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十六章 米莉安之鳞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一路上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韦德人的骑兵。不过这倒也正常,刚刚那个小村庄离韦德人的营地已经挺远了,现在这距离遭遇的几率更是微乎及微。
一个小插曲是塔里德半路上醒了过来。他在莱狄李娅靠近时激动得神志模糊,醒来后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差点没把触手怪逗乐了。
出于虚荣心,他一直在观察各路男性见到莱狄李娅的反应,这位钦科部落的少爷绝对是他见过所有人里最逗的一个。
亚尔兰娜和塔里德的马耐力都很好,莱狄李娅很快就带着他们来到了笃里安山脉的边缘。
随着地形逐渐崎岖,树木也越来越密集,莱狄李娅再也不能那样奔放地驱赶捆绑俘虏的马匹奔驰了,只能老老实实地让两匹马并排走,自己紧跟在后面。
这样的速度,比列队在森林里骑行还慢不少。眼见太阳渐渐西斜,自己却连军团的影子都没见到,莱狄李娅不禁焦躁了起来。这样下去,没准就要带着俘虏在外过夜了。
虽然这两个俘虏,一个只会色眯眯地盯着她,还有一个更是被触手怪治得死死的,可万一她过夜的时候有了个疏忽,谁知道他们会不会逃跑?
她越想越是心焦,便暗地里决定,哪怕连夜赶路,也不能带着塔里德和亚尔兰娜在外过夜。
结果,很不幸地,她真的没能在太阳落山前把俘虏送到。
无奈的她只能打着火把,释放出自己三阶的威势,硬着头皮押送俘虏。
这片山区不仅在行省正中,更是临近塔盾要塞,威胁性大的生物早已被清除殆尽,三阶已经能震慑绝大部分野兽和幻兽。
幻兽是一种特殊的兽类,普通的野兽是由兽神努埃尔直接创造,而幻兽却是由被称为“幻想种”的仅存在于神话中的生物繁衍出来的。传说幻想种由大地四神(九大神中的四位,水神密留忒斯,兽神努埃尔,土神达拉安特,风神西安德,据说是这四神创造了大地上的一切)合力创造,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甚至超过如今的神明。但它们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要说人类,就连今神,都对它们知之甚少。只有那些遍及世界千奇百怪的幻兽,还证明着它们曾经的辉煌。
值得一提的是,野兽和人类都是幻想种灭绝后才被诸神创造出来的。
躺在剑柄上的触手怪没有闲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周。他的视野不会被黑暗影响,在这种时候是最好的哨兵。
这明确的分工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让崎岖难行的夜路变得容易了许多。
只可惜,因为一个喋喋不休的灯泡,原本轻松愉快的旅程平添了一分不和谐。
“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不能在森林里走夜路!这是缇比斯神的教诲!”塔里德神情激动地在马背上扭来扭去,活像一只挣扎的蛆,“我们现在就应该立即扎营,或者回到平原去!”
“安静!”莱狄李娅不胜其烦地呵斥道,“你不如向你的神祈祷……”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触手怪急切的呼声在心中炸响:“莱狄李娅,小心左边!”
心链的优势在此时展露无遗,原本需要一两秒才能喊出的话,莱狄李娅一瞬间就能全部收到。
她没有丝毫犹豫地拔起剑,径直向身侧一挥。
“嘶!”一个黑影轻巧地闪过这一剑,落在了另一边的栎树上,威胁似的吐着信子。
触手怪此时才看清,那竟然是一只通体灰黑,足足有五六尺长的大蜥蜴。
“缇比斯啊!”塔里德失声大喊,“是米莉安之鳞!”
米莉安,瑞特神话中的死神。
触手怪有点疑惑地听着这瑞特土话。莱狄李娅适时地用心链解释道;“影箭守宫,在我们这很受崇拜的幻兽。这只应该有赤铜了。”
触手怪闻言目瞪口呆:赤铜!比初入柔锡的莱狄李娅高出整整一个阶位!
震惊之后,体内沉寂已久的作死之血开始蠢蠢欲动。
可看着身边的莱狄李娅,他犹豫了。一个人时,他可以义无反顾地作死,但现在,却瞻前顾后起来。
“被米莉安之鳞盯上,绝无逃脱可能。”莱狄李娅察觉到了他的犹豫,用心链解释道。说罢,她便举起了长剑。明流之刃发动,透明的气流包裹住了剑身。
与此同时,影箭守宫猛地一跃,流星赶月般凌空射向莱狄李娅。这气势,如离弦之箭,挟必杀之威,无愧影箭之名!
