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十章 梦与狄安娜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莱狄李娅这一觉睡得非常好。她从未感觉自己的鹅绒被如此柔软舒适过,她浑身的筋骨似乎都得到了放松,身体充满了活力。
她还做了一个漫长又奇特的梦。在梦里,她变成了一只有着金色翎羽的云雀,飞过千山万水,来到了一片水草丰美的土地。她落在这里,重又化身为人,身披流云织成的希顿,头戴金色月桂叶编成的头冠。一只古怪的生物来到她面前,虽然从未见过这奇异的生物,她却一眼认出了这就是成长后的触手怪,她口中的特雷迪乌斯。他们走到一起,日夜不停地交媾,生下了不计其数的儿女。一座城市就此拔地而起,绘制着云雀和公牛的旗帜高高扬起,赞颂声自云端四海传来,如澎湃的海浪般经久不息。
她对这个似乎彰显着神意的梦感到欣喜和困惑,又为交媾与生儿育女感到害羞。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她睁开了双眼。
然后就看到了八(六)爪鱼一样扒在她身上的触手怪。
她又感受了一下,不出意外地,下体有一阵异物感。
她不由得羞恼起来:怪不得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原来是特雷迪乌斯你在我睡着的时候乱来!
她狠狠地抓住了触手怪,向上猛地一拉。力量属性可能都没有她五分之一高的触手怪被毫无悬念地提溜了起来,就连赖在她阴道里的触手也被顺带着扯了出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触手怪一下子被腾云驾雾般的感觉惊醒。他惊恐地挥舞起触手,大声喊叫起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俏脸上笼罩了一层寒霜的莱狄李娅,和完全被她拿捏的自己。
“这个,莱狄李娅,你听我解释,这是有不可抗力…”他立即陪着笑脸解释起来。
“我记得某人说过,为了我的身体,必须三天才能有一次。”莱狄李娅似笑非笑地说道。
“所以说,这是有不可抗力…”触手怪的眼神游移起来。
“什么不可抗力?”
“就,我走进来,那么一大片…还什么都没穿…”触手怪越说越心虚,越说声音越小。
莱狄李娅冷哼一声:“所以是我的错咯?”
“不不不,都是我的错。”触手怪弟位摆的很正。
“不是我的错,那是什么不可抗力?”
“这个,这个…”触手怪飞速地思考起来,“是我思想觉悟太低,满脑子淫秽色情,经不起诱惑经不起考验……”
他这连珠炮一样的检讨让莱狄李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轻轻将触手怪放了下来,说道:“以后可…要征得我的同意哦。”她本来想说“不许再这样了”,但私下里又觉得次数变频繁确实挺不错的,便改了口。
“是…”触手怪老老实实地应了下来。
莱狄李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开始起床穿衣。
当她和触手怪走出门时,法兰娜和克里图媞娅都已经起床了。法兰娜习以为常地走上来打招呼,反倒是克里图媞娅有点惊诧地看着触手怪,大概是没想到他会和莱狄李娅睡一间房。
莱狄李娅很快就出门找托里维辛学武技了。她刚一出门,克里图媞娅就面色严肃地找上了触手怪。
“触手触手,你一直和莱希亚住一间房对吧?”
看着她的神情,触手怪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不会路穆和宠物住一间房是离经叛道的吧?
“…是的,有什么事吗?”他惴惴不安地问道。
克里图媞娅的下一句话让他差点低血压:“那莱希亚脱下衣服是怎么样的?她那么漂亮,在卧室里一定更养眼吧?”
触手怪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万万没想到这种咸湿的话题会从这样一位正值二八年华的富家千金嘴里说出来。
而且这种问题…他该怎么答?告诉她可好看了我昨天没忍住刚来了一炮?
“怎么,不方便说吗?”不会看触手怪脸色(虽然触手怪觉得莱狄李娅能读懂自己的表情才是最神秘的事)的克里图媞娅见他沉默不语起来,不由得有些紧张。
“咳咳,她倒是也没禁止我讨论这种话题…”触手怪咳嗽着掩饰自己的尴尬,“但是这种事你问我也没用啊,小触手怪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也是哦…”克里图媞娅失望地叹了口气,“你只是一只触手怪…确实不会像人类一样想那么多呢。”
你错了,小触手怪坏心眼多着呢,甚至还会嘿嘿嘿。
但克里图媞娅的思维似乎格外跳脱和天马行空。她马上又摆出了好奇宝宝的表情,问道:“所以她在你看来并没有那么漂亮是么?那人类女性在你的审美里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呢?”
