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四章 拜师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希望大家别觉得这章的辩论太幼稚…我为此还专门去翻书了(心虚)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第二天,莱狄李娅在身体的一阵颤动中醒来。
就在她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时,下体突然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让她下意识地呻吟了一声。
“?”她变得清醒了一点,这才感觉到下体不正常的异物感。
“什么…”她挣扎着想要爬起身,却感觉下体的东西又动了一下。
“啊~”她又娇喘了一下。
这时候她才发现,触手怪竟然还赖在自己身上没有下来。不仅如此,这家伙还拼命地用血肉塑形把自己往她的阴道里塞,现在几乎有一半的身体都钻入了莱狄李娅体内。看得出来,这段时间他血肉塑形进步不少,最开始的时候,他还只能多塞小半条触手进来。
“特雷迪乌斯!”她一把拍到触手怪身上。
“嗯?”触手怪睡得正香,突然被来这么一下,吓得浑身一个机灵。
“啊~”他身体的震动刺激到了莱狄李娅的身体,让她又发出一声娇吟。
“怎么回…啊,莱狄李娅…”作为干坏事的人,触手怪瞬间明白了情况。
“是你自己和我说,这种事情三天一次,不能多做的!”莱狄李娅瞪着他。
“诶嘿嘿,这个嘛,昨天一时没忍住,就多赖了一会,然后就没注意睡着了。”触手怪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同时在内心自我检讨了一下。以前他可是从来不睡觉的,怎么现在刚刚安顿下来,就沉溺温柔乡,开始睡觉了呢?
“哈啊,你还…”他搓手的动作让莱狄李娅的阴道又一次被触手摩擦。
“对不起!”触手怪急忙把自己的触手拔了出来。
“嗯——”触手的拔出让莱狄李娅又呻吟了一声,这里面似乎还带着一点遗憾和欲求不满。
不过,不管是她还是触手怪都知道,现在绝不是做爱的好时间。天已经亮了,法兰娜随时可能来喊莱狄李娅起床,蒂耶尼鲁斯也可能登门拜访。
于是,莱狄李娅瞪了触手怪一眼,用了一个清洁术清理了一下满床的狼藉,随后便开始穿衣起床。
“那个…这次是我没有经受住诱惑,都是我的问题!我以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触手怪怕莱狄李娅晚上又想要,那他现在理亏,肯定推辞不了,只好硬着头皮认错忏悔,“再也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莱狄李娅此时正挺直了腰,折腾她那身千回百转才能穿上的希顿礼服。听到触手怪的话,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同时微微侧身,看向触手怪。
这姿势令她的纤腰微微向后弯折,将她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更是凸出了她那柔若无骨的蛮腰,让触手怪如坠云端。不过刚刚检讨完的他立马稳住了心神。
“好啦,原谅你了,但可不能有下次了。”莱狄李娅说道。
“一定一定。”触手怪忙不迭地点头。
当莱狄李娅走出卧室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
路穆人,也有可能是整个世界的人,主要靠一种叫“日引钟”的工具确定时间。这东西不算太贵,除了底层贫民,一般人都买得起。它的原理近似日晷,通过侦测太阳的方向来确定时间。但是由于这个世界的太阳是由神操控的,因此日引钟的计时比日晷稳定得多,而且晚上也能计时,因为它是依靠侦测太阳所蕴含的神力来确定太阳方向的。