莱狄李娅的一双妙目中闪出鹰隼般锐利的目光,长剑挥出,划出一道圆月般的弯弧。
这一剑行云流水,干脆利落,但方向却似乎有点偏斜。影箭守宫身体微微一侧,便要绕过长剑。
但突然,长剑周边气流暴涨,原本仅有四尺多的剑刃尖端瞬间延伸出一尺长的气刃。
“嘶!”影箭守宫神色一变,竟然在半空中扭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硬生生躲过了这诡异难测的一击。
它落到一旁的地面上,警惕地看着莱狄李娅。触手怪能看到,它的侧腹多出了一条细细浅浅的伤痕。
莱狄李娅没有放过它这片刻的迟疑,立即激活了触手怪的血肉法术附魔。一道穿刺飞须自剑柄间生成,径直飞向匍匐的影箭守宫。
影箭守宫微微挪动身体,轻巧地躲过了这一击。
它原本警惕的目光又变得凌厉起来,鳞片间流出了一缕缕黑雾。
见状,莱狄李娅没有丝毫犹豫地抬起了她的左手。柔荑般的纤纤玉手上,一枚戒指正散发着幽幽的紫光。
影箭守宫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猛地一跃。它周身黑雾澎湃,便如腾云驾雾,速度更是如风驰电掣,但如此巨物以如此速度凌空飞出,竟未发出半点声音。
触手怪甚至觉得,这一刻它的存在都变得模糊了。
但这时,莱狄李娅手中的戒指紫芒大闪。
灵魂震荡!
“嘶!”影箭守宫痛苦地嘶叫一声,原本紧绷如箭的架势突然土崩瓦解,身体歪歪斜斜地偏离了轨道。
莱狄李娅挺剑刺去,锋锐的气刃刺在影箭守宫坚硬的鳞片上,刃片竟高速地旋转起来,发出阵阵令人牙酸的金属切割声。
被灵魂震荡打到失神的影箭守宫如梦初醒,竟然凭空借力,躲开剑刃落到了一旁。
它的左侧背部此时已经多出了一条血肉模糊,触目惊心的伤口。但从它的神情来看,这种伤势远算不上严重。
不愧是赤铜级,哪怕是这刺客一样的影箭守宫,也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防御力和生命力。
那影箭守宫落地以后,没有怒气冲冲地想要找回场子,反而掉头就跑,没有丝毫留恋。
触手怪对此丝毫不意外,这种无智的掠食者总是功利而且理智的,发现有风险就立即溜号,比人类都干脆。
但莱狄李娅并不打算放过它。她两腿一夹,催动胯下的轻风马,同时飞速念动咒语,一道耀眼的光芒出现在了漆黑的森林中。
照明术!
随后,她又取出法器,苍息铁镞发动,箭袋内的箭矢立即被清风萦绕。
做完这一切,她抓起背后的反曲弓,拈弓搭箭。
这一切做完,也不过三四秒而已。影箭守宫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但这点时间它也只跑出两百多尺的距离,算上轻风马跑出的距离,甚至到不了两百尺。
而莱狄李娅,可是能在三百尺外射穿树叶的。
“嗤”,箭矢撕破空气,挟着清风怒吼着冲向影箭守宫。
这一箭既快且稳,忙于逃跑的影箭守宫躲闪不及,直接被射了个正着。清脆的破裂声响起,破碎的鳞片四处飞溅。
触手怪不禁侧目,这一箭的威力看起来竟不比刚刚电锯般的气刃弱!
“嘶!”影箭守宫恼怒地吼叫起来,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怎么回事?触手怪大吃一惊。
但莱狄李娅却果断地握住他,径直前刺!
