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第七章 做空
共23章,专题:触手怪的漫长旅途

作者terren goo

出自pixiv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下午的游行非常顺利,几乎是两点刚到就纠集了数百人,把总督府围了个水泄不通。乌里留斯被堵得高举免战牌,但不知为何,还是死活不愿意立刻撤销税法。触手怪和莱狄李娅对此惊叹不已,没想到这个胖子竟然这么有骨气。
结束了示威,莱狄李娅挺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惴惴不安地来到了克里图特宅邸。她感觉自己简直是疯了,谁知道克里图特有没有什么办法发现触手怪?而一旦触手怪被发现,不管克里图特怎么想,她反正是没脸再回来见老师了。
克里图特看到莱狄李娅独自前来,微微一愣:“触手阁下今天没来么?”
莱狄李娅听到这句话,心放下了一半,立刻祭出早就想好的托词:“是的,老师。他正在研究宝石生意的事。”
“他看出来了么?”克里图特点了点头,“比我猜的晚了点。他虽然对政治和哲学见解独到,这方面却依旧稚嫩,自然的造物实在神奇。”
触手怪躲在莱狄李娅肚子里苦笑。他自然知道自己有许多不足,只是没想到在理论超前的情况下面对克里图特还是像小孩子一样,要被百般提醒才能想到一些显而易见的事,以后遇事是真得学会思考才行。
“他还猜测,老师应该也在拿宝石市场做文章。”
“不错,我确实在这么做。”克里图特没有否认这件显而易见的事,“我和一些农场主达成了协议,我以一半宝石一半第纳尔的形式购买了他们的农庄,第纳尔付现钱,宝石会在三个月后支付,利息三成。”
触手怪目瞪口呆。三个月三成利息,这简直就是一场豪赌,而且这利率似乎已经远超法定上限了。这意味着宝石的价格要在三个月内跌到现在的七成半左右,克里图特才有赚头。
莱狄李娅更是感到不可思议:“老师,这真的能盈利吗?”
克里图特笑了,为自己学生的天真。不过他还是很乐意为莱狄李娅增长见识的:“莱希亚,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贩卖农庄?农庄可是最稳定的不动产,是可以传给子孙的产业。”
“学生愚钝。”莱狄李娅乖巧地做出了听课的姿势。
“他们的目的其实很明确,就是银矿。宝石矿前途未卜,但是银矿挖出来就是实打实的第纳尔,税法废除后银矿收益必定提高,而不会受到价格的影响。而现在银矿脉的价格还没有明显上扬,认真点找总能找到贱卖的。”克里图特娓娓道来,“这时候,他们很需要现金。可是土地肥美的农庄他们舍不得卖,土地贫瘠的农场又无人问津,那你觉得急于获取现金的他们会做些什么?”
“抛售优质农场,或者…贱卖劣质农场?”莱狄李娅答道。
“不错,他们不得不这么做。所以只要我把收购的农场以正常价位卖出去,就足够盈利了。”克里图特淡淡的道。
他说的平淡,但触手怪却深知其中的艰难。毕竟那些农场主也是商人和奴隶主,哪个不是为了钱可以在刀口上滚两圈的角色?克里图特能在他们身上剜下一块肉来,除了对局势犀利的判断让他抓住了这些人的命根外,一定也在场内场外进行了诸多博弈。
“并且,我完全可以确信,豪留的宝石将迎来一次大降价。”克里图特有点嘲弄地说着,“你觉得乌里留斯为什么要硬拖着不肯公开宣布要废除税法?”