嘶…不愧是科班出身的法师,这问题问得真是直指要害。触手怪被她问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而且,这问题又该怎么答?如果说觉得莱狄李娅漂亮,那就和他的前言相互矛盾了;可如果说莱狄李娅不漂亮,回头被克里图媞娅添油加醋地透露过去,自己晚上岂不是要被掐死?
“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触手怪扯了句废话拖延思考的时间,“实际上呢,和莱希亚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我感觉我的审美观和人类还是非常类似的。”
“真的吗?那你为什么不在乎莱狄李娅在卧室里的样子呢?她那么漂亮,就算是李曼提斯的僧侣都会想入非非吧?”
触手怪心说那当然,我家莱狄李娅是这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不接受任何反驳。但他嘴上还是胡扯道:“是这样的,我的生理结构和价值观和人类完全不同,也许是这让我对“美”的追求也与你们完全不一样。你看,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生殖器官长在哪里呢,这让我如何能对男女的裸体感兴趣呢?”
“真的吗?”克里图媞娅疑惑地看着他,“可是那群研究美学的学者都说,人体美无关性欲和性别。就算是懵懵懂懂的孩童,也会对优美的人体感到赞叹和向往。”
“这个嘛,这个嘛…”触手怪的猪脑疯狂过载,“但是小孩子看到了,其实也就是觉得好看,印象不会有多深对吧?我觉得我也是一样的。”
“我感觉他们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克里图媞娅蹙起眉头,“可惜我没有研究过这些,总觉得你的话正在颠覆美学家和灵魂学家的认知。也许你这样的生物才是他们应该研究的,这才对探究美的起源有帮助嘛!”
……触手怪觉得自己好像应该再编点什么来哄哄她,不然她真把自己介绍给那些闲得蛋疼的灵魂学家该怎么办?
“不过,如果这样的话,莱狄李娅其实对你没什么戒心对吧?”克里图媞娅又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毕竟都已经负距离交流两个月了呢。
克里图媞娅鬼鬼祟祟地向后看了一眼,发现法兰娜正在打扫莱狄李娅的卧室,于是放心地掏出了一块透明的小石头。
“这是什么?”触手怪有点好奇。
“这叫镜影石。”克里图媞娅解释道,“用魔力激活它,它就会记录下那一瞬间周围的影像。”
好家伙,针孔摄像机?触手怪不由得感叹魔幻世界果然无奇不有。
“这东西多少钱一个?”他问道。
“五百第纳尔。”
“噗…”触手怪差点没给噎着。
“这可是最高档的镜影石!”克里图媞娅一脸嫌弃地看着土包子触手怪,“只要五百第纳尔就能获得一张栩栩如生且可以永久保存的图像,简直太实惠了好不好!”
“一张?”触手怪感到难以置信,“它还是一次性的?”
“那是自然,否则它怎么会只要五百第纳尔?”
触手怪觉得自己的消费观受到了挑战,五百第纳尔,哪怕直接融成银子都有两公斤重了,这么一笔财富就只能买一台一次性针孔摄像机?
他怀着敬畏的目光看着这块比金子都贵重的宝贝,问道:“你要我拿它做什么?”
“那还用说,自然是…”克里图媞娅抿着嘴唇笑了起来,指了指莱狄李娅的卧室。
“???”触手怪满脸惊悚地看着她。
“怎么样呀?”虽然看不懂触手怪的表情,但他的沉默还是让克里图媞娅有点不高兴。
“这个…”触手怪的语气非常为难,“我觉得这种事,还是得征得她的同意…”
“哼!不愿意帮忙就算了!”克里图媞娅气鼓鼓地揣起了手,“下午我自己去找莱希亚,让她给我做模特!”