影箭守宫凭空从空气中跃出,灵巧地躲过了这一击。但它没有再像之前一样跳到一旁,而是张开漆黑如墨的大口,狠狠咬向莱狄李娅。
莱狄李娅侧身一闪,勉强避开了撕咬,却被狠狠撞中。
“唔。”她闷哼一声,身体倒飞而出,撞上了十几尺外的一棵树。足够一人环抱的巨木前后晃动了几下,枝叶纷纷扬扬落下。
轻风马受到惊吓,疯了一样地逃走,但终究没有彻底抛下主人,而是躲在了数百尺外一处茂密的灌木丛里。
“咳…”内脏几乎移位的莱狄李娅艰难地干呕一声,挣扎着要爬起来。
“莱狄李娅!”触手怪惊呼一声。但他还来不及心疼,就看到了一旁目露凶光的影箭守宫。
这黑鳞的畜生在原地迟疑了一下,似乎是惊疑刚刚将自己玩弄于鼓掌的劲敌竟如此不堪一击,可这疑惑很快被野兽的凶暴代替。它弓起身体,便要再次跃起,给莱狄李娅最后一击。
触手怪只觉得血直往脑袋上冒,没有心脏和汗毛的他现在竟有了心快跳出胸膛,汗毛根根倒竖的感觉。一刹那间似乎有无数念头涌现心头,又似乎脑中空空,并无所想。
他也顾不得什么可行性合理性,完全遵从本能地解除了附体,挥舞起触手。
解除附体的他形体并未变化,影箭守宫丝毫没有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大概他也不会在乎这么只一阶的蝼蚁。它只是使劲全身力气舒张绷紧的肌肉,以几乎要拉出残影的速度飞向莱狄李娅。
几乎在它飞出的同时,触手怪的魔法放了出来。
那是他晋升一阶就学会的天生魔法,血视。
随后他顾不得休息,又开始不要命一样聚集起身周的魔力。大脑过载的感觉瞬间填满了他的思维,全身像要爆炸一样膨胀起来。
任何有一点咒文学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是过载施法的结果。一般这种情况会出现在越阶施展魔法时,也有施法过快导致过载的可怜人。三阶以上的法师这么做很可能会因为体内炼魔紊乱而被炸得血肉模糊,或者干脆炼魔逸散,直接掉回二阶。而二阶以下的法师遇到这种问题,结局就简单了:残废,或者死。
触手怪当然知道这些,但他不在乎。他只想保护莱狄李娅。
“轰!”一声血肉炸开的闷响,触手怪的一条触手炸成了肉泥,过载的魔力和剧烈的疼痛瞬间夺走了他的意识。
但与此同时,数条肉红色的触手从地面凭空生出,不约而同地冲向影箭守宫。
这是触手怪升到1阶10级学会的天生施法,蔓生枝触。虽然他现在已经掉到了1阶2级,但是这个魔法依然还在。
刚刚还在摆弄尾巴的影箭守宫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规避危险的本能让它的身体在大脑之前做出了决定。它慌慌张张地落到了一边,挥爪拍出。几条触手被毫无悬念地拍爆,又变成魔力消失在天地间。
它这才发现这几条触手不过是个孱弱的一阶束缚法术,不由得恼羞成怒地嘶叫起来。
但突然,它感觉到了什么,匆忙转过身。
已经站起的莱狄李娅,正在不远处冷冷地盯着它。身下是失去了一条触手,正昏迷着的触手怪。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举起了手中长剑。
没有眼泪,没有哭喊,只有冷酷的眼神和闪着寒光的剑刃。
她可不是只会用哭叫宣泄感情的小女孩。
恰恰相反,她是风骑士,是战场上最优雅最致命的猎人。
她可以用更直接更血腥的方式,发泄自己内心的惊惧和悲伤。
长剑闪起淡淡的青芒,周围的气流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道将近两尺如翡翠般剔透的锋刃。
影箭守宫死死地盯着这柄长剑,那双凸起的竖瞳中竟然闪现出慎重的神色。
举剑,前踏。
剑刃挟着狂风,咆哮着冲向影箭守宫。
黑色蜥蜴瞳孔一缩,下一秒便失去了踪迹。
没有丝毫停顿,莱狄李娅将长剑在空中轻轻一抖,暴风般的气流如水波一般以她为中心一圈圈漾出。
气浪席卷,影箭守宫根本无处遁形,被汹涌的狂风勾勒出了一道透明的轮廓。
轮廓一显,剑刃如影随形。
“嘶!”影箭守宫怒吼一声,竟然瞬间弹射出去,要和莱狄李娅拼个你死我活。
莱狄李娅微侧过身,只让延伸出的气刃对抗飞来的幻兽。
黑影闪过,琉璃般的气刃被击了个粉碎,剑身周围的气流竟然就此湮灭消失。
影箭守宫落在附近的一棵树上,左前肢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大片鳞片被切碎,鲜血不住流淌。
