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三章 购奴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卖完小麦,蒂耶尼鲁斯又购买了一些宝石和银饰。特里同的各种矿藏早已被开采干净,因此倒卖这些东西也能赚点小钱。这些货物并不多,于是他们直接骑马前往特里同。
日夜兼程下,他们只花了一天时间就到达了特里同。此时时间刚过正午。
蒂耶尼鲁斯花了点时间安顿好货物和奴隶,随后便找上了莱狄李娅。
“莱希亚小姐,您是想找个语言教师学习路穆方言对吧?在这之前,要不要为这几个月的学习物色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呢?”
这件事莱狄李娅早就和触手怪商量过,于是毫不迟疑地回答道:“我确实有这个打算。但我不会在豪留置产,所以只需要一座普通的独栋别墅,够住两到三人就好。”
蒂耶尼鲁斯的笑容愈发灿烂:“真是太巧了,敝人名下刚好有这么一处产业,您愿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先去看看。”
“劳驾了。”
“我的荣幸。”
蒂耶尼鲁斯带着莱狄李娅穿过一条条小路。特里同是一座建在山间小盆地中的城市,规模早已超出了这块盆地能容纳的极限。因此,四周的群山也得到了开发,较平缓的地方被削平,较陡峭的地方则直接开凿出可供居住的石室。蒂耶尼鲁斯介绍的,正是这么一座坐落在某个平台上的联排别墅。
“这里是卡布斯岩台,它背靠的便是卡布斯山。往西便是东区,我想您看得出来,东区是全城最富有的人居住的地方,而卡布斯岩台的居民和他们也差不了太多。这里的居民都很有教养,知书达理,您会和他们相处得很愉快的。而且很多学者和军官都住在东区,您无论是找语言教师,还是想再找一个武技教师或者哲学教师,都会非常方便。”
莱狄李娅面有难色。她之前可从没想过自己要住在这么一个“拥挤”的街区里,而不是坐享一座僻静宽敞的独栋别墅——这种别墅通常被称为“荷慕斯” 。
“别挑挑拣拣了,想晋升3阶,现在开始就得勤俭持家。问问价格吧。”
“…我很…满意…”莱狄李娅努力地调整自己的表情和语气,尽量不流露出失望的情感,“请问,将它租下半年需要多少钱呢?”
“只需要两百个第纳尔。”
莱狄李娅随口就想答应下来,却被触手怪拦了下来:“砍个价,你直接说一百个租不租。”
直接对半砍?莱狄李娅有点无法理解,但还是顺着触手怪的意思 说道:“您是在愚弄我吗?这间屋子的价格看上去绝对不会超过两千第纳尔,这样的租金显然是不合适的。我最多出到一百第纳尔。”
“哦,亲爱的莱希亚,这您可就冤枉我了,我想您还是小看了特里同东区的房价。就当我和您交个朋友,一百六十个第纳尔吧。”
“一百,不能再多了。”
“一百四,这是我的底线了。”
“成交。”
第一次砍价就砍成了七折,莱狄李娅欢欣鼓舞。可是她的胜利并没有维持多久。这间小别墅已经几个月没用了,到处都落着灰,肯定得买个女奴打扫一下。莱狄李娅也不愿意盖蒂耶尼鲁斯的旧被褥,用别人用过的旧浴具,于是只能再置办一套。
于是,花费了250第纳尔,蒂耶尼鲁斯才同意帮她买一套上好的床具和浴具。触手怪心知这价格肯定比正常高了一截,但是这点好处都不给,就很难让蒂耶尼鲁斯尽心尽力地帮莱狄李娅买奴隶了。
蒂耶尼鲁斯拿钱办事,便对莱狄李娅说道:“您接下来肯定要买一个奴隶打理屋子吧?恰好敝人对购买奴隶略有点心得,您不嫌弃的话倒是可以给出一点建议。”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张羊皮纸,递给莱狄李娅:“您可以看一看,这是我多年总结出的经验。奴隶贩子是这世界上最贪婪最狡猾的人,我们不仅要检查每一个他准备出售的奴隶,而且要不留死角地问出任何一个可能影响奴隶品质的细节。为了防止他们说谎,还要让他们把这一切落实在纸上,这样上了法庭也好对质。”