“模特?”触手怪听得有点懵。
“想不到吧?我不仅学魔法,而且也有在学雕塑哦。”克里图媞娅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最近想要创作一尊狄安娜女神的雕塑,莱希亚是我觉得最完美的模特。”
“她会不会太小了点?”触手怪也知道狄安娜,这位是路穆信仰的一位重要神明,和地球的那位狄安娜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她是狩猎,弓箭,黑夜,草原和畜牧之神,在路穆的艺术创作中常以一位英姿飒爽的持弓女子形象出现。有的一些作品中也会在她肩上设置一只云雀,因为这种草原上常见的矫健禽类被认为是她的象征。
触手怪感觉莱狄李娅抓起剑时英气勃勃的样子倒是挺配狄安娜的,只是他印象里的狄安娜(主要来源于地球)都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性,年方十五的莱狄李娅实在是无法和这个形象重合在一起。
“确实是这样的。”克里图媞娅苦恼地把玩起了自己鬓角的长发,“其实等她晋升三阶也会好很多,爷爷说要让她晋升风骑士的。可是我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这么适合做狄安娜的女孩子,灵感一下子就涌上来了,根本等不了。”
“风骑士?那是什么?”触手怪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陌生的名词。
“骑士的一个分支。”克里图媞娅解释道,“听爷爷说风骑士都是军中的绝对精锐,哪怕是战车骑士都比不了。”
“战车骑士?那又是什么?”触手怪懵了。
“听说好像就是重骑兵?”克里图媞娅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努力回忆着,“他们能硬撼四马并驾的战车,名字应该是这么来的。”
嘶,虽然感觉硬撼驷马战车可能有点水分,但这战车骑兵听起来就是超凡版本的具装骑兵啊。风骑士是什么来头,能比得过这种军团核心?触手怪不禁好奇了起来。
不过听克里图媞娅的口气,她对这种军旅中的事也不是很了解,触手怪也识趣地没有再问。
“不过,雕塑应该是很脏很累的活吧?你这么做家里人不会反对吗?”他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这都不知道的吗?”克里图媞娅瞪大了眼,“雕塑在几千年前就已经不是用锤子和凿子啦,大家都是用魔法雕塑。”
触手怪心说得,魔幻世界就是了不起。
“那,如果我帮你一起劝莱狄李娅的话…”他适时地开始转移话题,“你能教教我魔法吗?给初心者的那种基础知识就好。”
“真的?这个简单!”克里图媞娅大喜,“那就这么说定了哦!你帮我,我教你!”她本来心里没什么底,毕竟莱狄李娅才认识了她一天。但如果能得到深受莱狄李娅宠爱的“宠物”触手怪的帮助的话,她的野望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达成了。
触手怪心里却清楚,莱狄李娅属于那种根本不会拒绝的人,尤其是面对她信任的人的时候。比方说之前申请后入式,子宫寄生什么的,她都是顶不住触手怪的再三请求半推半就了。克里图媞娅虽然还和莱狄李娅不熟,但毕竟是克里图特的孙女,本身性格也不差,莱狄李娅多半也推辞不了。那既然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会发生,那他小小地推一把也不算坑队友了。
应该不算…吧?
达成交易后,克里图媞娅也不含糊,立刻开始教触手怪魔法基础知识。
这些知识包括触媒学,元素学,咒文学,铭文学,魔法史,魔法构架学和魔语言学——的基础部分。因为都是很基本的东西,所以其中元素学,触媒学的部分也被叫做施法基础,咒文学,铭文学和魔语言学也叫构筑基础,魔法架构学和魔法史则是补充科目,一个科普各类魔法学派,一个科普魔法发展史,有的魔法老师并不会教。
听着克里图媞娅如数家珍地报出这一门门课程,触手怪只觉得两眼一黑。
但没办法,为了每个地球人都梦想过的魔法,拼了!