魔法被破的冲击让莱狄李娅气血涌动,但她丝毫没有要停下喘息的意思,而是几个箭步,冲到影箭守宫面前。
大蜥蜴张开大嘴,便要咬断她的长剑。
但它还没咬下去,一道半尺长的气刃便突然生出,狠狠扎进了它的嘴里。
这是大剑的气刃附魔。
“吼——”影箭守宫第一次发出了不是嘶叫的声音。
巨力如排山倒海般袭来,莱狄李娅被毫无抵抗之力地拍飞,身上的皮甲都被抓出数道裂口,底下白皙的肌肤也血肉模糊地翻开,看上去狰狞可怖。
毫不在意自己的伤势,她稳稳地落在地上,再次向前冲刺。
看着悍不畏死的莱狄李娅,影箭守宫又一次显出了惧意。它向后缩着脑袋,转过头想要逃跑。
即便以死神为名,它也恐惧着比它更高效更凶悍的杀手。
莱狄李娅以令人目眩的速度换上反曲弓。
弓如满月。
被流风赐福的箭矢撕破长空,彗星袭月般射向怯战的蜥蜴。
多次爆发又大量失血的影箭守宫,鳞片已不复坚固,这一箭将它牢牢钉在了地上。
毫不拖泥带水地,莱狄李娅再次让青色的狂风包裹大剑,用尽全力将其掷出。
狂暴的剑刃无情地刺入它背上的鳞片,同时又撕破了腹部的皮肤。
被捅了个对穿的影箭守宫已是垂死困兽,激痛和死亡充斥它的全身,它疯了一样地扭动身体,仿佛想要吓退靠近的死神。
但米莉安的镰刀已经来不及收下这条鲜活的生命了。莱狄李娅已经拔出腰间的匕首,来到了它的面前。
手起刀落,被冠以米莉安之鳞名讳的巨蜥,就此终结。
做完这一切,心情略微平复的莱狄李娅才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脱力感。
失血带来的失神和体力透支带来的虚脱令她几乎瘫倒,更糟糕的是她体内的炼魔都见底了,这种发自灵魂的空虚简直要令她昏厥。
炼魔是突破三阶才能拥有的力量,是经过精炼的魔力,所以叫炼魔。每种职业的炼魔都大相径庭,因此风骑术这样需要风骑士特有炼魔才能施展的魔法,别的职业就用不了。
也正因如此,才会出现魔法人人都能学,法师还没失业的情况。因为职业不是法师,就无法生出法师特有的炼魔,无法使用三阶以上的魔法。
而她刚刚用了三次三阶魔法,其中一个还是快速释放的,拙劣的超魔技巧浪费了她大量炼魔。
“哈…哈…”她用剑强撑着身体,步路蹒跚地走向一旁躺着的触手怪。
虽然失去了一条约等于人类一肢的触手,但是触手怪的血管分部似乎很特别很灵活。尽管创面大得吓人,位置也接近身体的核心,但竟然也只流了小小的一滩血,甚至出血速度都已经得到了控制。
轻轻摸了摸触手怪,发现他体内的血流仍在循环后,莱狄李娅终于松了口气。
她这时才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上还有些东西,急忙从腰带上取出两个小兽皮袋。
这是专门为风骑士派发的急救药物。毕竟是路穆最精锐的特种部队,死一个够军团长心疼好久的。这些药虽然质量并不算上佳,但无论配方还是种类都是以大战过后稳定伤势回复体力为标准的,为的是让风骑士安全返回军团,而不是一下子把伤医好。这种设计可以说完美符合莱狄李娅目前的状况,也看得出路穆人对风骑士战术的理解之深。
她先倒出一些液体,小心涂抹在触手怪和自己的伤处,之后又吞下几粒丸药,回复自己枯竭的体力和炼魔。
做完这一切,她小心翼翼地捧起触手怪,美目中泪水盈盈。
她很想抱着他大哭,倾诉自己心中的感动和恐惧,痛斥他的冒失和激进。
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军团今夜驻扎的营地。再在这里耽搁,不仅对伤势不利,还可能遇到其他的掠食者。
她想要去找回自己的马,但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分出一只手,抓起了已经死透的影箭守宫。
这可是四阶生物的遗体,就算有所破损,卖个大几千上万第纳尔也完全无压力。
不知不觉,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也开始学会持家了。
找到跑到不远处的轻风马,费了半天劲将影箭守宫绑在马腹侧面,莱狄李娅这才去寻找那两个俘虏。
触手怪被她放在了身前,这里能被马鞍前部的凸起很好地遮挡,加上天黑,一般人根本看不出这里竟然还有只奇怪的生物趴着。
更何况,还有个更重量级的影箭守宫摆在一旁呢,谁有空注意一只体积还没有两个莫迪恩斯的触手怪?