“…请赐教。”莱狄李娅感觉克里图特完全前言不搭后语,理解不能的她只能继续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因为他要赚钱。他立税法无非是为了敛财,而现在他手上应该囤积了大量的宝石,如果不趁着税法废除把这一大批货都卖出去,以后他会亏得血本无归。”
“!”触手怪虎躯一震,克里图特这话让他醍醐灌顶。
“…”莱狄李娅却是脸色一红,触手怪这一动让她差点呻吟出声。
正说到兴头上的克里图特没有注意到莱狄李娅的异常,继续说道:“乌里留斯已经在豪留作威作福了两年,他掌握的宝石资源足以令整个豪留震颤。但那些蠢货无法想象一个来自路穆望族的总督到底会搜刮多少财产,所以他们眼里只有相比两年前降价许多的银矿。可银是没有价格的,因为它就是价格本身,所以他们能赚的只有银矿降价的那一点钱而已。宝石却不同,它价格的大起大落能赋予人无尽的机会。”
触手怪现在对克里图特是佩服的五体,不,六触投地。他这一通分析抓住了这次税法风波中投机者,商人,乃至于乌里留斯本身的心理,以点破面,这才能找到一条常人看不到的生财之道。
“那么,老师,那请问我们能否…”莱狄李娅吞吞吐吐地想要按触手怪的吩咐请求分一杯羹,但又实在拉不下这个脸。
“当然可以。”克里图特知道她的意思,“你能投多少,我就按多少分配利润。”
莱狄李娅刚想说八千第纳尔,触手怪就急忙提醒:“先别报,咱们还可以找蒂耶尼鲁斯借钱呢!”
于是,她只是行礼道:“感谢您的慷慨。”
克里图特点了点头,又勉励了莱狄李娅几句,便让她回去了。
晚上,莱狄李娅躺上床后,触手怪和她商量了起来。
“要不我还是出来算了?一动不动比我想象得还要难。”
其实触手怪现在的动作已经比身为人类时少了许多,奈何在子宫这种敏感环境下,一点小小的动作都可能让莱狄李娅有感觉,这种一动不动和正常语境下的一动不动已经不是一个概念了。
“你也知道害怕!”莱狄李娅拍着自己的小腹,嗔道。
“别拍了别拍了,再拍我又要动了…”
“那该怎么办?如果继续把你放在包里的话,又确实很可能被人发现。”
“其实无所谓。”触手怪把这事想的很明白,“示威已经走上了正轨,你只需要正常煽动那群人即可。而且乌里留斯既然都已经到了硬拖时间出货的地步了,证明他心里也觉得税法差不多要完了。人是容易一根筋的,这种蠢材尤其如此,因此不需要多大规模的游行,就能让他继续产生“税法该废除了”的感觉。”
“是…是这样吗?”莱狄李娅还是有点没底。她这个月大事小事都要找触手怪商量,对自己的决策还没有什么自信。
“相信你自己。”触手怪鼓励道,“这世上哪有生而知之者呢?总得踏出第一步的。”
“你不就是。”莱狄李娅小声嘟囔。在她看来,常识甚至不如一个小孩,却莫名懂得许多的触手怪,确实称得上生而知之者。
“我的知识也并非凭空得来。”触手怪含糊其辞,“这样吧,明天早上咱们去找蒂耶尼鲁斯拉投资,之后我就出来。接下来几天我就待在家里教法兰娜路穆语了,哪儿也不去。”
“……好吧。”莱狄李娅点了点头,但表情还是有点勉强。
触手怪心知自信不是光说说就能有的,便也没有再多说。
第二天。
莱狄李娅在早上八点准时拜访了蒂耶尼鲁斯。
蒂耶尼鲁斯见到她时,穿戴齐整,身边还跟着那位曾经在狄德利河小渔村量麦子的奴隶。看这样子,大概过会他也有什么事要忙。
“莱希亚小姐,您的造访令蔽宅蓬荜生辉。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呢?”蒂耶尼鲁斯依然是那副热情的营业式笑容。
“蒂耶尼鲁斯先生,想必您对我老师的宝石生意有所耳闻,那么您有没有兴趣也进来分一杯羹呢?”莱狄李娅单刀直入。
听到这话,一向挂着标准却不做作的笑容的蒂耶尼鲁斯,也难得地失了态。
“您,您是说…”蒂耶尼鲁斯神色大变,瞬间感到口干舌燥,“克里图特阁下,他,他……”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当然打听过莱狄李娅在克里图特那的地位,知道眼前这位美得不像话的少女获得了大学者的赏识,现在是受看重的学生。加上莱狄李娅一贯以来的诚实守信,或者说愣,让他对她有了很高的信任,所以他第一反应就是莱狄李娅真想拉他入伙,而不是觉得这是什么新的借债方式。
“不错,这笔生意并不简单。”莱狄李娅说道,“但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而且只需要三个月就能获得收益。”
“那如果我加入,需要我做什么?利润如何分配?”蒂耶尼鲁斯试探着问道。
“你只需要提供钱就好。至于利润…”莱狄李娅有点别扭地摆出一个“5”的手势,“不管你出多少,利润我都要分五成!”