因为现在已经快到夏天,六点多天也已经大亮。
“主人。”法兰娜看到莱狄李娅,便停下手打了个招呼。她正在打扫餐厅,这是马上就要用到的地方。
莱狄李娅点了点头:“你先继续吧,不用管我。”接着又用心合对触手怪说道:“看来我们还要想办法教她礼仪。”显然,对法兰娜随意的招呼,她不是很满意。
“等她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再说吧,贪多嚼不烂。”触手怪说道。法兰娜没有礼仪的概念也是预料之中的事,不管她之前是不是某个酋长的女儿,她肯定都不懂礼仪,因为蛮族和贫民都注意不到这种东西。
“嗯,贪多嚼不烂。”莱狄李娅感觉这个说法很新颖,忍不住重复了一遍。
当她准备享用早餐时,才发现,屋里已经没食物了。毕竟是刚租下的房子,昨天的晚餐随便吃了些干粮,今天就已经没得吃了。
“看来以后还得让法兰娜采购食材和做菜。”莱狄李娅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犹豫,她感觉这么多活对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来说有点太重了。
“教她烹饪,采购食材你就亲自动手或者拜托蒂耶尼鲁斯吧。”触手怪说道,“她还这么小,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
“也行。”事关法兰娜,莱狄李娅就不指责触手怪过度谨慎了。
现在蒂耶尼鲁斯没来,饿着肚子也没法练剑,莱狄李娅便出门采购食材了。
北尼德鲁尔斯不怎么产小麦,所以她对小麦和面包不是很感冒,而是买了一些腌肉,蔬菜和鲜羊肉。
采购完食材,又面临一个问题,莱狄李娅不会做饭。法兰娜大概率也不会,莱狄李娅便没有去找她。
触手怪是懂得一点做饭的手段的,奈何家里的厨具和他前世用的大相径庭,于是只能出言指导她做一些简单的菜,比如咸肉沙拉,煎羊排。
莱狄李娅自己尝试了一下,发现做得还算不错,便把法兰娜叫了进来,用自己的二手厨艺教她怎么应付早餐。尽管都是些简单的菜,但是不妨碍法兰娜对莱狄李娅佩服得五体投地,这让莱狄李娅很是得意。
等二女吃完早餐,触手怪已经拟好了一份全新的日程表。现在法兰娜肩上的担子又重了一点,倒垃圾,洗餐具和做菜的任务都落在了她身上。不过这份日程表的时间还有待调整,他也没有急于交给莱狄李娅。
八点左右,蒂耶尼鲁斯就到了。
“莱希亚小姐,希望我并没有打扰到您。”今天他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显然对马上的“大生意”非常期待。
“您来的刚刚好。”莱狄李娅笑着应道。
“请原谅我,为您挑一个语言教师可真不容易。”蒂耶尼鲁斯脸上带着点疲惫,“我把全特里同可靠的教师都翻了个遍,才为您找到了5个合适的人选。”
“您本不用如此操劳的。”莱狄李娅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觉得他只是在哭惨而已。
“是您太小看自己的美丽了。为了避免这份双神的祝福让您与您未来的老师产生不快,我不得不在教学水平高,收费低的标准上再加两条,是女性或者有足够的道德。但是有道德的学者往往德高望重,价格低不下去;而女性学者又实在太少,教学水平良莠不齐。”蒂耶尼鲁斯解释道。
触手怪躲在莱狄李娅的包里冷冷地看着他。如果他所言为实,那介绍教师说不定就是蒂耶尼鲁斯的副业,以后找礼仪教师和剑术教师也可以请他帮忙。
“问问他为什么对特里同的语言教师如此熟悉。”
“您是如何认识如此之多的语言教师的呢?据我所知,您应该是个商人。”莱狄李娅问道。