这几门课里,最基本的就是元素学,克里图媞娅便从这里讲起。
元素学的主要内容就是法师们一代代从纷繁复杂的魔法中总结的出几条基本规律,这些知识对强大的法师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能有效地避免菜鸟在忘记了某个法术的触媒时用南辕北辙的错误触媒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这门课对已经一阶又有施法经验的触手怪来说很轻松,一个上午就学了个七七八八。
“…你比我想象的聪明。”下课时,克里图媞娅有点不甘心地说道。她一向以自己的魔法天赋为自豪,没想到今天遇到了对手。
“啊哈哈哈,过奖了过奖了。”触手怪也感觉有点小膨胀。
“不过不要高兴得太早哦,今天下午我回去的时候就去找曾祖把家里的藏书带出来。元素学可是最简单的课程,后面有你难的!”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克里图媞娅忍不住出言打击了起来。
“没关系,放马过来!”初生牛犊触手怪意气风发。
下午,克里图媞娅也去和莱狄李娅一起学习了,留下触手怪在家里带孩子。
晚上,累的半死的两人回到了家里。
“怎么回事?”看着神态萎靡,鬓角凌乱的二女,触手怪吓了一跳。
“托里维辛的训练非常严格,莱希亚有点承受不住。”克里图媞娅拄着自己的法杖,疲态尽显,“然后,曾祖,我都不知道他在急什么!他从来没有对我这么苛求过!”
“克里图媞娅,别这么说老师。”同样疲惫的莱狄李娅一边小心翼翼地放下一个装满了书籍的大包,一边对克里图媞娅不敬的言论表示抗议。
“他是真的急了,莱希亚。”克里图媞娅到底是克里图特的亲曾孙女,对他的了解比莱狄李娅深很多,“也许是有什么事急需我们帮忙?或者马上有什么机会可以让我们积累资历?总之他现在就是一副要我们两三个月内就脱胎换骨的样子。”
她的话让触手怪沉思起来。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自己的疑惑:克里图特为什么非要莱狄李娅去组织反对乌里留斯税法的游行?从培养莱狄李娅的角度说,这简直是揠苗助长,要不是莱狄李娅有这方面的天赋,触手怪也在一旁帮忙,那半个多月恐怕和浪费时间差不多;从用人的角度来说,用莱狄李娅简直属于灾难级的选择,她可是一个毫无演讲和组织经验,并且才学了一个月演讲的新人,哪怕水到渠成的事情她都说不定能搞砸,让克里图特十拿九稳的做空计划变成痴人说梦。
但和克里图媞娅的话一对,似乎这个疑问就得到了部分的解答:克里图特可能真的是想揠苗助长。他迫切地希望她成长起来,成为他在某个事情上的助力。
但是,是什么事让他如此急迫呢?触手怪想不明白。
吃完饭的时候,克里图媞娅疯狂地对触手怪使着眼色。触手怪倒是老神在在地躲在一旁发呆,他觉得等晚上给莱狄李娅吹枕边风把握更大点。
时间很快过去,睡觉的时候到了。
当莱狄李娅走进卧室时,并没有换上睡袍,而是直接将自己的长跑脱下,全裸着趴在了床上。
“你不会又要裸睡吧?”触手怪有点痛苦地问道。
不带这么考验干部的啊!
“特雷迪乌斯,帮我按摩一下吧。”莱狄李娅充满疲惫地说道,“托里维辛老师的课程太严格了,我现在全身都感到酸痛。”
“这个我擅长!”触手怪闻言立即跳到了床上。他的触手可软可硬,甚至可以变换形状,按摩起来不知道比人手好了多少。加上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可能是这世上最了解莱狄李娅哪里敏感…咳咳,是这世上最了解莱狄李娅需要什么按摩力度的人了。所以这任务,他可以说是当仁不让啊。
“你可不许使坏哦。”莱狄李娅红着脸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你还信不过我吗!”触手怪做出一个拍胸脯一样的动作。
因为这次是要按摩莱狄李娅的全身,所以他并没有爬到她身上,而是来到她身侧,伸出了自己的六条触手。
这又是他的一个优势,人类只有两只手,他却有六条触手。
他将四条触手按上了莱狄李娅滑腻的香肩,另外两条则伸向了她光滑的美背。
他回想着自己以前爱抚莱狄李娅的力度,在此基础上又加了几分力,开始揉捏起来。
“哦——”莱狄李娅舒适地呻吟起来,“对,就是那里…”
她感到舒适的同时,触手怪也在享受她的身体,尤其是那对香肩,揉捏时不但能摸到那柔滑如凝脂的肌肤,更能捏到肌肤下肌肤下久经锤炼的肩胛,令人爱不释手。他忍不住稍稍放松了动作,尽情地享受起这令人陶醉的触感。
“嗯——”莱狄李娅舒服得长舒了一口气,“就是这个力道…”
见她似乎因为自己的按摩心情颇佳,触手怪趁机进言道:“莱狄李娅,克里图媞娅和你说那件事了吗?”