她本来想摆出一个霸气的样子震慑蒂耶尼鲁斯,但是实际摆出来之后却只让人觉得幼稚和可爱。蒂耶尼鲁斯当然没有被吓到,而是笑着说:“哦,当然,如果真的有一大笔利润,哪怕您一个阿司也不出,我也理应付给您报酬。但,这世上没有稳赚不赔的生意,我无论如何都会承担风险,所以具体的分成我觉得还是根据我们投入的金额来吧。”
“这确实是稳赚不赔的生意。”莱狄李娅强调道,“即便什么都不发生,我们也会赚足够多。”
“即便真是如此,我依然有风险。”蒂耶尼鲁斯摇了摇头,“钱留在我手里本来也能生钱,而如果我把大笔的资金投给了克里图特大师,它们就无法产生本应该有的那部分收益了。如果这笔生意的利润低到一定地步,我其实就相当于是亏了。”
这套理论令莱狄李娅目瞪口呆,总感觉哪里有问题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他做生意也是会亏钱的。”触手怪提醒道。
“您做生意也是不可能总有盈利的。”莱狄李娅争辩道。
“不错。”蒂耶尼鲁斯缓缓道,“但大部分时候我都能盈利,否则我也不会是今天这样了。”
“但是这笔生意一定会比您自己做三个月赚钱。”
“哦,亲爱的莱希亚。”蒂耶尼鲁斯笑了,“您又不知道我做生意的盈利,又如何能做出这种评价呢?当然,我也不知道克里图特大师赚钱的本领,所以您不如和我说说大师的计划。”
“别告诉他。”触手怪警觉地说道。他感觉,要是告诉了蒂耶尼鲁斯,这个家伙肯定会用各种办法贬损克里图特的方案,来抬高价码。
“当然不可以,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它人尽皆知,又怎能赚到钱?”莱狄李娅回道。
“那可真是遗憾。看来我们只好先基于各自出的钱来讨论了。请问您能出多少呢?”
“七千五百第纳尔。”莱狄李娅犹豫了一下,答道。
“那么我可以…”蒂耶尼鲁斯思考了一会,“出五万两千五百第纳尔。”
他思考的时间并不算短,至少对一位足够精明产业又并不多的商人来说,算出自己能投多少钱要不了这么长时间。
“加起来六万么…”蒂耶尼鲁斯此言一出,莱狄李娅的底气立马不足了。
毕竟,人家出的钱将近是她的十倍。
“要到四成。他刚刚思考了那么久,十之八九是在算能到哪里借到贷款,不然根本不要那么长时间。愿意专门去借贷,证明他对这笔生意足够重视。”触手怪说道。
“您的出价确实很高,但我依然要求至少四成的利润。”莱狄李娅说道。
“三成,不能再多了。”
“如果只有三成的话,我宁愿另寻他人,特里同愿意信任老师的商人实在太多了。”莱狄李娅毫不退让。
蒂耶尼鲁斯眯起了眼睛,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在思考什么。
莱狄李娅和触手怪静静地等着他。莱狄李娅心中惴惴,触手怪倒是老神在在。他这段时间已经了解到了克里图特在豪留的招牌有多么硬,只要莱狄李娅打着大师弟子的称号,根本不愁找不到合伙人。只是触手怪怀着求稳的心态,觉得还是别找太强的人合作比较好,现在他们连克里图特的人情——甚至可以说恩情——都还不完了,再背一份就更沉重了。何况,如果遇人不淑,那可真是叫苦都来不及了。而蒂耶尼鲁斯只是个小商人,绝对算不上强,同时他看上去也足够精明识趣,应该算不上不淑,加上触手怪和莱狄李娅都对他足够熟悉,因此才是第一选择。
沉思良久后,蒂耶尼鲁斯终于点头道:“可以,我愿意陪您赌这一场。甚至…”他伸出两根手指头:“我还可以在追加两万第纳尔的投资。但前提是,您之后愿意帮我点忙。”
触手怪有点惊讶,突然出手这么阔绰,难道蒂耶尼鲁斯竟是个身家十万计的小富豪?虽然他提出了附加要求,但那是应有之意,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要求。
莱狄李娅此时被吓得有点发愣。虽然她的父亲是一位坐拥数百塔伦特的国王,但她这段时间已经过惯了“穷日子”,突然面对一笔十几个塔伦特的“巨额”投资,难免有点失态。
“别愣着了,先问问他想要什么。”触手怪无奈地说道。
莱狄李娅这才回过神来,问道:“请问是什么忙呢?”