“毕竟,学者这样的人自矜身份,不愿意去和下贱的中介打交道,但他们又确实需要想办法维持生计。我恰好能满足他们的需求。”
触手怪听懂了这句话,特里同还并没有形成一个足以让学者认可的中介市场,这让蒂耶尼鲁斯钻到了空子。不过,这个市场,或者说蒂耶尼鲁斯染指到的市场恐怕份额也不是很大,不然他也不至于为了几百第纳尔的利润坐半个月的船了。
“既然说到了这里,我也顺便说明一下。”蒂耶尼鲁斯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按照规矩,如果我找到了令您满意的教师,那生意成交之后,您有义务额外支付我相当于成交额一成的钱作为报酬。当然,您这样高贵的人总归是有优待的,我愿意只收半成的费用。不过,如果您的成交价并不高,最后我也得收50第纳尔的辛苦费。”
听着他的话,触手怪差点笑了,这么原始的推销话术也在你触手爷爷面前显摆?显然这提成他是说高了。
不过,考虑到之后也许还要找剑术老师,包括给法兰娜找礼仪老师乃至于读写老师,还是得先花点冤枉钱打好关系的。
“和他说,我们只先付两分的费用,剩下三分等一个月后满意了再给他。”触手怪对莱狄李娅说。
“半成,是个合理的价格。不过,我只愿意先付四成的费用,剩下的一个月后我确定满意了再支付。毕竟,第一次见面满意,不代表之后也会满意。”
蒂耶尼鲁斯皱了皱眉;“莱希亚小姐,您这样让我很难办。这种事,即便签下了契约,满不满意也全凭您一句话,法官很难取到对我有利的证词。”
莱狄李娅刚要张口分辩,蒂耶尼鲁斯却又说道:“不过,我相信您是一个正直的人,这个条件我就答应了。也不需要契约了,我们口头约定就行。”
触手怪心里明白,满不满意确实是莱狄李娅一句话的事,蒂耶尼鲁斯拿出什么证据来他们都有话说。因此,口头协议和纸面协议其实根本没区别,他这只是顺水卖个人情。但不管怎么说,答应下来这事,就代表了他对莱狄李娅的信任。虽然莱狄李娅一看就是个傻愣愣的老实孩子,但是触手怪自问遇到这种事也不一定愿意答应。
“成交。”莱狄李娅点了点头。
“既然报酬的事情谈妥了,那我想我们该出发了。不过在那之前,您是否应该把您的奴隶也带上呢?”
“法兰娜?为什么?”
“呃。”蒂耶尼鲁斯这这话问得一时语塞,“她毕竟…还不成熟,不是么?这样的一个奴隶独自在家,难免会有什么意外。”
“不会有意外的,我信任她。”尽管蒂耶尼鲁斯说得很委婉,莱狄李娅还是感到不高兴。
“哦,她真幸运,能得到这样高贵的信任。”
触手怪不知道这句话算不算在阴阳。
最终,虽然触手怪也怕法兰娜在家里闯什么祸——毕竟她才是第一天做家务,砸坏点锅碗瓢盆实属正常——但显然还是挑老师更重要,所以他还是选择和莱狄李娅一起出门。
蒂耶尼鲁斯为莱狄李娅准备的备选有5个,第一位是一位年轻学者,正处于上升期,对财富和事业极度渴求。这让他极富责任心,同时格外爱惜自己的羽毛,让他成为了优秀的备选。
第二位是一位博学的女学者,她对自己的学生略有苛刻,但是愿意容忍的话,她还是一位好老师。
第三位是豪留乃至全路穆都有名的一位哲学家。这样的人往往有自己的产业,照理不会来者不拒地收学生。然而他前些年因为战乱被俘,费尽周折才让自己没有沦为奴隶,现在为了钱也不得不放低了招生的门槛。当然,他的价码不会便宜,因此优先级较低。
另外两位也是有些名声的学者,不过都没什么特点,主要是各项要求都符合才被列进来,所以优先级排在了最后。
在路上,莱狄李娅顺便和蒂耶尼鲁斯谈好了关于采购食材的事情。每个月50第纳尔,交由蒂耶尼鲁斯全权负责,蒂耶尼鲁斯的奴隶会在每天早上六点准时将食材送到。这个价码即便在特里同都足够15个人的伙食费了,但考虑到莱狄李娅一个人顶三个人还要吃的精致,触手怪觉得倒也还算能接受。
触手怪在心里祈祷,希望莱狄李娅不要再犯公主病,硬要选那位老学者了。他们才到特里同一天,现在就已经只剩下不到8200第纳尔了,再不节俭一点,恐怕这半年还没过去就要露宿街头了。前世属于坚定储蓄派的触手怪,根本忍受不了这种坐吃山空的生活。