莱狄李娅接过了羊皮纸,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问题。里面有问奴隶的出身,年龄,性格,之前的工作,掌握的技能,阶位,职业,会说什么语言,有过什么疾病,受过什么伤,做奴隶之前有没有仇人,有没有背负过债务等等等等。
莱狄李娅看得头晕脑胀,只能做出一个礼貌的微笑,道:“感谢您的指点。”
蒂耶尼鲁斯热情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就让我带您去特里同的奴隶市场吧?我认识一个非常可靠的奴隶商人。当然,他首先是个奴隶商人,依旧不能轻信。”
“那就劳烦您了。”
两人就这样踏上了前往奴隶市场的路。
结果,刚刚出门莱狄李娅就被一家服装店吸引了目光。特里同不愧是大城市,这家服装店的款式比不利图尔的那家多得多,甚至有短袍和衣裤。莱狄李娅毫不手软地又花了200第纳尔,买了两套衣裤“用于练剑”,买了一套做工考究的希顿长袍作为礼服,又买了两套短摆的希顿作为便服。如果不是触手怪及时阻止,她说不定会把这家店买空。
之后,几次将她的消费欲望扼杀于襁褓中后,两人一怪总算平安抵达了奴隶市场。
一路上,触手怪感觉蒂耶尼鲁斯看莱狄李娅的眼神越来越危险,显然是发现了不谙世事的少女蕴含的巨大消费潜力。这让他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亲自看管钱袋子。
到了奴隶市场,蒂耶尼鲁斯又提醒道:“莱里娅小姐,请务必小心,就算有纸面信息作为证据,也一定要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不是奴隶贩子的嘴。奴隶贩子不说谎就不会被惩罚,所以他们依然有的是办法蒙蔽您。”
“嗯。到时候还得仰仗您。”莱狄李娅现在也知道自己就是个大肥羊,愣头青,所以也不敢托大。
蒂耶尼鲁斯无视了诸多奴隶贩子的吆喝,带着莱狄李娅来到一个摊位,解释道:“这个摊位属于一个叫奥尔的家伙,他似乎是某个蛮族酋长的亲信或者儿子,手里总有好货。他很少靠欺骗或者玩文字游戏来抬高奴隶的价格,算是这一带为数不多有点良心的人。”
“哈哈哈,蒂耶尼鲁斯,你这家伙又在偷偷损我。”不远处传来一声豪爽的笑。莱狄李娅和触手怪不由得看向那里,只见一个身材魁梧,毛发浓密,有一头金色卷发,穿着一身蹩脚长袍的男人正大步朝这里走来。
“好久不见啊,奥尔。”蒂耶尼鲁斯笑着迎上去,“怎么样,你这家伙,是不是又抓到了什么好奴隶?”
“哼,倒是有好货,不过是你买不起的好货。你现在也不缺奴隶吧?”奥尔没好气地摆了摆手,将目光转向莱狄李娅,“你应该是为了这位小姐才来的吧?介绍介绍?”
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莱狄李娅美貌的惊叹和垂涎,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在莱狄李娅身上来回扫视着。
“请您自重。”莱狄李娅被瞅得浑身不舒服,直接回怼。
蒂耶尼鲁斯见状,只好先挡在了莱狄李娅和奥尔之间:“是啊,这位是来自北尼德鲁尔斯的莱希亚小姐。她初来特里同,需要找一位女奴帮她打理家务。”
“这样啊。”奥尔大为失望。如果不是姿色超群,女奴的价格通常要比男奴低一个档次,而且只要一个,这笔生意可谓是小之又小了。他看向莱狄李娅:“这种女奴不值钱的,不如我送你一个?”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蓝色眼珠直勾勾盯着莱狄李娅,一看就不怀好意。
“不用了,还请您报价吧。”莱狄李娅对他的殷勤毫不感冒。
“啧啧。”奥尔摇了摇头,“您不再考虑一下吗?”