“什么事?”
“她想请你做雕像的模特。”
“模特?”莱狄李娅秀眉微蹙,“不会耽误上课的时间吧?”
触手怪没想到她最先担心的竟然是这个,一时语塞后说道:“这个…应该是不会的,细节你可以和她商量商量。”
“她想让我做什么的模特?”莱狄李娅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继续询问。
“她说她想雕一尊狄安娜女神像。”
“…会不会很暴露啊?”莱狄李娅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微红。
“我估计顶多也就是套一件古典希顿,露出一边乳房吧。”触手怪想了想,道。
“那样的话…哦…”莱狄李娅陷入了思索,但触手怪这时偷偷在她的侧腰上撩了一记,让她猝不及防下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娇吟。
“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路穆一向注重形体美,我们也不是没见过妇人穿袒露乳房的衣服。”触手怪趁机劝诱道。
“如果这样的话,呀,你又使坏!”莱狄李娅正想答应,触手怪按摩肩膀的突然划过了她的侧乳。
“诶呀,我这是想帮你按摩一下胸肌来着。你看,要是用到手臂,肩部和臀部的肌肉都少不得要受累吧。”触手怪假惺惺地解释道。
莱狄李娅心知他在胡扯,便回头瞪了他一眼。
“所以你觉得怎么样呀?”触手怪将触手转移到她的腰背和臀部。
“嗯!”莱狄李娅只觉得自己疲劳的肌肉瞬间得到了释放,不由得娇喘出声,“我觉得完全可以。”
“克里图媞娅一定会很高兴的。”
“哦!”他说话间,莱狄李娅又发出一声娇吟,一条触手有意无意地划过了她阴唇。
“特雷迪乌斯,不许乱碰!”莱狄李娅羞恼地斥责道。再三的挑逗下,她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诶呀,刚才是太不小心了,下次不会了。”触手怪装模作样地说。
他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是一点没老实。两条按摩臀部的触手此时已经滑到了大腿和臀部的交界处,距离阴部只有一步之遥。
触手怪此时已经可以看清那掩映在两条修长美腿之间的神秘花园了。在那里,两瓣蚌肉般隆起的阴唇正娇羞地闭拢着,只留下一条粉红色的肉缝。但紧闭的阴唇和交叠的美腿也掩盖不住肉缝间溢出的晶莹水渍,和少女已经被勾起的春情。
触手怪深吸一口气,他知道今天绝不能再放纵自己的欲望了,至多也只能挑逗一下过过瘾,再上真家伙的话,就真要影响到莱狄李娅的修行了。
他让臀部上的两条触手微微加力,随后分别以顺时针逆时针揉捏起臀部的软肉。
臀部肌肉的牵扯让阴唇再也守不住肉缝间的美妙景色,当臀瓣被向两边揉开时,它们也被迫张开,露出藏在里面的小阴唇和阴道口。两瓣张开的阴唇犹如一朵绽开的粉色娇花,中间圆形的子宫口如同待放的花蕊,其间点缀着细细的晶丝和粘稠的露滴,充斥着淫靡气息。
但这美景只是持续了片刻,下一秒便随着阴唇的闭合而消失无踪,紧接着又再次绽开,周而复始。
“哈…哈…特雷迪乌斯…这个…不是…啊…按摩吧?”阴唇的摩擦令莱狄李娅娇喘不已,她一边忍受着下体传来的异样快感,一边对触手怪抗议。
“这个嘛,对臀部的按摩也是全套按摩的一环…”触手怪又开始胡说八道。
莱狄李娅鄙视地瞟了他一眼,显然知道他是在说胡话,但很快她的表情又变得妩媚起来:“摸一摸可以,嗯…但不能插进去哦?”
触手怪简直怀疑她是在故意挑战自己的理智,他努力在心里念了十几遍“南无阿弥陀佛”才勉强守住心神,随后恶狠狠地道:“我自然不会插!”