然而,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莱狄李娅只用了两个小时就迅速pass了前两个教师,考虑到在路上花费的时间,这个速度简直快到令触手怪绝望。
在莱狄李娅看来,第一位教师显得过于急躁,而第二位教师的刻薄令她感到不适。当然,在触手怪的提醒下,她已经开始渐渐学会容忍,因此这些性格上的小问题并不是她不愿选择这两人的主要原因。主要问题还是,她曾在伯罗尼撒王宫里见过几位德高望重的学者,相比之下蒂耶尼鲁斯介绍的这两位简直如同跳梁小丑一般,浅薄鄙陋之极。莱狄李娅虽然学会了容忍他人性格上的缺陷,但她还是不愿意让学识不足的人做自己的老师。
“莱狄李娅,你要记住,你现在找的只是一位教你路穆方言的语言教师。”触手怪忍不住提醒。
“我知道,特雷迪乌斯。但是伯罗尼撒和路穆差得实在是太多了,我需要一位真正的博学者告诉我关于路穆的一切。”莱狄李娅坚定地说。看得出来,路穆人不穿裤子那件事对她打击很大。
“行吧,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但记住,不要为无谓的虚荣和奢侈浪费金银。”见莱狄李娅决心坚定,触手怪也只能多叮嘱一句,却并不再劝。
第三位老师的家坐落于东区一个古老而有荣誉的街区,叫做奥德里昂街。奥德里昂是古时候的一位将军,据说正是他征服了整个豪留行省,并在凯旋广场犒赏全军三日三夜——凯旋广场也是因此而得名。
到了他的家门口,触手怪就明白了,这确实是赶上了人家缺钱的好时候。眼前的这座建筑雕梁画栋,富丽堂皇,高高的柱子直插云霄,高度至少有六七层楼。它看上去不像一幢给人住的房屋,倒像是一座神庙。触手怪对豪宅的价格没有概念,但是莱狄李娅现在住的联排别墅都要几千第纳尔了,眼前这座论价格顶一百幢那样的小别墅他觉得是毫无问题。
“请问是前来求学的莱狄李娅小姐吗?”门前迎客的奴隶客气地问道。
“是的,请通报克罗图特大师一下。”蒂耶尼鲁斯点了点头。
那奴隶却说道:“不必了,主人说你们直接进去就好。另外,很抱歉地,他嘱咐我,他今天会客的目的是挑选学生,而非和商人寒暄,所以只有莱狄李娅小姐一个人可以进入。”
蒂耶尼鲁斯表情微变。被一个奴隶当场拒之门外,这对任何一个路穆人都是难以接受的事。但他迅速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又变得笑容可掬起来:“原来如此,那就不多打搅大师了。”随后他向莱狄李娅表示了自己的歉意,便在门口等着了。
莱狄李娅带着包里的触手怪,走进了这位名叫克罗图特的学者的家。
在奴隶的带领下,他们很快来到了会客室。在那里,一位穿着红色长袍的老者正坐在主座上,神色倨傲,审视地看着莱狄李娅。他的神情和动作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他是正高踞于王座之上的国王,而非是一位迎接学生的老师。他背后巨大的山羊徽记睥睨着厅内众生,更体现他的威严。此人应该就是克罗图特了。
就连莱狄李娅都被这股气势震慑住,战战兢兢地站在引路的仆人身后,等待老者发话。
“你们都先退下吧,学者和学生的交流不需要奴隶旁听。”克罗图特对周围的奴隶交代道。
奴隶们恭敬地退下,很快会客室里就只剩下克罗图特和莱狄李娅两个人。
“我不记得我有允许学生带宠物入内过。”克里图特的第一句话就让莱狄李娅和触手怪差点心跳骤停。
“如果这冒犯到您的话,我衷心地感到抱歉。但它不是宠物,不是奴隶,更不是介绍我来的商人。相反,他是我的良师,我的益友,我的恩人。我出于对他的信任和依赖,才将他带来了您这里。”