莱狄李娅找到塔里德和亚尔兰娜时,发现这两个家伙还挺有觉悟,都老老实实趴在马背上等着。
其实也可以理解,在这种密林地形,他们骑的平原马十成速度发挥不了三成,何况他们还被束缚了四肢,如果不想让马没头苍蝇一样的乱跑,速度还会再放慢。而一场战斗才能有多久?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跑不出多远就被抓回来。
当塔里德看到影箭守宫的尸体时,眼珠子都差点被从眼眶里瞪掉出来。
“你,你,你…”他费了半天劲才捋直了舌头,“你真的把它…你不是才柔锡吗?”
“不行么?”对这个浑身上下写着废物的家伙,莱狄李娅可没有什么好脸色,就像当初她对乌里留斯的态度一样。
塔里德的嘴巴开开合合,半天没憋出一个字。费了半天劲,他才问道:“请问我能有这个荣幸知道您的名字吗?”
脸色小心翼翼,神情恭谨温顺,就像一条在主人面前摇尾乞怜的小狗。
“?”莱狄李娅有点疑惑地看了看他,但还是回答道:“莱希亚。”
“尊敬的莱希亚女士!”塔里德的声音立即高亢起来,“我愿意放弃我在钦科部落的身份,甘为您鞍前马后!”
“???”莱狄李娅的表情变成了不可理喻,“你不要你父亲把你赎回去了?”
“还有什么能比追随神赐福的勇士更荣幸的呢!”塔里德脸上充满了狂热和自我陶醉,“您必将位列阿斯特拉的神殿!而我,只希望成为您座下微不足道的一点装饰!”
如果触手怪还醒着,大概会在心里吐槽,你想成为莱希亚小姐的狗是吧。
“…”莱狄李娅面有难色地看着眼前的年轻瑞特贵族,心想是不是要把他脑壳打开看看哪里不正常。
浑然忘了当初是谁硬拉着个奇奇怪怪的触手怪毅然决然要去路穆追梦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莱狄李娅这个经不起夸的小姑娘尤其如此。于是她只能板着小脸道:“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你先和我回营地!”
“是!完全听从您的命令!”
一旁的亚尔兰娜看着塔里德的表演,面色阴晴不定。
不知道是不是遭遇影箭守宫用完了莱狄李娅所有的霉运,这次出发以后,她没费什么事就找到了营地。
此时也才不到晚上八点,行军一天还要搭建营地的士兵们已经瘫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但军队高层们可还一个没睡。
告知了守夜的巡逻兵有重要俘虏以后,她直接被引到了乌里留斯的帐篷。
此时触手怪伤势已经非常稳定,莱狄李娅便偷偷把他藏到了一个被清空的箭袋里,这样就不用担心被发现了。
此时,克里图特,塔里曼图斯,费舍尔和雷必达都在这里围着个魔法构筑的沙盘讨论战事。乌里留斯象征性地坐在首座,完全没有要参与的意思。
他遇大事还是很有原则的,直接躺平交给专业人士,在豪留的胡搞乱搞纯粹是听信了各种谣言误以为外省都是什么也不懂的乡巴佬。
“哦,我的天哪!”莱狄李娅刚进帐篷,百无聊赖的乌里留斯就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注意到了她身上的伤口。他站起来对账外的传令兵喊道:“快去叫随军医师!”
“莱希亚…”克里图特也放下了手上的镀金指挥棒,有点惊讶地看着莱狄李娅,“怎么了?”