“这还不好说,不过,大概会和我的儿子有关。”蒂耶尼鲁斯笑着说,“但这只是希望您日后能为他的前途铺点路,绝不会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触手怪闻言不由得皱了皱自己不存在的眉头。他最讨厌这种不确定的要求了,万一蒂耶尼鲁斯以后整了个大活,莱狄李娅就很难办了。虽然答应说不会是过分的要求,但是什么叫过分?这根本不好界定,以后被勒索了说不定都没处说理。、
莱狄李娅听完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刚想开口答应,触手怪急忙制止道:“先等等,必须得给他足够的限制。”
“什么限制?”莱狄李娅莫名其妙。
“你让我想想…”触手怪苦思冥想起来。
另一边,蒂耶尼鲁斯见莱狄李娅犹豫不决,便说道:“这样吧,我只要求您一年内还我这个人情,一年以后,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再为此事向您索要任何形式的回报,如何?”
这个条件倒是勉强可以接受,于是莱狄李娅应道:“可以。”
交易达成,蒂耶尼鲁斯仿佛占了便宜一样的,满脸堆笑:“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今天草拟一份契约,麻烦您明天早上来签一下,钱我也会尽快筹集的。”
“那就麻烦您了。”莱狄李娅点了点头。
办完这件事之后,莱狄李娅迅速跑向卡布斯岩台。她得赶紧让触手怪出来。
回到家中,她便直奔卧室,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你可得忍住哦?这一趟要的时间可不少,法兰娜说不定会听到的。”触手怪提醒她。
“知道了。”莱狄李娅咬了咬嘴唇。
“要不,你换个不容易叫出来的姿势?”触手怪看着仰躺着的莱狄李娅,突然想起了之前的另一个怨念。
“什么?”
“你先翻过身。”
“翻过身…”莱狄李娅依言照做。
“然后将头部压在枕头上,抬起腰臀。”
“压在枕头上,抬起…这不是就像下跪吗!”莱狄李娅立刻意识到了问题。
“你看,如果你只是趴着,两腿完全夹紧的话,我要出来就很困难,但如果这样,你的阴部就不会被双腿遮盖,无论怎样我都很好施展。”触手怪立马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为了后入式,他愿意付出一切,“而且,这样一来,你的头部就完全压在了枕头上,无论是压抑声音,还是咬住枕头,都要容易得多,不是么?”
“但,但是…”莱狄李娅感觉触手怪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又感觉这个姿势实在太羞耻了,于是红着脸想要争辩。
“你想想,是你摆出了一个不会被任何人看到的姿势更羞耻,还是被法兰娜发现更羞耻!”触手怪祭出了杀手锏。
“那,那…”一提到法兰娜,莱狄李娅就变得优柔寡断了起来,“好吧…”
“那你保持好这个姿势,我要出来啦!”
“嗯。”莱狄李娅立即抓紧枕头,闭上了眼睛。
触手怪开始缓缓动起在莱狄李娅阴道和子宫内的触手。他不想在出来的过程中过多刺激她的宫颈,所以想先做点前戏,让她的子宫口自己张开。。
“呜——”被体内的东西刺激性器,这种新奇的体验立马让莱狄李娅有了感觉。她不由得又抓紧了床单,发出苦闷的忍耐声:“特雷,迪乌斯…哈,不是说,不用前戏的…吗!”