“哈哈。”克里图特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个拥有灵魂的人类,竟然依赖于一只毫无独立思考能力的畜类?也许愿意听你说话是我今天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已经不再对这个世界抓瞎的触手怪知道,在这个世界的传说里,创造人类的双神维斯和拉尔令人类拥有了灵魂,从而使这些弱小的族类经过漫长的发展后脱颖而出。而普通的生物,甚至包括巨龙等智力不逊于人的生物,都没有灵魂,只有意识,这使得它们缺乏创造力,不愿意主动思考,因此在以万年为计数的漫长时光里都没有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文明,反而让人类后来居上。
“阁下,我想您对无灵魂的生命带有某种误解。我相信我的智慧会让您满意的,哪怕智慧理论上只应属于双神的造物。”触手怪缓缓说道。
“哦,你会说话?了不起,一个小小的准骑士,竟然能拥有高智的宠物。”克里图特称赞道,但脸上的轻蔑却毫不掩饰,“也罢,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证明自己与畜类的不同。但如果你没抓住,那二位还是请回吧。我的课堂不需要无礼的学生,更不需要蠢笨的牲畜。”
“您大可以考较我。”触手怪不卑不亢地说道,但其实心里却在打鼓。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误以为所谓的学者就一定是地球上那种至多把体育也当成必修课的古典学者,而忽略了超自然力量对这个世界的影响。从克里图特一眼看出他存在的实力,到他说话的口吻,都可以看出,这是一位至少3阶的真正强者,他不仅有知识与智慧,更有绝对的暴力作为支撑。
“我曾经的一位同僚曾…哦,直接说名字你大概听不懂吧?总之,他打算设置一个专门的机构,负责誊抄元老院会议作出的任何决定,将其公之于众。”克里图特漫不经心地说着,似乎根本没觉得触手怪能答出什么名堂,“你对此怎么看?”
在他看来,触手怪绝无可能答得上这题。因为全世界的学者都公认,政治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是有灵魂者才有资格理解和参与的问题。对只有意识的畜类来说,政治是如同天书般无法理解的东西,它们甚至不知道这东西意义何在,为何出现——即便是巨龙乃至于在其之上的幻神兽,都做不到。
触手怪却是狂喜,他虽然没读过什么穿越必备N件套,对各种科技一无所知,但是建政他擅长啊!
“明智的决定。”他答道。
“哦?”克里图特挑了挑眉毛,“此话怎讲?”
“即便我们忽略这之后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这依然是一次值得称赞的壮举。这能让公民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并非没有意义,他们缴纳赋税,服从徭役,是有回报的,统治者重视他们,认为他们有参与决策的权利,承认他们的地位。”
“哈哈。”克里图特不屑的笑了,“我当是什么,原来不过是些陈词滥调。平民懂什么政治?又懂什么决策?他们只关心小麦和第纳尔,谁能给他们这些,他们就支持谁。而赋税和徭役?一群连沉铅都进不去的乌合之众,不向贵族纳贡,祈求保护,他们凭什么能在这世上活下去?”
您自己说的不也是些老掉牙的理论,触手怪暗地里吐槽。“那么,克里图特阁下,您的意思是说,贵族的特权,来源于他们拥有的暴力,对么?”
“不错,他们的暴力保护了平民。”克里图特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平民用暴力推翻了贵族,自己获得了权力,这是否证明他们是对的?”