“不必了。”
奥尔叹了口气,知道死缠烂打也没有,于是说道:“现在可报不了价,得看你买什么奴隶了,我先给你看看货吧。”说罢,他提着一串钥匙,就去挑奴隶了。
不一会,奥尔拖着二十几个带着脚环的奴隶走了过来。这些奴隶身上并没有多少束缚,主要就是手被手铐铐住,同时一只脚穿着脚环。一条长长的锁链将她们的脚环都串在了一起,令逃跑成为几乎不可能的事。“喏,你们自己看看吧。看好了再来找我问东问西,我可真怕了蒂耶尼鲁斯你那套奴隶经了。”
“那没有办法,买奴隶本来就是一场赌博,不能不小心谨慎啊。”蒂耶尼鲁斯随口应了他一句,又回头对莱狄李娅小声说道道:“您现在可以挑选自己的女奴了。奥尔值得信任,所以我们直接看他挑的奴隶即可,但您以后自己买奴隶时,一定要看遍每个奴隶,再决定哪个是最心仪的。”
“好的,我一定会注意的。”莱狄李娅严肃地点了点头。
“特雷迪乌斯,你觉得哪个比较合适?”她在心合中问道。
“你先自己看看吧,等相中了我再给点建议,这毕竟是你的女奴不是我的。”触手怪对这些皮肤粗糙胸部下垂而且身材消瘦的女奴实在提不起半点兴致。而且这些女奴应该都是0阶,压榨十次不知道能不能顶的上和莱狄李娅做一次,所以他根本看不上眼。
“好的,我看看。”
因为做家务不需要多少体力和技术,奥尔选的范围相当广泛,小孩,老人,北尼德鲁尔斯蛮族(简称北瑞特人,又叫林地瑞特,也是莱狄李娅的民族),南尼德鲁尔斯蛮族(简称南瑞特人,又叫长袍瑞特,也是奥尔的民族),应有尽有。
本来尼德鲁尔斯地区的蛮族都叫瑞特人,但是南尼德鲁尔斯的蛮族归化已久,不少已经学着路穆人穿起了长袍,所以都叫长袍瑞特。
莱狄李娅将目光扫过一个个低垂着头的奴隶,最后定格在一个小女孩身上。
小女孩的发色和莱狄李娅一样,不是瑞特人典型的灿金色,而是那种淡淡的黄。区别在于,莱狄李娅雾金色的长发是天生如此,看上去耀眼而且美丽;小女孩的头发则更多源于营养不良,稀黄粗糙,黯淡无光。
她的身体单薄得像一只刚出生的小羊羔,仿佛一阵微风就能将她吹倒。她的眼神还没有完全麻木,此时正胆怯地偷瞄着莱狄李娅,既希望被买走,又对未知的未来感到惶恐,这复杂的神情让她显得愈发令人同情。
蒂耶尼鲁斯注意到了莱狄李娅的眼神,低声说道:“她确实算个不错的选择,贴身女奴不需要多少胆魄,只要愿意为主人服务就行,相反胆怯能使她谨小慎微,服侍周到。做家务也不需要多少体力,年龄带来的体格和力气的问题完全可以忽略。这个年纪就作为奴隶抚养反而能让她更驯服忠诚,长大以后说不定还能作为机要奴隶帮您排忧解难。”
莱狄李娅本能地对这功利性的评价感到厌恶,但也知道蒂耶尼鲁斯是在肯定自己的选择,于是点了点头:“感谢您的建议。”
奥尔见她已经有了选择,便走上来,扯掉了裹在女孩身上的布。小女孩害怕地发着抖,但是既没有叫也没有反抗。
莱狄李娅也只是静静地看着。蒂耶尼鲁斯事先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为了确保奴隶身上的伤疤,残疾,纹身等,是必须把奴隶脱得赤条条的。很多奴隶贩子会想方设法地用衣物遮住奴隶身上的残缺,以抬高价格。
莱狄李娅仔细地检查了小女孩的身体,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蒂耶尼鲁斯也检查了一遍,满意地点了点头:“是个健康的奴隶,看牙口应该在九到十岁。”
“她今年应当是九岁。”奥尔说道,“怎么样?还满意么?”
蒂耶尼鲁斯看向莱狄李娅,莱狄李娅点了点头:“我很满意。”
“所以…”奥尔还没说完,蒂耶尼鲁斯就把纸笔递到了他手上:“快写吧,我的朋友,让我们好好认识一下这个大宝贝。”
奥尔苦着脸接过纸笔:“我能不写么?我以我氏族的荣誉发誓我不会说谎!”