“这是为了你好。”触手怪解释。以前他可是看过一些糟糕物,里面女主因为被藏在子宫里的怪物玩弄宫颈太多,结果对“出产高潮”有了异样的痴迷。虽然这也许只是作者的奇思妙想,但他可不想冒这种风险。“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尽可能少地刺激你的宫颈,这样可以避免你不该敏感的地方敏感起来。”
莱狄李娅想了想自己的宫颈变得敏感的样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好吧。”
触手怪运用起血肉塑形,令阴道内的触手像气球一样一点点膨大。他对血肉压缩的掌握还不够,还没办法只解除局部的血肉压缩。同时,触手也开始变形,变成了莱狄李娅最喜欢的带凸起形状。
“嗯——”体内逐渐膨胀的异物和它崎岖的形状让莱狄李娅感到莫名的舒适,忍不住轻吟了一声。
触手怪只觉得肉壁内的褶皱都舒展了开来,让他的触手说不出的舒服。他又开始转动起自己的触手,在莱狄李娅的阴道里画着圈,尽量在不刺激宫颈的前提下让触手上的凸起摩擦到阴道内的褶皱。
“呼,呼,呜——”莱狄李娅又咬紧了枕头,她对这种刺激实在是毫无抵抗力。
触手怪只觉得四周的肉壁一下子包紧了,甚至子宫都开始不安分地蠕动了起来。
“你真喜欢这种形状啊。”他调笑了一句。
莱狄李娅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却苦于快感的冲击,不敢出口反驳。
触手被阴道壁紧紧包裹,更有上百道褶皱的层层束缚,触手怪一下子就没法通过转动刺激莱狄李娅了。但此时莱狄李娅的宫颈已经因为身体的兴奋而微微张开,这又给了触手怪可乘之机。他让卡在子宫口的那一小截触手进一步缩小,来回旋转起阴道内的触手来。同时他又催动起血肉塑形,令触手表面的凸起不断起伏。
旋转的触手带动着紧紧吸附住的阴道,上面宛如活物般起起伏伏的凸起更是反复挑逗着阴道内的褶皱。这种全方位的刺激令莱狄李娅欲罢不能。她的喉间漏出了忍受不住的娇吟,同时高高抬起的臀部也左右扭动起来,想要尽量缓解体内控制不住的快感。晶亮的蜜液也终于决堤,从她的股间一点点渗出,涂满了腹股沟和大腿内侧后,便顺着她的大腿缓缓流下,打湿了下面的床单,一点点晕开。那因性兴奋而染上桃红,不安分扭动的翘臀,股间油亮光滑还在不断流淌的水渍,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淫靡。
触手怪感觉到四周的肉壁简直像疯了一样地痉挛起来,同时那锁住他的宫颈也终于兴奋地张开。他不再犹豫,立即开始从子宫内钻出。
“!!!”子宫的剧烈刺激让莱狄李娅一下子直起了身,连带被她紧咬着的枕头也飞了起来。
触手怪只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冰火两重天之中,一边是微微收缩的子宫在将他挤出,另一边是层层叠叠的褶皱拼命吸在他的触手上,令他寸步难行。
他只能像一条蚯蚓一样,努力地扭动身体,想在四周坚实的肉壁中挤出一条路来。
“嗯——唔——”紧缩的肉壁此时前所未有的敏感,又被触手一遍遍挤压,莱狄李娅只觉得快感几乎要淹没了自己的理智。如果不是触手怪很聪明地没有让后面的触手长出粗糙凸起,她此时怕是就要忘记咬住枕头了。
不过莱狄李娅的情况此时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忘我地扭动着自己粉玉般的腰臀,外溢的淫液被甩的四处飞溅,宛如一只沉沦于快感中的雪白淫兽。
触手怪在这晃动中只觉得四周的肉壁仿佛要吃了他一般将他来回挤压,子宫和阴道褶皱令人着迷的触感和晃动挤压带来的眩晕令他想就此睡下,但他依然紧守理智,努力想要钻出去。
就在这时,莱狄李娅的身体突然定格,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
触手怪感觉周围肉壁剧烈的抖动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子宫的收缩。他的身体一下子不受控制地撞上了莱狄李娅的宫颈,并被强大的压力向外推压。
“啊——”本来就已经高潮的莱狄李娅根本经受不住这样强烈的刺激,理智终于被冲垮,伴随着快感大声呻吟起来。
她的阴道痉挛起来,阴唇更是像一张娇嫩的小嘴一样来回翕动,如同水泵一下喷出大股的蜜汁。
触手怪宛如被洪水裹挟一样夹杂着蜜液被挤了出来。但他来不及休息,就急忙用还带着蜜汁的触手捂住了莱狄李娅的嘴。
“——!——!”莱狄李娅无声的娇喘着,身体大幅度地抖动了几下,两瓣阴唇也伴随着抖动一开一合,拍打着粘稠的蜜汁,挤出了一个个淫荡的蜜汁泡泡,发出“啾啾”的水声。
随后,她便俯卧着瘫倒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触手怪迅速吸收了自己体表的蜜汁,轻轻在莱狄李娅身上按摩了起来,让她尽快平静下来。
“哈……哈……”渐渐从高潮余韵中摆脱的莱狄李娅回过了神来,想起刚刚的疯狂,不由得满脸红晕。
“以后,不许……”她半是娇羞半是嗔怪地说着,但话到嘴边,却又不好说出那几个词。
“是是是。”触手怪急忙接过了话,“我也没想到这会这么刺激。”
莱狄李娅翻过身坐了起来。看着已经湿透的床单和眼前的触手怪,咬着嘴唇沉默不语。
就在触手怪被她盯得毛骨悚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或者是是不是哪里都做错了时,却听到她低声说道:“不许……”
“不许……?”触手怪一头雾水。
“不许不许!”莱狄李娅通红着脸,恶狠狠地说道。
“啊?”