克里图特有点惊异地看着触手怪。聪明如他,自然明白触手怪的意思。如果贵族真的是因为暴力获得了权力,那就不应该阻止平民用暴力推翻他们。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任何贵族上位后都会想方设法地用规则宣布这种事的非法性,但一旦他们做到了这一点,纯粹的暴力就再也不是权力的源泉了。
“不错。”他深深地看了触手怪一眼,“但,你如何能放心将权力交给鄙陋的群氓?他们只会把事情搞得越来越糟。”
“阁下,不懂不是我们不给他们权力的理由。如果因为一个人不懂,就禁止他去做,那我们是不是该禁止新兵入伍?是不是该禁止学徒做工?是不是该禁止孩子独立?”
“这些权力交给一个蠢材,只会伤害他们自己。而将政治交给蠢材,伤害的是一个国家。”
触手怪心里闪过先哲的名句:既然每个人都是生来自由、平等的,只有为了利益,他们才会转让自己的自由。
“阁下,那让我们回到之前的问题:人民并非因为暴力而服从统治,那他们是为了什么?”
克里图特皱了皱眉:“为了…”他思考了一下,“利益。”
触手怪有点惊讶于克里图特竟然能总结出这么个词。他不禁有点怀疑:眼前这个满嘴贱民不懂政治的家伙,不会实际上是个平民派吧?
“不错,利益。那么,如果在国家统治下他们日子过得还不如从前,他们为什么要服从统治呢?”
“没有国家,他们就会像北方的蛮族一样,享受不到文明的光辉。”
“是这样吗?我听说笃里安以北的蛮族,如果不是真的懒惰,酋长就一定会保障他们的生活。敢问路穆的佃农,贫民,他们是否劳动了就一定能填饱肚子?”
其实触手怪并不知道所谓笃里安以北的蛮族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不过为了莱狄李娅能有学上,他只能口胡了。
“物质怎能与精神混为一谈?”克里图特问道。
“阁下,我们谈的是利益,不是文明。更何况路穆的大人们也不是都有舍生取义的勇气的吧?连最受文明宠爱的贵族都会做出这样的取舍,您觉得文明和物质孰轻孰重呢?”
听到这样贬损文明的话,克里图特却并没有生气,而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您说的不错。”他赞扬道,“这是我从未听说过的论调,足以证明您并非只会鹦鹉学舌的畜类。”
一旁的莱狄李娅只觉得头晕目眩,她感觉自己就像在听天书,虽然她一直梦想成为一位路穆新贵乃至于踏入元老院,但她从来没研究过政治。身为女人,她天生对政治不敏感,因为路穆及其属国的男女不平等非常严重,这让贵为一国公主的她也没有多少机会接触这门几乎被男人垄断的学问。
不过,不管怎么样,至少有一点她明白,触手怪赢了,连享誉路穆的大学者都不得不认可他。
“我还未请教您的名字,一位高士理应受到我的尊敬。”认可了触手怪后,克里图特连语气都变了。
“如果您不介意,叫我触手便可。”触手怪带着点私心,没有说特雷迪乌斯这个莱狄李娅起的名字。
“触手。”克里图特皱着眉头念了念,显然也觉得这名字着实有点不成体统。不过大学者的接受能力就是强,他并没有纠结太多,便继续说道:“触手阁下,您深邃的思想令我敬佩。我宅邸的大门将为您敞开,我个人也随时欢迎您的到来。”他又看向莱狄李娅:“当然,出于对朋友的敬意,这位小姐我也会收下为徒的。我承诺,至少一个集市日内会单独地,尽心尽力地教导她,且不收取任何费用。至于之后会怎么样,就看她的表现了。”
触手怪知道,这位克里图特阁下是有专门的大班课的,据蒂耶尼鲁斯说是50第纳尔一上午,而且一次足有三四十人。现在他愿意免费还一对一,这人情可大了去了。虽然暂时只有一集市日,也就是八天的时间,但是他相信莱狄李娅。
“感谢您的慷慨,愿意将无价的知识倾囊相授。”他急忙说道。
“感谢老师赐予的机会。”莱狄李娅也盈盈下拜,弯下了自己高贵的腰。
“不必谢我。”克里图特摆了摆手,又瞥了莱狄李娅一眼,“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不令我满意,一个集市日后,我会准时取消对你的单独授课,让你和那群脑满肠肥的庸才待在一起。”
“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
“嘿嘿,你错了,我对你并没有抱希望。”克里图特冷冷的说道,“以后每天下午两点过来,听到了吗?”