说罢,他便加快了揉捏的速度。
“啊,嗯~”莱狄李娅的呻吟声越发娇媚起来。这种专注于阴唇的挑逗让她感到新奇又有趣,臀部力道恰到好处的揉捏使她臀部和内股的肌肉下意识放松,但被带动得彼此摩擦的阴唇又让她忍不住夹紧双腿。阴唇处的快感更是令她销魂,明明没有任何东西直接接触,但两瓣嫩肉却被不断地张开挤压,如此的刺激已经足以令她下体洪水泛滥了。而它们交错时的彼此摩擦更是让她欲罢不能,只觉得两腿都因为这种异样的快感而酥麻了。
泛滥的蜜汁由于阴唇的开合,被挤得“噗啾噗啾”地飞溅起来,涂满了莱狄李娅的股间和大腿内侧。莱狄李娅的阴唇也由于情动,微微泛红隆起,里面原本紧闭的阴道口更是不安分起来,配合着阴唇的开合不断翕动,令触手怪内心躁动不已。
双腿间的酥麻也让莱狄李娅无意识地张开了双腿,想要让触手怪的揉捏能更充分地带动阴唇的开合。她全身的肌肉也都瘫软了下来,迎合和享受着触手怪这温柔又刺激的色情按摩。
看着那两瓣因为快感已经开始自己颤动起来的阴唇,和鱼嘴一样飞速小幅翕动的阴道口,触手怪恶作剧心起,猛地将两条揉捏臀部的触手向两边一份,让莱狄李娅的阴唇完全绽开。
“啊——”莱狄李娅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刺激得纤腰轻挺,粉色的阴道口也猛地一张,喷出一股蜜液。
此时她胯间的景色堪称堕落淫靡,两瓣泛红的阴唇被完全拉开,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勃起的粉色肉蒂,完全暴露的子宫口颤抖翕动着,涓滴蜜液透过它缓缓流出。这朵淫荡的肉之花此时已经被厚厚的粘稠蜜液覆盖,那淫秽的油亮色彩缓缓地向下流动,打湿了下面的床单。被突然拉开的阴唇还拉出了几条粗粗的蜜液晶丝,伴随着颤抖的阴唇抖动下坠。
触手怪狠狠地吸了口气,压制住迫切想要插入的狂野内心,分出一条触手,用血肉塑形令其细化,随后精准无误地点到了那渗漏着蜜汁的阴道口上。
“哦~”莱狄李娅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阴道口遭到进攻的感觉令她浑身一紧,那本已微微敞开的阴道口也像受了惊一样突然紧紧闭合。
但触手怪却并没有更进一步,而是以阴道口为轴心,旋转起那条细小的触手来。
“哦,哦,好舒服…”莱狄李娅忘情地娇吟起来,两只手紧紧抓住了身前的床单。那抵在阴道口的触手尖端竟像个小钻头一样钻取着她那娇柔的阴道口。这徒劳的钻取因为阴道口的紧闭和它自身的无力而失败,但却持续地刺激着这阴道的大门,带来了波涛般的强烈快感。后面的触手也由于旋转不断刮擦着阴唇内敏感的嫩肉,让莱狄李娅的理智一波波承受着快感的冲击。
“嗯啊,哈,啊~”莱狄李娅微微抬起了自己的上半身,想要纾解这种快感。
触手怪趁此机会,猛地将触手往内一刺。
“哦——”莱狄李娅的身体颤抖起来,紧闭的阴道口被强行突破,电流般的刺激和突如其来的异物感让她本就濒临极限的身体一下子到达了高潮。
触手怪看到她的阴道口向外一沉,两瓣阴唇也舒张开来,原本的肉之花进一步盛放,里面的每一寸粉色嫩肉都争先恐后地展示着自己诱人的光泽。随后阴道口猛地一张,洪流般的蜜液裹挟着侵入内部的细小触手汹涌而出。
“呼,呼…”莱狄李娅的胸脯上下起伏,身体也由于高潮的余韵颤抖不已。
触手怪松开自己的触手,强忍着没有去欣赏她那双小嘴一般翕动的阴唇,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把前面也按摩一下吧。”
莱狄李娅乖巧地并起双腿,翻过了身。
触手怪六触齐出,在她的香肩,蛮腰和大腿前侧按摩起来。
“嗯~哦~”肌肉得到放松的感觉混杂着高潮后残余的快感,莱狄李娅忍不住又呻吟了起来。