“哈哈哈,买奴隶这么郑重的事,当然得要有仪式感。”蒂耶尼鲁斯笑了起来。
奥尔抓着笔开始奋笔疾书,同时说道:“她的名字叫法兰娜,是一个笃里安的商人卖给我的。他似乎是想把她当家生奴养,但是很快就对昂贵的成本和漫长的周期感到不满,于是打算把她卖掉。据他所说,她应该是某个林地瑞特人酋长的女儿,不过鉴于他只把她卖了150第纳尔,我很怀疑这说法的真实性。”
“哪怕她是路穆贵族的女儿,这个年纪也不足以让她受到什么教育,贱卖是很正常的事。”蒂耶尼鲁斯提醒道。
“也许吧。她倒是很老实,从来不偷东西,也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我其实对她还算满意,但是一开始买下她我就是打算倒卖的,长袍瑞特人不需要贴身奴隶这种东西,我们自己就能照顾好自己。”奥尔接着补充,“她会说北边的土话,路穆话也会一些,但是完全不会书写。我很难说她有什么技能。至于有没有什么缺陷,我想你们刚刚也看得很真切了。至少我把她买来的时候,她身上也没有什么伤。”说了半天后,他终于把单子写好了。他不由得松了口气,把单子递给蒂耶尼鲁斯:“为了这么小个生意写这么多字,我可真是亏到姥姥家了。你以后可得多介绍几单过来,不然都对不起我的手。”
“一定,一定。”蒂耶尼鲁斯看都没看就把纸交给了莱狄李娅。
莱狄李娅和触手怪都把羊皮纸上的内容读了一遍,确认和奥尔说的基本一致,同时其他内容也算满意。
“其实我想抬价的话也有很多话可以说。至少她能说两种语言就证明她应当受过一定的教育,而且你要是把她脸上的灰尘洗掉的话,就会发现她的五官还算端正。不过我也懒得为这么个小孩子多费口舌了,一口价,200第纳尔,这是9-15岁奴隶的标准价格。”
对这么一条生命生杀予夺的权利,价格竟然和一床鹅绒被差不多,触手怪由衷地感到悲哀。
“这价格还算公允。”蒂耶尼鲁斯也说道。
“好,那就200。”莱狄李娅点出25枚欧鲁姆,递给了奥尔。
奥尔接过欧鲁姆,咬了咬,随后递给莱狄李娅一把钥匙:“这是她脚环的钥匙,是你身为她主人的证明,别弄丢了。”给出了钥匙,他又走到奴隶群里,将法兰娜的手铐和脚上的锁链解开。
莱狄李娅跟了过来,拉过比她矮了足足一个半头的法兰娜。法兰娜知道自己被买了下来,便微微抬起头,偷偷地看着自己的主人。莱狄李娅姣好的容貌和友善的神情令她安心,她不由得有点放松下来,完全把头抬起,眨巴着自己的眼睛。
莱狄李娅轻抚起她的头,她顺从地闭上眼睛,享受着抚摸。
“哈,相处得挺好。”奥尔笑了笑,又交给莱狄李娅一份契约,“这是她的奴隶契约,现在归你了。还有,我得提醒你,最好别在她身上投入太多的感情,你永远猜不到奴隶的顺从是伪装还是发自真心。”
“我会注意的。”莱狄李娅低声道。
到了这一步,交易彻底完成,蒂耶尼鲁斯便带着莱狄李娅离开了奴隶市场。
“记住这里,这里是凯旋广场西侧,以后您还想要奴隶的话可以自己来这。”蒂耶尼鲁斯说道,“那么,现在需要我带您去看看我知道的几位非常优秀的语言教师吗?”
“不了,我先带法兰娜回去安顿下来,明天再说吧。”莱狄李娅摇了摇头。
“那我就明天再登门拜访了。”蒂耶尼鲁斯行了个礼,便离开了。
法兰娜看起来相当腼腆和自卑。虽然莱狄李娅给了她一点自信,可在路上她依然低着头,不敢看莱狄李娅以外的人。她就像一只在闹市的猫一样,为四周的响动感到惶恐不安,无时无刻不在担惊受怕。
带着法兰娜回到家,莱狄李娅便交代道:“你去隔壁的水井里打点水洗个澡吧,待会我带你去买衣服。”这种事她自然就不会自己做了,大小姐别说给人洗澡了,以前她在伯罗尼撒王宫里都得要两个女奴帮她洗呢。
法兰娜乖巧地点了点头,便去找水桶了。
“特雷迪乌斯,你不打算出来见见她吗?”莱狄李娅用心合询问道。
“等她和你关系变得足够好再说吧,现在还不到时候。”触手怪答道。他现在躲在莱狄李娅身边就能过得很好了,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暴露的可能,他不想冒这个险。
“你没有必要这么小心的,这世上比你奇异的生物不可胜数。”
“莱狄李娅,问题不仅是我的外表,我的能力,还有我们的实力。这世上那么多强者,只要有一个对我感了兴趣,我们就可能面对灭顶之灾。”
“我觉得你还是太小心了。”莱狄李娅不以为然,但也不再劝他。
“对法兰娜的教育,你是怎么打算的?”触手怪适时提出了另一个话题。
“我想教她讲路穆语,再让她学习读写。学会读写以后,她就能学魔法了。等她稍微大一点,再看看她有没有修行上的天分,可以的话给她找一个老师。”
您这是养奴隶还是养女儿啊?触手怪有点无语。
“路穆语是肯定要教的,但是别的还得看情况而定。现在还是以进阶为重,不能花太多时间在她身上。”
“你变得越来越像蒂耶尼鲁斯了。”莱狄李娅有点不高兴。
“哈……”触手怪无奈的笑了,“好,都听你的。那接下来一定要好好学路穆话哦,你也不想法兰娜以后因为口音被歧视吧?”
