是因为他祖上有人征服过好几个藏身群山中的部落。
而莱狄李娅,身为路穆人口中的林地瑞特人,她的名字又不一样。她真正的名字应该叫莱狄李娅.伯罗尼撒,爱丽哥特只是她的附加名。这个名字是她的父亲赐予的,以示对她的宠爱。
看着克里图媞娅,触手怪暗暗咋舌,曾孙女都这么大了,那照理说克里图特也有七八十了。路穆可和地球不一样,这里的女性倒是依旧十四五岁就能结婚,但是贵族男性往往二十五岁以后才结婚。这是因为超自然力量的存在,让他们在成家前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积攒阅历,提高阶位,所以结婚时间比地球上的男性晚了许多。只能说浮汞级的生命力就是强,老头儿都这把年纪了,头发都没白。
“您好,克里图媞娅小姐。”
克里图媞娅虽然看上去很是活泼,但是当着曾祖的面却也不敢放肆,而是很拘谨地说道:“您好,莱希亚小姐。”
“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会和佩佩娅一起学习哲学,雄辩和魔法。”克里图特说道,“她本身是一位见习法师,你学魔法的时候可要注意了。”
见习法师,是法师2阶时的职业。
“哼,也不过就是个2阶而已,她还比莱狄李娅大一岁呢。”面对这位同样年纪轻轻就到了2阶的天才少女,触手怪忍不住在心里嘟囔起来,“而且莱狄李娅都已经是9级准骑士了,她等级肯定没莱狄李娅高。”
不过他自己都知道这想法纯属无理取闹。法师是厚积薄发型的职业,0阶的时候要花好几年的时间打基础,为日后的学习做准备。不像莱狄李娅,她最多学几个戏法就够了,因此很多关于魔法的基础知识都没学过。而虽然骑士是一个比战士更需要基础的职业,也基本上是上手就能练,不像法师还要“浪费”大量的时间在知识的积累上。
“我很期待和您一起学习。”克里图媞娅露出一个自以为足够端庄礼貌的笑,但她的笑容真的又僵硬又滑稽。触手怪看得出来,这大概真的是个很不正经的小姑娘,不然也不至于连营业笑容都摆不出来。
“你以后,每天早上八点到十一点来我这,和托里维辛学习武技。之后,在我这里休息,下午便和佩佩娅一起上我的课。”克里图特说道。
“是,老师,但听您的吩咐。”
一切安排妥当后,克里图特便让托里维辛先回老军营,同时让克里图媞娅给莱狄李娅安排房间。莱狄李娅在走之前很贴心地把自己的包留在了原地,于是他顺便就和触手怪聊了起来。
结果,他们的交流又卡在了一如既往的地方。
尽管之前同意了触手怪的观点,但是克里图特依然只是认为,民众参政是因为他们有这个权利,国家也有这个义务。但民众依然是愚昧的不可理喻的,这不仅仅是出于阶级的偏见,而是历史早有证明。路穆不是没有出过试图以平民为基本盘的政治家,但平民无法完全理解他们政策的远见,反而被元老院派出的喉舌傀儡吸引,被一堆空口白话冲昏了头脑,最后自己杀了他们曾经的“英雄”。
触手怪却觉得这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就连奴隶在主人的调教下都可以具有良好的教养,何况自由的、与诸位贵族同出一源的公民呢?
这次谈话最终不欢而散。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