帐中的其他人也惊讶地看着她。只见她的发丝凌乱地被汗水黏在额前,脸上满是灰尘和血污,就是去掉那几道伤口,也狼狈不堪。
“路上…遇到了点意外。”莱狄李娅有点尴尬地说道。她觉得自己得到托里维辛的信任运送俘虏,结果还差点因为一只长鳞片的畜生团灭,简直丢人之极。
克里图特一挥手,一道绿光打在莱狄李娅身上。莱狄李娅立即感到伤口处隐隐的疼痛好了许多,精神也好了不少。
这是三阶法术“缓速生命保护”,不仅可以稳定伤势,还可以恢复精神,略微提高伤口恢复速度。
虽然随军医师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但是克里图特作为莱狄李娅的师父,总得有点表示。
“影箭守宫?”一旁的雷必达把注意力放在了帐篷外的轻风马身上。
“不错,确实是影箭守宫。身长接近六尺,有赤铜级了。”费舍尔赞同地点了点头。
“哦?这可是个稀罕玩意。”乌里留斯眼睛一亮,“我出一万第纳尔,莱希亚你卖么?”
克里图特闻言微微向莱狄李娅颔首,表示这个价格非常公道。
何止是公道,眼光毒辣的克里图特已经一眼看出了这具尸体上的几道大创口,这对价格的影响非常大。正常到市场上买卖,怕是只能有五六千第纳尔。
费舍尔和塔里曼图斯老神在在地做着,丝毫没有要阻止雇主花这冤枉钱的意思。他们早就习惯了乌里留斯的挥金如土,知道出言提醒不但捞不着感激,反而会拂了乌里留斯的面子。
“我…”没了触手怪提醒的莱狄李娅有点呆呆的,听到这话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注意到克里图特的暗示后才点头道:“您真是一位慷慨的将军,我愿意接受这个价格。”
“哈哈哈,我只是个小小的司令官而已。”乌里留斯摆了摆手,示意一旁伺候的奴隶去拿钱。
外面的士兵也很识相地解下了绑在马腹上的影箭守宫尸体。
“先把它绑在驮马身上吧。”乌里留斯满不在乎地说道,“等打退了那群韦德蛮子,就用它犒赏最勇猛的战士!”
克里图特和雷必达闻言都微微抽动了一下嘴角。一万第纳尔就拿来给功臣饱一饱口福,他们这些乡下土财主根本理解不了。
这时候,传令兵带着随军医师来了。不愧是能守在司令营帐前的士兵,非常有眼色,特地找了个女性医师来。
随军医师可不在正式编制内,不需要满足那些苛刻的条件。事实上,由于随军医师多为法系,女性比例偏高,因此放开女性招募很有必要。
这是一位术士,天生拥有治疗方面的能力。和地球上某个规则里可以依靠血脉学会魔法的术士略微不同的是,这个世界的术士更接近于超能力者,不一定是受外力或者人外血脉获得力量的,也并不会固定的法术,除非这是他们能力里自带的。
这让术士很受欢迎,因为他们培养成本并不比一个战士高多少,却能做战士做不到的事。
靠着天生拥有的治愈力量,这位女术士甚至不需要翻开皮甲就能清楚莱狄李娅的伤势,很轻松就处理完毕了。
至多两天,这道伤口就将不影响莱狄李娅战斗,一个集市日之内,就将完全康复。
处理好伤口,克里图特先是肯定了莱狄李娅的勇敢,随后又板着脸教育了两句。他出征前最先交代莱狄李娅的,可就是要惜命。
帐篷里的另外四个人静静地看着他教训徒弟,除了乌里留斯随口打了两句圆场,其他人都一言不发。
这里是路穆,父权至高无上,可容不下外人说孩子还小的风凉话。
等克里图特差不多把话说完了,塔里曼图斯才慢悠悠地说道:“好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莱希亚护民官舍命为我们送回来的俘虏吧。这或许事关之后的部署和战略。”
莱狄李娅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不知道我能否先说两句?”
“你说吧。”乌里留斯道。
“他们比较…特殊。”莱狄李娅脑中浮现出塔里德试图宣誓效忠的样子,和亚尔兰娜差点被触手怪肏晕的情景,神色变得有点古怪。
“特殊?特殊在哪里?”塔里曼图斯问道。
“据说,韦德人中出现了一个被称为主母的女人,权力很高。”莱狄李娅绞尽脑汁想着触手怪把亚尔兰娜弄泄了四次才一句句掏出来的情报,“那个女俘虏就是主母的近侍,忠诚度很高,普通的办法很难让她说出什么。但我…恰好精于此道,如果长官们不介意的话,我希望由我来审问她。”
“痴心妄想!”塔里曼图斯呵斥道,“你是想绕过军团私自处理战俘吗!”