“那当然,看我的吧!”莱狄李娅自信满满。
这时候,法兰娜走了进来。“主人…”她披着自己之前那件破布一样的外衣,怯生生地喊道。
大概是奴隶对卫生没有多少要求,她洗的并不是很干净。但是触手怪已经能看出来,奥尔所言非虚,她的五官确实标致。现在她因为缺乏营养而颧骨突出,皮肤也粗糙泛黄,还并不让人感到有多漂亮,但是好好休养几个月后,一定是个美人胚子。这也让触手怪对她的要求提高了一个档次:至少得学会读写,有这样一位机要奴隶会很给莱狄李娅长面子的。
莱狄李娅也微微蹙眉,径直走到法兰娜面前,弯下腰,将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法兰娜吓了一跳,差点跳起来,但很快就忍住了。
“这可不行。法兰娜,你现在可是我莱狄李娅的奴隶,怎么能连个澡都洗不好呢?”
“对,对不起…”法兰娜低下了头。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法兰娜。你的价格不过是200第纳尔,让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有损失。真正有损失的是你,你原本可能有一个更体面的未来,享受我荣誉的余辉,但你却在用以前的经验在对自己做要求,自己毁灭自己。以后一定要记得,你是我莱狄李娅.爱丽哥特.伯罗尼撒看好的奴隶,必须用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
“是…是…”小姑娘被她说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行啦,孩子还小,少说一点。”触手怪劝道。他明白,莱狄李娅这一套话法兰娜能听进去十分之一就不错了,毕竟他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样。而那时候训他的都是他熟悉又敬畏的长辈,莱狄李娅却只是今天刚和法兰娜认识,这效果会再加多少折扣他都不敢想。
“好了,知道了就和我去浴室吧。我亲自给你洗一遍,以后你就要记住了。”莱狄李娅停止了训斥,语气温和地对法兰娜说道。
此话一出,法兰娜的眼泪反而抑制不住了。她低低地抽泣起来,又拼命地抹着眼泪。
“挺好的,让她哭吧,她这是在高兴呢。”触手怪对手足无措的莱狄李娅说道。
莱狄李娅只能抱住法兰娜,学着自己的母亲哄弟弟妹妹们一样,轻拍着她的背,温声道:“哭吧,但是,以后就不允许了哦。”
法兰娜也想要伸手抱住莱狄李娅,但终究还是缩回了手,只是抽抽噎噎地回应:“是…是…”
法兰娜平静下来以后,莱狄李娅便带着她去洗澡了。触手怪也想跟过去,但却被莱狄李娅瞪了回来。
洗完澡后,法兰娜显得精神了许多,莱狄李娅便带着她去购买衣物。法兰娜目前的定位只是个做家务的贴身奴隶,精致的希顿只会阻碍她干活,因此莱狄李娅花10第纳尔给她买了两套短袍,一洗一换。这种袍子区别于平民简朴的束腰外衣,但论华丽和复杂又不如希顿,正好适合法兰娜这种受主人疼爱的贴身奴隶。
法兰娜一直抓着莱狄李娅的衣角,像是一只躲在母亲背后的小鸟。她看起来更像是莱狄李娅的妹妹,而不是奴隶。
回去以后,莱狄李娅按照触手怪预先列好的表一一给法兰娜交代她未来的工作。本来莱狄李娅是打算自己来的,奈何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最后还是得触手怪总结需要做的家务。
一切安排停当后,天也已经晚了,到了晚饭时间。用完晚餐,莱狄李娅又按照触手怪的指示给了她一份作息表,上面规定了法兰娜每天的每个时段应该做什么工作。当然,这个表完全是看感觉列的,以后肯定会再修改。
之后,便是安排卧室,打发要长身体的小朋友睡觉了。