“我是说,不许没有!”见触手怪还是不懂,莱狄李娅有点自暴自弃地吼了起来。
“???”触手怪一下子被她整不会了。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莱狄李娅虽然年纪尚幼,也才只有一个月的做爱经历,但是触手怪的整活能力可是人类望尘莫及的,所以莱狄李娅一个月下来接受能力应该也比普通女性要强;同时莱狄李娅可是堂堂准骑士,承受能力和触手怪潜意识里认为的根本不是一个等级。
“好好好,会有的,都会有的。”想到以后又会有机会在“天堂”里沉浸,触手怪就美得要冒泡了。
看着他这幅美美的样子,莱狄李娅红着脸推了他一把,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次的高潮强度可远超往昔,让莱狄李娅久违地感受到了做爱带来的疲惫。因此她很快就睡下,以补充损失的体力。
触手怪静静地守在她身边,欣赏着她静谧的睡颜。
中午,莱狄李娅勉强养足了精神,便带着触手怪走出卧室,准备用午餐。
“主人,触手主人。”已经准备好午餐的法兰娜见到一人一怪,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礼。
莱狄李娅环顾了一下光洁如新的客厅,微笑着对法兰娜说:“干的很不错,你已经对家务得心应手了。”
“谢谢主人。”得到了最喜欢的主人的夸奖,法兰娜的小脸上立马布满了欢欣。
“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家务奴隶了,法兰娜,但离我对你的要求,还差得远。”莱狄李娅的神色严肃了起来,“从今天起,特雷迪乌斯将会教会你读写和礼仪,你要学会用知识和教养充填你的灵魂。”
“是,主人。”法兰娜并不懂知识和教养有什么用,但她下意识地觉得,莱狄李娅一定是为自己好。所以,她倒没有对由一只奇怪生物来教自己人类的文字和礼仪感到不以为然。
“多多指教,法兰娜。我相信凭你的聪明,我们间的相处会非常愉快。”触手怪笑着说,尽管这个笑容除了莱狄李娅外大概没有第二个人类能看得懂。
用完午餐,莱狄李娅很快就不得不去凯旋广场组织游行了,留下法兰娜和触手怪在家里。
触手怪没有墨迹,他立即拉过法兰娜给她上课。
在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石板和粉笔之前,触手怪准备先给法兰娜做一下心理工作。他很清楚,这种非自愿的学习,学生很容易“为了学而学”,结果就学得毫无章法,也没有动力,得过且过。这样的学习不仅效率低,而且老师学生都痛苦,是得尽量避免的。
“法兰娜,你怎么看莱狄李娅?”他首先问道。
“主人是这世上最仁慈可亲的人,她赋予了我第二次生命,待我如家人。希望她以后能升入达苏郎的神殿。”提起莱狄李娅,法兰娜的眼里全是仰慕和依恋。
达苏郎,触手怪倒也听说过,据说几百年前,伯罗尼撒和锡诺普还只是小部落的时候,就信奉达苏郎并认他为祖先。如此看来,法兰娜应该是来自北尼德鲁尔斯偏北位置的某个部落。
“那你知道,莱狄李娅曾经对我说过什么吗?”