“年轻人说话就是喜欢直来直去。”雷必达笑了起来,“先让我们见见她吧,口说无凭呀。”
莱狄李娅只能郁闷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传令兵便押着满脸疲态的亚尔兰娜走了进来。
“卑鄙的路穆人!”亚尔兰娜大声辱骂,一点也看不出之前差点被干到虚脱,“正面敌不过,便要使诈么!”
她看到这片营帐的时候可以说是惊骇欲绝。韦德人现在还沉浸在元老院尸位素餐起码开一年会才能派出援军的美梦里呢,结果才不到半个月,路穆人的军团就已经深入笃里安山脉的森林,准备偷袭他们的侧翼了。
“你们便打得光明磊落么?”莱狄李娅冷笑着道。
克里图特闻言深深地看了莱狄李娅一眼,随后以丝毫听不出批评的平静口吻道:“莱希亚,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
“看起来确实挺桀骜的。”雷必达看着满眼抗拒的亚尔兰娜。
“也很有用,还会说路穆语。”曾常年在军团底层摸爬滚打的塔里曼图斯视角和其他人不同,他已经在用战利品的眼光打量这个美丽的瑞特女人了。
“你可以说说你们的主母。”克里图特道。
“你们休想从我嘴里套出半点有关主母的东西!”亚尔兰娜杏目圆瞪。
雷必达指了指她,笑道:“果然是个硬茬子,莱希亚护民官既然能从她嘴里套出主母这个名号,想必是有本事的。不如审讯的差使就交给她如何?”
他话刚说完,亚尔兰娜就娇躯一颤,万万没想到习惯性嘴硬会换来这么个结果。
一问一答就定下俘虏的去留未免草率,但塔里曼图斯心知雷必达只是给自己个台阶下。而老奸巨猾的他也把亚尔兰娜的这一颤看在眼里,心想没想到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能这么快就把俘虏驯得服服帖帖,真是人不可貌相。两相一综合,他便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想莱希亚护民官一定能问出我们想要的东西的。”
“好,那她日后就交由莱希亚护民官负责。”克里图特缓缓点头,把这件事定了下来。
“你们,你们不能…”亚尔兰娜这下是真的装不下去了,让她继续被触手怪折辱蹂躏,还不如让她去死。
但两旁的士兵可不听她的,押着她就走了。
连名字都没问,她的命运便被已经被决定。
“这是其中一个俘虏,另一个呢?”乌里留斯问道。
“他…”莱狄李娅露出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
“怎么?他也是主母的侍卫?”塔里曼图斯问道。
“他可能…精神抱恙。”莱狄李娅吞吞吐吐地道,“我对他的处置没有任何想法,只希望…至少今天别把他带到这里。”
在场的五人有四人都过了激情澎湃的年岁,听了她的话是一头雾水。年纪最轻的雷必达看着莱狄李娅即便沾满尘土也掩不住的娇颜,感觉自己可能猜到了什么,便说:“一个小部落的贵族罢了,甚至只是酋长次子,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克里图特虽然没明白莱狄李娅的意思,但也确实不愿意为了个小小的敌酋次子浪费宝贵的时间,便挥手道:“那便这样吧。莱希亚你也不用再执行什么任务了,至多三天以后,我们便要与韦德人正式开战,你要好好养伤。”
“是,老…长官。”莱狄李娅躬身行礼,随后便退了下去。
走出去时,她身上已经多了一个口袋,里面装着一千多枚黄澄澄的欧鲁姆。
安置好行李,她找旁边的传令兵问到了那位女医生的营帐位置,到那里讨来了一些能治爆裂伤的药剂,这才匆匆赶回自己的营帐。
快回去的时候,她发现亚尔兰娜竟已被安置在她和法兰娜的营帐旁边,有两个卫兵看守在那里。
尽管已经明确和触手怪表过态,但她现在看到这个女人耳边还是会响起那被触手怪肏出的一声声浪叫,不由得一阵气闷。
摇了摇头,她从背后的箭袋里偷偷取出触手怪,走进了帐篷。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