莱狄李娅带着法兰娜来到了一间次卧,说道:“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还记得我今天教你的么?照着打扫吧,记住一定要以最高标准作为要求。之后,你就可以睡觉了。”
“主人…”法兰娜有点不安,“我,我不用这么好的房间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将目光投向主卧——也就是莱狄李娅的房间——的旁边。
主卧旁边就是佣人房,专门给贴身奴隶住的。
莱狄李娅突然脸红了,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我,我并没有单纯地把你当成贴身奴隶。你应该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嗯,对,所以也要能坦然地接受更好的条件。”
“主人…”这一席话把小姑娘感动得眼泪汪汪,一双大眼睛直溜溜地盯着莱狄李娅。
“快点去收拾吧,时间就是金钱!”莱狄李娅接受不了孩子纯洁而充满感激的目光,丢下这句话后便落荒而逃了。
触手怪躲在屋子的角落里偷笑。她哪里是想给法兰娜更好的条件?不过是为了让晚上办事的声音不被听到罢了!
自从在蒂耶尼鲁斯的船上做了两次以后,莱狄李娅就对抑制声音做爱深恶痛绝,声称这是邪恶的,不自然的,压抑人类本性的。
法兰娜很快就打扫好了自己的房间,莱狄李娅检查后感到很满意,小姑娘便在夸奖中开心地躺上了床。
她刚上床,莱狄李娅就看向了触手怪。
“特雷迪乌斯…”
得,触手怪知道,又到交公粮的时候了。
不过,从结果上来看,似乎应该叫收公粮?
走进房间,莱狄李娅迅速脱下了自己的短摆希顿,躺在了床上。
“莱狄李娅,让我在下面吧?”触手怪有点想尝试新姿势了,比起从正面,他更喜欢从背面发起进攻。可惜,莱狄李娅大概是不会同意跪姿的,不然就可以后入式了。
“特雷迪乌斯,你又有什么新点子了?”莱狄李娅依言将触手怪压在了身下,但自己仍然仰躺着。
“也不能叫新点子吧。”触手怪一边说着,一边让自己的触手轻抚莱狄李娅的脊背,一路向下。
“啊——”脊背传来的酥麻感让莱狄李娅感到沉迷。
划过脊背,触手轻巧地越过臀瓣,伸入了股沟,直抵那已经开始湿润的娇小花瓣。
“嗯~特雷迪乌斯,你今天好直接~”莱狄李娅嗔道。因为阴唇受到的刺激,她的语气中带着些娇媚。
“还有比这更直接的呢。”触手怪神秘地说道。
“嗯?那是…什么?”莱狄李娅好奇了起来。
“马上你就知道了。”触手怪一边卖着关子,一边将触手压下,分开了莱狄李娅的两瓣大阴唇,让触手粗糙的表皮能直接接触到敏感的小阴唇。
“哦,这是要…”莱狄李娅有猜到了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果然,触手开始前后挪动,摩擦起小阴唇来。
“嗯~啊,哈~这个,也没有多,嗯~直接嘛。”莱狄李娅一边轻轻扭动着腰,配合着触手的动作,一边取笑着触手怪。
“这只是前戏罢了。”触手怪不为所动,抵在阴部的触手继续前后摩擦刺激小阴唇,另外三条触手也动了起来,只是这一次他没有选择玩弄莱狄李娅的胸部,而是爱抚她的腰腹。不得不承认,虽然那双柔软挺翘的青涩乳房令人垂涎不已,但这如雪如玉的光滑肌肤,也是让人欲罢不能。
“嗯~”莱狄李娅并不是乳头很敏感的类型,身体被抚摸让她也一样受用。
“这么快就有感觉了?”触手怪感觉到莱狄李娅的下体逐渐湿润,已经完全可以插入了。
“哈啊…你这样,谁不会有感觉嘛。”莱狄李娅的脸已经红了起来,语气也愈发妩媚。
触手怪微微一笑,也不墨迹,直接将触手伸入了花径。
“啊~”尽管这已经是第四次了,但是莱狄李娅被插入时还是全身一跳,发出了可爱的呻吟。
触手怪并不急于抽插,而是运起血肉塑形,让自己的质量集中于阴道中的这条触手。
“哈啊…你这是…”尽管触手怪并没有动,但是莱狄李娅还是呻吟出了声。她感到阴道内的异物感愈发强烈,插在里面的触手正迅速变得更加粗壮和坚硬。