这下可真是正经按摩了,触手怪在按摩胸部肌肉的时候甚至都没敢去碰莱狄李娅那对来回晃动的乳房。
“特雷迪乌斯~”她娇声呼唤道。
“…什么事?”触手怪努力稳定了一下心神。
“之后也都拜托你了。”莱狄李娅的声音轻柔而且飘忽,似乎已经渐渐困倦起来,“今天这样…就挺不错的。托里维辛老师的训练真的很严格,以后应该很难像之前一样做了。”
“其实,只按摩也可以的…”触手怪心知她的意思是之后也可以像这样玩弄外阴,尽量保证他的实力增长不落下,“我现在进步快慢无所谓,一切还是先就这你。”
虽然理论上来说,这种程度保持每天一次的频率确实没问题。触手怪以自己吸取到的力量估计,可能也就平时四分之一不到的量。
莱狄李娅微微一笑,眉眼间娇柔无限:“那样…可不够呢。”
触手怪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随着莱狄李娅越来越习惯做爱,她不经意间流露的媚态也越来越致命。他甚至感觉如果这么下去的话,自己的意志说不定会涨几点。
“好。”虽然他现在并没有嘴,但触手怪此时依然觉得口干舌燥,心头乱撞的小鹿让他连话都不会说了。
看着触手怪因自己而手足无措的样子,莱狄李娅有点好笑地摸了摸他的头:“我要睡觉了,不道一声晚安吗?”
她的手让触手怪渐渐平静了下来。他也伸出一条触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晚安,我们的狄安娜女神。”
莱狄李娅被他的话逗得笑了起来。她俏皮地点了点头,说道:“晚安,受我庇护的人。”
第二天,克里图媞娅一脸困惑的看着神清气爽的莱狄李娅。她只在昨天下午接受了三个小时的高强度魔法训练,今天起床后也依然感到头痛,莱狄李娅可是一整天都在接受托里维辛和克里图特的马拉松式训练,怎么反而精神抖擞。
“是特雷迪乌斯帮了我。”莱狄李娅毫不掩饰心里的自豪,“他可是按摩高手,轻易就驱散了我一天的疲劳。”
触手怪闻言大惊失色,这话是可以当着外人的面说的吗?
谁知克里图媞娅闻言却反而很是羡慕:“天哪,触手他还会按摩的吗?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宠…生物,不需要吃饭,聪明会讲话,能学魔法,甚至还会按摩!”她一把抱起躲在一边的触手怪,半开玩笑地说道:“莱希亚,你把他送给我好不好?我帮你雕一百尊雕塑,让爷爷把它们摆满凯旋广场。”
触手怪这才发现自己是做贼心虚了。谁会觉得一只宠物会和主人有什么特殊关系呢?就算是按摩,宠物给主人按摩能发生什么呢?
这让他庆幸之余又有点失落,小说里的男女主角要是像他和莱狄李娅这样负距离交流了这么久,早该被调侃有夫妻相了。而他呢?现在甚至普通人都无法对他和莱狄李娅产生这种联想。
“特雷迪乌斯可不是能随便转送的东西。”莱狄李娅脸色有点不悦。
“触手,你的按摩可以治疗头痛吗?”克里图媞娅也没觉得她会答应,便又低头问起了触手怪。
“不能说完全没用,但是效果肯定非常有限。”触手怪说道。
“这样啊…”克里图媞娅有点失望地把他放了下来。
莱狄李娅一把抱起了被放下的触手怪。
“真好啊。”克里图媞娅看着她和触手怪,“你们让我也想养宠物了。”
但她又很快苦恼起来:“可是上哪里找触手这样聪明又听话还会说话的生物呢?”
“我觉得,你可能需要一点运气…”触手怪说道。
“唉,运气啊…”克里图媞娅唉声叹气起来。
看着自顾自烦恼起来的她,触手怪不由得抬头看向了莱狄李娅。
运气啊…
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被幸运眷顾的人。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