“什么?”法兰娜立马竖起了小耳朵。
“她说她希望教会你说正宗的路穆语,再让你学会读写和礼仪,这样你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有人敢嘲笑你。在这之后,她要教你魔法,并真诚地希望你有晋升超凡的天赋,这样她就能给你请一个专门的老师,让你有一个真正光明的未来。”触手怪把之前莱狄李娅给法兰娜做的人生规划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所谓超凡,指的就是3阶以上,这个阶位的人才算真正掌握了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力量。
“主人…”也许过小的年纪会让法兰娜不懂知识和教养有什么用,但是超凡的厉害她可知道。那已经是足以俯视大多数人的尊贵阶位了。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能学会读写和礼仪。学会了这些,你才能知道如何用理性驾驭自己的思想,才能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变强。否则,你变得越强,莱狄李娅就越可能变得不幸。”触手怪认真地说道。
虽然他说的话有一半法兰娜都听不懂,但是“你变得越强,莱狄李娅就越可能变得不幸”她可听得真切。想着敬爱的主人竟然有可能因为自己受到损害,她急的泪珠都在眼眶里打转了:“我一定好好学习读写和礼仪,不让主人蒙羞!”
“真是个乖孩子。”触手怪夸奖道。
在做好了心理建设后,法兰娜接下来的学习非常认真,半个下午就把路穆语的所有字母和发音都大致记了下来效率之高令触手怪叹为观止。
这让触手怪不禁感叹,这主奴两个真是一样的好忽悠。莱狄李娅一听到“这是追寻荣誉必要的”就会瞬间失去主见,法兰娜一听到“这么做主人会很开心的”就立马像打了鸡血。
花了半个下午学习,法兰娜接下来的任务立马艰巨了起来。看着因为活做不完急的手忙脚乱的她,触手怪暗暗寻思,是不是该再买个女奴干活了。
晚上,莱狄李娅回来,听触手怪说了法兰娜今天的表现,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法兰娜因为人小力微,之前一直只能帮莱狄李娅做做家务,如今能靠自己的努力让主人开心,也是雀跃不已。
第二天,莱狄李娅和蒂耶尼鲁斯签好了契约。契约里没什么不对劲的,主要是防止莱狄李娅谎报收益让蒂耶尼鲁斯蒙受损失,当然也标明了蒂耶尼鲁斯在一年后绝不会再以这次合作为由对莱狄李娅要求任何回报。签好契约后,蒂耶尼鲁斯没有食言,次日就送来了72500枚第纳尔。
之后,日子过得格外平静。莱狄李娅白天练剑,下午组织游行。触手怪白天琢磨克里图特教的魔法,下午则教法兰娜识字。
法兰娜的进度飞快,一个集市日就学会了所有字母的读音和写法,并且掌握了不少单词。这让触手怪大为惊异,开始暗暗思索是不是能再多教她点东西了。
莱狄李娅那边,乌里留斯却是又拖了足足一个集市日(八天),都没有宣布要废除税法。
这个态度在游行的人们看来简直是独夫民贼,是专制的化身,是元老院和人民的敌人。更多自诩沐浴共和国教化的归化民加入了游行,高呼专制与我们必有一个要灭亡。只有那么一小撮人心里明白,总督大人这是出货遇到了困难,正在想办法呢。
但这反而让触手怪很开心。货出不去,证明市场小,那乌里留斯这一大批货全部卖出,势必会对这窄小的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价格必定地震。
莱狄李娅也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如坐针毡,到了得心应手,甘之如饴的地步。她开始明白,把乌里留斯堵在总督府就是真正的胜利,至于这个胜利的终点,只取决于豪留的商人们是否会吃下那批货,而不是自己的煽动能力。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群的热情不但没有消退,反而被乌里留斯激得同仇敌忾起来。当然,大家的热情如此之高,除了总督府的一意孤行,还要归功于某些利益相关人士的推波助澜。正如克里图特所说,芸芸众生在乎的只有第纳尔和小麦,没有这两样东西驱策,他们是不可能这么持久的。
接连的游行也让莱狄李娅的影响力越来越多。每一个参加游行的人,都牢牢记下了这位始终奔忙在第一线,伶牙俐齿又倾城倾国的瑞特少女。

 

[友情推广,备注艾利浩斯图书馆有优惠哦]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xyz上的作品创作。

规范转载申请通道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