“这是为了让你更舒服呀。”触手怪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缓慢地抽插了起来。
慢速抽插之下,莱狄李娅只觉得自己阴道内的每一处褶皱都在被触手粗糙的表皮一点点翻开,体内的每一个角落似乎都在被抽插的触手摩擦着。这种异样的快感并不强烈,却格外地令人痴迷。她忍不住长长地娇吟起来,阴道也舒适地微微收缩。
触手怪只觉得她的阴道壁就像一位小鸟依人的少女一般,柔情无限地轻轻抱着自己的触手,甚至连外面的阴唇也闭合了起来,吸在自己的触手上。这种触感不像以前的紧缩那般粗暴直接,但是却如同贴在耳边的轻柔细语一般,令人全身酥麻,血脉贲张。
“这感觉怎么样?”他问道。
“哈~~很好,但是…”莱狄李娅轻声说,“还想要…更多。”
这幅娇憨可人的样子差点将触手怪击沉。
“好,那就来!”他意气风发地说道,抽插阴道的触手瞬间开始提速。
“啊,啊,啊,哈…”莱狄李娅立即开始顺着触手的节奏娇喘起来,阴道也随着触手的抽插一伸一缩,连着大阴唇也一开一合地吞吐起里面的触手来,从外面看显得格外淫靡。
触手怪豪饮着莱狄李娅体内疯狂涌出的蜜液:“这就受不了了吗?后面还有更大的呢!”
“啊,才没有,哈啊,受不了…”莱狄李娅不服气地想要分辨,但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了一声惊呼,“呀!”
触手怪竟然又加大了力度,粗硬的触手直抵她的宫颈 。
“不,啊,嗯,不要,哈啊~”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宫颈传来的阵阵直冲灵魂的快感令她语不成声,只能大口地喘着气,从嘴间漏出一声声娇吟。
“没事的,有不对我会立刻停手。”触手怪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开始慢慢将触手尖端细化。
“哈,你要…”莱狄李娅逐渐感觉到自己的宫颈似乎不仅仅在被冲击。一条又细又硬的触手正抵在那里,趁着每一次的冲击试探着触摸着她宫颈的每一处。
“要小心喽。”触手怪低声提醒。
“咿呀!”他话音刚落,莱狄李娅便释出一声长而尖锐的呻吟,整个腰完全弓起。她的阴道也猛地一缩,一股蜜液不受控制地用了出来。
反复的刺激后,她的宫颈竟然短暂地张开了一个小口子,被挑逗那里的触手抓住机会,伸了进去!
触手怪想要乘胜追击,但他一下子就发现触手的推进非常困难。害怕莱狄李娅因此而受伤,他迅速将刚刚侵入子宫的触手缩了回来。
“噫——”缩回的触手再次刺激了宫颈,莱狄李娅的腰又是一弓,一股蜜液顺着伸出的触手淌了出来。
放弃了入侵子宫的计划,触手怪已经隐隐感觉到,莱狄李娅差不多到了极限了。他又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同时,开始旋转,扭动阴道内的触手。
“哈啊啊啊 ——”莱狄李娅彻底招架不住潮水般涌来的快感,身体颤抖起来,阴道不受控制地痉挛,收缩。蜜液如同洪水决堤一般奔涌而出,溅得床上到处都是。
也正在此时,触手怪升到了5级。
不过他并没有多开心,反而因为内心的某个邪恶想法伴随今天的某个尝试的失败而灰飞烟灭,感到有点失落。
“哈,哈,啊……”高潮过后的莱狄李娅依然大口喘着气,良久方才平息。
“特雷迪乌斯,你真坏。我都说了多少次,不要玩那里!”说这句话时,她脸色潮红,不知是高潮的余韵尚在,还是出于娇羞。
触手怪知道,她说的是宫颈。
“这个嘛…我自有我的道理。”他闪烁其词地糊弄着。
“什么道理?”
“这个道理现在已经不是道理了,等我一阶再说吧。”触手怪落寞的说道。
“?”莱狄李娅不明所以。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