“学生明白。”
“明白了就走吧。”克里图特挥了挥手。他看起来有点急躁。触手怪感到有点奇怪,刚刚还在夸人呢,怎么这就下逐客令了呢?
“那学生告辞了。”莱狄李娅不敢怠慢,什么也没敢问,就赶紧带着触手怪离开了。
走出克里图特宅邸气派的大门后,莱狄李娅激动的情绪才如烈火般宣泄出来。
“特雷迪乌斯,你竟然辩赢了他!我本以为我已经对你的智慧有所认识,可你一次次超出我的想象!”
“莱狄李娅,并不能叫辩赢了他,至多是我的观点让他感到有趣。”触手怪解释道。
“那也非常了不起了!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做了多么伟大的事!”
“怎么了,你听过这位克里图特?”
“不,我不曾听说过他。但之前他嘲笑你时给我的感觉,就像父亲发怒时一样。”
她这么一说触手怪就懂了,克里图特多半是浮汞神银一级的强者。这种级别的强者是真正的大人物,就算本身政治水平很低,但见过的世面绝对不少,眼界肯定是高的。何况克里图特一看就不是那种眼高手低的类型。自己的观点能得到他的认可,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这让他不禁苦笑,还好他以前读过点书。
“我也只是碰巧有过研究…”他随口想要敷衍过去。
“你不用分辩。一个连路穆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人怎么可能研究平民的权利呢?”莱狄李娅笑眯眯地看着他。
触手怪心里一紧。才刚穿越两个多月,自己的穿越者身份就要暴露了吗。
但莱狄李娅并没有追问,而是柔声道:“但,不管你的智慧来源于何方,你都是特雷迪乌斯,对吧?”
这猝不及防的一击让触手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他下意识地答道:“是,无论我先前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我都是你的特雷迪乌斯。”
“那便足够了。”莱狄李娅笑了。
奥德里昂大街离卡布斯岩台并不算非常近,但是莱狄李娅身为准骑士,脚程非常之快,短短十分钟就回到了家。蒂耶尼鲁斯拿钱干活,食材这时候就已经送到了,都是新鲜而且体面的好货,里面还附赠了油盐香料等辅材,可以说是又快又好,让莱狄李娅和触手怪都大呼钱花的值。
法兰娜这时候正在准备午餐,不过厨艺连入门都算不上的她现在也准备不了什么东西。触手怪借莱狄李娅的口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炖菜,也算丰富一下莱狄李娅的食谱。
看着开心享用午餐的主仆二人,触手怪也总算松了一口气。钱包暂时避免了大破的命运让他喜出望外,生活一下子不再那么紧巴巴。
这下,总算是真的安顿下来了。短暂但是舒适平缓的学习生活,就要开始了。

[各种丝袜美腿,呦呦少妇,SM重口味,空姐嫩模,直播做爱,一有尽有]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评论

  1. 匿名
    Android Chrome
    4周前
    2023-1-05 13:37:34

    有趣,期待下一章

  2. 匿名
    Windows Edge
    4周前
    2023-1-05 23:46:35

    关于政治那一段讨论看的出来作者是真的用心了,感觉黄不再是主要内容,更像是一篇好的小说加上了一点黄的调料,加油,正的是让我眼前一亮的作品,作者文笔也很好。

  3. 匿名
    Android Chrome
    4周前
    2023-1-07 11:27:04

    这个涩涩罗马味真的很足啊,已经不是普通的涩涩了。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